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奇幻的采访

梦到自己是一个记者,采访一位外国人【日本/英语系?】如何学习中文。

不过奇怪的是自己好像老师一样告诉他今天看一篇关于「???」的文章(类英语阅读一样),明天看一篇「军队的坦克」是学不会的,因为没有对话(连贯的内容?),所以告诉他(她)要从一整本书开始。

身后就是书架,书架很多,有不止10排的样子。最前面的书架基本是空的,最下层放着几本中文和日文的书。一本封面写着「凉宫春日 「2月7(?)日刊〕」【日文/英文?】,另一本是中文的「???」。

貌似晚上23:40就会断电,而且还能看到一个网速监控器(脑补?),看到曲线逐渐收敛就知道要断电了,于是就停电了....bgm38

睡觉之前说晚安,结果发现他们(为什么是两个人?)房间里面有巨大的蜘蛛网,于是被要求拿「??」弄下来,还有后续???

然后就醒了,后续忘掉了0.0
不过那几本书的cover可以说梦里面看得非常非常非常清楚,可惜也忘了,只记得那本「凉宫」是白色的cover,手绘未上色的感觉(Sai半成品吧)
感觉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十分真实但又荒诞,现场感很重,虽然现在细节都忘的差不多了XD

啊,早安...大家

不过至于学习英语这事,果然是每天过700个考研单词的反作用(高中生)....泪
or
不过至于学习日语这事,果然是每天过1个假名,几年却都没记住的反作用(最近到最后一行了...咦?)....泪

又很長……

PART 1

一開始是在類似我小學的地方,我收到了一個親戚寫的一套書,分五六冊,是分別介紹一些國家和地區的風土人情然後人生感悟的
拿到書之後很興奮遍隨手翻開西歐的那本開始看

當時學校好像有人從高層掉了什麽東西下去,操場上有很多瓷片,於是各個班都派人下去打掃
我們班主任叫我和男班長一起下去,於是我和男班先上樓拿掃把什麽的,一路我還拿著那本講西歐的書,隨手翻開中間一頁,看到一段話大概是說,不要害怕惹出事,凡是多叫點人幫忙總是好的

於是我就跟男班說我們要不要叫多幾個人下去幫忙,男班說既然老師只叫我們倆去那我們倆去就行了
後來我又重複問了幾次,他很不耐煩地否決了幾次

最後到操場,然後忘記了中間這一段發生了什麽,最後好像有人闖了什麽禍,校長過來巡視,大家都站好準備受訓
校長過來之後看到我還帶著一大堆書,先是懷疑是不是小人書漫畫之類的,拿到之後貌似因為我在那一頁夾過一下還是怎么的,校長也一翻就翻到那一頁,看到那句話,於是對我連連稱贊,說本來就應該叫多些人來幫忙的,blablabla......

但是當時卻心情不是很好受……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


後來場景變化,我在一座荒山上不知道是用麻痹的探測儀在挖東西還是在干什麽,總之是在找東西

然後不記得是怎樣掉出了一個“棕狐貍尾巴毛”的道具,和貓鼬毛模型一模一樣,我還沒撿起來,就自動使用在了我身上
我馬上走路慢了很多很多,并且畫面上方出現白色的大字,寫著“SAT模擬題”之類的

於是白字開始不斷變成各種各樣的題目,都是中文,常識題為主,我驚慌失措地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最後只好在對話欄打字,好像還真是這么回答的……

過了一陣問答結束了,我又繼續在山上找東西……

------------------------------------------------------------------------------------

PART 2

這才是正片……
此時我本人還在山上找東西,接下來的人物都不是我……


是說在一個小鎮上有一對夫妻在很多年前被人殺害,幼女僅存(感覺有點像哈利波特
女兒後來就被帶離了小鎮還是怎么樣,總之當年他們住的房子一直都是空置,所以在鎮上有關於那棟房子的靈異傳聞

鎮上因為十幾年前發生過一場慘案(在兩夫婦被殺之後),但是没有人知道惨案的过程,所以傳言變成了那期慘案和這個不詳的房子有關,最終變成慘案的兇手是當年幸存下來的女兒……

