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land

梦见回家了,回到以前住的屋子。非常昏暗,似乎依然傍晚。我从阳台望出去天色灰蓝云层厚,微光点点,窗上还有雨水。卧室的家具被清空了就一张床以角平分线的姿态躺在门对的那角。半夜我咬着被子蜷缩在床上非常害怕、抖得不行想叫唤。(按理我不该恐惧我从初中就一人住。)场景一转全家在一个晴天黄昏在家附近的街道散步,天色极好如油画。后来走入一家银行(原曾为相馆)咨询房产大概可以得知建房规划材料现地价官方便民服务吧。我爸问了自家,同一职员聊八卦,说道我爸一个下属杨,杨与银行业务有关她某日遇见一个阔绰妖娆的女人,那女人同她谈了男人,讲了她对象貌似已出轨还是会。杨同她大喝醉酒归去后醒来神智不好,她对象就辞商去做大学老师了。当然我并没有直接参听,他们讲时我回避了,此乃父亲转述。

莫名其妙又无能为力的突如其来

在一间教室里面,四周都坐着我的同学。
每隔5分钟,就会有一阵声音袭来。
紧接着,视野就被计算机一般的数字式界面渲染了。
数字式界面上有类似教室中座位表的排列顺序。
每个座位上又被人为地编了号码。
突然在界面上显示了一个数字,一闪而过。
之后,数字界面就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教室在场的人全都莫名其妙了。
冷凝的空气,压抑的气氛,谁都没有说话。
但似乎有人已经觉察到号码所代表着的那个座位。
座位上的同学被看着很不舒服,但也无能为力。
他站了起来,转身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说不出话了。
一道快得连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光线。
他的脑袋忽地掉下来了。
全场被这突如其来的无以名状的恐惧感控制。
失控。尖叫。暴走。推搡。
无济于事。
整个教室像被一层结界笼罩起来了。谁也出不去。
5分钟后,声音出现,界面依然。只是刚才被抽中的那个座位黑掉了。
不一会又跳出一个号码。
我看着身边我要好的同学。
他的口型似乎像在说:我不想死啊
犹如和死神签下的约定,他的头也掉到了地上。
整个人松松垮垮地倒了下去。抽搐。
……
之后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周围同学一个一个随机被掀掉了脑袋。
只能剩下一名幸存者。
这莫名其妙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