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o

星期四you gotta make it happen

久违梦见了liam。liam加场,小伙伴问说去不去。去到以后站在体育馆中空的通道里听头顶唱歌,也看不见脸。突然周围开始打架,小伙伴参与斗殴。结果只是小伙伴好朋友找的借口让我们离开天桥底。
我爸坐在角落里,好像想拍我。梦里可能是高三或者是大四,我过去问他的时候,他突然哭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到回到家已经2点了就有些难过“
于是我留下了他的相机,把他送走了。重新参与狂欢。第一首是cigarettes and alcohol
重新开始。
我从天桥出去,发现liam就在那里!(居然是坐着唱…) 体育馆踮脚就能爬上去。我正准备爬上去坐前排,闹钟响了

震撼地我无以复加

关于

依然是采风,还是梦见了xx老师。不过内容忘了。
这一次是导游带着我们往一个古镇的巷子里面走,路过一个小巷,巷子里有藤蔓开满了紫色的大花朵,有些像泡桐的花。本想拍张照,发现周遭都是人入镜,想想就算了。我们一直走,走到一个大教室前的门口,人多嘴杂,闹哄哄的。和蔼老师突然开始给学生发起了苹果,见者有份,我也拿了一只,可红了,头上有一个小坑,屁股还有点歪,可惜拿在手里有些别扭,现在又不想吃,看见一个室友把苹果放进自己的书包里,大家纷纷放了进去。然后和蔼老师开始要上课了,我们要进去找位置,虽然教室超级大,而且还都是平的,不懂为什么不是阶梯教室。结果来太迟了,基本上没有什么连在一起的座位,就随意分散坐了。后来和蔼老师说大家往前一点,人群开始流动了,凑巧和她们一起坐到了第四排。和蔼老师开始讲话了,然鹅,第四排也仅仅只是略听的清他在讲什么,也亏得换到了第四排,才听得到,不过这个话筒没用了吧。
而后又梦到大家坐在墙角,具体干啥就记不清了。只特别清楚的记得一件事,一群人骑着单车回来了,然后某人的车好像坏了,然后有人就把坏掉部分的卸下来帮他修,但修不好,这个时候某人还在认真的做其它事情。我脑子一热,就向某人提议道,要不我来试试。结果某人居然答应了,不敢置信。我拿着坏掉的零件搞了半天,把好的也卸下来看看,弄了很久,结果坏的没有修好,好像把好的也弄得很奇怪!某人停止了他手头的事,从我手里拿过所有零件,看了看,脸都黑了。我的心凉了半截,天了噜,这车超贵的,我赔不起怎么办!结果某人似乎看穿我了,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坏了,那你就当我的仆人来赎罪啊。这句话激起了我的怒火,因他平日里是个温和的人。故我怒而言,那可不可以请你以后不要随意将你的贵重物品交给别人。某人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转身离开。啊!傻逼七杀。我的内心充斥着这句话。(我一定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霸道……的感觉)

