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坐火车去西藏,沿途风景异常壮丽,穿越黄河时候,看到黄河在半空中奔流,后来火车好像开上了喜马拉雅山,窗外看出去,全部是各种扎堆的庙宇,说不出的宏伟,我用手机一直在拍照。

忧愁

一个古老朝代的婚礼,四周点亮蜡烛,正中央的新郎和身穿红衣、戴着盖头的新娘被昏黄的光线笼罩着。两边是雕花精致的木质靠椅,坐着宾客和长者。
但是下面一直很吵闹,有人骂新郎是个拈花惹草的人。长者们在控制场面,虽然看不见新娘的脸,但也能感受到她的尴尬。
突然响起一阵锣鼓,闯进来十几个身穿蓝衣、戴着盖头的女人,蓝色相对整体红色的色调相当刺眼。她们都争着说自己才是婚礼的主角,场面非常混乱,新娘也开始质问新郎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直接就打闹了起来,在一片混乱中婚礼现场的物品被打砸,之后整个灰飞烟灭,出现了一片满是泥土、广阔无边的空地,整个天空是暗淡的黄昏色,和之前点满蜡烛的婚礼现场一样。
在空地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子身穿白衣。两人都遍体鳞伤,一动也不能动。然后两个人互相依偎,不知度过了多少时光。男人渐渐变成了一副漆黑的骨架,但是他的眼珠子还在,静静地看着白衣女子,天空永远是黄昏色。女人似乎还比较健康,但她一直保持躺着的姿势就像已经死了。有一天,一个路过的人把女人强奸了,她依旧躺着不动,毫无反抗,已成黑色骨架的男人依旧用他还有的眼珠子看着女人。过了一段时间,女人生产了,她叫着“出来了,出来了”,这个时候男人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女人产下了婴儿,男人的黑色骨架站了起来,他的眼珠暗淡无光,他挖了一个坑,把女人和婴儿活埋了。天空依旧是黄昏色。

