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怎么概括

这个梦是我记得的做过的所有梦里背景色调最阴暗压抑,整体感觉最无助,也是醒了以后后劲最大的一个。全程记得都特别清楚所以醒了以后把他加工改成了小说的样子。

梦中是第一视角,我是一个开了一家叫三元的店的男人。可能是一个服装设计师。(环境整体都是阴暗,黑天什么的,读的过程可以代入一下)


正文开始:
有一天,来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认识我,怎么找到我。
她要我帮她照看一下她的小孩。

那孩子真漂亮,我没有拒绝

我们在我的小出租房里生活,我给她补习功课,给她讲我设计的衣服,噢,对了,她还带我去她的学校转了转,学校很好,很大,里面还有很多人在玩滑板。

但很奇怪,他们看上去并不友好。

(为了方便讲述这里以后改成第三视角)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很平静,也很有趣。女孩的出现给男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浑浑噩噩,因为他有了需要照顾的人。

男人的挚友送来了一块成色很好银子,男人很喜欢,设计了一下,找人做了两枚戒指。

有一天,男人在阳台望风,女孩在屋子里自己玩,男人听到对面楼里有声音,是两个年轻的声音
:”长官,我们可以先放出诱饵,引得对面开枪暴露火光位置,然后集中攻击。”
:“……嗯”

男人奇怪他们在说什么,突然,右边邻居的窗子猛地打开了,男人看到了随之伸出的,黑色的,细长的,枪口。
”砰”的一声过后,枪口就消失不见了。

他隐隐地看着对面的人影,密密麻麻投射在窗上,男人听到了对面兴奋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那个军官,
:”听到了?给我集中火力,向刚才那个窗子射击!“
副官领命后转身退到屋里,几秒钟后,对面同一层楼的三个阳台,同时站满了士兵,他们举起枪口,所有的枪口都指向了男人旁边的阳台。

一刹时,枪林弹雨。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吓傻了,他就愣在阳台上,也没有躲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风波很快平息了,男人像失忆了一样不记得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周围平静的却好像那些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但是他的脑海里却不停清晰的重复着那天的画面。

被那么多枪口指着,一定很绝望吧。男人想。

几天后,一个匆匆走来的身影似乎给平静的生活划开了一个口子。

女人来了。

男人看着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女人,心里一时十分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甚至不记得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可是,一切顺其自然发生的事都仿佛在告诉他,他们本该如此,如此的,熟稔。

女人进了屋,抱着自己的孩子坐在床上,两人开始聊些生活琐事,其乐融融。

男人问女人怎么回来了,女人没有说。
男人问女人怎么来的,女人没有说。
男人问女人回来做什么,女人没有说。

男人觉得这一切奇怪透顶了,但他还是没有追问下去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走吧。“女人突然说道。”去别的地方生活,我们三个。“
男人很诧异,他在这里的生活很好,有亲密的朋友,友善的邻居,自己的店,还有很多很多回忆,突然之间要他都放下,他有些犹豫。

但他看着抱着女孩的女人,脸上不知为何写满了落寞,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一个奇怪的声音说着: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渴望拥有的家吗?你还犹豫什么呢?

”………家…吗?”

男人面色平静如常,可内心已经开始了强烈的斗争,要我放弃这些吗?和她们离开?还是,拒绝?男人看着女孩,过去数天的生活历历在目,他们的关系已经很深,仿佛她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男人想,已经分不开了。

”好“,男人缓慢开口,”我带你们走。“女人惊讶地抬起了头,”但是,我想和朋友们告别一下。“女人脸上隐隐闪过担心,却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于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聚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男人找来了很多很多朋友,他的模特,生意伙伴,还有一些邻居。在女人和女孩一起布置的出租屋里,大家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起愉快的聊天。

男人拿出他设计的衣服,每一件都很华丽,做工精致,男人心想,反正不好带走,索性送给大家,当做分别礼物。

大家纷纷挑选了喜欢的礼服,伴着音乐,他们唱歌,他们跳舞,狂欢一直持续到午夜,大家一起来到阳台上,准备跳完最后一支舞。突然,对面射来几注探照灯,晃得众人睁不开眼,男人很奇怪,用手挡住光,向对面望去,发现竟然是那天的军官。

军官的脸看不出喜怒,但是,正对着他们的黑压压的枪口,似乎十分愤怒,它们在黑夜里无声的叫嚣,挑衅着,看着疑惑的众人。随着军官的手抬起又落下,这场盛大聚会最后的礼炮,响了。

