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20170212

回到我们这一所学校,然后他自称中戏,我也是醉。然后和同学一起进了一间教室,教室很小,同学也不多。黑板上显示的是高一。在上楼梯的过程中我发现,墙壁很脏,蜘蛛网像几万年没擦一样,觉得这个学校的人好懒。然后他们上课了,我组建了我初中同学,他被罚站,然后我给他打招呼他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期间,我还遇见了老爸之前单位的一个叔叔,搞不懂他是怎么来当上老师的。后来我就被莫名其妙的拉到一间教室,前面是一片荷花池吧大概,老师让我们每人画一幅画。大概梦就醒了。

坐骑

世界似乎出现了什么大灾难,我看到许许多多动物逃奔而去,其中还有许多动物上承载着人。牛、鸭子、骆驼等等,有一只鸭子羽毛是彩绿色的,特别漂亮,上面坐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
然后我们旁观的人蜂拥去买坐骑,在一个大市场里,我看到有那种Q版的恐龙;一只大乌龟,脖子旁边还有金色的战甲,叫璇龟;三种不同的螃蟹,有一只看起来特别威武特别大;虾;一个月亮形状的网状的坐骑,网里面盛满了星星。市场里还有可以给坐骑们吃的食物,买来喂他们跟他们打好关系就可以骑着走了。我买了两根香蕉,找来找去找不到心仪的坐骑,就随便喂给了一只猴子,第二只香蕉本来想喂另一只宠物,可是猴子旁边那只坐骑是一把香蕉,香蕉不吃香蕉,所以只好也喂给了猴子。

20170208【三万软妹币,实体娃娃,黏土制成的飞机杯,被嘲笑的我】

0170208【三万软妹币,实体娃娃,黏土制成的飞机杯,被嘲笑的我】

梦中的我攒了三万软妹,准备用于购买实体娃娃。

在网上看中一款美国进口的实体娃娃,价格在一万软妹币,身高只有128......

我高兴地下单了.........

许久之后,我收到了货。快递箱小到不正常,刚好只能装下我的雅马哈调音台。

这特么完全不正常啊,我买的可是身高128的娃娃..........

我勉强拆开了快递箱,只见快递箱正中赫然是一个黏土飞机杯.......

经查证,这飞机杯正是我买的娃娃。

我决定找卖家撕逼,连续多日发了无数条消息,然而卖家选择性无视。

我自认吃亏,将飞机杯当做装饰品摆在家中,这名器做的极其逼真,但非常非常非常硬,连一根指头都插不进去,什么卵用都没有。

家中人全都嘲笑我一万元买了个破烂玩意...........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飞跃疯人院

偶尔也想要找人交谈,并不是需要,只是据说这样会让人轻松些。
向亲戚倾诉了最近种种不如意后,对方把原因归结为曾在我身上发生的一起事故,他越是详细描述,我越感到头脑混乱,因为这件事在我记忆中从未发生过。我试图用逻辑分析辩解他描述的我半年前某天的行动的荒谬可笑,不可能发生,然而这荒谬性反倒证明了我的不正常。
然后,我被收入了疯人院。几个去亲戚家找我的同学也陆续进来了。疯人院里有一台防弹屏老式电视,里面放着黑白片子,仔细一看是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当看到我被污蔑为疯子收拢进疯人院时,我发疯一般的抡起锤子砸向了屏幕,周围几个伙伴畏畏缩缩试图告诉我这个片子他们看过几次,让我相信结局很美好,但我却已失去控制,一次又一次地抡起锤子,把屏幕连同后面凄惨的人生砸了个稀烂,直到筋疲力尽。

【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20170201【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在某个北欧国家留学,该国家语言巨难学,公立学校一概免学费,然而宽进严出,极难毕业。我就读一所公立学校,专业是机械自动化。这个专业在全国范围内都极难毕业。

学校周围全被冰雪所覆盖,天寒地冻,天空是阴霾的灰,甚少见到阳光。

我每日重复着学校,公寓,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没有任何朋友,一天除了学习和旁人也说不上几句话。生活极其压抑。

