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种选择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梦到和另外三个闺蜜在同一个大学,两位和我不在同一个班,下课时就会互相串门,梦境从一场数学考试开始,原本我还在FF14解限打绝本,突然有一个机制出现了冰球和火球,有一个画外音问球不久之后会读条一个buff使我们团灭,请问是8人同时输出两个球快还是先单杀一个快?我慢慢“清醒”,发现自己在考试时候打盹了,老师在我面前似笑非笑,我一激灵开始做题。
过程太痛苦了,令人回想起数学课的迷茫和无助(iДi)草稿纸上是密密麻麻设的x,c,a,b,我算出了单杀一个的时间,还在计算同时击败的时间时,老师开始收卷了。下课铃响了,我决定去隔壁班级散散心,在那里的栗子(闺蜜之一)和我吐槽上一次日语考试的听力发音,我们一起骂了sb学校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教室。和我同班的小灰灰就坐在教室门边,路过她时顺走了一根pocky,叼着看大家正在出黑板报,黑板左侧画了中国华北地区的地图。
这时不同班的俩闺蜜进来问我们的假期安排,小灰灰说她要去斯蒂拉,栗子问那是哪里?我向黑板努了努嘴,原来北方已被沙漠覆盖,斯蒂拉是其中一片绿洲,小灰灰有些难过,她说她就是为了保护家乡,才选择了环境管理专业。我醒了之后也在想如果当初我选了不同的专业,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不过果然数学太难了,打死都不会选理科的! (╯°Д°)╯︵ ┻━┻

罕见的细节清晰甚至有自己背景的梦

学校食堂新装修了,翻新之后简直像个迷宫一圈圈一层层,总是找不到想吃的东西。

某一天中午下课,又是自己一个人去食堂,转了好几圈看见了清水面条和鸡蛋灌饼,甚至还看见了一个对于学校来说颇为大型的水果超市。楼上楼下转了转,依然没找到想吃的,最后决定去超市随便买点什么糊弄一口。

出了食堂看见了另一扇门,我以为是食堂的侧门,想着或许刚才还是没转明白食堂的路,就走了进去。门里边非常昏暗,完全不是食堂应有的明亮的灯光,墙壁上有一条条交错的水管,墙面上布满了也不知道是水管的水锈还是血的痕迹,地面上有一滩滩的水。偶尔能路过某个房间,从门上的玻璃看进去感觉像是食堂的后厨,这让我觉得自己找对了地方,就继续前进。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喊“涨水啦!”,回头就看见水漫了上来,本能告诉我我很怕这个水不能往外跑,只好顺着墙上的水管向上爬,爬到上边发现居然有一块平台,我翻身上了平台坐下来休息。

过了没多一会男主出现了,看见我在上面的平台坐着,上来要救我下去,我没看清他是怎么上来的但绝不是和我一样顺着水管爬上来的。上来之后说要带我下去还问我会怎么尖叫?我好像是认识他也知道他能力的,所以告诉他就平淡地礼貌性“啊”一下吧。他笑了笑问我怎么这种地方也敢进,我给他讲了一下我的心路历程还说看见了食堂大妈以为这就是后厨。他没说什么抱着我直接跳了下去,下面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了,他把我放在地上,我礼貌性地“啊”了一下。

他带我在楼里走,看起来很熟悉这里的地形。走到一扇门前打开蹑手蹑脚地进去,是一间套间,像是个办公室,隔壁还有人在办公。他说那我们只好轻一点啦,接着推动了身旁的柜子(我也不知道这么大动作怎么轻一点)露出了后面的洞,带我钻了进去。出去之后是一间一样的办公室,他给了我一块差不多我头那么大的玉佩,让我带着保平安。我满脸问号,他说戴在脖子上就好了。边说边帮我挂在了脖子上,玉佩竟然自动贴合起我的脖子变小了,直到变成一个正常的玉佩大小。

后来我又回教室上课了,我似乎和其他同学不是一个种族,只有我是普通人。他们都对我这个普通人很好奇,我的随身物品他们也都没见过因此课堂上的气氛变得热络起来???

男主大概在隔壁班下课偶尔会过来看我有没有被弄死???

然后就被电话吵醒啦!

