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rains

艾欧泽亚童话乡村爱情故事

阿宝是村里最漂亮的宝石兽,通体毛发有着蓝宝石般的光泽,而且有九条灵活的尾巴,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宝石兽看到阿宝的第一眼都会屏住呼吸。但是也许是九条尾巴生长吸走了养分,让阿宝从小不太聪明,结果村里的宝石兽都不和她玩,一只兽生活在村子的边缘。
一天,阿宝在附近森林里化为人形摘果子,突然听到一丝呻吟声,大着胆子走过去发现是一位金发男子!虽然阿宝笨笨的,但是她非常善良,她费力地把男人拖回去治疗(大概用的活性法吧XD)男人虽然醒了,但是问什么都不知道,似乎是失忆了,而且之前应该是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一点生活技能都没有。阿宝没有怀疑这个男人的身份,甚至觉得终于有比自己更笨的人而高兴。等他身体好了,她趾高气昂地指挥金发男子劈柴洗碗,而男人也一并接受,家务越做越熟练,开始比丢三落四的阿宝更利索。阿宝开始有点生气,但最后还是躺平了。“家务都交给他,我就可以享福了~这就是人的报恩吧~”阿宝一边躺在男人腿上被梳毛一边想着,舒服得眯起眼睛的阿宝没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最近男人总是避开阿宝不知做了什么,阿宝有些不满:家里好多事没做呢,去哪里偷懒了>_<她在村口找到了他,刚想问他在做什么,男人难得向阿宝提出个请求,他要去王城。阿宝愣住了,她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她的世界也只有这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可她又不放心男人自己去,是的,阿宝自认是他的监护人,看着他诚恳又坚定的眼神,阿宝同意放行并要求自己同行,男人当然求之不得,第二天他们就出发了。
来到王城,土包子阿宝自然是看什么都新奇,浑然不觉失忆的男人对这里这么熟悉,一直为她做导游。翌日他们来到议政厅,阿宝正感叹这座建筑的华丽,就听到面前大厅门内传来激烈的争执声音,阿宝听到最多的就是“王子”“失踪”这两个关键词,她没想太多,从门缝看着两个白胡子爷爷吵架的场景咯咯笑个不停,身边的男人摸摸她的头让她安静以后就推门进去了,瞬间鸦雀无声。再后来阿宝就被带进了一座城堡,住的房间比自己的小屋还大还华丽,但是她愈发不安,因为那个人类自从来了王城,很长时间没和她单独相处了,她怕他被人骗了或者被欺负了,她决定冲出房间去找他!没多久,笨笨的阿宝果不其然迷路了,她来到一片花园,休息了一会儿等着人类来接她,突然在身后假山处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她高兴地正要跑过去,听到了还有一个人的声音,她偷偷摸摸地躲在草丛里,不打扰他们谈话,另一个人对男人说:“殿下,为了国家您应该迎娶更加有身份的女子,那个你带回来的……实在……”王子用阿宝从未听过的冷漠语气说“不用你们管”大臣有些着急:“殿下到底看上那个普通女孩哪里?”王子:“你们不懂,每次抱着她毛绒绒的尾巴我都迫不及待和她灵肉相交”因为王子说这番话的表情动作实在太过变态,把阿宝吓得后退一步,结果标准结局就是被王子发现了,阿宝一看形势不对,当场变为宝石兽转身就跑,笨笨的阿宝又忘了附近都是草木,九条尾巴实在不方便,不一会儿就被王子领着后颈抓到了,她一边使劲挣扎一边指责王子骗人,把她骗到王城来,不过笨阿宝怎么玩得过王子呢,之后就是童话HE了

