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学校

20年5月下旬



我还在念书,在一个狭小幽暗的补习班里,坐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写练习。

坐旁边的女生是一个胸很大的jk,是腐女,性格很强势,有那种很别扭的热情,感觉要被她撕裂了。

补习班的老师长着画室的一个老师的脸,看到那个脸就不是很舒服。

进入另一个场景。

在像学校的地方,但又不是任何一个我待过的学校。

站在瓦片房顶上,会有很宽广的视野,群山连绵。但我与山之间又是很虚幻的距离。整个梦都是飘渺的中国画透视感。

在这里见到了以前的同学,现实中我对她们很有好感,梦境中的她们都与恋人在一起。下起了雪,远处的山的雪景很漂亮,感受类似第一次去很大的影厅看4D电影。雪一瞬间就积得很厚,女人们轻轻地踩过雪飘上了天空。

就像那种粗制滥造的3D游戏一样眼前出现了削除不了的建模,是初中的班主任,他在拍照,可以理解,我也想拍照,但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然后我醒了。

橘色路灯

20年2月上旬


我是在市中心念书的高中生。

学校有神秘组织带我们去郊游,我们乘大巴车来到一座诡异的山上。

车在山路上开到一半,我们被迫下车去观察自然生态。

天黑了,大巴车才准备开回学校,但是车上的女人动了怒,嫌我们在山上花时间太多,本来放学时间就可以到校,高三还这么浪费时间。

后来,大巴车不明不白地停在了我家所在的小镇。我很犹豫,因为我申请了留校,我不知道该回家还是该回校。

而且因为病毒的原因,这座城市封城了,我不知道城际客车还有没有在运行,而且现在时间也有点晚……

最后我在夜色中奔跑着,竭尽全力地奔跑着。终于跑到客运中心了,那里确实还有一辆开往城市的车,我坐上座位,现在是晚上七点十五分。

梦中的客运中心与现实中的是完全不同的建筑。

醒来之后的那一天,这个城市的公交真的停运了,在梦里赶上了。

诡谲

2020.4.7
我突然有了极寒的异能,来到学校冻坏了一盏灯,由于迟到没能进教室。本来打算将学校里的人都杀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之后和lht一起去一家日风的洗浴店,这家店只有一个池子并且一般只能容纳下两个人。这次已经有两个人先在里面了,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特别挤,挤的时候身上感觉黏黏糊糊的,他们还让lht卡位。
再之后我和同伴来到一处宅邸找两个人,我们在摸索中似乎学得了找寻灵光移动的能力,不过当恶魔在楼下的时候再也难以使用,哪怕同伴再次跳到污水里也无济于事。难以阻挡的恶魔以绝望的姿态席卷了宅邸和街道,我失去了一切,并在混乱中四处奔波。期间有人叫我带上两瓶酒逃跑。我找到了两瓶放在金丝箱中,外瓶细长,似乎有“金玉”之名的两瓶酒后,辗转到了一家规模巨大的女子洗浴店。
这家店里处处都是女性员工,阴暗而具有情调的灯光与鱼龙混杂的人流相互交织着。(这里有很多细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之后我在帮助下来到了天山,并在其上某处祭坛将两瓶酒藏了起来,然而之后我凭着记忆再来到祭坛处时,已经找不到酒了。某日我与同伴和老师傅登山,细数着脚下山脉的脉龄数据时,突然本来数亿的脉龄全都化为了零。有人开始惊呼“天要塌了”,老师傅也皱眉道“山脉已断”,话音未落时我们脚下巨大的天山脉络便四分五裂,高耸的岩层被截断出下方的天空,我猛然坠入...
在崎岖山路上行驶的车中,我用网易云的私信和某个网友聊着天。她说她是异地恋,我骗她说我也是,不过输入法总是输错字。后来她发来了她的照片,我和她在某个酒店的电梯前相遇了。她搔首弄姿,我却毫无反应。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去找了gj。在准备与她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条房间主人所属的走私团伙发来的短信,说警察已经开始四处搜查农药泥土了。房间里四处都是原主人吃剩的串串签让人很难办,在厕所浴缸旁放着两桶水泥一样的东西想必就是目标了。在企图整理无果以后,我想这事本来与我也没有关系,便打算逃离现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