佀汀

一个喜欢做噩梦的家伙

http://SiTing

2021年1024日

2021年10月24日 凌晨:四点
梦境1:
我和朋友们在乡下老家,我做饭给他们,依稀记得我做了番茄牛腩和猪手。我用碗盛了一些给亚楠和王吃,让她们尝味道。宋在院子里,我去叫她回屋子吃饭,我抬头看天上,月亮很亮,但周围还有诡异的黑雾围绕着,月亮前面还有彩红。我让宋把手机给我,准备拍下来。这时我向左看。有一群手持刀枪的人形黑影在天上,我脑子里响起声音“疫情大军又来了”。
我依稀记得好像是空城了,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捕杀我们,我们开始躲藏,我和郑跑在最前面,其他人较我们慢一点,我们进了一户人家,院子里的狗正在狂吠,屋子里却没有人。我们躲在屋子里的墙角,只见一个人性黑影拿着枪走了过来,正在寻找我们......
后记:因为我人在北京,恰好疫情又开始了。2021年10月26日,又爆出有重症患者了。一时不知道这算是一个预知梦吗?

梦境2:记得很模糊了,只记得有个人背着我跑,他跑到一条小路,十字路口中间有一座荒坟,我告诉他要绕着坟转一圈才能到。然后又跑到下一个小路,又过了一座桥。到了一个村子里,我们去找一只羊羔,只有一只角的羊羔。

2017年 月份:不详 鬼怪

2017年 月份:不详
今天来说一个大约17年做的噩梦吧
梦的开端是我和几个朋友去找什么人,开着越野车,马路的两边不是繁华的街景,而是泛着黄的杂草
车开了很久,前面却出现了断头路,往前开是黄土地,没有路了。印象里好像又拐进了一条小道,我们停在一户人家门前。这栋房子孤零零的屹立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我们手里握着枪,推开沉重漆黑的大门。院子里拴着几条狼狗,冲我们狂吠。
这时候门开了,在我潜意识里,我找到那个人就在屋子里,她推门出来了。可是不对!开门出来的的确是个人!与其说开门出来不如说门开了,她在里面掉出来了。
门的里面居然是满满的水泥墙,那个女人被夹成了薄片,在水泥墙和房门之间掉了下来。只见那女人过着小脚,头上带着清朝的旗头,穿着绿色的清朝旗装。
我们端起了抢对准门,准备一旦发现异动随时射击。
这时从窗户里爬出来很多清朝女尸,长指甲满嘴的血,好像刚吃完人,它们像壁虎一样攀在墙上,紧接着又向我们扑来。准备饱餐一顿。
我们只能一边射击一边退出院子,当我们退出院子它们居然没有跟来。是出不来吗?
后来啊,我们回到了家里,谁都没将此事说出去。
自此梦就醒了
后记:为什么这个梦让我记得如此久呢,还记得有一次我们驱车回家,正是下班高峰期,傍晚八点左右,我们开车走了小路,我望向窗外,突然一栋房子映入眼帘,这...这不就是我梦里那栋房子吗,很多时候,我做的梦都会出现在现实生活里。
我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呢......

2021年 寺庙

2021年 寺庙
我又做梦了 我梦见我和父亲去了一个寺庙,那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一样,刮起了风。
那个寺庙邪门的很,怎么可能有寺庙允许摆摊呢,可是那寺庙过道两边摆起了摊位,大都是卖一些个什么佛教用品的,却很邪气。好似也只许我们走右侧,左侧走的是一些僧人,但那僧人穿的却是穿着黑色的海清服,诡异极了。
后来啊,我去到寺庙的厕所,居然是旱厕,等到我在厕所出来时,天已慢慢放晴。
后记:这个梦不禁让我想起以前还梦到过泰国的白庙,在我丝毫不知道,没见过白庙的情况下梦见的,当我在视频里看到白庙的那一刻,那种感觉令我无法言喻......

