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21 观星

天色阴沉下着小雨,地上十分泥泞,我和家人等着公交车,因为十分危险所以迟迟没有过马路上车。旁边有小孩在踢球。
我和朋友们出去旅游,我负责观星,如果火星的光不见了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毫无经验,只能对着杂志上的科普一点一点寻找。之后我发现lzx也在,她扎的马尾辫十分可爱,更关键的是她有便携望远镜和星体对照书,于是我便和她一起行动。借助她的帮助,我发现火星的光确实不见了。正当我开始焦虑时,lzx说:“可是连银河的光也不见了啊!”于是我们认定是观测的角度不对,便前往学校后侧观察。
到了后侧以后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我们又原路返回。回到草坪前的看台上时,看台前路灯的光开始不断闪烁,学校里的同学都在这彩排唱歌,lzx气得说灯闪得她快瞎了。我和jwx说“你猜猜这是谁”,他看到lzx也笑了,开始打闹起来。期间lzx好像闹了几次别扭,问我礼物的钱包还在不在。
在我和lzx返回的路上,我问她记不记得我们看火星的时候,火星在哪边。她想都没想就说在西北边。学校的正面在北边,火星的方向可能在西南边吧,我想。

2020.3.6

好像先梦到了gyt过生,不过我什么都没给她准备。后来学校组织到公园去玩,我本来和她一起走着,渐渐的就变成了我走在前面,尤其是到了老师们在的westpark的时候。后来听到hrx大喊“为什么有4个人都跟在后面!”
接着我发现自己好像可以通过像滑动鼠标滚轮的方式一样移动自己的位置,边走边用手指在空中假装滑滚轮可以加速走,站在原地把手指向远端,滑动一段时间后松开便可以瞬间移动到前方的位置,不过指向的地方如果有人就移动不了了。我向yqy演示了一遍,不过他好像始终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之后仿佛在一个试衣间全身裸体地醒来,我又试了一下滑滚轮,不过失败了。
在某个很像小时候住的小区的学校里,wd跟在我后面去食堂吃饭,路上看到了校长跑步。食堂大妈给我的盘子里盛了两种汤让我喝完才能盛饭。
老妈把我起床的衣服换成了某庆典的紫色灯罩?
跟同学走散以后,我到了一个黄土墙内的小店里,仿佛还过着几十年前的生活。店里的大妈始终不给我好脸色看,她拿着盆盛饭,加了很多菜,肉却很少。我拿出100来块钱,说钱绝对够,她态度逐渐好转,说“我本来也想像这样做饭啊”。买一套贵族的房子好像只要几百元,据说有某家的千金小姐每天花几十块做头发已经被认为奢侈得不行了。后来他们家让我帮忙算账,男主人问我1.3909要不要近似成1.4。
之后老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手机还回去了没有。

我梦到的自己死了,挖了自己的坟墓

我梦到的自己死了,挖了自己的坟墓

我梦到的自己死了,挖了自己的坟墓

2013-12-02

只记得几个片段了。

片段一
似乎是和二逼凌去玩一个商场里的从下而上的滑草(……),结果我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换上了和服。

片段二
我们一直把那个教导主任的名字记错了。记成了一个我很喜欢的物理老师的名字。
因为他们都姓唐,但是在真实生活中物理老师不姓唐,而教导主任姓唐。
我们其实一直在骂的是那个物理老师而不是教导主任。
而教导主任知道这件事,却从来没有找过我们纠正。
(因为前几天好像听说,他真的知道我们骂他,但也没有找过我们。)

就记得这两个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