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0-06

小镇在山上,外边有个非常宽广的大湖,湖的对岸看得见对岸的山有着茂密的树林,天气很好阳光很足,靠近岸边有几个人站在湖里的浅滩上,我跑过去,踏进水里就踩到软软的淤泥里,水很清很浅,淤泥看得很清楚,因为动作这一带的水被搅动得浑浊发黄。湖中央开过很大的邮轮,我还想为什么这么浅还能开,然后快速跑过去边跑边拍翅膀想起飞,一直贴着湖面,突然发现前面的湖水颜色变深,好像有个断崖,水里面隐约有个极其巨大更深颜色的圆形,很像一张嘴,口腔里很像套环一样一层接一层,每一层用与上一层相反的方向缓慢转动……


————

……醒过来一琢磨好大的鱼啊好大啊……
坏了我成海鸥了,梦里整点薯条差点被鱼叼了
可能最近看神秘学相关的东西有点频繁,上次梦见的是什么龙,这次是鱼,下次不知道梦见什么原型
为啥老梦见这种转起来的……别转了

生水加烫茶水

23.1.25  14:44 前几天用水壶泡茶,因为急着喝,泡30秒,马上加入生水。昨天的梦中发生了,左手出现了几只小怪物的虫子在手心里面,当我注意到后,勒紧左手,最终还是漏了一只。心理反应:(虫子会不会钻进脑子,造成更严重的伤害)没有结局。
以后泡茶等它自然冷却,不加冷水了。
(农村的水是直接从山上引下来的水,所以我是特别信任大自然的,但是还是喝烧开的水安全些)

水塔

梦的开始吵嚷嚷的。
我打开了公寓的门,走廊边有许多白衣服的护工围着一个推桌。
我走过去看。于是护工们给我让出来了一个位置。
我听见她们在说些关于“精神损失费”“时间费”之类关于赔偿的字眼。
我这时才看到推桌上有一个铁盘,学校食堂方形那种。
铁盘上放着一个婴儿 。他被放在铁盘中间,放头的地方的前面有个大凹槽,记的特清楚,放的是土豆条炒肉。放脚那块的后边有俩分开来的小凹槽,不记得放的什么菜,不过都是绿的。
还听到了“汉堡”“薯条”“三明治”“也不行”这样的字眼,梦中的我认为婴儿边上的菜和她们后来说的食物是给婴儿吃的。
然后以上梦境又重复了一遍。
再然后就是我打开了一个网站,绿框,在屏幕左上角看到了我的名字:严厉。(当然,现实的我不叫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记得比较清楚。
而且我还是个警察。

(做的梦莫名其妙转播了)
我和搭档在马路边的土坡底下停了车。(鬼知道怎么把车开到下面去的)
马路的另一边有个集装箱样子的蓝白配色厂房,最常见的那种。厂房外面用蓝色铁板(也不算板但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围了一块地。
出入口那块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男人。
男人穿的很奇怪,身穿深蓝色底橙色条纹的消防服。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男人发现我们了。他掏出一把手枪对着我们的车开枪。
我们很幸运的没有被打到。
男人要杀了我们。
(又转播,我没有梦到中间衔接的部分)
我们到了很大的一块地方。
很多水,很多很多。
中间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四面水泥墙围成的立方体。像水塔。加上地面有五个面,第六面朝天空着。是水。会升降的水。
我们三人在水中浮着。(上半身基本在水面上
男人朝我和搭档开枪。我们躲掉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躲掉他的子弹之后会脑抽从他身侧游过去,差点被抓到。
周围有小孩的哭泣声。
水塔外的水面下降了一些。搭档他从水塔外翻到了水塔内。我在避开男人后也翻了过去。水塔内的水满满的。
水塔外的水面又下降了。男人上不来。
又一次水塔外的水面上升,水塔内水面下降。
男人双手撑在水泥墙上准备翻进来。他没穿衣服。
水塔内水面上升,外面水面骤降。
男人摔了下去。
小孩在哭,哭得特惨。
我探头一看,水泥墙特别高,男人裸着,外面已经没有水了,他可能摔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昏迷,不过就算不死也得残。
我准备喊搭档的名字。
但是我顿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搭档叫什么。
他叫骆系舟。(大概是这个发音,我更倾向洛戏鸼这三个字。
我游到他身边,和他来了一个拥抱。
“他(好像)死了。”我说。
“尸体怎么处理?”他问。
“塞后备箱带回去。”我又答。
耳边小孩的哭声余音绕梁。


