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

梦到自己在家里,室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远处的烟筒冒出黑色的浓烟,天上下下来黑色的雨,河流都被染成了黑色,然而室内的人们还在正常生活,好像完全没意识到水源已经被污染了。我想出屋去超市买水,还没出去就醒来了

无力吐槽

梦见在一个旧宿舍。下午起床推窗发现屋子似乎在一楼或者二楼,楼底不是地面而是池塘,我想人工湖什么还挺大的啊就是水很绿,墨绿色。
阴天下午。
进来二个女人,态度很不好叽叽喳喳像是来查寝室之类的。后来放了什么东西离开了。
后来我就去睡觉了,醒来的时候F回来了我还刚起来。F就爬来我床上,爬到我背后圈住我。我怎么也动不了……扒了我的上衣就开始顺着我的脖颈啃,说好听像吸血鬼说不听就是啃鸭脖。被吻来吻去、咬耳朵主要还是啃脖子,F那个长长黄黄的头发扫着我真是痒,这妹纸不知为毛力气很大就是挣不脱。远景光景是我脖子上全是口水闪闪的,一个比我白多了的妹纸帅气的圈住我。有点dokidoki?【妹纸你搞错了主动被动吧!
后来我的室友L和Z进来了……他们貌似洗澡回来,劝我赶快去说澡堂锅炉有问题指不定都洗不上了。然后F还是肆无忌惮地当着俩人的面啃我。最后我挣脱了一看7点20了,八点就关门了估计洗不上了我奔跑去了。去了发现我放在架子上的浴筐里头拖鞋和换洗衣服都不见了,里面还有黄色的西米露一样黏黏颗粒状的东西。【我也不知为什么放在那里。

我进去的时候几乎没人了……里面真是别有洞天啊,就像一个集市。我就到处问谁动了我的浴筐,问了一个圆形台的军人他在卖给一个戴眼镜外套男烟,斜眼看了我一眼。我去问一个大妈,大妈看了我一眼捂脸走了。我去问墙边一个男人,男人也是很诧异地看着我。我发现自己裸着,赶快跑进浴池。里面是白瓷砖铺垫,淋浴设备像借记一样。大爷负责卖东西,大妈在打扫地板。大妈在跟谁讲话,意思就是你们晚上就住这里,没关系的。【大概是一群homeless老头老太】拨弄游戏机一样的设备洗完了出去。

又以之前原路问了“集市”里的人谁动了我的浴筐,这回正眼看我了说不知道。我就到那个军人那里买烟。我问他有莱比锡吗……【明明是城市名儿orz】他说没有。我就说刚才看到了你卖给以戴眼镜的男人,翠绿色的包装。【后来似乎证明是american spirit】
这个军人终于说,啊是莱比锡吗(烟名儿却是S开头)就给了我那个土耳其绿的硬包装烟。我付钱,问他有没有其他软的,先前见到不是这样。他又掏出来说,软包装劲儿大似乎加了大.麻,也比硬包装便宜。我很愉快地买了点上抽着离开了。


于是后来我醒了……晚饭请了F吃鸭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