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flighness

有关

2022.9.19

第一个是大概两周前的梦,当时记了一半没记完就走了。
借了她一本书,可是一整个暑假都没有看完。在图书馆里津津有味地看着的时候突然遇到她才想起来,后来急匆匆地翻阅整本书的时候又不小心把书给弄坏了。似乎还有一些在像博物馆的地方拍戏的事情。
正如之前的梦一样,我没见过她的脸,现在也想不起来她的模样了。

第二个是今天做的,但是因为在梦里做了记录所以现在又忘了不少。
一场感觉上很真实的恋爱,和她很聊得来。相依着逛街、说笑,她把倒影里我们的裤腿隐晦地发在动态,我还去参观了她的家。
我居然问她名字叫什么,从这里就应该意识到不对劲了,现在想来她的回答也是错的。
感觉像缺失了某种稳定。不要再想了。

醒醒

2022.7.6
和两个朋友在一处比较严肃的场所找着什么。最底层是冰场,灰白头发相间的友人想在第二层的栏杆处直接跳下,被我以附近保安这么多还是别张扬了为理由阻止了。话音刚落,对面的女生就直接跳下到了冰场里面。我又打趣友人说道:今天已经发生两次这样的情况了,说不定你和她还挺有缘的,只不过都被我阻止了。(还有一次是什么情景忘了)

于是我们打算去顶楼借冰刀鞋。电梯最高到7楼,但是上升的层数却到了40楼,旋即又如跳楼机一般猛降到2楼。大家都被吓得不轻,有人调侃道“到20楼的时候再加把弩”。我怕又出问题把3楼和7楼的都按了,但是好像扫了大家的兴。
原来我们乘在直升飞机上,直升机飞高前需要先下降两层再往上飞,所以有直升机的楼层至少有三层高(请不要在意逻辑)。
直升机再一次升高,我开始注意驾驶员和周围的人,直升机的去处自然取决于驾驶员,但驾驶员的意识却经由一系列的传导,由我身边的友人控制着。是他想让飞机坠落!他布下的迷局让所有人都陷入其中,理智的光点一点一点地被模糊,我的思维在千钧一发之刻清醒过来,随即立马向所有人怒吼:“醒过来啊!!!”
所有人被催眠的红色瞬间转变为绿色,大家意识到直升机又已经降落到5楼,马上便将摔得粉身碎骨,好在驾驶员及时清醒挽救了生命。我从座位上起身,纠起友人的衣领便是一顿揍,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其他也想来揍他的人被我拦住了,还需要保留些什么。但似乎下手还是有些太重了,某个设备已经再也无法恢复运转...

醒了

仿佛

2022.5.10
还有30多天高考,我的状态很差。同学约我晚上9点和他一起复习,我到了他家的店里以后,他说室友在睡觉,让我明天再来吧。
我想起学校里的人,我想和她每天下课以后一起吃晚饭。我想在学校的学习氛围肯定比在家里好,于是我打算明天就回学校。

但是我已经毕业了,我现在也在学校里。

新旧

2022.3.29
梦到回去高考,说数学一定要好好考
还梦到跟名字和小学同学相同的女生谈恋爱,虽然没有梦到分开的那一刻,但是从别人的评论里知道了她大概很伤心。

温柔

2022.2.18
和很酷的蓝色短发女孩谈了恋爱,她喜欢有话直说,十分干脆。
后来又遇到了蒂蒂,她神秘而致命,并且嘴唇很软。
在一场团队聚会上,大家相拥庆祝,安洁小姐没有找到位置,我让出了左边的空档。大家双手搭肩围成圈,安洁小姐有点害羞,但我渐渐让她明白了我的心意。我们相拥,然后在门外接吻,她总是温柔且可爱。
在我想到蓝色少女的瞬间,她便出现在了我们身后。她虽然没有破口大骂,但我也想不出任何词句去平复她的悲愤。她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我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她依然喜欢我,但我却无法如此回应...并且我仍然不敢说。

