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吐槽

梦见在一个旧宿舍。下午起床推窗发现屋子似乎在一楼或者二楼,楼底不是地面而是池塘,我想人工湖什么还挺大的啊就是水很绿,墨绿色。
阴天下午。
进来二个女人,态度很不好叽叽喳喳像是来查寝室之类的。后来放了什么东西离开了。
后来我就去睡觉了,醒来的时候F回来了我还刚起来。F就爬来我床上,爬到我背后圈住我。我怎么也动不了……扒了我的上衣就开始顺着我的脖颈啃,说好听像吸血鬼说不听就是啃鸭脖。被吻来吻去、咬耳朵主要还是啃脖子,F那个长长黄黄的头发扫着我真是痒,这妹纸不知为毛力气很大就是挣不脱。远景光景是我脖子上全是口水闪闪的,一个比我白多了的妹纸帅气的圈住我。有点dokidoki?【妹纸你搞错了主动被动吧!
后来我的室友L和Z进来了……他们貌似洗澡回来,劝我赶快去说澡堂锅炉有问题指不定都洗不上了。然后F还是肆无忌惮地当着俩人的面啃我。最后我挣脱了一看7点20了,八点就关门了估计洗不上了我奔跑去了。去了发现我放在架子上的浴筐里头拖鞋和换洗衣服都不见了,里面还有黄色的西米露一样黏黏颗粒状的东西。【我也不知为什么放在那里。

我进去的时候几乎没人了……里面真是别有洞天啊,就像一个集市。我就到处问谁动了我的浴筐,问了一个圆形台的军人他在卖给一个戴眼镜外套男烟,斜眼看了我一眼。我去问一个大妈,大妈看了我一眼捂脸走了。我去问墙边一个男人,男人也是很诧异地看着我。我发现自己裸着,赶快跑进浴池。里面是白瓷砖铺垫,淋浴设备像借记一样。大爷负责卖东西,大妈在打扫地板。大妈在跟谁讲话,意思就是你们晚上就住这里,没关系的。【大概是一群homeless老头老太】拨弄游戏机一样的设备洗完了出去。

又以之前原路问了“集市”里的人谁动了我的浴筐,这回正眼看我了说不知道。我就到那个军人那里买烟。我问他有莱比锡吗……【明明是城市名儿orz】他说没有。我就说刚才看到了你卖给以戴眼镜的男人,翠绿色的包装。【后来似乎证明是american spirit】
这个军人终于说,啊是莱比锡吗(烟名儿却是S开头)就给了我那个土耳其绿的硬包装烟。我付钱,问他有没有其他软的,先前见到不是这样。他又掏出来说,软包装劲儿大似乎加了大.麻,也比硬包装便宜。我很愉快地买了点上抽着离开了。


于是后来我醒了……晚饭请了F吃鸭脖。

120502死亡与重生

  我曾经体验过一次死亡。漂浮在宇宙尽头,那处被称为所有灵魂沉眠处的小宇宙里,深暗、静寂、冰冷、无知无觉。直到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再次成了学生,正走在换宿舍的路上。新宿舍是四人间,除了一位不认识的自来熟妹子,剩下两位居然都是我的大学舍友。
  然而这时的时间轴按理说已经得至少推后几十年。而且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也有别于现实中现行的主流。这到底是穿越?还是重生?我冥思苦想却没有找到答案。不久我们去参加一位老师的葬礼,但是抵达墓地时老师还是活着的,笑嘻嘻地跟我们打招呼,说再见了同学们,死亡并不是终点。
  然后老师抬手看了看表,说时间到了,接着捏着一根荧光棒自己躺进棺材里。荧光棒的发光时效大概是四分钟,四分钟后钉上棺盖的棺材里氧气也会耗尽,然而在这之前老师就会死去。这个时代的人生命都被准确地计量,人们在死去之前还可以从容地与亲友告别。我离开学校,开始无家可归地流浪。
  老师的灵魂也会去那个小宇宙吧?多少年后也会像我一样重生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吗?我一边体会着旅程中的各种人情冷暖,一边思考着这个世界的本源。直到醒来才有种【我这回是真的活着】的实感……

