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flighness

诡谲

2020.4.7
我突然有了极寒的异能,来到学校冻坏了一盏灯,由于迟到没能进教室。本来打算将学校里的人都杀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之后和lht一起去一家日风的洗浴店,这家店只有一个池子并且一般只能容纳下两个人。这次已经有两个人先在里面了,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特别挤,挤的时候身上感觉黏黏糊糊的,他们还让lht卡位。
再之后我和同伴来到一处宅邸找两个人,我们在摸索中似乎学得了找寻灵光移动的能力,不过当恶魔在楼下的时候再也难以使用,哪怕同伴再次跳到污水里也无济于事。难以阻挡的恶魔以绝望的姿态席卷了宅邸和街道,我失去了一切,并在混乱中四处奔波。期间有人叫我带上两瓶酒逃跑。我找到了两瓶放在金丝箱中,外瓶细长,似乎有“金玉”之名的两瓶酒后,辗转到了一家规模巨大的女子洗浴店。
这家店里处处都是女性员工,阴暗而具有情调的灯光与鱼龙混杂的人流相互交织着。(这里有很多细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之后我在帮助下来到了天山,并在其上某处祭坛将两瓶酒藏了起来,然而之后我凭着记忆再来到祭坛处时,已经找不到酒了。某日我与同伴和老师傅登山,细数着脚下山脉的脉龄数据时,突然本来数亿的脉龄全都化为了零。有人开始惊呼“天要塌了”,老师傅也皱眉道“山脉已断”,话音未落时我们脚下巨大的天山脉络便四分五裂,高耸的岩层被截断出下方的天空,我猛然坠入...
在崎岖山路上行驶的车中,我用网易云的私信和某个网友聊着天。她说她是异地恋,我骗她说我也是,不过输入法总是输错字。后来她发来了她的照片,我和她在某个酒店的电梯前相遇了。她搔首弄姿,我却毫无反应。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去找了gj。在准备与她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条房间主人所属的走私团伙发来的短信,说警察已经开始四处搜查农药泥土了。房间里四处都是原主人吃剩的串串签让人很难办,在厕所浴缸旁放着两桶水泥一样的东西想必就是目标了。在企图整理无果以后,我想这事本来与我也没有关系,便打算逃离现场了。

学校的事

2020.4.4
和神情有点像wxy的lxr用平板通宵复习了一晚上,我还是心存芥蒂,感觉有些奇怪。她的平板是ipad2018,我的是air3,我们曾把ipad互相对在一起互联连接,找到某个角度以后就可以拍照了。(梦里其实大部分都是和lxr有关的,不过我想不起来细节了)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遇到了whh,然后太阳雨倾泻而下。中间雨停了一小会,之后又开始下起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去上学。进了门里以后,其他预料之中的人也都到了,第一位永远不会缺席,似乎是黄色的“觉醒”,我是最后一个红色的“勇敢”,我后面本来还有一位,但ta从来都没有来过。
我在小区里捡了个油桶,有开车过来的人就去招呼卖油,后来人多了我也不敢卖了,有人说旁边有个池塘里全是油。
之后从某个地下馆里出来以后碰到lx,听说xys和byq物理都没及格,我和lx都说物理有什么难的。不过我的化学一直不好,没有进过年级前100,lx说他也是,没进过全市前200。接着我们该去跑400米了,我到的比较晚,来的时候别人已经开始跑第二圈了。跑过第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左边有一群初中生在做体操,似乎还在进行电视直播。
在馆里同学和德国人拍照填zp素材,我发现有几个德国人的名字我已经忘了,之后我也和他们一起去拍照了。往外走的时候遇见了赵校问我现在的情况,我说最近学习还挺努力的。

2020.3.21 观星

天色阴沉下着小雨,地上十分泥泞,我和家人等着公交车,因为十分危险所以迟迟没有过马路上车。旁边有小孩在踢球。
我和朋友们出去旅游,我负责观星,如果火星的光不见了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毫无经验,只能对着杂志上的科普一点一点寻找。之后我发现lzx也在,她扎的马尾辫十分可爱,更关键的是她有便携望远镜和星体对照书,于是我便和她一起行动。借助她的帮助,我发现火星的光确实不见了。正当我开始焦虑时,lzx说:“可是连银河的光也不见了啊!”于是我们认定是观测的角度不对,便前往学校后侧观察。
到了后侧以后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我们又原路返回。回到草坪前的看台上时,看台前路灯的光开始不断闪烁,学校里的同学都在这彩排唱歌,lzx气得说灯闪得她快瞎了。我和jwx说“你猜猜这是谁”,他看到lzx也笑了,开始打闹起来。期间lzx好像闹了几次别扭,问我礼物的钱包还在不在。
在我和lzx返回的路上,我问她记不记得我们看火星的时候,火星在哪边。她想都没想就说在西北边。学校的正面在北边,火星的方向可能在西南边吧,我想。