中原之旅

假的中原之旅,起先在某一处参观。
镜头一转我们要收拾行李去下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寝室四个落在后面,总有导游说我们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啊?检查再三,终于出发。路上跑过曲曲折折的一条桥,推着行李箱奋力向前,冲啊!室友有一个超重的大箱子,死名的往前推,可惜路上很滑,好像有冰渣子,还要小心不能掉到河里。
终于到了,看到了大部队,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导游就介绍,这里有俩个奇观,一是这里的人们现在正在举行一个宗教仪式,会有人化佛的样子,二是奇异天象。说着我们就看到一个男的站在了一根的高柱上,有人开始点火烧他,他终于被大火包围,然后我就不忍心看下去,以为是具烧焦的白骨。直到有人说怎么变了,我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武士像,而且渐渐的冰霜开始覆盖他,变成了一尊冰雕。正当我们在想要不要等等看时,然后周围开始出现了奇奇怪怪的扮作佛像的人,他们像我们伸出手来,我们室友抱团在一起,拒绝。然后还是有一双手伸进来,我怒了,刚想看看是谁的手,却发现原来是一个与我室友相熟的人,笑得甜甜的,梦里她们很活络,但是我其实一点都不认识她,就是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多出个好同学,而且看了周围,也有好些个这样的同学。等了半天不见冰雕有何反应,有人带头说先走下去看看其他的风景吧,然后就随大部队走了。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大叫“哇,看天上”我们走在下面路的人就爬到高处看天上。只见那个冰雕里的人突然冲上天际,身上的冰雪一时间以爆破姿势四射,他右边太阳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个月亮,日月相似,他在空中停留了几秒,然后迅速下降。再右边就是一个白色的线条往上冲,然后嗖的一下往天际辐射了一个层面,接着天空从清明就变得雾蒙蒙的,像打了高斯模糊。本来想用手机拍的,但是一想到刚来时,把手机放包里了,不过其他同学有拍到的样子。
一路向西,我走着走着走,以为是条近路,却没想到到了人家家里,是一个房檐低垂,走道七拐八拐的木制小房子,家里有一个卧病在床的妇人。正当我要拐不出去的时候,一个瘦瘦的苍老的男主人要骑着摩托车出门,本来他是靠着墙根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抽着旱烟,后来邻居男就和他隔着窗唠起了家常。讲到他的妻子,隔壁男就想借点钱给男主人为他妻子买药,男主人推辞了,起身要出门找活干。我不知道要怎么出门去,门看上去低矮又上锁了 。不行,还是要出去,不然就跟不上大部队了。然后执意破门而出,走出来门外竟是一个小湖,湖水是蓝色的,天也很晴,我走过浅滩,欲要往左边走,看见一个打扮过的妇女走过,本想自己找出口,后来看到,围栏外面是同学们,一时情急,就想问那个中年妇女,只见她走太快,走出去了。我着急向同学们大喊,我在这里,这边,但没有人应我,也没有人看见我,记得我一直大喊。直到我身边的一座像小别墅一样的高层传来一个声音,好像是导游的,又像以前的一个辅导员的声音,她说,待会儿,你就一直喊,把她们叫过来,如果她们不相信你你就拉住她们,然后像他们证明你自己。我听了她的话,就一直叫我在这里,室友赶过来了,我发现她们没有发现是我,还要往里面走,然后我就执意拦住她们,她们好像不认识我,为了证明我是我,就让她们出题让我回答。全是选择题,有一百多道,题目刚开始还好,后来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知其所言,正当我做到第三四题的时候想到。等等,我是谁,我在哪里?这不是我,然后想要急切证明我是我的念头模糊起来,开始不再看题目,脑子里念起了心经。观自在菩萨,刚念了几个字发现自己灵台开始清明,就一直念一直念下去,终于醒来了。醒来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唉,这个世界呐。

大概是 最近唯一一个 带剧情的梦?

我好像是个什么迷之中二的秘密部队的一员,连续两次在和一个扰乱国际治安的组织对峙时被对面同一个女人偷袭,用全身麻痹的方式放倒。
她也不杀我,就放倒,扔给我们后勤,然后特傲的就搅黄了我的任务。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我们后勤都认识她了,反正后勤又不会打架,抓也抓不住她,偶尔单方面和她客套两句,安利两遍我们部队福利好,不如弃暗投明之类的。这么来来回回几次大家都要熟了。
我又因为老被偷袭,队里都笑我,他们都说小队长是遇上了狠婆娘,搞不好人家其实喜欢我。
我心里就苦,后来留了个心眼,识破了她的偷袭,俩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一副要干架的架势,但是两人都不动手。
我想了想,觉得有点事情还没问。
可能也就酝酿了个三秒钟吧。
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可能也就个三秒钟吧。
她好像稍微有点生气,突然她不用那些麻痹人的暗器了,冲过来改用拳头砸我头上。