N年後當年幸存下來的少女已經成為很厲害的女俠,只記得身穿一身白色……好像是幻想化后的漢服……反正臉啊衣服啊印象都不是很深刻……

少女和一個青年在一起,青年的外貌就更沒印象了,反正是風流倜儻以一敵百的高帥富錯不不到哪去……
青年決心要查出當年慘案真相以還少女清白,於是和少女潛入了那棟房子

那棟房子有三道門……玻璃門鐵閘門木門(貌似),進去之後是個不小的玄關,然後上兩節樓梯是客廳
進屋之後青年打開了玄關的電燈,然後往大廳去
此時住在這棟屋子對面的一個男人(好像樵夫,只穿著褲子皮膚黝黑,大叔)正好回家(此時天色已晚)

本來老房子裡面有燈光應該引起注意的,但是那個男人并沒有發現
少女因為看到高帥富往裡走,爲了不引起外面的注意,拉上了紗簾并關掉了玄關的燈
但是卻因為突然關了燈,反而被外面的男人發現了老房子的異樣

少女問高帥富怎么辦,然後忘記高帥富說了什麽,總之兩人繼續走進屋內
後來有一段不是很記得(貌似鏡頭轉去了在荒山找東西的我……似乎就在這個鎮子附近||||)

然後高帥富在一間小黑屋里用什麽魔法來讓(大概只有粘土人大的)手辦模型來重現當年慘案的情景,中間失敗了很多次,出現無數根本聯繫不起來的回憶碎片,終於成功了……下面只說正版故事……

話說那些手辦傳的都是麻痹裡面的衣服,最記得有一個長得很像博麗靈夢的穿著紅黑愛麗絲蹲在角落燒坩堝………………

於是當年的慘案……

是說一名穿淡黃色衣服少女(不是女主)在村子里跟路上一個小女孩打聽了一個少年的去向,被告知少年在某某路上
於是少女便一路輕功飛檐走壁來到那條路,此時已經天黑,路上沒有半個人影

少女正在納悶四處張望的時候,從背後傳來一陣轟隆聲,兩名少女(反正不是女主就對了)駕著一個奇怪的坐騎像黃衣服少女沖來,有點類似戰車,但是沒有拉車的動物……

來到黃衣少女面前后,突然從戰車里出來很多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反正是生物,包圍了黃衣少女

好像因為戰車少女們知道黃衣少女要殺某個少年所以故意設計……後來少年也出現了,在路的另一個方向,前後包抄黃衣少女

最後大概是一片廝殺,黃衣少女和少年都死了,戰車少女兩名不是很記得有沒有死,反正是不在了……


女主和高帥富看完之後,老房子外聚集了很多居民要他們出去(接受處罰之類的)
於是高帥富帶著女主從另一頭溜了出去,但是那個樵夫追了上來,後來他們來到鎮子邊的山林開始戰鬥……

樵夫其實是個什麽仙人偽裝的,跟高帥富打得不相上下,於是女主上前來幫忙
話說他們是在空中戰鬥……

女主的招式是空手發水炮(………………)

總之打了很久,最後樵夫好像領悟到了什麽,也差不多輸了,就停戰了
這裡又忘記了好多,總之最後村民們理解了女主和高帥富

戰鬥完女主和高帥富回到那棟房子,然後想以身相許
但是女主家裡好像是什麽什麽很厲害的家族,歷代都是男方入贅,家裡有一個水池(水泥鋪白磚的洗手池樣子而已一點不浪漫),裡面有一個什麽寶物,男方入贅后女方便可以得到那個寶物,以獲天地之神力,揚先祖之明德(大概這種感覺……)

但是高帥富也是家裡N代單傳,絕不允許入贅神馬神馬的……(即便他自己无所谓)……
於是最後女主決定犧牲小我,嫁給高帥富,并破壞了那個水池里的寶物(好像就是放水,然後那個寶物就被吸進了下水道……|||)

so~雖然還沒結婚,女主和高帥富便重新踏上了旅程……

從房子出來,他們走出鎮子,在鎮子口那個樵夫和他的一個弟子歡送女主和高帥富出鎮

出去之後是一路往山上走,與其說是山不如說是一條很長很長很長直通雲霄的斜坡,女主和高帥富要去斜坡的最頂端(也許是要去戰勝大魔王……)

斜坡……像是水泥路,路邊是一條很長很長的中式建筑的走廊,走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廟,都是不同村莊的,別的村莊好像都知道了女主和高帥富,也都很開心地來歡送他們……

於是他倆很開心地走過了幾個廟,從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男主身邊多了一個女人(小三無誤)……

直到來到一座叫“天地神廟”的地方,因為每逢有廟他們都要進去一拜,於是這次也不例外,但是拜完出來好像有什麽地方不妥,此處的居民們也沒有歡迎他們,相反卻帶有敵意……

女主也因為小三的出現很不高興,出言諷刺小三功夫不好,學藝雜而不精,高帥富便叫女主別這樣

女主一扭頭“哼~我可是無論在哪個門派都是絕頂高手的~”
高帥富“好了好了你是見到誰都想開戰……”

然後俺就跟自己說已經睡太久了就算在想繼續看下去也不行了……所以依依不捨地醒了…………

(太長了啊!!)

