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梦里心不在焉的接了电话,对面传来姐姐和她女儿一起打电动的声音,说是无意间发现一款游戏很有趣但是很难,要我去带带。我一听bgm就知道是加纳战机。姐姐说是在楼底的呼叫机里发现的,物业小哥说怕公布出来会引起很多人挤在楼门口玩所以一直没有公开。我信马由缰飘过去,无精打采的对小姑娘说,你躲好子弹就行,带你通关。其实画面还是改过的,手柄直接可以用手机模拟,虽然操纵感差些但也还好。
心里惦记着过几天带手柄再来玩玩别的游戏,几天后再来发现一帮高中生挤在一起玩的正嗨,大概是HM。看了一会,和其中一人一起回去了,路上他挥舞着看起来很高级的卡带,说是小时候特别风靡的一款游戏,我像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勉强附和着。
基友带我到他家,给我看了他终于下决心买的ps4,但之后我们有一句没一搭地聊着,完全没有心情去玩那个。

修行

梦到在一个乡村,本来想出去,奈何对村子的格局不熟悉,绕来绕去最后绕到一个灵堂,无路可走,只好原路返回,走着走着,没走几步就走到一块围墙围着的空地,意识告诉我,这是火葬场,于是绕过了它,看到有一群小孩围绕着,还有一个老叟,我们上前一起看热闹,听说这里的水已经不能喝了,喝了会被鬼附身,村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中招了。然后老叟就说这个缸里的水能喝的,别听他们瞎说,说完就拿起瓢喝了一口。然后就昏倒了在地上,大家凑过去看他,突然他一个激灵起身,被附身了!他逮到一个小朋友就看着他的脸说,勾心斗角,心思太重,就开咬,一连咬了好几个。就快到我们了,他抓到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睛说,这么大了,心思还这么干净,随即松手了。然后我们只好逃离这个村子,后来不知道去哪儿,就来到了一个屋子里,屋子里正好有小伙伴,里面有储水,饮料,是干净的。不久,又来了一个小伙伴,说是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然后我们商议该怎么走出这个鬼地方,刚刚看了下水,有点混浊,饮料味道也不对,储水怕是不够。只见屋外路过一批人,有一个小伙伴说出去看了眼,说这是另一批一起进来的。他又看了眼外边,回来躺倒椅子上,说你们别看外面那个一个人走过来的女的,她很可怕,据说,她从小就没有人敢和她玩!随即我们几个也躺在椅子上装死,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也不敢看她!终于她从屋子边上走过,我们又担心她返回,就一直保持装死的状态。屋外另一批人也挤进了屋子,只见外面刮起了大风形成了包围圈,好像是在沙漠中。这大风沙怎么出去啊!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呢。我们开始讨论,怎么这一次活动这么危险,这天气怎么这么险恶,然后有人开始说,据说会妖法就可以操纵天气,但是人修炼成妖,要费很大的劲,什么都要做到优秀。另一个人说,这个法术我知道!我曾经问过一个师傅,要修炼法术,练到这个效果怎么练,师傅说,必须学会所有的基础……言下之意即,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风沙停下。奇怪,突然变成修真的梦了呢,还是探险的!我们开始分食物,这个时候,可怕的女生进来了,大家都躲得远远的,这个时候小伙伴出头说了一句,相遇就是缘分,你们有没有人给她分一点食物,这时候一个女生端着盘子,给了她一颗核桃,我们以为就好了,意外的是结果她把盘子上的糕点都分给了她,可怕女生的眼睛里开始泪花闪闪。她说,大家都是人,要学会分享。过了一会儿,风沙居然停了。黑暗里,一个被吊着可怕的木偶官帽下,幻化出来一个人,哈哈哈哈,他发出可怕的笑声,这回先让你们回去。

