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02死亡与重生

  我曾经体验过一次死亡。漂浮在宇宙尽头,那处被称为所有灵魂沉眠处的小宇宙里,深暗、静寂、冰冷、无知无觉。直到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再次成了学生,正走在换宿舍的路上。新宿舍是四人间,除了一位不认识的自来熟妹子,剩下两位居然都是我的大学舍友。
  然而这时的时间轴按理说已经得至少推后几十年。而且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也有别于现实中现行的主流。这到底是穿越?还是重生?我冥思苦想却没有找到答案。不久我们去参加一位老师的葬礼,但是抵达墓地时老师还是活着的,笑嘻嘻地跟我们打招呼,说再见了同学们,死亡并不是终点。
  然后老师抬手看了看表,说时间到了,接着捏着一根荧光棒自己躺进棺材里。荧光棒的发光时效大概是四分钟,四分钟后钉上棺盖的棺材里氧气也会耗尽,然而在这之前老师就会死去。这个时代的人生命都被准确地计量,人们在死去之前还可以从容地与亲友告别。我离开学校,开始无家可归地流浪。
  老师的灵魂也会去那个小宇宙吧?多少年后也会像我一样重生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吗?我一边体会着旅程中的各种人情冷暖,一边思考着这个世界的本源。直到醒来才有种【我这回是真的活着】的实感……

111024一个鬼故事?

  昨晚的梦是三次元风格的亚洲系灵异故事,第一人称。在记忆开始的时候,我身处一座石制建筑中的长长走廊中,分支很多,但是建造走廊的石头上篆刻的符文会发出绿色的光芒,一旦走过光芒就会黯淡下来。我正小心地顺着没有光的地砖想要走出去,但是走到一半觉得不对,一抬头发现眼前有个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光头?(咦?)一瞬间似乎比满廊绿光还要闪亮。本来一片空白的记忆突然复苏,原来我是为了躲这个性格似乎是欧阳锋与老顽童综合体的人才会躲到这里来的!但是依然被发现了!在恐惧感的驱使下我掉头向走廊深处跑去,脚下的光芒明明灭灭,直到再也辨不出来路。

  慌不择路冲进一条岔路的我,再抬头发现自己撞进了建筑里的一间屋子。然而这屋子却不是用任何材料建成的,而是幕天席地枯草连天的露天。屋子正中摆着一具开盖的棺材,我上前细看,发现里面躺着一具完好的小女孩的尸体,眼角有血泪的痕迹,在煞白的脸上异常明显。

  我绕着棺材走了一圈,不知在哪发现小女孩似乎是姓陈,名字很耳熟,然后不自觉地念了一下她的名字,这时小女孩突然睁眼!用无机质似的眼珠看了我一眼,又闭了起来。这时候一直在追我的那个怪人出现了,说了句类似“此女必然是被人害死,死魂不散,怨气冲天”的话。

  可能是被诈尸的小女孩吓得没有力气再害怕了,对这个光头怪人的恐惧感一下子烟消云散。而且也许是从他形容小女孩的那句话里听出了善意,于是我很不好意思地向他求助说想要出去。对方却摇摇头说你已经在外面了,这些走廊的尽头都是把人传出回廊的空间转位阵,你看,有人来寻棺材了。

  朝来人的方向一看,来的还是熟人,高中时不知哪一届的一个姓陈的同学,原来小女孩是他的妹妹,难怪名字耳熟(不过现实里我并不知道这个同学的家庭情况,同学对不起!)。同学已经结了婚,新娘是个美人,但是我总觉得她身上似乎有一点违和感,同时这违和感也出现在同学和小女孩的继母身上。

  接下来剧情急转直下,感受到亲人(他们兄妹应该感情很好)气息的小女孩彻底诈尸,从棺材里爬出来指认:嫂子和别人偷情被小女孩发现,于是嫂子就联合一向讨厌小女孩的继母,下黑手把小女孩杀掉伪装成病死。而嫂子的奸夫似乎是……林俊杰……两人在某次演唱会上认识的……歌迷不要打我啊(顶锅盖抱头蹲

  报了仇的小女孩心愿已了很快就会消失,我代替受到了双重打击的同学带她最后去一次游乐园。这时候的小女孩除了脸色还是死人的煞白色,怎么看都是个天真可爱的萌萌小萝莉啊!我送小女孩上了旋转木马,运转中她还自己在上面换了一次座位,梦里最后的画面是小女孩在木马上放大定格的笑脸。

  好吧直到醒来我还是不知道后半段直接被我彻底忽略的光头怪人跟着我干什么……是看中了我随便一跑就能找到一怨灵呢还是看到凶手时会有违和的感觉……其实这么一想,梦里的我实际就是一只人形怨气探测雷达吧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