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直入白云深处

一场晚会

只想记住她亲了我一下
可惜果然还是个梦吗

迟到

为了做晚宴的ppt,翘掉了上午的课宅在家里,在误以为是5:33分的10:33分发现有人用我的号玩lol并即将开始,阿姨一直缠着我问问题。在草草做完第一个主题后,在某个贯通性质的房间靠墙高台处发现了一张很窄的小床,床上的一头有金色的梅花和整齐叠好的丝绸被子,另一头有写着八字鎏金成语的纸。这两个成语皆是用来形容梅花,脑中有女声不断唱着这八个字。我常规性地想要垂直竖躺在床上,并构思着作文。这张纸由两张纸贴合而成,一张是较小的圆形,上附八字朝向我;另一张是较大的正方形,贴在圆形之后,背后印着宣传语朝向外端。
在美国生活的他起床后,认为我的设计少了很多细节并开始大笔墨的补充,我感到侥幸并窃喜。这时母亲也回来了,看见我面前尚未动笔的宣纸说道:“你应该先把它润湿”,不然下笔会很干,宣纸吸水后似干似湿。在看到我已经完成的作品时,我们诧异于其笔触的细腻,侧面看去千反田爱瑠的头发虽然很干,但似乎却很详尽。我调侃道这就是硬笔的好处。之后尝试将第一篇文稿换成毛笔字体,在文本两头加上code码以后实现了,但并不好看。

中午12:54分时我仍然在电脑桌前,我想可能今天来不及到学校交医保的资料了。给医务室的老师发个微信吧?或者今年就不交了似乎也行。班主任说报上医保可以在以后选择是否再报这家医院。晚上在食堂门口前碰到lx,对他说:“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晚宴的ppt也是我做的。”

喜欢标新立异的xjc联系他们班的人将许多小纸条倒贴在老师的秘密处,让那些大家似乎本来都知道的秘密公之于众。纸条上面还写满了数学草稿。纸间的粘合很粗糙,用手把胶撕开能看见字,xjc又是一副不满意而理直气壮的样子。

铅球

至今仍不知道该如何恰当地描述,也无法想象出具体画面的儿时的梦

巨大的铅球在来回摆动,一头是我,一头是面无表情的母亲。铅球最初摆动的幅度很小,每次在低点摆过草地时都会刮掉些许草末。记忆中铅球的摆动幅度会越来越大,内心的压抑感也越来越强,直到噩梦惊醒后恐惧到不敢再入睡,跑去找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