我在此国留学了很多年,始终无法毕业。

在给母亲打电话时,差点失声痛哭。

毕不了业的绝望感贯始了整个梦。

【匿名提问,性学与性别研究,变态,大咕咕姑鸡】

20161231【匿名提问,性学与性别研究,变态,大咕咕姑鸡】

梦中的我在知乎匿名提问了一个关于性学与性别研究方面的问题。隐隐记得该问题涉及到社会学的调查与统筹。我添加了一个社会学的标签。

回答只有10多个,某个回答问题的猥琐傻逼在回答中直白表示了来一发的目的与意图。

此人:题主,我和你一样是xx市,有时间出来见一面,走肾不走心。

我一下子吓尿了,提问时我匿了名,按理来讲这人不应该知道我住哪里。除非ip泄露。

我鬼鬼祟祟点开了此人的主页,发现此人绑定了围脖。我打开这人围脖一看,发现此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网红大咕咕咕鸡。

然后我吓醒了。

【平原 ,遛狗,黑色拉布拉多,驻留在平原的黑色公狼】

20160101【平原 ,遛狗,黑色拉布拉多,驻留在平原的黑色公狼】

在遛狗时路遇一片苍茫无人的平原,在我停留拍照之际,狗兴奋地奔驰向远方。

我任由她四处乱跑,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喊她,她就会过来。

我回过头试图叫她时却发现不远处,我家半大的小母狗被一只全黑的公狗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公狗颤抖着臀部,明显是在做不可描述的动作。

那只公狗体型极大,通体纯黑,远远一看似乎是只拉布拉多。

我气坏了,我一边走上去准备解救我的小狗,一边环视四周寻找那只公狗的主人。

然而诺大的平原上除我外空无一人。

待我走上前去,吓尿了。

这特么哪里是狗,哪里是拉布拉多,分明是一只纯黑的公狼,在强迫我的狗发生不正当的肉体关系。

我吓得后退一步,然后醒了。

(据我家人所说,他们看得并听到处于睡梦中的我以痛苦狰狞的表情,急迫的语调大喊:我家的狗被狼强x了!怎么办!)

不知道叫啥

回到了高中时代,不知为何突然要去某个别的学校A去上思修政治课。A学校很大,里面甚至还有俩地铁站。我不知道说了什么,一开始一起走的几个同班同学都不开心了,于是我自己晾在一边。
      (不记得梦里是为啥)我好像没带书,但我想起了我上个学期抄笔记很认真的课本,于是我去找我的书包,找到以后将其丢到学校里的地铁站,接着去找饭吃。
      然后吃饱以后,快要上课了,才想着要去拿回书包。然而两个地铁站突然剧变,而且也都禁止进入了。变成了一些奇怪的地下机关,非常吵,然而上到陆地却听不道机关运作的声音。
      很烦躁,非常烦躁,但是我没办法进去拿我的书包,似乎还有另外几个学生家长也想去铁站内拿东西。然而要躲过保安的巡逻实在太难了。
      我回到学校门口,有认识的不同班的同学走进来我们又聊啊聊。(然后就记不得了),似乎是有两辆车冲进校门,里面也是学生,他们说要带我找回书包,于是开车带上我,先躲开保安的追击。结果他们这两辆车在校道上不小心追尾了,他们所有人都变成了女孩子。(我被吓到了,然后被电话吵醒了) 。

[ 但是我总隐约感觉,这次的梦,和之前的某个梦的世界观相同,或是有什么联系。但是我却没法想起之前那个梦 ]

2017/1/31

==================================


之前几周的一个 梦 不太记得了

      不知怎么的去电玩城玩,但是机子基本都没开或者坏了,厅里很暗,只有我周围的几台机器是开着发亮的,怪怪怪的,(然而太多记不得了)。

这个电玩厅在之前的梦里出现过!

