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

国内某个势力壮大,国家经济孱弱竟无法对抗。总统是个全能的超人,但是在其位放不开手脚,需要找个理由离开一段时间。
回过神来,我抱着一支步枪趴在城墙后的地面上。脑内传来任务:我受雇于两个人——总统:假装刺杀他。副总统:刺杀总统。今天是个节日,总统骑马缓缓从我身上跨过,城墙遮挡没人看得到我。慢慢行进的背影仿佛催促我赶紧动手。我枪口下压,打中了马屁股,人影应声坠落,被下方预先安排好的人员秘密接住。
那人进了囚车准备押往监狱。他说他一度怀疑所谓命运,现在又肯定的相信了。

满月

某天傍晚。彩霞烧得正红,星星已经迫不及待出来了,几个一组跳着舞,非常漂亮。耳边电台在谈论着关于今晚的最大满月,据说要好久好久才出现这一次。我赶忙向大伯借个双筒望远镜,大伯找了半天给了我一个老花镜,戴上看了半天感觉完全没有效果便扔到一边了。月亮出现,被大气围绕的的巨大蓝色星球,完全是在月球看地球的感觉,不久掠过太阳,非常壮观,不过没几个人在意。

关于枪支

多次使用枪支,都未能心满意足,无论是面对人、怪物,都频繁出行射偏和卡壳,射偏主要因扳机太重(左轮?)而导致。

睡过头的梦

今天早上是在:本来应该睡到十点,却睡到了下午六点 的梦中醒来的,心好累!

生病的时候做了一个算是春梦吧

梦到完美伴侣了,黑长直,眼镜娘,身高一米六,腿长腰细,性格百变小魔女。梦里在不知道在哪里看书,她突然跨坐到腿上,说要来一发,好像是公共场所,吓的我想推开她。然后她就开始解我腰带。这个时候正好有个人路过看到了,听到一句"这个人好变态,让女朋友在上面"感觉哪里不对啊……b38

梦到了地球毁灭

好吧不至于毁灭,是说澳大利亚东南海岸长得像亚丁湾一样的地方的巨型火山要喷发了(明明没有这个地方!)。从喷发前一个月世界各地也都在地震这方面看得出规模非常大,甚至能把隔壁的新西兰淹没掉。

然后它就喷发了。当时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和我父亲正在坐地铁,虽然地震了但车里人却无事而且继续地铁向前开!不过地铁司机没有开到下一站,改了道把车停到了更靠近地表的一站,让所有人都下车。我个人则在下车后研究了一下发生原因。

然后就醒了,没有结局b38

虽然被感动到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大二结束了快离校了,而今年和我关系非常好的学长也要毕业了(一整年都没搞懂他到底怎么看待我,哎这个算了)。

在最后一次见面时(也就是现实中的几天后)他给了我一本日记本,里面有给我的一封很长的留言便开始读了起来,真的是非常感动。

不过信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马上就发现是梦,觉得不能做这种美好的梦,就醒了。

舞蹈课

音乐课上,老师宣布要挑10个人去参加舞蹈比赛,百般艰难,最后只凑够了8个。我在下面着急的想,为什么我不会跳呢,哪怕随便一支都好!

跌倒与飞行

我顺着楼梯慢慢走下,忽然意识到我应该是在做梦。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梦中摔倒是会醒的。
于是我就把自己从楼梯摔下。
但我并没能成功地摔倒。
我倾斜的身体顺着重力就要倒下,却被空气阻力托住了。
我正懊恼,却发觉自己正在高空中坠落。四周都是云,连地面都看不到。
「看来我这个梦,一时半会是醒不了了,因为暂时摔不下去。」我想。

死亡

死去的爷爷一直活着,一些日子后奶奶突然就死了。

酒后趣闻

中夜,恍然惊醒
口内甘甜清凉如饮山泉
回味不尽犹如梦中
正自惊疑
左手忽抓一物
细抚之
矿泉水瓶尔,心安复眠
早起,左右相顾思虑良久,骇然

萝卜

补完一部动画,12、3集。前面都很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聊。男女主角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除了他们的舌头都是绿色的。最后一集他俩走散了,当男主发现女主时,对方已经溺水了。男主没控制住情绪,嘴巴里吐出了一方又一方手帕。大概是机器人表达哭的意思。这时女主苏醒,也吐出了一方方绿色的手帕。隐瞒了全篇的身份最后还是暴露了——他俩都是机器人。