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去掩盖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另外两人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秘密,谁知道了就会被我们杀掉,于是就有了第一个被害人,因为是第一次犯事,做得不是很利索,又被其他人偷看到了。我和其中一个共犯大叔来到了偷看者开的小卖部,把他拉到里屋,我拉上所有窗帘,并准备销毁痕迹,大叔正在勒死小卖部的主人,突然小卖部那里传来了敲门声,我们一惊,对看一眼后我决定出去看看。
原来是村里的小孩,因为家里出事想要买点香烛,我心里一慌,会不会因为我对这个店摆放位置太不熟悉导致暴露自己?就在我一边思索怎么应付小孩,眼神一边四处搜寻时,发现门口半开柜子里透出一抹红,我过去打开一看,果然是香烛,还有一叠信封,其中有一个很明显用过了,略微鼓起,我瞄了一眼旁边正在挑蜡烛的小孩,打开了那个信封,没想到里面却是我们商量秘密时的偷拍照!我知道村里只有那个有相机的女人才能办到,想着之后要通知另一个共犯去把她干掉时,发现一旁的小孩也看到了信封里的内容,我心里叹了口气,把这孩子也给哄骗到了里屋,当他看到屋里的场景很明显吓了一跳,不过他之后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当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的行动还是被村里的孩子王发现了,当我和大叔路过正在玩游戏的孩子王和其他孩子时,他突然站定看着我们,眼里全是戒备和厌恶。我明白他知道了什么,想要过去套出点什么,却被警告他留下了证据,不许靠近他,我一笑,在他耳边悄悄说不想他妹妹出事的话,十分钟后一个人来小树林。在小树林里和大叔把孩子王解决后,我开始思考他说的证据,不知道孩子王会放在哪里,或者会告诉谁,为了保险只能把和他一起玩的几个孩子全都杀了呢。正在想怎么样能把孩子全杀完又不暴露自己的时候,梦醒了

换一种选择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梦到和另外三个闺蜜在同一个大学,两位和我不在同一个班,下课时就会互相串门,梦境从一场数学考试开始,原本我还在FF14解限打绝本,突然有一个机制出现了冰球和火球,有一个画外音问球不久之后会读条一个buff使我们团灭,请问是8人同时输出两个球快还是先单杀一个快?我慢慢“清醒”,发现自己在考试时候打盹了,老师在我面前似笑非笑,我一激灵开始做题。
过程太痛苦了,令人回想起数学课的迷茫和无助(iДi)草稿纸上是密密麻麻设的x,c,a,b,我算出了单杀一个的时间,还在计算同时击败的时间时,老师开始收卷了。下课铃响了,我决定去隔壁班级散散心,在那里的栗子(闺蜜之一)和我吐槽上一次日语考试的听力发音,我们一起骂了sb学校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教室。和我同班的小灰灰就坐在教室门边,路过她时顺走了一根pocky,叼着看大家正在出黑板报,黑板左侧画了中国华北地区的地图。
这时不同班的俩闺蜜进来问我们的假期安排,小灰灰说她要去斯蒂拉,栗子问那是哪里?我向黑板努了努嘴,原来北方已被沙漠覆盖,斯蒂拉是其中一片绿洲,小灰灰有些难过,她说她就是为了保护家乡,才选择了环境管理专业。我醒了之后也在想如果当初我选了不同的专业,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不过果然数学太难了,打死都不会选理科的! (╯°Д°)╯︵ ┻━┻

