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不符题之美人榻下往往是那英雄冢

梦里我和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一起坐在床上,那个男孩子娇嗔着说以前都是你( ー̀εー́ )我的,现在轮到我(´▽`)ノ♪你了,好吗?我犹疑了一会,觉得连恋人的要求都不能满足还算什么绅士,于是嗯了声。
直到我被_(:q」∠❀)_在床上,我脑中突然连发弹幕,兄弟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兄弟你要干什么??兄弟有事好商量啊!!!
于是我尖叫一声翻身下床再以迅雷之势滚入床底,装死。
不知为何床下有很多尸体,总之我躺在那里异常和谐不突兀。我一边悄悄松口气,一边折服在自己逼真装死的演技之中。

(#-_-)┯━┯。。。(╯°Д°)╯︵┴┴

投胎

梦里自己只身赴往黄泉,可是我迷路了,于是索性躺倒在黄泥路上肆意醉酒。等我赶到地狱时,鬼差气得破口大骂,说我本来要投胎到的那个朝代都亡了。原来那个盛世终是没了,还没等我好好感伤一番,不长眼色的鬼差就一脚将我蹬入水中。

雨夜

雨夜穿行于苏州古城,两旁的建筑中唯独对其中一栋有莫名的熟悉感,不住地侧首。大概是在梦里曾在下面扣门吧。

昨晚梦到捡到一只野猫,其实是有很多只,我挑了最喜欢的一只,白底天蓝花的。偶然发现一条小鱼,喂给它三两下就吞掉了。之后便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东西给它吃。

地坛

基友说他忘记加布兽长什么样子了,我掏出手机要搜几个图片给他看看。
奇怪的是哪里都找不到关于加布兽的图,一张也没有,仿佛从未存在过。
我在日常的琐碎时间中尽力搜寻,终于在淘宝搜到一张模糊的图片,但是没有珍惜地存下来,心想还会搜到更好些的。
和基友再次见面,我打开淘宝想搜那张图暂且给他看看。这次连淘宝也搜不到了。
我无法理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破了脑袋直到心焦地半夜醒来了。
心想继续入睡还是会焦虑这件事,翻滚了一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打开百度图片,输入“加布兽”。各式各样的图片罗列出来了,它还静静的在那里,我安心地睡下了。

狗血

有个疯子说要和大家玩躲猫猫的游戏,他让大家好好藏起来,否则被他找到的话会死。
一群人被困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和一个丧心病狂的人玩一个幼稚的游戏。我小心翼翼的听着那个人的脚步声,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我打算悄咪咪摸到二楼,寻找窗户防盗网焊接薄弱的地方。
但是二楼没有障碍物,去的话很容易被发现。庆幸的是楼上有一波人藏在一起,动静太大被发现了踪迹,把那人引了上去。我一边吐槽为什么总有人以为很多人一起行动就会安全,一边趁机跑去二楼用杠杆撬开年久失修的护网。
于是我偷偷联系了被困在别的楼层的朋友,一起逃了出去。那人发现有人破坏了他的游戏规则,气急败坏,便一路把他经过的房间全部推到。顿时很多人被他发现,一时间横尸遍野。
那人一边杀着人一边哭道,我只是想有朋友,想和你们一起玩游戏,你们为什么要逃,连老家那边的人也认为我离经叛道,派了杀手来杀我……
我突然觉得他好可怜,冲过去握着他手说道,放了别的人吧,未来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陪着你好吗。。。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了亡命天涯的旅途
???
狗血剧情看多了,大脑果然遭到荼毒

少爷

隔壁家的六少爷整天无所事事,昨天和一个小跟班骑一辆摩托出去兜风,半路遇到两辆卡车差点出了事故,赶忙加大油门甩开了他们,但是预知卡车总会相撞发生一场事故,于是两人到安全处下车,躲到了路边坟地里。卡车开到附近,两个司机也下车了,躲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集装箱后面。火车经过,撞飞了两辆卡车,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少爷两人。卡车司机毫发未损。
高考前脑袋空空,什么都不记得。大概是大病了一场刚回来,同学们记的形形色色的笔记我完全没有,而且还落下了很多课程,元气也没有恢复。为了解忧招了个姑娘。事后姑娘发现我家一贫如洗,按我的学力也考不上状元,前途无亮。我有些不舍的放她走了。心想建议她去找隔壁少爷,可惜死了。

好久

最近睡的比较晚 都很少做梦 就算有 都是片段式 也毫无逻辑 醒来也都记不得
今早做了三个 前两个还记得
第一个
有人的心脏坏掉了 就像无偿献血一样 可以献心 梦里也没有说【你把自己的心脏献出去了自己会死】 我在梦里就为别人献了两次 第一次就是正常的 很快 只看到医生护士拿来一个外形像心脏一样的银色模型 里面应该是空的 就是把心放在那个里面
心脏被完全取出来之前应该是要不断的用水冲里面的 我看到一个心脏被拿出来以后 从连接的血管里还有血出来 医生转头说 你看这就是没冲干净的
然后我躺下来 医生护士给我准备麻药 我说最近总是觉得心口痛 你们待会帮我看看我的心脏有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说OK 然后就是给我带氧气罩 说开始推麻药了哦 紧接着就全身发麻 嗡嗡的要晕过去 可是感觉药效又没有很强 自己挣扎一下还是晕不过去 就担心会不会是半清醒的做手术 心头一紧 结果就醒了

