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日料。

不知怎么的,变成高中生了,和网友maki居然在同一个班里。但我是个很自卑的肥宅,总是低着头,看不到别人的脸。我把学生卡弄丢了,在地上捡到了maki的学生卡,她捡到我的学生卡了。我们互相交换了学生卡。虽然还是没看到她的脸,可是就知道,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这个学期结束了。

…………………………………

新学期开始了,我去教室放好东西,晚上约"老板"出来吃日料。店里人还不少。我们点好菜,开始聊天。

(结果。菜还没上,闹钟叫醒我,气死我了

3D的RO

梦见自己在一片草地上不知道是站着还是在走路~
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在草丛前弯腰找什么的东西的样子~
那“人”穿着灰色衣服蓬松紫蓝色长毛带着斗笠~身高约一人高~
然后我向前走去靠近那个疑似“人”的生物~

这时候不知道怎么镜头就切换到第三人称的视角~
像是打游戏那样~刚才自己所处的位置是我所操控的游戏角色~
我不知咋的突然就顿悟了~【我这是在玩RO啊!!】
然后突然了解了~前面那个疑似人形的戴斗笠生物是疯兔~
但为什么疯兔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好像童虎茄子爷爷mode……)
然后突然就了然了~【啊~这是魔物放大补丁对吧!】
之后在我的角色附近又蹦出来两个配色灰蓝中带点红一人高的生物~
它们的移动方式类似人站在麻袋里面~双脚一起向前跳那样~
我不知道怎么又会知道~【啊~这是波利】~(好丑)
因为这两个波利真的很丑~我就有点慌了~怎么所有怪物外形都改了啊~
这时候又有一个怪物扑了出来~
依然是脏脏的灰蓝中带红配色~一人高~半悬浮在空中~
我心中就大喊~【啊~克瑞米】和【啊~这个克瑞米是主动攻击的】~
其实按常理来说克瑞米是不会主动攻击的才对~
但是我一想到它是主动攻击它就真的向我慢慢飞来了~
我心想“我这角色刚出生~怎么可能扛得住?”
很害怕~便往后逃了~

这时候镜头又从外慢慢切入了游戏角色~变成第一人称了~
角色刚出生lv1~再看这片草地和地形~
根据经验~我判断出我是在刚出北门外的草地~
于是我向后跑~往城堡内逃命~
冲上了桥~撞入飘着浅蓝色光的传送点~一阵晕眩就进入了城堡~
(这地方有个bug~醒来才发现~北门和城堡之间应该还有一张地图)

就跟RO里鼠标一直往前点着冲过传送点后角色会突然往回走一样~
梦中也很仿真地~我一冲进城堡时肢体短暂脱力~往回倒~
差点就栽入传送点又出去北门外了~还好收得住势~站稳了~
这时我意识到这个游戏是3D的~感觉像龙之谷~又像所谓RO2~
普隆德拉的城堡嘛~我还是很熟悉的~于是我开始往前跑~
但是跑着跑着就觉得不对了~城堡的装修和格局似乎不同了~
本来跑没多久就应该路过一个房间里面放着两个王座的~
我本想逃到那个房间里面休息的~但一直没遇到这个房间~
途中跑过一个很宽的走廊~地面是一块块长木板(铺吊桥的那种)~
木板之间有比较大的缝隙~足够我看到下一层(地下室?)~
我往下一看就发现~这楼层构造~真的不是我所熟悉的首都城堡~
心里面就开始咒骂这改版改怪物外形就算了怎么连城堡都改掉了~
这时候也快跑到城堡的出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城堡正门没开~所以绕开了正面大厅~

在城堡里跑啊跑的路上~视角又切换出来第三人称~
不过不是游戏视角~而是镜头跟在“我”身后约5米处拍摄一样~
往右边拐入侧厅后~我从侧厅那边的门跑出城堡~
出去后高度大概是二还是三楼或者更高的的样子~可以俯瞰远处城市~
门外是一段弧形的楼梯~走下楼梯后是一个椭圆形的大露台~
露台中间横放着两排老虎机~老虎机前面是酒吧那种原型可以转的高脚椅~
一群穿着很繁复的古代欧洲礼服的贵族贵妇模样的人在玩老虎机~
似乎还有个穿着配色为暗红加金的礼服长裙的贵妇拿着折扇招呼我过去玩~

