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

无题

我回到曹杨发现有一个黑色背包堵在家楼下门口,我妈说是我爸的,我们把他拿上去,打开来看了发现里面是,用器官做的类似娃娃一样的东西,
我开始逃离△?在长廊碰到爸爸?
我爸爸幫我買了几个名牌婴儿鞋,看上去像是走私或者偷来的,问我要不要,我说要的?还是我回去问我妈?我回到曹杨的家里,发现家里大不同了回到了以前的样子,邻居都搬走了,门口种着蔬菜植物,房间打通,原来邻居的地方是草坪,草坪上有几只动物,小狗小兔子,我觉得日子步入了正轨。
后来家里发生争执,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要走我想走之前玩一下小动物,发现小动物都是假的,都是套着动物头套的小孩,还抓住我,我恐慌地逃离。△
在一个长廊,我不断地逃,爸爸不断地追,迎面让开道来的是之前被做成动物的几个小孩的原来的模样,幼年时期的他们和青年时期的他们纷纷恐慌地让开来,我跳出长廊,是一个农田,不断地逃,爸爸用刀捅破了长廊上的们,我觉得如果爸爸不这么做我就不会再逃了
△我逃出来,回头看自己是一个金发男孩子(这一幕不断地出现在我逃的过程中)我的逃离是一个轮回我最终会再回到家里,再次发现事实,再次逃离
我知道这是我看过的一部类似梦之安魂曲的电影(现实是两者都没看过)但是梦快结束时候我完全叫不出他的名字然后我就知道这是我的梦
1.12下午三点半开始记录
bgm是莫文蔚  “我是假裝假裝” 舒缓悠扬的类似《李白》但是是我从没听过的歌
HUN

姐姐

我和姐姐住在一起,姐姐长得难看,少女时期,青年时期,壮年时期,Major police,
我们一家被驱逐,只能在碎石堆上用破烂搭建棚子,我很妈妈说太好了我一直想要这样的小篷,用篮子做成的,
我们和妈妈分别多年重逢,其实真的妈妈就在身边,重逢的不是真的妈妈,
在最后的某一时刻,姐姐其实是男的,成为我之前看过的某人,堂而皇之逃出了窗外
时男时女,女的装作我的母亲,帮我们生存,到一定时候,思想发生变化,变成男的出走,

2013年5月24日 猫

养了一只来历不明的黑猫,于是某一天它莫名其妙变成了美少年。
不,其实也不是很美的样子,大概是个眉清目秀的男生,完全就不是传说中猫少年那样妖艳纤细的形象。
我向他道歉。“对不起啊,给你起的名字没啥水准,一直叫你阿屎。既然你都会说人话了就随你自己喜欢给自己造个吧。”
他似乎真的有在细细地思索,认真地回答到,“我想叫黑翼。”
“……算了我还是继续叫你阿屎吧。”

于是某一天他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
我问我妈,“阿屎呢?”
“大概是走丢了吧。”我妈完全不心疼的样子。
我暗想他定是生气了,因我随自己习惯,还是坚持叫他阿屎。
好容易送上门的美少年呢就这样气跑了!当然悔恨。

到这里猝然醒来。一看时间,凌晨五六点,迷迷糊糊又睡了。

太后威武

副本开端有友军一名~
我们被牵连入什么事件了~
有敌军追击他~连带追击我~
他就带着我四处躲避~
到达了他的一个秘密基地~
一个两面是白墙两面是铝合金窗的房间~
房间正方形~面积有十来方~没发现厨房卫浴~
有简单家具家电和一张很宽的床~
床上还有被子~
窗外能看见各种老城区的楼顶天台~

这个房间姑且算是安全区域~
不出去基本不会被发现~
于是他就让我休息~
他自己出去打退敌军~
我表示担心并挽留了下~
之后他表示无妨~
随后就跳过一个个楼房的楼顶离开了~

他离开后不久~
我便在那大床上盖被子睡了~
迷糊中醒来发现房东夫妇在用钥匙开门~
似乎是有新租客来看房子还是警察检查~
据房东夫妇在门外的介绍说~
这个房间几年都没租出去~
没人住~里面全是灰尘~

