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

flighness

柜子

2020.7.8
连续两天梦见ckr了
先是和学弟学妹的交谈,学弟挺能说的
然后又和wd做了一个约定,接着是和xb他们玩游戏
高办钢琴的右侧,hjs立起了一个橡胶屋顶,我坐在二楼的边缘处,思考着上面的电路图

教室里许久没用的保险柜,我以为我把钥匙弄丢了,其实它根本没有上锁
于是我找到20号,时隔三年地再次打开我的柜子,里面竟堆积着许许多多的明信片和纸条。我感到很抱歉,然后警告zhc不要去乱说话。之前遗失的两块手表也在柜子里面。

2020.7.5

记得比较清楚的几个
似乎是考完试以后遇到了qxr,到了家里,让他下去等我,有一个和小胖他们相聚一起玩的计划,但好像其他人都并没有很想去。我打算换个衣服,不知怎么的换上了jk制服,但看了看自己的腿还是觉得太羞耻了,又打算换回原来的衣服。耽误了很多时间,qxr给我发消息说“能给我一点希望吗”,我也不太想去了。
吃了好几顿拉面还是没吃饱,我步行下满是车辆堵塞的隧道,想要寻找自家的车。后来到了一家自助餐厅,我说不如把51大洋给我我自己支配好了。
回到家里有一节大约1个小时的网课,和我一起上课的只有一个女生。我们不断的分享一些故事,不知不觉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7个多小时。后来又来了几个带着平板的老师,我感到很没趣味。

神秘

2020.6.24
我到了一个新的小区
可以记住的部分从和ws登上同一座电梯开始,我选了3楼,ws选了5楼。之后ty和另一个同学也上来了,他们没有带电梯卡,ws也没有,我笑了笑然后帮他们刷了卡。之后电梯径直到了7楼,没有在3楼和5楼停下来,我重新按了3楼的按钮,并一个人等着电梯下降。
电梯每下一层,就会有一根杠杆消失,让人感觉很僵硬。
仿佛是在另一个电梯里,我注意到在身后楼梯视线所能及的最后拐角处总有一个大叔注视着我,大概是怕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电梯每下一层,他都会在楼梯的拐角处现身。
(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在感到疲惫之后,我纵身跃进瓦罐似的细小的房间口,半身卡在入口处向下挣扎着进去,出门的邻居看见了我的举动,所幸我还是进去了。可是进门以后我的包又不见了,于是我只能再次出门到电梯口寻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泥罐里捞出书包,在拉出书包的瞬间,整个包如同四处都有漏口一般全部被泥沙填满了。往回走时似乎有人暗示我家门没有关,我想有人在20秒之内将我家完全打扫了一遍。家门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笑着说:“是不是在20秒之内完成的?”(书包,20秒和一些人的跳跃式重复,实在很难详细回忆起来了)
我终于明白:神秘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仅仅在于人是否相信。

家门口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人举着一个板子,似乎有求于我。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隐秘,便没有理睬他,关上了玻璃门。他在玻璃门外用口型对我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可能还是太过优柔,我下定决心不再理他。
房间里充了一整天的电脑电量依然只有75%,紫色充电线的端部热得发烫,原来我一直在用手机充电线给电脑充电。电脑网页还在给我推送什么婴儿纸尿裤的内容。有关这台电脑和这跟充电线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色调偏灰,有些不宜,有点孤独。

和似乎是有jmc的一些朋友干了什么事后在吧台吃饭,和lcy讨论某件事还转发错了游戏图片,在历史课上用桌上教材做试题之类的事情,应该都是在家旁边的学校里做的。
(中午不过睡了一个小时,却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表演

2020.6.23
之前有两个梦已经忘了
去看了两场演出或者演讲,都遇到了头像是抖抖的wx好友,其中有一个是zjl。
紫色的灯光,前排坐着许多红色衣服的人。
在第二场里,身边一个大概是绿色衣服的小孩好像在和我聊天,后来发现他大概还在上初中。我呼喊掉落的片状物有没有人需要,给了后面胖子蓝色的氨片。
记不太清了

学校的事

2020.6.9
下雨天竟然和xjx一起回家,他说要买20个蹦极塔
继续和gyt作着抗争
和jmc的妈妈聊天,谈到了rf和81信息中心
(十分现实的延续了)

5月

坐上有花池的香港酒店地下的地铁到了俄罗斯,却发现出了海关门就无法再回头,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后来在灰白色的俄罗斯不断地尝试着返回,记得有街道和巨大黑色工厂下逆行的车站。

考试只考了200多名,xjc竟然考到了10几名,前途一片迷茫。

在某个像电影院一样的地方,让sjq让出座位,我自说自话企图挑起和旁边那个熟悉但不认识的女生的共同话题。她果然问我问题了,但我仅仅说了一句话她就不见了,旁边的人换成了wxq。于是我又和wxq玩了起来。