在给自己拍证件照,对方很不配合的动来动去,每当我抓住一个定格想按下快门时,他总会很及时的做个鬼脸什么的将我打断。

爱抖露4

爱抖露R要来北京做mini live,和其他艺人合演的那种,我好像是负责后勤接待。
R在赞助商列的歌单之外,也自己设计歌单。我拿到歌单看了一下,很长,感觉至少14首歌,当时就在想“group不在,一个人表演这么多要怎么弄啊,是不是还要很多伴舞”。而且开场竟然是抒情曲ww另外我特别注意到,只有开场歌曲的标题是汉字+平假的,其他都是片假或者英文标题(奇怪的重点_(:3」∠)_
R在第一天彩排之前在我家休息,然后说什么都用不惯,自己带了很多护肤品ww问早饭想吃什么,也什么都吃不下,记得R说“接国外的工作就是这点最辛苦”(大意),还担心了他一下ww然后R突发奇想要吃cake,我想了半天早上去哪里买cake,最后下楼去超市里的稻香村买了好几种ww
出发去表演场地,工人体育场,后勤和R分头去,记得R说反正北京并没有很多人认出他,决定坐地铁去ww 我们其他人要先在路上办点事情再过去跟他汇合。

结果在路上我就醒了((((。

后勤白忙活半天,至少给我坚持睡到彩排好吗!!!!!!!!!!!!

20160613

美术课上完成了半幅作品,出去放松了一圈回来准备完结它,却发现旧的章鱼被擦掉了画上了新的头像。我有点懊恼的醒过来给人讲述,中间弟弟帮我阐述了些细节——我俩在同一个梦里。可能因为睡前看了嵌套世界的小说,我对这个并不感到惊讶。
Mus

我是谁

“该死,这已经是第四个被害者了,可我们一点凶手的信息都没有!”我咬着手指思考着说道。
    “算了,先不管,我晚上还有一场演出”(蛤蛤蛤蛤,梦里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个舞者又要解决这个案件)
    带着演出服装,一路狂奔至会堂,都怪这个案子!!迟到了!!!
    赶到会场时,只剩我一个人没化妆,负责化妆的师姐让我先去换了衣服再过来。
    就在去更衣室的路上,几次案件在我脑内串联起来,等等!“他”杀人的手法,我似乎之前见过!亦或是梦到过!!这样的话,下一个案件就发生在这个会堂!!
    让我想想,凶器,对了,凶器应该在更衣室外的那座天桥上!被一群小孩子带过来的尖尖的竹竿,会被凶手插入一个人的身体之中,该死,先出去把凶器找到!
    虽然穿着演出的服装,但我还是矫健地从窗口翻了出去,奔跑着,到了天桥上有竹竿的地方,孩子们正欢声笑语地从对面跑过来,“还好赶上了”,长吁一口气。
    还没放松下来,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意!凶手在盯着我!!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我确实有这样的直觉,环顾四周,确实没有人,大概在暗处。
    来不及处理竹竿,我朝着直觉所指方向,仿佛知道凶手就在那里似的,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回到了更衣室,这次的演出也泡汤了,几天以来的紧张劳累,让我在椅子上沉沉地睡过去……梦里的梦里的我,似乎也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却突然惊醒!凶手没了竹竿,还有别的手段!刚刚在梦中,梦到了一个脸全裂开的人,旁边那个黑影,是凶手!“他”马上就要转过身了!不知为何,那个身影有些熟悉,梦却断在这里。推开更衣室的门,门外一片混乱,还是晚了,该死,刚刚不该睡的。
    迅速跑到案发现场,看台二楼,最后一排的座椅上,果然,一个脸已经四分五裂的人在血泊中,鲜血将将座椅染成了暗红色,座椅上的人,早已失去生命的迹象。
    监控只拍到一个人影,穿着我们的演出服装,再多的,就没了,也没有目击证人,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行动的。
    带着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我回了学校,就在去地铁站的路上,右眼皮直跳,那种“他”即将下手的感觉又出现了!!脑内闪过几个片段,等等,这次被害人,是我?!心怦怦乱跳,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顾不上其他,我撒腿就跑,我知道!“他”就在我身后!就在不远处!即使我看不到“他”,但“他”在追着我!
    跑到一条小巷子前,我实在累得不行,大口大口地喘气,肺火辣辣的疼。向后一看,“他”似乎没追上我。放慢了脚步,往前快走。马上就要走出小巷了,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甚,跨出巷子的一瞬间,我才看到,右侧似乎因为刹车失灵,直冲向我的那辆货车。
    在它即将撞上我的那一刻,前几次案件,又在我脑中浮现,这次,案件的细节,一点点重现在脑中,我,也看清了凶手的面孔……是我。
    或者说,是我的第二人格。所以,我才对那些案件的作案手段,作案工具,作案地点,那么清楚。所以,“他”才没追上我,也许又说,“他”一直追到了我,一直在看着我吧。不过“他”这最后一案,似乎,也成功了呢……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