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

带着小刘到处跑(2022.7.25)

1.梦到跟着镜头在看Nike新的广告,很多年轻人在山里做滑索,但是到了最后一段的时候滑索突然断了。下面有个只剩皮的破房子,房子下面地洞里还躲了很多人。我看样子不对,就赶紧叫他们跑到前面的街上去,很多枪响,像是抗战,我也跟着跑到了某个躲的地方,还拉上了刘耀文。我们躲在了一个空的店面里面,最外面有很大的酒坛挡着。突然那里不安全了,我就又拉着他跑到了一个空房子里,只有砖砌墙的那种土房子,我们在里面正躲着,跑来了好几个穿花衣服的小孩,我就想把房子留给他们吧,就叫刘耀文出去我们找新的地方。
又躲回了那个白色墙的空店面,有酒坛挡着的那个。
导演说收工了,然后还说刘耀文挺不错的,他挺开心,准备走了说要去找宋亚轩。我一把把他拉回来,用有点凶的语气说“导演说好你就走啦?应该去找导演复盘。”
就去找了导演,看到好几个演员都去找了导演
到了休息室里,还有一个可以排练舞蹈的空地方,我就跟刘耀文说什么表演系的作业还是考试,然后抱了他,头靠在肩膀的那种,然后我还说了什么我们戏文系什么什么的就没了

被绑架参军然后反叛

短片 比较模糊所以概述一下
————————————————————
几千个人被一些玩意儿绑去参军
去和怪物打
(这些怪物会威胁到绑架我们的玩意儿 但是不会威胁我们)
几千个人十个十个一组 被一些恶人分别带领
带领我们组的那个人看起来快老死了
我们被带到训练场练习如何攻击怪物
训练效果好的可以自己兑换补给品或者别的物品
我们队(其实是我和一个队友)打算反叛
我们兑换了一些饼干 红茶(?) 绷带 使人变老的药剂
然后我俩快快乐乐顶着微笑毕恭毕敬的给我们的领头的人送上了 上好的、美味的、掺了药剂的、红茶 以及饼干
他喝完了
他去世了

第二天我们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继续训练 兑换了一些武器 武器 和武器
然后第三天集合准备出发
把剩余的饼干给了隔壁组一个很可怜的小孩
然后我们队开始屠这些绑架我们的人

