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5

一开始是你带我去耍,结果去的是宁波,然后旁边有个滑雪场,居然是我老家黄莲然后我就去耍,耍了没好久你喊我回去,然后我就打车,结果那个车带我绕远路,而且还没到就让我下车了,他说那条路那里开不进去,好我就下车走了。然后那条路居然是那种农村了小路,我走着走着就抓了个那种会叫的虫耍,结果它咬我,我甩都甩不掉,然后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剪刀,我一剪刀就把它剪死了后面又有猫咬我,也是甩不掉,然后我就喊人,后面闹钟响了,响了之后关了我又睡,结果又是那条路,然后有个摩托车开过去,问我走哪送我,然后我没敢坐,我就打电话问你,你说坐我就上车了,结果走一走了他和我导航的路线不一样,我就喊他停车,他不停还越开越快,我就跳车了,闹钟又响了,一看时间30了,然后刚好你又发消息过来了

老师

梦到回到家后,发现我有一个儿子。那天是小学开学日,我带他骑小电驴去报道。在校门口有很多家长,挤进去后我也不知道儿子是哪个班的。就把他的入学报到手册拿出来给在门口的老师。发现那个老师竟然是我原来初中的数学老师。那个老师一看,说你儿子也是3班了,和你一样是一三班的。然后梦就醒了

梦里总是很困

有个周末下午和室友各自在房间睡觉,我的床正对窗户,突然一阵摇晃把我惊醒,迷迷瞪瞪中我看见窗子外面似乎不太对劲,对面楼摆的盆栽掉了好多下来,我还在懵逼,室友醒了跑了出来在门口喊我:地震了你还不跑!我好困好困只想睡觉,翻了个身说:跑也跑不出去,死了拉倒吧。就又睡了。
睡醒了以后还问室友到底有没有来叫过我

国家总动员法

这段时间国家颁布了<国家总动员法>,开始大规模征兵。

我是快递公司的一个普通仓库分拣员,平时工作生活也就凑合。
我和身边的同事都受到了召集令,他们有的人被招到前线部队,有人被招到后勤组。
我还不知道我会被招到哪边。

迷茫又焦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需要打仗,我也不想死。

---------------------------

是的我最近玩了屎之轨迹4(

被人追杀,BE的梦。

大概是一个有点酸楚的梦。
梦里我是位好脾气的开朗青年。

总觉得像小说常见人设,可能还是看过的小说
有一位互通心意的恋人,他戴着眼镜性格冷静,很照顾我,原本日常平静中带着温馨。
但没过多久恋人要出国留学,我们开始了异地恋。
告别的时候我将不舍掩饰得很好,开朗的表示:我会好好生活,等你回来。
…不管哪方面都会努力,所以你可以不用再担心我。

然而之后,我就被卷入了不知名的阴谋。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的强烈预感,我所在的这栋楼会在数秒后崩塌,我毫不怀疑它会发生。
……………
怎么办?怎么办?
我一时陷入挣扎,我该就这么等死么?可是时间这么短恐怕逃也逃不出去…我原本真的想要等死算了,但看到身边懵懂不安的小兽……这孩子我忘记是宠物还是同伴了,设定很像动画里的吉祥物,浮在空中。
至少要带着它出去。
我咬咬牙,抱紧它冲出家门,尽力远离会被波及到的范围,本以为时间不多,没想到比预想中拉长了些许,足够我逃出很远的距离,甚至能通过楼房间隙远远看见它尽数崩塌。
预感和实际不匹配,如果我迟疑太久,就真的无法逃出来了。
也许这只是第一个考验。

从那天开始,无数人想让我死。
还出现了一位披着暗红斗篷,周身笼罩着黑色雾气,看不清脸的神秘女性。
她既不帮我,也不害我,但我感觉她对我有些不满。她希望我远离我的恋人。
我感知到她很年轻,但她却是我恋人的母亲,也许他都不知道自己妈妈还有这层身份。
没有直说出来,只是我自己隐约猜到,虽然有些不好受,但也能理解对方不想我害了她儿子的大好前途,而且他也正好出国不在我身边,我便答应了她。