遗失

2021.3.4
好多好多梦,醒来以后都已经忘了大半了

母亲其实没有住院,小小的谎言考验什么也好都无所谓。
宿舍搬到了一个颇有古街气息的院子里,大家在这里排练毕业表演,明天应该就是毕业典礼了。我一如既往地将自己的事情拖到了最后,估计了时间可能不足了以后,发消息说我的节目就算了吧。他很轻松地答应了,说只要我把毕业视频做好就行。
哦,还有视频没做啊。我把素材丢在文件夹里以后就忘掉了。
我还想找同学出去玩,可是母亲说凌晨五点左右就会走。
我连忙打开几个素材想把视频做完,但依然依然在看着素材无从下手中让世界流逝。她还传来几个样板视频,说它们都做得好好。毕业典礼是不是在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就开始了呢?还是会稍微更晚一点呢?我又一如既往地感到焦虑。
我又有可能做不完了。

梦醒了,还在想着毕业的时候的事情呢。

友达以上的我的可爱小姑娘

我梦见一个小姑娘。我们曾经是同桌关系。我特别特别爱她。她也很喜欢我。但是我们早就不是同桌了。之后我应该是在大学课堂吧,那种阶梯教室,但是周围的人又不像大学里的人。人特别多,教室是有两层的那种,底下一层上面一层。我本来在下面听课,她坐在后面来看我了,好像带着她的现任同桌,感觉是一个头发挺短的小姑娘,要么就是个男的,记不清了。然后我课间就去找她,我在她那呆了好久好久。然后老师和同学都不乐意了。他们说你就非得要找她对吗?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教室都在等着我回座位,并没有上课

反向證明的殺人案

應該是我和我的主人格一起做的夢。
大概應該是剛剛高中畢業之後不久,就有傳出,之前發生的一起命案和我有關係,雖然還是沒有公開的消息,但是消息不脛而走,說是現場有我的指紋。
但是我知道,這和我沒有關係,除了不在場證明,那邊的證據鏈條是完全不完整的,所以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警方並沒有找上門來。
但是,她很害怕,她認為是我做的,同時,她直面了她的媽媽問她為什麼要抹指紋,為什麼會有擦拭的痕跡。
我知道不是我,也不是她,因為如果是我們其中一個,根本不會留下指紋這種東西。她也在反復的告訴自己這句話,還蠻有意思的,因為這是與我無關的殺人事件。
但是因為警方在暗中佈網,我確實也必須要反擊。外面的流言,有些多了。
最開始找到的就是高中同學,一起坐在圓桌上面把時間表理清楚了,推算了不合理的時間和警方給出的證據中不合理的漏洞。很多人,甚至包括了馮心雨。
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證據上,指向我的東西都太多了,但是事實上他們也可以很輕易被推翻指向的並不是我。不可能存在這麼完整的證據鏈。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的指紋,顯然她也想到了,她反應過來是她媽把她的指紋交了出去。她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然後再窗台她用力推了一下她的媽媽,然後欄杆鬆動,人掉了下去。
這個時候就有人在說她不僅是殺人犯,還想要殺了她媽。
但事實上這只是二樓,更何況下面還有一個篷子,掉下去的人並沒有什麼大礙。但她當時差一點一起跳下去。她最後難過在於,他們不信任她,他們不信任他們的女兒。
我覺得這不太好,必須盡快突破奇怪的證據鏈。
意外的是,我認識的學長是一個老警官的學生,我跟著他們,去到了一個大學的法醫鑒定中心,見到了一個很強的老法醫。他說他需要那些證據,才能夠判定。
取得證據其實還挺難的,因為被放在保管室,但是我的同學們幫我做了很多,我拿到了證據,打開看的時候裡面只有三樣物品。學生卡上面甚至不是我的名字,沒有一樣屬於我,或者是是她。
但是等我們取到證據準備送往鑒定中心的時候,卻遇上了堵車,我爸的身體也不舒服起來。我們是跑著去的,因為證物的丟失警方已經開始大面積搜查了。
所以我們還在實驗室緊張的等結果的時候警察就來了。但是在老警官和老法醫的解說下,立刻推翻了他們的證據鏈條。並且同時回復了圖書館的監控攝像頭。是一個男的。
我並不明白為什麼要費盡心機偽造證據讓我被捲入,這到底和我有什呢關係。
在拜託了老警官之後我們一個一個排查,發現在現在警廳內部有一個在檢識科的人其實和十年前的命案有關係,而我正好在這個時候,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
我一個人到了約定好的地方(雖然所有人其實都知情),從我們的對話裡得知十年前的殺人犯其實就是他,但是因為是學習這方面知識的學生,非常巧妙的偽造了自己,清除了證據,但是被我和那個死掉的女生看見了臉,所以才要借這個機會把我幹掉。
其實我還蠻無辜的,因為明明是主人格看到的東西。和我沒有關係,現在把我捲進來我其實還挺不開心的的。
他知道自己的證據鏈失敗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不可能是我做的。”
“你知道嗎,如果是我殺的人,不可能留下一點指紋和痕跡。她會是’自然死哦或者’事故死’哦。”
“從一開始你就想錯了,就是因為有一百個證據指向我,才會被我很快的推翻。”
“因為我和她,都不是什麼好人。”
……
最後警察在我們約定時間幹到的時候看到的是我左臂上插著一把刀受傷還流著血,而那個男人正準備拖著受傷的小腿一躍跳下三樓。
罪名坐實,而我立刻被送到救護車上。
刀把上有他的指紋,刀的切口就是慣用右手的人揮舞的方向。
但其實是我,無論是他斷掉的脛骨,還是已經粉碎掉的左手手踝。這一切都會是正當防衛了。
我醒來了,聽著外面的人在打呼嚕,而我還躺在宿舍裡。
我突然希望,死掉的人,就在這裡。

