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0妞妞/20150401难以置信的脱团且跳跃至婚后

20150330妞妞❤[记下来的都是片段,连不起来了]
·似乎是我转学去还是妞妞转学来,高中的教室,他来找我说话。留了联系方式,虽然他不懂中文我也不懂泰语,但是意外的用英文交流的很顺畅。
·每天都在交流着生活,他偶尔发着乱码一样的泰语让我一头雾水。
·下大雨,我被困在一个积了水的桥洞里。
·妞妞萌萌的看着我❤
-
不一样的美男里最喜欢的明明是Jet却梦到了New,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喜欢Jet因为他颜值不是最高的,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原因,因为某个瞬间他和vvv的相似度。

20150401诺哥[醒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等洗漱好坐下来就发现几乎忘的一干二净/依然是片段式记忆,连不起来]
(前略,不记得怎么回事就和他脱团了←最近他出现在梦里真的太频繁)
·要说是硬被拉出去玩,然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到处都湿漉漉的。跑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躲雨,树的叶子属于比较大的杏核状,被雨点砸下来几片落在身上。有一个卖水果的阿姨,胳膊上挽着一个筐里面有零星的品相并不好看的水果(有小小的果子和看起来柿子大小的),想买,但是她卖的相当贵啊。于是诺哥不太开心,不过还是买下来一半。
·我一个人坐公车跑出去玩(似乎目的地是世界公园),没到地方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天阴沉沉的,车里非常闷,玻璃上的雾气让我看不清外面,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不是本地人,穿得朴素又有奇怪的味道和霉气混在一起让人不太舒服。我抹了抹窗户好能看清外面,发现天色暗了下来,掏出手机打算给妈妈打个电话。这时候似乎路过了国博,一车的人都挤过来到窗户旁边拍照,搞得我心生烦躁,把头探出去看到路中间广场上的花开的正鲜艳。
·似乎是受困了,我们炸开了墙,但是引起了更大范围的坍塌。后来在废墟里搜索着什么东西。在废墟里,遇到了各种职业和种族的人(?)——大概是精灵、魔法师之类,他们把我关起来,手脚绑起来,等sn来救我。
·回家之后,妈妈翻了我的钱包,发现里面多出来好多钱(我之前并不知道,似乎是在一起出去的时候sn塞进去的),还发现了书包里sn忘记拿走的手机,打开看了消息。然后质问我怎么回事,我很生气,认为她侵犯了隐私权,于是据理力争起来。不过也确实惊诧于他什么时候放那么多钱进去的,把他叫来说清楚了。还有他买的一大箱烟花,我说我又不敢放买这个干嘛。
·(似乎是婚后了,囧)他要重新装修,而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花费那么多。然后他生气了。(P.S.房间小小的但是很可爱(也可能梦里出现的不完整),蓝色主调,门旁边有个柜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小熊玩具(还是小狗?记不清了),每个都有名字。)
-
整个梦的色调都是很暗的,似乎一直在阴天或者下雨。就连被救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出太阳。不知道代表什么,可能代表的是今天的确阴天了,或者是这根本就是妄想。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睡前想起的是vvv而梦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

20140814梦见自己结婚的情景

新郎不知道是谁,亲戚朋友一大堆,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什么人都有。
和同学寒暄敬酒,有一桌人是高中同学(9、10班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请来了),给诺哥敬了酒,他也对过去的事表示就随风而去吧,倒是有其他人起哄说你后不后悔我说后悔啊于是多喝了一杯,诺哥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回头。看到了少年站在门外。提起裙子就追了过去。一瞬间泪如泉涌。少年好像对我说了什么,可惜不记得是什么了。
然后就哭醒了。

120413回老家结婚

  佣兵小队好不容易在七拐八绕岔路重重的沙漠地宫推完BOSS再绕出来的日子刚好是个大风天,扬沙浮尘劈头盖脸。我眼睛里进了沙子,泪眼汪汪地跟队友们告别。我说兄弟姐妹们我要回老家结婚了,有空一定来玩啊!
  然后我就真的回老家结婚了……丈夫又是个好人(你够!),认识多年知根知底。多年的好姐妹跟我做了妯娌,婆婆虽然看起来蛮挑剔的,不过我混了这么多年佣兵团观颜察色的功力还是有的,哄哄老太太不在话下。本来应该是平稳安宁的日常退休生活……后面的梦境异常模糊,不过潜意识觉得是因为家乡出了什么事还是远方传来了什么消息?我义无反顾地带上装备又开始冒险……

