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电梯被压死了

室友的铃声响了,我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铃声一直在响,往床下看去,

阿罡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抬头,像是在问我是你的手机响了吗?

我摇了摇自己的手机,示意并不是我。

此时小灰灰惊坐而起,掐掉了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这铃声好熟啊”,我摸了摸脑袋,死活想不起来。

“******”,小灰灰回答了我,但是我听得不真切。

“去吃早饭吧”,我招呼他们一起进了电梯。

脑里却还努力回响刚才室友的铃声。

突然发觉电梯晃得很不自然,我开始慌了,看向显示屏,“1”,“0”,“-1”,跳了两下,终究还是和灯一起灭了。

电梯还在下坠。伴随着摇晃,我感到来自上方的压力,空间也越来越小,似乎是氧气开始不够,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随着呼吸频率越来越快,我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瞬间想起来是刀剑外传GGO的ED「To See The Future」)

20170608丧尸围城/电梯掉落

1.丧尸围城
隔了好多天的今天才写下来,具体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人类变异,丧尸围城。还没被污染(?)的人类开始疯狂逃命,在一个类似地下人防工事的某个狭小的空间里,挤了数不清的人,我本能的认为有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不是很安全,一旦有一个人受到感染跑都没地方跑。于是带着一小撮人走进了紧急消防通道,一直往上爬,爬到顶之后发现上面有一个像井盖一样的门,感觉没有路的我们非常慌张。
意外的是有一个工作人员姐姐在,她知道开门的方式,打开门爬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机场。总之这个时候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下面发生了大面积感染,幸存的人寥寥无几,都拼命往上爬。上面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等待,但是当然要救的先是厉害的人,确保厉(位)害(高)的(权)人(重)安全之后才顺便解救几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话,就只能……先到先得。所以当然,我们小队(?),就因为刚好在消防通道所以属于先到先得了。在等待厉害的人登上救生机之后,我们冲出来也上了飞机,然而飞机也是要下降的,情况还是非常危急的。
(中略,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正常人只剩下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天使般的小哥哥出现了,他拥有神力,可以施法让我隐身,这样就不会被丧尸发现,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可以碰到水,也不可以自身产生水。比如我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咽口水、也不可以尿尿、不可以出汗,身上碰到水也不可以。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一开始根本忍受不了,总是破戒然后恢复元身,好在最初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可以不断地帮我,然而后来他一脸大义凛然荆轲刺秦的样子说:我不能再这样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和丧尸战斗,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照顾好自己了。我非常难过,怕他就这么死掉,不想不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他把我藏在一个大楼里面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我因为想尿尿憋到快爆炸,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忍受,最后终于不行了,很久都感觉大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找到了一个在拐角里的厕所准备尿尿了。
2.电梯掉落
然后就醒来了……(估计如果没醒的话,我会不会尿床啊OTZ)本来醒来之后要叫顾顾起床的,结果大哥自己起了,于是我就安定的继续睡了,然后是电梯掉落的梦。
好像是zl给我表了白,我说因为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抱歉不能和你在一起,让他觉得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的,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另外一个人成了我男朋友。但是大家还是要一起上课相处的,所以我打算像朋友一样相处,看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下了班车之后,一起去教学楼上课,教室在六层,但是我想避免和他单独在密闭狭小空间里相处所以决定走楼梯上去。在爬到四层的时候,刚好碰到了zh(他双胞胎哥哥)和zy(双胞胎哥哥的女朋友),他们提议说反正就两层了不如上电梯吧,我正好走累了,想想这样的话也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就说好的。于是四个人等电梯,电梯到了,开门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四个人打算一起坐电梯。谁知道刚按了六层的按钮,电梯整个都黑了下来,然后随着强烈的失重感,电梯直接掉落到了地下一层。掉落的同时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惊恐,我贴紧一个拐角蹲下来抱着头。
在掉到-1层以后,电梯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运转,灯亮之后谢天谢地发现我们四个都没有什么事,安定的走出电梯,zh说正好饿了,让我去便利店帮他带个面包,我说好,于是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碰到同学还说了电梯突然掉下来的事情,感慨了一下学校的电梯真是应该好好检修一下了。便利店里人超级多,排队就排了半天。等出来之后发现上课铃已经响了,想想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坐电梯上去咯。于是我们四个人又进了电梯……