记不太清了

5.11

做了三个梦,第一个好像某些部分和猴子有关,第二个记不太清了,第三个还记得一些:
到某个颇有异域风情、像城堡一样的地方去旅游,西南面都是海,北面是个有点像泰姬陵的地方,天清海蓝,风和日丽。中途遇到一个男子,我和母亲约好在北面的某个地方见面。我和该男子来到西南角,此处波涛汹涌,常有浪花溅起,向远望去,能看见青翠远山上的鹿群,我匆匆拍下照片。
后来又遇到一个男子,三个人分别通往公共澡堂回转楼梯上的不同通道去洗澡,原因是每个通道可能都会有人。我将包挂在了转角处。洗澡的地方水龙头处有很多选项,类似“想交友”“找朋友”这样的。往回走的路上,发现fsy帮我提着包,不知道从哪响起了歌声。我如往常一样轻轻说了声谢谢。
同学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满怀激动,说那可是他们的王。

植物

2020.4.10
从一株小植物开始养起,红楼梦,玻璃房,未来气息的建筑
大姐的儿子疯魔被抓,二姐的植物园是武汉政府。不喜欢副官做的高空装饰
新中国成立100周年,chairmanmao的题字中新的女字写法
Seegros西贵公司

诡谲

2020.4.7
我突然有了极寒的异能,来到学校冻坏了一盏灯,由于迟到没能进教室。本来打算将学校里的人都杀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之后和lht一起去一家日风的洗浴店,这家店只有一个池子并且一般只能容纳下两个人。这次已经有两个人先在里面了,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特别挤,挤的时候身上感觉黏黏糊糊的,他们还让lht卡位。
再之后我和同伴来到一处宅邸找两个人,我们在摸索中似乎学得了找寻灵光移动的能力,不过当恶魔在楼下的时候再也难以使用,哪怕同伴再次跳到污水里也无济于事。难以阻挡的恶魔以绝望的姿态席卷了宅邸和街道,我失去了一切,并在混乱中四处奔波。期间有人叫我带上两瓶酒逃跑。我找到了两瓶放在金丝箱中,外瓶细长,似乎有“金玉”之名的两瓶酒后,辗转到了一家规模巨大的女子洗浴店。
这家店里处处都是女性员工,阴暗而具有情调的灯光与鱼龙混杂的人流相互交织着。(这里有很多细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之后我在帮助下来到了天山,并在其上某处祭坛将两瓶酒藏了起来,然而之后我凭着记忆再来到祭坛处时,已经找不到酒了。某日我与同伴和老师傅登山,细数着脚下山脉的脉龄数据时,突然本来数亿的脉龄全都化为了零。有人开始惊呼“天要塌了”,老师傅也皱眉道“山脉已断”,话音未落时我们脚下巨大的天山脉络便四分五裂,高耸的岩层被截断出下方的天空,我猛然坠入...
在崎岖山路上行驶的车中,我用网易云的私信和某个网友聊着天。她说她是异地恋,我骗她说我也是,不过输入法总是输错字。后来她发来了她的照片,我和她在某个酒店的电梯前相遇了。她搔首弄姿,我却毫无反应。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去找了gj。在准备与她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条房间主人所属的走私团伙发来的短信,说警察已经开始四处搜查农药泥土了。房间里四处都是原主人吃剩的串串签让人很难办,在厕所浴缸旁放着两桶水泥一样的东西想必就是目标了。在企图整理无果以后,我想这事本来与我也没有关系,便打算逃离现场了。

学校的事

2020.4.4
和神情有点像wxy的lxr用平板通宵复习了一晚上,我还是心存芥蒂,感觉有些奇怪。她的平板是ipad2018,我的是air3,我们曾把ipad互相对在一起互联连接,找到某个角度以后就可以拍照了。(梦里其实大部分都是和lxr有关的,不过我想不起来细节了)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遇到了whh,然后太阳雨倾泻而下。中间雨停了一小会,之后又开始下起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去上学。进了门里以后,其他预料之中的人也都到了,第一位永远不会缺席,似乎是黄色的“觉醒”,我是最后一个红色的“勇敢”,我后面本来还有一位,但ta从来都没有来过。
我在小区里捡了个油桶,有开车过来的人就去招呼卖油,后来人多了我也不敢卖了,有人说旁边有个池塘里全是油。
之后从某个地下馆里出来以后碰到lx,听说xys和byq物理都没及格,我和lx都说物理有什么难的。不过我的化学一直不好,没有进过年级前100,lx说他也是,没进过全市前200。接着我们该去跑400米了,我到的比较晚,来的时候别人已经开始跑第二圈了。跑过第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左边有一群初中生在做体操,似乎还在进行电视直播。
在馆里同学和德国人拍照填zp素材,我发现有几个德国人的名字我已经忘了,之后我也和他们一起去拍照了。往外走的时候遇见了赵校问我现在的情况,我说最近学习还挺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