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比较清晰

某个时间 大家得知我哥白血病 什么场合记不清了
骑着小轮的自行车去学校 往返好几次吧 应该是中学 车库 很像171的车库
学校内比较复杂 一个屋子里碰见 洪少爷 手里那着好多信封 都是大家的账单

20161201不作死就不会死

(前略记不清了)
好像是和培培一起,不知道因为什么(好像是我作死来着),然后一个巨高的烟囱要倒下来了,大家都很恐慌。所以我们决定先回家去取了必备的东西,然后和大家一起会和逃难。因为家里住的是四层(还是五层来着),然后有两部楼梯,一个爬起来很艰难,另外一部是类似消防楼梯的那种,好爬但是很阴暗。我爬了一层半之后觉得这样太慢了(其实是因为体力不支),就决定去走那个比较容易走的楼梯,她提醒我小心不要误入歧途,因为很容易不知道爬到几层。据说七层在闹鬼什么的,反正就是果然爬着爬着就错了,迷之走到了七层(还是五层),然后被困住了。通向正常那边被锁住了,我就想往里走看看会不会有出路,结果被困的更出不来了。周围都是类似锁链和结界的东西,阴气森森的,旁边也有其他小伙伴被困住的。有一扇对开的门留了门缝,他们叫我不要过去,里面有东西,但是我没听,很好奇就钻了进去,结果里头有个僵尸…没躲过把我咬了。我就变身了…然后大家也都被咬了,被咬了之后还互相残杀…我就被一个大哥吃了…但是后来好像跟游戏存档重置了一样,我又到了另一个结界,身体还是僵尸…碰到了一个像魔理沙的僵尸,我问她你是灵梦吗,她说不是我是魔理沙。然后就成了朋友,但是有另一个很坏的大魔王,要除掉我,她就把我藏起来,在厕所的某一扇门后面,大魔王进来每说一句话走到一扇门前面,我超紧张,但是她走过了我的那扇门,到了前面的一扇,发现没有人。我就得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听人劝,不作死就不会死。以及,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感谢上天眷顾。

还有,最近时常梦到自己一个人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因为日语不好迷路,找很久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天都黑了还在外头流浪。不然就是和朋友约好在一个地方碰面,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好像是在新宿站附近。
可能是最近状态不好,一直有心学习但是却没有努力。还是要好好学习啊…

旧梦迁徙

PART.01

像是致命ID和德州链锯杀人狂的拼贴。

杀人狂出现在一个MOTEL里,所有人都是欧美面孔,我想我应该也是,不过那场面我并没有心情照镜子。本来的祥和被打破,有人被凶残的杀害了,于是剩下的人结成了并不彼此熟稔亲近的团体,在和歹徒的冗长的肉搏场景中,男丁一个个地丧生了,只剩下我和一个并不讨喜的中年女子,我们不得不面对在她的房间前直面歹徒。
随处都是血迹。歹徒跟那个妇女扭打的场面十分骇人,最后他们两个都卡在了房门下,那个妇女已经拦腰折断,不过尚存气息,歹徒还活着。
我很没有义气地顾自逃走了,躲在隔壁厕所里,我拿出了自己的两把手枪,塞在自己的腰带里,过了好久才敢悄悄的开门逃走,歹徒在那个最后死去的妇女的房间看电视,可是我开厕所门的轻微声音还是惊动了他,我迅速走进隔壁一家咖啡厅,但是落地玻璃窗还是令我很心惊。我径直走向最近的一桌人(当然也是欧美面孔),坐在其中一个男青年身边的空座上,请求他们带我离开这里,很奇怪,当时我脑中的闪过的内容是“这片子的第二部伊始就是这群人坐车向MOTEL开来的场景,所以我找他们求救时对的,他们可以帮我走”。仿佛是一个看完才知道结局的电影,但是影片里的情节都是真实发生的。歹徒追了出来,四处张望我的踪迹,我把毛衣脱了下来(样式像极了晶晶姑娘的一件),并且俯身借用旁边那个男人的身体遮挡。
太危急了。而且我的枪也默默地不见了。
后面的场景我已经记不清了,最终还是生还了。只是原以为会跟那个男青年有些后续故事的,但是中途我却主动下车跟他们SAY  GOODBYE了。



PART.02

学校要播2012,我要带妈妈一起去看,于是去借同学的学生证,并且要携带本人的海报(=。=!)才可以。总之很棘手。。。后来碰到了在隔壁茶餐厅打工的何叶,于是寻求何叶的帮助之类的。总之是很麻烦的一大摊事情。



好久没有做梦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做就是这样慌乱繁杂的梦。明明血腥过分的场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色彩是灰暗的。



另外昨天做了很美妙的梦,清汤寡水,但是有姜文。犯懒不想记述了。关键词有,村屋,小猴子,点燃后自己拦腰折断的烟,三个男人,露天钢铁罐子架子还是楼梯什么的,穿军装的姜文和穿白色连衣裙的我,胖哥,唐山话。

20161129

换了新被子几天没睡好。
清晨一连串的噩梦,只有一个记的比较清楚——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高高耸起的被子像尸体一样压在肩头,用挤出来的一点点理性思考:如果是尸体,以那个角度,早就滚落下来了,这样安慰着自己,眼皮又沉沉落下,坠入另一个噩梦。