……真是相當難受……

不記得從哪裡開始了,好像是我放完暑假回美國,然後在深夜的街上拉著行李走去公寓
但是很清楚地記得那個城市是杭州……

我好像不認識路,但是貌似知道大概方向,然後路上還碰到了高中的學姐白洋,她說她去網吧玩

後來我走了很久也不知道在哪裡,於是往回走去網吧找白洋幫我查下股溝地圖,或者幫忙叫個的士
到了網吧看見裡面燈是關著的,白洋從裡面出來,說網吧到11:50就熄燈睡覺,所以她也出來準備回外公家睡

然後跟我說,深更半夜一個人走夜路很不安全,跟她一起去她外公家睡吧

於是我就跟著去了

走著走著路過一棟大廈,像是很舊的居民樓,裡面有一家婚慶策劃公司,一樓有那個公司負責的花店婚紗店什麽的……

我們要從這棟大廈後面繞過去才能到白洋外公家,於是往後面走
這時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我們穿的都是禮服……
大廈後面有一塊不小的空地,我們路過的時候看到好多對新人穿著婚紗就這么睡在地上……而且是豎著一排睡,O<--<  O<--<   這樣……

我們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沒多想就繼續走,走過了這塊空地,在要過馬路的時候(那個路口頗似恒寶廣場往寶華路去的門前那個丁字路口),出現了一個很成熟的女人,也穿著晚禮服,過來跟我們說話,好像是說我們發生了什麽事很同情我們要來跟我們做朋友……

然後這裡就告一段落了……

後來不記得具體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好像跟後面的花牌有關

我在類似體育西和黃埔大道交界處(副本記錄點)的郵局門口的地方很傷心邊哭邊跑,子夜在後面追我

我跑到郵局門口的臺階上停住,好像糾結了很久,回頭大喊我不會原諒你的絕交吧!
然後馬上後悔說出了這話,繼續邊哭邊跑……

後來好像是到了一個花牌會館,裡面和劍道館很像

然後不知道是在會館門口還是裡面,子夜在我身後說了什麽,好像是很傷心叫我不要不理她

但是我一直沒回頭,好像是跪坐在塌塌米上抽泣

後面就沒關係了……

一個長鬍子駝背的老頭出來訓練大家花牌,一個正太和一個少女好像是朋友,少女先來到會館學習,正太很久之後才來

但是正太很有天賦的傢伙,後來老頭從學生里挑出8還是10人,要準備教他們新的玩法
其中有正太卻沒有少女,讓少女很疑惑

然後老頭好像用很隱晦的方式教8個人擺花牌的方法
結果正太一下就悟到了,原來8人組隊的所有牌的位置合在一起的話將會是一張世界地圖,每一張牌代表一個國家

少女這才反應過來,然後大家頓悟,才想起,花牌的終極玩法便是脫離世界地圖,憑腦內的記憶用牌呈現出世界地圖……

然後就醒了……

我壓根就不想絕交゚(゚´Д`゚)゚
但是我除了哭什麽都做不到゚(゚´Д`゚)゚
我也是個笨蛋゚(゚´Д`゚)゚

120318耀子

  在梦里的我好像是个受到严密保护的大小姐……虽然严密到几乎就是监视的程度?而且被很苛刻地要求,比如每天早晨必须五点起床,一旦过点就会有一个侍女妹子掏出她那平时看起来是一根棍子但是从头尾可以伸出长刀和小钩而且此时会使周围环境降温的武器毫不留情地把我冻醒。
  我管这个妹子叫耀子,还去参加过她的婚礼,婚后她有了新姓,就叫石田耀子(。)不过据她后来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起,耀子其实是她武器的技能名,于是她就拿来当自己的本名了。我强烈表示不信,于是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台联网电脑,进了一个类似于维基的网站,然后输入【石田耀子】检索。
  当然排在第一位的条目是唱歌的那位。这个梦·维基有个很直观的设定,就是人物条目下右边有一幅大洲地图,如果指向人名地图上就会用小红点标出这个人的出生地。耀子指示着我往下拉,于是我在页面最下方看到一行小字,大意是【耀子也可以指一种降温的方式】。我顿时就囧囧脸了……
  这之后我和耀子的友情有了长足的进步(咦)虽然她每天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把我冻醒……但是终于进行这一任务的时候不再用三无少女脸对着我了……而这时我也隐隐感觉到,我被这么监视的原因是我有被动发动的预言能力?而且睡懒觉会使这种能力退化什么的?早晨是被【】对象的短信给弄醒的(。

