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flighness

小我

2020.9.11
第一次梦到以前的梦的后续片段
她坐在轮椅上,双腿无法移动,喜欢或者只能喝椰奶。
我们都去探望她,我最后一个走,看着她努力做出微笑。她也朝我笑了笑,说了些什么,我躲闪似的走开了。
墙壁的这侧有一些羊驼,它们仿佛也在笑。

逛街

2020.8.27
去超市买水,队很长,sjq因为什么都没拿可以直接去另一个柜台买,我让他帮我也买了。
hrx喝醉酒了,我问了她很多问题,问了她最喜欢谁,还搂了搂她

合唱

2020.8.23
梦见和小初高三所学校的同学参加合唱
第一首依然唱的是最亮的星,lxx伴奏,用了阶梯出场的形式,因为缺乏练习而频繁断节,惨不忍睹。唱完后老师还在说"稍等一下",所有同学们都已经跑下台了。
回到后台,第二首歌我也准备唱了。依旧选择了第一排划水的位置,前面突然lmr过来插队,我想把她向旁推开,然而却发现她是本就应在我前面的wxy。我笑着说认错人了,她也笑了。在发现后排核心位置都没人站后,我选择了穿过人群来到第三排第二个位置,lzs也在后排。lzs一如既往地开玩笑似的嘲讽(?)了一下我,站在了第四排第一个位置。我反驳他说"人都没有你站个p",把一旁的hsy逗笑了。
之后好像是hrx拿着老王的纸条过来,按照老王的计划给大家排列了队伍(好魔幻)。练习唱歌的时候,我用比较特殊的声音唱完了歌,右侧的hsy很惊讶地说:"你连唱歌的时候都有...","那么多鼻涕",我接到。

还记得清的是kj找我参加合唱比赛,需要在大课间后三十分钟去练习,byq说他不想耽误物理课。我问kj有啥目的,都高三了也不能参加比赛了。然后我就去找kj,路上好像有很多雾,遇见了zts等人。我不是很想唱,我说我可以给你们录像。
在班上,有人把hjs的白色小提琴盒送到我边上。(直到刚刚我都还觉得那是钢琴)

语文牢

2020.8.3
梦到了dxy,还挺意外的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柜子

2020.7.8
连续两天梦见ckr了
先是和学弟学妹的交谈,学弟挺能说的
然后又和wd做了一个约定,接着是和xb他们玩游戏
高办钢琴的右侧,hjs立起了一个橡胶屋顶,我坐在二楼的边缘处,思考着上面的电路图

教室里许久没用的保险柜,我以为我把钥匙弄丢了,其实它根本没有上锁
于是我找到20号,时隔三年地再次打开我的柜子,里面竟堆积着许许多多的明信片和纸条。我感到很抱歉,然后警告zhc不要去乱说话。之前遗失的两块手表也在柜子里面。

2020.7.5

记得比较清楚的几个
似乎是考完试以后遇到了qxr,到了家里,让他下去等我,有一个和小胖他们相聚一起玩的计划,但好像其他人都并没有很想去。我打算换个衣服,不知怎么的换上了jk制服,但看了看自己的腿还是觉得太羞耻了,又打算换回原来的衣服。耽误了很多时间,qxr给我发消息说“能给我一点希望吗”,我也不太想去了。
吃了好几顿拉面还是没吃饱,我步行下满是车辆堵塞的隧道,想要寻找自家的车。后来到了一家自助餐厅,我说不如把51大洋给我我自己支配好了。
回到家里有一节大约1个小时的网课,和我一起上课的只有一个女生。我们不断的分享一些故事,不知不觉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7个多小时。后来又来了几个带着平板的老师,我感到很没趣味。

神秘

2020.6.24
我到了一个新的小区
可以记住的部分从和ws登上同一座电梯开始,我选了3楼,ws选了5楼。之后ty和另一个同学也上来了,他们没有带电梯卡,ws也没有,我笑了笑然后帮他们刷了卡。之后电梯径直到了7楼,没有在3楼和5楼停下来,我重新按了3楼的按钮,并一个人等着电梯下降。
电梯每下一层,就会有一根杠杆消失,让人感觉很僵硬。
仿佛是在另一个电梯里,我注意到在身后楼梯视线所能及的最后拐角处总有一个大叔注视着我,大概是怕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电梯每下一层,他都会在楼梯的拐角处现身。
(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在感到疲惫之后,我纵身跃进瓦罐似的细小的房间口,半身卡在入口处向下挣扎着进去,出门的邻居看见了我的举动,所幸我还是进去了。可是进门以后我的包又不见了,于是我只能再次出门到电梯口寻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泥罐里捞出书包,在拉出书包的瞬间,整个包如同四处都有漏口一般全部被泥沙填满了。往回走时似乎有人暗示我家门没有关,我想有人在20秒之内将我家完全打扫了一遍。家门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笑着说:“是不是在20秒之内完成的?”(书包,20秒和一些人的跳跃式重复,实在很难详细回忆起来了)
我终于明白:神秘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仅仅在于人是否相信。

家门口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人举着一个板子,似乎有求于我。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隐秘,便没有理睬他,关上了玻璃门。他在玻璃门外用口型对我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可能还是太过优柔,我下定决心不再理他。
房间里充了一整天的电脑电量依然只有75%,紫色充电线的端部热得发烫,原来我一直在用手机充电线给电脑充电。电脑网页还在给我推送什么婴儿纸尿裤的内容。有关这台电脑和这跟充电线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色调偏灰,有些不宜,有点孤独。

和似乎是有jmc的一些朋友干了什么事后在吧台吃饭,和lcy讨论某件事还转发错了游戏图片,在历史课上用桌上教材做试题之类的事情,应该都是在家旁边的学校里做的。
(中午不过睡了一个小时,却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表演

2020.6.23
之前有两个梦已经忘了
去看了两场演出或者演讲,都遇到了头像是抖抖的wx好友,其中有一个是zjl。
紫色的灯光,前排坐着许多红色衣服的人。
在第二场里,身边一个大概是绿色衣服的小孩好像在和我聊天,后来发现他大概还在上初中。我呼喊掉落的片状物有没有人需要,给了后面胖子蓝色的氨片。
记不太清了

学校的事

2020.6.9
下雨天竟然和xjx一起回家,他说要买20个蹦极塔
继续和gyt作着抗争
和jmc的妈妈聊天,谈到了rf和81信息中心
(十分现实的延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