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flighness

随记

2021.11.16
好久没来记录了,这学期过得太荒唐

去游乐园玩,很开心,班长好像被选去当了主持人
晚上有一个同学不见了,还把手机给了我的母上,母上说没事的不用担心
跟父上说随便去外边玩一玩,到了一个朋友的家里,他好像很凶,又对我很好,原来是我把他和另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给重叠起来了,不然实在不敢想象他会邀请我在他家过夜打游戏。
母上打来电话,说之后一周你就待在这里吧,上面发的费用去掉税以后是609元,我大声抗议,她说原来看反了是906元。她还问我为什么不去考裁判证,我不是很懂。

科大

2021.9.18
在地铁站口,几个高中同学常规性地从左侧铁栏杆处翻出,我尝试翻进去的时候栏杆(椅子?)掉了下来,砸在一个同学身上,后尝试将它重新安好。
坐地铁到了科大,同学在站台接我,地铁口一出来就是他们的食堂。我用微信扫食堂大叔的二维码给他的饭卡充了钱,吃了些饭。随后他和另一个同学带我飞速穿过一些场所,来到小巧但设计精巧,有错落有致、仰角度数很大的阶梯阅读室、很有西式风格的图书馆,然后辗转直下,经过一些迂回让我赶紧去体验一下魔法厕所。绿色的怪物在后面追赶,厕所里许多人堵在魔法通道门口,在我躲进隔壁包间时怪物的手将我抓住,我挣脱出挤进通道口,白色的生物让我踩入蹲坑,不断地快速连续按下冲水键,随后真的被水流吸入,坐着水上滑梯到了另一个地方。虽然知道是演戏,但确实还挺逼真的。
在同学的宿舍,纠结是该回去做题还是逛一逛学校。学长拿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来送我。天色逐渐变暗,我打算回去,又开始墨迹地收拾起来。
我骑着共享单车寻找来时的地铁口(此时天色变为了白天),并用地图查看科大的全貌。学生宿舍有1-12栋,在西侧,东侧由北向南分布着1-6教学楼,东南端还有一处叫“美女”的公园。校园很有典雅的古风,我觉得在这里上学一定很有氛围。地铁站在东南侧,西侧,北侧各有一个,东南侧是来时的站台回去最近,xm却径直朝北方骑行而去。
回程的最后,坐上了一辆似乎是去各个学校唱歌汇演招募新人的社团车辆,一直在和一个女生聊天。每到一个学校以后都会上来很多人,最后车里挤满到驾驶座都坐不下了,司机就到车头前面的附加座位上面向着我们开车。

蓝衣

2021.8.23
无意进去了一个地方,19元尽量用一天。
蓝衣服的短发少女,或许容貌已经很久没有改变,一直告诉着我什么。
烦人的家伙来了,我大声呵斥他,又不出意外地有些后悔。

在梦里写了梦境记录,醒来的时候就忘掉大半了

近期

2021.8.15
某个任务被大多数人接受,还刻在了石头上,最后大家都一起坐在石头前,雨越下越大,我拍照留念。
车厢最后右侧的水流越来越大,我想用重物切断水流被阻止,最后列车还是成功驶回,我尝试在反馈系统里留言。傍晚进了学校大门,爸妈在等我。看到了以前短发的时候的愚蠢照片。某个瞬间拍了照,想和之前的照片一起发个朋友圈纪念一下,终归还是发不出来。

到一个班上去上课,为了能用粉笔写字,将大米撒在黑板上,旁边的男老师笑着说不用撒那么多,简单覆盖完就好。撒完以后不敢抬头看下面的学生,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讲什么。把U盘插入电脑调试课件,等待着老师们来救我。初中语文老师来了,果然不该我讲,我欣然下台。
和一个感觉很厉害的同学探讨老师留下的物理问题,我心里没底因为没有踏踏实实地学过,但似乎还能说出点东西出来。因为缺课有些知识很不熟,祈祷老师不要抽我起来回答问题...不就缺了一节课嘛怎么学了这么多东西。。
望着黑板上的公式暗自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一定要好好努力。23333

坐在最前排的自动化按摩椅上欣赏表演,同学们和吊丝配合得好好,场景的灯光效果和现代感都很棒,不过观众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是一种很自由又有点寂寞,想要寻找热闹但转头肯定又会怀念的感觉。

越来越懒了
还是会梦到那些熟悉的人

小猫

2021.5.30
今早的梦 还是想记一部分
终于决定养猫,挑了好久选好了一只,拿到的时候装在一个很小的包里,露出圆圆的小头。
和它(们?)一起坐车,它们真的很小很小,微小的小不点到处跳来跳去,我很开心。
突然它们都不见了,我想可能是跳到了某个角落,便在车的后排座里上下寻找,翻来翻去,无果。
最后我找到自己的袋子,里面装着充电器,因为不知道的原因散发着高温。小猫们在碰到充电器的瞬间被烧焦了,我仿佛看到了它们熄灭的那一瞬。
对不起
好想养猫