三個夢,現實和非現實交織

第一個
我和我爸媽在家裡吃飯,我爸帶回來了一個有點點奇怪的香腸,長得樣子很奇怪,但是又確實是,他回來的時候有在說外面吵吵讓讓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們一家在吃飯的時候,外面的連廊上面也是吵吵嚷嚷的還有人影,然後我就偷偷磚頭去看,是一群人在爭執,然後有人死了。我突然就和其中的一個人的眼神對上了。這個時候我媽突然說要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我還來不及阻止她已經打開了們。然後那四個人進來了,其中為首的是個男子,穿著白襯衫,手上拿著折疊的藍色雨傘。直覺告訴我不能觸碰到他的藍色雨傘,於是我直接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後衝上去把這四個人一一殺死。並且讓我爸媽報警,說這裡有黑社會私鬥,然後闖入民宅。等我想到要去處理尸體和地上的血跡的時候缺都消失了。這是第一個夢。
第二個
準確來說我是在一個不是我曾經呆過的任何學校裡,但是我很清楚這裡是我的學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學校裡面就有冰場,所以很多小朋友會晚上來上課聯繫。因為我們學校很偏遠,所以路上的時間也會花費的比較多。我的熟人有很多,但是我叫出名字的只有惠子嫣一個人,我晚上本來是要去洗澡的,卻突然找不到浴室在哪裡。晚上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留在了教學樓的一間小房子裡,而有一個人和我在一起,我們在商討什麼,但是我對他的定義就是大反派。
第三個
我們要去一個據說是很老舊的一個民國時期的軍閥佔據的地方探究,因為那裡難攻易守,不過我們去的時候有聽說這有什麼衝突,有一些農民工在這裡因為什麼和某一個勢力在抗衡。
這確實是一個很老舊的建築,在高大樹林之間,並且在建築物主體前面還有一個對稱的廣場花壇,是長方形的,在長的盡頭這邊還有一塊形狀不太規則的假山石。我們緩慢的靠近,就看到一個農婦打扮的人從假山石下面的一個小洞竄出來,有人看了一眼那個洞後母建築物前的攻防人數,所有人都拿出了槍。假山石後面是一個下沉有台階的半圓,我們從左邊進去,而右邊已經有人準備埋伏我們。因為有台階,現在高層的很容易被下面的對面層看見,其中一個人看著彎腰附身行走的說讓他們用狙擊槍打我,我聽見槍響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但是為了讓他們掉以輕心還是假裝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我旁邊的人嚇壞了,趕緊問我有沒有事,我讓他小聲一一點,我說其實我沒有被打到。然後拿到了狙擊槍,把對面搞掉了。
然後爺醒了。

迷惑行为

最近一直在做初中家教,昨晚梦到异地的男朋友来找我玩,然后给小区超市的阿姨讲了一下午的物理题(微笑.jpg)

