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梦

一直梦到初恋男友  但是我现实有男朋友 刚开始是以没有男朋友的身份和初恋接触 后来梦里慢慢知道自己有男朋友不能这么做 必须二选一  但是我还是没狠下心  初恋一直不知道我有男朋友这事…然后前几天的梦我和初恋吵架了  昨晚的梦我和他和好然后终于跟他说了我实际上有男朋友这事   接着就醒了

深海+另外一种

这次梦见深海潜入寻找类似海底那些生物。
然后研究出新的轻便潜水艇
啊就类似丁丁历险记那种吧
潜水没觉得怕 可能也知道是梦吧
不过有段光线成了紫色。
(对应了最近玩的小小梦魇2?)
然后第二段不知道为什么梦见有驱鬼能力
附近有些小孩子性格大变,就去看看然后发现是有人想偷他们眼睛。
然后发现是有人驱使三尸虫来偷小孩子眼睛(这都什么玩意儿)
尸解仙?
等等小小梦魇2也有这个……(衣服裤子都在人没了。他们都升仙了?不是)
最后当然是完美解决啦……但是还没继续做下去这个梦就醒了
略遗憾

蜘蛛

2021-2-24
手被一只大蜘蛛咬了,我妈帮我吸出毒血,我一直在想被咬了我会不会死?  (这个梦的来源可能是近几天看的电视剧《赘婿》里面的乌启豪的头饰发带太像两条蜘蛛腿了)

小蛇

我手指被一条小蛇咬了

我用手机拍下它的照片,发给朋友,拜托她帮忙叫救护车且把蛇的图片给医护人员看(以便确认蛇品种和相应血清)。自己则冲去洗手间,把伤口上的血挤出来后,大量用水冲洗伤口

折腾大半天后医生告诉我那条小蛇其实没毒

午觉

我是一个国的公主,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类似暗卫陪我长大的女生,叫王九久,半夜王想和我睡但又不好意思说,我主动邀请她进来我四层的大房子一起睡,我哥的小两层就在我对面,我妈看到王九久爱玩的玩具挂在我房子外头,她无语地摇头。 我爸和我妈是离了婚了,各自掌管一个国家,我妈以我的名义和原因发起了战斗,而且是在本国发生的,我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原因了,我自己也感受不到我缺了什么,或者我生病了需要用战争来治,我觉得是我妈在撒谎,最后我们这个国只剩下我和我妈了,我哥和王九久都死了,我变成一颗小雨滴去看最后的战场,碰到正在单独对峙的我爸和我妈了,在讨论什么我真不记得了,两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凶,我现了原身夹他俩中间也没用。  画面转换,我小姨妈给我发短信,让我千万小心三天之后。
我又立马做了一个梦,梦到家里来客人了,然后我从梦中的梦醒过来,立马跑去和我妈说,问她为什么小姨妈会在梦里和我说这些,我妈当时在准备菜,但是他很认真在听,我的梦和她讲到发起战斗那里,我就真的醒了。
现在也不确定我和我妈讲的那段内容,我所打的字就是我梦里和我妈复述的内容。

AAA

环境像暗黑游戏那氛围,全貌一个庄园
首先我出现在一个擂台,周围全黑,也不知道我再干嘛,就挺木讷的站着。这舞台挺简陋,灯光还是有的,身边还有好几个人。
然后发现斜对面有个小门,我就过去了,里面更黑,只有几个窗户有点月光。这个建筑就是圆形的,中间是大部分是空的,楼梯就环着墙壁,剩下就黑漆漆的。
接着顺着楼梯往下,没走几步,听见有人说话,我扭头就往上跑,然后就跑出去了,发现全貌是个大庄园,植被,道路应有尽有。
因为害怕,发现旁边有个小屋子,就躲进去。
………梦醒时分

今早三连

我们入住的酒店后面有一片很漂亮的湖,我喜欢坐在湖上面的旋转椅子里看风景,看到某一视角的湖闪着银色的光,被花丛包围起来。 视角转换,大概是我带我妈和我妹来看湖,但是她们来了之后,湖水再也没有我当时看到的那么惊艳漂亮,而是像施工现场,一片灰尘。回去之后,酒店楼上的印度人大喊,让我们找找……(梦中记得,当时我还想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要找,醒来忘了是谁了)然后我瞥到地上有一根被人砍下来的阴茎,我就喊我妈和我妹赶紧走,但是我妹像着了魔一样一直往楼上走,我和我妈就一直在追她,喊她,想让她停下来,最后她在快转角的地方停下来了。 视角转换,有一堆鬼佬等着要杀我们,他们扑过来的时候,我妈使出了…螺旋丸手里剑…………然后我推着我妈把鬼佬们切成了碎片……这不比博人传燃

我去住酒店,进门就碰到一个大妈,想拜托我帮她找一找三号房在哪里,我住在九号房,并且已经找好位置了所以就去帮她,一边走一边看别人的房间,陈设都不咋样,但是我一直附和着大妈的赞美,最后我们没有找到三号房,直接去了餐厅,大妈的姐妹也在那里,和我们一桌的有几个猥琐男,一直在看我,我刚坐下餐厅凳子,梦就结束了

第三个梦忘记了

重温恋爱

我回到了更年轻的时候,也许是20岁,再一次坐上小张的摩托车,只不过这次的摩托车很炫酷,可以变色,就像变形金刚一样,为了躲一群坏人,需要乔装,小张把头盔给我,把摩托变了色,自己戴上眼镜,这副眼镜跟头号玩家里的一样,只不过要更轻薄一点,于是我们就甩掉了那群人。
换了个场景,回到了课堂上,我收到一打作文纸,还以为是同学交作文,打开一看是写给我的,大概800-1000字,有两页,是情书,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一份,我知道是谁写的,想告诉小张,又怕他找人麻烦,紧接着,坏人又开始出现,我又开始新一轮的躲避。
其他情节记不清了