豪宅和单人电梯和微波炉

其实是昨天的梦
梦见住进了一间豪华得不像话的房子
虽然色调什么的感觉有点像我现在住的地方的一楼大堂
然后左边的邻居是一个惹我生气的小胖子
我很不高兴地坐在大概是玄关位置的一个附在柱子的凳子上玩手机
有人来问我为什么不高兴
我就抱怨了一番这房子上下左右的邻居
之后有人喊我出发 我就出门了
场景转换 阴暗的户外
好像是跟团去参观某公司
很多人在公司门前院子或停车场的地方排队
有个人来领我进去 说是托了关系不用我排队
但我其实根本不想参观啊 而且你谁我不认识啊
进入了那公司的楼里也还是很多人 但工作人员貌似都穿白大褂
领我进来的人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类似传单的纸
告诉我到了之后把这个纸给那里的人看他们就懂的了
还跟我说一切她都打点好了让我放心 半强迫的让我去参观
(更可疑了……)
之后让我站进一个只能容纳一人的位置低于地面大概半人高的装置内
(像棺材打竖放)
之后就关上栅栏把我送下去……
但这个单人电梯很快停止了 我被困在地下两三米深的位置
由于电梯很窄没法转身更没法伸展四肢爬
我只能抬头看头顶上方两三米处光亮的出口 希望有人把我救上去
以后还真被白大褂工作人员们救了
他们表示电梯坏了 同时很好奇我为嘛会进去
我把传单给他们看了 他们表示不知情
期间不知怎么的我一瓶随身携带的花生油掉入那个单人电梯
然后一直很久才听到落地声……这电梯井是得多深啊
再场景转换 一个明亮的户内
我跟老爸在做吃的
在用微波炉时 不知道要一碗什么食物需要用盖子盖住
我随手拿了平时烤东西的烤盘去盖
然后微波炉轰一下坏了 我才想起烤盘材质是金属
垂头丧气自首 老爸来处理 并弱弱地问要不要先断电

120404

  一个剧团(?)从某快要关闭的水上乐园开始的复兴史,依托水上乐园带来人气,改革传统戏剧的演出方法,大获成功。还记得的一个细节是水上乐园办公楼里有一台开门后不及时走进去那么不管怎么按开门键都会很坚定地关上的电梯。
  早晨回笼觉时是梦见中二期的我参加过一个半途而废的课题研究……半途而废的原因是我的不作为,接下任务就扔在脑后。于是多少年后无意中看到的项目论坛里,满满都是对我浪费了好项目的恶意评论,甚至我每次更改签名都成了被嘲笑的理由,比如看刚大木时写的基拉万岁(。)当然现实中绝对没用过……我似乎看到常暗的ID一闪而过,但是再找已经不见了……

坠落的玻璃三角天花板

好像是第二次了
图书馆
图书馆顶是玻璃的无数三角层层叠叠的天花板
图书馆二楼挤满了人
接着,天花板开始裂开坠落
所有的人都在奔跑
有人被砸死了 有人被践踏死
我看到了血
但是顾及不了了
我拼命地逃
随大部队找到了出口
很多很多出口
不知道自己去的方向对不对

终于我逃出来了
来到了另一幢大楼
那里有很多电梯
透明玻璃的电梯

整个梦的色调是一种诡异的混沌绿色
我能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
醒来的时候清清楚楚的记得所有细节
好像醒来的世界才是梦境
one