梦见和丁禹兮坐同桌

我梦见像初中教室,刚开学,坐第一排,然后右边坐的是丁禹兮,我俩就像普通同学打打闹闹,然后我课桌里放了很多他没吃过的东西,我就给他吃,他就猜是什么东西做的。
然后我俩还一起去老师办公室拿东西,一起上课,我加他微信,给他备注“丁大锤”,还被他发现了哈哈哈哈他一直问我为什么是丁大锤,但我也不知道为啥哈哈哈

惊!总裁他妈竟然是……

2019.12.09  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主角是个霸道总裁(抱歉我苏玛丽的文看多了),但是叭,他同时又是一个间谍(咱也不知道是商业的还是军事的),完了以后霸总伪装成日本人潜伏在某日本集团中。
有一天这个集团来中国活动,完了以后大概是不合法见不得光叭,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场交战,男主(忘了为啥了)光荣受伤,然后集团头头那叫一个感动啊,立马安排人员在一个挺小的,类似于地下停车库的地方给他做手术(就说他们见不得光吧)。
然后男主的母亲开着车到了这里,一下车就看到了正在做手术的男主,男主螣的一下坐起来,用日文问:“你怎么在这里?!”问完后心里一慌:完了,我妈也听不懂,是不是他们发现我了,还找到了我妈来威胁我?肿么办肿么办?……然后做手术的那一帮人看了之后也有点怒了:这俩人看起来就是母子,但是你为啥会有一个身在中国还一副中国人打扮的样子的母亲?!
就在这时,男主她妈缓缓开口,用日语说到:“如果我不找过来,你要瞒我多久?吧啦吧啦……”男主也很震惊,他妈的日语怎么这么6。然后镜头给了他妈一个特写。。是。。我们化学老师。
hhhhhh我当年真的是对我们化学老师的日语小课堂印象深刻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圣诞

我梦到我和他都还是高中生,他家里很有钱,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然后梦里我就想把他抢过来。然后我就一直试探他对女朋友的态度 ,他说他们几个富家子弟圈里默认要找爸妈交际圈里推荐的门当户对的女孩,但我也没问他和女朋友感情怎么样。总之我一直和他聊天 但是我就是忍着不跟他聊女朋友,还旁敲侧击的说让他介绍别的单身男给我,一起去吃饭我说要不再叫一个人,就我们俩怪那啥的,他一脸不情愿,挺可爱。梦里的最后一个场景,他说要请我去吃圣诞晚餐,我说就请我吗,你女朋友去吗,他说他和女朋友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我很惊讶地说(装的)“为什么呀”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从来都不喜欢她 是我妈喜欢她”
我就笑了一下 说“哦~那好吧”他让我那天穿好看点,下一个镜头(?)就是在餐厅门口了,他穿着深色的西装 ,我穿同色礼服裙,他为我推开门,在餐厅居然遇到了他女友,他和女友说不可能再继续了,因为他喜欢我了,还故意在她面前接吻,真够损的。
(最后发现女朋友是假装有钱,实际要打工的)

难得梦到自己男朋友

好像在梦里、我是没怎么接触过外人的、我活在一个类似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只有我和我的家人、我每天就在那里闯关、因为那个有山山水水、比如你要到另一边山上去必须把这边的水阀子给塞上、水不流了、你才能走流水的地方过去这样子…每天关卡还不一样

有一天我姨爸爸来看我、然后跟我父母说我这样不行、与世界脱轨了、虽然每天闯关学到了很多人很聪明、但是缺少人际交往、然后父母就把我送到学校去、也就是你在的学校

因为你是学校里成绩又好长得又帅为人处世也好的三好少年、所以大家都比较喜欢你、你是学生会长、还有个副会长女的、你们两个负责接待我入学、带我了解学校、不过学校学的东西我发现我都懂、也就没有上课的必要、所以我每天去学校就是为了和其他人交流

由于我长期脱离社会、说话很直很不委婉、你和别人说话都是特别委婉的、就算他们有错你也不指出来、自己把错误文件啥啥的修改了以后上交那种、可是我来了以后、天天待在你和副会的身边、看到别人错了、就说:这么简单的事还能搞错、我都知道应该怎么怎么…然后拉了很大仇恨、但因为你对我很好、很温柔、你对大家都很温柔、所以大家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光明正大的排挤我

