合唱

2020.8.23
梦见和小初高三所学校的同学参加合唱
第一首依然唱的是最亮的星,lxx伴奏,用了阶梯出场的形式,因为缺乏练习而频繁断节,惨不忍睹。唱完后老师还在说"稍等一下",所有同学们都已经跑下台了。
回到后台,第二首歌我也准备唱了。依旧选择了第一排划水的位置,前面突然lmr过来插队,我想把她向旁推开,然而却发现她是本就应在我前面的wxy。我笑着说认错人了,她也笑了。在发现后排核心位置都没人站后,我选择了穿过人群来到第三排第二个位置,lzs也在后排。lzs一如既往地开玩笑似的嘲讽(?)了一下我,站在了第四排第一个位置。我反驳他说"人都没有你站个p",把一旁的hsy逗笑了。
之后好像是hrx拿着老王的纸条过来,按照老王的计划给大家排列了队伍(好魔幻)。练习唱歌的时候,我用比较特殊的声音唱完了歌,右侧的hsy很惊讶地说:"你连唱歌的时候都有...","那么多鼻涕",我接到。

还记得清的是kj找我参加合唱比赛,需要在大课间后三十分钟去练习,byq说他不想耽误物理课。我问kj有啥目的,都高三了也不能参加比赛了。然后我就去找kj,路上好像有很多雾,遇见了zts等人。我不是很想唱,我说我可以给你们录像。
在班上,有人把hjs的白色小提琴盒送到我边上。(直到刚刚我都还觉得那是钢琴)

语文牢

2020.8.3
梦到了dxy,还挺意外的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柜子

2020.7.8
连续两天梦见ckr了
先是和学弟学妹的交谈,学弟挺能说的
然后又和wd做了一个约定,接着是和xb他们玩游戏
高办钢琴的右侧,hjs立起了一个橡胶屋顶,我坐在二楼的边缘处,思考着上面的电路图

教室里许久没用的保险柜,我以为我把钥匙弄丢了,其实它根本没有上锁
于是我找到20号,时隔三年地再次打开我的柜子,里面竟堆积着许许多多的明信片和纸条。我感到很抱歉,然后警告zhc不要去乱说话。之前遗失的两块手表也在柜子里面。

神秘

2020.6.24
我到了一个新的小区
可以记住的部分从和ws登上同一座电梯开始,我选了3楼,ws选了5楼。之后ty和另一个同学也上来了,他们没有带电梯卡,ws也没有,我笑了笑然后帮他们刷了卡。之后电梯径直到了7楼,没有在3楼和5楼停下来,我重新按了3楼的按钮,并一个人等着电梯下降。
电梯每下一层,就会有一根杠杆消失,让人感觉很僵硬。
仿佛是在另一个电梯里,我注意到在身后楼梯视线所能及的最后拐角处总有一个大叔注视着我,大概是怕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电梯每下一层,他都会在楼梯的拐角处现身。
(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在感到疲惫之后,我纵身跃进瓦罐似的细小的房间口,半身卡在入口处向下挣扎着进去,出门的邻居看见了我的举动,所幸我还是进去了。可是进门以后我的包又不见了,于是我只能再次出门到电梯口寻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泥罐里捞出书包,在拉出书包的瞬间,整个包如同四处都有漏口一般全部被泥沙填满了。往回走时似乎有人暗示我家门没有关,我想有人在20秒之内将我家完全打扫了一遍。家门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笑着说:“是不是在20秒之内完成的?”(书包,20秒和一些人的跳跃式重复,实在很难详细回忆起来了)
我终于明白:神秘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仅仅在于人是否相信。

家门口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人举着一个板子,似乎有求于我。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隐秘,便没有理睬他,关上了玻璃门。他在玻璃门外用口型对我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可能还是太过优柔,我下定决心不再理他。
房间里充了一整天的电脑电量依然只有75%,紫色充电线的端部热得发烫,原来我一直在用手机充电线给电脑充电。电脑网页还在给我推送什么婴儿纸尿裤的内容。有关这台电脑和这跟充电线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色调偏灰,有些不宜,有点孤独。