我的记忆有些模糊,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又为什么非要我死,各种暗杀、“巧合”,他们的手段层出不穷,我只能尽力规避。
身体上的伤越来越多,头部,眼睛,手脚,都缠着绷带,我越发憔悴。
为了躲藏,我甚至用道具改变了自己的相貌。
在无穷尽的逃亡生活里我昏昏沉沉,直到某天我遇到了恋人……分开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这也是为了他的安全,还不到他会回来的时间,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在桥上擦肩而过,距离如此近却无法触碰对方,我强忍难过没有前去相认,只要不和我扯上关系,他母亲一定能保护好他。
他的感觉很敏锐,似乎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但因为我闪躲的态度,他没有说开,只是暗中帮我一把。

我努力了很久……实在有些累了。
他们没能真正杀了我,我却自己撑不下去了。
结局我站在风很大的高台边,风吹起我的头发和没裹好有些松散的绷带,现在的我瘦得白衬衫都不合身了。我的恋人在我身后。
当初明明答应了对方要好好的活着…………
心里泛起丝丝酸涩和歉意,“对不起”没能说出口,着急的他也没来得及阻止我。
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掩盖了他的喊声,我闭上眼睛不再看他,身体往前倒去,越过了栏杆。
bl

今早

我梦中在宿舍七点半醒了,然后突然想起今天要升旗,我现在起已经迟了,我很喜欢偷懒,我想不通为什么班上每个同学都能起那么早,我起床穿了辣妹风的衣服,这时候lx,xjy说她们也起晚了,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孤单了,xjy帮我参考我的穿搭,我觉得鞋子有点不合脚但这不打紧,cxc突然出现在我寝室,现实中她已经不在了,但在梦里她要我帮她交论文。 我拉着xjy就准备走,lx却准备滴滴叫个摩的来接她,我听了立马拉着xjy准备去蹭,但是前面突然出现了很多人,都是搞传销的,有个一男一女,女的相貌平平中等身材,男的油腻戴眼镜,矮胖,突然拉着lx不放手并且念念有词,我生气了,我把lx从他们手里抢回来,那个男的看见我就移不开眼睛了,要过来抓我,我跑得很快闪进了一位男老师的办公室,我透过门缝看见了传销男在盯着我痴笑,给我恶心的。 我跑过去求老师保护我们,老师却说 我只提供你们庇所,我不提供保护。 我说,有庇所就够了。 我从他穿皮鞋的小腿开始往膝盖抚摸,我能感觉到老师有反应了,老师想现在送进我口中,我让他去那边更隐蔽的办公桌,不要让我同学看到了。 之后突然开始响起音乐,所有事情开始加速,整个生涯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因为这次开始相爱了,老师很帅所以也不亏,我们曾有过一个女儿,但在她长大前死了,老师经常欣赏我直播,传销男在一天破门而入,我的枪打偏了,我为了帮老师挡枪,英勇牺牲。

去广州

梦见和我妈去广州玩,在酒店里淋浴,觉得超级舒服,舒服到我不想出来,一边洗一边想,广州真好,好吃的这么多,还舒服,广州太好了。好不容易洗完澡出门,闹钟就响了-_-||

211009 最后一次

我喜欢的那个男孩明明就在同一个城市复读,而我却开着车疯狂的全世界找他,心里是那种特别想见到他,好像再不见到他我还是他就要死了似的,而在我找他的路上,所有人都在阻挠我,明明那么近,却怎么也到达不了,最后在一个很熟悉的山河旁找到了他们,他们似乎是在外面集训,我停好了车,看到他在和别人说说笑笑交流学习边往一个屋子走去,明明都能看见人的距离,我却走了好长时间,好像每一步都有人拽着我的脚,终于走的他面前了,我说我终于找到你了。他却冷脸的说你来干嘛,我们还要赶着去学习。我顿时揪心的难受,哭着说我就是来看看你,保证最后一次,不会再来打扰你了。我擅自的伸手去抚摸他的脸,然后醒了......