再说说副会、副会人真的很好、她也很温柔、虽然学生中有传言说我的到来打扰副会和你的独处时光、但实际上呢、你们没有恋爱、不过副会对你是有感情的、但为了学习和工作、她没有说破、就这样待在你身边反而很好、副会也没有对我的到来表示厌恶、真心真意待我、所以我也很喜欢她

然后每天每天就这样相处着、我也变成了你的小迷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你就喜欢上了我、虽然我懂很多东西但是我不懂人际交往呀、然后你为了让我明白你对我的喜欢和我对副会的喜欢是不一样的、还带我参观了好多校园小情侣、讲解了好久、我也不太明白、但你说你喜欢我、我觉得我也喜欢你、毕竟你那么优秀、全校师生都喜欢你嘛、然后我就答应了你的告白在一起了

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学校生活、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学生会的你我副会三人变成了你我二人、你让副会没事的时候就回班里去了、如此一来我在学生中又拉了更多的仇恨……

后面你们学校办了一个商业角活动、就是有个教学楼负一楼全部都是学生创业创办的商店、你的是一家咖啡店、你邀请我去玩玩、你先带着我去逛了逛大家的超市呀、电玩城呀、甜品店啥啥的、大家还塞了好多小礼物给我、把我当VIP对待【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最后你把我带到你的咖啡店、然后其实你的店子很忙、因为很多学生都想去喝你泡的咖啡、我说那你忙吧、没必要带着我逛、副会是服务员、你是收银员和咖啡师、我就看着你们忙、我看着你泡咖啡的样子好帅啊…空气里弥漫着咖啡的浓香、很容易让人陷入甜蜜漩涡…

看着看着、你要我帮你递一个东西、是一排有三个杯子的那种、那三个杯子都是玻璃的、杯子连接处是金属的、固定在一个黑色塑料板上、然后我拿给你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然后咖啡就做不成了、你就和店里的学生说抱歉、打算再去买一个、这时候店里就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说我的坏话、但你没注意、你就说我带你去买过滤瓶吧、我就准备起身给你走、但是你忘了你烧水壶在烧水、不是那种会自动跳的电热水壶、我也忘了、因为没得咖啡喝、所以副会也没有在那里上咖啡、就我们仨都去买杯杯了…等回来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那个烧水壶不对劲、有个小小的开关在冒火花、可是nobody cares、我也不太确定、就一直盯着看、盯——————我突然对你大喊:快跑!要炸了!你还没反应过来、我把你一扯过来、瞬间烧水壶爆炸!!!副会就是在这次爆炸中脸部受了伤…因为是我喊的爆炸了、然后我本来也不招人待见、再加上这个咖啡馆平时好好的、我一来就发生这种事、自然有很多学生把爆炸事件归因于我身上、我看着熊熊火焰懵了、把副会救出来之后就呆滞着、突然有个纸团砸向我、我打开一看、写满了骂我的话……什么你不配待在学校里啊、活在世外桃源的狗啊、没有你副会就不可能受伤啊巴拉巴拉的…然后我就被这突然公开针对而扑面而来的恶意给吓到了、跑了……然后再也不敢回学校了

从此以后、我没见过你、也没见过副会…我活在愧疚中、学校给我的唯一美好回忆就是遇见你……很多年以后、学校搞什么同学聚会、我爸妈喊我去、说人心本善、再者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好好道歉大家会原谅我、虽然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为了看看你和副会、我还是去了

去了之后、我不记得大家怎么对我的、但是我记得你和副会还是看起来很般配…副会虽然脸上到脖子那里留下了一大块疤、可是她还是对我很温柔、看起来还是很好看…我就更内疚了、然后你变得很冷漠、不和我交流、和别人交流也很少、看起来很沧桑的样子…似乎没有人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你都不理我了、同学会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了、我就走了

后面副会工作了、重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还是连锁的那种、不知道怎么联系到我、把我带去了、副会对我说:当年你说你没喝过咖啡、发生了那种事你也没喝到咖啡、我猜你肯定还是不知道咖啡的味道、今天就尝尝我泡的咖啡吧!然后我就恍恍惚惚的说了好

我抿了一口咖啡“噫!好苦好难喝…”
副会轻轻一笑说“咖啡本来就是苦的、就像生活一样、人说咖啡的滋味泡出来的是咖啡师的生活、你现在知道我这几年过得有多苦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副会接着说“本来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的人生应该无比顺利、顺利的毕业、顺利的和会长结婚、顺利的坚持做模特、可是你的出现把这一切都破坏了!……但是、我不怪你、只能说明自己能力不够、一个你这样的小角色出现就能打破我的人生计划、是我太失败了”