120320军师

  玩了这么多天游戏终于在梦里有了既视感……梦里的我是个军师,手里还一直抱着一本书……当然啦不是预言书兵法书,而是用几乎没人能看懂的符号记载着一处宝藏的位置。虽说是军师,但是我所在的世界根本没有战争,于是我处于常年失业状态,就把全部精力投入破译书上的符号里。
  我的家族四世同堂地住在一栋大别墅里,有如混世魔王的小侄子和小妹妹每次看到我都要抢我手里的书,抢去看不懂就要撕。我忍无可忍,抢回书冲出家门在城市里游荡……然后闹钟响了……

120221书

  忘掉了很多详细的东西,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一本书,很大很厚,页数不可数。世界上所有的小说都能在这本书上被找到,还按照文章属性分出了各个章节,光目录就多得我都没翻完……留下最后印象的是一页穿越分类下宫廷争斗的部分……我一边看一边点头“我上次扫文就是照着这目录扒的”。
  实际上这个梦很有可能是现实与小说世界具现的交替进行……很有料的……可惜被我忘了……梦里除了我还有个妹子的另一条主线,详细情况都记不得了(。

120206

  女主的母亲很久之前就去世了,文采斐然的父亲因此几十年来不停地创作各种诗词文章悼亡,最后集结成书。成书那天父亲带着女主搬离老家住去邻国,因为人生地不熟雇了个当地女人当侍女帮忙照顾女儿顺便管家,可没过多久这侍女成了他的人生第二春……
  女主不理解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浓烈的感情说淡就淡了,当真只闻新人笑不问故人哭吗?就离家出走,托主角惹事体质的福,这一跑就卷入了这个国家的即位风波……应该继承王位的王女被阴谋陷害,不得不带着骑士逃出王城,路上刚好碰上女主。
  女主一问情况,你是有家归不得,我是有家不想回,顿起惺惺相惜之心(哪里不对!),就决定帮王女回到御座上。而这时女主的父亲在家对着那本悼亡书,想着下落不明的女儿,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然后我醒了。其实大叔你没错啊不过是你女儿中二了(。
  顺带一提这个梦的背景设定大概是跟昨晚没看完的电影有关?

111227

  在梦里跟父上母上一起去姨家,但是不是往东走而是往南。 在路上看见一家作坊式的音像制品生产销售点,于是突发奇想说我们给小妹妹买套喜羊羊与灰太狼吧,就进去问店主有没有货。店主懒洋洋地说有,在尘土飞扬的杂物堆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破旧盒子。
  我接到手里一看,哇唬还是精装版喜羊羊与灰太狼DVD礼盒!还随机送一本同系列小画书!打开盒子随手放到旁边脱下来的大衣上,我拎起那本书翻看,虽然盒子挺旧但书还算新嘛,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翻到封底立即傻眼……封底上有两个邮票大小的洞!洞里面还有白白的线一样的小虫在蠕动!
  再一看大衣,上面也有那种小虫子在爬,大概是从盒子里爬上去的。我赶紧去找店主理论,店主斜了我一眼说这样的老古董,只长点虫子还算不错了,要买买不买滚。我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光我的空间方向认知出现了差错,错得更大的竟然是时间。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父上母上,甚至是后面出来接我们的姨,在这不知道推后了几个十年的时间线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简直像是被时光遗忘了一样。我扔下书和盒子,两个指头拎起大衣就往外跑。父上和母上已经不见踪影,我飞奔到一个大湖岸边,看见姨站在那里等我,她来拉我的手,说走吧,过湖。
  梦里的时间点刚好也是冬季,湖面上结着厚厚的冰,姨拉着我的手踩着冰就上了湖。这时候我的记忆好像突然复苏,就笑着对姨说,我还记得夏天的时候过来,涉水好麻烦,冬天结冰真是太方便了。但是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放轻步子就怕自己的体重把冰面压裂……
  过了湖,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向湖边那处带着大花园的小楼走去。小楼虽小却有很大的楼梯间,不是普通住宅或者消防通道的那种单向螺旋形,而是学校教学楼那种由两边到中间再到两边的大楼梯。于是我很死蠢地在上面转了个圈,好不容易上了二楼,才意识到姨家在一楼……
  敲门进去跟已经在那坐着的父上母上和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把大衣往水盆里一扔,我就跑去看姨家的那个大花园。一踏进花园视角突然自动转换第三人称,像是在玩游戏一样。我看着某日有个男人踏进花园深处的一座小屋,打开门看见里面有个美女科学家和一只螳螂状的人形机器人。
  游戏目的就是操作男人避过机器人走进小屋和美女谈谈生理健康教育(快自重!)于是我切出去想韩度一下找攻略,但是找了一圈没找到就切回来一看……这游戏最小化之后居然不暂停啊于是男人已经被机器人从各种角度分尸过若干回了……最后似乎是玩出了个算上机器人的3P结局……太重口了吧喂!

