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来到三块青石倚搭的门前,穿门而入
踏空进入明亮的世界,上下左右有无穷数金底绿脉的叶片旋流飞向前方,飘行向前,有参天巨树,翠叶金文,树干如黄玉,一切化光,存留金色光珠
再次踏空,进入青石甬道,略有荧光,向前进入八角石室,墙面稍微内倾,荧光流走其上,顶幽深不可辨识,中央地面有青铜质莲花胎苞,逐渐展开,中央青蓝玉色莲台上浮一青白色燃火圆珠,火光渐亮,青色消减,但没有完全消减
玉珠光芒盛极而歇,再次悬浮于空中,四面无墙,中间有一白玉色圆珠,圆珠外有六棱铜柱环绕,上下折合于顶,上下折点铜杆连接,珠光渐亮,铜柱自然打开,最终消退,珠光大亮
回到脚踏实地,似岩石山洞,洞壁崎岖不平整,前方地上有莹蓝色矿石几块,表面电芒闪烁,后突然大亮
回归青石门外,门似无变化

6.03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初见门柱如银,绞丝结柱,梁雕银凤,口衔玉珠
门户靠近融化世界,转念成为蛋中雏鸟,以喙打破蛋壳后,在小山顶,山顶有光,旁有绽光花苞,开放后花瓣花蕊依序化光消散,留下一十二子莲蓬,化光,
莲蓬底下生长处出现地道,深入其中,旁有黑色花朵落下,尽头处是一四角锥形赤金纹路石函,后变为四方十面金纹盒,盒子打开,两人高玉芝伞生出,边垂光绦,芝伞旋动,周围化为无有,
坠入云端,在玉阶下,旁有面目模糊种种不通衣冠的我,玉阶顶也一我,持咒则众我响应,云宫世界化光凝珠,咒停我持珠在门外
门户变化,金碧梧桐在左,金凤栖枝在中,尾垂在右

24.4.26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练完功,用愿庭冥想睡觉。梦到师傅给我施法,为毛给我施法忘了。我就躺着闭上眼睛,师傅就给我咔咔一顿操作,我感觉我灵魂出窍了,周边有股呼呼的怪风。(我还以为出窍和怪风是施法的效果,脑海里闪过风吹日晒,锻炼魂魄的小说情景)之后感觉自己是躺着的,但又感觉自己好像站在旁边(出窍的视角,但只有感知力)。感觉邵师兄在旁边扇风,施法好像结束了。扇风是为了让这股怪风继续存在。师兄和师傅不知道说什么,在笑。风吹到身上,特别是脸上有点疼。吹了七.八秒(梦中感知的时间)就醒了
(醒后发现呼呼的声音是空调发出的声音,怪风应该是空调风吧?)

醒来还没睁开眼睛,看到类似人形符的图像,刚开始图像的线条很多,感觉跟一个神像重叠在一起。之后线条变少了,变得简洁,到最后类似于心诀的符文,似字非字。但是线条一直看不清。我的视线是黑的 线条就好比黑夜里幽暗的光,看不清,真的看不清。

最后我想把一切化为白光收入眉心里,但很困难,我就没勉强了。

【4.28】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开始是在山上,和一帮人在练功,我在教人蹲马步,动作格外标准,几乎都大腿和小腿九十度垂直了。

画面一转,这是一座烟云笼罩的山,比较像小说里的修仙世界,山上的建筑也显得很古老。

旁白来了,意思就是这是一个修仙界,勤奋修炼的叫修仙者,天天摸鱼怠惰,沉于声色的叫堕魔者。

然后画面再转,我似乎攻到了对面大本营,也是一座山门,然后祭出一个幡,对面没啥还手之力,满山无一个活口,都被炼成了一团血红色的东西。

再然后我就坐在一个巨大的瀑布下面打坐,被瀑布冲刷,这时那团血红的物体被我吸收到身体里,再然后就开始练功直到醒来。

2.14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淡白色虚空之中,一门户浮现,门梁上有三座细锥形塔尖,门梁与门柱垂挂透明珠链,内有白光,
初入门,见一大型石质眼睛雕塑,无法辨认其左右,转而化为内金外青花瓣二层花瓣的莲花,浮于金土碧水池上,顶投白光正照莲花,先融一切为金青两色的流动光球,再化掉颜色变成白色光球,
又见一带银白色翅膀的心形钻石,飘飞一会儿后浮现铁网笼笼住钻石,同时旁边也出现铁栏杆围住四方上下,钻石发亮,而后胀大收入铁网以后变成上下是四面锥形、中间是长方形的标准晶体,最后晶体再放光亮融化四周铁栏,变成内有丝缕细密白色光网的光球,
意识产生受迫感,如束卵膜之中,撑而不开,反复数次后,出现一山形透明晶石,发光照开一片纯白世界,石顶生芽,长出青色似草本植物,叶缘如波纹弯曲,上小下大,再归入无色光球,
回归门外,门梁顶端的塔尖变成了三株植物,一茎七叶,叶细长,微带波浪形规律弯曲