我当时大脑就死机了、我一直以为副会是真心待我的、就像你对我一样、可是没想到副会是这样看我的

“虽然我的人生已经被你改变了、但是会长还是在坚持做自己的事哦、不愧是我看上的会长大人呢~他当上了科研长、一直在科研前线、成为了我们国家引以为傲的科学家、再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普通人了、看你这一脸震惊的样子、果然自从那以后会长和你就像绝交了一样、毫无联系了呢、我说这些话也没别的意思………”

后面副会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我又看到了那细微的火花、是电路短路的那种电火花、我突然意识到十几年同样的爆炸可能会再次发生

“快跑!要爆炸了!”

我将副会拉向我、远离那个冒着火花的地方、又是一声巨响、爆炸发生了、副会狠狠地盯着我、就好像在怪罪我的到来才带来了这场灾难、我想要说点什么、可是爆炸现场的高温炙烤着我无法发声、然后又是一个纸团砸过来、落在我和副会之间、我以为又是说我坏话的纸团、可是副会打开后前面写着的都是些鼓励的话…什么副会泡的咖啡很好喝啊、副会要微笑生活一定会美好起来的、副会有需要的地方和我说、我和其他同学一定会帮你的巴拉巴拉…和当年我收到的纸团完全不一样、满满的都是温暖

我又逃跑了

等下一次和副会见面时、是在你的葬礼上、副会说你其实一直都爱着我、碍于家人朋友的阻拦、还有国家科研任务在身、你根本无法和我见面交流、你知道一旦和我亲昵、就会给我引来其他人的排挤…所以你铁了心不理我、但私下里一直默默研究着一个项目、那个项目是能让我在模拟世界里重新成长、成长为一个有人情味的女孩、但你终究在研究项目成功前、过劳死在了实验室…

听完、我除开震惊没有别的感情、副会无奈把我带去了你的实验室…我和你的照片、我写给你的信、我喜欢的食物模型、我做给你的小机关盒……这些与我有关的东西点点滴滴布满了整个实验室、它们像橡皮塞一样堵在我心口上、让我很不是滋味、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副会让我进入一个机器

她喃喃自语“最后还是要把这个实验完成啊、虽然你已经看不到了”

我进入了那个机器、就是你这么多年一直在研究的项目、一个模拟世界、进去后在一阵强光滑过我眼前、我突然像找到了发泄口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明白了当年那些同学为什么讨厌我、我明白了副会对我的无奈与埋怨、我明白了你当年所说的喜欢、我明白了你同学会时的不理睬、我明白了你对我的一如既往的爱、我明白了我原来那么爱你…可是这些都已经无处可说了
【“你”是我现实中的男朋友】
95-

1.12某二梦

梦到高中喜欢过的男孩子,发了动态。
结果打开图片竟然是关于我的。
xxx我喜欢你 xxx等我 (xxx是我的名字)…
在他发的图片中,看到好多我以前的一点一滴。
还有我过节时暗戳戳在群发祝福底下给他的独特祝福…
还有小心翼翼跟他聊天的截图…
还有在某些没有联系的社交平台上偷偷记录的他的名字…

然后我醒了。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他没有发动态,更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心思。
可能,以前很热烈喜欢的喜欢过一个人,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份热情了吧。
再见啦!
你要好好的!
我也要好好的!

合唱

2020.8.23
梦见和小初高三所学校的同学参加合唱
第一首依然唱的是最亮的星,lxx伴奏,用了阶梯出场的形式,因为缺乏练习而频繁断节,惨不忍睹。唱完后老师还在说"稍等一下",所有同学们都已经跑下台了。
回到后台,第二首歌我也准备唱了。依旧选择了第一排划水的位置,前面突然lmr过来插队,我想把她向旁推开,然而却发现她是本就应在我前面的wxy。我笑着说认错人了,她也笑了。在发现后排核心位置都没人站后,我选择了穿过人群来到第三排第二个位置,lzs也在后排。lzs一如既往地开玩笑似的嘲讽(?)了一下我,站在了第四排第一个位置。我反驳他说"人都没有你站个p",把一旁的hsy逗笑了。
之后好像是hrx拿着老王的纸条过来,按照老王的计划给大家排列了队伍(好魔幻)。练习唱歌的时候,我用比较特殊的声音唱完了歌,右侧的hsy很惊讶地说:"你连唱歌的时候都有...","那么多鼻涕",我接到。