瞬间,血喷涌而出,润湿了男人的眼睛,一个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了他面前,他无助而绝望的看着这一切,他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军官是谁?他又何时招惹了他?他没有知觉的迈着步子在屋子里转圈,环顾,子弹仿佛长了眼睛一样,都避开了他,似乎故意要留着他折磨,让他亲眼看着这血流成河,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

突然,男人听到了哭声,是女孩!他跌跌撞撞跑过去,在角落里找到了哭泣的女孩,他突然清醒了,他要带着女孩逃离,女人呢?死掉了?还是已经离开了?他没工夫想。他抱起女孩,正门是没办法走了,男人咬了咬牙,找到一块布,系在桌子上,从窗户跳了下去,背后依然枪声不断,男人一边流泪,一边带着女孩玩命的跑。

突然一颗子弹擦着手划过,男人痛的松开了手,就在这一瞬间,女孩一个踉跄跌倒了,男人由于惯性又向前冲出了好几步距离,后面的追兵一下子包围住了跪在地上的女孩,男人冲上前想要救女孩,却突然被人大力拉走,塞进了一辆出租车,男人大喊着,挣扎着,却没有挣脱,车门迅速关上,飞快的驶离,男人拍着车窗,眼睁睁的看着女孩离他越来越远……

男人猛地回头,原来是自己的挚友,毫发无损,男人没有在意,只是垂下头,一言不发,两人并排而坐,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要去哪里,他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回过味来。

突然,从后面射来了强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瞬间让男人高度紧张,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地狱,他浑身战栗着,握住挚友的手,问他:”怎么…他们怎么会这么快“,用力过猛,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疼了他的手指,他低头一看,是那枚戒指,在黑暗中隐隐闪烁着,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定位追踪器!他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慢慢抬起头,看向挚友,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却又一切都不太一样了。他迅速摘下了戒指,趁挚友不注意,丢出了车窗,车又开了一会儿,缓缓停下了,男人下了车,发现在一片海边的悬崖上。

男人吼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挚友冷笑着:“呵,你知道了,但我现在不想让你死了……“男人听着听着,突然觉得一阵眩晕,“你对我…做了什么?……”打了几个转,男人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经历了这一切,他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倒下了,在黑夜的笼罩中,他和悬崖逐渐融为一体,在闭上眼的前几秒,他看到了挚友转身,与匆匆赶来的军官说了什么,然后一起坐车离开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男人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看着广阔的大海,他内心十分复杂,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赫然成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体!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是挚友做的吗?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震惊中,他决定再一次回到房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了吧。想到此,男人走上了回家的路。这是一条走了不下百遍的路,但现在,男人想,一切都变了,曾经的朋友都已经不在了,他们都是因为我而死掉了。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是因为什么。

走进了单元门,上了楼梯,并没有男人想象中的,混乱,哭号的场景,走廊的墙壁和地面都已经被刷上了新的水泥,看起来像是刚干不久。他走到三楼,内心突然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他双腿直打颤,说什么也迈不开腿上楼了……他大概能想象的到……屋子里面的样子……他不敢去面对……

侧头看,三楼的那户人家正开着门,一个中年女人蹲在地上刷着水泥,他走了进去,屋子里空空如也,应该是刚开始装修。那女人听到声响一抬头,见有人进来,有点奇怪,“姑娘?怎么了?有事儿吗?”猛地一听这个称呼,男人十分不适应,但,这是他现在最好的伪装。

他颤抖着开口:“楼上……405…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一听,脸色大变,压低声音:“害,三元那个男的?快别提了,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一晚上几十个人,全都死光了…”
男人一阵恍惚,一个不稳,向后仰去,差点摔倒,而在女人眼中,一个女孩听到这种事也理应被吓到,并没有过多惊讶,反而是换上了一副戏谑的表情。片刻后,他问道:“那现在……还有人住吗?…”

女人一边继续涂着水泥,一副以知情者的身份,居高临下,用看戏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这还住什么呀?出了这事儿,谁敢住那,我听说尸体都专门处理了还留在那房里,我要不是胆子大,又实在便宜,打死我也不会买这房子……”男人一听,瞬间感觉一阵反胃,转身跑到走廊干呕,女人的声音还隐隐传过来:“还听说给改成了什么精神病人实验室了?………“

一个字一个字砸在男人心上……他终于,无声的哭了起来………

就在他感叹天地之大,该去哪里容身时,脚下突然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周围的墙壁和地面都开始裂开,他匆忙跑了出去,却发现,那些熟悉的建筑正在一个一个的消失,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他茫然的看着四周,地面开始裂出巨大的缝隙,他不停的向下坠落……他闭上了眼睛,如释重负般的舒了一口气,这样,最好…

