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像素豹赛克

想在梦里种田

http://TUT

2021-12-8

校园大门的花坛下,摆放着同学们的伞具与凉鞋,当时下着毛毛细雨,我有两把伞,可在纠结是带两把伞还是一把伞等等无关紧要又微不足道的奇葩问题。

弟弟妹妹约我前往某处游玩,出了校门,在一处十字路口又犹豫了起来,要去达的目的地方向处让我有焦虑感,可我总是习惯往人群少的地方走,再这么走下去那就是走向目的地完全相反的方向了。

于是坐上了出租车,而我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问题,整个人静如雕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出租车内的氛围好像诡异了好一段时间,一看情况,原来我在出租车内还撑着伞!

与我一块拼车的母子俩就像碰到了坏人,不敢说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当我把伞收起来后,才像开启了正常世界的开关,母子俩气氛融洽地互动了起来,甚至还能偶尔搭讪我几句。

母子俩人在实验小学附近下车,我脑子一抽也选择了下车,司机不认同我的行为,但我固执得很,这么决定之后,心中又恼恨不已,在这下车不也最终还是到达了与目的地完全相反的方向了吗......

也许是迷路人的心态又出来作祟,反正已经迷路了,那就随缘走走看,说不定运气好就找到正确的道路了呢?

然后我就跟个跟踪狂似的,无意识地尾随着母子俩人走到了一处豪宅门口边......被管家在大门处拦下,我懵了,一个平民巷口里有一处豪宅?而这米白豪宅不是大!而是高!设计有品位!灯火温馨!大门口处一口小喷泉!

我后悔没有好好地抱一下大腿了......也只是这么一想,转身就去找属于自己该走的路。
平民巷口里还有个废弃工厂,墙上零星散布着一些叛逆的涂鸦,寻找道路让人焦虑,掏出手机想联系一下弟弟妹妹,结果此处信号奇差!

2021-10-21

跟初中好友在街道上游玩,我总觉得有人要抓我回去,回去哪里我不知道,好友也知道有人要抓我,所以我们一边游玩一边躲避。

我跟好友在一家类似KFC的中式西餐厅内买了很多吃的,全是我没吃过的好东西,没一会,手里就提溜着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塑料袋,里边装的全好吃的。
(当时对金钱毫无顾忌,没有那种舍不得花钱又或者没钱花的任何不适感受,又或者说,钱在任何好吃的食物面前不值一文)

我们还一起在看了歌剧表演,就是观众席有点奇怪,与舞台隔离着一条街道,得远远眺望,听说还是VIP席,我却觉得不怎么舒适,席位两边还是中式建筑的高墙,我们仿佛坐在某条巷口的楼梯上似的,周围还来了一群打闹的熊孩子。我以为是席位旁边两米高的高达模型吸引了那群孩子,结果他们似乎对我很感兴趣?
----------------------------------------------------------------------------------------------------------
我还是被抓回去了,是个魔法学校,我以为我是个逃课的差生,被抓回去肯定是各种处罚,结果学弟学妹对我的态度挺友好的,就连老师都用一种惋惜又心疼的眼神看着我。。。
直到上到某堂课需要用咒语喊着并在虚空中比划出我们各自的名字后,我才知道,我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巫师名字。。。

老师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懵懂地沾了沾紫色的墨水,潦草地在羊皮纸上写下了名字,法术没有任何效用,我不解,老师只好打开另一卷羊皮纸,给我展示了我以往的作业,我有种被自己坑死的感受:尼玛!我以前写字跟打印机似的!这种是学霸水准吧?!!写的啥?名字就叫“招魂少年”吗?!不觉得过于中二吗?!还有必要画上自画像吗?!