还记得清的是kj找我参加合唱比赛,需要在大课间后三十分钟去练习,byq说他不想耽误物理课。我问kj有啥目的,都高三了也不能参加比赛了。然后我就去找kj,路上好像有很多雾,遇见了zts等人。我不是很想唱,我说我可以给你们录像。
在班上,有人把hjs的白色小提琴盒送到我边上。(直到刚刚我都还觉得那是钢琴)

语文牢

2020.8.3
梦到了dxy,还挺意外的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柜子

2020.7.8
连续两天梦见ckr了
先是和学弟学妹的交谈,学弟挺能说的
然后又和wd做了一个约定,接着是和xb他们玩游戏
高办钢琴的右侧,hjs立起了一个橡胶屋顶,我坐在二楼的边缘处,思考着上面的电路图

教室里许久没用的保险柜,我以为我把钥匙弄丢了,其实它根本没有上锁
于是我找到20号,时隔三年地再次打开我的柜子,里面竟堆积着许许多多的明信片和纸条。我感到很抱歉,然后警告zhc不要去乱说话。之前遗失的两块手表也在柜子里面。

神秘

2020.6.24
我到了一个新的小区
可以记住的部分从和ws登上同一座电梯开始,我选了3楼,ws选了5楼。之后ty和另一个同学也上来了,他们没有带电梯卡,ws也没有,我笑了笑然后帮他们刷了卡。之后电梯径直到了7楼,没有在3楼和5楼停下来,我重新按了3楼的按钮,并一个人等着电梯下降。
电梯每下一层,就会有一根杠杆消失,让人感觉很僵硬。
仿佛是在另一个电梯里,我注意到在身后楼梯视线所能及的最后拐角处总有一个大叔注视着我,大概是怕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电梯每下一层,他都会在楼梯的拐角处现身。
(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在感到疲惫之后,我纵身跃进瓦罐似的细小的房间口,半身卡在入口处向下挣扎着进去,出门的邻居看见了我的举动,所幸我还是进去了。可是进门以后我的包又不见了,于是我只能再次出门到电梯口寻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泥罐里捞出书包,在拉出书包的瞬间,整个包如同四处都有漏口一般全部被泥沙填满了。往回走时似乎有人暗示我家门没有关,我想有人在20秒之内将我家完全打扫了一遍。家门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笑着说:“是不是在20秒之内完成的?”(书包,20秒和一些人的跳跃式重复,实在很难详细回忆起来了)
我终于明白:神秘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仅仅在于人是否相信。

家门口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人举着一个板子,似乎有求于我。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隐秘,便没有理睬他,关上了玻璃门。他在玻璃门外用口型对我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可能还是太过优柔,我下定决心不再理他。
房间里充了一整天的电脑电量依然只有75%,紫色充电线的端部热得发烫,原来我一直在用手机充电线给电脑充电。电脑网页还在给我推送什么婴儿纸尿裤的内容。有关这台电脑和这跟充电线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色调偏灰,有些不宜,有点孤独。

和似乎是有jmc的一些朋友干了什么事后在吧台吃饭,和lcy讨论某件事还转发错了游戏图片,在历史课上用桌上教材做试题之类的事情,应该都是在家旁边的学校里做的。
(中午不过睡了一个小时,却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学校的事

2020.6.9
下雨天竟然和xjx一起回家,他说要买20个蹦极塔
继续和gyt作着抗争
和jmc的妈妈聊天,谈到了rf和81信息中心
(十分现实的延续了)

5月

坐上有花池的香港酒店地下的地铁到了俄罗斯,却发现出了海关门就无法再回头,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后来在灰白色的俄罗斯不断地尝试着返回,记得有街道和巨大黑色工厂下逆行的车站。

考试只考了200多名,xjc竟然考到了10几名,前途一片迷茫。

在某个像电影院一样的地方,让sjq让出座位,我自说自话企图挑起和旁边那个熟悉但不认识的女生的共同话题。她果然问我问题了,但我仅仅说了一句话她就不见了,旁边的人换成了wxq。于是我又和wxq玩了起来。

记不太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