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小姐姐

20200526

我带着爸爸妈妈来到因特拉肯的雪山上拍照,他们俩沿着长长的栈道站在云端,下一秒一头野猪追着我跑,吓得我只得离开瑞士。我们坐在苏黎世的电车上,看着成排的房子。然后我看到一个日本军官拿着武士刀,正在往一座寺庙的深处走去,那洞口越来越小但里面仿佛有一座玉石做的佛像,日本军官被佛像吸引,不顾一切得往里走去,但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小,最终头颅被石像淹没。我回到家里,正在做空手翻,嚷嚷着舅舅带我去城里看电影。楼下lukas来找我,他还戴着蓝色的帽子穿着棕色的冲锋棉衣外套,在我家楼下徘徊,我跟他说我要去看电影了,让他和我一起去。他如果爱我,就不会仅仅在梦里想着我,惦记我,而会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得来找我。

20200512

回到苏黎世了,初恋带着爸爸妈妈住进山脚下的家庭旅店中,因为疫情关系,他带着口罩,但依然很帅气得和我打招呼,我羞涩地把房门关起来。我被安排穿上碎花长裙,参加盛大的相亲仪式,但我已经找到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男孩。他对我的怯懦与虚伪非常失望,我问他以后可不可以和我说真话。他伤心的说‘只会说事实,再也不会说真相了。”我仿佛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我身边养着的猫咪们差不多10只,集体把我从地上搬到床上。

20200424

很久没有见到starvos,他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并且拥抱我,询问我最近在干什么,他准备去公园或者参加派对,很潇洒地就和我告别了。我回到外公外婆的相间别墅,那条小路上开满了白色的樱花,非常美丽,我正在用我的相机拍摄下来。我去荷兰找好朋友yr,我俩下车的时候却把相机丢在车上。

20200413

公寓楼下搬进来一个英国小姐姐,我敲开她的家门准备送给她一盆绿植,无意间漂到地中海式的装修风格,小姐姐非常警惕地关上了门。然后梦到了大学时期好看的女同学秋月,正在家楼下做实习保安,负责小区车辆的进出,她和我说我是最后一个做实习保安,因为前面的名额都被抢完了。我走在楼梯间里,听到了吃人的怪兽传来的声音,拉开电梯的闸门,疯狂地向着楼上跑去。

20200407

我搬到香榭丽舍大街深处的一栋apartment里面,拿到二楼乙房间。我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纺锤睡衣,感觉到旁边正躺着一个男人。后来我们从房间出来说是参加某个海边的展览,brandon准备借走我的摄像机,展览结束后他却把我的镜头摔坏了。petch说要帮我修,我气鼓鼓地离开了,走到一半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有如此的坏脾气,于是转身回头。

20200316

大学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来到我家希望我和妈妈帮助她完成一个photograhy project,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光头的病人,但是举起相机的时候光头病人却消失在镜头里。我加入一个考古队,并来到一座圣庙里,我爬上高高的屋檐,并在那里开棺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秦代女性尸体。我回到自己的apartment,我家的白猫kimmie忽然间变成了一个牙齿外翻的人形女怪物,她逃窜出去,而后一只黑色的猫咪准备进入我的家,我正在封闭窗户。

20200314

被带来一栋充满中式风情摆放着vitange家居和organic绿植的别墅,花园里的鳄鱼挣脱渔网跑出来,橱柜里的蝙蝠和恐龙也从二楼闯下楼梯。我赶忙从一楼逃到二楼的房间里躲起来,可是房间里已经聚集了许多的阔太太,她们让我站在墙角,询问屋内的鬼魂我能否留在这里,我紧闭双眼不敢看,但还是从余光中看到了那个女人狰狞的面容,紧紧地盯着我。后来,她变成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士,我哭着对她说,‘我只是想要我的孩子。’她也动情地哭出声来。

20200310

和初中最好的朋友简单寒暄一番,回到乡村别墅,和外公外婆在院子里乘凉,看着远方弯弯曲曲的山路。然后我回到现在居住的社区,忽然每条路都有白狼袭击我,朝我扑来。

20200302

我的书橱用福尔马林浸泡着三只猫,其中一只的玻璃器皿碎了叫着爬到我的肩膀上,我吓得不轻,将猫咪赶到地上,猫咪因为没有药水的滋养,很快抽搐萎缩最后消散只剩下毛发。
我坐在泰晤士河边看着远处的游艇,意识到身后有一群小混混准备绑架我,我的初中同学留着短发的wzc赶忙过来拉住我的手,带我从海上的小石板上溜走,我们一路逃跑中间甚至用竹竿撑起跳高穿过封锁线进入禁区,然后我发现我们必须从河里游到对岸,她选择潜水,我决定在地面上跑,我看到远处同样在潜水向我们逼近的鳄鱼。

20200229

死神给我三次挑战他的机会。我第一站是一个剧组的女主角,在天台拍完戏之后,我要求剧组的gay化妆师给我换一个造型,他细心的帮助我吹直头发,我们把租借的公寓用吸尘器打扫干净。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声要求我立刻赶到片场。
第二站我变身成为便利店的员工名叫‘直美’我正在用酸奶给店里的植被浇水,突然间我的绿色植被全部枯萎,晴天变成雨天,死神以一个年轻俊美的美少年的皮囊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此前有一些有价值的年轻人免受死亡的折磨,包括在这家便利店的部分员工。然后我脱掉自己的运动鞋,在公园里参加马拉松但是我没有获得胜利。
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我正在一个四面墙都贴着马赛克的房间里淋浴,我听到美少年的声音这里即将填充水,看我是否能够逃脱出去,我只能够疯狂的试图找到出口或者缝隙。

more »谁在关注 帕斯卡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