然后使用他们准备的 让我们前往战场的交通工具进行窜逃

混混生活限定体验

梦到自己是个男的,和三个男的混混无所事事四处流浪。有两个混混比我大很多,我叫他们“哥哥”,有一个比我小一两岁,但是比我高些。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他们之间的身份相当于“团宠”,虽然不是发号施令的人,但所有人的行动都跟随我变化。
由于没有收入,我们做起了登堂入室的活计,深夜潜入了一户富有的住宅。住户应该是出差了,我们在他们的巨大衣帽间参观起来。老大看到几条华丽款的礼服裙非要让我试试,他们试的都是西装。就在这时,通风报信的老二发信号说有人回来了,是女主人。我惊惶失措,跟着大家飞快的整理好现场离开。(其实什么都没偷,就试了试衣服,还给人家又挂好了......)毫无收获的一天。
回家路上我说我想去外地打工,老二说行,让我去做个核酸。我开车载着大家掉头去检测点(梦里我的车技还是一如既往地烂,压了一路实线,还把油门当刹车踩),我很自然的就拉着大家一起去了,应该是习惯了自己做什么事情所有人都会陪我。
晚上我们挤在贫民区某栋楼房顶层的小小的阳台睡觉,这是我们四个目前的“家”,而我又一次厌倦了这种生活。很奇怪,我曾经很多次想要改变,大家也跟我一起做着改变的事情,但是最终还是住在贫民区每天偷鸡摸狗。
我翻出一沓厚厚的资料,这是前些年老大老二陪我学英语的资料。我考核成绩不错,他们参加了同样的考试,也都获得了优异成绩。还有去北京的车票,我当时也是去打工的,大家都买了票和我一起去,可是后来为什么又回来了呢?我记不清了。
又是一个深夜,我发现身旁只剩年纪最小的弟弟。老大和老二去哪了呢?我起身想去找他们,却被弟弟拦住了。他撒泼打滚极力阻止我出门,我觉得有些奇怪。我就是坚决地要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于是恶狠狠地威胁他:“要是不告诉我我就退出,再也不理你们。”
弟弟似乎是放弃挣扎了,他带我来到上次深夜潜入试衣服的人家楼下。看到那家的男主人拿着我们入户的监控正在勒索老大和老二。好怪啊,明明他们也一无所有,为什么反倒会被勒索?
我看到老大老二一副生气又认命的样子,男主人说个不停,突然他好像提到了什么,老大老二扑上去把他打倒拖上了楼。
我拼命挣扎要追上去,弟弟搂着我的腰不让我前进一步。等我挣开冲上楼,发现老大老二已经杀掉了男主人。
老大表情狰狞地看着我:“他拿着监控说想毁掉你的前程。呵。你不是想继续读书吗?你不是想去大城市吗?可是你永远没办法离开我们。”
老二充耳不闻,飞快地处理好现场,看样子他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更恐怖的是我回过头,弟弟的表情和老大如出一辙。
我自首了。警察把调查结果给我的时候我还懵懵的。原来我有父母,只是我大概是因为事故失忆,被这三个混混捡到了,他们有某种方法让我继续失忆,于是不断洗脑带着我漂泊,一旦我想要离开,他们就会用极端的手段切断我离开的客观条件,再让我失去部分记忆放弃离开的想法。这几年警方和我的父母都在找我,而他们却把我牢牢控制着。如果我没有选择自首可能还会继续被洗脑,继续跟着他们流浪。
老大老二和弟弟告诉我的身世是假的,这些年他们对我真的太好太好了,可是这种好居然都建立在谎言上。后来他们怎么被抓的我记不得了。总之我就在这种纠结中醒过来了。

被狗血剧情创醒

梦见去看电影。
主角少年为父报仇的路上拜了师傅。住店的时候帮忙解决一桩案件,凶手是店老板,杀之。
杀人时师傅被刺杀,原来是仇家寻仇,抓住了。刺客是个小孩,主角掀开兜帽一看,和我长得好像!原来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抱在一起痛哭认亲。
认亲时刺客被暗器所伤,居然是收养刺客的表叔所为。追到刺客老家质问表叔,表叔表示家里不能出个杀手。主角怒,欲杀之。
此时刺客不见了,主角去找,找到后刺客承认刚知道自己不是主角亲弟弟,因此主动离开。主角表示不管怎么样都是伙伴,于是和好一起回家。
回家后发现表叔师傅打起来了。原来表叔是反派假扮的!加入战局。反派负伤逃走。
主角三人坐飞机回门派,飞机上被安了炸弹,机长昏迷。主角和刺客在不会开飞机的情况下成功迫降。
下飞机后反派阵营和前来接机的主角门派阵营展开了枪战,期间引爆了炸弹。主角师傅反水,跳出来说炸弹其实就是我安的!
反派和师傅一起被主角杀了。死的时候靠在一起,脸上露出幸福又解脱的微笑。
门派长老上前解释:这对师兄弟之前就总是靠在一起。但这样的距离。。。太近了啊。
电影结束。
看完电影以后我跟朋友发信息大骂这什么破玩意儿!剧情太狗血啦!
xi

我是渣女(2022.7.24)梦中梦

1:梦到我跟着一个女孩子的视角看去,一个很大的冲浪地方里,场景颜色就像是游泳池里面的那个蓝色色块。很多帅哥,画面里还看到了马嘉祺,张真源,王源,还有谁忘了,但是也看到了帅哥,真的是遍地。