真实事件

2019年9月26日
近期做了些杀人的噩梦,但是起床就已经记不清了。今天就说说发生身边的怪事儿吧。
约莫在我16岁的那一年吧,我在姐姐家,在城市里我总是没那么害怕鬼怪的,因为我潜意识觉得,楼层那么高,它们,爬不上来...
秋天的某一天,我姐姐的老公去和朋友喝酒,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依稀记得,他是在小区的小路回来的,那个小路很奇怪,明明没有风的天气,那条小路也会吹起来阵阵阴风。而且没有灯,很黑。
姐姐老公回到家后,我约两岁的外甥女突然哭了起来,小孩子嘛,总是喜欢吃巧克力的,可那天巧克力也不管用了,止不住的哭。边哭边说;“门后面有怪物,黑色的怪物”。只记得那天忙活到半夜 才哄着睡下,那天我同外甥女、姐姐、睡在一间屋子。我打地铺,脚刚好对着门,可能是因为那时体弱的关系,我竟也依稀觉得,门那里有一个人...
好像是蹲在那里的,佝偻着背,黑乎乎的看不清,直到第二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午睡,依稀听见粗糙衣料摩擦的声音,以及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气声....
这件事之后我就高烧了,从此哪怕再高的楼层我也开始害怕了。因为我知道它们会抓着你的衣角,进到屋子里来,可能趴在床下窥视你,又或者它们在你窗外攀在墙上,等你睡眼惺忪的时候悄悄进到屋子里来。
在你的床边瞪着眼睛俯视你...

2017年

约2017年(具体时间记不得了)
我在乡下老家睡觉,是一个漆黑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无比诡异的噩梦,我依稀梦见自己起床找水喝,我走到厨房,厨房有些乱,边上是一些已经碎掉的秸秆,可我却看见水缸前蹲了一个男人,我潜意识告诉我那是我的伯伯,那男人约莫一米九左右,佝偻着背,瘦高瘦高的,令我震惊的是他身上居然血肉模糊,仔细一看身上的皮肤赫然是被剥了下来,随意的仍在他身边,周围还有一堆碎肉沫,只听他好像在吃什么坚硬的东西一样,发出咯吱...咯吱...一样的的磨牙声,他好像听见我的脚步声了,他把头转了过来,只见他对我诡异的笑了一下,他居然在吃自己的大拇指,那带血的肉沫还挂在他的牙齿上。
继而我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我渴急了准备下床去倒水,我走到厨房门口,我听到了咯吱...咯吱...

2021年9月7日

2021年9月7日(凌晨)
我在调查一件事离奇且玄幻恐怖的事情,我来到了一个江南小镇,那镇子阴沉沉的,好像刚下完雨,我看到很多破旧的屋子,里面黑漆漆的,有用锁链吊起来的棺材,我潜意识告诉我,那棺材里应该是一个极美的女子,还有被封锁起来的屋子,随后我拍了照片,把这个消息带回了家里,叫上了父母,表哥,姨姨等人,准备去镇子里一探究竟,这时有人敲门,进来两个女的,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们,是鬼...
有一个女鬼去我表哥屋子里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表哥遇害了。
我们驱车前往镇子,我和那个女鬼一起坐在后排,我怕极了,我感觉浑身都在发抖,这时车速降了下来,好似要停车了,我看见那女鬼下车了,我赶忙对我妈讲:‘她是鬼,别信她’可我一转头,那女鬼居然在车上,她看着我笑,我清晰的感觉到,我头皮都炸了起来
我们到了镇里,四处打听消息,渐渐地我们走到了一条冰似的路上。很邪门的一条路,有人告诉我们说,活人,都走左边,右边都是死人走的,而且她们影子上没有脑袋,我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自己的影子,只见我影子上的头忽隐忽现的,我们渐渐往前走,人群中出现了一个老汉,约莫古代樵夫打扮,诡异的对着我笑,突然,他拿起一把菜刀,疯了一样砍向我,我的腿,肩膀都受伤了,后来我父亲把他弄死了,他死的时候眼睛瞪大了盯着我,可周围的人就像没看到一样,冷淡极了,不一会尸体居然自己消失了...
我们借住在镇里的一户居民家里,我母亲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用电脑整理手机来的资料,这时,门开了,是那个樵夫,只见他瞪着眼睛诡异笑着,手持着菜刀砍向我,我母亲好似没看见一样并没有理会,我已经被砍伤了,我疯了似的把刀抢过来,将那樵夫砍死了,他依旧睁大眼睛盯着我,然后他再一次消失了。
我的电脑突然放起了视频,里面的人物泛着诡异的绿光,好似那清朝的妃子,她对我说:“你害怕吗?你永远也逃不掉的”我怕得要死。
这个时候门开了,又是那个樵夫,我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砍伤,我转身拿起菜刀砍向樵夫,我觉得自己大抵是疯了,他颈部留下了参差不齐的刀口,皮肉向外翻着,我将他的头砍了下来,这次尸体没有消失,眼睛依旧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他并没有流多少血,反倒是那血好像被水包裹着一样,而且没有腥味。
我发抖着对我母亲说;“你帮我,咱俩一起把他收拾了吧,我自己弄不了”我母亲说:“太重了,是吗”我刚要回答她,我隐约觉得房门外有人,那房门好像又要开了......
后记:我只记得这个梦里面诡异的笑,以至于我好些日子后想起,依旧心有余悸。

