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纸啊w

他说:杀手啊…

“所谓杀手啊…”

宴会厅中,
他轻轻地抚摸着,
面前小朋友的头。

“不仅仅要擅长暗杀别人哦。”
他温柔地笑着,缓缓将另一只手,
从口袋中伸出,指向不远处。

“还得学会,
如何撮合别人哦。”

两指轻轻一合再迅速分开
响指声在热闹中迅速消散

角落处,
一对刚才仍犹豫着,
是否邀请对方共舞的男女,
此刻身影正交织在一起。

2023/7/12 无题

整个宇宙开始慢慢地归一
开始加速,开始分崩离析
直到到所有元素和在一起
所有的事物都被中间的一个巨大黑洞吸引过去。
宇宙,开始统一了吗。

那天晚上我闲来无事干,
坐着一个会动的行李箱到处去游荡,
还挺开心的,享受着晚风,
看着周围人来人往

附近好像没什么人一样,
是个荒废的社区,
治安也不是特别好的感觉,很乱,
但是前面有个公园吸引了我
水好像很蓝,我开过去看了看。

结果发现那样的蓝,
是人工制造的大屏幕弄出来的效果
而且这也太蓝了。

我在一处小池塘边停了下来,
看着水面思考着什么。
盯着水面看的时候,
感觉到对面有一个人坐着轮椅过来了。

“爸,你的脚…”
是的,他也是我爸,
是这个宇宙的他,
我忘记他的脚是怎么弄啊上的这些。

“还好吧”,他一边换绷带一边和我说。
他的腿,我不晓得怎么了,
已经只剩一半了,被截肢了。
他的表情看起来无所谓,又好像有所谓。

“不过总算是有希望了”
“嗯?什么希望”
“只要1个亿就好啦”他看看自己的腿,
笑着和我说,他的意思是可以做假肢。

在这平行宇宙(-87号)里面,
我好像和他见过,我也忘了,但是觉得很亲切。
临走之前,我问他们,你们的儿子呢,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宇宙毕竟和我不是同一个宇宙,
我想了解了解这个宇宙的一些事情。

“他啊,搬出去住了,现在在一个小便利店里面工作,
不过脾气很暴躁,而且学习又不好”

“我倒还是想回回他的。”
“这个简单”我妈说
然后就把他不知道怎么的就召唤到了一个玻璃间里面,
和我玩卡牌游戏,后来他输了,有点气急败坏,
吵着嚷着,后来疯了,打破了玻璃,
按着我妈的脸在一个网格状的窗户挡板上面使劲摩擦,
磨出血了都,很血腥

他下一个目标是我,
但是我的东西还在玻璃房里面,
所以我冲了进去,把行李箱开了出来,
逃离了这个地方。

这个宇宙可真乱啊
希望爸爸妈妈一切安好吧
我一路开,开回了我本来的宇宙里

2024/05/31 懦弱的我 重生的你

你的爸爸妈妈坐在客厅上
讨论着你的事情

我躺在地上假装蠕动
一点点靠近他们身边

听他们说起你的名字
和我熟知(?)的那个你不一样

我惊讶地感慨到
啊原来你叫这个名字呀
从你爸妈口中得知的应该不会有错吧
我还担心你的名字是假的呢
这下悬着的心终于…
终于怎么了呢 好像已经无所谓了

脚步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你打穿房门 把头从中间伸出来
我看着你 我冲了过去
你看着我 躲进了被窝

从来没有见过你
从来没有触碰过你
走到床边没有犹豫半分
上前把你抱住 害怕你再消失

我抱得很紧 又不敢太用力
只是想把一直以来的思念
都化在这份拥抱上

我以为你会反抗
但你只是眼睛盯着天花板
默不作声

我说 我听说过你
你会在体内不断创造新的生命
你体内的细胞会不断长出新的
当你体内的细胞全部更换过了
你还是你吗
像是忒修斯之船那样

你听了之后
只是微微一笑
没有作答

下一瞬间 我们躺在一处石墩上
喷涌着熔浆 翻滚着火光

你好像决定了什么
将我轻轻推开
站了起来

大家都觉得你是坏东西
说你应该自我毁灭
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而你什么都没说
只是看着我
心里做了什么决定
像是 变成普通人
和我在一起