然后就醒了,妈妈叫我起来吃饭。
我醒来以后有想过护工说的食物和婴儿及婴儿边上的食物不是给婴儿吃的,而是婴儿及食物都是给人吃的。有点细思及恐。

一个很长的梦,从记得地方开始说

为什么我们要在天桥上吃饭啊?
可能这样比较有情调?你快点吃,长身体的时候。
蹲在天桥上吃饭,哪有什么情调啦。一点也搞不懂男朋友的“浪漫思维”。
诶,你看。那家网红理发店。
转身看到一个大大的红字招牌。
我记得这家理发店的老板,是我曾经一个平平无奇的同学,虚度了大半生以后开起了一家理发店,突然之间一夜爆红,火起来的原因我也没想清楚,但在现在的这个社会环境中,想必一定有过人之处。
我继续扒拉着自己手里的吃食。正想看看我那个思维奇特的男朋友时,就听见他和一个小朋友玩纸牌的声音。
吃不下了。看看手里的饭盒,再看看玩的正嗨的男朋友。扔掉垃圾了再去找他吧。
我下了天桥,正好来到理发店门口的垃圾箱。
这个湿垃圾,这个干垃圾,这个可回收物。分好类才发现这个垃圾箱高度惊人,一个蹦哒终于丢完了垃圾。
哈哈。笑声从身后传来。
身后的女孩身高跟我一样,为什么要嘲笑我!
生气的回去找男朋友。
两个人正在进行最后一轮的决战。
你吃完啦?
我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
你不玩了嘛?
小朋友咱们下次再战。
小朋友无所谓的收好自己的卡牌游戏,离开了。
我们去哪啊?
随便逛逛呗。

就这样翻过了一个手扶梯。
站在一个大大的红房子面前。
里面似乎还有不少人。
你也来这儿找东西啊?身后是一男一女,可能是情侣吧。说起来我男朋友去哪了。
啊?找东西?
一双粉色的鞋子。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这个房子进不去啊…我想了想。
我去把他们引来,你们进去找东西。
男生转身就跑,边跑还边说,有人聚众打牌啦。
我跟另一个姑娘立马跑进房间开始搜罗起来。
进到房间就觉得有一阵很强的压迫感。
刚打开一个房间的门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全是水的屋子里,还能正常呼吸,难怪这么压抑。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淹死的姑娘,直觉告诉我说这个姑娘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
我从房间退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说。
在这块板子下面,上次我没注意就错过了。
我扒开木板,一双粉色的高跟鞋。

从这栋房子离开的时候还能想起淹死的小姐姐的模样。
你愣着干嘛呢,赶紧走啦。
你刚刚干嘛去了啊。
我就在你旁边啊。
莫名其妙的,明明刚才就只有我一个人在。
嘀咕着嘀咕着就走到了一个大草坪上。
一个人靠着栏杆吹着乐器,太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我们去听听他吹的什么吧。
回头从脸上吹过一阵风。身后空无一人。
远远的好像有一艘船行驶着。

他正好站在车站上,那艘船每天都这个点从这里经过。演奏的人解释道。
那…去哪了啊。
没人知道,我们从来不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
那我去找他。
今天已经没有船经过了,下一班要在明天凌晨三点。
时间还有很久。
我跟着他来到一家旅馆,从楼上看向草坪,仿佛能看到隐约的水痕。
原来真的是船啊。

走下楼却正正好错过了开来的水船。
奇怪啊,明明还差五分钟。又要等下一班了…
回到旅馆旁,却只觉得自己晃晃悠悠。
你不能走!
身后传来女生的声音。
糟了,我们都在船上了。
对了!刚刚错过的那艘船是往回走的!难怪早了那么几分钟。歪打正着,开心的坐在栏杆上晃起脚丫子,还能感受到水从脚趾中间流走。
好冷啊…一旁的女生说。
说起来是有点…
女生跑过来跟我说,你看你也要消失了
自己的脚隐约变得透明起来,难怪觉得这么冷。
我还不能消失,得先找到他才行。
只是觉得越来越冷。落到一个小平台上。
我们到了么?
可是这里不一定是他在的地方,它没有规定的路线。你们可能都选择在第一站下车,但不一定是同一个地点。
意思是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嘛。
你不能下车啊。身后的拉住我。
可是我觉得他就在这里啊…