于是我得知了一则消息,以前的我是学校的得意门生,是个天才,但可惜的是这位天才得了一种类似老年痴呆的病,可是我觉得得了病后的我才是正常人。

知道得了这种病后,我反而一点负担都没,还觉得相当快乐!!我再也不用去顾忌有的没的了!!只需要在当下过得快乐就好!!反正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记得的!!
----------------------------------------------------------------------------------------------------------
等我再醒来,发现自己跟老弟老妹呆在一间房子里(非现实的家),很自然就闲聊了起来,手里也没停着,把茶几上的一些奇怪物件捡来做手工,很顺手的事情。
电视机里传来了歌声,却忽然听老弟说,他想在唱歌方面有所造诣,我内心大骇,老弟这个一到唱歌环节就闷葫芦的人,居然有这种远大志向?!我只能表达对他的信任与鼓励了。

老妈说要带我们去哪哪哪玩,我们仨姐弟妹已经收拾好行李等着了,结果不知道父母要去忙些什么,我们仨只好选择一起上路,负责开车是老弟,他总是有种作为男人的担当与责任感,显得我这老大当得就跟老幺似的,倒挺享受。

谁知才上路不久,窗外的风景居然是冬夏参半!(白的白,绿的绿)
大南方也会下雪结霜吗?!
我大喊停车要拍照,当然车并没有停,这可是高速公路啊。。。老弟倒是稍微减了减速。我连忙掏出手机一顿拍照,比任何一次在梦中拍照都要顺利很多。。。就跟真的发生过一般。

2021-9-23

穿着波西米亚风格吊带背心与长裙的我坐在街边的阶梯上,我像是在等人,又像是在歇脚,就这么坐在街边不爱动弹。
内心的自我感受就像是生意惨淡的站街。
---------------------------------------------------------------------------------------------------------
最热闹的一回梦境,好多或陌生或熟悉的朋友?同事?同学?扎堆出现。
我们的日常就是每天去某饭馆约饭,有回人实在是太多了,老板娘只能给我们张罗多几张饭桌,就这么看着饭桌上摆着一人一碗白米饭,但是进食的过程无。→_→其实我很想快点吃到饭菜,但是人太多,张罗耗掉了时间。
---------------------------------------------------------------------------------------------------------
穿着军服军训,最后排着队,我是第三列队伍的领队,我们要有秩序地进入刚分配好的教室,队伍却在我领的这支队伍乱了,在接收指挥面上的阅读理解我总做不好......于是我很不负责地当做啥事没发生私自跑了。
我怀疑进错了分配教室,但没打算继续呆教室里,我要去外边浪。

我浪到了校门口,周围环境有种《恶童》里的古旧童趣感与拥挤热闹感,看到挂在学校大门上的铁质招牌,是一个黑发红裙白头巾的舞娘半身像,旁边是舞蹈艺术学院几个大字。
这学校的门面似曾相识,似乎曾经路过,不记得是在以前的梦,还是在今晚的梦,反正让我有种恍然大悟感:这学校居然离我梦中的家还挺近的!
学校周围环境真挺热闹的,就像处在一个大型游乐场里。
---------------------------------------------------------------------------------------------------------
回到了学校里,在白色的格子衣橱前挑选衣物拍艺术照。
橱窗边框上围着一圈发光小灯泡,拍照处是个阶梯式下沉空间,阶梯另一端是紫蓝色的毛絮物(拍摄道具)搭建成的拍摄专用的抽象背景舞台,让人感觉像是身临薰衣草田野或者是某处星空。
我在阶梯上看着阶梯另一端的白色蓬蓬裙的小萝莉,她抱着棉絮物笑得很开心。摄影师穿着一身有品味感的locking灰黑条纹西装,搭配着贝雷帽。

转身走向阳台面,我在三楼,发现楼下有三个男生在彩排,他们也许在跳舞,才没看几眼呢,他们就被停车场边路过的车撞飞了,目击者们无一不震惊,那个司机太报社了叭!摄影师赶紧催促我跟他跳楼下去救人,这个跳楼也不是那种惊险场面,跟建筑结构有关系,阳台面有阶梯式的绿植花坛。这栋建筑之前参观学校的时候见过,外墙是红色的。
刚跳下花坛,发现其中一个中长发白袍的男生被撞飞在路边的积水里,他已经陷入昏迷,头泡在水中会溺水死的,还好摄影大哥救人神速,没我啥事,昏迷者呛出一串水泡,看来人醒得差不多。

另两个被撞飞的光膀子的肌肉男生事不大,还爬上了一辆面包车想去追肇事司机,我连忙挤了上去,谁知那肇事司机一路上简直引起了大灾难,马路上好几辆大型货车差点就翻了,但停在马路上也糟得很,只要车辆刹停不及时就能全挤在一块了!而且现场很多车已经不分正行逆行了!