120319炼金术师

  我是一个炼金术师,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已经不知道活过了多少岁月。故事发生的这一天,以我老师为首的老炼金术师们得到了确切配方,于是聚集在一起准备炼制那被无数炼金术师疯狂追求的贤者之石。阴暗的房间,摆成一个圆环的炼金大锅,以及锅旁围成一圈的老头老太太……
  我站在6点钟方向的大锅前,先把辅料按比例加进去,灰黑色的线条在水面上慢慢移动,自己组成了复杂的圆环炼成阵。当线条开始发出金光的时候,就到了添加主料的时候:自己的右小臂骨,整条左腿肉,以及三十六分之一的灵魂。据说这样的配方可以保证贤者之石成品的专用性。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体的几部分融入水中,而灵魂入水的时候甚至一点迹象都没有。不过说来也奇怪,从自己身上取了这么多材料,但从外形来看我们身上一点零件都没缺,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为了追求真理(欲望?)到底牺牲了什么。加料完成之后炼成阵金光大作,光芒散去之后,只余一锅残渣。
  我从残渣里找到了我想要的那块小石头,它并不是传说中的红色,而是与灵魂同样无色,除了我之外,谁都意识不到它的存在。这就是仅属于我们个人的至高的真理,用等价交换换来的打破其生成规律之物。一屋子炼金术师喜极而泣,老师对我表示了你已经出师的意思,于是我离开老师的工房开始流浪。
  后来的几十年里,我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几位拥有贤者之石的前辈的消息:非死即疯,无一幸免。我很清楚,虽然这个世界的炼金术师寿命很长,但终有尽头,将有限的一生投入无限的研究,不断挑战高峰,才是炼金术师们的常态。贤者之石的存在是双刃剑,让人达到顶峰的同时断绝了所有进步的可能性。
  当我听到老师的死讯时,就知道下一个恐怕就是我了,尤其是对相对年轻的我来说,未来漫长而毫无挑战的人生可以轻易把我逼疯。于是我很果断地作出封印贤者之石然后转行的决定。刚封印完贤者之石的几天里我像个游魂一样飘过附近的城镇,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站在一所魔法学校门前。
  不同于选徒条件苛刻、在工房里一对一传承的炼金术师,在这个人人都有魔法天赋的大陆,魔法师是由学校统一培养的。这也许也是某种缘分呢?这么想着的我去学校报了名。跟我一起报名的是一个自来熟的阳光妹子,自说自话地成了我的好朋友,拉着我去挑了宿舍里最好的并排床位。
  看着她一副我是大姐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样子,我都不忍心告诉她妹子其实我可能比你奶奶还老,我只是脸嫩(。)后面的剧情不外乎阳光灿烂真少女感化伤痛阴沉老妖怪……反正我醒得很早但起得很晚,回笼觉梦的部分印象不清。另外起床的时候觉得膀子疼……我没炼成这个部位啊喂!

120118修真与现代战争

  这几天一直在看玄幻修仙文于是做了个修仙梦,但是又牵扯到了战争……男女主双主线,不过这俩人至少到我醒前都是纯友情。梦里的天朝处于一个全民修仙的时代,科技渐渐没落。女主是修仙学校的尖子生,男主是个自力更生的野修。两人似乎是认识的,但不熟。
  某日尼轰国又气势汹汹地打了过来,尼轰人没有修仙的天分,他们就继续发展科技,带着各种高科技枪炮上了战场。修为不够的初级修仙者根本抵抗不了炮火,高等修仙者在战争初期又不屑出手。
  尼轰人节节推进,这天打到女主的学校门口,进门先扫射了一轮把老师都杀了,然后把学生聚在一起,先杀掉明显太弱的学生,然后对剩下的学生说给你们七天时间,能把自己的境界往上提高一个等级的,就能活下来,还能得到皇军的供给,做不到的统统杀掉!因为第一次屠杀少了很多人,于是女主换了一次宿舍。学校的宿舍是4张床2×2地并在一个大卧室里,卧室北墙边有小卫生间和小储物间各一个。
  女主和同学们讨论,觉得尼轰人这是想扶植我们来对付国内修仙者了……但是只要活下来,以后不管是逃还是关键时刻反戈一击皆有可能啊!于是纷纷开始闭关修炼。七天时限一过,女主成功晋级,但是同学又少了一大部分所以又换了一次宿舍。梦里对修仙的设定是通过灵石吸收空气里的元素提纯之后再吸收。
  接下来尼轰人控制了全部的灵石资源,于是活下来的所有学生的灵力都开始处于饥一顿饱一顿的状态。这时候女主突然发现自己某海葵一样的灵宠能够直接制造灵石而且还能躲在天花板角落把尼轰人不小心掉到地上的灵石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回来,大喜,于是和身边的同学们一起一边压抑灵力一边偷偷修炼。
  接下来就是男主那条线。男主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战争一开始就一个人跟尼轰大军打游击战。某日寡不敌众身负重伤一头扎进了尼轰侨民居住区,被一白莲花样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尼轰妹子给救了。这妹子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是男主的妹子了……但是女主的汉子到底在哪呢(。
  尼轰大军不久之后追到,带队的队长居然正好是妹子的未婚夫!妹子把大军拦在居住区门口,昂起头说这里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尼轰人,你们没有权力搜查公民的私人住宅!大概是因为妹子的身份实在显赫再加上未婚夫的帮助,大军过门而不入,终于保住了躺在屋里动弹不得的男主。
  后来的剧情就模糊了……也许有男主惜别尼轰妹子约定战后再见就换了个地方上山继续打游击,有女主和同学瞅准空子逃出学校最终也投身游击队伍……呃……开放式结局?(。