蜘蛛蟑螂

梦见有好多蜘蛛蟑螂,我超级害怕,拿着一瓶灭害灵到处喷,一下就用完了一大半。

蛇 游轮

在游轮上面,这个游轮有着很大的很大的游泳池和建筑物,像有高楼大厦建在邮轮上。我和我爸妈还有几个人在一个房间里,突然有一只非常巨大的蛇在窗外,蛇头看向我们窗户里面,一只眼睛就占据了窗的大小。很害怕,我一开始先躲在桌子底下,不能让蛇看到我,捂住自己扣鼻。然后等蛇跑去另一个窗户的时候我跑出来躲到了墙壁后面,看到蛇吐着信子似乎在闻气味一般。我还记得颜色,是黄绿条纹,眼睛带有黄土色。后来蛇就把游轮上的游泳池撞了一个大口子,导致海水都灌了进来。但游客似乎很开心,继续在泳池里游,有些人都游到大海里了。

但我还是很紧张,只想着蛇会不会再来。然后竟然还用英文问服务员(?) ,where's the highest viewing platform? 然后等电梯去22楼。途中我还吃的糖戴口罩,那个糖很大很难吃,吐了一半。后来发现22楼的观景平台需要从另一栋楼的26传过去,里面地形蛮复杂的,七绕八绕,再等电梯。最后观景平台能看到泳池也能看到外面的大海,蛇就不见了。

2021.9.11

住校之后没有时间记录了,连写在纸上都是奢侈


“海王星”为代号的孩子回到了孤儿院。他的刘海遮住了左眼。
复活点本来是被院长设置在育儿室,但不知道海王星用什么办法把复活点改到了孤儿院的地下牢房。院长察觉不对劲之后去找“老先生”帮忙,在这期间,海王星将我们都杀掉之后囚禁在地下牢房,我被碎尸之后想要通过重新复活进入控制面板进行修改,但是失败了,反而又被杀了一次。
“老先生”与院长还有一些别的人来找海王星,海王星已经死掉了,附身他的是上次做个梦时没有杀死的“八先生”他带着宽大的帽子,穿着碎布拼起来的衣服,就像外面的流浪汉一样。
“老先生”他们发起进攻,原本温馨的孤儿院幻想瓦解,变成残破的废墟,院长很自责。
大家不知道他是“八先生”,许多人被他夺取生命和能力。“四小姐”来了之后才勉强压制住他,但之后他反应过来把四小姐和另一位女士吃掉了
游戏重新读档
开始我就与老先生沟通,折断了八先生的命牌,对他进行削弱(他附身海王星之后拥有海王星的一条命)
但同时,他也就知道我们发现了他
恶魔船启动,惊动了船长,他留着一缕白胡子,船长带人封锁了恶魔船
四小姐和一位僧人,一位仙气飘飘的小姐姐联手压制八先生,但八先生夺舍僧人跑掉了。“光小姐”撕开平行世界,让所有平行世界的她攻击八先生,但八先生依旧 把大家都杀掉了。
游戏重新读档
撕毁命牌,将其保存在孤儿院门口邮箱的狐仙手里,潜入孤儿院深处的园林。
站在树上,红带子被发现,被他开肠破肚了。
把粉色的带子挂在周围,在林间跳跃,老先生封印了八先生。
书房里,船长和另一个恶魔把书都打翻了,那只恶魔身上还贴着“恶魔不喝咖啡不过桥”的纹身
光小姐再一次召唤平行世界的自己,但被识破,被反杀。最后还是青小姐(之前梦里杀僵尸的那个青小姐)用剑把八先生的脑子砍下来。


HAPPY ENDING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虎·宿舍

梦境和现实太过于接近,已然忘记了一部分记忆,只记得几个场景。
坐在连续的过山车(也不仅是过山车),每一段都有狮或虎的恐怖雕像擦过鼻子,风声呼啸伴着失重的感觉。身边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具体是谁已然记不清了。每段过山车启动之前都会坠入一个幻境,出现真实的狮或虎。身边的熟人在某一段忽然被击破了心理防线,对虎的惊恐和心结在我面前就这么形成了。之后的每一段过山车,他都在我旁边被一次次地被惊吓和崩溃......
转眼回到了宿舍。梦中的我醒了过来,看见床帘的顶变得厚重像棉被,爬过去一看,果然是厚厚的被子,卷成一个弧度包裹着床,外面一层布满了灰尘,起球。
爬回床上试图继续睡着。舍友上床时似乎一个重心不稳,突然抓了我的脚腕,还摸了一把我的大腿。不敢动弹又不知所措。这才彻底惊醒。

