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盲-2021.3.18.

只记得其中的一段了:在商场看完电影准备回家,商场出口是一个向下的坡度(类似于地下停车场),只不过玻璃翡翠色的地面让我走到一半,突然像瞎子一样到处摸索,虽然看得见,但怎么也不敢往下了,甚至头往地上栽倒,仿佛我所处的位置是个平台,而往左往右往前都是悬崖...人来人往,我在那里僵持了很久,后来用手不停地往外摸,摸到实体才敢往下走。
      骑车快回到家时,我却突然看不见东西了,这时候又从第三角度,看到自己和一俩很长的印着花的蓝色大巴相撞,我的头也撞到附近的栏杆(还好不疼不晕),我看着断掉的栏杆十分开心,心想可以拿回去给老妈,到时候卖废铁赚钱,用手拎起来好几大块(能感知到重量,比现实中的轻很多)。
      梦中的五感:一会儿像个旁观者,似乎里面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一会儿又像个当事人,能感受到部分感觉(听觉,触觉,视觉等一部分),一会儿就又切换成旁观者了,切来切去。

318早晨

一个恶魔很喜欢我,那种长得矮,脸很好看的恶魔,他对我控制欲很强,连我爸妈都想除掉,我对于他是很害怕有反抗之心无反抗之力的感情。 我和他,还有很多人住在一个大别墅里,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以为我不知道魔鬼的底细,一直在暗示提醒我,我其实很明白魔鬼的德行,魔鬼好像很害怕这位妈妈揭穿他,一直跑过来听我们的对话。
大别墅里除了我之外的人,对魔鬼进行了围剿,最后只有魔鬼和我活了下来。 魔鬼和我做爱了,他坐在我旁边,我躺在他旁边,梦里甚至有湿润的感觉,然后外面有军队要攻打进来救我,他特别痛苦地在哭,说如果他要是死了,我绝对不能扔下他自己活。他拿刀怼着我的脖子,我特别害怕,我也在哭。 后来好像他带我逃了出去,去别的地方生活了。
画面转到一个很多树木的地方,不知道恶魔怎么样了,我好像恢复自由身了。

x

今早上梦到小薛了。六点半闹钟响了,迷迷糊糊睡着就梦到他了
开始我和儿子去买什么东西,然后儿子去选,我就在店门口等他,xx就从后面跑上来把我搂住,我回头看他,心里超级超级开心,然后就跟儿子说了我俩就走了,他把我搂着上楼梯,迎面下来了很多认识的人,大部分都是xx的朋友,走在最后的一个是迅哥,(这是暗示吗,这是我跟他之间的阻碍?)。然后我们上了楼梯,就碰到森哥好像,后面不太记得了,但是我真的好开心,因为xx就像对我敞开心扉一样,对我很好。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对我好吧,总之我心里很开心,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后来又醒了一次,然后又双梦到了范丞丞。是梦到他跟虞书欣,欣欣跟我是很好的朋友,然后范丞丞从楼梯下跑上来找我们玩,笑得超级傻。
今天是开心的梦鸭!

找车

2021-3-17
跟着老同学在一个停车场里面一直找我们的车,一直走迷宫一样的找不到车在哪里

210317

梦到之前公司里的程序员在一个学校上课,好像是高中。
然后我看了眼时间8:17应该是迟到了,然后特别急赶到教室,大家都在很忙的收作业。
然后那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说英文。
我就和同桌(初中同桌)聊起来,感觉他的英文好平,所有词都一个调。然后这个男生就跑到我们面前大声喊说谁说我英语很平。然后就招来了一个老师,是一个壮壮的老年女性,她就笑着带我和我同桌在校园里边走边让我们解释,我们就给她说了很多就解释确实他的口语就是需要改进,我们听的出来之类。老师最后笑笑什么也没说,就让我们走了。
然后我大概是往家走,在路口遇到了lsy,然后潜意识里知道是g结婚了,然后走到她家,她大概和我说别的人都已经往酒店赶了。
我还一直梦到一个白色的旧城墙,然后墙角有几个游戏里的npc。

一晚做的二个很长的梦2021.3.16.