和似乎是有jmc的一些朋友干了什么事后在吧台吃饭,和lcy讨论某件事还转发错了游戏图片,在历史课上用桌上教材做试题之类的事情,应该都是在家旁边的学校里做的。
(中午不过睡了一个小时,却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学校的事

2020.6.9
下雨天竟然和xjx一起回家,他说要买20个蹦极塔
继续和gyt作着抗争
和jmc的妈妈聊天,谈到了rf和81信息中心
(十分现实的延续了)

5月

坐上有花池的香港酒店地下的地铁到了俄罗斯,却发现出了海关门就无法再回头,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后来在灰白色的俄罗斯不断地尝试着返回,记得有街道和巨大黑色工厂下逆行的车站。

考试只考了200多名,xjc竟然考到了10几名,前途一片迷茫。

在某个像电影院一样的地方,让sjq让出座位,我自说自话企图挑起和旁边那个熟悉但不认识的女生的共同话题。她果然问我问题了,但我仅仅说了一句话她就不见了,旁边的人换成了wxq。于是我又和wxq玩了起来。

记不太清了

春梦之四

20年5月上旬


我似乎还是高中生,在夜里上学校。学校是脱离现实的样子,座落于夜晚的市中心,沾染了虚幻与神秘的味道。

我在学校住宿一日,校舍里漆黑一片。我没有带手机的数据线,手机的电量很难撑到第二天,于是我出校门,但受疫情影响附近的小店都关得很快,买不到数据线。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来到同学家。我把手机放在他家充电了。


梦里他的家的构造有点像我老家,整体气氛也没有脱离前面的夜之都市的味道。我们非常随意地……最后也没干成什么,我的态度问题。

真是可惜我做春梦一直没有做到比较后面的部分。

春梦之二

20年3月上旬


梦里我是脱线大小姐,有一个作为临时管家服侍我的青年。

他是黑发和服的样子,像和风乙女游戏里的阴暗作家。我是穿着黄绿矢羽纹和服与紫红色的袴,也像个大正女学生。

他成为临时管家的动机是为了对资本复仇。不过我并没有很在意这个……

我要去念贵族学校,他也必须以学生的身份服侍我跟随我去,虽然从他的气质判断,比起学生他似乎更适合教师……

开学第一天,我很快地在校内迷路了,也与管家走散了。

学校像魔女结界,类似商城广场。有很多层,用电动扶梯连接着,电梯数量也非常惊人。但光线昏暗,信息混乱,学生无处不在、人潮涌动。有菜市场那种气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来到教室门口。管家就在那里,他说他已经在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倒是来找我……

第二天我们就翘课去玩了。

我对青年心生恋慕,他也对我十分照顾……

这个人还能在我身边多久呢?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念书时我总心神不宁,怕被察觉,所以后来经常翘课。