Valentine Box

我刚到一个新城市,拿着地图找即将搬进去的住处。这些房子似乎是一个煤矿单位的职工小区,地图也是黑白的,而且很像 mabinogi 里地下城的地图,每栋楼都用一个方框来代表……
我在这些住宅楼的底层转悠,他们也有新旧之分,新的楼就像干净整洁的商品房小区,还看见一只扎着蝴蝶结的漂亮小白猫走过;一回身又到了旧的楼,底层一家门户大开的看似像破旧店面的人家,这里也卧着一只小白猫,但是因为太脏身上的毛全都成了灰色……
然后我一边想着“还是住在新楼区吧”一边往外走,期间似乎还接到母上的电话顺便和她吐槽了脏兮兮的白猫;走出住宅区,却是一个挺漂亮的喷泉广场,男女老少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幸福。旁边一个广告牌显示屏里也正在播放喷泉广场,或是整个小区自己的温馨而美好的广告,之前看到的扎蝴蝶结的漂亮白猫有出镜,她背上还扎着一大串彩色气球,和另一只背上也有一串彩色气球的黑猫像一对浪漫的情侣在喷泉广场上自由翱翔……这分镜,这色彩,这广告真是拍得太好了!学习了!而且还听说是征集了小区里的有才人士自己有爱制作的?
又看了一会儿就没什么更出彩的了,广告的最后归于略显俗套的大团圆结局,出现几个大字:○○○○华侨城……
想起自己还在找房子就继续往前走,刚迈出一步,一瞬间周围竟响起了……普隆德拉的背景音乐!?原来这喷泉广场是……原来这里是首都吗!

然后我可能有点把现实和二次元搞混了,以为自己在帝都。新的住宅楼开始变得特别有现代化大城市的感觉,内部也错综复杂,我进了电梯,出来,走了一会儿,又进了下一个。每次电梯门打开都是不同的风景,甚至我觉得连电梯行进的路线都在人们不知道的时候拐过几个弯……
后来受到亲切的电梯小姐的指引,我跟着一些人一起上了一个大观光电梯。与其说是观光电梯,不如说是一个会移动的圆形平台,地面和栏杆是黑白相间的立体菱形花纹,带有金属感。接着这个平台就开始可怕地移动起来,那感觉就像坐游乐场里的大章鱼,被其中一只触手抓住甩来甩去!但是其他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我只好一边装作镇定一边在心里默默地bgm38:真不愧是帝都啊!
眼看着其他建筑物从远处飞快地移到眼前、感受着风阵阵呼啸而过,我已经差不多被吓醒了,最后还有印象的是移到了一个九曲桥边,我终于觉得,这么科幻的都市也是有古色古香的景观的……

20111013

商场。
上面是繁华光明的,人流很多。(有点像我家乡的那个商场。)
我坐电梯,到达底层。
很暗,没有灯,很多岔路,我在寻找出口。

突然有人在向我询问出口的方向,我带他们去了,然后重新走到电梯处。
然后再自己找出口,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找不到了。
我随便挑了一条路走。看到右手边有个白底红字的牌子,看起来写的像“出口”的字样。
出去了。
是加油站旁的空地,面前是一条马路。
“我”在想着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才是,我貌似约了人在正门等。
然后我往左拐,刚走过一个垃圾堆,就遇到了我的那个人了。
(我爱的那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吵起来了,他突然就在发狂,抓住一个清洁工就在骂,最后清洁工居然把他骂哭了。
我厌恶地看着他俩在骂,可是我看见他在哭我又不忍心了,就从背后抱着他,他就不哭了。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又有个想法,自己跟自己说,我是对身边的人经常乱发脾气,而对不亲近的人就很好)
我把他带回家了。
那个家和我真正的家不一样。
在二楼,右边有个小房,房里有两张桌子,四周全是椅子。在中间第一张桌子上面有一台小风扇,线和后面的落地大风扇纠缠在一齐。奶奶坐在左边第二张椅子上,后面是神台,神台旁边有一扇门。
奶奶看见我,“朋友们来了啊,就进来坐坐吧。”
然后我的朋友们还有他就进去坐了,我和奶奶就仍在客厅。
窗户很大,窗帘是橘黄色的,外面是美丽的落日。
奶奶和我说了些什么,我忘了。
然后我进去房间。
看见有几个人,不过我只看见2个人的脸,
一个是我家乡乐队的吉他手 小威,另外一个就是他。
然后我们就开始玩音乐。
到这里
梦就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