自卑会令人自毁

背景是在西方,有一位国王娶了邻国的公主,封为王后,可是国王同时忌惮邻国的强大,表面上两人相敬如宾,其实国王一直从心理上打压王后,使王后从原本天真烂漫的女孩变成了唯唯诺诺的妇人。
作为他们的女儿,我看不过去国王的所作所为,于是联合管家为我母后争夺一定的权力,意图谋反,国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强行为我选婿,其实都是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我随便挑了一个肌肉还算漂亮的,来稳定一下国王。其实我与能干的管家早已私通了,那些人根本看不上眼,和选中的人出门游玩一次后,我更确信他只是一个草包,于是回王宫后就雪藏了他。
有一天我听说母后要回娘家探亲了,心里想着是不是国王又要出幺蛾子了?就带着管家找到了在大浴室(更像是浴场)的母后,我坐在一边吃水果一边等母后沐浴结束,但是她的样子有些不太对,一直焦虑不安地走动转圈,突然她抬头看到我身边的管家,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母后……”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所见给震惊得说不出话,母后柔若无骨地攀在管家身上,还时不时地向他耳朵里吹气,这是……在勾引他吗?管家也被吓到,反应过来后,连忙推开母后,但她没有放弃,一条腿踩在了椅子上,轻薄的浴袍滑开,露出洁白柔软的大腿,母后媚眼如丝地看着管家说:“不想来试试吗?”我赶紧挡在管家前,对母后大喊冷静点,这是我的男人!
母后后退几步,又变成了刚才焦虑的样子,我不禁好奇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她一直摇头,什么都不说,被我问急了就不停地念叨“不能说不能说,他在听他在听……”我和管家对视了一眼,他起身去外面和谁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浴室门被打开,露出一张胖胖的笑眯眯的脸,管家介绍这是他的人,现在正守在外面,所以母后可以不用担心会传到国王的耳朵里。母后还在犹疑中,管家突然大喝快说!我心领神会,紧接一句你不说我就和管家私奔了,烂摊子都留给你!
母后恢复了冷静,不再神经质,她从某个角落拿出一个小铁盒,她说起因是不久后的探亲,那是国王想趁机夺回母后这边的权力强行安排的,然而对母后来说更像是被赶回去的,她害怕回去后亲人们异样的目光,同为王族,为什么她就混得这么惨呢?在整理行李时,她翻到了手里的小铁盒,打开发现里面是儿时的宝物,最上面是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她回想起拿到这个蝴蝶结时的场景:那是某一年她的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戴上之后,就被夸赞是世上最美丽的小公主。可是现在已经没人会再夸奖她,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花瓶,一个维护两国表面和平的废物王后。于是她想勾引我的管家,证明自己还是有一点吸引人的魅力的,她只是……想获得一句赞同“你真美丽”
听完母后的故事我嚎啕大哭,然后直接伤心醒了……PUA必死!!!

本废物也只想要一点点认同而已

第一个片段是大学生时候的我坐在游乐园的广场边,因为一些原因站不起来,只能抱着我的大背包窘迫地坐在那里,感受到周围或好奇或关心或嘲笑的目光。
这个时候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走了过来,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我无言点了下头,他直接单手将我抱起,另一只手领着我的背包,他真的非常高大强壮,我坐在他手臂上可以俯视其他人。但我吓了一跳,连忙让他把我放下,放下后我还是无法自己站起来行走,那位外国人笑着说:“我知道你想玩第二次,是吗?”然后故技重施,又把我抱走了。我搂着他的脖子,看到周围其他女孩子羡慕的眼光,原来的窘迫尴尬烟消云散~

第二个片段是我在类似万事屋的事务所工作时,交到了男朋友,原先是为了解决一位年长女性的房屋出租问题,我和他假扮情侣,赶走纠缠阿姨的人,结果最后假戏真做∠( ᐛ 」∠)_梦里的男朋友非常帅,我时常怀疑这是梦吧?(真的是梦啦!哈哈)
后来那位阿姨来到事务所,说是租房又出现了问题,需要我们两个再去解决一下。到了约好的时间,我听到他喊我的声音,原来是开车来了,正停在路边。我高兴地跑到他车边,发现他穿得非常正式,像是王子一样,而我穿着风衣,里面是普普通通的T恤,我不由得自惭形秽,拢了拢外衣,向后退了一步。
“抱歉,我穿成这个样子,在你旁边太丢脸了吧,要不我们……”刚想说分开吧,就被他打断了,他伸手撩了下头发“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这样穿也很可爱,做你自己就好。”
我深受感动,毕竟现实里也没怎么获得过认可(;へ:)(虽然梦里没想到吐槽,但是那个向上撩头发动作真的很土2333)他接着说:“而且衣服问题你不用担心,会有人帮你解决的”正当我疑惑为什么这么说的时候,那位委托人来了,她先是和我道了歉,其实他们欺瞒了我一些事情,委托人其实是我男朋友的长辈!今天是以委托的名义,骗我参加家宴的,俗称见家长!解释完后,从阿姨身后的房车里出来了几个穿黑衣的男男女女,手里还提着几个大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华美的裙子和化妆品,我被按着坐在不知哪里出现的椅子上,被他们改造大变身Σ( ° △ °|||)︴然后王子和(伪)公主一起参加宴会啦~HE

