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小姐姐

191221

两天做了重复的事情,第二天才明白第一天所有行为的原址。第一天,evan peters是我的哥哥,他把我从一个无人的工厂接了出来,我们上了一辆轿车,车上略微有些拥挤,我们从山路开到市集,轿车也变成了敞篷车,有人从车上下来,并告诉我们‘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天,我在工厂里的不同房间游荡,意识到这是一家关押和贩卖年轻人的地方,哥哥和手下杀死了工厂顶层潜伏着的枪手,把我救出来,我的脚上都踩着泥巴,车里坐着爸爸的合伙人和她的女儿,他们投来鄙夷的眼神,我只好换上哥哥预先准备的拖鞋。车上已经坐不下哥哥,但我还是想办法让他挤了进去,合伙人坐在我的身后,我总觉得他慢慢的靠近我的呼吸,但我不敢和哥哥说,只能够在前面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的后背上写着暗号。

191219

学校已经开学,我是第一个回到公寓的人。我没想到这学期petch被分到了我们的house,我心中想着不能够让他住在lukas的房间里,他似乎没有察觉我对他的抗拒。然后,陆陆续续的很多同学都来了,我最后看到lukas,兴奋地不注重自己腿上的超短裙,直接从沙发上跨过去欢迎他。我可能真的又开始想念他了。

191218

家里停电,我慌慌张张想要找到妈妈。后来,在卫生间里找到了正在拿着手电筒修电路的爸爸。我和丈夫受邀去参加某名媛的午餐,她留着金色干练的短发,期间,她忽然间蹲下去摸我的大腿,试图调戏我,我没有告诉丈夫。然后的某一天里,我们都在她的家里私会。我听到她的卧室里有婴儿的哭声,顺着哭声我去找婴儿的时候她却不见了。我只得赶回家里,我看到社区里没有一个人,只有绿草地里一个在锻炼的男人,我的丈夫拖着行李和我们的孩子走出来,告诉我需要立刻搬家(核危机什么),他从我的脖子间闻到了别人的口红味道,我只能扯谎说我在偷偷试用名媛的口红。我们再次来到她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我隐约间看到了她在走廊里穿着白色香奈儿来回踱步的鬼影。

191217

和蔡康永老师一起走访两位已经过气的女演员,她们蜗居在非常细长狭窄的出租屋里,鞋子、包包、衣服堆在一起。其中一位小姐姐邀请我试穿一款黑色牛皮短靴,靴子正好卡在我的小腿上,我问蔡康永老师是不是很时尚。他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和我说我们要赶下一个行程,必须要离开了,可是我还有好多靴子想要尝试。

191216

美国恐怖故事第九季开始拍摄,飞机上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长相儒雅温柔的男士。一位女士突发性的哮喘,男士将她的上衣高高的摞起来,两人眉眼传情,但我知道故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位男士可能想要杀死这位女士,而我和我的丈夫面对面坐着,冷漠地看着他们。
我和我的丈夫准备出席某种活动或者去山野打怪,我让他先下楼,我看到其他女士都穿着莲藕蕾丝裙,粉色紫色的都有,我看着窗外竟然下起了雨,我发现自己没有带伞,准备回去拿,发现时间已经走到5:25,迟到了15分钟,估计会被丈夫骂的。

191214

搬新家了,透明的玻璃能够看得到远处的别墅与绿植,我听见远处一群人被房产销售经理带过来说是要买我家的二楼,我将他们拦下来,告诉他们绝不售卖,我也因此发现二楼原来有许多私密的空间。360度的酒红色灯光和彩虹廊桥,一位男士问我在这里睡觉是不是很不踏实。我起身去卫生间,那里实在太脏了,我只能憋着走出来看到我大学的舍友wy,她问我手机的摄像头是不是出问题了,我的脸实在浮肿的太厉害了。我看到了johnson过来,我介绍他们俩认识,johnson穿着黑白色的衬衫,我忽然觉得他们俩是失散多年的姐弟。我穿过酒店的走廊,在地毯和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和一位曾经面试过我的绅士的绯闻。

12.12

我梦见一辆向着远方飞驰的公交车,一个穿着考究的穿着白色丝质衬衫的男子总是盯着我,并绕到我的身后和我说着什么。但是我的视线一直都放在nick chuang的身上,nickchuang非常会跳舞,他还会瞬间移动,偶尔身体飘逸到公交车外面,然后回到公交车内为我表演街舞。那个男子仿佛试图绑架我,nick chuang用橡皮筋把我和他缠绕在一起,像拖车一样带着我离开车内,往山野的公路驶去。

12.9 有些暗黑淑女风的梦

johnson和我去一家买手店试穿衣服,我看到镜子里自己粗壮的大腿,老板给我拿了一条墨绿色的nike短裤,又给我套上过膝盖的白色毛线袜,johnson觉得我变时尚了,我看了一眼价格竟然要1490,我决定去卫生间躲一躲,没想到店里的小姐姐跟踪我。然后陪杨幂去西北面馆吃面,我们坐在户外吃面,和老板聊天。
我成了Daniel Day-Lewis的妻子,作为继母,和他的两个儿子保持着婚外情。他带着铁丝网来到地下室,年轻人正在开夜间派对。他先用铁丝网勒住了两个儿子,然后叻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我最后一定会杀死你’。我害怕极了但还是佯装淡定的说 ‘我等着那一天’,然而那只是个玩笑,我们还是抱在一起,我摸着他的脸看着他日渐后退的发际线。

圣母玛利亚的咆哮

童年乡间别墅的车库里摆着卧室里的两张大床,走近最里面是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耶稣的白色大理石像,我回想起爷爷每天都可能会来到这里祈祷。我做完祷告,听到卧室有声音,我大声呵斥那些拆除我的卧室的施工人员,他们告诉我我的邻居已经掌管这里,并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民宿。我走到我弟弟的房间,看到老板娘,我气急败坏下将那里的所有的电脑都砸碎了。后来公司来了一些人试图劝住我,以口红和衣服诱惑我,我说,“你们去找别人吧真的。”然后我穿着夏天的超短裙坐在机器上往新家走去,可是风实在太大,吹坏了我的墨镜。我的妈妈觉得我太胖了,决定要求我和她每天一起做俯卧撑。妈妈的一条腿居然是由机械构成,一个男人居然用机器挤压妈妈的身体,他逼着我看着妈妈,我看到妈妈的骨髓挤出一朵橙色的花,我失声尖叫,并发誓要杀死这个男人。后来我只记得,俊杰从身后扯着我的眉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把我带到了红色的酒宴上。

11.28

学校开始上课了,这堂课是法国人jc的,他正在用蹩脚的中文讲授着中国基础网络建设,一位金发小姐姐,长得很像明星,热情得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突然,petch走到讲台上,戴着墨镜,并带着他的团队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他们的衣服正在宣传泰国即将申办奥运会。我看着觉得尴尬,小姐姐问我他们在做什么,我说add their part(加戏),但我看到jc,心中却觉得得意。我和本科舍友yy躺在我的乡下别墅休息,进来一个小姐姐开始爱抚我。结束之后,我走在湖边,看着之前一直在欺负我的外国小哥哥们,我把它们叫起来骂了一顿,一个从小和我青梅竹马的男生帮助了我,我发泄之后,在他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这些小哥哥把我抓到一个房间里不肯放我走,后来进来一个电影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