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和树

梦见说是要参加一个类似春晚的活动总之我被邀请演出了。好像不太情愿,一直被催促来着顺便说既然去了就搬家好了。于是要坐飞机,站在机头下看到跑道上看见璀璨辉煌的引路灯。但似乎坐了轮船,不知为何说起霓虹来。大概就是历史事件再谈。
说到解放时米国和党国怎么联合称霸的。有个像LED一样的红绿黄的世界地图展开,以苏联为顶点,军舰从黄海开到湾湾,或者从一侧美洲墨.西.哥边境到秘.鲁,横过太平洋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好望角。据说某个军舰还在北极圈附近被浮冰所困,而场面我似乎站在甲板上看着军.人在忙碌。天空太阳刺眼但冰封依旧。
LED地图船的图标顺着我的叙述在游动。【明明是自己在解说就仿佛经历过】

似乎是在同父亲叙述此事。总之讲完发现在新家。装修好了缺些家具。
表达了不愿意搬家的念头,被指责催促。放置好了物品上街看移栽。周围都是比较小的树。那几棵大树正在挪栽的是我从原来旧居挪过来的【怎么挪的我也不知道】,总之吊车把他们吊进原来就挖好路边的坑里,像行道树。
但是有一颗没有栽踏实。

待我绕路回来发现天色阴沉欲雨,树被风刮得要倒了,于是我就绕开走。
后来那颗没有栽好的树就要倒了,吓得不行。闪电了,直指树梢。那棵树就被电线缠着腰连根拉起。非常粗壮的一颗树,树冠对着坡顶,根对着小区的路口。
母亲骑单车过来,我同她说快跑树要倒了。她就骑着车顺坡上走。
闪电又来了。银色的泛起幽蓝的光。我也在路对边沿着坡往上跑。
此时我父亲正从路口出现。

那棵树就倒下去了。

111223三个世界

  很清楚地记得昨晚的梦是由三个世界构成的。第一世界是末世,人类被包含无数既有药物无法杀灭病菌的洪水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一味地往高处迁徙。某日女主无意中找到了进入类似平行空间的里世界的方法,里世界没有病菌也没有洪水,只有各种各样的妖怪。这时候还是学生的女主刚刚随着自己的学院爬上一处高地,是进入里世界去寻找妖怪和人类生存的平衡呢,还是留在表世界等着逐渐上涨的洪水携着病毒席卷整个大陆呢?没有答案,这个世界的剧情结束。
  第二世界虽然可以确切地说一定存在而且有剧情发生但醒来之后完全没有具体印象……
  而第三世界是整个梦的基石,主场景只有一个:大图书馆。没错,包括第三世界在内的三个世界全是书籍的具现化……但是第三世界本身也是第三世界里的书的具现这点好像就是个无限死循环的悖论了……梦的最后一刻,待在第三世界里的我自己手一挥,三本书整齐地飞回书架,梦境戛然而止。

丧尸和不太正常的世界和杀戮的我

最开始的故事已经忘了,只能从后面开始讲起。

有记忆的时候是在大街上闲逛(似乎是流浪),然后我就在角落里向外面看到发生了什么状况,就是丧尸咬人。(丧尸的设定:传染方式是学园默示录那样的,形体大概是钢炼里面的那个量产人造人一样,但是脑袋比较凶残,战斗力很高,速度快,攻击得又有节奏,力量也是异常惊人。)看到这个状况我决定立刻离开这里。

刚开始走到里一个巨大的酒店兼商场里面。里面比较昏暗,而且有一种废弃的感觉,四处都又脏又乱,而且看不清里面的样子。我就小心的走上了二楼,但是没有继续上楼的楼梯了,只能做电梯。自己应该是想去那层楼取到什么东西才会来的,但是那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当时只知道在哪个楼层。第一次电梯上去了,电梯里面依然很昏暗,我忘记按了,过了那个楼层。电梯走到上面的时候会成一个斜角走,而不是直上直下的(电梯本身是平的,但是走的路线是斜着的),而且有两个楼层的斜度特别大,走到第一个斜度巨大路程又长的楼层的时候,电梯下去了。我快快按上那个楼层,但是电梯没停,直接到了二楼。我看二楼有两个人上来了,好像是要住店的样子(这样的店要怎么住),没有理睬那两个人我继续坐电梯。电梯到了我的目的地层数又没停,急速上升。我感觉它要掉下来一样,果然在第二个巨大斜坡的时候(大概是58层至59层)掉了下来。应该说是飞了下来,而且是脱离了轨道做了斜抛运动。从五十几层掉下来应该是必死的吧,而且又几层之间的差距会有很大,甚至是十几米的高度差。正常人应该是必死的,但是我却没什么大事,掉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地里。(一直不想使用的力量启动了,但却是还是不想用。)

出了工地,捡到一个车子,买了一些食物(细节太繁琐)。听到路旁有父子在吵架。儿子说都是父亲的错,父亲说自己和儿子的哥哥都是这样的,要儿子也变成这样。具体内容记不太清楚了。

同时我的脑子也浮现出了一些东西:
如果是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的话自己应该比较好应付
但是要是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可能就比较难对付了。

我的力量大概就是对杀戮的渴望
自己开车踏上了离开城市的旅程,又周转上了火车。火车里面也有变异的丧尸,起初我也是逃跑的。最后全部人都变异了,我就开大了。(=△=)用烧的,用打击,用手直接切开,也有用不明物体把那些东西压缩起来。虽然他们跑的也很快,但是我连咬都不怕。唯独感觉那些东西有点恶心,就没有让他们近身。

下了火车就有遇到一个男子,要聘请我保护他们家的大小姐。看起来是超有钱的财团。我拒绝了,说“你们只能收留我,不能雇佣我。”

乘车到了那个动画片中常有的附带一大片树林的狗血豪宅。暂且安定了下来,那家人大概对我讲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虽然没有报道,但是丧尸已经是全国性的了。他们自己发射的卫星上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丧尸,那个卫星上五个人有一个被丧尸同化,另外四个逃开了。

跟我讲了一些现况,我的热情又难以停住,想出去大干一场。或者是直接把哪个城市毁了省的传染。

梦到这里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床上和被子都湿透了(只是汗水,没有其他不明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