2:只记得片段,有点像是乐购后面的空地,有辆白色的矮轿车,有点像是驾校的那种。我在手机刷着,刷到了一个和灭火器有关的,上面写的是内容大概是说你需要17排×26,1274个(还是1270)个灭火器。我看到王俊凯走过来了,就上去把他堵在那个白色轿车门旁边,离他很近,他有点高,我就特别亲昵的跟他说“你等等,奥我算算,我觉得你需要1274个”靠他真的特别近,有调情意味。他好像穿的是灰色卫衣。

3:梦中梦的内容不记得了,只记得梦中现实是我从靠墙的椅子上醒来,对面坐着一个只说河南还是陕西方言的乡下女人,后来我和她在同一个屋子里讨论着什么,旁边有课书。

4:丁程鑫,梦见了我带他进了一辆像是出租车一样的,车后座的地上有上一个人留下的一大包零食,很碍脚。我嘴里说着奇怪的胡话,一会儿喊他丁哥一会儿叫他弟弟,像是在勾引他,也想是在欲擒故纵。我紧贴着他的上身说“我想当丁哥”,他否定“我才是”
我使出杀手锏一边抱他一边在他的怀里蹭啊蹭的又说了一次,他说“别闹”,把我更直接一拉就整个直接倒进了他的怀里。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被人抱在怀里的安心感觉

镜子里的爱人

忐忑不安的杜飞正在跟爱人解释自己的背叛。“都是我太爱你才做出这种事,她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他的解释是如此的荒谬,没错他背着妻子在外又找了个情人。妻子看着刚为他生下的第二个儿子,陷入了沉默。曾经的你侬我侬,花前月下此时没有了一点颜色,甚至有点恶心。
         “我也没办法,她已经为我生下了孩子,我能怎么办”男人看似无奈的辩解道。女人头也没回的来到那个女人旁边,抬头正要破口大骂时,她惊住了。
         世间竟会有如此奇妙的事情,太像了,的确太像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仿佛复制粘贴一样。原来他荒唐的解释是这样。惊愕片刻,女人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孩子,啊!她突然惊叫了一声。眼前的孩童长得竟然也和自己刚生的儿子一模一样,不哭不闹,天真烂漫,很可爱。但是令人惊吓的是,他的两个手臂竟像霸王龙的前腿一样不成比例的挂在两边,时不时撬动一下,很别扭,甚至有些可怕。(未完待续)
xi

理想状态(2022.7.23)清明梦,梦中梦

1:梦到我在睡觉,张真源叫我起床,他坐在我左边叫我“宝宝,快起床了”
我不想起,他就一直在闹我,上帝视角有看到他在笑,我还是不想起,最后他直接压我身上,威胁我“你起不起”。

2:在外婆家的老房子,下好大的雨,从二楼去一楼找外婆,全是水在靠近门口的那个房间,就像是海的岸边一样,还会像海浪一样拍打岸边,场景完全的暗色调

3:梦到到了一个特别高科技的开发公司,看到了好多人在办公,刚想说肯定都是精英人士,就看到了叔叔,然后老爸也来了,还有阿姨,他们在在商量着一个和爷爷奶奶相关又严肃的事情,然后全家人都到齐了,我们在吃饭,服务员从很高的吊顶上拿了一瓶用老的瓶子装的像是啤酒一样的黄色酒,堂妹站起来给大家倒酒,我不要,后面就忘了。

4:梦到我回家,就是我以前住的别墅区,变得不一样了,很大,最靠东边有个像城堡一样的别墅。我有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国墅。然后我还在那边拍照想发我朋友来着,还拍到了我自己莫名其妙,看到我还挺瘦的

5:教室是初中教室,同学是职校同学们。梦到我们在上课,专业课教的有关生物和科学我记得是,应该是第二学期上那个课,而且很难,我不大听得懂。我本来在上课,有小组作业同学还提醒我记得要多记点东西。在上第一节课我刚听了一会儿就莫名其妙回了家,然后我到了家才反应过来,我就一看时间6:01,我要赶紧去赶下一堂课,不然又会被认为旷课。我准备出发带了书,一个大盒子不知道装了啥,然后准备出门,发现电动车钥匙没有带又回去拿,然后又好几样东西没有准备好又刚出门就回去。也不知道最后赶上没有