七星蓝莓

前几天的了,只记得一个场景了。

我和李总一边愉快地聊天,一边抽着七星蓝莓爆珠。

突然之间,我发现,抽着烟却没感觉到任何味道。

然后似乎就醒来了。

2016/05/08

超能力

前几天梦见自己有精神念力的超能力,哎,然后还加入了国家龙组,执行各种任务之类的。2333

昨天晚上梦见的,和k在一个四人群里聊天聊着聊着睡着了。她发了一个照片,然后我艾特了另外两个人,梦见w回复了一串省略号,然后觉得很开心。

白天和w吵架了,老怕她不理我,大概如此才会梦到她吧。´_>`

20160508某高智商高颜值学霸和鹿晗

自从前几周神tm梦到KAME后来梦到吴亦凡(顺带鹿晗)之后又神tm梦到鹿晗,我发誓我真的不是这几个人的迷妹啊,我坚定的爱着我HSJ(正经脸)。

    好像是我主动去和一个智商又高成绩又好长得又帅的学霸告白(还是约会?),总之是他同意了我去找他就是了,然后就黏黏腻腻的。非要拉着他去坐一个(世界最恐怖最豪华最大最长的)过山车,很奇怪虽然人记不清楚了但是那个过山车的样子(以及坐在上面的感受)我记得特别清楚(……),颜色很鲜艳、九曲十八弯、而且超!级!长!简直像条盘起来的巨龙(……就是皇上衣服上的那种……),而且人坐在上面是没有任何安全保护的,只能靠两条腿夹着(……我在梦里也奇怪了很久这一点,真的不会死人吗= =)。玩儿的我头发都飞起来了,总之很开心的下来之后他要带我回他寝室(还是住的地方?),之前要吃点东西,就进了一家店,进去之后看到门口贴着公告是用日语写的我就像粘在地上一样要强行读懂它,学霸特别无语的鄙视了我一眼说就你那水平EF级过得了吗(我靠我在梦里还要提醒自己学日语真是= =!),我白了他一眼给他大概翻译了一下,他还指出了我哪儿错了(靠……真是学霸(手动再见))。然后他问吃什么,我说都行看你,然后眼睛就一直往蛋糕柜里瞟,他径直走到那里指着一个上面全是樱桃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说这个,还有那个(是一个好像全是水果的),店员问他是要堂食还是要带走,他说带走不用打包(md这人是制杖吗= =)。后来就回到他住的地方,忘了是宿舍还是公寓了,反正是有种民国建筑感觉的小楼,在楼下碰到了拎着壶出门的他同学,我就赶紧躲在他身后,他同学还问哎呦这小姑娘谁呀~什么的……
    好的接下来就断了,下面是神tm梦到鹿晗……
    (前边忘了怎么回事了…反正就是神tm认识了)然后就会偶尔在QQ上说话(谁tm现在还用QQ啊ORZ),好像是说因为微信实在是太私人了不方便吧,然后就是在我毕业的时候他来了,我们站在那里聊天,后来两个上博的美学姐和几个学长回来看我们(2019级的博士……),我就跑去口水美学姐了……后来他就被小粉丝们围住了,然后雨萱还要我和他的合影说p成自己的头(2333傻妹雨萱在梦里也萌die)……
    场景切换(其实是中间发生什么我忘了……),我和也不谁,在一个类似徽州风格的建筑群里面游荡,可能是要找采访吧,从平地上进去上面有两层下面还有一层,但是在我们从上面吃了点东西我说我去下面看看之后,再上来我就发现找不到原先进来的大门了,似乎是有很多门,上面标着几号几号仓库的字样……然后我就迷路了……(然后我也忘了……)
    在家的时候,抱着电脑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和爸妈说了认识他的事儿,他们表示不太理解,我就说啊总之和他交流我多少会了解一些媒体和娱乐方面的事儿啊,有好处没什么坏处的,然后他们就说那随我去吧。然后我就继续给鹿晗发邮件,后来他说邮件和QQ什么的他工作忙也不常看,让我把什么简历什么资料发给他之后给他打个电话,或者有事儿打电话吧。然后就是和他出去玩被人看到了,他把我挡在后面……
    其他的我也不记得了,噢我就记得我在梦里看关八,说鹿晗人特别好的我都点了赞,看的时候还在和表姐说,他人真的特别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tm梦到不相干的人,以上。
     本来说今天去图书馆学习的,结果早上被闹钟吵醒的时候感觉头都要疼炸了,就又睡了回去,到了中午要吃饭了丽丽叫我去吃饭,我还是头快疼炸了就说不去了。刚刚起来找布洛芬发现就剩最后四片了,天哪我觉得……我下半个学期(没有布洛芬了)不好过啊。

2016-5-8 木头、沫姐、姥姥和榻榻米大房间

1. 又梦到姥姥去世了,这次是在家路边姥姥经常坐着的马路边。姥姥忽然间倒在地上,很多人围过来,越聚越多越聚越多。我作为个体似乎没有出现?只是一个视角。

2.梦境转换了,但心情还笼罩在上一个梦造成的忧郁之中。我们一行人(家人?)来到一处大房子中,女主人提供给我们居住。女主人和最近刚补完的《天降之物》的会长很像。我们来到大厅,近百平米的大厅里铺满了榻榻米,中间稍低,四周略微倾斜向上。女生们在拿着扫帚打扫,我在榻榻米上蹦跳,大喊:“耶!终于有榻榻米了!”,踩出不少灰尘。
大厅另一边类似超市的奶制品、冷鲜品区域,柜台后站了服务员,所有食物可以自由拿取。

3. 梦见和木头沫姐一起走路,左手牵着木头,右手牵着沫姐。送她们回学校,一路说说笑笑。学校的一个拐角和徐汇校区的有点像。


(补充几个梦境,时间已经忘了)

4. 场景。一栋楼中某一层是温泉,四周是日式拉门来遮挡。拉门背景是深红色,图案为青色的竹子,配色极好看。有一个穿着红白色浴衣的女人泡在温泉中,我在拉门外缓步绕着转,透过拉开的拉门看她。她以妖艳的眼神笑着回看我。

5. 场景。白帆布建筑,拉伸成了中国古建筑的样式,是宫殿。站在大厅里感觉很辽阔。

6. 这个梦境很庞大,但能记下来的已经不多了。一家人在乳白色墙壁的小城里转悠,忽然有形象卡通的翼龙飞过来攻击人群(?!)。坐地铁,明明是地铁内部装饰却全都是公交车的样子。许多地铁并排,启动停止摇晃得厉害。我们穿过一辆辆地铁的门走向另一边。