我们也即将面临这种下场!我连忙催促开车的男生:倒车!倒车!
但他的反应好像就是比我慢那么几秒,肉眼可见地反应迟钝!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傻憨司机是不是想成为事故现场受伤的一员,好在我们都没事,我想这么大的交通事故,给警察叔叔处理就行了,咱这些正义感爆棚的炮灰就别瞎去凑热闹。
---------------------------------------------------------------------------------------------------------
→_→然后就趁机逃学了?
来到了一个广场上,广场上展示着一套改良过的白色宜家风游乐场设备,有UFO海盗船之类的......虽然但是,很有太空设计感。
不清楚是否可免费体验,反正挺多人去尝试了,我这种经常以旁观者自居的人是不可能参与的。大学好友很积极地参与了,她成为了让我体验感同身受的观察样本。观察得差不多就失去了新鲜感,就跟好友分道扬镳自个游玩去了。
---------------------------------------------------------------------------------------------------------
来到了一家日式风格的小楼里,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店铺,像是体验馆又像是儿童书店,又像是猫咖之类的。
我连爬了三层楼参观了这个小楼,像是未装修完毕,这小楼的装潢太讨喜了!
我好奇地翻看着地上铺就的柔软榻榻米坐垫OS:哇!铺了好几层薄毯!虽然公共空间容易脏,但是这么一看似乎很方便打扫的样子......

甚至跟穿着黑绿色碎花裙的老板娘闲聊了好一会,还尾随老板娘一段路,老板娘曼妙的身姿与树荫下形成色彩缤纷的暖光简直就是一幅画!
当时感慨:可惜没随身带手机,没法将美景留影下来。
---------------------------------------------------------------------------------------------------------
在路上被一赛车女司机转移了注意力,我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辆橘红色的迷你赛车(该不会是共享单车之类的吧......)
赛车被我启动了之后才想起要系上安全带(非拉伸带状),还调试了座椅间距(矮个子要调试成反装底盘),好在没出师未捷身先死,像是个老手了呢。(无考究,现实赛车盲)
可以说心情很愉悦了,疯狂OS:这方向盘的手感太好了叭!!!
一个bug:驰骋中的我一会显示穿的是牛仔迷你短裤一会变成牛仔长裤??

驰骋在公路上某个上坡地段的时候,迎面冲来了一只巨大的豚鼠!!它居然还像地钻一样翻滚着向我冲来!
我真是个老手叭?居然很淡定地在脑海里规划着躲避路线,一个脚踩油门冲上了旁边的一排障碍物作为跳板,就这么高高地跃过这只豚鼠,简直是一次完美闪避!
最后还是停了下来,碰到了高一班上的男生了,他也想参与进来,让我带带他,就在我们闲聊之际,赛车就跟贴身机甲似的,居然还能变型站立起来。

我居然把赛车规则转换成符号数字纹在大腿根处......上边还有个赛车手的LOGO印痕,真是......虽然我看清到小数点后两位数,但我没看懂它们具体代表的意思。我纳闷别人能看懂吗?特别是新手......

2021-9-17

老师要我们每个组观看两个荧幕写观后感,我没朋友,也不主动,觉得与其他组也没有那种集体感,于是独自成组,独立成组唯一缺点是不容易确立目标,
因此,我随着其他组一起认真地观看了每一场荧幕(虽然一个都没记住),
就记住那份聚精会神的愉悦感,
没有目标,写不写读后感也就与我无关,
我是这么想的,只享受当下,当下不分享,

