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HUN

无题

做梦梦见我隔壁住着Matthew Bellamy和他的女朋友(我记得很清楚是muse主唱OTZ)……我们两家时时刻刻争吵不断,M他女友好像还有点精神问题……总之两家就是麻烦不断然后互相折磨…我觉得我像生活在地狱一样…最后Matthew在我的中指竖着划了很深一刀,痛感很真实……

虚造家庭的财产争夺案件

不知道为毛身处一个家庭里,说是奇怪其实也就是完全虚构的家,莫名其妙有两个姐姐和一堆亲戚居然还是蛮大的家庭。一开始是家里出了凶杀案之类的事,大概是因为分财产起的纠纷,且凶手放话说第二个要杀大姐,大家于是聚在一起说晚上睡觉要锁好门窗,二姐这时说怕我害怕晚上要跟我一起睡,我说好啊。晚上吃完饭洗碗时我拿了几把用得顺手的菜刀走到客厅去,大姐二姐和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男的都在,看到二姐手里果然有刀于是我藏着自己的刀假装不知道等靠近后才拿刀把她砍伤,但没杀只是叫那个男的把她钉墙上不让她跑(那男的貌似被二姐害过但我叫他钉的时候他还是只钉在了衣服上)。然后我对二姐说你说要跟我一起睡时我就知道你是凶手,我不管财产什么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要杀我,但你要是动我的家人,要是扰乱这个家的秩序我绝对不会手软,所以如果今天你敢杀大姐我就绝对敢杀了你。于是二姐承诺不再向家里人下手,第二天大姐二姐碰面时双方表面都很正常,不过我知道大姐也不是什么好人,与二姐只是各侍其主一样的区别,但因为前一天晚上被放了狠话两人也不会放到台面上来只是暗地里斗着……
大概就是这样吧,细节不记得了,不过虐二姐那段大概因为这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所以我下手各种狠除了没直接把刀扔头上去其他也没留情了…所以这算是潜意识里本我的暴虐心作祟么= =
HUN

记不太清了

男人在用刨刀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