拍电影的芭蕾少女与水与梦想

很难挣脱的午睡之梦
梦境大部分上帝视角
开始便是在一个拥挤的室内,有人在吵闹(梦境灵感大概来自元首的愤怒那个房间),好像是在一艘船上,一位少女被挤在人群中,然后她的哥哥和爱人穿过人海来抓住她的手,保护她脱离人海。
女孩子是芭蕾舞出身,这次是来出演一个电影,在出演电影的过程中认识了三位有趣而有才华的女演员(只记住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现在也忘了)
电影具体拍摄内容没讲
女孩子穿着纱裙走到一个游泳池一样的地方,下面有三个闪着光的小人在冲她喊,你把门打开呀,打开呀(场景灵感光遇水下)
后来女孩子拍完电影了,因为灵气和美丽被邀请参加一个走秀。
下一个场景就是在咖啡馆,女孩子被卷入了一片混乱,腿受了轻伤,没办法走秀,但是可以继续演戏,于是就被三位演员邀请来共同出演下一部作品。
在登机的路上,有遇到很美的舞团女孩们,身穿飘逸汉服,有一位妹妹美到一眼难忘。三位演员中其中一位对女孩微微一笑,说“当时,xx(三位之一)也是腿受伤没办法去走秀,和你好像啊”,女孩子就懂了,是她们故意做局,让她躲开那个浮华秀场,可以安安心心演戏。
然后场景切换,中间女孩子回了家(这里似乎就变成第一视角),在出租车上睡着了,再醒来就是走回家
再次场景切换(上帝视角),四位演员见面,女孩子表示“不好意思,我没办法演这个电影了,我需要去继续上学了”,三位前辈演员面面相觑,真诚得为她开心,并纷纷询问她去哪里上学。“瑞典”“上次因为我拍电影哥哥已经耽误学业了,这次不能再让他伴侣请假了”(莫名的对白)
之后便是结束
我强行挣脱梦起来准备写论文,卑微.jpg

扁舟

2020-01-07

梦见自己躺在一叶扁舟上,顺流而行。扁舟刚好一人身长,视角能看到脚底就对着舟翘起来的头部。本打算远航去一个地方,结果漂到了巨大瀑布下,害妄图逆流而上结果根本不行,被水流一路冲着走,顺着很窄的小溪流晃悠了很久,抵达岸边发现居然是在欧洲某小城的小巷子里,出了巷子发现又恰好是预备要去的地方,没走几步遇到已经抵达的朋友们,跟他们说我怎么来的,还看见了特别壮观的景象…… ​​​​

后来发现这种扁舟似乎算是载尸体送行火化的,国内民族和国外貌似都有这种习俗………一模一样的大小和形状

水族馆

2020-07-11

梦见在水里,一面玻璃墙隔开的水族馆里,我在水里家人在外面。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污染

梦到自己在家里,室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远处的烟筒冒出黑色的浓烟,天上下下来黑色的雨,河流都被染成了黑色,然而室内的人们还在正常生活,好像完全没意识到水源已经被污染了。我想出屋去超市买水,还没出去就醒来了

暴雨和龙卷风

详细有什么已经忘了
两个场景

我在乌云密布的城市里堵着车
望向远处可以看见一幢高楼鹤立鸡群般矗立在天边
根据梦中设定我家就是在这高楼里
一个形细长但气势汹汹的龙卷风正袭向高楼
我归心似箭


我住在装修后现代且毫无实用性到疑似样板间的大屋子里
外面突然狂风暴雨
雨水从屋子各处形状怪异的露台和窗口打入
父母在客厅招呼访客
于是我跑去关门窗
路上我突发奇想跳入一个室内水景
下潜后发现水里有个墙壁是白色亚克力类似淋浴间的小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