20160508

睡着觉,一只黑白猫从枕头上走过把我吵醒了,转头看看床头刚买回来的大兔子,还静静地窝在纸盒子里一动不动。小猫非常干净,是只家猫,跟我很亲昵,大概是从纱窗的洞里钻进来的。打开朋友圈,看到几百里外的网友在发寻猫启事,描述几乎和这只猫一样,我赶紧给她留言,然后忘到了脑后。
不知过了多久,猛地想起没喂过兔子,再去看时,已经死了。老爸说刚好带回老家炖了吃。梦里的我在想,啊,果然还是讨巧的容易活下来,安静无口的死路一条。

20160507

参加小见川千明的见面会。对方卖力的玩梗,好像只有我看懂了——猴子欺负垃圾君的情节,梦里跟泽城美雪搞混了。

家里人把屋檐下刚孵化的小燕子偷回来了,只有我很愤怒的表示不能理解。

天上的云特别美,各种形状组合,我拿着相机拍个不停。

和小伙伴们打飞的去不远的城市看电影,目的地是个路旁小饭馆。
-------------------------------------------------------------------------------------------
最近的梦充斥着工作的情节,装饰性点缀的也大多比较写实派,变得很无趣。

就像某天醒前的那个梦,几个厮混在一起活泼有趣的少年少女,禁不住丧尸的围追堵截,不知多少次轮回后,渐渐被同化成了无趣的人。人海中一次远远的回眸,曾经的记忆不经意唤醒,周围的人围过来伸出爪子抚慰,渐渐地,抱着孩子的她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新宿舍

那大概是大三搬到JW的前一个学期的寒假来学校的火车上,硬座。
梦到我在一辆大巴车上,对面穿着HF校服的学生。
诶不想写了。过去太惆怅。

秃子

梦到拖把被我用的没毛了,是不是在担心自己会变成秃子233333

D

一开始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室内舞台的下面,似乎是在观看一个小学的表演。我坐在第一排,舞台有一米半高,但是我却看的很清楚。舞台上的一个小孩对我说了什么,然后我非常生气,在心里骂他,怎么还不摔下来,然后他继续骂我,一边骂一边向前走,然后就摔下了舞台,但是当我去看周围的人的时候,周围的人没有一点惊讶或震惊的神情,仿佛只是舞台上的装饰花朵飘下来了一样,完全不值得在意。周围的人依旧在看表演,然后我离开室内,跑到楼梯间坐着电梯离开了。



    全班的同学一起去一个地方旅游,当地有一个非常大的湖。
    我们走到一个湖边广场,老师开始发衣服,说是当地的风俗。发的是一种黑色的外披,依稀记得老师说是汉服的一种,然后大家都穿上了后分散行动。我和D,T,M站在一起向前走,突然我发现我的那一件跑到T的身上去了,我跟T说了之后,T就将衣服给我了。我们继续向前走,走到一个直径两米的台子前面,领了一把伞,撑着伞继续走,走到三颗不断落花的红树下,坐在椅子上看落花。

逃跑

前几天的梦:我和某人做了件大事,惊动了军队。我俩躲在房子里,对方开大口径机枪扫射,墙像纸糊的一样撕扯开来,周围的风景显现,是一片沙漠。
同伴是个玩得很溜的法师,他给我俩施上了隐形术,隐身不完全会有影子。于是当墙倒下时,我俩同时从屋子中央移动到最高的一片残垣下,影子刚好被遮住。对方向我们的位置走来,我屏住呼吸,直到很近时,我没忍住逃开了。对方看到了影子,瞬间明白了,开始追捕。残垣太少,容易被排查出来;沙堆太矮,躲进去会露出头的影子。于是我不停地寻找下一个藏身点,而法师还在原处按兵不动,看着我拖着一队人马东躲西藏。