我就醒了。。。。。。

20171016

大巴在杭州停下休息,远处一朵黑色的蘑菇云升起,随着烟尘越来越大,幸灾乐祸渐渐变为恐慌,大家开始往反方向逃,我冲在最前,来到一处地下工厂门口,脑内过了一遍烟尘到达后,我们在里面被憋死的场景,转身继续跑,大家也没有进去,过了不久,黑色的液体像山洪一样袭来,这才明白是石油储备罐泄露了,我放慢了脚步,估算着石油流到脚下时只剩浅浅的一层,况且还有刚刚的庞大的地下工厂会流入很多。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敢抽烟的,只有一个人在玩打火机,我气不打一处来的打了他一顿。纠缠几天后,最终升级为枪战,我靠近身搏斗夺下他的手枪然后给了他一枪,对他的伙伴也重复了同样的事,双腿各一枪,我转身离开,他在后面说是我的朋友A出卖了我,我说早就知道了,我不在意,此时朋友A却从背后用枪指向了我,我一个侧身躲开,也送了他一发子弹,第一人此时又挣扎站起来准备射击,我很生气的送了他三枪,这次枪枪都是要害。在一旁观战许久的警察终于出手了把没有抵抗能力的三人全部爆头,像是在送我人情。

朋友家的一群猫围在一起像是幼崽抢奶,走近一看,猫咪们围坐在一起,在吃他们最喜欢的,平时不被允许吃的咖啡泡面包,那光景宛如一群少年在客厅里吸大麻。

补记20170909

睡前点开了一个问题但没解决,整夜都在梦里思考,很累,再不做这种半吊子的事了。
梦里追赶某人来到一处沙滩游乐场,便把追人的事情忘记了,开始四处闲逛。路过一个羽毛球场,在进行双打,旁边排着长长的队伍,全都穿着一样的黑色T恤,大概是同一个公司的吧,我不想参与。
再往前是沙滩排球,2对3,我站在一旁本想等一个出界球,潇洒的接回去借机参与进去,可惜迟迟没有,于是我索性直接去了2人那边。对面的3人本来就已招架不住,几球过后更是恼火,趁我队友回头拾球的空隙飞起一个砖头砸中了他的后脑,队友当即失去了意识。我赶忙拨了120,用很急的语气说这里有人快死了。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剩一间荒废的水泥小屋和一方水泥地。冷静下来的我摸了摸他的颈部,脉搏稳定呼吸平稳,也没有出血,开始后悔用了不恰当的语气催促了医院,不一会救护车把他拉走了,我抱歉地向护士笑了笑。救护车开走后,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时友人z从后面走来并向我打招呼,我说刚刚你被救护车接走了,是不是昏迷的时候阴差阳错出现了两个你,他笑哈哈的说了些两个人会很有趣的畅想直到被我打断,我说看过很多这种题材的小说,结局都是其中一人死掉,你俩不能共存。病床上的友人z醒来了,像是共享了所有的记忆,他起身拔掉所有软管,径直冲下楼去,途中尽量的遮住脸不想被人看见和记住,但是一个人在世间完全不留一点痕迹是不可能的,每当他被瞥到,都会在心里咒骂,虽然不知该咒骂什么。

高三

不知道在学些啥,渐渐的到了高三下学期了。学校并没有开始复习,我也不知道我都学了啥。很焦躁,无比的焦躁,也很害怕,不知所措。知道要学习了,却仍不知道需要学什么。


=============

估计我是被吓醒的。这完全就是我现在大4的生活状态

毒奶入梦

睡前一口气刷了scboy版的霍元甲浮夸十年,睡着之后居然梦见了旭东大仙

梦里我跟小色说星际2对我来说太难了光看解说根本不知道屏幕上那些都是啥,更别说自己去玩了
小色拍着我的肩膀说年轻人星际不难的,自己下手玩玩就知道了,你一定可以玩好的
91在旁边站着,汪汪大笑

梦醒了,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玩星际吧

被砸了

我开着车,带着父母去滨江区政府办事情,外面下着大雨,跟在一辆大客车后面,前面的路是很陡的上坡,过了狭窄的入口,我突然发现左面的路灯杆摇摇欲坠,我下意识踩了油门想冲过去,但是还是来不及,杆子砸中了车,我感觉整个车子被压扁了,我用最后的力气往后面看,发现父母都已经闭了眼睛,不知死活,当时的我都是悔意,根本来不及悲伤,然后整个人吓醒了。