120308万能女主。实现愿望的房间。

  双线交织,第一条线有个万能女主,吟诗作画无压力,打架单挑无敌手,只可惜出身大家族,又是个庶女。某日当朝四皇子选妃,挑了这个家族的嫡长女,但是明恋女主多年的四皇子放下话来说不娶女主的话这婚我才不结!于是女主被定为侧妃……
  处处万能唯有在感情方面很迟钝的……或者说是冷感的女主倒是觉得无所谓,而且她一向很喜欢嫡长女这个姐姐,就说嫁给谁怎么嫁都无所谓,我只要一辈子和姐姐在一起啊!梦里的这个国家科技发达,悬浮车之类的科技产物普及率很高,但是政治制度是君主集权。
  大婚当天姐妹俩坐着悬浮车向皇宫进发,但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车被卷入时空裂缝,女主醒来的时候发现身处一个迷宫的中心,车、司机和随从都不见了,只剩姐姐昏倒在旁边。女主叫醒姐姐,两人开始在迷宫里探索,途中发现了三个同样被时空裂缝送进这个迷宫的难友。
  众人齐心合力搞探索,终于在四方形空间里迷宫的左上角墙上发现了一道裂缝。女主让姐姐退远点然后很彪悍地一拳挥过去,墙体碎裂,露出一个小房间,正对着迷宫的墙角边堆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地面上是可以移动的红黄蓝绿紫各色地砖,在房间正中央的一块大大的红色地砖上,一只恶魔正在醒来。
  接着就突入了小游戏环节。醒来的恶魔很好心地解释了游戏的玩法……移动地砖(只能直线移动),把恶魔推进墙角的洞里。但是直接推红色的地砖给恶魔会被恶魔吃掉增大它脚下的地砖。每人从剩下的黄蓝绿紫里面挑一种代表颜色,地砖力量的强弱与操作人员自身的强弱有关。
  因为女主的姐姐实在是弱得一比那啥,两人就算作一人参加,由女主全权代理。在其他人纷纷折戟沉沙被恶魔吃掉的危机时刻!女主强大的主角万能光环启动!吭吭吭吭吭地几下就干掉了恶魔(。)接着搜刮了所有财宝,带着姐姐四海为家地游历去了……结婚?那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这条线记到现在我都快忘了其实还有一条线……因为第二条线实在太简单了……我听说世上存在一个神奇的房间,只要找到它,在里面睡一觉,就能实现睡前许下的愿望。于是我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地找啊……最后终于找到了,睡前许了什么愿实在是没记住,只是在梦里睡下的我很快在现实中醒来了(。

3D的RO

梦见自己在一片草地上不知道是站着还是在走路~
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在草丛前弯腰找什么的东西的样子~
那“人”穿着灰色衣服蓬松紫蓝色长毛带着斗笠~身高约一人高~
然后我向前走去靠近那个疑似“人”的生物~

这时候不知道怎么镜头就切换到第三人称的视角~
像是打游戏那样~刚才自己所处的位置是我所操控的游戏角色~
我不知咋的突然就顿悟了~【我这是在玩RO啊!!】
然后突然了解了~前面那个疑似人形的戴斗笠生物是疯兔~
但为什么疯兔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好像童虎茄子爷爷mode……)
然后突然就了然了~【啊~这是魔物放大补丁对吧!】
之后在我的角色附近又蹦出来两个配色灰蓝中带点红一人高的生物~
它们的移动方式类似人站在麻袋里面~双脚一起向前跳那样~
我不知道怎么又会知道~【啊~这是波利】~(好丑)
因为这两个波利真的很丑~我就有点慌了~怎么所有怪物外形都改了啊~
这时候又有一个怪物扑了出来~
依然是脏脏的灰蓝中带红配色~一人高~半悬浮在空中~
我心中就大喊~【啊~克瑞米】和【啊~这个克瑞米是主动攻击的】~
其实按常理来说克瑞米是不会主动攻击的才对~
但是我一想到它是主动攻击它就真的向我慢慢飞来了~
我心想“我这角色刚出生~怎么可能扛得住?”
很害怕~便往后逃了~

这时候镜头又从外慢慢切入了游戏角色~变成第一人称了~
角色刚出生lv1~再看这片草地和地形~
根据经验~我判断出我是在刚出北门外的草地~
于是我向后跑~往城堡内逃命~
冲上了桥~撞入飘着浅蓝色光的传送点~一阵晕眩就进入了城堡~
(这地方有个bug~醒来才发现~北门和城堡之间应该还有一张地图)

就跟RO里鼠标一直往前点着冲过传送点后角色会突然往回走一样~
梦中也很仿真地~我一冲进城堡时肢体短暂脱力~往回倒~
差点就栽入传送点又出去北门外了~还好收得住势~站稳了~
这时我意识到这个游戏是3D的~感觉像龙之谷~又像所谓RO2~
普隆德拉的城堡嘛~我还是很熟悉的~于是我开始往前跑~
但是跑着跑着就觉得不对了~城堡的装修和格局似乎不同了~
本来跑没多久就应该路过一个房间里面放着两个王座的~
我本想逃到那个房间里面休息的~但一直没遇到这个房间~
途中跑过一个很宽的走廊~地面是一块块长木板(铺吊桥的那种)~
木板之间有比较大的缝隙~足够我看到下一层(地下室?)~
我往下一看就发现~这楼层构造~真的不是我所熟悉的首都城堡~
心里面就开始咒骂这改版改怪物外形就算了怎么连城堡都改掉了~
这时候也快跑到城堡的出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城堡正门没开~所以绕开了正面大厅~