天文宿舍和猩猩戰鬥

好久沒寫過了……
今天的基本忘記了……

開頭大概是在一個學院,很大的一棟房子,裡面是個很大的大廳,感覺像博物館啊美術館之類的樣子,沒有教室也沒有桌椅,總之就是很空蕩的一個大廳,旁邊有通去庭院的走廊墻上有掛著相框

然後有個美國助教,20多歲挺年輕的,男,布置了個什麽天文作業,具體不清楚,總之記得我手上拿了張紙,要做完交上去
內容不記得是單純的觀星還是看流星雨反正跟星星有關

我記得我應該是做完了,跟初中同學林林在一起,沒有一個班那樣的感覺,廳里各種學生都有,助教像路邊發傳單的一樣站在大廳里,路人就把卷子給他

中間好像缺失了什麽內容,總之我的卷子變成了空白的,然後我就說糟了這交不上去,林林快給我抄!
然後就拿到了林林的卷子


後來又變成了我申請學校明年的宿舍,上面發下來一張清單,上面是一堆怪物名稱,說要抓住這些怪完成了試煉才能拿到那個宿舍(……)

於是我就去打怪囧

來到我申請的那個宿舍那裡
宿舍是間森林里的小別墅,兩層,不大不小,木質
從遠處看到屋正門口有一隻洛奇的黑熊那么大的黑猩猩囧,就是清單上的第一隻怪
我說這怎么抓啊囧!

然後我從屋子的後門溜進屋內,在屋內看到猩猩要闖進來什麽的,總之在屋內到處躲啊什麽的
後來不記得為什麽又出來了,回到一開始那個遠處,要重新過去打怪
這時看到了高中一英語老師Flynn(沒上過她的課),啊咩力卡運動型女強人,穿著運動外套背著單肩背包從我面前路過,於是向她求救,她答應合我一起去抓猩猩
兩人一起奔向屋子


然後不記得是從哪裡插進來的劇情,總之是前兩個故事段裡面很不起眼的片段(都不記得了),一個年輕女人和一個中年男人,然後就突然變成他們的故事了
我當時還覺得這是在暗指O美美事件……

忘記具體是什麽事情,只記得後來飛(真的是飛)到一個場景
藍天白雲,海還是湖邊,木板碼頭,邊上停著很多小木船,超級文藝小清新的畫面,女的坐在一個救生圈里在碼頭邊上漂,男的不記得在哪裡
女的跟男的抱怨說信用卡不能用啊什麽的……

沒了……

12月25日

最不喜欢的有关作业的梦
课程project是以小组上交各式菜肴
组员是本来很熟悉但后来全都生疏了的人
各种尴尬的磨蹭后我做为组长提交作业
被告知冰库已满不可上交
可明天再来菜便坏完 却没有办法
拿着一大盒渐冷的菜
在路上看到组员也故作热情地说明事由
宿舍里却爬满了陌生人
围着我的床铺

回杭州去读研究生的梦

昨天做了个回杭州去读研究生的梦,我和lc ,玲玲,还有以前2班的某个不知道名字的女的住在一间6个人的房间里,我还随身带了月饼。我们坐在床边,我一边玩手机一边抱怨早知道不用换手机号了什么的。门外还有2只母女猫在走来走去

111109

  应该是很长的梦,不过只记得后半部分。场景是学校宿舍,宿舍里的几个妹子协力对抗楼下不明身份人物造成的物种入侵……而入侵的物种好像是……食肉系的凶猛苍蝇?但是后来这种苍蝇被装在密闭容器里就变成很受欢迎的宠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