扎心

梦,起先梦到江宁婆婆的一个小视频,镜头里江宁带着俩女儿一直往前走,小女儿在大女儿边显得特别小,我特别担心她不会摔吗?她们都穿着粉色的衣服背着粉色的小包,像踢正步一样气昂昂的往前走,脸上挂着笑容。镜头一转,他们打算去参观什么,结果路过一个景点的屋子时下起了暴雨,而那个屋子里的人本就很多,下起雨来,涌进来了人就爆满了。大家蜷缩在一起,躲雨。小女儿本来和江宁呆在一起,后来因为要去找大女儿,又被人群冲散。这时,小女儿变成了小儿子,小儿子放声大哭,要找爸爸,旁边一个人就把他拉过来,抱着他。这时轰隆一下,屋子居然坍塌。救援人员火速赶到,小儿子很幸运,他站的地方还没有压下来,可是俩边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然而中间区域里的人并没有江宁……
而后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敌方从不明飞行物里下来众多机甲怪物,有人型,有车型,正当我们束手无策之时,对面叫嚣着,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呐?队友答道,你们是机械,根本就没有心,刀枪不入,怎么打?
敌方道,谁说我们是机甲?
定睛一看,居然是丧尸。大家伙赶忙开始战斗,由于起先并没有抵抗,造成敌方数量异常多,只好殊死一搏了。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队友,因为敌军数量实在太多,被困在一个角落里难以动弹,差点就要被丧尸咬喉,所幸她最后占了上风。我手持长枪,一刺一个准,丧尸终于越来越少,但还有几个残留,可惜的是,有俩个队友已受伤,再不处理就要中毒了,然而并没有医护条件,其中一个忍痛求另一个人帮助她截肢,还有一个人脚底轻微擦伤……大部队来了,丧尸终于被清理干净。
我们一行人回到学校?打算找医生看病,房间规划有点奇怪,进门右手边有一块区域是急诊室,中间这块是小卖部,左边是小食堂。由于刚从战场回来,队友们一股脑全拥上去了,我也在旁边凑凑热闹,看到了医生居然是xx老师!啊,真是秒变迷妹。然后觉得人这么多,下午再来排队好了,俩室友就突然出现了,问午饭吃啥,我转眼看了下左手边的小食堂,好多外国学生排着,就指了指。我们找了张桌子坐下,有俩个吃的,一个是全蔬菜,生的,还可以看到叶子上冒着露珠,有些菜都是糊状的,另一个是室友a说的很好吃的卤肉饭,室友b接话道,然后卤肉不好吃,室友a居然表示赞同。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先每人点了一个套餐饭,我把有汤汁浇到的饭,全吃完啦,然后留一圈白饭。我放下勺子,说到,那怎么办,我们都已经吃了。室友a提议,我们可以再买一份啊,三个人一起吃啊。
迷迷糊糊的就到了下午,究竟那份卤肉饭吃没吃,我就忘了,大脑说,要详略得当。赶的早,排着队看到xx老师在帮同学很仔细的处理伤口,要轮到我了,有点紧张,其实我好像是没有什么伤口,病症的。但就是想见见他,毕竟小迷妹嘛。其实xx老师的人气很旺,比如说我后面排着的也是迷妹蜂拥而来,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迷妹。终于到我了,xx老师问我哪里不舒服,我按照前一个妹子的套路,就说我需要什么药油(一个保护皮肤,防止留疤的药)我一想我什么地方有伤口呢,手?一拿起手臂发现上面果然有像被圆形器物烫伤的痕迹,大脑告诉我这是战场上被大炮弹烫伤的。xx老师起先是不信的,因为迷妹太多,都是无关痛痒的病,耽误了很多真正需要医治的病患。而后我看到他睁大了眼睛,镜头特写,真的是睁大了,里面写满了惊奇。老师你忘了吗?我可是战士,在战场上刚厮杀完,你想一想啊,想起来了嘛。而后他就打开什么药油,哗啦倒我一勺,让我自己涂满伤口,我心里是很不情愿的,为什么对别人都是拿着棉签小心翼翼的涂,对我就,让我自己涂?但迷妹上脑的我还是愉快接受了这点不痛快。诶不对,xx老师不是我们的专业老师嘛?怎么干起了医生的行当?
Tio