111223三个世界

  很清楚地记得昨晚的梦是由三个世界构成的。第一世界是末世,人类被包含无数既有药物无法杀灭病菌的洪水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一味地往高处迁徙。某日女主无意中找到了进入类似平行空间的里世界的方法,里世界没有病菌也没有洪水,只有各种各样的妖怪。这时候还是学生的女主刚刚随着自己的学院爬上一处高地,是进入里世界去寻找妖怪和人类生存的平衡呢,还是留在表世界等着逐渐上涨的洪水携着病毒席卷整个大陆呢?没有答案,这个世界的剧情结束。
  第二世界虽然可以确切地说一定存在而且有剧情发生但醒来之后完全没有具体印象……
  而第三世界是整个梦的基石,主场景只有一个:大图书馆。没错,包括第三世界在内的三个世界全是书籍的具现化……但是第三世界本身也是第三世界里的书的具现这点好像就是个无限死循环的悖论了……梦的最后一刻,待在第三世界里的我自己手一挥,三本书整齐地飞回书架,梦境戛然而止。

111027话说今天是生日……

  昨晚梦见林家成写了本伤痕纪实文学……然后诸神具现化了这本书的世界,把从别的书里拖出来的男女主扔了进去。男主大概就是从这类书里来的,一进来就乖乖按照剧情安排骑上自行车沿着海边土路去海滩找女主;而女主的出处是一本日系冒险轻小说……于是多灾多难的剧情就开始了……
Sai

快递

一、
我住在一栋破旧的大楼里,空气潮湿,地板坑洼不平。
门卫和我说,今天有我的一个 Amazon 包裹,因为我不在,所以需要自己去取。
我想,唉,我这穷乡僻壤去哪取,一本乔布斯传记,弄这么麻烦,退掉好了。
和 @Cinnamor 通了电话,她也同意我退了。

然后就醒了,隔壁家装修正铁锤惊魂。

二、
再次入梦,还是那栋大楼,时间到了第二天。
我的书房一片狼藉,柯南什么的被翻得乱七八糟,我估计是在我出国期间小弟弟来过。
有一本 世界末日與黎明前 还被加了封皮,这本书里面有些 H 内容,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老娘进来和我对话了几句,大概是吃饭什么的。

场景切换到门卫室。
「之前那个快递的提货单呢?」我用中文问。
『!@##@¥%#¥…&(你说什么?)』说话的好像是个荷兰(没错,荷兰)人。
「&^@@#$@$!」我用荷兰话问了一遍。
『%@#$@!!@#(喔,我找找。)』
『不用找啊,』旁边的伙计说,『送快递的就在那儿。』

『终于碰到你了,』快递大叔说,『找了你好久。』
他把包裹递给我:『六十五块钱。』
「我身上只有英镑…」
『没关系,可以按即时汇率算。』
我掏出了手机,打开 iMoney,iMoney 的界面全是乱码,图像也各种错误。退出重开几次也是如此。
打开 Mobile Safari 上网查,结果网页半天刷不开。
「好麻烦,」我掏出一堆一张五镑的纸币和一堆硬币,「给你六点五镑吧。」
快递大叔掏出一张一百的纸币,『来,这是找你的钱。』
「唉?貌似不对吧,!@#@#¥%,应该补我五十块。」

再次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