不过其中有个组的组长......
挨着我坐,还贴了过来取凉(我皮肤过于冰凉),
慢慢地,3D立体梦境视角变得狭窄,我的视角被局限在固定的屏幕内不能动弹,
接着有一双奶白色透明的腿在视线屏幕左下角伸出,
缠绕在了我的腿上,压着我的下半身不能动弹,
又有另一只奶白色透明的手臂捏住了我的右脚脚丫,
当准备撩拨到我的脸颊上(视线屏幕右上角)时,
这卫生行为让人难以忍受,于是用右手使劲抓住了这只手臂的手腕处,
多使劲呢,就是想捏断的那种使劲,反正要控制它的无礼行为,
谁知捏痛的手臂,痛的却是现实中发麻的右手......就(假)醒了,

我妹居然要跟我在床上玩下棋,我还是有点困,没有下棋的欲望,
但还是在床上腾出空间,摆了两个坐垫,一个棋盘,最后陷入了混沌......
真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之前是假醒。

2021-9-14

【前情】我是女主的随身老爷爷,唯一金手指可能是比年幼的女主有点见识,能通过女主看她所处的视角,能附在她身上,大多时候我俩是共通意识,她知道我的存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叫我老爷爷......
女主喜欢女老师,她俩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就能离多远离多远。
----------------------------------------------------------------------------------------------------
【教室后排黑板处】一长得差强人意的男同学找女主问问题:怎么提升唱歌技巧。我让他现场唱一段,他才开口发了两个音节,好难听!(我很注意地控制了一下被难听到的表情)我OS:一男的,为什么偏要唱高音......

我及时喊停后说:你的调要比原版的低上一个调才行(女唱男调要比原版高一个调,这句技巧被我挪用演变来忽悠这小子足够)
我甚至还能变着花样在其他同学面前吹嘘这小子有天赋!

围观我指导全程的女班长感叹:没想到你还懂这个,怎么感觉啥都懂。
我谦虚说:这点理论是当初为了学唱歌查的(压根没查过)
----------------------------------------------------------------------------------------------------
【教室隔壁有片废墟】里边有个湖,湖底黏着金光闪闪的物质(像是加了唯美特效的屎),但不妨碍我因为好奇,在湖面上飘来又飘去,就为了看清它到底是什么玩意。
新同学说:这湖是类似青海湖(在西藏)的名胜。
我问家是甘肃青海的女同学(真·现实同学):这什么湖。
她柔声细语地说:不是青海湖。
我OS:很好,让新同学心服口服。

好在没有破坏新同学的好心情,她要与湖合照,我一看照片,效果还不错!
她脑袋旁边还游过去了两只浅绿红斑龟,它们长得跟假的似的。
----------------------------------------------------------------------------------------------------
【家中仨长辈住在学校后花园(?)】老妈逮住我,领着我来到类似公厕的院子,要我清理院子里的屎......那股异味大老远就闻到了,这工作让人十分抗拒。

老妈说:上星期就叫你清理了,怎么还没清理?拖到现在又臭上加臭了!
老妈走后,我OS:上次?好像有这回事啊,但真忘了。害怕!这得是多大份的屎量要清理啊!不对,我凭什么要在这干铲屎的工作。

现在半夜啥也看不清,周围环境这么阴森,树丛里还藏了好多小黑狗和小灰狗......我认为我还会逃离一次这个工作。
有两只小狗对着我叫,我受不了黑狗(它们曾经总光顾我的噩梦),于是把其中最黑的那只狗带到高空往下扔,它正中屋顶的尖状物上,很好,它再也不会叫唤了。
接着我把在路边草丛的一只小灰狗用树枝捅了几下,没用力,它也失声了。
我好像杀狗了,只有蜘蛛丝那么细的愧疚感爬上心头,它这么脆弱的吗......
应该是逃了铲屎的工作,但没能逃离搬运家具的工作。
----------------------------------------------------------------------------------------------------
【在马路右行道边】被同样搬运了俩床板的胖子挡道,我的身高就到他的胸口处。急得我路怒症犯了:走快点!举着重物,停下来更重!