2020.3.6

好像先梦到了gyt过生,不过我什么都没给她准备。后来学校组织到公园去玩,我本来和她一起走着,渐渐的就变成了我走在前面,尤其是到了老师们在的westpark的时候。后来听到hrx大喊“为什么有4个人都跟在后面!”
接着我发现自己好像可以通过像滑动鼠标滚轮的方式一样移动自己的位置,边走边用手指在空中假装滑滚轮可以加速走,站在原地把手指向远端,滑动一段时间后松开便可以瞬间移动到前方的位置,不过指向的地方如果有人就移动不了了。我向yqy演示了一遍,不过他好像始终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之后仿佛在一个试衣间全身裸体地醒来,我又试了一下滑滚轮,不过失败了。
在某个很像小时候住的小区的学校里,wd跟在我后面去食堂吃饭,路上看到了校长跑步。食堂大妈给我的盘子里盛了两种汤让我喝完才能盛饭。
老妈把我起床的衣服换成了某庆典的紫色灯罩?
跟同学走散以后,我到了一个黄土墙内的小店里,仿佛还过着几十年前的生活。店里的大妈始终不给我好脸色看,她拿着盆盛饭,加了很多菜,肉却很少。我拿出100来块钱,说钱绝对够,她态度逐渐好转,说“我本来也想像这样做饭啊”。买一套贵族的房子好像只要几百元,据说有某家的千金小姐每天花几十块做头发已经被认为奢侈得不行了。后来他们家让我帮忙算账,男主人问我1.3909要不要近似成1.4。
之后老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手机还回去了没有。

2020.3.5 彩六和学校

先是学校里跟zzy有关的事情
然后是彩六
接着是新的学校,在记录无聊的大学生活时到了数学老师讲课的场景,简单的微积分,老师写的4+2=6有人理解不了,老师又写了一遍,写成了4=6,大家都笑了。
后来老师改成了4-2=6,说这是贴片法,于是放了一个小视频,次方三角都结合了。
后桌的同学看不清黑板,另一个女老师从教室后面绕过来问他怎么办,我说有空去调下度数吧。我发现我也有点看不清了。接着老师凑了包括我在内三个人的眼镜叠在一起给他戴上了,他觉得很有趣想要四处炫耀。

2.21

昨天梦到了土味剑桥,和跳奇怪舞蹈的p大招生,我去调了装置
座位换到了离whh很近的位置,中间隔着lt
和whh一起玩某个游戏,我过了第一关记下47分,她却用不同的方式打出了我没遇到的情景,最后拿了一百零几分

早上梦到自己有了蛀牙,用手摸出两只虫并把黑色的部分拔了下来
中午梦到似乎没赶上在某个机构做题;
带zifan参观某个古迹,他手上的肌肉如同阿达玛;
万某邀请我去看似离北京近、实则离东北边的成都更近的某个小城,我妈驾车传授经验,行车路径十分诡异;
现实彩六找人被发现后疯狂潜水;
父亲除掉了某地的旧敌,遇到了“给贝壳”、“有味”等事,我们一家和胖子一家都在车里;
我到了某个地方做仆人,男主人不在的时候帮忙捡了他的衣服,接了几个电话说他不在,甚至还有(中式)英语聚会的邀请,后来有人告诉我下次有人给他打电话别接,并告诉我妈打左边。
似乎一直有某个女人的存在

2020.1.11 一场晚会

只想记住她亲了我一下
可惜果然还是个梦吗

2019.11.29 迟到

为了做晚宴的ppt,翘掉了上午的课宅在家里,在误以为是5:33分的10:33分发现有人用我的号玩lol并即将开始,阿姨一直缠着我问问题。在草草做完第一个主题后,在某个贯通性质的房间靠墙高台处发现了一张很窄的小床,床上的一头有金色的梅花和整齐叠好的丝绸被子,另一头有写着八字鎏金成语的纸。这两个成语皆是用来形容梅花,脑中有女声不断唱着这八个字。我常规性地想要垂直竖躺在床上,并构思着作文。这张纸由两张纸贴合而成,一张是较小的圆形,上附八字朝向我;另一张是较大的正方形,贴在圆形之后,背后印着宣传语朝向外端。
在美国生活的他起床后,认为我的设计少了很多细节并开始大笔墨的补充,我感到侥幸并窃喜。这时母亲也回来了,看见我面前尚未动笔的宣纸说道:“你应该先把它润湿”,不然下笔会很干,宣纸吸水后似干似湿。在看到我已经完成的作品时,我们诧异于其笔触的细腻,侧面看去千反田爱瑠的头发虽然很干,但似乎却很详尽。我调侃道这就是硬笔的好处。之后尝试将第一篇文稿换成毛笔字体,在文本两头加上code码以后实现了,但并不好看。

中午12:54分时我仍然在电脑桌前,我想可能今天来不及到学校交医保的资料了。给医务室的老师发个微信吧?或者今年就不交了似乎也行。班主任说报上医保可以在以后选择是否再报这家医院。晚上在食堂门口前碰到lx,对他说:“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晚宴的ppt也是我做的。”

喜欢标新立异的xjc联系他们班的人将许多小纸条倒贴在老师的秘密处,让那些大家似乎本来都知道的秘密公之于众。纸条上面还写满了数学草稿。纸间的粘合很粗糙,用手把胶撕开能看见字,xjc又是一副不满意而理直气壮的样子。

铅球

至今仍不知道该如何恰当地描述,也无法想象出具体画面的儿时的梦

巨大的铅球在来回摆动,一头是我,一头是面无表情的母亲。铅球最初摆动的幅度很小,每次在低点摆过草地时都会刮掉些许草末。记忆中铅球的摆动幅度会越来越大,内心的压抑感也越来越强,直到噩梦惊醒后恐惧到不敢再入睡,跑去找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