Nabokv

今早梦见洛丽塔的动画,还是迪士尼画风。开头不是亨·亨,是一个长得像匹诺曹的小男孩坐在凳子上。但在梦到狡猾疯狂又迷人的奎特利先生之前我就醒了,希望今晚可以梦见奎特利先生在迪士尼里的画风。
后面梦到Isak变成一个Dean式的男子,但是又很恶棍。
去到Hyatt但是一片slice要220刀 溜了溜了。

梦见成了一个舞蹈UP?

一楼是我曾经来过的一个古董电子小商品批发城。
不过货物已经很少,店铺主人的孩子的课本作业到处都是。
游戏、游戏机、这些商品都不多了。
我就出去了。
-------
被一个朋友拉着上楼去他们寝室玩儿。
楼里男女宿舍都有,男生女生人来人往。
这栋楼里住的,好像大都是艺术生。
朋友递给我一跳厚运动裤和配套外套,让我感谢地换上。看架势我要当视频主持人了。b站up那种。摄影机在台阶最后一层的右手侧(从下往上),我在对面。
女生们说“这次的期末考试又取消了”“因为快毕业了”之类的。
然后我说这个机位涉嫌模仿别的up,不好。
-------
然后我梦到自己出名了,纯概念上。
就醒了。

野猫猫娘

不记得为何要一个人出门了。
要回家的时候路过菜市,顺手买了几片西瓜吃。

一边吃一边走,有一只熟悉的野猫跟着我,白色的,皮毛皮有点点点脏。看来它饿了。
可是我已经将西瓜吃完了,于是我想把瓜皮给它吃。
正准备把瓜皮放地上,我又觉得猫可能会没法吃那个硬皮。于是我把外面那层薄硬皮全部咬掉,然后把剩下的翠衣给猫吃。

看它吃了一会儿,我就走了。突然有个女孩子挽住我的手。我转过头过去看。她穿着牛仔短裤和背心。头上有耳朵,我立马明白了这是刚才那只猫。

于是我们聊着天回家了。

======================

然而我一点都不性奋。。。qwq

17.9.28 好久没做如此复杂的梦了

至少四个片段记得比较清楚吧
很高的草 有一丛很不同 像是家周围?家现在回想 是指芍药居还是亚运村呢 那些草 感觉类似mh dos的沼泽那区 虽然高 但在里面行走很舒服也很干净
你回来了 我在电梯门口碰见你 你在电梯里摔倒 摔到鼻子了好像 依旧不开心 是去吃饭的路上?吃饭时比较尴尬 有些认识的人 有我的同学 也有你的同事? 但忘记你在不在场了 我左边的姐们好壮好能吃吃好快 之所以比较尴尬是因为吃完 我大学喜欢的那姑娘要收餐具?我收了几下没太整理好
电梯的话 吃饭的话 是在一栋楼里 这栋楼快速的在变高 因为一个小孩?它的电梯停止时会砸在每层的地上?走过一点又砸回来 然后最后一次终于到顶层 飞出建筑物好远 并不垂直 而是向边缘 指定位置?运动 准确砸到对应位置 但这次身边有最近刚和我一起做项目的设计同事 他很胆小?起不来了 没办法移动自己
到一店里买烟 撞见吴翔 很吃惊的 他竟然也开始吸烟?买烟时想要16的中南海 老板却拿出100多的烟 我说10到30的烟 他说太多 态度很不好 我生气无奈的走了 外边很有我大学校园的感觉

一对兄弟
一个叫李万磨,一个叫李千刻

闭眼可以视物,闭着眼睛读了一封一个将领?写给妻子的信。非常欣喜自己获得的超能力,可是又难过于醒来的话,能力就会消失。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