新年初梦两则

一.梦里去到一个旧剧场看偶像演出。越接近越感觉不太舒服,一点淡淡的尴尬和排斥,离近了发现,是她上班的地方。门口的广场隐约看见她身影,非常怕对方误会,想把自己藏起来,却发现自己甚至还穿着旧时的衣服,只能快步走过去。演出开始了,很开心,渐渐的忘记了尴尬,尽情的应援着。
二.另一个宿舍,明明有我,她还是甚至不愿意看我一眼。甚至跟别人有说有笑,撒娇着抱怨,没有人喜欢我哎。难过到愤怒,你把我放在哪里呢?这么这么久,你明明明白我的心意,却一点回应也不会给我。而我也是,竟然单方面把这份喜欢维持了那么久。不想再这样了,不想再梦见这种事。

20170126仿佛一个武学接抹布大师

(前略)放学的时候和同学聊得正开心准备背着书包走了的时候,才发现这天该我们组做值日了,一个弱弱的男孩子已经默默的扫了半天地了……于是赶紧把书包扔下去投了墩布把地墩了,然后准备拿抹布擦黑板。这个时候从后门进来一个(小学)同学(wjy),动静特大哐哐哐的,我就站在前面讲台那说:“你干嘛呀,被人甩了啊。”没想到他还真是被甩了,于是恼羞成怒的开始拿起用来擦后黑板的放在柜子上的抹布,往前面扔我,我作为一届练武奇才,自然是各种接住了像我扔来的或干或湿的抹布(一共五块),然后一脸平静的把抹布叠好放在讲台上。还很欠的说你急什么啊,然后就去水房投抹布了。
反正就是我很委屈咯,大家也都觉得都是他的错咯,老师回来就批评了他咯,然后他还觉得是我打小报告咯,差点又打起来咯。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冲动呢。
Ash

打小偷

带一只小狗出去溜,路上遇到猫和他玩.
后来我一个人去一个地方,从铺装路面进入一个看着像黄土高坡的地方前,突然看见一只狮子跑进去,吓了我一条.
我问路人,要怎么去目的地,他说这条路太危险了,你绕道公路上去吧.
我心想土路有狮子,的确危险,还是去公路.
然而去公路的路上路况艰难,跟攀岩似的,很吃力.
最后终于到了,原来是一个运动场.
结果我后面有一个人在摸我的包,我转过头去打断了他.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跟旁边的人说"你看我再试一次肯定能偷他"
然后又开始摸包,我马上翻身抓住他,然后开始报警.
报警后警察像一个外地人一样说了半天没办法告诉他具体地址.
挂了电话小偷反抗,我就一直拳击他的脸,打了好多拳.
但是小偷根本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在想我是不是出拳用力不对,怎么打着他不痛?
于是我使出全身力量又打了好多拳,还是没反应...
可能我的拳头是假的吧.

春晚

往年的春晚太热闹显得大俗,所以今年导演要革新。
观众只要100人,席位像是联合国大会,没有大红大紫的灯笼,因为太暗,所以也看不出色调;台上的蔡和潘以悄悄话一样的音量在说相声,观众鼓掌是无声的,所以镜头频繁地切换到观众席,依借舞台上泄漏的光线勉强可以看到大家在鼓掌。

你啊你

这场梦,你是主角。

选体育课,选了一个“和猴子一起……”名字记不清了。在统计选课结果时,发现真的很少有人选这个课程。

举起的寥寥几只手里,意外的看见好像你也举起了手。
“咦”再次探头看你,
而你却早已放下了手,内心起了点波澜,有点小小的期待。

原来你真的选了这个课。
第一节课,不知道在干什么,草草的放了学。

路上和你一起走,你推着车,走在我的右手边。

一路上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却不觉尴尬,两张脸上都挂着蜜汁憨憨的笑容,像两个开心的小傻子。内心的幸福感真是充盈,你在我身边就很好。

回寝室的路真短,一下子就到了,你送我到了寝室楼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不需要彼此告白,只是少了独处的机会。

有人说当你频繁梦到某一个人时,代表那个人已将你遗忘。

周公解梦说,当梦到和暗恋的人愉快的恋爱时,代表现实中成为恋人的机会甚微。

甚微啊,想想现实也的确如此,
而我也只敢梦里和你相爱。

你啊你……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