没存档忘了叫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三段式大杂烩【上】

⚠️:梦境里融合了很多我圈的要素 大概是 一点锈湖 一点点基金会 和一部分诡秘
本来打算三段一起写的但是不想码字所以分成三段吧
————————————————
故事发生在剧院,剧院的意思上坐了许多人,不过舞台上并没有上演什么,大家都在聊天或者看手机,真是无聊

我的朋友C邀请我和她一起玩游戏:
她坐在我左侧的第二个位置,左手拿着ipad,右手在上方点击,扭头笑着看向我,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玩
我看了看屏幕上的游戏,哦,熟悉的 锈 湖 ,好吧
看起来需要解谜的是一堵绿色粉点花纹墙壁上的三个灰色长方形按钮
我之前玩的倒是都蛮顺畅的 这一次就欣然同意了朋友的邀请
然后我就 进 入 游戏了

字面意思的进入
我转转头发现自己进入了有绿色粉点花纹墙壁的房间中 面前墙上赫然是三个按钮
我感到了吃惊 也许有一点害怕
幸运的是,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打开按钮对面墙壁的铁门,我看到了在走廊里的其他伙伴
哈,没见到我之前的那位朋友 可惜了
数了数人头 加上我一共5个人(看起来不是学校那个本了) 并且我都不认识
记忆里是三男两女 不过并不重要

【这里是醒来后的分析批注:这五个人其实都是我 只是剩下四个分别是我的某种行为模式单独取出后进行了一定的极端化的表现】

我们交流了一下,发现每个人都是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
只有我们一开始存在的那五个房间的门开着 其余别的房间的铁门都紧闭着
这么看还挺有压迫感的
不过这里环境干净整洁 灰白搭配的空间 配上照明充足并不阴间的日光灯 还有间隔不小的 厚重的 保护性的灰色铁门 以及墙上的一些工整的黑色印刷粗体的标注数字

熟悉的感觉(来自基金会人的独有的熟悉感)

我们没有急着解谜,毕竟谁突然来到这种陌生的地方不会打算直接出门离开?
探索了一下建筑物 得到的信息如下:
总共有5层楼
需要解谜的房间3个在f4两个在f5
通往外界的大门在f1 目前状态时锁着的 按照经典套路门会在解题完成后打开 即然我觉得这是经典套路所以梦里一定会这样发生(我似乎在梦里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被找到的人 所以大家就开始在我这个屋子里进行解密了
还是三个灰色的 无光的 磨砂质感的长方形按钮
我们推测需要按照一定顺序去破解
然后我就按照123的顺序按了一下

空气振动 我们同时听见了特征明显的警报声 有且只有一下
然而并没有发生别的什么 警报的回音很快消散 刚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起来我猜错顺序了
……
几分钟后 我们顺利的解开了谜题

“既然输入错误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直接暴力测试每一个答案不就好了吗?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一个一个试!”

怀着这样的想法 我们又听了两次警报 然后通过231的顺序解开了谜题
空气再次震动 不同的声音出现 听起来是那种古早像素游戏通关后的恭喜声
可是周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要不是每个人都感到疑惑 否则我会觉得刚才那是我的幻觉
虽然我在的这一整个奇怪的设施可能都是幻觉

这个时候 一个有点毛躁的人突然转身离开了
说“你们五个先别研究这个没用的按钮了,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先去解开别的谜题吧”