眉毛花了,去彩妆店用试用品补妆,补着补着发现不对劲,我粉底也没了,我在用眉笔画底妆,连忙停下,戴上口罩离开。

我,妈妈,姨妈,外婆,还有三个男的,一起逃跑,从小河里淌水跑过去,穿过铁丝网,来到小岛上的一家店,他们要休息,过了一会儿,我说继续逃,他们还想再休息,我说追我们 的人不会休息。
我问他们是飞机直飞离开还是坐黑车辗转离开,他们没听见,我继续大声喊,后来我们坐上一辆电三轮,开车的我认识,我和他谈价钱,50,他同意了。才开到车站,一下车就被追上了,就不逃了。

我让电三轮司机明天陪我玩一天,做导游,另一个人也想让他做导游,他答应了我,但是我想去的海岛因为海平面上升淹没了,我只好随便选了一个那星空岛,岛上在举办音乐节,很热闹,我玩的很开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看了刺杀小说家,看到他们在逃跑,我做梦也一直在跑跑跑。)

早回笼觉与午觉

我只穿着内衣靠在自己的床栏杆上,左眼感觉一直睁不开,我用手扒拉都扯不开,然后我感觉我自己是yzby,然后gj坐在我椅子上,说他喜欢平胸,他要照顾我一辈子(?)

Yzby骑士跪在我床前,我想把他暗部的面具脱掉,我能感觉自己的手在慢慢扯开他的丝带,面具掉下来后,一只狗猛地向我扑过来

旧梦

昨晚做了的春梦,写了下来,想起了以前做个的一个梦,便标为:旧梦。

梦中的我意气风发,像是穿着不错,神态自信。

带着一个姑娘来到了一个台桌前,付账。

期间跟着别人谈笑风生,一个眼神也没看着那姑娘。

跟别人聊完告辞,转身走时,伸手牵着了那姑娘。

那姑娘神情怔怔,似是不相信也不敢动,只喏喏跟着我走。

走到一楼梯处,需要上楼。

一边踏上楼梯,一边将那姑娘的手牵到了唇边,印下一痕迹。

我抿着笑意偷看那姑娘。

看到她从方才就一直微微蹙起的眉头在刹那间展开,眼角微红,唇边含笑。

似是如我所料般,我的心情也是随着非常的好。

春梦

我在一间宿舍,里面的人皆看不清,但感觉是放心的,都是朋友。

恍惚间画面转向了一个女人,是我的舍友,是梦中的。

她像一个演员,六七分像是《风声》里金生火的女儿。

喝醉了。

我上去扶了她,她踉跄着跌到了我的怀中。

搀扶间她的唇靠了上来,感受到了潮湿的呼吸。

我怔愣间错开了头,她的唇与我的嘴角、颊边几毫米的距离擦过。

眼神似挑逗、似不满地看着我。

我继续扶着她走回宿舍,到了楼梯处,她醉的路都走不好。

似是生了气,挣开了我的搀扶。这一刻冒出了怎么不带她去外面住的念头?

她很恼地盯着我,且动作很快地弯下腰将裙内的小裤裤脱了下来,又甩到了我身上。

很是无奈地捡起她的小裤子,俯身抱起了她。

肤如凝脂,触手的第一感觉。

抱着她,心里又着急赶紧到宿舍,不然她这幅样子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她被我颠簸着吐了些东西。

我一路跟她道歉且哄着她说快到了。

路又有些奇怪,我变成了往下走,途中遇到了有几个像是维修人员,在楼梯口聊天。

我抱着她,闪闪躲躲地路过。

终于到了宿舍,舍友门都很安静地在各自的床上忙碌着,而她一身酒气且还脱了小裤裤,我把她抱进了一间房间,应该是舍管的。

还好舍管不在,将她放在沙发上,思索着接下来要为她清洁的步奏,免得被人发现。

酒味、呕吐物的味道。

很累,也就坐在沙发上看她,想着如果一开始就把她送到外面的旅店就好了,但是现在再去旅店,我这心思便会让别人知道了,且她也真醉得不省人事了,我不能够禽兽。

就这样,我醒了。这是我做过的目前为止最为色色的春梦。

家人

在家门口的那条路上奔跑到路顶,身后是变为了丧尸的爷爷,嘶吼着跌撞着向我而来。
我满心惊惶爷爷跑了出来,若是被人撞见,后果很是严重,需要尽快找到妈妈。
但已跑到了路顶,引不回爷爷往回走了。
我奋力跑到了不远处一座高楼上,二楼的阳台走廊处挤满了人,似是有活动,这些人都是外国人,楼似是欧式建筑。
挤开人群,向爷爷会出现的路口紧张张望,希望他能上来路顶后向右而去,不被人发现。
很不巧,有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停在路口处聊天,而爷爷的嘶吼声已些微听到,我紧张地向那两人叫喊,但那两人没有听到。
那两人被咬了,楼这边的人群也都看到了,一时间乱成一团,争相奔跑。
我也奔跑着,寻着路跑回来家,家中见不到妈妈,满心着急地喊叫着她。
妈妈从外面而来,我很是紧张激动地说着爷爷的事,让她赶紧把门关了,但是来不及关,门被外面的嘶吼声撑住。

第一次梦到这样的爷爷,即使是这样的爷爷,梦中的我着急的也是会给其他人造成伤害和麻烦,而不是害怕这样的爷爷。

x

就算你最后喜欢的人不是我也千万要跟我完全不一样
不然我真的会很伤心

疫情

梦见自己测温总是额头超 手不超,然后某次测了手也超,就很淡定的换了只手,没超。但后一次都超了,吓醒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