很遗憾这个梦似乎就在这里结束了。

橘色路灯

20年2月上旬


我是在市中心念书的高中生。

学校有神秘组织带我们去郊游,我们乘大巴车来到一座诡异的山上。

车在山路上开到一半,我们被迫下车去观察自然生态。

天黑了,大巴车才准备开回学校,但是车上的女人动了怒,嫌我们在山上花时间太多,本来放学时间就可以到校,高三还这么浪费时间。

后来,大巴车不明不白地停在了我家所在的小镇。我很犹豫,因为我申请了留校,我不知道该回家还是该回校。

而且因为病毒的原因,这座城市封城了,我不知道城际客车还有没有在运行,而且现在时间也有点晚……

最后我在夜色中奔跑着,竭尽全力地奔跑着。终于跑到客运中心了,那里确实还有一辆开往城市的车,我坐上座位,现在是晚上七点十五分。

梦中的客运中心与现实中的是完全不同的建筑。

醒来之后的那一天,这个城市的公交真的停运了,在梦里赶上了。

梦三则

20年1月下旬


其一

在一个商城里念高中,寝室是某幢靠近水池的住宅楼里的某一户,每个人一个房间。
有一天由于过度饥饿,我去学校时晕倒了。醒来大家已经毕业了。

因为我寝室里放了很多东西,似乎不能在短时间内收拾好走人,十分焦虑。

透过房间的窗户我看见水池里有一只恐龙,于是我下楼把恐龙杀掉了,应该是用枪杀掉的。

恐龙死后我突然发现水池的颜色是十分浑浊的血色,此时我又意识到早在三个月前这只恐龙就被我杀死过一次了。

紧接着,我又想起来那个房间就是我家的房间,我没必要收拾,心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其二

住的城市开通地铁了,地铁站设计得非常差劲,线路图也非常乱七八糟,一共有9条线。

我去的一个地铁站像巨大的地下迷宫,也像昆虫的巢穴。里面有看起来似乎可以容纳一万人的充满阶梯座位的装置,也有装潢很狂乱的商场。

在梦里探索了很久地铁站,也乘上了地铁,但无论哪一站似乎都是类似这样的风格。


其三

去城市里离住所有点远的学校念书,忘记带学生证进不去,索性翘课回家。

躺在床上,突然要好的网友与她的恋人来看我,我于是又出去玩了。

夜晚我发现我出门没带家里钥匙,也忘了自己在哪里上学,在别的学校门口进行思考。

突然一个长得像老师的女性叫住我,我和她乘上观光轻轨,才发现她并不是学校老师而是一个问卷调查的人,她跟我调查我对这个轻轨的想法,我坐了6分钟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我想起了事情的起因和家的地方,梦里的场景以前也在梦里出现过,不过那是一个有大叔和美青年的有点h的梦。

此外,这个梦里也出现了黎明时的被染成粉红色的高架桥,我乘坐的车在那上面飞驰。桥是通往学校的。

银河铁道之夜

时间未知


梦里的自己在中学念书。突然变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身体腐烂、灰头土脸、行动不便、无法交流、意识模糊。大抵是死掉了但还能维持第一人称视角的状态。

在学校的几天非常艰难,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奇怪,看起来也十分好笑。

有一天,学校让学生去看几原邦彦展,我少见地很开心,在夜晚和别人一起坐上面包车。车在运行的途中不知不觉变成了客车和列车的样子,缓缓驶过学校附近的长长的桥。往车窗外看去,桥下的河水闪闪发光,仿佛精致的插画。