你没说
但是似乎能感觉到

穿过你的身体
看到晶莹剔透的大海
在不断地变化
不断地翻涌着

旁边的博士大喊道
那是大多数人的意见
你不应该违背 你不应该

可是你已经
走上这条道路了
我在一旁
等待着你



如果当初
我能多留意到你
能在你被欺负的时候
在你被人辱骂的时候
勇敢地站出来为你抵挡
勇敢地站出来为你说话
是不是一切的一切
都会变得不一样呢

可是我
没有做到

最初的梦境

出门之前,我朝屋子里喊了一声:
“我出去了哦!”可是没有人应我,是不在家吗?我想。

但眼看和别人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快步跑了出去。 

两点左右,我到了公园。但很奇怪,我无法看到任何人,好像周围的一切被太阳光笼罩,一道道光屏在你面前,很难看清楚眼前的事物是什么。但站在那里并不觉得很热,眼睛也不会因此而睁不开。
 
当我再次环顾四周时,发现公路上的车辆与行人道上的人群都消失了。

我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正当我不解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起初,我并没有太在意,可渐渐地,那道黑影不断地在我身边闪过。我心里有些发毛,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
 
“是谁?”我对着我前方的空气喊道。
 下一刻,那个黑影已经悄悄地来到了我的身旁。
“哇!”我被吓得后退了一两步。

我打量了那所谓的“黑影”,他的体型身高,像是一个男人。他全身穿着黑色衣服,只有眼睛是白的。
 
他站在那里不说话,我也只是站在那里盯着他。

十几秒后,他转身离开了。出于好奇心,我跟了上去,想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太阳光实在是太强烈了,我难以看清前方,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男人的方向移动。

那男人好像在故意等我,他总是在我的可见范围内停下,看到我跟上去了,就又开始走动。反复如此,我最后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废弃的游乐园。 

强烈耀眼的太阳光散去,似乎到了傍晚,能看到挂在天边的晚霞了。

眼前的这个游乐园,设备的年代似乎很久远了。
 
“附近居然还有这种地方?”我感叹的同时,又很兴奋。因为我喜欢这种复古的格调。
 
突然想起我是跟着那个男人来到这里的,我的目的是来找他。

我环视四周,在高台上看到了他。他也看着我,对我微微一笑,然后缓缓地走进了好像是操控室的小间。片刻之后,整个游乐园开始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
 
整个游乐园像活了过来一样。
就在那一瞬间,我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游乐园的过山车上,过山车也正在缓缓前行,我想逃,但轨道被架在了很高的空中,看来是无法逃离这过山车了。

我下意识地回过头看,正好看到那名男子正站在不远处望着我,嘴巴似乎好像在动。
 
像是在说:
“祝你愉快。”
 
“等过山车停下来之后再找你算账!”此时我在想。

可是,什么时候停呢?
过山车一直不断地在轨道上行驶着,时间也不断地在慢慢地流逝着。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我已经记不清楚究竟过了多久。
我在过山车上昏昏欲睡,任由时间不断流逝……

你创造的世界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刚才那是梦吗?”但是给我的感觉却那么真实。

「二人の間通り過ぎた風は,どこから寂しさを運んできたの…」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明天我们要去的地方你还记得吧?你准备好了吗?”
“啊?噢…准备好了。”我躺在床上回答。

我把手机扔在一旁,无奈地望着天花板。
“为什么我要去那个地方生活啊……”在这里发生的事,有我牵挂的人,我该怎么抹去......
想着想着,我又进入了梦乡。

……

“航班延迟了吗?”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没想到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心里感到窃喜但又感到不安。

“飞机飞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耳朵是不是会产生耳鸣?”我好奇地问和我同行的两位朋友。可能是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坐飞机,所以他们只是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了看我,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了。

飞机上标着「205」这组数字,我盯着看了许久,突然联想起…
——「死神来了」
但是我的意识告诉我这个很不吉利,所以很快就没有去想它了。

飞机终于起飞了,但我一刻也停不住,一直环视着周围的人,想着他们会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但是他们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应该是我想太多了”我小声嘀咕着。我忽然想到什么,就把嘴张得大大的——因为在我的记忆中,这样做好像可以防止耳鸣。

然而事实上,我的耳朵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于是我赶紧把张大的嘴给合上了。
无聊之余,我拿出相机,想拍拍窗外的蓝天白云。

