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小姐姐

200116

我被小镇全民认定为某犯罪事件的嫌疑人。两位从上城区委派办案的警官找到我,正在和我核对身份信息与不在场证明。我参与到某次年度考核评定中,被放置在最后一个,本是个好位置由于同组的竞争者有我的好朋友、初中班长、大学竞争对手。我意外没能突破100分,我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在年轻警官面前告诉情况。年轻的警官是年长者的亲弟弟,他怀疑作案者另有他人。他约我在海边小镇的餐厅吃饭详谈,却意外得知餐厅的女招待和我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恰好是我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场饭局让他对我产生深深的疼惜之情。年长的哥哥另一方面,在一桩海边民宿外跟踪我的初中闺蜜,发现这个案件隐藏的走向。与此同时,哥哥和我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越走越近。

200113

危楼的二楼三楼是激烈的街舞比赛
我下楼看到每个房间放着各式运动鞋
Fabio牵着我的手疯狂向希思罗机场跑
我们需要机票逃离城市
真正的城市游侠

200108

我看到自己的姐姐geogria在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暧昧,他们俩当着我的面耳语,仿佛在评价我的是与非。那个男人瘫软在地上,苟延残喘不能动弹,geogria把他带到我的身边,把我的手拿出来安抚着他的身体,从上到下。

200106

最初我穿着白色绸缎的连体裤,然后我遇到了dmitry, 我发现了他是异性恋。他决定帮我设计一套全新的白色连衣裙,肩部到胸部是透明的白色欧根纱。我们一起走进教堂,教堂上的柱子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士兵,像极了x战警里的反派,他们正在搜查潜在的超级特工。他们毫无理由的把我抓住来。

200105

我正在一个极为狭窄的走廊上攀爬,手里握着一个蜂窝,我把它内含的蜂蜜送给我的母亲。她住在顶层的阁楼,当我爬上阁楼时,我被阁楼的装饰吓到了,19世纪哥特式建筑,所有的墙壁上都雕刻着七彩的蛇。妈妈说这些蜂蜜是要送给小蛇的。
我和一个男生,以及长得很像玛格利塔的女生重新回到初中时代的密封式军训,我被一些女生排挤到最前排带着队伍长跑,女教官正在向我介绍我们可以居住的房间,我在路上看到一些老式的便利店和80年代的服装店,里面是白色、灰色的皮服。我还走到一个小女孩的家门口,我仿佛看到从前外公外婆在乡村的家。

200101

Zac P***en作为督察员来到丈夫的画廊审查,他对他的黑白系列并不感冒,我感觉zac打算离开,于是调动遥控器,把最核心的作品变成‘母亲’为主题的抽象彩色作品,zac站在面前停顿了好久,我向zac介绍什么,他摆摆我的手,示意我不用多说他都知道。zac准备离开,走之前问丈夫,‘小七是你的?’ 我赶忙说到,‘我是他这次项目的助手。’ 我们目送zac离开,他的助手穿着黑色西服示意我们不必再送。

191230

我和丈夫准备休息,他正在和我嘀咕着什么,让我做好准备,我内心有些不情愿,把床头柜边上的安眠药剪开往嘴巴里面灌。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走进来两个穿着皮毛打扮怪异的人,他们把我抓走但我不知道要带到哪里去,我从房间出来进入中间院子的花园,那里竟然摆放了一张床,我的舅舅舅妈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这两个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被关押在某知名社交分享平台的窗口里。我需要穿着超短裙,和男性摆出暧昧的姿势吸引粉丝才有机会脱身。然后我的窗口被送到了xz的面前。我见到了许多少女心中的偶像xz。但是我对他毫无感觉。

191229

我去珮瑶家拜访珮瑶,场面非常尴尬,她邀请我在镜子前面敷面膜,我说了很多从前的话,但是她似乎想请我离开,我只能悻悻地走出来。我的眼前晕眩,绿色的草地变成白色和绿色的圆形状波点,公交车站的车进站,我想都没想就上车了。结果发现司机师傅可能有反社会人格,他车速飙得飞快,似乎想要把开在山路上的车开进湖里。

191227

十年前的高中被翻新修建在未来都市里,我在镜子看着自己重新穿上高中生的校服,我在二楼看到了初中时代隔壁班的英语老师,他还是一脸痞痞的样子。我想起从前他对女学生的性骚扰,我决定离开从楼梯往上爬,结果向上爬的楼梯全部变成中空的向下的楼梯。我再次走到二楼的教室,那里被改造成设计师的工作室,我看到kentaro和brandon正在做我的礼服,他们热情的喊我试试新的礼服。

191224

我穿着白色蓝色杏色拼接的高领毛衣回到教室,在驾校有过短暂碰面的小哥哥和我穿着相似的情侣装,我被分到最后一组准备提案,sherry在第一组,他们做了很多有趣的头像和产品内部结构图。最后的提案我们组拿到倒数第一,我们相约在一起吃火锅,sherry坐在我的对面,我看到大学时期的好朋友yiran穿着白色连衣裙坐在她后面。吃完饭,我们四个人准备去逛街,小哥哥单独留我下来,我们离开他们俩转身去附近的超市。
我准备登机回国,结果被告知打印下来的登机牌是无效的,我向警官解释这是在官网上买的并且登机牌上有我的姓名,然而英国人却不听我们的解释。我只得求助于中国国航柜台会说中文的小姐姐。小姐姐和我说可以从伦敦先换成到新疆的航班,再从新疆飞回到家,但是飞机上只有一个位置,我决定抛弃和我同行的几个穆斯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