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年重复的梦

梦里还在写代码学数学

竟然在梦里还在写代码学数学,跟关键的是醒来后还记得这个公式。 趁我还记得实现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海运

我坐在沙滩上,看到还上有货轮。我和其他人分享了这个故事后,有一个女生问我,是不是最近海上的轮船货运开通了。我说,估计是吧。

这个女孩很开心,说买的东西终于能到了,等了好久。

最近做的梦能记住的突然变少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初中同学聚会

又是初中同学聚会,我先是在学校外面的菜市场逛,好像是太饿了。问了一个熟悉的老板,有哪些包子?他说有大肉包,火山包(?),什么什么的。我买了一个大肉包。边走边吃,走到了学校。然后碰到了几个同学,说要去谁谁家聚会,我说行啊。出来的时候又饿了,于是我又去买了脆皮烤肉。

香水

买了一个香水,浅蓝色瓶身。左边花纹是圈圈,右边是文字。这个香水没有什么味道。我还在问别人,你们闻到了吗。他们说没。我直接把香水喷在他们手上,他们说有一点非常淡淡的味道。我就查了一下这个香水从哪来。结果发现是西藏系列。纯净的西藏,香水可能也是无味的吧

鹦鹉,梦里梦见了之前的梦

有一只很懂我的黄绿色小鹦鹉,关系很好。
另一个梦里面竟然出现了我原来的梦的内容,因为我清晰的知道肯定不是发生在我现实生活中,但我在梦里却有它的记忆,我仔细回想一下,竟然是之前我做过的一个梦。

还有一个梦 我到纽约了

我本来要去其他国家,然后在纽约转乘。然后我就在附近闲逛。很多华人,我除了一个类似地铁的口子后,在左边找到了一个披萨店,冷冻的。有个女孩在买,我也想搞一个。我就问这个冷冻的咋卖,他没说,问我有微波炉吗。我说没有 只是路过的客人。他说那我这边帮你热好你直接吃。我也没付钱,反正就等了一会拿过来了。味道很好,披萨里面加了很多肉。我往街区深处走去,人突然很少。都是那种当地有一丝丝流氓气息的人在门口看我。我妈想取钱,手上拿着银行卡晃晃悠悠。我说你别拿手上了,到时候被人抢劫。

天阴沉沉的过了一会往回走,发现了一个小广场,上面有雕塑。又买了一个披萨吃,然后走到乘客休息区。里面位置很多空着,我挑了个位置,发现都被书包占座了,大家都在卷!我选了个 可能没人的,坐下来吃披萨。后来想到我在纽约也有同学,可以找他出来玩。

沙滩,井,游客

首先梦到的好像是沙滩,应该是最近太累了想去看看海。我们从高出往沙滩走,能看到海面波光粼粼,很漂亮。和另一个朋友说笑,穿着运动鞋在沙滩上走,但还是进沙子了。感觉澳门的黑沙滩要细。走着走着,就到了下一个场景。

这个场景我在梦中不只出现过一次。一个很大的天井,旁边都带有藤曼树林。就是那种人可以沿着壁上的石台阶走下去的那种。应该很悠久了,而且每次我醒后都感觉是在九龙沟,但我没去过那里。很多游客在参观这个天井,本来人是能够走到最下面的,但梦里我和别人说前两个月关闭下去的通道了,只能在平台看。然后这个石台阶很陡,很危险。平台上的石柱子和地板也刻了很多名字,和一些老照片。我看到了武藏林什么的,长得和一位老早的香港女明星很像。

看完后我们沿着大台阶往出口向下走。梦醒了。

碎玻璃

最近太累了,没有刻意去记梦。

昨天睡到一半,突然传来品呤哐啷的声音。我以为是有猴子进来。拿个手电筒外面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以为是外面的动静。后来做梦的时候梦到是玻璃灯罩掉下来了。室友他拿了抹布说要去清理这个碎玻璃渣。我说用扫把扫,他说拿效率高。结果他刚下手去拿结果就被划破了一个口子。这个梦很短,大致也只记住了这些

送大学同学yhh回家,她变身牙医的故事

之前做过类似的梦,送同学回家。一开始在哪个咖啡厅,然后看到了咖啡厅外边有一个展览馆,上面写着新加坡文化价值什么的。我就在那个窗户外边看了好久。等了很久同学没来,我就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她说她一直在咖啡厅,然后有一串神秘的符号加数字。这个在后来的展开里好像没用到。

我好像是把车停在咖啡馆这里,但她说走回去。我估计也没多远,她还领着一个蛋糕。我们走到一半突下大雨,我们赶紧走到一个店里面,这个店也没人,很昏暗。她手上的蛋糕也是离谱,这么大的雨也没有塌掉。雨小了后继续前进,我就问还有多远,她给了个地址,看看还行。就在下一个路口了。

到了后,我发现她老妈竟然是黄头发的俄罗斯人,然后这个同学竟然是牙医。她为了感谢我送她到家,说要帮我免费整牙。梦里我似乎还带着牙箍,她就很用力的想拆下来复检。她用老虎钳拽着铁丝,用力到我躺着的椅子都被拽移动了。后来梦就醒了,隐约觉得牙被拽过的感觉。

满天繁星,末日

一开始我在卧室里,然后大姨夫和我爸走到我的床边,和我说你哥马上要结婚了,让我去准备一下。我一开始有点疑惑,但立马就起床了。这个场景很快就变成了晚上,我和我妈呆在一个小房间,窗外正对着晚上的天空。很漂亮很漂亮,天上的繁星数不胜数。我就拿手机出来录像。但奇怪的是录像的时候iphone不能划到0.5倍,导致只能拍照。但也无所谓了,反正记录下来夜空很漂亮。

中间醒了一次,第二个梦画风一转。似乎是末日,然而我穿着紧身衣还在锻炼身体。锻炼结束后我一边洗澡一边看别人都在准备东西慌忙的逃路。然后洗完澡我把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进了背包,看了看门口还有几辆车没开走。我就问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要不要一起走,他说可以。我们迅速开始搜刮还能用的东西。有几个人推着小货车,上面有好几箱饮料,非常热心的问我们要不要拿一瓶,但每人只能拿一瓶。我说十分感谢。然后我们又把自动贩卖机弄倒,试图打破外面的玻璃。我和另一个人用脚去踹,但没想到把脚底划破了。这时一个人走过来说别费劲了,早就拿光了。

接着我就去找车子。当时发现了一辆古董车停在最边上。说来奇怪,这辆车子在我之前的梦里也出现过。土棕色外表,敞篷车,很有年代感。车顶棚是手摇窗那种摇出来的,一点一点升起来往前移动,而且车灯是那种眨眼睛的似的,也要靠手摇出来?车里面有车钥匙,是像宝箱的那种长柄钥匙。发动起来后,发现是手动挡,而且原地打滑。手动挡却只有两个脚踏板。试了一些时间才弄明白怎么开,不愧是古董车。后来我们把这辆车从楼梯上开到一楼,我让另一个人去看看那辆mini cooper。结果那个人太傻,真的就在那边看,也不去找车钥匙看看有没有油。

我气死,直接自己去找,还好这辆车是自动挡也能发动,缺点是顶棚太矮。这个时候碰到了我的初中同学,我招呼他要不要一起走,他说他要先回家看看,顺路的话可以一起。我就让他先上了车。迷你cooper开起来比古董车舒服多了。刚开出去一段闹钟就响了,这个梦也挺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