我想了想 有道理 既然没看到按钮有什么变化 或许门已经解开了一部分 我们五个就先……

等等 “你 们 五 个” 是 什么意思
我 靠

于是在接下来两三秒我的大脑迅速闪过了以下想法:
1.我边上半径一米内有一个非人的玩意儿
2.那玩意儿大概率是按钮解谜成功后出现的变化
3.这是经典的诡故事场景 这个非人的东西大概会在我们跑开之后开始追杀我们
4.但玩意走到门口的那个才是非人的玩意儿呢 它尝试把我们都吓走然后让我们跟着它前往下一个恐怖的陷阱 并且让跑得慢的落单
5.不过按照第3条的判断 如果我们不动 是不是这个所谓的鬼也不会动
6.既然解谜在第一关就放出了奇怪的东西 那大概率不会致死
7.现在这个东西还没有对我们展开攻击
8.结合第6点7点做延伸 这个奇怪的东西也可能对我们有用 我们应该观察一下
9.但是不会有脑缺队友突然跑走吧 千万别别别别别别别触发什么奇怪的机制

于是我抬起头 绕了一圈

咱这个门口的队友 眼神多半有点不大行
首先 这个 怪物
它看起来一米二 而且没有衣服 甚至不是正常人形 就是个 呃 全身有着灰色短毛的星之卡比 的样子
站在我们四个当中十分的违和

不会这个门口的队友才是鬼吧
然后我又看了一眼门口的队友 他 在 挠头发 说 抱歉
我插话 语气奇怪的问他 为什么说抱歉

然 后 他 说 “数 错 人 数 了 只 有 四 个 人 剩 下 那 个 一 开 始 没 看 见”
我(内心os):???原来你是算数不好不是眼睛不好啊!

然后他说:“剩下那个是什么?开出来了宝箱吗?这个解谜游戏似乎有点延迟,差点就错过它了,哈哈。”
我(内心os):好吧眼神还是有点问题

这个时候我在思考怎么处理这个 嗯 就叫它小灰 的东西
结果我友善的一位女性队友薅了一下 它的头顶 对 就是撸猫的手法
“别薅了,都妹几根儿了”
——我听见这位女性‘勇者’边上的男性朋友绘声绘色的组织了她的 rua小灰行为
于是勇者朋友拍了拍小灰的光滑的 似乎是头顶的东西 接着把手收了回去

我们打算继续出发前往下一个解谜的地点 隔壁屋子 进行解谜
看了看小灰 它似乎很无害的样子 也就没有特别关注它了 打开门走出去
这个时候勇者女士担忧的看了看小灰 对我说 它应该会自己跟上来吧
我本来打算回复她“这不重要” 但觉得这样太拉开团队成员距离了 毕竟小灰也是新队员 所以我就跟勇者女士说 “当然,它,应该会跟上来的”
于是我们走出了门 小灰看了看出去的我们 迈开了它扁平的 或许可以被称之为“双脚”的东西

然后它摔倒了。
平地摔。

和着这个玩意儿根本没有伤害甚至没什么用啊!这是什么萌宠游戏吗?!它甚至不会自己移动!难道平时靠滚动来行走吗??!不,是行滚,等下我在说些什么啊

只见勇者女士回头看见了小灰的平地摔 心疼的冲过去抱起它来 然后吃力的抱在怀里 冲我们笑了笑 让我们接着走

行吧 感觉我们的新队员并没有什么用 甚至是字面意义的累赘
————————————————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梦好多而且很清醒记忆深刻 但是 我 不想 码  字