随着世界归于宁静,从床上挣扎着醒来的人在颤抖,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5.24

(中午的梦,睡过头了)
疑似拍卖会的老板在给我介绍一把欧式复古的枪,枪身上雕刻着一个狼头,嘴里衔着一朵玫瑰,鲜红如血的花纹让我觉得很难受,但我还是买下它了。
回到家后,骨先生和我共赏这把枪,他认为很美,可惜没有子弹。
我躺在他膝上看手机,有时会拿手去戳他的肚子,看书的他并没有理会我。
我尝试去搜索那把枪,没有找到。于是我就懒得找了。
我钻到被窝里打算睡觉,骨先生却突然说公司出事了,要离开一下,我跟上去了,他没有在意。
公司燃起一片大火,经理背着他女儿往出逃,一片混乱


(然后无情掀被子)

无题

学校里有个地方很奇怪,不能进去,被称为禁区,还有小粉红拿着枪把守。这些小粉红的行为很奇怪,像机器人一样蠢。
        这时,有个美少女A邀请我,问我要不要做一些刺激的事儿,揭开蒸腐的谎言。我心里很忐忑,但还是答应了。少女A给人感觉是很大胆,总是想着不寻常的事儿。
        她给了我把步枪,让我陪她一起进入有小粉红把守的禁区。到了禁区,小粉红们拿着霰弹枪向我们发起攻击,但他们行动迟缓,几乎无法伤害我们。少女A果然不是一般人,动作敏捷迅速,随意地用枪把小粉红打得粉碎。然而禁区里深处的门没有任何反应,小粉红一直不停的刷出来。终于,我们刷了2500个人头,也无法深入禁区,我们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却没能改变什么。少女A拉着我的手撤退了,说要逃走了,离开学校,不可以再回宿舍了。可是我迷惘又很累,还想回宿舍休息。
        校园里有一些电视机,会发出广播。突然,它们广播了我和少女A进入禁区杀戮小粉红的事儿。看着自己一身的血,我才意识到犯下了怎样大的过错,明白我已经把自己的人参毁灭了。已经无法回到安稳的生活,明明我才刚找到工作。
        我跟着少女A,从污水池里逃出校园。来到一条只有俩车道的公路,我们沉默之,沿着公路一直走。沉默着,我还依旧想回学校自首,终于,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并对少女A保证不会告发她的行踪。少女A,似乎在思考,欲言又止。看到她的样子,我后悔了,改口决定跟她一起逃亡,哭着恳求她带着我一起走。
        我心里想,一定要躲到遥远的偏僻的小镇里,一切都从新开始。不久,我们走到了一个小镇,少女A带我爬进了一栋小居民楼,里面居然没有人。少女A先去洗了个澡,我在阳台发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希望能找到安全的处所。过一会儿,少女全裸走出浴室,也来到阳台,我不敢看向她。明明附近的阳台也还有人,她却如此大胆。她嘲笑着我,我背过头,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她。

关于枪支

多次使用枪支,无论是面对人、怪物,都频繁出行射偏和卡壳,即使击中它也没事

120328

  由对抗各种怪物收集图鉴的战斗与同现实毫无差别的日常组成的梦境。从战斗前线退下来的我收集了满满一本的图鉴,闲逛到某个城镇时发现了一位现实中大概应该是我同行的大学同学,她和她的父亲开了一家动漫周边书店,同学负责进货,父亲负责开店。我进店逛了一下,觉得没啥有意思的……
  告别同学之后我继续逛镇子,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发现一位传说中的武器职人,一开始他怎么也不理我,直到我失去耐心上网翻了攻略(咦?)才知道要把两种特定的怪物图鉴卡片给他看才能触发剧情……攻略上写的是日文名而我手里的图鉴分明是汉化版!我不得已又上网搜了下名称对应关系……
  虽然现在想起来很奇怪这次那只神奇手机没有出现在梦里我到底是怎么上的网……反正我挑出那两张图鉴卡片在职人眼前一晃,他立刻激动地扑了过来,抓住我的手翻来覆去地看,大呼小叫地喊着要给我打造一只最顺手的手枪……然后手枪很快成形,在职人手中简直像是被赋予生命一样地变化着。
  可惜到醒的时候我并没有来得及拿起这把枪。而且按理说应该更精彩的战斗部分怎么回忆都记不起来……甚至记不得武器与战友,只有一本完成了的图鉴在手边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