城堡的设计是左右对称的~用暗黄色的长方形大石块搭建~
目前我所处的位置算是的左侧门前的露台(面对城堡而言)~
右侧门前的露台那边有人喊我过去~我心中知道那是妖西在喊我~
于是我就过去了~虽然两个露台之间没有看见有路连同~
总之我就是过去了~走的过程没有记忆~都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
然后右边露台的配置跟左边露台那边基本一样~
不过中间摆放的不是老虎机而是另一种机身是白色的机器~
似乎是OR社的网友聚会~又似乎是在搞什么婚礼~还有主持人~
看到妖西~我就问了下为什么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了3D~
而且怪物外形和AI都变了~城堡也面目全非~
妖西告诉我是游戏改版~没办法的~
然后我就说~这是全世界的RO都这样改了还是只有中国是这样~
心想如果只是中国是这样~那么我去玩日服算了~
妖西貌似也没有正面回复我这个问题~

然后妖西跟我说今天是谁谁的婚礼啊~并指向我右后方~
我回头看了下~一对新人站在靠近露台边沿的地方~新郎是OR群内的某人~
(似乎是渔民~似乎~orz~新娘不认识是谁~)
然后这时候妖西跟我说~既然来了就大家一起玩吧~
接着她就走去对面~坐到高脚椅上开始玩那个白色的机器~
那么我也就坐到妖西正对面的那个位置上开始研究那个机器怎么玩~
这时候穿着白色西装的婚礼主持人宣布游戏开始~

镜头再度切入~换成第一人称视角~
那个机器类似卡拉OK游戏机~屏幕上播放着两行卡拉OK字幕~
字白色的~播放的时候从左到右变红~
玩家要按照那个字幕内容和速度来朗诵~要求发音准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傻地就念了广东话~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用普通话念已经太迟了~
而且本来字幕内容还成句子的~后来就是些意味不明的东西了~
并变成普通话和粤语夹杂~后来还有台语啊英语什么的出现~
结果我就玩得很失败~于是一气之下不玩了~
离开座位走到露台前面的边上往外看城市风景~
天色不是很亮~也看不清什么~

妖西看见我不玩~她也跳下椅子~走过来我旁边~
她喊我往下看~我就往下看了~
看见露台往下是红色的墙~有裂纹~有点脏~很残旧的感觉~
然后妖西就说了~明明是个设计公司~但是却把自己$%&$^*做成这个样子……
大概意思就是说这露台楼下就是游戏设计公司(制作组)的所在地~
但是这设计公司(制作组)居然自己把自己设计得n破烂~
我不是很在意妖西说什么~回头~离开了露台的边沿~
走了几步~后来就不是很记得~


附图~
北门外及怪物分布(波利没画)
城堡外及露台
one

大概只是我想玩EVE了

也是以前记在微博的,现在没了字数限制再加一些细节吧
2011-2-24
梦到世界酱了,可惜很短暂……
太空里,我是一个空间站的居民。有一天好像要有什么活动,很多人聚到一起。我望向窗外,看到有飞船停靠在空间站底部的入口,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站的世界酱,像交流使者般地介绍他们空间站的构造和情况。一番热闹过后我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无意中来到空间站底部入口,却看到太空中有几个少年欢乐地踢球(?)的巨大投影,按理说在太空中是没有影子的立足之地的吧?(好吧我也没去过太空…)而制造出眼前这番惊奇景象的正是技术宅的世界酱,她手里拿着正在放投影的神秘仪器,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后空间站的管理猿突然出现,惊喜地对世界酱说“快教我怎么弄的”就把她拖走了!

我连现实中的朋友同学甚至家人都不常梦到,梦到网友就更少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一次。虽然我和世界酱很要好可以无话不谈,不过当时才认识了半年左右吧……看来真是关系很好或很想念的人才能梦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