我在印度白手起家§不惧生死

〖旧梦〗我在印度白手起家  大概是2021的梦
睁开眼 我和爸妈在马车上逃难。经过一番询问,得知国内出了什么暴乱(当然永远不可能),我爸妈带着我去印度逃难。
梦里外来移民属于首陀罗,地位很低。而我爸不知道这一点,居然跑到了刹帝利餐厅里。结果可想而知,被这些阿三渣滓暴打,然后装上公交车拐走了。
我听了十分气愤,决定为我爹报仇。我跑到餐厅。他们见我是个小孩儿(即使当时已经14岁了)就没理我。我的愤怒直充脑门。让服务员把餐厅老板叫过来,他照办了。餐厅老板过来后看见我,哼了一声,说我要是有什么事去问经理。然后准备走。我当然不让他走。直接拿起桌子上一盘子给他爆扣。胖老板当场趋势(应该只是昏迷)其他人见我区区首陀罗还敢这么嚣张,一拥而上。但,梦里他们的动作非常慢,我就这这一点,几个小欧拉给他们放倒。
然后他们被我打的心服口服,连阿三老板都把他的家产给我了,请求别再打他。我不屑,让他滚。他便慌慌张张的跑了。我拿到家产,回到他的宫殿(这小阿三真有钱)。顺便把另一个因首陀罗进餐厅被打死的小儿子接了过来。他当然是对我十分敬佩。我让我的管家在一天时间内重装宫殿。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我想要的宫殿。我还任命小男孩儿为我的私人保镖,并教他散打(现实中我不会)。
闹也闹够了,我找电话,去给我爸妈打电话把他们接过来。但我打的是11位手机号码,而印度不是。所以我自然打不通。
从首陀罗一跃到刹帝利,却失去了父母。真是可笑。

不惧生死
也是2021的梦 更离谱的是这个梦还是关于家里逃难的。
这次逃难我就不知道是逃到哪儿了。而且还是坐着马车。不过这次逃亡人数偏多,多到我的亲戚朋友们都参加了。
路上过一个什么检查站。我爸让我躲在马车后面的棚子里别出来。我悄悄把脑袋探出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手里拿着球状闪电,应该在检查。看到哪个人不合格,用她手上的球闪在那人身上转一圈。几秒后车毁人亡。
我不仅打了个寒战。那女人立即注意到我了,走过来。我爸得知我露馅了,但仍不依不饶的阻拦女人。那女人直接把我爹推来,径直走来。我边大喊不要电我边用手挡我的脖子。女人看到后十分厌恶,眼里杀人的目光又狠了几分。我见她都这样了便不再反抗。静静等待死亡。她仍是,手拿球闪在我的后背上转圈。我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而这几秒仿佛几个世纪,我的思维在飞速提升。思考速度急剧增加,仿佛我开发了我的大脑。然后一阵疼痛感传来,我的后背很轻,我爸一看,说她把我的骨头抽出来了。但我还能活着且能走路就离谱。
不惧生死,这就是军人精神的来源吧。

2022.7.22——时隔18天,再一次梦见你

我梦见我在一个班级,好像是高中,又好像是初中,但其实还有一些人我并不认识。当时是在上体育课好像因为不听话被老师罚跑步,然后每个人需要拿着手机录一段视频。
(中间的梦很诡异,与神秘组织和蛇有关,不过多赘述)
逃出来之后,我发现诡异的事情并没有离我远去,周围的同学们依然在进行诡异的行为,这个时候表哥突然问我:认不认识李良威?我立刻熟练地说不认识,可是转头就看到你穿着白色卫衣坚定地走向我身边。九年了, 我很少在梦里清晰地看到你的脸,这次是为数不多的一次。这时候周围有诡异同学把东西分给我吃,我嫌恶地不吃,他们可能觉得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画面一转,来到教室,老师在教数学,突然他画了好几个穿着较少的美女,画完之后美女就从墙上出来变成真人,我立刻低头利用刚刚学过的公式计算。算完一抬头,整个教室却变成了集体淫乱的场面,我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不去看他们,我既害怕又厌恶。
这时,一个初中同学走过来,他把我桌子上弄得到处都是那种粘稠的液体,大声喊了一些话,意思大概是想让别人知道我这里是属于他的。我知道那不是精液,可我还是厌恶,我大声地喊他滚,别人都看过来了,他还在大声喊那是他弄得,我以为他没听到,我又喊了很多次滚。于是他坐下来小声对我说别喊了,我害怕,看见他坐下来,我又喊了滚,周围人还在看我们,他再一次小声对我说,别喊了。
我突然意识到,他其实是在保护我,保护我不被别人侵犯,于是我安静下来,眼泪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周围人好像结束了狂欢,要出去了。我知道你没有参与他们的事,所以我并不厌恶你,可是当你从我旁边走过的时候,保护我的男生突然对你说:你得告诉她这就是全部的你。后半句他没说,但我懂。
彼时我还在掉眼泪,听到这句话我抬头看他,很奇怪,他的脸是你。然后我就醒了,醒来后我哭到现在。我拼命想知道你的近况,于是趁着不清醒,我去看了你的QQ空间,可惜什么都没看到,我又想扫码看你的微信,可是那个二维码被我删掉了,在我认为我真的放下你之后,我竟然删掉了。所以这个早晨,我意识到,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刚醒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我梦里有两个你,可是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在那个人变成你的脸之后,原本我梦里的你,我看不清了。
你大概也不会想到,毕业九年之后,有一个人,因为夜里梦到了你,醒来之后哭了很久。