在城堡里跑啊跑的路上~视角又切换出来第三人称~
不过不是游戏视角~而是镜头跟在“我”身后约5米处拍摄一样~
往右边拐入侧厅后~我从侧厅那边的门跑出城堡~
出去后高度大概是二还是三楼或者更高的的样子~可以俯瞰远处城市~
门外是一段弧形的楼梯~走下楼梯后是一个椭圆形的大露台~
露台中间横放着两排老虎机~老虎机前面是酒吧那种原型可以转的高脚椅~
一群穿着很繁复的古代欧洲礼服的贵族贵妇模样的人在玩老虎机~
似乎还有个穿着配色为暗红加金的礼服长裙的贵妇拿着折扇招呼我过去玩~

城堡的设计是左右对称的~用暗黄色的长方形大石块搭建~
目前我所处的位置算是的左侧门前的露台(面对城堡而言)~
右侧门前的露台那边有人喊我过去~我心中知道那是妖西在喊我~
于是我就过去了~虽然两个露台之间没有看见有路连同~
总之我就是过去了~走的过程没有记忆~都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
然后右边露台的配置跟左边露台那边基本一样~
不过中间摆放的不是老虎机而是另一种机身是白色的机器~
似乎是OR社的网友聚会~又似乎是在搞什么婚礼~还有主持人~
看到妖西~我就问了下为什么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了3D~
而且怪物外形和AI都变了~城堡也面目全非~
妖西告诉我是游戏改版~没办法的~
然后我就说~这是全世界的RO都这样改了还是只有中国是这样~
心想如果只是中国是这样~那么我去玩日服算了~
妖西貌似也没有正面回复我这个问题~

然后妖西跟我说今天是谁谁的婚礼啊~并指向我右后方~
我回头看了下~一对新人站在靠近露台边沿的地方~新郎是OR群内的某人~
(似乎是渔民~似乎~orz~新娘不认识是谁~)
然后这时候妖西跟我说~既然来了就大家一起玩吧~
接着她就走去对面~坐到高脚椅上开始玩那个白色的机器~
那么我也就坐到妖西正对面的那个位置上开始研究那个机器怎么玩~
这时候穿着白色西装的婚礼主持人宣布游戏开始~

镜头再度切入~换成第一人称视角~
那个机器类似卡拉OK游戏机~屏幕上播放着两行卡拉OK字幕~
字白色的~播放的时候从左到右变红~
玩家要按照那个字幕内容和速度来朗诵~要求发音准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傻地就念了广东话~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用普通话念已经太迟了~
而且本来字幕内容还成句子的~后来就是些意味不明的东西了~
并变成普通话和粤语夹杂~后来还有台语啊英语什么的出现~
结果我就玩得很失败~于是一气之下不玩了~
离开座位走到露台前面的边上往外看城市风景~
天色不是很亮~也看不清什么~

妖西看见我不玩~她也跳下椅子~走过来我旁边~
她喊我往下看~我就往下看了~
看见露台往下是红色的墙~有裂纹~有点脏~很残旧的感觉~
然后妖西就说了~明明是个设计公司~但是却把自己$%&$^*做成这个样子……
大概意思就是说这露台楼下就是游戏设计公司(制作组)的所在地~
但是这设计公司(制作组)居然自己把自己设计得n破烂~
我不是很在意妖西说什么~回头~离开了露台的边沿~
走了几步~后来就不是很记得~


附图~
北门外及怪物分布(波利没画)
城堡外及露台

111030碎片

  昨晚的梦又碎成残片了……记得比较清楚的部分是我用编外生的身份参加一个考试,结果准考证上写的考场是“第六或第七考场”,我只看清楚了第六于是在一楼最西头的第六考场找座位一直找到考前五分钟……才恍然大悟既然这里没有我应该去第七考场的……于是顺着楼梯飞奔上二楼,也是最西头的教室。
  考场的大楼构架似乎和小学时候的新教学楼相似……虽然没有看到东侧部分,但是西侧部分简直是一模一样。后面还梦见自己结了婚……没记住对方长什么样,不过似乎是个好人OTZ

梦见14

14结婚,到她家去玩,大家都很热闹。
====
同一天雯雯姐结婚,还当伴娘,很奇怪。
而且当时找到了男朋友,于是男朋友还当了伴郎,记得雯雯姐的婚礼司机很神奇,把婚礼搞成了杀人,让全场“天黑请闭眼”。
最后,跟当时的男朋友后来也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