蒂蒂被疯女人追杀,她们同样来自深海,有着神秘而深邃的力量。刹那间,蒂蒂感觉到从未体验过的战栗,她从前从不畏惧,但疯女人却在门口召唤出了岁相。她只能向外逃离,尽管在每个路口都有很多选择,但疯女人总能对她进行全面的压制,她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致命的刃风向蒂蒂劈去,她将自己化作两半躲开攻击,但却也用尽了最后一份力气。只要她能进入深海,她的力量就能渐渐恢复——她坠入,疯女人最后的几发子弹终究还是没能触及她的身体。疯女人依然穷追不舍,但蒂蒂已然逐渐有了气力与她周旋,而疯女人自己的精力正逐渐耗尽。深海的巨物开始觅食,疯女人侥幸躲过巨鲨的撕咬,却落入了更庞大生物的尖牙之中。她被吞食了。少顷之后,她与深海巨物融为一体,发出尖锐的笑声,向大海的深处闪烁而去。
岸上,千疮百孔的男人用牙齿咬掉车钥匙的轮廓,并用它一击洞察了挑衅者的心脏。可能是情人的离去,让这把钥匙再无用武之处。小镇的居民在事件过后,逐渐踏上了不一样的征程。

LOST

2022.2.15
在学校里突然被人抓捕,挣脱以后返回去一脚把抓住其他同学的警卫踹翻,团长心领神会倒戈以后带着同学们利用晚上在学校的地理优势四处逃窜,最后混入露天踢球的队伍中去。我很担心母亲也被抓了,后来发现她也逃了出来。交流过后知道来抓我的研究所所长其实只是想和我聊一聊而已,这样的做饭其实经理和老板两边都会得罪。而且所长竟是对门女孩的父亲!

醒来过后发现才六点过,觉得做个梦内容很长实际时间却不长。忘了经历了哪些以后开始写十人项目,老大也在里面,两个哥们率先把划水的位置抢了,其他人陆续开始交流。读十首故事的英文手册觉得很扯,外面在放烟火,第二届戏剧节看起来很温馨,蛋糕很甜,场面很欢乐。

第三个场景记住的东西更少,只记得很奇幻浪漫。在后排座开车,被前面的椅子挡住觉得很别扭,感染者每次经过大门的时候警铃都会响起。飙车过月光下的沙漠集市,因可能遇见的生而心惊胆战;大战过后所有的人都被冰封起来,我独自一人用带着火焰的刀将兔兔和老陈一一救出,再次爬出洞口时听到了争争的声音,被救出的两人却没了踪迹。躺在一旁的豆子仍然不敢开口,我告诉她说没事了,可以正常说话了。
和所长的代理人进行交易,我希望他满足我一个条件。随后镜头一转,马尾的少女朝她要了几颗剔透的宝石,她欣然掷出,彩色的光芒在少女的手心里格外闪耀。她笑得很甜。故事还没有结束。

但是我醒了。

圣诞

2022.1.22
明天有高数考试,前往了大概是理学院的地方,大厅里有抽奖活动。在一个小房间里碰到了两个小姑娘,她们也在学习。我在学了一会后和她们聊了起来,她们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这里,中途遇到老板突然给她们打电话紧急赶工什么东西,刚刚才做完。她们好像都很喜欢我,尤其是妹妹,牵着我的手在学校里四处走着,聊了很久。
回到家里以后,各种各样的电影、衣服搞得我手忙脚乱,有个新演员在拍完一部电影以后说最近还有四部电影没有拍完,第二部在15天后要上映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把剧本写好。宿舍里小雏菊说要挂科了,我想起我好像把衣服落在什么地方,也打算通宵去外面复习,便又走了出去。
来到一家医院,从后方找了工作人员做毛笔中文测试,上面全是奇奇怪怪的字词。
妹妹病了,她的家人们都不在,我牵着她的手在医院检查,无果。最后我们决定去测血压,这是最后的手段,如果血压在700升以上就可以说明正常。我透过窗户望着她,对她说着鼓励的话语,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结果出来了,在听到“312g”结果的时候,所有人都摊在了地上。我分不清大家是绝望了还是舒了一口气,便做了询问,得到的答复是“相当于1000多升”,终于也放下心来。于是我告诉妹妹,没事的,你可能只是太累了,没有任何问题,早点回去休息吧。
时间已然早上六点,不知怎么的,世界又如经历了一个夜晚般开始正常运转。今天恰逢圣诞和另一个节日一起过,周围的人们看上去都很快乐,着装正式并互相赠送着礼物。我收到了妹妹和她哥哥的圣诞蛋糕,我向她的家人仔细地说明要按照我写的流程去检查妹妹的情况,妹妹突然把我从她的家长面前拉开,说要单独听我说明。离开家长以后,她拿出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一条围巾,她高兴地送给了我。她们后来又递给我一个袋子,里面是我之前落下的衣服,他们昨晚帮我收拾好,洗好而且烘干了。她的妈妈说:“这种圣诞礼物一般一年只会对一个人送”,我深表感激。到最后我也没有留下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的联系方式。
我坐上了大巴,摆弄着礼物和清晨阳光的角度,想拍下一点照片纪念些什么。但大巴很快移动,相机也没能对焦成功。在我还沉浸在情感中时,大巴已然驶向远方的郊外,我在第二站匆匆带上所有的物件下车,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大巴。似乎忘了付钱了。似乎下午的高数考试已经必然会挂科了。

