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

两个梦

2022.9.24
梦见我在阅读一份关于“晴同家人”系列处境剧的简报,上面有很多关于这几个处境剧的新闻。我在简报的右上角看到,说是有剧迷给《毕打自己人》的两位主角创作了两首同人歌,旋律是用《小白船》和《小星星》,歌词是剧迷自己写的。简报上还贴了这两首歌的链接,需要翻墙才能看。我发现这两个链接是很多年前的了,好像是在雅虎博客里,现在这个页面已经看不到了。然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告诉我,一些老剧迷有存下这些古早资料,我心里就非常想看那些老剧迷的电脑,想拿他们的硬盘。

2022.9.28
梦见我站在一所学校还是一个营地的大门内,门外有一队看着是来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他们头戴小黄帽,身穿统一的服装,手上都拿着一根竹竿。他们来到大门前,被一个男人拦住了。在前排有一个像是领队的人的指挥下,学生用他们手上的竹竿,整齐地向地面“咚咚咚”敲了三下,拦路的男人像是得到了暗号,把他自己的竹竿向右划了一下,把学生放行进来了。

2013.7.23~2013.7.24

2013.7.23

1.梦见个人贴吧都像明星贴吧那样有版头了,我进入我爱研123吧,发现有版头了,但这个版头不好看,我在吧务后台打算修改版头,但想来想去都不知道用什么图片好。

2.梦见我回家,发现我们家的大楼变了,不是现实中的那栋,大门前多了一个机器,上面的显示屏上有一个投票,两个选项都是英文单词(我记忆中这俩词和黄子华有关),是单项投票。走在我前面的一个人投了一票,我接着就要投,结果显示太快了,请稍等。我按返回键,没反应,又按了几遍,不知咋回事系统就重启了。重启中我在梦里看到了邦主(陈国邦)和Mimi(罗敏庄),好像还和他们说话了……接着又不连贯了,场景转到了我小姨家,我站在门外,看到我两个表姐回家。接下来的就不记得了。

2013.7.24

梦见我在演员王强吧追了一篇龙叔续文,我梦见作者更文了,具体写什么又忘了。

零碎的三个梦(2022.9.23)

1.梦见我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里面的光线有点暗,但视线可以看得清楚。这里有许多小孩子,我还见到了LQ同学。我和LQ爬进了一个由木板做成的长方体,长方体的门是拱门,就像石拱桥的桥洞,里面分成了四个房间,前后两个房间是通过拱门可以连通的,左右相邻的两个房间并不连通,但是木板做的隔板是有一定透明度的,我可以看到LQ在相邻的房间里面爬来爬去,抬头也能看到有小孩子在房间的“屋顶”上面玩。四个房间里面分别都有白色的被子和枕头直接铺在地板上,但是房间的空间比较小,人待在这个空间里面,有点压迫感。

2.梦见电视剧《春天后母心》的大龙、虎子、天柱、妞、宝妹,《天涯赤子心》的小君也加入了这个家庭。最开始小君并不融入这个家,过了一段时间,其他人才接纳了小君。他们在一个由茅草盖成的亭子底下讲故事。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屋子里,围坐在床上,大家轮流表演一个节目。其他人表演了什么我忘了,我只记得天柱,他表演的好像是一段说唱还是绕口令,他站在床上,手里拿着长长的一张白纸,看着纸上的内容表演。但是他身上却光溜溜的,没穿任何衣服。

3.梦见我去了一家公司面试,面试过程顺利到我不敢相信,很快被录用了。我很紧张,这么快被录用了,可是我还没跟现在的公司提出辞职,没法立即过去上班。中间发生的事情断片了,最后这家公司又说不录用我了。

死刑&红包(2022.9.22)

做了两个梦

1.梦见我和我朋友小敏在逛街,这条街是我家附近的一条商业街。突然一阵骚动,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量人群向我们这边涌来。小敏拉着我,右转跑进了一条小路。人群还是很多,他们的神情看起来很慌张,我们也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向哪里的,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跑。最后我们发现,这条路的尽头藏着一个犯罪的窝点,我们这些跑进去的人们,莫名其妙都变成了同党,要被执行死刑(???)。警察赶着我们一大群人来到一个操场,我们身上的衣服,都变成了红色上衣(都要执行死刑了为啥要穿得这么喜庆啊喂!)。接着是行刑前的领导讲话,真的是死之前都还要我们受领导讲话的折磨!讲话完了竟然还有奇葩的跳舞环节,我极其别扭地跟着前面的人挥动了几下手臂。终于要去行刑了,在去往刑场的路上,看到人们的亲属站在路边送行。我正找我爸妈,赫然发现我爸妈就站在最前一排,哭得很伤心。我扑上去,哭着说对不起他们,和他们抱在一起。这时候,我脑子里竟然在想着:我终于愿意跟我爸有肢体接触了。(到了这里,我觉得我真的很想死了,可惜没梦到最后的行刑环节,真的很好奇啊!)

2.梦见我好像是参加了一个婚礼回来,在床上数收到的红包。我把红包逐个拆开,从里面拿出或5元,或10元的纸币,把相同面额的纸币叠放在一起。加起来数额似乎还挺多,好厚一叠钱啊!我正在数钱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子突然闯进房间,告诉我把多收的数额退还给他们,余下的就全部可以自己收着了。这个男孩现实中我不认识,在梦里设定应该是参加婚礼时认识的,因为他闯进来告诉我这些话,我的反应很平常,好像他就该出现一样。然后我就想起来,我多收了LTY家长和ZJQ家长给的红包。这时工作手机响了,ZJQ家长发信息过来说这周日要请假,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回复她,继续数红包去了,一边数一边回忆要退还给他们多少钱。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她又发了一几条信息过来。应该是我同事回复了她的请假信息,问她要不要调其它时间补课,她就又回复了如下内容(具体内容没法记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XX(我的名字)上次多收了的红包也还没退还,当时婚礼很忙,我也就想过后再退了。我们周六也没空,之后还是周日上就可以了,大家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就互相理解。 这个梦也没梦到结局,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会多收了红包钱,梦里都没有提到这点。

战争目光(2013.7.19)

把过往做过的梦也记录在这里。

前一天看电视剧《战争目光》第七集,田梦虹要在高胜岛住一晚上,江永良提醒说有海盗。

晚上就梦见海盗来啦,刮起了狂风大浪,天空很黑,海盗还放火烧岛。刘研究员先上岛,和田梦虹一起躲在了一片草丛底下。江永良乘着快艇,来到高胜岛,他穿着海军的迷彩服,戴着头盔,站在快艇上朝着田梦虹和刘研究员喊话,让他们快上艇。接着,我就醒了。

乐理(2022.9.20)

梦见我在上班,一个同学进来,我问他是不是来上乐理课的,他点头。我觉得这同学脸熟,又试探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小L同学?”他又点点头。我让他上二楼教室去等老师,他却把书本翻开,指着一处练习题向我请教。我好想问他为什么不去问乐理老师呢,但没有问出口。他学的内容是乐理三级了,这个练习题我也不太确定,于是就翻看了书本跟这道练习题的相关内容。看着看着,书本的内容变化很大,甚至有涉及了金融学的知识。我一边翻开一边用电脑查资料,小L他也耐心等着,没有催促我。最后我都还没来得及解答他的疑问,就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