我做梦爱记关键词(五)

  我回公司办事,进电梯,突然电梯失控,一个劲地往上走。我惊慌失措,把所有楼层按了个遍,但楼层按键似乎都坏了,按了没用。我靠近电梯墙壁,弯膝低头,把背包抵在头顶,随着一阵失重感,我感受到自己上天了。在落地的一瞬间我紧紧抓住扶手,最后只混了个扭伤和大面积挫伤活了下来。
  事后找到电梯的管理方索要赔偿,打算除了医药费,只要“一个月工资”加“免费全身体检”。但老婆在我身旁哭诉,一直念叨着对方至少得赔我一座房子。可是我没有,因为听到了医院医生说我要当父亲了,最后只跟电梯管理方的领导要了个签名“周1生”。
  下一个镜头我睁眼就看到有人在埋我,而埋我的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我拼命挣扎,只见那人拿手过来要掐我。慌张中他被我手里的枪给干掉了。我顿时被一种杀了人的恐惧感笼罩,接着我看到地上有一只“角蝉”,内心一紧,险险躲开了背后的炸弹。

狗肉 篮球赛 留学

打篮球比赛,也不知道谁嬴谁输。但我们队有一个人一直在哭,哭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整个体育馆的人都在等他哭完。很奇怪,就一直在安慰他。

画风一转,来到了小院子里,有一只小狗,感觉是柴犬。然后阿姨听说我要出国留学了,说没什么送给你的,把这只狗杀了,吃顿好的(?)。然后她就把狗杀了,感觉杀的特别累。但很离谱的是杀完的狗肉形状和三文鱼一模一样,就是超大号的三文鱼的样子。我这个时候说不行啊,飞机上带不上去。然后梦就醒了

bl小合集

上次做的梦。
梦到一对bl cp,人设有点像独占的副cp
受在一方势力的基地工作,因为个性开朗温和和大家关系很好。而他是我下属,我察觉到他最近状态奇差总强颜欢笑,似乎是和恋人有点误会。于是我和同事们决定帮帮他,在他生日这天借口有惊喜把他带到某房间,一早被安排好的攻在那等着。
再说说他们故事,其实还不算恋人但两人互通心意感情很好快要正式交往了。这时受却意外得知一件关于攻的事(闪过回忆片段,受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遭受霸凌,从他们口中得知)
这事却足以成为他的心结,成为他心里和攻的交往之间的巨大阻碍。
他茫然无措,只好逃避般暂时断绝和攻的来往打算自己冷静下。
攻本人对此事不甚在意,在他眼里受是世界中心。其他都不重要。他也不清楚受得知此事并为此而痛苦,只以为他不明不白就和自己断绝了来往。因此十分恼火想找他问个清楚,却因受的工作地点门槛高没权限找他会面。
转到现在。
受这段时间被自己纠结折磨得很是痛苦。压力极大,精神一直紧绷万分煎熬。猝不及防见到攻情绪更是高度紧张。
攻首先没有质问他而是温和的笑着问好。但受能感受到那边传来的低气压,想必他一定很愤怒。对话几句后,受明显逃避消极应对的态度终于让攻无法忍受。于是他们吵架了
攻的咄咄逼人给他施加的压力终于让精神紧绷到极限的受情绪崩溃了,他捂住脸深深弯下腰哽咽道
“可我………还能怎么做呢…………”
从他断断续续的话里攻也推测出了他断绝来往的原因,而受说着话忽然趴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似要将心里的憋闷和痛苦全部发泄出一般发出无意义的嘶吼,直至嗓子哑了也没有停下。
从不曾见过他这样的攻霎时被震住愣在当场,原本的一腔怒火早在他的眼泪中尽数被浇熄,而在知道真相后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后悔,复杂难言。受已经听不进话他也不知说什么,最后只是无比心疼地将受抱进怀里无声安慰静静等他发泄完为止。

按猜测难道那信息是他们有血缘关系吗不会吧不会吧?