第一个梦
       和一个女子交换身体,偷了一大袋钱,然后从商城的一楼跑到七楼,七楼又切换成平地,平地上坐落了一个铁丝围成的沙地公园,里面有滑滑梯与单杠等铁质器材,我找了个沙地用脚不经意地挖了个坑,然后把一大袋钱给埋进去,画面又切换到某个高台,天是黑的。我从高台下来,和原先自己的身体见面,他有自己的意识,长得却也不像我,我们在警察的追踪下穿过很多民居,躲避监控,穿越大街小巷,不停地寻找当初埋钱的地方,最后找到了,但找到钱后的事就模糊了。。,

第二个梦
       我在一间很大的西式古典楼房里,屋子里的角落床上躺着一个老奶奶(心里默认是曾经的女王),旁边站着个大叔(曾经的总督)通过窗口眺望原野。
       那是个异世界,王国的疆域很大,发生的战争也与地球不同,我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可能是总督的后代,也可能只是个仆人),“我”有三个视角:历史的旁观者,但又不停地代入他们俩的人生;女王视角,回顾她的一生;以及总督的视角。他们统治一个国家,奢华的生活,到别人篡夺了他们的权利的落幕,中途闪过了动画版的枪战场景(手枪的距离很短,才几米的杀伤力)总督他们的敌人很强,用的枪械与众不同,最后节节败退,残部掩护总督他们都牺牲了,总督父亲也死了。。。
       突然画面切换到有个长着翅膀的幽灵从下水道诞生,进入了满是鲜血肮脏龌龊的浴缸,不停地用手挖东西,最后一个机灵在浴缸底下发现了一根烟,不停地燃烧,只剩下最后一丝丝,它是总督父亲曾经抽过的烟。。。画面又切回女王他们,看到那根烟摇了摇头。。。我和女王聊天,谈起我的外婆也90多岁了活的好好的,说话比她利索,女王就像个睿智的长者,她似乎说了一些让我霍然开朗的话,聊天中也不断闪过她生活的场景,她的结婚生子,与亲人的生死离别。。。我感觉自己有读取他们的记忆并穿梭在历史中改变历史的能力,梦中的我打算继承他们的意志,复辟王国。
       但还没开始就醒来了。。。

乌龟

2021-3-16
家里养了一只很大的龟,姐姐还把它带到我房间要它上床跟我睡觉,我吓得要死,拼命躲,看着它从没有壳的样子钻进一个大乌龟壳里面,地上全是白色的灰,它把地上的灰都沾到整个房间,太逼真太恐怖了。

20210306和轩妹溜出学校

(前略,大概和syf有关,是个不怎么愉快、也记不清了的故事)
好像是在学校,大家都往里走,轩妹跟我避着认识的人偷摸往出溜(也不知道要去干啥)。
走到了学校外面的一个拐弯处,轩妹跟我说,等他回来就和我一起玩,我说好呀或者我努努力去找你。
然后他拍了拍我脑袋,再然后我就醒了?

三月第二周周末碎片

2021-3-14
在一个中世纪酒馆内给一个三分洛丽塔娃娃穿上小衬衫,她会说话,她叫我妈妈。我有一丝丝害怕又觉得理所当然。
-
全校师生在几百层高的楼层边缘听校长国旗下讲话,我有点恐高又觉得有点新鲜刺激。
-
有个同学邀请我陪他一起信仰之跃,跃下教学楼大堂,天知道落高差多高,10多米或者20多米楼层高度有了吧?
我拒绝道:我已经很久没敢在梦里这么玩了。

他只好自己跃下去了,期间用了很多体操中出现过的姿势,我直感叹:韧性真好!
可惜他急于落地,原本还能多做三个凌空缓冲姿势的,他偏偏要一个动作完成,最后摔得七窍流血,当然,七窍流血不一定是什么很严重的伤势,我还能与他正常对话,连紧急送医的想法都没。

我的视角是跟随他的,所以我反问自己:这算不算间接信仰之跃了,虽然过程轻飘飘的。

2021-3-15
很多碎片疑似14号的续接,过于琐碎没有必要记录。
印象深刻的碎片一:
新买了个打火机,特别手贱地想去滑动打火滚轮,它既危险又吸引着我,当时内心有个很强烈的预感,它会不会崩,如果崩了我要怎么应急反应等等。

它果真轻易被我滑崩了,打火滚轮被气冲起,吓得我立马撒手,但又很快清醒了过来,我怀疑自己在做梦:①打火机被我扔出去后并没有炸。②现实中打火机不可能就这质量。③虽然我经常有被害妄想,但几乎没有一次实现过。
-
碎片二:
与大学舍友们赶在上学(班?)的路上,一路上人山人海的,而我们面临迟到危机!因此必须得冲。