村落,几排草房。不知名的怪物在附近结群游荡,全球大概只剩我们这些人类了,人数还在不断的缩减,或是因为屠戮,或是因为怪病。
遇到了喜欢很久的姑娘,聊了一会,末了还邀我去她家帮修电脑,我以为有戏。后来知道她有个法国男朋友,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赢不了。第二眼,我在盘算怎么在下次的怪物动向侦查中送他去天堂。

weeds

时间地点人物都好模糊了
只记得自己卷了一支大麻 其实很短 也就一小撮存货
低空飞行
竟然真的、在梦里感觉轻飘飘了…
Ash

小姐姐

靠,过去一会儿都忘记了.明明是很美好的梦啊,可惜liao.
梦见一个长相性格酷似yss的小姐姐,性格冷淡而温柔.在我家来住,留宿吧大概是.
睡一张床...开始时候,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缠上去了.
四周弥漫着淫靡的空气,有亲吻和抚摸...
有插入吗,不太记得了.哎,太多细节都忘记了.

高树

新学期开始了,我打起精神准备认真学习,选了个靠前的位置,第一堂课是《高数3》。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1我还挂着,2像在听天书,居然还有3!我们专业的数学到底是要学多深?”抬头一看讲课老师穿着裸体围裙进来了,这下更没办法专心了。

161113 为了看公演

嘛总之是个曲折的醒来后分不清梦境现实的梦。

这段时间一直想去看塞纳河的公演,梦里买到了下周日下午的公演票。就在出发前一天,我爸突然和我说明天中午必须出席一个酒席,必须呆到下午结束。我一算时间,到上海要三个小时,公演下午两点开始,那么我必须十一点走。梦里时间算的不是太严谨啊,然后我不同意,我爸态度强硬,我就开始哭,很大声地哭,边哭边说我抢票多么不容易,周末下午有恩兔的公演多难得,哭得很爽,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哭的这么惨了。到这里都是很正常的,也是现实中确实可能会出现的情况,这才导致我半梦半醒间想了很久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后半段就很玄幻了。在我哭了一晚上后,我爸终于同意我就去露个脸就行了,然后又给了我一百五十块钱让我包个红包作为早退的赔礼。我包个好后他又让我把五十换成了一百。接下来就是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去完酒店就去上海,这时候场景从家变成了宿舍,我的其他室友居然也是要去酒店的。后来发生的细节有点记不清了,我们得知橙子作为嘉宾被邀请出席,就想和她一起去,是的,塞纳河的陈问言,为什么会梦到她。找到她后得知是中介给她介绍去的,我的内心........

到了第二天,坐公交车出发。下车后找错了酒店,问路后往前,走到了一条非常非常宽的河边,惊险的过桥后发现走过头了,这时候快十一点了。后面好像就是我们跑跑跑跑到了酒店,我把红包送出后就回宿舍睡觉了,因为公演已经赶不上了,睡醒后就是我在现实中半梦半醒,想着这跑跑跑跑去酒店肯定是梦,那么买到票却要去酒店是不是真的呢,想不起来,脑子一团浆糊,干脆又睡了过去。现在想来,那时候可能也是在梦中。

夜路

深夜回家,路上看到久违的冬季星空,很开心。梦里的天顶也更新成了昴星团。

地狱

假期旅游穿过某个隘口到了一处偏僻学院,各势力盘踞很混乱,一个爱出头的朋友被打的半死,我们装作不认识他。
配合治疗,右手加小臂的肉都被剃掉只剩白骨,手上理所当然的圆洞结构上拴着几个钥匙模样的身份证明。努力回想大概是某次升学体检被嵌进去的。想趁这个机会拿下来,以后难被追踪便于隐匿。又想万一被抓住关起来,至少还有金属丝可以用来逃命,脑补为了活命要剖开自己的右臂,我想,还不如死在牢里。

去晚自习之前

好像是高中时期的某天,去晚自习之前,和一个身着全黑水手服的妹子拌嘴。不记得她是妹妹还是恋人。在校道上刚点了根烟,没抽两口就到教学楼下了。于是直接丢地上踩灭,好浪费。(我其实不抽烟)然后他妈闹钟响了

2016/11/02

2016.10.30

昨晚梦见你了 你在弹 你烟友在唱 是的是她唱 你们在门口 她离门口更近

派对

好久没做掉牙的梦了,依旧是那么真实。

派对快接近尾声了,我百无聊赖。手里攥着多余的一张票想退掉可惜过了时间,冲到街上准备杀几个人让自己嗨起来,枪抵到一个路人的头上的同时,我的后腰也被抵住了,回头一看,是一对搞怪双胞胎兄弟,像是什么都知道,为了阻止恶行,我被杀掉了。
二周目。派对,我揣着票在找检票员,视线穿过人群和双胞胎兄弟对上了眼。一瞬,我便知道他俩也保留了上轮的记忆。挤开人群向我走来,我以为要提前抹消掉危险人物——我。但只是笑笑,向我手里塞了一张票“这里很热闹,试着参加吧,别再孤僻一人了。”虽然他俩没说,但我分明听到。

太刀

体育课上老师检查要求的太刀都带了没,我小破费一笔买的那把红色刀鞘的很长脸,杀过几个人,老师看了点点头。之后人群里诸如有带长枪的被直接揪出队伍禁止上体育课。
我和女朋友一路追寻来到了梵高出生的小岛上,见到了早年教他雕塑的大师和他的早期作品,岛上远望,北边是乞力马扎罗,东边是富士山,我的女朋友真棒,不用多说一句话,她全都懂。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