第二个
和两个朋友从某个地方回来 借助在一个学生家 她家里可大了 两栋楼连在一起 让我们睡在另外一栋 每一栋都有四五层高 每一层目测都有六七个房间 我们被安排在了非常偏的房间 一层楼的顶层的两间房 一间房有三张床 另一间只有两张 我在两张床的 他们在三张床的房间 本来我就觉得睡顶头的房间怪怪的 担心怕晚上看到什么脏东西 越想越不不舒服 就和两个朋友说我们三个睡一起 免得晚上看到可怕的东西吓到 我刚说完 就看见房间里有几只黑色的东西在窜 定睛一看 是黑色的兔子 我还以为是老鼠 我们立马决定回市区 找到了学生 和她解释说临时有事住不了了要回去

失宠

梦里我终于有猫了,可是我妈先我一步成了猫奴。我妈天天抱着猫奚落我,克扣我零花钱买猫粮,嫌弃我吃的比猫多,还没猫可爱。。。
突然不想养猫了

假人·爱抖露10

在一个人很多的西式古镇街道上,有很多镇民在活动着
但是这些镇民分为两个不同的“种类”,其中一种不能被另一种看到(但是可以看到另一种人),他们似乎生活在平行的异空间。
我作为可以被两边都看到的“调查员”,来到镇上调查隐形人的情况,似乎有四五户是隐形人,我敲门进入其中一户,一个老头给我开门。
我似乎是隐形人出身的,因此与镇上的几户隐形人都很熟悉,有些是亲戚有些是老邻居。
进入隐形人的空间的时候,西式古镇变成胡同了,隐形人平时看到的和居住的都是胡同的样子。
我调查了几户之后,回到了在我家院子。然后准备出门,在门口站着爱抖露R,似乎是隐形人之一,属于老邻居?我走出院门跟他打了亲密的招呼,他走进了我家院子,然后我继续向前走了。

游戏

梦里心不在焉的接了电话,对面传来姐姐和她女儿一起打电动的声音,说是无意间发现一款游戏很有趣但是很难,要我去带带。我一听bgm就知道是加纳战机。姐姐说是在楼底的呼叫机里发现的,物业小哥说怕公布出来会引起很多人挤在楼门口玩所以一直没有公开。我信马由缰飘过去,无精打采的对小姑娘说,你躲好子弹就行,带你通关。其实画面还是改过的,手柄直接可以用手机模拟,虽然操纵感差些但也还好。
心里惦记着过几天带手柄再来玩玩别的游戏,几天后再来发现一帮高中生挤在一起玩的正嗨,大概是HM。看了一会,和其中一人一起回去了,路上他挥舞着看起来很高级的卡带,说是小时候特别风靡的一款游戏,我像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勉强附和着。
基友带我到他家,给我看了他终于下决心买的ps4,但之后我们有一句没一搭地聊着,完全没有心情去玩那个。

修行

梦到在一个乡村,本来想出去,奈何对村子的格局不熟悉,绕来绕去最后绕到一个灵堂,无路可走,只好原路返回,走着走着,没走几步就走到一块围墙围着的空地,意识告诉我,这是火葬场,于是绕过了它,看到有一群小孩围绕着,还有一个老叟,我们上前一起看热闹,听说这里的水已经不能喝了,喝了会被鬼附身,村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中招了。然后老叟就说这个缸里的水能喝的,别听他们瞎说,说完就拿起瓢喝了一口。然后就昏倒了在地上,大家凑过去看他,突然他一个激灵起身,被附身了!他逮到一个小朋友就看着他的脸说,勾心斗角,心思太重,就开咬,一连咬了好几个。就快到我们了,他抓到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睛说,这么大了,心思还这么干净,随即松手了。然后我们只好逃离这个村子,后来不知道去哪儿,就来到了一个屋子里,屋子里正好有小伙伴,里面有储水,饮料,是干净的。不久,又来了一个小伙伴,说是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然后我们商议该怎么走出这个鬼地方,刚刚看了下水,有点混浊,饮料味道也不对,储水怕是不够。只见屋外路过一批人,有一个小伙伴说出去看了眼,说这是另一批一起进来的。他又看了眼外边,回来躺倒椅子上,说你们别看外面那个一个人走过来的女的,她很可怕,据说,她从小就没有人敢和她玩!随即我们几个也躺在椅子上装死,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也不敢看她!终于她从屋子边上走过,我们又担心她返回,就一直保持装死的状态。屋外另一批人也挤进了屋子,只见外面刮起了大风形成了包围圈,好像是在沙漠中。这大风沙怎么出去啊!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呢。我们开始讨论,怎么这一次活动这么危险,这天气怎么这么险恶,然后有人开始说,据说会妖法就可以操纵天气,但是人修炼成妖,要费很大的劲,什么都要做到优秀。另一个人说,这个法术我知道!我曾经问过一个师傅,要修炼法术,练到这个效果怎么练,师傅说,必须学会所有的基础……言下之意即,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风沙停下。奇怪,突然变成修真的梦了呢,还是探险的!我们开始分食物,这个时候,可怕的女生进来了,大家都躲得远远的,这个时候小伙伴出头说了一句,相遇就是缘分,你们有没有人给她分一点食物,这时候一个女生端着盘子,给了她一颗核桃,我们以为就好了,意外的是结果她把盘子上的糕点都分给了她,可怕女生的眼睛里开始泪花闪闪。她说,大家都是人,要学会分享。过了一会儿,风沙居然停了。黑暗里,一个被吊着可怕的木偶官帽下,幻化出来一个人,哈哈哈哈,他发出可怕的笑声,这回先让你们回去。