帽子

2021.4.7
我走在路上,她在我前面,戴着一顶酷酷的黑色棒球帽,上面印有白色的“M”字母。身旁好像还有另一个粉色的女孩,大抵来自于我的妄想。
她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她把黑色的帽子放在了垃圾桶上,白色的“M”正朝向我。我感到很有趣,便拾起了它。
然后我竟自己戴起了那顶帽子。我将帽舌朝前、又转向后,取下帽子,再次戴上,从斜上角观察着自己的模样。我的脚步在不觉间已经超过了她,还有她们。不知走了多久,我猛地在恍惚间惊觉,然后急忙取下帽子攥在手中,余光旁她与她的身影重叠,最后是她即将开口——我赶忙道歉,她的泪水仿佛已然落下。
我们走了一段路,她一定感到无比的失望。她流着泪向我说些什么,我郑重地听着,最后竟也流了泪。我暗暗下定决心说出真实的想法,她的脚步逐渐加快,我找住机会开口:
“我确实不喜欢你,但我也确实觉得你很漂亮,像我会觉得很多女生都很漂亮但我并不喜欢她们一样。你从我身边走过,你很漂亮,那顶帽子也很漂亮,你把它丢下了,它就在那顶上看着我。我觉得很有趣,就将它捡起。就将它戴上。仅此而已,真的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我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她好像有些释怀。在玻璃屏前,我问了一些我一直想问的问题,她也推荐了一些。当聊到我是从垃圾桶顶捡起帽子的时候,她惊异道帽子竟然没有掉进桶里,她以外我是从垃圾中将帽子翻出——旋即捧腹大笑。聊天到最后,如往常一般,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还没有被解决。我回头望去,相当一批同学已经聚在门禁前,谈话的空间马上将荡然无存。我不想再在聊天软件上向她道歉,再说第一条消息就是如此内容想必也很奇怪。
于是我决定开口:“最后还是想给你道个歉...”

醒了。
帽子早已消失不见,或是早已脱离了视线范围。
还是没有抓住某些事物,尤其是那些面孔、片段和情感。
嘛,不过一直这样。

遗失

2021.3.4
好多好多梦,醒来以后都已经忘了大半了

母亲其实没有住院,小小的谎言考验什么也好都无所谓。
宿舍搬到了一个颇有古街气息的院子里,大家在这里排练毕业表演,明天应该就是毕业典礼了。我一如既往地将自己的事情拖到了最后,估计了时间可能不足了以后,发消息说我的节目就算了吧。他很轻松地答应了,说只要我把毕业视频做好就行。
哦,还有视频没做啊。我把素材丢在文件夹里以后就忘掉了。
我还想找同学出去玩,可是母亲说凌晨五点左右就会走。
我连忙打开几个素材想把视频做完,但依然依然在看着素材无从下手中让世界流逝。她还传来几个样板视频,说它们都做得好好。毕业典礼是不是在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就开始了呢?还是会稍微更晚一点呢?我又一如既往地感到焦虑。
我又有可能做不完了。

梦醒了,还在想着毕业的时候的事情呢。

恶化

2021.1.19
她很开朗,声音很好听,和她相处很自然。
她说:“哦差点忘了,我们俩还没有拍照呢。”我也正有此意,但觉得今天的衣服并不好看,后来意识到其实也还不错。
我们把脸贴在一起,又倒在床上,寻找着合适的姿势。我问她想拍几张,她说一张就够了。
xm教我在钢琴旁吹口琴,我吹出了音,觉得不必再继续。
录了一段视频,我说我怎么这么凶啊。
在完成了什么任务以后,我打开了群聊语音。她第一个进来,轻声说着什么,我也轻声回应。

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
她不过是一串点阵,几段视频
不过我向来如此
不过如此而已

随记

2020.12.5
她看起来很喜欢我,我也不讨厌她。她在拍照的时候主动找我牵手,我便牵了,大概高调地摆在胸前往上的空间里,显示出我并非真的在意。之后和她在小道上漫步,两边树上的花似乎都凋谢了,想起了大概是另一层想象里的小道,也想起了过去的人。我并未能找到一个具体的她的意象,但这种感觉似乎很熟悉、很怀念。

仿佛是用用wbh的qq给cjf发了消息,想要听胖子的密码却总是记不住,开头是什么什么县令。用什么方法打开了好友互动以后,街道旁住房下会打开一个联通楼上房间的小门。小门进去是一楼主楼梯的背后,上半层可以看到很多坐楼道里的大爷大妈。

一个只有播音员和小车记者两个人在工作的公司,隔壁女孩拖到一式的艰难取胜让大家惊讶,以及在每个场景里似乎都能见到的远处的游乐场。

脑颤

2020.10
之前有些有意思的梦没有及时记下来基本已经忘了,刚刚突然想到了一个

在宿舍的桌旁,不知为何大脑又开始剧烈颤抖,全身仿佛丧失了所有的机能一般无法观察和行动,只能凭着感觉在黑暗中帮室友递东西。我想尽力掩盖自己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的事实,不过我也意识到自己正站在狭小的宿舍过道上,并且室友似乎有求于我,所以我也只能希望他们认为我只是很累而已。

对这种状态的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描述是,像是被高速的足球正中脑门以后短暂的视野黑暗和精神恍惚,不过相较于这种恍惚,还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大脑的颤抖和嗡嗡声。

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一时间还有点分不清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后来想想如果是现实就太魔幻了,姑且就认为是梦吧。

more »谁在关注 白鸦

more »白鸦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