旷野

远在澳洲的毛巾(昵称)提出想要搬家,但是没有车不方便,我点开手机地图,显示为PUBG的海岛地图,在1公里多的地方找到了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就在我放大地图找到车时,发现我穿过了手机,来到了那个场景,于是我直接开着车接毛巾来这个空房子。
这房子通透明亮,一楼有一侧装的是落地窗,外面是大草坪,而且家中明显有生活气息。我们两个分开寻找前主人身份的线索,突然有一个小孩从我身边一个房间内冲出来,跑向那辆跑车,似乎对这辆车十分熟悉,只是整个人是半透明的。正当我思索这是不是房子主人的小孩时,我发现他似乎想要搬车边的一块石头,我前去帮忙举起来,但是因为太重不小心滑落了,在那一刻我下意识想着如果就这么砸向小孩的脑袋,他会不会死呢?(幸好潜意识还是有一丝做人底线的)石头掉到了车子的后面,小孩一个翻身坐进了车子,比比划划像是要去一个地方,我叫上了毛巾,一起向远方开去。
只是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变成了暴风雪,寒风呼啸,视野里除了鹅毛大雪,什么都没有,根据小孩的指示最终我们来到了一个散发着荧光的山洞(完)

梦里没啥感觉,醒来发现有点克

一行人在荒山里迷了路,不巧的是深夜又下起了大雨,雨幕中找到了一座老旧的房子,进去之后发现居然是一座法院,而且还有几位行色匆匆的戴着白色假发的法官正在工作。
有一位年轻的女性法官注意到了我们,同意暂时收留我们,但是为了这里的安全,需要先在审讯室了解我们的来历,第一位被选中的是子宇,长发及腰,但平时比较高冷,其他人则在一侧的小房间等候,我坐在硬硬的木椅子上玩着手机,直到手机快没电了,我发现有些不对劲,站起来一边找插座打算充电,一边问其他人“子宇她进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大家开始有些不安,外面似乎太安静了,原本三三两两的脚步声也消失了,我去推了推连接隔壁审讯室的小门,打开后发现只有子宇一个人,表情有些木木的,我推了推她,她似乎才回过神,告诉我们刚才的女法官突然说有事就把她一个人留下了。我们又打开了审讯室的门,发现外面破旧不堪,没有一点人气。
我们面面相觑,对发生的这一切感到不解和一丝丝恐惧,在审讯室中商量着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但因为外面的瓢泼大雨,我们除了留在这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雨声中,大家都开始昏昏欲睡,渐渐地我发现在雨声中有一些违和感,似乎是……海浪声?我睁开眼睛,发现整个房间呈现荧光蓝,仿佛身处海底,墙上波光粼粼,透过墙的远处我看到一个细长的黑影,它逐渐变大,这才发现是一个人影,但它又不是人,皮肤是有些黏糊糊的蓝绿色,在嘴的地方有许多小触角(可参考成龙历险记中的月之恶魔咒蓝)脑海中浮现一个声音,问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之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回到了我的外婆家,非常安静,没有一个人,我逐个房间看过去,最后在小房间里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很明显是个陌生人,他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我不禁倒吸一口气,光光的脑袋上镶嵌了凹凸不平的石头,土色皮肤裂纹处发着光,似乎有岩浆在下面涌动(可参考FF14的泰坦)我想到每次遇到非人类总会打乱我的生活,怒从胆边生,质问祂在这里做什么,祂似笑非笑,没有回答我,我被祂的不屑给激怒,冲向祂的同时顺手拿起了桌上的耳机线,绕住祂的脖子后用膝盖把祂顶在沙发上,正当我双手用力时,我感到一阵剧痛,我只要一用力,左手就会反向折断,先是手腕,后来是手肘,我痛到大喊。身下的祂看我狼狈的样子,发出嗤笑,像是确认我不再能伤害到祂,我忍住疼痛,用单手勒紧了耳机线,最后杀了祂,只是最后也没有换回我原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