爱抖露9

在一个比较拥挤的场地里(类似多居室的单元房),正在举行流行乐广播直播。请来了许多唱歌的歌手和爱抖露组合,类似FNS广播版。自家爱抖露和组合也在其中,在一个居室门口就坐后场,但不是全部人,而是只有其中六个。
似乎设定中我是自家爱豆的亲属关系,在关系者房间等候。关系者房间在单元房最里面,走过去时路过所有工作人员和自家爱豆,六个人两两一组坐成三排,R在第一排。
我路过的时候揉了一下R头发作为打招呼,然后到最里面房间。拿到了节目单,一张A4纸,印的很满,节目时间很长。其中R大概在不同时段有三个表演和采访,与旁边其他关系者闲聊,我说“时间太长了,我一定不会从头听到尾的,之后R问起来他们的表演我一定什么也记不住ww”

最近沉迷韩国爸爸乙女游戏,昨天梦到那个约会系统能用好多好多天,居然不是能见到真人吗,换成以前的我绝对是梦到真人然后展开各种各样奇怪的剧情。

说起这个,有一个以前记录了但是遗失的梦境。

那好像是回到了高中时候的我,成绩越来越糟糕,从一个优等生变成了班里垫底的渣滓,对这样的我自己,打从心底里厌恶,但是我却就那样...喜欢了一个又好看又优秀还对我很亲切的男孩子。

在梦里我每次一想到他就又愉悦又心痛,但后者巨多,我的心脏总是揪起来,又放下,重复不断,间歇伴随着我不甘又哀愁的叹息,我在梦里,好喜欢好喜欢他啊,喜欢到无时不刻都思恋着,但是没有办法,我再也不是以前优秀又开朗的样子,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后来要高考了呀,我知道他肯定会去一所很好的大学,而我就和现实中一样,沦落到一个普通得甚至可以说是糟糕的地方渡过四年光阴。我特别焦虑,怎么办呀,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想要一直看着他冷静柔软的脸颊。
虽然这样,但对于和他相处这件事上,我还是非常欢欣,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回家,坐上了同一个巴士,黄昏下阳光泛着刺眼的橘色,从雾蒙蒙的车窗透过,投射在他的侧脸和我的衣角一旁,我看着那束光下温和平静的他又开始难过起来,眼眶已经开始发热,心里想着好喜欢好喜欢,好想和他再靠近一点,于是靠在了他的肩头。
奇怪的是靠上去的那一秒我就感觉到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梦还真是奇妙。
他并没有因为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做出丝毫动作,相反的是将我的左手拉过去十指相扣了...啊我知道了,我们是两情相悦啊,但这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开心,我的心里反复着怎么办我好喜欢他,但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去不了他的城市,我没办法喜欢他。
那种绝望又甜美,悲哀又欣喜的情愫,像一杯混合了鸡尾酒的牛奶,一下子把我从梦中的哽咽拉回现实。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不懂喜欢是什么感情了...

我加入了某个神秘暗杀组织,组织里聚集着各种超能力者,然而我是个麻瓜。
组织BOSS觉得他们不养闲人,于是我开始了异人组织里的种菜生涯。
然而悲惨没有结束,我唯一的朋友被组织发现是间谍而被驱逐,我终于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冬夜里饥寒交迫的我去街头买一包泡面,本来很和蔼的小卖铺老奶奶发现我是弱鸡后,收了我的钱撒腿就跑了,就跑了。。。惨

占卜

烧死人的骨头或头发的时候会得到一些未来的启示。
不知何时得到了这样的能力,暗地里偷偷的进行着这样的仪式。
但是某天不小心烧了同桌的头发,几天后传来噩耗,对方车祸身亡了。
我尽量说服自己——这不关我的事,强装镇定继续生活着。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