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house

老是醒来就忘。

http://bbs.pirate9.com

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和第一个梦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不过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一下设置。我就办了。
第二天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原来是做梦啊

想起来这个几个礼拜以前的梦

做啥梦已经不记得了,途中觉得梦中事件发展太奇怪了,我会不会是在做梦啊?我就扭了自己脸一下。

不痛,没感觉。原来是做梦啊。

然后没多久就醒了……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之二

最近在读两本有顶天家族的书,做到这个梦也不奇怪。

某年的12月25日,矢三郎、矢四郎和我,狸猫兄弟中的三人从外回家。途中矢三郎哥哥让矢四郎绕路去取样什么东西,我们两人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矢四郎还没回来。我开始担心起他是不是被星期五俱乐部看上了,但我不管怎么叫矢三郎帮忙他却毫无反应,只顾着和其他狸猫唠嗑。我决定独自上路找矢四郎。

话说12月26日,星期五俱乐部有个雷打不动的岁末节目——尾牙宴的狸猫火锅。父亲总一郎就是被陷害煮成了火锅离开了狸世。几年后,矢三郎几次改写了自己或家人被煮成火锅的命运,我会依靠他也是当然的。

找着找着,我发现矢四郎被几个孩子和黑衣人追踪,最后逃进了一个高级商场里的一家饭店厕所内。一看,这几个孩子的领头人居然是我(现实生活中)的人类表妹。我恳求她放过矢四郎,不料她却和星期五俱乐部的寿老人以及夷川发电厂有关系,也被受邀参加了今晚的尾牙宴。看来她是敌人了。最后她说在他们这家饭店吃完饭前可以不追赶,但我知道矢四郎若是从厕所出来马上就会被抓住。我厚着脸皮和他们一起吃了顿午饭。

吃到最后结账时,我找准了机会趁他们不注意去了厕所,和矢四郎沟通过后一把抱起了狸猫形态的矢四郎,开始逃亡。

逃着逃着我觉得狸猫的样子太显眼。我让他变成一只小狗,可是他的变身术实在糟糕,瘦弱的黑色贵兵犬的尾巴怎么都是狸猫形态的。逃了好一会儿,途中还和矢三郎发了条我们位置的短信。我用计甩掉了前面和后面的黑衣人追兵,进了一辆通往底层的电梯,我表妹他们却从下面一层坐上了电梯!我背对着她们,但变成小妖狐的矢四郎却突然变得非常有攻击性,一直想要离开我的怀中。表妹在1楼下了电梯,我决定和她们错开去B1。这时才觉得可能中了他们的计,B1肯定有很多黑衣人接应。

想着想着,发现矢四郎居然不见了!我跑回1楼,早已没有任何狸猫的影子。最终我在1楼正门大楼梯的后面发现了好几辆有着高级食材的餐车,里面有一包山珍便是矢四郎。我赶忙抢走这个袋子,把自己的肚子变小把密实袋藏在了我衣服下面。保安追着我想知道我拿了什么,我马上甩开他来到了大街上,继续奔跑深怕有追兵,同时把塑料袋放到我的背包里面。

跑了好久好久,途中还发现了今晚星期五俱乐部宴会场地的秘密花园饭店。矢三郎回了短信说进入商场了,我却只能回复他说我们已经离开了。

我很开心自己能独当一面了,把背包里的矢四郎拿出来,却发现他还是小妖狐模样,而且很有攻击性一直咬我。这我才发现,这个不是矢四郎。。

----
后面就没有记忆了,我醒了以后想继续做梦,也做不下去了。

想了想我在梦中可能是矢五郎或者矢三点五郎,把矢三郎当哥哥,同时又觉得矢四郎还没法独当一面很没用……而那个表妹,真的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很烦人的长得像迷糊餐厅的山田的表妹。。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连环杀人犯

这个是两年前的梦了。

那个时候大一住学校宿舍,我的房间窗户正对小球场和小路,去后面那幢宿舍楼的人一定会经过我楼下,楼下有人讲话踢球唱歌我都能听到。

谁能想到那晚楼里居然闯进来一个连环杀人犯!我们逃啊逃啊总算逃到了后门但万年不锁的门居然打不开了,只好再回去差点又被连环杀人犯追了进来。总之又爬窗又跳窗的,活生生吓出了三身冷汗。

此时响起了有点熟悉的歌声
“♪ We love drinking ♪  3o'clock in the morning.
♪ We love singing ♪  3 o'clock in the morning ♪ ".
原来是出去玩的那群家伙又在回来的时候唱歌吵醒我了。可是但这次吵醒,我实在是感激不尽。他们让我回想起宿舍其实很和平很美好,根本没有杀人犯。

谁能想到居然是他救了我一命

半夜从一个house party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一大堆的人贩子拿着那种蛇皮套想要抓我,平时跑步很慢的我飞奔到了有些商店的地方,逃进了一家大半夜还没关门的兰州拉面馆。

拉面馆老板让我打电话给警察但没用,而house party的友人一直不接我电话。外面的人贩子眨眼就要进来了我吓得差点对人生失去信心。突然我发现先我一步离开派对的友人B携女朋友路过,我赶紧大喊救命他们就来帮我把人贩子打倒了。

原来友人B的父亲开车来接小两口了,我恳求他们能不能载我一程才发现他们家的吉普车真是举世无双得神奇。12座超高还有武器。。

梦到了地球毁灭

好吧不至于毁灭,是说澳大利亚东南海岸长得像亚丁湾一样的地方的巨型火山要喷发了(明明没有这个地方!)。从喷发前一个月世界各地也都在地震这方面看得出规模非常大,甚至能把隔壁的新西兰淹没掉。

然后它就喷发了。当时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和我父亲正在坐地铁,虽然地震了但车里人却无事而且继续地铁向前开!不过地铁司机没有开到下一站,改了道把车停到了更靠近地表的一站,让所有人都下车。我个人则在下车后研究了一下发生原因。

然后就醒了,没有结局b38

虽然被感动到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大二结束了快离校了,而今年和我关系非常好的学长也要毕业了(一整年都没搞懂他到底怎么看待我,哎这个算了)。

在最后一次见面时(也就是现实中的几天后)他给了我一本日记本,里面有给我的一封很长的留言便开始读了起来,真的是非常感动。

不过信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马上就发现是梦,觉得不能做这种美好的梦,就醒了。

一些集合

这礼拜初做梦比较多,睡眠也不是最好,做了非常多怪异的梦。想不起来梦里的情形真是太好了。

不过我还记得最后那场梦,我杀了人……

生活上的噩梦两则

某天早上梦到我晚餐烤土豆(这两天确实老想着烤东西),明明知道只能放平底锅A,但还是把我唯一的不粘平底锅B放进烤箱了,然后把锅子烤坏了只剩下了那个不管炒什么都会粘的锅A. 大噩梦

---------

第二日早上本当用新买的不知道啥味道的米煮粥拿来当早饭,做梦梦到打开那包新买的米里面一大堆白色的毛毛虫(长得很大一只大概一截手指)。恶心死我了完全没敢起来煮粥。(最后还是靠坚强的意志力爬起来打开了那包米(否则没饭吃)
----

关心自己伙食是不是关心过头了啊

more »谁在关注 light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