看来这个基地是非法侵占而得~
房东夫妇不知情的~
而来看房子的那个人应该是敌军的侦察者~
我有点怕开门后被发现~

房东夫妇开了门~带人进来~
大概由于结界关系~他们看不见我~
只看见一个长年没人住封尘的房间~
(我的视角看房子挺干净的虽然有点乱)
我稍微安心~但不敢动作~
这时来看房的人说~
怎么没人住都有被子摊床上之类的~
房东说不知道~但被子上那么多尘应该很久没人用~
但那人不是很信~
我心道不妙~
虽然看不见我但如果触摸到还是会被发现~
躺床内侧的姑娘就让我悄悄往她那边靠~
并安慰我不会有问题~
(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个人囧)
来看房的人伸手按几下靠外边的被子~
没摸到有人只摸到尘~只好作罢~

随后我便和那姑娘逃离房间~
一路使用轻功从楼房天台上跳跃而过~
在房间时是阴天~出来后就烈日当空~
逃了一阵就好累~落地休息~
和姑娘到路边士多买冷饮~
一个买另一个就在士多门前不远的树荫下等~
树荫下不知道怎么有个男人来搭讪~
要请我和姑娘喝类似啤酒的东西~
我有戒心没喝~那姑娘喝了~
我看姑娘喝了也没事~以为自己防备心过重~
正打算喝~那姑娘就倒了~
搭讪男捞起我使出轻功就飞上了楼顶~
然后跳跳跳~跳走~
之后我便不省人事~

我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的床上~
我右手环过胸口~右手掌放在左边腋下~被钉子钉在床头板上~
而搭讪男正打算把我左手掌拉到右边钉住~
我就大喊不要啊~会好痛~我怕痛~这样~
由于我的抵抗~搭讪男放弃钉我左手~
改为用钉子从我俩门牙中间钉进去~
上下排各一颗钉子钉入门牙后我说话就不灵便了~
于是我又痛又伤心又生气~要哭了~

正在酝酿呜呜呜的情绪时~
搭讪男家来了客人~
客人坐在大厅聊天什么的~其中有我妈~
搭讪男似乎一直怀才不遇并仰慕我妈已久~
听到聊天便更为我妈气场所折服~
连忙从房间出厅陪客人寒暄~并讨好我妈~
他出去后我就忍痛拔出钉子~
牙齿被钉出两个穿透的大洞~好丑~
并发现钉在门牙的那两个钉子上有食物残渣……
(囧!!!!)
拆完钉我就出去和我妈哭诉这搭讪男欺负我嘤嘤嘤嘤……

之后就被老爸喊醒~副本结束~
将醒未醒迷糊的时候还在想……
我牙齿被钉过钉子~好痛~
今天能不能请假不上班……
(喂!!!)
one

关于飞起来的梦

小时候听人说如果梦到飞起来或者从高处往下掉,就是要长高。
可是我都不太记得做过几次这样的梦了,也许也没怎么做过吧……
大概是前几年出现了一次比较清晰的,在梦境里飞起来之前还发生了很多事,已经模糊了。只记得我和妈妈牵着手走在我曾呆过的高中校园里,我还是十岁左右的样子;虽然是高中校园,却比真实的美得多,还有一棵枝叶茂盛遮天蔽日的翠绿的大树,有阳光从缝隙里射下来。在现实里好久没见过那样宁静美景的我,在梦里又变回小孩子,于是格外开心,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地笑着走。
走着走着觉得自己越蹦越高了,身体也轻了,就像袋鼠一样一步跳出去好远,这时候要是去参加三级跳远一定比运动员还棒吧~ 又蹦了几步我发现,似乎再努力一点就可以飞起来了。我心里暗喜,为了让这难得的梦境顺利发展下去,我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趋势。
但也许是自己也预感到快要醒了,从这时开始梦的感觉就没有那么好了,最后终于是飞了起来,穿过大树的枝叶看到了上面灿烂的阳光和淡蓝色的空无一物的天空,不过飞得不高,而且马上就要往下掉。
然后就没有了。

2009年03年06日

今天下午做了一梦,因为不知什么原因,我停在高速路旁边的一个中国小镇,典型的中国小镇,但是有一个不错的海拔,发觉有峡谷嘛,而已我整天在那里就是遭到小动物的愤怒,像游戏似的,我接近动物走,快速的走,动物就很愤怒,然后他们就追赶我,简直比人还莫名其妙,我经常被一只像野猪的东西追赶着,虽然我和他们一起坠落峡谷也罢,他们还能追上来,最后逃避了追赶,却又引起了一只黑色的狮子的愤怒,妈的,还好我到了投奔的农户,妈妈和姐姐竟然在,说今天那头野猪的肉很不错的,现在在炖鸡,地上还有一块鸡腿肉遗落着,我一看妈妈正在做咸菜,妈妈说看我早上在食堂吃的蛮喜欢的,就在这做给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