不知道是下了雨还是下了雪,但凡被人流踩踏之处都泥泞得很,我已经不想在意形象问题,直接在这些泥泞上担任合格的人形拖布,一番又滑又冲,最后到达目的地明明才59分,不应该是迟到时间,却显示已迟到。无奈。

早餐

2021-3-15
梦到早上太早了 路上我就进去一家早餐店,然后我点了豆浆茶叶蛋油条,我问老板多少钱,他叫我自己看价格表,然后我就拿起手机一直算,2.5+1.7  结果手机一直按错 一直算不出来。后面我坐下,豆浆变成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里面有茶叶蛋油条,还有我朋友的脸在里面 一个小小的圆形,是她的脸

黑羽与虹介 腰斩完结

黑羽与虹介 突然间完结了,25话完结。应该是被腰斩了,毫无意外。

我之前断在10话左右的地方,决定一口气补完,打开大麻之家下载黑羽与虹介所有篇章。

下载时浏览评论区,大家都说腰斩了好可惜,但是结局处理得还不错。

房子

2021-3-13
我走进一间房间,里面有一张双人床,蓬松的被子非常舒服,我躺了进去。床头有一扇窗,整个房间都是砖头堆砌,没有装修,床头的大窗户也没有玻璃没有框架,只是一个砖头留出的洞。窗外是一大片空地。这个房子是姐姐瞒着我盖的,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说这里环境好,四处都没有遮挡。我从窗户看出去,看到两个阿婆在往都是水洼的田里浇水,我心里很纳闷,菜都泡在水里了为什么还要浇水?

20210312
因为需要,频繁从KTV中穿梭往返。一次,被一个男的摸了一下,我咬了他,连忙逃走。在一次回去的途中,我感觉被人盯上了,我走的飞快,回到家就把自己用棉被盖起来,结果被人掀开被子亲了一下,我突然来了勇气大喊。我逃去闺蜜身边让她们帮我想办法,她让我起诉离婚。
(就很莫名地从一个梦转到另一个梦)

我都4个月没玩2077了

超梦:2077里的超梦,一种沉浸式VR


一段到终点就能结束的赛车解密类超梦,赛车外观类似D轮,但总是走重复的路线不往终点去。

一只巨大的怪物突然出现在赛道上把我甩下了车,我疯狂逃窜最后找到一个掩体躲在了后面,探身出去只能看到怪物正拿它巨大的鼻孔对着我这边嗅。

赛车仍在跑道上驰骋,我找到一个时机刷的一下回到了车上,然后车继续走重复路,路过怪物被丢下车,找到掩体躲起来,刷得一下回到车上,反复如此三到四次。

终于我似乎找到了关键,在我又一次回到车上后,车开向了通往终点的岔路,在那里一个妹子等着我。


妹子手里拿着一盒超梦,说她淘到了好东西,要不要一起看。我答应了。没过多久我就从超梦里被她叫醒了,她对我说抱歉没想到是色情超梦,然后把这盒超梦送给了我。

我找上了另一个妹子,和她共享这盒超梦,然后我们做了好多次,结束了又重新一起看。很久很久我正抽送着,后脑勺被人一棍子敲到,晕了。


迷迷糊糊中,我变成了一个机器人,我的脸被拿了下去,我被安上了一个新脸,又加了一个新脸,就像面具一样,又给我安上了一个新脸,我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只能迷迷糊糊看着人给我安上一个又一个新脸……

我醒了,而且还有鬼压床,好一会儿身体才恢复控制。

狼人杀

我和一大群人玩狼人杀,和普通游戏不同的是,“狼”要被真正杀死,而我是狼。明明被杀掉的“民”只是在一旁嗑瓜子,但“狼”却要来真格的。对此我很不满,可是不敢表现出来。狼们玩得不错,玩家越来越少,但死亡几率也更高了。一位是“狼”的女孩受不了了,她表情太明显了,很容易被瞧看出来,我小声提醒她,但是没用。她开始哭泣,说这个游戏不正常不公平。她基本暴露了,我真怕她一崩溃把我们全都供出来,但我既不能上前阻止,也不敢任由她坦白,真纠结。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