就在这个瞬间我注意到,车好像驶向了天上,我看见了非常漂亮的星空,比地上的河流还要吸引人,简直就像《银河铁道之夜》一样……

本应是已死僵尸的我在那一晚意识到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梦境似乎就到此结束了。

诡谲

2020.4.7
我突然有了极寒的异能,来到学校冻坏了一盏灯,由于迟到没能进教室。本来打算将学校里的人都杀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之后和lht一起去一家日风的洗浴店,这家店只有一个池子并且一般只能容纳下两个人。这次已经有两个人先在里面了,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特别挤,挤的时候身上感觉黏黏糊糊的,他们还让lht卡位。
再之后我和同伴来到一处宅邸找两个人,我们在摸索中似乎学得了找寻灵光移动的能力,不过当恶魔在楼下的时候再也难以使用,哪怕同伴再次跳到污水里也无济于事。难以阻挡的恶魔以绝望的姿态席卷了宅邸和街道,我失去了一切,并在混乱中四处奔波。期间有人叫我带上两瓶酒逃跑。我找到了两瓶放在金丝箱中,外瓶细长,似乎有“金玉”之名的两瓶酒后,辗转到了一家规模巨大的女子洗浴店。
这家店里处处都是女性员工,阴暗而具有情调的灯光与鱼龙混杂的人流相互交织着。(这里有很多细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之后我在帮助下来到了天山,并在其上某处祭坛将两瓶酒藏了起来,然而之后我凭着记忆再来到祭坛处时,已经找不到酒了。某日我与同伴和老师傅登山,细数着脚下山脉的脉龄数据时,突然本来数亿的脉龄全都化为了零。有人开始惊呼“天要塌了”,老师傅也皱眉道“山脉已断”,话音未落时我们脚下巨大的天山脉络便四分五裂,高耸的岩层被截断出下方的天空,我猛然坠入...
在崎岖山路上行驶的车中,我用网易云的私信和某个网友聊着天。她说她是异地恋,我骗她说我也是,不过输入法总是输错字。后来她发来了她的照片,我和她在某个酒店的电梯前相遇了。她搔首弄姿,我却毫无反应。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去找了gj。在准备与她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条房间主人所属的走私团伙发来的短信,说警察已经开始四处搜查农药泥土了。房间里四处都是原主人吃剩的串串签让人很难办,在厕所浴缸旁放着两桶水泥一样的东西想必就是目标了。在企图整理无果以后,我想这事本来与我也没有关系,便打算逃离现场了。

观星

2020.3.21
天色阴沉下着小雨,地上十分泥泞,我和家人等着公交车,因为十分危险所以迟迟没有过马路上车。旁边有小孩在踢球。
我和朋友们出去旅游,我负责观星,如果火星的光不见了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毫无经验,只能对着杂志上的科普一点一点寻找。之后我发现lzx也在,她扎的马尾辫十分可爱,更关键的是她有便携望远镜和星体对照书,于是我便和她一起行动。借助她的帮助,我发现火星的光确实不见了。正当我开始焦虑时,lzx说:“可是连银河的光也不见了啊!”于是我们认定是观测的角度不对,便前往学校后侧观察。
到了后侧以后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我们又原路返回。回到草坪前的看台上时,看台前路灯的光开始不断闪烁,学校里的同学都在这彩排唱歌,lzx气得说灯闪得她快瞎了。我和jwx说“你猜猜这是谁”,他看到lzx也笑了,开始打闹起来。期间lzx好像闹了几次别扭,问我礼物的钱包还在不在。
在我和lzx返回的路上,我问她记不记得我们看火星的时候,火星在哪边。她想都没想就说在西北边。学校的正面在北边,火星的方向可能在西南边吧,我想。

2020.3.6

好像先梦到了gyt过生,不过我什么都没给她准备。后来学校组织到公园去玩,我本来和她一起走着,渐渐的就变成了我走在前面,尤其是到了老师们在的westpark的时候。后来听到hrx大喊“为什么有4个人都跟在后面!”
接着我发现自己好像可以通过像滑动鼠标滚轮的方式一样移动自己的位置,边走边用手指在空中假装滑滚轮可以加速走,站在原地把手指向远端,滑动一段时间后松开便可以瞬间移动到前方的位置,不过指向的地方如果有人就移动不了了。我向yqy演示了一遍,不过他好像始终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之后仿佛在一个试衣间全身裸体地醒来,我又试了一下滑滚轮,不过失败了。
在某个很像小时候住的小区的学校里,wd跟在我后面去食堂吃饭,路上看到了校长跑步。食堂大妈给我的盘子里盛了两种汤让我喝完才能盛饭。
老妈把我起床的衣服换成了某庆典的紫色灯罩?
跟同学走散以后,我到了一个黄土墙内的小店里,仿佛还过着几十年前的生活。店里的大妈始终不给我好脸色看,她拿着盆盛饭,加了很多菜,肉却很少。我拿出100来块钱,说钱绝对够,她态度逐渐好转,说“我本来也想像这样做饭啊”。买一套贵族的房子好像只要几百元,据说有某家的千金小姐每天花几十块做头发已经被认为奢侈得不行了。后来他们家让我帮忙算账,男主人问我1.3909要不要近似成1.4。
之后老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手机还回去了没有。