爱抖露9

在一个比较拥挤的场地里(类似多居室的单元房),正在举行流行乐广播直播。请来了许多唱歌的歌手和爱抖露组合,类似FNS广播版。自家爱抖露和组合也在其中,在一个居室门口就坐后场,但不是全部人,而是只有其中六个。
似乎设定中我是自家爱豆的亲属关系,在关系者房间等候。关系者房间在单元房最里面,走过去时路过所有工作人员和自家爱豆,六个人两两一组坐成三排,R在第一排。
我路过的时候揉了一下R头发作为打招呼,然后到最里面房间。拿到了节目单,一张A4纸,印的很满,节目时间很长。其中R大概在不同时段有三个表演和采访,与旁边其他关系者闲聊,我说“时间太长了,我一定不会从头听到尾的,之后R问起来他们的表演我一定什么也记不住ww”

最近沉迷韩国爸爸乙女游戏,昨天梦到那个约会系统能用好多好多天,居然不是能见到真人吗,换成以前的我绝对是梦到真人然后展开各种各样奇怪的剧情。

说起这个,有一个以前记录了但是遗失的梦境。

那好像是回到了高中时候的我,成绩越来越糟糕,从一个优等生变成了班里垫底的渣滓,对这样的我自己,打从心底里厌恶,但是我却就那样...喜欢了一个又好看又优秀还对我很亲切的男孩子。

在梦里我每次一想到他就又愉悦又心痛,但后者巨多,我的心脏总是揪起来,又放下,重复不断,间歇伴随着我不甘又哀愁的叹息,我在梦里,好喜欢好喜欢他啊,喜欢到无时不刻都思恋着,但是没有办法,我再也不是以前优秀又开朗的样子,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后来要高考了呀,我知道他肯定会去一所很好的大学,而我就和现实中一样,沦落到一个普通得甚至可以说是糟糕的地方渡过四年光阴。我特别焦虑,怎么办呀,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想要一直看着他冷静柔软的脸颊。
虽然这样,但对于和他相处这件事上,我还是非常欢欣,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回家,坐上了同一个巴士,黄昏下阳光泛着刺眼的橘色,从雾蒙蒙的车窗透过,投射在他的侧脸和我的衣角一旁,我看着那束光下温和平静的他又开始难过起来,眼眶已经开始发热,心里想着好喜欢好喜欢,好想和他再靠近一点,于是靠在了他的肩头。
奇怪的是靠上去的那一秒我就感觉到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梦还真是奇妙。
他并没有因为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做出丝毫动作,相反的是将我的左手拉过去十指相扣了...啊我知道了,我们是两情相悦啊,但这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开心,我的心里反复着怎么办我好喜欢他,但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去不了他的城市,我没办法喜欢他。
那种绝望又甜美,悲哀又欣喜的情愫,像一杯混合了鸡尾酒的牛奶,一下子把我从梦中的哽咽拉回现实。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不懂喜欢是什么感情了...

我加入了某个神秘暗杀组织,组织里聚集着各种超能力者,然而我是个麻瓜。
组织BOSS觉得他们不养闲人,于是我开始了异人组织里的种菜生涯。
然而悲惨没有结束,我唯一的朋友被组织发现是间谍而被驱逐,我终于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冬夜里饥寒交迫的我去街头买一包泡面,本来很和蔼的小卖铺老奶奶发现我是弱鸡后,收了我的钱撒腿就跑了,就跑了。。。惨

占卜

烧死人的骨头或头发的时候会得到一些未来的启示。
不知何时得到了这样的能力,暗地里偷偷的进行着这样的仪式。
但是某天不小心烧了同桌的头发,几天后传来噩耗,对方车祸身亡了。
我尽量说服自己——这不关我的事,强装镇定继续生活着。

说给谁听 都被嫌弃了哈哈哈

大逃杀的背景
梦境开始的时候 我已经和大部分的小伙伴一起逃了出来
在一个像是欧洲中世纪的广场上 我们看到有一个东西被抬了出来 下一秒我们就知道是我们认识的一个小伙伴 她没有逃出来
而且她被残暴的统治者给剖开了 把她的脑袋取出来做成了像日本豆腐一样的东西 统治者说这是绝对新鲜的食材 让他的手下(一群企鹅)拿上勺子去舀日本豆腐里那一点一点的血块 说是最精华的东西
那好大一块日本豆腐 由一片毛皮裹着 放在了广场上
我和我的小伙伴就这样看着 难过的要死 也气的要死