这时,广播传来。
“各位乘客,您们好,我们即将要穿越哥斯拉大冰川,请乘客们坐回自己的座位,并绑好安全带!”
“爸爸,我们要穿越大大的冰川了,你兴奋吗?”邻座的小女孩用惊喜的眼神望着她爸爸。
“爸爸超级兴奋的,爸爸还没有看过大冰川呢!”她爸爸开心地回应道。

周围的空气瞬间就冷了下来。
与此同时,飞机舱内,一台伸缩电视从上面降了下来。电视屏幕上,出现了飞机的前进方向——一座巍峨的大冰川。那座冰川大得让人有种压迫感。

突然,飞机剧烈地摇晃了起来,乘客们开始显得局促不安。
我清楚地从电视里看到,那座冰川的海平面突然升高了很多,几乎与我们飞行的高度一致。而且冰川还在不断地上升,眼看马上就要撞上我们了。

这时,广播又传来熟悉的女声。
“各位乘客,您们好,我们遇到了不小的情况,可能,我们都活不了了。”随后,女广播员失声痛哭的声音传来。

“我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这种状况?WTF ?”

飞机仍没有减速,还在飞速地向冰川奔去。舱内,每个乘客开始发疯地痛哭,包括我的两个朋友在内。看到这个场景,我居然异常地平静,似乎像是知道会发生这一切一样。

接下来所发生的,让舱内的乘客看到了生的希望。

飞机被一道不知何时出现的光包裹住了,然后直直地撞向冰川。让人吃惊的是,冰川被撞得破碎,飞机却完好无损。

这道光把我们安全地带到了目的地——另一座城市。

我们三人被安排到了一间比较小的房子,但是刚刚走进房子里就看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血迹。

走进里面,我们发现有几节动物的肢体挂在我们的阳台上,上面还沾满了血,发出一阵一阵的恶臭味。他们俩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而我却走上前,把那些恶心的东西扔到了楼下。

“听说我们楼下还有一个车库……”没等我朋友说完,我就独自一人走了下去。车库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我见到他,并不感到意外,只冷笑了一下。

“这样子真的好玩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砰」

我把藏在腰间的枪拔了出来,朝着他射了一枪。
但是他躲了过去。

“我被骗了一次,就不可能被骗第二次!”
我转身,朝门口走去。丢下一句:
“我可不想活在你创造的世界里。”
那个男人久久地停留在原地,最后发出诡异的笑声。

车库里的场景开始如影像般地消失。
最后,『车库』已经不见了。
男人身后原来还有一群人在摆弄着各种机器。
只有那台投影器冒着烟,上面还残留着子弹的碎片。

重置世界

你想要和别人一起打篮球,但是其他人都十分看不起你,说你是女孩子,不同意。

你就把腿一抬,踩在了椅子上,骂骂咧咧的。

那时候觉得你超级酷,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你的脸,脸蛋太太太精致了,我仔细看了好久,沦陷了,但是你还是没有发现我。

然后你就换上了短袖短裤的蓝色球衣,和他们一起去打球了。

我心想我也要和你一起去打,而且去的时候还可以说:

“我要和她一队,我们是一起的。”

这样想想就很开心哈哈。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我这次换了很久的鞋子,回过神来就去找你了。

但是找了很久,在整个球场这么多队人中我还是没有找到你的身影,仿佛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我拼命地找,但还是没有找到,变得有点疯疯癫癫的了我。

回到家,有几个好朋友在颓废着瘫坐在椅子上。

“要不我们重置这个宇宙吧…?”他拿起薯片塞在口里。

“唔,在另外的宇宙说不定你是个好哥哥,你说不定是个…”

“要是我们这里才是真实的世界呢……?” 我问

他冲了上来,抓住了我的衣领:

“别说这些什么狗屁废话了,要是我们这里不是呢 !!”

我犹豫了很久。

本来我是不同意这个想法的。好像这个世界除了我,其他人都同意这个想法,而且他们都知道我不同意,都嘲笑我的愚蠢。

但我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留念就是你啊,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不想让这个世界消失。你不见了,虽然不晓得你去哪里了,但是确实感觉到你不见了。

“ 好…好吧 ” 我答应了。

一瞬间,这个世界开始分崩离析,家里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了那些人嘲笑我的嘴脸

“ 这家伙不是之前很拽的吗,到头来还是得屈服了哈哈哈 …”

算了,无所谓了。

希望下个世界能有你在吧。

more »谁在关注 黑纸啊w

more »黑纸啊w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