迟到

2019.11.29
为了做晚宴的ppt,翘掉了上午的课宅在家里,在误以为是5:33分的10:33分发现有人用我的号玩lol并即将开始,阿姨一直缠着我问问题。在草草做完第一个主题后,在某个贯通性质的房间靠墙高台处发现了一张很窄的小床,床上的一头有金色的梅花和整齐叠好的丝绸被子,另一头有写着八字鎏金成语的纸。这两个成语皆是用来形容梅花,脑中有女声不断唱着这八个字。我常规性地想要垂直竖躺在床上,并构思着作文。这张纸由两张纸贴合而成,一张是较小的圆形,上附八字朝向我;另一张是较大的正方形,贴在圆形之后,背后印着宣传语朝向外端。
在美国生活的他起床后,认为我的设计少了很多细节并开始大笔墨的补充,我感到侥幸并窃喜。这时母亲也回来了,看见我面前尚未动笔的宣纸说道:“你应该先把它润湿”,不然下笔会很干,宣纸吸水后似干似湿。在看到我已经完成的作品时,我们诧异于其笔触的细腻,侧面看去千反田爱瑠的头发虽然很干,但似乎却很详尽。我调侃道这就是硬笔的好处。之后尝试将第一篇文稿换成毛笔字体,在文本两头加上code码以后实现了,但并不好看。

中午12:54分时我仍然在电脑桌前,我想可能今天来不及到学校交医保的资料了。给医务室的老师发个微信吧?或者今年就不交了似乎也行。班主任说报上医保可以在以后选择是否再报这家医院。晚上在食堂门口前碰到lx,对他说:“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晚宴的ppt也是我做的。”

喜欢标新立异的xjc联系他们班的人将许多小纸条倒贴在老师的秘密处,让那些大家似乎本来都知道的秘密公之于众。纸条上面还写满了数学草稿。纸间的粘合很粗糙,用手把胶撕开能看见字,xjc又是一副不满意而理直气壮的样子。

梦到了老师/家长与学生的战争

这个梦里有个规则,就是老师和家长不能对学生进行强制管理。如果老师或家长对学生强制管理,学生可以用手上的枪把违反规则的老师或家长的资格剥夺。
家长A一直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a受不了了,把家长A踢出了游戏。
孩子a,孩子b和孩子c反抗老师B的压迫反被倒打一耙,于是孩子b当诱饵跳窗,老师B跳窗追出去,结果孩子a和孩子c一把擒住老师,剥夺了老师B的游戏资格。因为跳窗在老师和家长的规则中是限制行为。

抱起来了

星期一下午在学校上完体育课
同桌递过来一本杂志(或者是书?)
上面好像是讲星座 说我和他不搭
拿着书一边看一边在校园里走
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 躺下来抱着书直接在水泥地上睡着了
蜷缩成一团 而且还盖着一张薄被子(突然出现的被子)
镜头转换
他问同桌我去哪了 说我已经不见了十小时了
同桌说不知道
一直到星期五 他才找到我
我还在水泥地上睡着(从星期一睡到星期五…) 捂在被子里
我看不见 但是我知道是他来了 装睡继续不动
他走过来 把那团被子抱起来(我在里面)
一直上楼梯 抱到教室才放下
后来放学  醒来

被紧紧抱住的触感
睁开眼还在
惆怅了一会
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2013-12-02

只记得几个片段了。

片段一
似乎是和二逼凌去玩一个商场里的从下而上的滑草(……),结果我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换上了和服。

片段二
我们一直把那个教导主任的名字记错了。记成了一个我很喜欢的物理老师的名字。
因为他们都姓唐,但是在真实生活中物理老师不姓唐,而教导主任姓唐。
我们其实一直在骂的是那个物理老师而不是教导主任。
而教导主任知道这件事,却从来没有找过我们纠正。
(因为前几天好像听说,他真的知道我们骂他,但也没有找过我们。)

就记得这两个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