2020年8月

约2020年8月份
我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夏季的傍晚 约莫9点左右的样子 很黑  我梦见冬雪,叫我带着瑶瑶,郭郭到一个女寝集合,准备下班,那是一个道路很窄,两边有沟渠的小镇一样的地方,到处遍布着小二层楼,路过一个像是旱厕的地方,那里用黑色的厚重胶皮盖着,散发着一股子腐臭的怪味,我此刻只想快点到集合地去,可瑶瑶是个胆大的,要去看看那胶皮下到底盖着什么东西,我拗不过,跟着一个去了,掀开一看,赫然是个裹尸袋,我们拉开裹尸袋的拉链,里面居然是一具面色惨白的女尸,我吓得跌坐在地,转身拉起瑶瑶郭郭就跑到。
我们到了集合地之后啊,我把这件事情和我们的总监说了,我们都叫他旭哥,他很镇定,在宿舍门外是沙发上坐着,反倒是他手下的经理比较急,静姐焦急的说:“这不能不管啊,赶紧报警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寝室的小姑娘啊,咱们把每个寝室的门敲开来看看吧”静姐拽着我敲开了第一个房间的门,两个人都在,接着敲第二扇门,虽然开门较迟,但两个人也是平安无事的,直到我们去敲第三个门的时候,却迟迟没有人开门,我们没有办法只能自行开门,门开后左侧床上的女孩子迷迷糊糊的和我们打招呼,我们看向右侧,那个女孩子躺的很平稳,白皙的脚露出在被子外面,静姐一拍额头说着;“完了,人 在这儿呢”
是的,尸体就在床上躺着,我走到旭哥身边,侧目看向他的手机,他正在和一个人发信息,好像是死者的母亲,是一张照片,照片上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羊,笑的很开心,旭哥嘟囔到:“我就知道 你没说实话”
不久后警察来了,我们开始准备回去了,冬雪静姐走在最前面,我带着瑶瑶郭郭走在中间,旭哥则慢悠悠的走在最后面,这时我脑子里闪过了一个片段,我捕捉到了,如果床上的是死者,那么裹尸袋里的又是谁,我转头望向旭哥,只见他黑色鸭舌帽下轻微勾起了嘴角,也同样望向我。
后记:我为什么如此害怕这个梦呢,因为梦里房间的格局和我当时住的房子极为相似,而我恰巧也就是住在尸体的那张床上。直到现在我依旧不敢躺的很工整睡觉,因为总是会让我联想到床上的尸体。就是我自己……

more »谁在关注 佀汀

more »佀汀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