……

梦里我进了一个学院,主要角色有三人,长得漂亮性格好,很受欢迎的M姑娘。
我初见就觉得虚伪而不喜的阴险小白脸D,他总表现得很喜欢M姑娘,但我直觉他也没几分真心,长得白净人缘好,以假面目骗了所有人。
最后是确实喜欢M姑娘,憨厚的老好人B同学,他比D稍高一些,长相阳光耐看,身材结实。
我在班里无甚存在感,喜欢暗中观察所有人。
兴许D长得好够讨喜,M姑娘对他印象不错,但对B同学态度很凶,从不接受他的示好。(后来我才知道D老是给M姑娘上眼药,导致她对B产生误解。)
D最初讨厌B同学,总是下套坑他或等M姑娘接受他的礼物后不动声色炫耀,以此打击B同学,然后自己暗自愉悦。坑B是他很喜欢的娱乐活动。
B同学太老实,嘴笨不懂得澄清M姑娘对自己的误解,他对此很伤心失落。却还是一直坚持对她好,关心她。百虐不悔的样子让人特别有欺负的欲望。
后来…就变味了。

一次B同学对M姑娘表达好意被怒拒,伤心之时又被D坑到,掉进水池浑身湿透狼狈不已。
B闷闷地爬起来也不说话,独自黯然的回宿舍换衣服。
我却不经意发现,原本在角落等看好戏的D看到B同学掉水里后衣服湿透贴在身体上,隐约能看到白衬衫下的肌肤,略色气的状态后…
有点看呆了,还在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情况下   石   更   了。(妈耶)
从那以后他就对B同学很感兴趣的样子,果然他并非喜欢M姑娘,只是她受欢迎,得到她的好感就是种荣耀证明,同时情敌的嫉妒也让他产生优越。
我看不惯卑鄙的D,他竟然迷晕B同学,像是要探寻心里这股来历不明的冲动,在空无一人的男厕所对B同学做不好的事,因我正义出击破坏了几次他的计划,目前为止只占了些便宜。
B同学是个好人我想帮帮他。
无道德的D很可怕,丧心病狂不知会做出什么,我也并非不害怕,被注意到后可能会有危险。
这之后D低调了一阵,他也怕被发现自己伪装下的真实。但很快的,他终于无法再忍耐。
他首先想把我约到校内某处,但我看到他暗含警告的眼神死活不愿去,一直赖在人多的班上不给他机会害我。
后来他没忍住当场把我迷晕,大家也没发现不对,还借口把我送医务室将我身体带走,不知扔在哪个偏僻角落里,以免我破坏他的计划。
为什么说是身体,我分明被带走,醒后却发现自己还在班上,笑死,就算灵魂出窍我也不让你如愿!
不管太多,我小声想和M姑娘解释,揭穿他的真面目,他最近莫名有点急躁,伪装得没有以前好,有点像破罐子破摔。但还没说完,又看到他把B约出去了,他没有留意我又回来了。我赶紧悄悄跟上去。
又进了万年没人的男厕所!要是自己去也无法救B出魔爪被发现估计还得完蛋,于是我花了点时间把老师引到男厕所门口,自己躲在死角位观察。
伴随着某种富有节奏的声音……隐约能看到B虚弱趴倒在地任由D摆弄,他四肢无力估计被下了药,连谩骂力气都没有。只能满脸潮红,被动的随着D的动作发出低喘。(变态果然下手了!)
D大概没想到有人过来,有点惊讶。
老师也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沉默几秒后冷漠地说:“一会都来办公室。”扭头就走。
正当我感叹他的冷静才发现他转头后表情瞬间变得难以形容,他像是逃跑般奔回办公室,顺带路上喊了人来把受害者B同学也带走。
D站在原地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我觉得他一定气极了,我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虽然我并没有直接去叫老师,追究起来也没证据,但他绝对清楚只有我能做到…所以大概很快就来找我麻烦了,还是赶紧跑吧。
我感概万千地回到班上和M姑娘说了句:我可能会死……
还不等收拾东西溜走。
梦就醒了,还好我及时醒了!想打我也打不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嘚瑟
bl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