这算是最近做的最好的一个梦了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很温柔的梦
梦到楼梯拐角处多了好多小狗 我家兔仔也在里面 突然有个小姐姐上楼 抱着一只巨大的哈士奇 我怕我家狗对着这只哈士奇吼 赶紧让小姐姐过
下一秒这只哈士奇不知为什么就热情的扑到了我身上 一个劲儿的舔我
后来我发现它变成了一个非常清丽的女孩 齐耳短发 高高瘦瘦白白 穿着淡蓝色的棉袄外套 眼角狭长 坐在角落对我笑
我心里温暖的要死

刺青

忍痛请人在肚子上纹了四个字,写的歪歪扭扭,意义不明,并且为了表示并不是随便涂鸦上去的,旁边又纹上了着重符号,箭头指过去。我想梦里的我大概是崩溃的。

事情总是做不好

梦很短 也是两个片段
第一个
要去朋友的婚礼帮忙 一大早要去别人家 结果婚礼推迟了一天 我第二天八点半到的时候 另一个朋友和我说  你迟到了两个小时 我大惊 说不是八点半么 朋友说 六点半 我们等你两个小时了 现在已经结束了 我心里那个委屈无助以及恨自己啊 我怎么特么记得是八点半

第二个
去朋友办公桌吃个饭 结果饭菜倒了一身 只记得那个什么粥就一直往我身上倒 连电脑都塌了 心想也是倒霉惨了 可还是要不失风度的认栽 不能发火 哎

梦见我妈戴了一顶很傻的紫色假发,类似于古娜拉黑暗之神。我从梦中笑醒。

我种了两棵多肉,两棵多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私定终身。结果我浇水时恰逢雨天连绵,其中一棵化水仙去,另一棵哀毁骨立,不久也随之去了。
故事末了,两棵多肉登台谢幕,我在台下心情复杂。当我看见多肉着装时,生气地朝灯光师吼叫:好好的男孩子穿什么裙子,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裙子是抄袭灵梦的!

二刷迷宫

【这个迷宫在我以前的梦中出现过,总共有8个区域。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
        从学校放学,走回家的路上有一大段迷宫。我可以召唤一个能变成小小面包车的机器人,它变成车以后我就可以愉快的驾驶。我很快就通过了2个区域。第3个区域没有灯,一片漆黑,都是一些没有墙壁,只有柱子和楼梯的房子,要从顶楼走下最底层。这里不能开车了,我就先把机器人收纳了。我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往下走。楼里有大大小小的毒蛇,但是它们的行动模式很蠢。我像电子游戏中那样把毒蛇引跳楼。
        走到楼底,看到了好多同校的学生。我还看到了地面铁轨,应该是沿着铁轨走到下一个额区域。我召唤我的小面包车,开着车平稳的离开。周围的同学投来各种各样的眼神。有了这辆小车,我肯定能快速到家。

三个片段

【一】
外婆家对面楼另一侧的底下那个广场乌泱泱的站了一群人 灰黑色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没有直觉的 但不是丧尸 我就远远的看着不敢上前仔细看 我妈这个时候来了 我告诉她 她不信 就到前面去看 我梦的视角突然就变成我妈的 感觉自己看到了人群里有人在不停的移动 感觉是有人在指挥他们站队形 突然我害怕我妈被发现 就把她叫回来 突然时空扭转 我和我妈被传送到了隔壁的一个巷子里 我妈仿佛就忘记了刚刚的事 一口咬定我记错了 我说没有 拉着我妈走回原来的地方 这个时候 原来的地方突然多出了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女鬼 梦里也是一点都不怕 就直接问她刚刚那里是不是有一群人 她突然走上前来拉着我往别处走 并告诉我是的 而且他们都是流浪的小猫小狗 被一个臭道士施法 变成了这样

【二】
在一个地下停车库里 前面有个人的车坏了 正被反吊起来修理 车窗全碎了 这个时候我看见有一只猫被开膛破肚的挂在车里 耳边同行的伙伴告诉我 看这伤口一定是被兔子给抓的 下一秒我看见车的另外一边有一只手把那只猫扯了过去 我立马就明白了 原来是猫有一部分被卷进了车里 这人为了修理自己的车 牺牲了猫 在梦里我气的发抖 然后醒了 默默的说了一句 真特么是噩梦