梦里飞到魂力尽了

经常做梦飞行,不是连着几天做的,但每次的梦逻辑上都可以串起来。
第一次梦见飞的时候,我还在梦里告诉自己我没有翅膀,平地起飞不现实,最起码要找个坡,先俯冲一段再飞起来。然后按照这个方法我就真的飞起来了。
中间几次做梦都是自由自在的翱翔,梦里没有其他人或动物,只有湛蓝的天和连绵起伏的绿色大草原,我可以一飞冲天与云朵并肩,也可以压低身形,在草尖上冲浪。自由自在,风景很美,每次飞着飞着梦就醒了。
最近一次做飞行的梦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但记得在梦里我很疑惑,我到底能够飞多久?或者这个蓝天碧草的场景到底有没有边界?远方的远方又是什么风景?于是我不知疲惫的一直一直飞(在梦里也确实感觉不到飞行的疲惫),终于还是没飞出这片草地就停了,我心里莫名出现了一个意识:魂力尽了,飞不动了,以后可能也飞不起来了。到这里,梦就醒了,之后再也没做过飞翔的梦了。
梦醒了之后我经常会琢磨魂力尽了是什么意思,还能不能再积攒了,还是永久的耗尽了,会不会我现实的生命也被这最后一次的梦透支了呢?
J

噩梦

不知道是不是唐山事件的影响,我做了这么一个梦
女a晚上十一点多约我出去吃东西,我那时候穿睡衣在外面,然后手上拿着要换的衣服,那时候在找一件点想去换衣服,找到一家服装店,想进去换衣服,但是就在换衣间的那个地方,看到有一个男的在那偷看女生换衣服,被女生发现了还有恃无恐,我那时候就怕他也过来偷看我换衣服,刚好看到一个阿姨过来搞卫生,我和阿姨说明了原因,让阿姨帮我守一下门,阿姨听了后,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然后表示,她是守不住的,后面不知道怎么了,就闹到这家店的其中三个领导还有员工过来了,然后他们给我保证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然后我就建议性的说了一句,能不能在我换衣服的时候再外面帮我守一下,然后我换衣服的时候,那三个领导是在换衣间那里帮我守着,看着我换,我那时候声音很小的说,你们能不能出去守,因为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然后我不想换了,我想出去了,结果他们三个人守在门口,不让我出去,然后我就开始怕了,然后他们就拦住了我,我硬冲出去,然后其中一个在背后抱住我,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瞬间力气就很大,然后把他从后面摔到了前面,然后我就跑,最令我绝望的是,周围的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然后另外三个也过来抓我,我拼命的逃,浑身上下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了,最后我终于跑了出来,然后在跑出来的时候心情已经差不多恢复平静了,然后路上就遇到了几个老乡,然后我们聊了几句,我就跑到大马路这边打车了,脑海中还是想着不能爽约,但是车不好打,而且还有好多人也在那打车,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有警察过来了,然后人莫名就少了很多,最后我就打到了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打车到的地点不是吃东西的那个店,而是公司宿舍,因为我的直觉好像告诉我,女a已经吃完回宿舍了,所以我就直接打车到那个宿舍,然后我发现那个宿舍里面的布局和我老家一模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宿舍,除了女a还有个男a,都是同事,这时候我还是没忘记要换衣服,然后我就到那洗手间换衣服了,然后怎么穿都穿不上,最后也是终于换好了,然后出来,男b和男c也回来了,宵夜也摆好在桌上了,然后我就醒了

