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小姐姐

圣母玛利亚的咆哮

童年乡间别墅的车库里摆着卧室里的两张大床,走近最里面是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耶稣的白色大理石像,我回想起爷爷每天都可能会来到这里祈祷。我做完祷告,听到卧室有声音,我大声呵斥那些拆除我的卧室的施工人员,他们告诉我我的邻居已经掌管这里,并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民宿。我走到我弟弟的房间,看到老板娘,我气急败坏下将那里的所有的电脑都砸碎了。后来公司来了一些人试图劝住我,以口红和衣服诱惑我,我说,“你们去找别人吧真的。”然后我穿着夏天的超短裙坐在机器上往新家走去,可是风实在太大,吹坏了我的墨镜。我的妈妈觉得我太胖了,决定要求我和她每天一起做俯卧撑。妈妈的一条腿居然是由机械构成,一个男人居然用机器挤压妈妈的身体,他逼着我看着妈妈,我看到妈妈的骨髓挤出一朵橙色的花,我失声尖叫,并发誓要杀死这个男人。后来我只记得,俊杰从身后扯着我的眉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把我带到了红色的酒宴上。

11.28

学校开始上课了,这堂课是法国人jc的,他正在用蹩脚的中文讲授着中国基础网络建设,一位金发小姐姐,长得很像明星,热情得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突然,petch走到讲台上,戴着墨镜,并带着他的团队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他们的衣服正在宣传泰国即将申办奥运会。我看着觉得尴尬,小姐姐问我他们在做什么,我说add their part(加戏),但我看到jc,心中却觉得得意。我和本科舍友yy躺在我的乡下别墅休息,进来一个小姐姐开始爱抚我。结束之后,我走在湖边,看着之前一直在欺负我的外国小哥哥们,我把它们叫起来骂了一顿,一个从小和我青梅竹马的男生帮助了我,我发泄之后,在他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这些小哥哥把我抓到一个房间里不肯放我走,后来进来一个电影明星。

11.25

车开在深夜的山路上,一位长得很像我阿姨的人忽然间靠近我,并向我推荐一份合同。我隐藏了自己的户籍地之后便签那份合同。车停下来将我送回了家,我却突然决定解除合同。那位女士决定向法院起诉我,我和我团队正在左右摇摆商议着怎么处理,我决定可能要曝光自己真实的背景。我和其它两个女生来到伦敦的一家复古酒店,我竟然能够召唤出一个灵魂,或者一个男性魔鬼。我告诉其它两位同学,结果他们却无法召唤出任何灵魂。我将酒店地板撬开,发现里面藏着一份机密文件,或许可以揭开过去尘封的历史。我们三个人按照顺躺在酒店的床上,我在中间。我感觉到那只灵魂从卫生间的浴缸里出来慢慢的爬到我的身上。

11.24

包括我在内的10位年轻人成为魔鬼的契约人,分别管理着不同的辖地,同时也被迫受到精神控制。我手中拿到了它在人间和女性的亲密艳照,但是不得不将其藏在大腿皮肤上。我们接受着黑色光束的检查,然后我和一个小哥哥被安排到一辆车上,不知道车要载着我们去哪个辖地。我觉得小哥哥分外眼熟,小哥哥暗示我们曾经应该有过某种生意或者情感上的交集,但我却坚定的告诉他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11.21-22

我去参加弟弟的校园派对,他的同学在黑板上写着“祝福姐姐32岁生日快乐。”刻意抹黑我的年龄让我非常不悦。梦媛给我的教练拍了抖音,他变成了一位游侠,和东方不败座谈,一言不合两人打起来,打斗过程中东方不败的胃空了,于是乎他拿出来一壶麦片,“要不要坐下来吃点。” 我居住的乡间小路即将被日本人炸毁,孙红雷老师拉上我就跑,我们穿越各式各样的铁道路线,最后悠然自得的坐在铁轨上。我受邀参加一个私人one to one 聚餐,对方是一位high level的男士,结果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留着短发、穿着黑色夹克、涂着大红口红的小姐姐,她让我从身后抱住她。身旁的女招待充满调笑的路过我们。晚饭之后我被一个男人领入一个360度都是三棱镜的房间里。

11.19

我未来的老公长得很像 Park Seo-joon,我们继承了父母留给我的第一套房子,我们早晨醒来,看得到玻璃窗户,我望着外面心情并不开心。因为我发现自己并不爱身边的男人。而后我梦到了gigi,我早些时候梦到过ingrid和jason,他们俩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jason向ingrid求婚。gigi和圣地亚哥闹了矛盾,她把头发染成青色,和派对上认识的三个男人走了。他们把她带到了沙滩边,并试图撕掉gigi身上穿着的elie saab。gigi意识到不对但也来不及了,她被打晕过去并且拍了裸照。

11.16

长得像妹妹的女孩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她住在地下室里,油腻的墙面,昏黄的灯光,诺大的起居室里挤着四张双人床,四个不同的家庭的主人正在伸着懒腰。我继续向着内厅走去,却柳暗花明是一处阳光明媚的花园,绿树成荫。我思念弟弟妹妹,准备带着他们去攀登长城。最后是弟弟和我登上长城,我正在给他拍照,我发现他瘦了很多。而后我听到后方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正坐在石阶上,舅舅正在打着口哨,却不愿意停下来。周围人都在看着他。

11.15

放学回家的路上,伦敦街已经没有了半点光亮,司机师傅不愿意载我,而我又发现背后有人跟踪。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载着摩托车停在我的面前,示意我上车,否则就会被尾随者带走。无奈我只好坐上他的摩托。他把我带去自己的家中,那里有6-7个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大多是东欧那边的血统,一位女士正在为他们分发羹汤。男人特别嘱咐女人为我准备好吃的南瓜浓汤pasta,其他孩子都死死盯着我却不敢出声。其中一个少年吸引我的注意,他长着和弟弟很相似的脸庞。他的神情仿佛在暗示着我不应该停留在这里,我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窝点。忽然间,我嗅到煤气快要爆炸的气味,我拖着男孩就往外跑,头也不回。男孩告诉我是女人干的。我把他带回我从前生活的小区-mhy,并跟doorman报了警。但是我们没有走进家门。第二天我从泰晤士河出发准备上学,结果还是遇到昨天没有被炸死的男子,我忽然意识到他会一直跟随着我在每一世界的场景里。

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

11.13

这些天陆陆续续的片段:
明亮的乡间别墅,爷爷正在花园里收拾花坛和废弃的钢铁,转瞬间我被拉入黑暗;
在篝火前取暖时,白色的猫咪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躺在软椅沙发上和我一起入眠。
学校的第三学期开学, studenthall多出一些新面孔,妈妈说lukas好像比之前胖了些,两个小哥哥和我热情的打招呼,他们是我的新舍友,lukas貌似有些不开心靠在墙角看着我。邻居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儿子坐在我的面包车里,但不打算带着我和我的孩子,天已经开始发青下着密集的大雨,我生气的用英文破口大骂,“what's the fuck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