【三】
青铜门后面 胡歌和刘涛在对戏 刘涛和胡歌说 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 我算过了 如果我们有小孩 男孩只能叫闻翔 跟着你姓 叫百里闻翔 多难听啊 如果是女孩 跟着我姓 叫狐妖 也难听 我们还是算了吧 然后我就醒了 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敷衍的分手理由了
Kei

四个候选人

买了票去看电影,《3D哥斯拉》,到影厅门口临阵想走不看,然而最终还是进了的影厅…于是…

影厅里居然是另一个空间,是有点民国时期的香港,相当破旧,甚至有点像废墟,充满了雾与烟,老电影一样的惨白色调。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牌坊的下方,里面有个广场,还有不少残垣断壁,广场边上站着很多年轻的观众,都是大学生模样。再回头,白茫茫一片,已看不见进来的门口了。

电影像是开幕了,老旧的露天广播喇叭响起,介绍着背景,这是一个动荡无统治的时代。只记得一辆车从眼前从左往右冲过,撞倒了一面墙,扬长而去。一切都是真实地发生在面前,这是沉浸式电影啊,难道是新的观影技术?总之是接受了,反正也走不了了。

突然,广播说,来!做出你们的选择吧!我一脸茫然的时候,部分观众开始穿过残垣断壁往广场跑。难道是要观众参与互动?好先进的电影,于是我也跟着走往广场,穿过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并不认识有什么候选人,甚至有哪些候选人都不知道,不参与投票也是可以的吧?于是在广场边缘停了下来,只是看着其他人在广场里站队分阵营,我身边也站着不少和我用想法的人,大概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广场安静下来了,看来是统计结果出了,有四个候选人的票一样多,都是大阵营,其他的都是些小众候选人阵营。我才发现观众们都拿着着各自阵营的颜色的电影票,而我们这些不知所云的观众的票是白色的。所以他们是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件事?

广播再次响起,声音很平淡,四个候选人同票,那么,先「清一下场」吧。话音刚落,四大阵营的人拿起了地上的刀剑一类的冷兵器,冲向其他小众阵营,把他们一个不留全都杀死了…

我吓得瘫软在地上,一切都太过真实,我实在已经不知道这是电影还是现实了。他们也没有过来杀我,至少松了一口气。

等「清场」完毕后,广播再次响起。四个候选人同票,二次选举的方式是让其他阵营的人「退场」,留下来的唯一一个阵营就是胜者。请各位先前往各自的阵营的据点,明天才是真正选举的开始。于是四批人就很听话地往四个方向离开了。

这时广播补充了一句,持白色票的人有一天时间选择一个阵营,而且阵营是无法更改的。

也就是选择错了就会死?我想。

我已经不敢怀疑这是什么戏法了,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首要任务是去了解这四个候选人到底是谁,谁更有可能会胜出,我才能活下来,于是我跑向其中一个阵营…

END…

其实我是1V1爱好者

梦里我有一个老公,我老公除了我还有两个老婆。
二老婆是个傲娇,我的爱好就是和她斗嘴,看她斗输后瞪我。
三老婆我不熟,总之是个文静温柔的弱女子,她的记忆会周期性失去。记忆模糊时会把老公认成爸爸,记忆彻底失去时,整个人就会变得十分冷峻强悍,甚至还会黑化。
三老婆最近因为记忆混乱,常常处于崩溃边缘,便回养母家修养。可是老公那个渣男不管不顾,在上城一待便是月余。

我和二老婆携手探索地图,调查公园门卫一家失踪案。我俩在公园各个角落搜寻线索,我拨开池塘边的一丛杂草,突然看见了一大一小两只老虎,我还没来得及尖叫,老虎就说别怕,他们是被人变成了这样。二老婆走过来调查,发现老虎就是失踪的门卫一家。于是二老婆向他们了解事发情况,我在一旁撸小虎。
之后一路险象环生,我和二老婆几次被黑衣人围住,然后我发现二老婆虽然心眼小嘴坏还傲娇,但是非常靠得住,一路英勇杀敌,保护我这个啥都不会的菜鸟,我对二老婆好感噗噗上涨。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