他觉得我小小年纪啥的好欺负,调戏了我几句,我反驳他说:别看我长得年轻,指不定比你还老呢,还仗着长得老来教训我。

干完活后,拐进银行里买奶茶......
奶茶有四色,黑红棕白,被同时装在内有沙漏的方形瓶里。
工作人员说:你手里拿的是双人套餐。
我说:没事!把我一个人当两个人(套进工作中就心酸),确定要这个。
是扫码支付......---------------------------------------------------------------------------------
【女老师来到教室】强烈直觉老师要宣告的是我做贼心虚的那件事。
我不耐并吆喝道:别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
女主有点不满我对待女老师的态度。

结果真是学校的狗死了在找凶手,就在我稍微纠结认不认的时候,一男同学出来认罪,还唱起了越南苦情歌......
他长得挺斯文,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怕被传染就稍微离他远了点。

我暗想: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也就说小灰狗那么虚弱是已经被虐过,而我误以为它要攻击我,就送它上路了......我会去认错,也不怕认错,但不是现在,而人命就是比狗命重要一些是事实,总之认错不会要命。
----------------------------------------------------------------------------------------------------
【结局】女主怀疑仨长辈在求永生,而方法是,将她困在永远长不大的诅咒里,只要她无法成长,长辈就也不会老去,我不知道她怎么得出的这种结论......

放任女主单独去找女老师了,我不知道她会去谈情说爱还是去替我认错。
谁知,正欣赏着学校的黄昏美景,构思着我与女主未来要做的事情,忽然听到一个全校都在沸腾的消息---女主自杀了。

那瞬间我愤怒了,自杀尼玛啊!
(我有做错的地方,但这绝对是碰到最怂的一个宿主)

2021-8-10

一切是那么的荒诞,
我们被要求走上类似流水线的细窄轨道上,
在场的,除了我,他们都不像人类,
他们从头到尾严严实实地包裹着白袍,
160cm都没的矮子身高,

跳上轨道后,
他们俯身躺在轨道上向前快速滑行,
我自诩运动神经挺发达的,
就算跟在他们队伍的最尾端,差点就没跟上!
最后,我们滑进了老鼠洞内。

等我重新有意识的时候,
发现我跟老妹在爬我家居民楼的外墙,
从楼顶外墙往下爬,
我们的落脚点是各楼层的防盗窗铁皮,
原本爬得挺高兴的,
但由于快醒了,害怕摔死的恐惧忽然升起,
好在老爸在地面上吆喝了几声,说要带我们去看灯光歌剧,
我才万幸地感觉可以从爬楼运动解脱了。

2021-8-4

去澡堂洗澡,但在换衣柜间的我却很焦虑,因为来来往往的有些澡客明显就是男人的躯体,但是他们却说,他们是女人......

我:这澡没法洗了。

2021-7-15~16

15号:梦到种了一盆不需要花盆的组合植株,陌生朋友送了我一颗种子,她给直接拿起一块干巴巴的土块压在了那颗种子上,我很高兴,但下一秒又不怎么高兴了,我的那组植株土块下,密密麻麻地爬着两队蚂蚁。

16号中午:
大学阶梯教室,我们班来了个转学生,她那头及肩短发染成了蓝毛,性格开朗爱笑,显得整个人很吸引人,放学后,大家都扎堆去勾搭转学生了。

我没有,我在课桌上干饭,那是一锅肥牛汤啊!好多肉啊!还吃不到底啊!正吃得爽,转学生居然坐我隔壁来了,还主动跟我搭话,夸我的新发型······就有那么一丝爽上加爽吧。

直到我碗中的肥牛越吃越变成生的肉片······

2021-6-13

对楼上的手办模型社团很感兴趣,但是入社有种种限制,
于是我跟现实中的两个同事,打算组建新的、符合我们理念的社团,
正沉浸在这种欢快的情绪之中,
只因为睁眼前质疑了一句:我这是睡到天黑了?
猛然睁眼后:不过是戴着眼罩。

2021-6-5

我对着镜子卸妆。
结果发现戴了一耳朵的耳饰,有的耳饰还戳破了我的太阳穴。
伤口只有一点点疼,与擦破皮的痛差不多。
我得一个个把它们卸下来,再处理伤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