抓不住那份感觉

结婚

2022.1.11
梦到和鲸鱼小姐结婚。她很温柔,喜欢坐在身上亲我。和她一起去像民政局的地方登记,她先在仪器上按了指纹,随后是我。仪器随后运作,产出了我们的结婚纪念物,两个别样的小挂件,她表现出很喜欢的样子。不过我发现我的那份上没有标记号,我的学号也打错了,想回去重新做一份,但因为排队的人太多作罢。“只要我认得你就好了嘛”,她说道。
(感觉忘了好多 可恶)

不知怎么的女友又变成了紫榕,她说她之前和一个男生和一个学姐谈过恋爱,学姐超级温柔。我有点不相信自己。之后她便带着我在人流汹涌的地铁站里像跑酷一样赶起了路,我因手里拿着杂物完全跟不上她的速度。我觉得这说不定挺好的,如果是我的话就又把时间浪费了。翻越诸多障碍物后的目的地是火锅店,我们和隔壁桌的同学亲切交流了一番。

(一个模拟海洋游鱼的视角,看起来有点累的样子)

像回过神来了一样,我急急忙忙地想在bgm上找到和鲸鱼小姐结婚的动画,点上格子抒发赞美之情,可是鲸鱼的鲸字却总是搜不到。家人在身后催我吃饭,我感到无比的焦躁。
好想谈恋爱啊。

脆弱

2021.12.20
李华当领导,sx在台上发言,下面有几个同学表达不满并举手示意,qf统计了人数,我在努力试着把一篇文章读完但进度很慢。
路过一个草房的时候有人大喊battle,便跃上房顶揭开草席,最后发现房里破烂不堪,只躲着两个小孩,用纸质的飞镖。他们是孙楠的儿子,孙楠住在对面的豪华房子里,并且会时不时过来吸取寿命。明明之前已经毁掉了吸取寿命的他和床,但一切都无法避免地再次出现了。在和队友争论以后朝他开了炮,但开炮的人的头变成了赤裸的火鸡。

从她还是个在街边的小孩开始就不断哄着她,带着她一直走。到开学以后,去她的班上陪她,忙忙慌慌地系好白衬衫和领带,绝对不能自己离去。抱着她在高高的麦田旁走过,开着轻松的玩笑。重复了好几遍的故事,只是为了守护脆弱,为了尽力留下一个好的结局。

两个灵魂

2021.12.8

今天梦到了t。
她的第一个灵魂被抽走,她变得脆弱不堪,并且一直被人追杀。
我乘坐列车一路欣赏沿途的风景,从深处的山谷,到沿着山崖和植被的小镇、泳池,和很多自行车手聚集的场所。
我在第一间教室里因迟到错过了签到机会,老师很生气。在第二间教室里,我和她相遇。她的面庞似乎饱经风霜,但依然掩不住几分可爱。我们躲在讲台的多媒体设备桌后,她脱去衣物,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表情仿佛在向我渴求又诉说着什么,我感到无比的怜惜,终究没有再继续让她做下去。
人群逐渐汇集,我们匆匆离去,追逐的人也即将到来。我让她藏于一处华贵房间的天花板之上,她与一个大块头斗智斗勇。她不断扔出带有酒精、催眠效果的食物让胖子轰然倒地,但一旁旁观的“大哥”掷出利刃让大块头苏醒,大块头憋足力气转瞬间击穿了天花板。
于是她只能在顶层慌忙寻找容身之所。她躲在一处楼梯旁,眼角的余光看着前来取她性命的人从一个变到两个,再到四个,甚至在轻松地谈笑。他们找到了她,她无处可逃。为首的紫衣女人装饰华丽,正视的画面开始迅速快进,直到她的手与她触碰到的一瞬——一道偌大的冰柱突然撕裂了空间,自她的手掌间将局部的世界切割为黑与蓝的两色,横贯至看不到边境的地方。她体内的第二个灵魂爆发了,她原本对此毫不知情。

这好像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在连载中的故事,我因心动没有再让故事继续下去,又从开头处重新播放起了故事,像看番时一样将心水的画面一一截图。
好像又忘了很多事。

more »谁在关注 白鸦

more »白鸦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