逃课威龙2022版

这个梦跟逃课有很大联系啊,充分反映了我的反抗精神(笑)。

梦里的时间对应了现在,是暑假。我爸告诉我要让我和我的同学们集体补课。但我不乐意。因为我不想。所以我就策划着怎么逃。

我是这么想的。先象征性上几天课,然后和同学们一起逃。

上课第二天中午,我爸让我把同学们拉到广场上玩。我照做。因为这是一个极其好的时机。我在玩耍中把我的计划偷偷告诉了我的同学们。他们都大惊失色的看着我。当然还是有几个和我抱有同样理想的人的,但大多数人还是胆子不够大。只有一个女生愿意跟我跑。然后我看准时机,等到大人们的视线朝我们移开,我大喊:你给路达哟!

那个女生就跟我以九成速度跑(具体是哪个女的我忘了,前面说过,我忘性比较大,但不影响故事发展)。我爸看见后让另一个女家长追。我们在哪儿跑,她在后面追。也没人想到去骑车跑或骑车追啥的。跑到一半,女生坚持不住了,任凭女家长把她拖回去。我本是这么想的。结果我爸追上来了,把女生拖了回去,然后那个女家长照样追着我!我玩命似的跑,累了就减速跑。不断绕着小路(九年级为了中考体育真的1000米没白练)。最终居然跑到离补课学校只差一堵墙的小区里了!我上楼,找到一个没关门的701,躲了进去,把门锁上。

但躲到这儿不是长久的,我必须找到出路。我看了看表:已经三点了,同学们已经开始上课了。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救出上课的同学们。我知道女家长在楼道里巡逻,所以我决定打碎窗户跑到另一户人家里,在他的掩护下跑到学校救出同学。我握紧左拳,用我最大的力气砸向右窗户:“欧拉!”窗户上一条裂痕映出,我的左手也快痛死了。但我没有放弃。“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オラ!オラ!オラ!”我又挥舞了几拳,但窗户上没有裂痕,因为我实在没有力气了。我看到屋子里桌子上还有一瓶未拆封的水,遂拿起来喝光。硬质瓶子让我想到了什么。我在屋子里四处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热熔胶枪和大型螺丝。我用热熔胶枪把硬质瓶子的瓶盖中心融了一个洞,把螺丝粘上去。然后我把右左窗纱摘下来,握紧瓶子,往左窗户上夯。“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我终于干碎了这窗户。我把玻璃碎片摘下来,在床上找到床单叠层盖上,翻越窗户,看到了这个死马学校。但我没出路了,必须找一个落脚点。我看到一个没关窗户的601,遂找好角度一跃而下。调到他屋外头的空调外挂机上(不得不说质量是真的好)。我越过窗户进去。里面是一个双人二层床。我走到客厅,准备找个大人,但无果。我又返回到屋内,看到下层床上一个裹着被子的男孩儿。跟我差不多大。他一脸惊愕的看着我。我不得不说明情况。他听完点了点头,说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于是我们出发,走到校园内……
(后面结局自己猜吧,我忘了)

回到小学平A换大招

2022-7-19
梦里面我好像已经成年了,但我的同学似乎都还是小学的年纪。一开始我们都在操场踢球,球也是有篮球有足球。我清楚地记得有个篮球是蓝白颜色的,一个足球是软软的黑红颜色的。 一直都在开大脚,忽然场景就换到了教室内。似乎是老师在训话,我仗着年纪大,直接和老师说大不了不考了(?),然后其他同学也纷纷附和我(?)。

实际上好像是在骗老师,有个同学说平A换大招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