昨晚的梦:美军登陆,要来搜寻某个仪器,我大概是相关者,他们分了一队来抓我。小镇的房子一层排一层,离开海岸,我钻进了一间小店,从后门逃出,到了第二排房子,每次进屋前都会遗落东西,暴露我的位置,我注意到了但没有时间去捡,径直进了屋子,边想这样逃下去只是徒劳,甩甩头继续寻找后门。越到后面,越没有那么顺利,有的屋子没有后门,只好找到看似比较薄弱的地方砸开。身体越来越强大,到了后期甚至可以徒手拆铁窗,铁窗的每根柱子都是一个唱片,我小心不把它们折弯。不知不觉多出了几个同伴,其中一个还扮成了萌神的样子。抱着一捆铁棍赶路很吃不消,只好把它们扔在了其他屋子门口做障眼法。只留了一根優しい忘却,准备逃亡成功的时候让同伴唱给我听。

恐惧

我经历一场战争,规模似乎是世界大战,我的阵营是中国。

并没有目睹太多战场,一直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是一块巨大的白色计分榜。

上面记录着每场战役的胜负。

一开始是胜58:负7,后来慢慢变成了胜97:负99。

我的心情渐渐从轻松转为沉重,当胜场低于负场的时候我几乎崩溃,无法理解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现实。

之后我的视野陷入了黑暗,不知过了多久,白色计分榜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它突然变成了胜187:负99。

但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仿佛这个战绩是虚假的,我失掉了自信。

然后场景换到了一个巷战的现场。双方正在交战,死了很多人,我没有任何武器,吓得躲进了一个掩体。

片刻后,不知道为什么,双方都开始使用手枪,并且走近距离,用枪指着对方,这个时候活着的人不多了,就五六个。

他们离得我也很近,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只有我瘦骨如柴,我在掩体里龟缩得更小了,探出的视野也更窄。

我看见他们扭打在一起,但是都不开枪。

突然,有一个人开枪自杀了。

然后那个人开枪自杀的场景又重放了一次。

醒了。

非洲考察

和一个女性同伴去非洲进行课题调研。
一开始是进行当地动物迁徙路径的采访报道。我们走过一个山谷里的小路,两边山坡上是一排排小楼房(像重庆那样的山城风景),路上停着很多电动摩托,同伴说“这些当地人随身带的摄像机上拍下了动物迁徙的画面”,于是我们趁人不注意,翻找摩托上的摄像机,用自己的摄像机拍下来,还险些被路过的保安人员抓住。
保安人员却是黄种人。
后来到了城镇里面,类似于农村胡同的布局,但是房子比中国胡同要高很多,而且墙面似乎都是泥土修建的,全是土黄色。
没有遇到居民。
城镇海拔很高,感觉离天空很近。回头一看,发现有一团云彩直接“掉”到某户人家的院子里面了,轮廓还非常清晰,我和同伴都在感叹奇景,然后一阵风吹来,云彩有原封不动地飞上天空了。
在胡同里兜兜转转,发现一个高五层的佛塔,年久已经褪色成土黄色,佛塔前的广场上停留着很多人,一眼望去全是中国人,于是感叹去非洲旅游和移民的华人还是不少。
同伴和我决定在广场拍照留念,拿起相机,发现开启了“3D摄影”模式,画面是从塔顶向下望的画面,像是从天上看自己的样子,正在琢磨怎么关闭这个模式……

全程没有看到当地人。

电车

这是一个漫长的梦境。起始于一辆电车上。




在我的视线中,车上的人格外陌生。
仔细一看,那些人并非之前与我未曾谋面。那些面孔,正是我至今最熟悉的那些人。

他们聊的热火朝天,相比之下我就如同不存在一样。




“…”令我吃惊的是,A与其他人不同,这是一个从未见过面孔,但是一旦聊起来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我不属于这里。”
“呐,我说,这辆车将要通往哪里呢?”最后,我对A发问道。
“人在获取未来讯息的同时,总在不知不觉中支付着代价。从和我见面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开始不断支付着代价了。现在的你,已经承受不起对更大的代价的预支了。”
“…”
“等等..”






过了很久,我察觉到,车上的人在逐渐减少。这让我有了一丝不安,

当我向B问起关于A的事时,他露出一副吃惊的神色,全然否认车上存在过这样一个人。
紧接着,他开始笑。
在他眼中我一定是疯了。

怎..怎么会..
对自己而言一个所见之人的消失,对另一个人而言不过是闲时消磨时光的一个笑话。



“那个人,想必是你十分在意的一个人吧。”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