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污染

梦到自己在家里,室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远处的烟筒冒出黑色的浓烟,天上下下来黑色的雨,河流都被染成了黑色,然而室内的人们还在正常生活,好像完全没意识到水源已经被污染了。我想出屋去超市买水,还没出去就醒来了

暴雨和龙卷风

详细有什么已经忘了
两个场景

我在乌云密布的城市里堵着车
望向远处可以看见一幢高楼鹤立鸡群般矗立在天边
根据梦中设定我家就是在这高楼里
一个形细长但气势汹汹的龙卷风正袭向高楼
我归心似箭


我住在装修后现代且毫无实用性到疑似样板间的大屋子里
外面突然狂风暴雨
雨水从屋子各处形状怪异的露台和窗口打入
父母在客厅招呼访客
于是我跑去关门窗
路上我突发奇想跳入一个室内水景
下潜后发现水里有个墙壁是白色亚克力类似淋浴间的小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