2.7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可见的混沌之中,有门户如玉质,两柱云纹,顶端太阳火焰纹,上放光明,门中幽深
初入,先见三个供盘,盛放三种圆形水果,供盘后有一正三角体的半透明玉,放金光,旁边为三面墙,墙上有精细反复的花草纹路,上有藻井,中央初不亮,后出现白光,降下与三角体合成玉光,
玉光入体后有深入拉扯感,随拉扯入内,见无垠麦田,飞雪逐渐覆盖四周,雪停后,麦田中间浮现一玉质雕像,面目不可见,触摸雕像后,初雕像顶天立地我如尘埃,后我顶天立地麦田雕像如尘埃,两种感官逐渐重合,化为纯白光珠
光珠照亮一切后再次深入,身在玉色莲花花苞,莲花开放,前后左右各有巨大神人,衣带飘飞,各持宝瓶倾倒玉液,四股水流在头顶汇合渐放光芒,神人之外又有花瓣合拢,光芒照亮一切
稍等了一会儿,出现在门外,此时门梁顶上的太阳火纹不再发亮,整体恢复成青灰石质略带玉质光泽的门户

10.30 神庙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开始是开着车,在公路上快乐的疾驰,行驶了一段时间,后面又开来了一个吉普车,想拦截我,车上还有几个人带着枪,朝我射击,遂我直接莽了上去,把他们干翻了。
混乱之中在地上捡到一把左轮,对面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车祸死了,另一个皮外伤于是我就绑起来带回家。

画面一转到家了,我看见这老哥身上挂着一把步枪,眼皮微动,根据看小说反派疯狂作死的经验告诉我,这玩意肯定是假装的,于是直接趁其不备把弹匣卸了,掏出一把黑色的折叠刀顶住其喉咙,这老哥比较犟,死活不把枪给我。

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干掉他,二是割断枪带,于是我就枪拿走,把他放了。 上膛,关保险,探出头来看着他走远,这是老哥身边路过了两个穿军服的,我就从半自动换成了全自动,打算有啥意外一梭子送他们走。

然后老哥也没说啥,路过俩军人就走了,俩军人去了隔壁邻居家,我自言自语了一句:也是,毕竟刚刚飞机炸了,肯定有人来查。

然后回屋把枪收到了床底,晚上家人回来了,似乎是在做香,最后成品就是极粗的大竹签香,几个捆成一把,他们还啃了几口。

我就拿过来个想点上,嚯,原来中间还绑着一个细管烟花,做了卵子香,他们是在做炸药,香伴随着滚滚青烟起,烟花也炸了,不得不说真好看。

画面一转,我到了一个小广场上,最起码占地几万亩,有许多庙,是连着的,我于是走到第一个庙门口进去了。 里面刚开始只有一个穿着黑色玄纹衣服的年轻女子,在那边忙着啥,我就想拍几张照片,主神像是个黑色的,然后穿着铠甲,似乎拿着啥东西,还有个女性神像,周围还有壁画,建筑样子挺古老的,然后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也没说啥,我就继续往前走。

突然又转到一个大殿,像是个集市,又像是个博物馆,里面有许多法器,比如法剑,打神鞭,还有些铁剑,人们在那边轮流拿起看着,我也就去排上了队。

过了一会到我了,这里面的铁剑又锈又破,软的根纸一样,其他物件也是一看就是便宜货,做工粗糙,锈剑一碰跟面条一样软,他们说我搞坏了,让我赔钱,原价几千,赔几百就当给我占个便宜。

突然看见远处的那个黑色神将的神像,我悟了,现在是当初的未来时间,正法不存,人心如恶鬼。

遂又拿起剑,放桌子上按了几下,好了。

然后和他们围坐,中间是个桌子,他们又懂了,开始说我不凡,我看见自己坐在大巴上的画面,有个老头说我多了个什么中柱,我还是很淡定,晓得都是假的。突然心有所感,有外邪,我就让其中一个人准备点烈酒,到了感应的地方,拿出几张符纸,这时一个黑色的虚影从天花板进入,一看就是啥极端的阴邪。

于是点燃符纸,用了火绳咒,符纸带着火光,升空直奔而去,把那玩意吸了进去,我就让他们把酒泼上去,一顿爆燃,烧干净了。

7.27【无题】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在老家,听见门外有吹吹打打的声音,遂出门查看,外面一对跳秧歌舞的,不一样的是本来配色应该是比较喜庆的,这里全部是惨白一片,包括这些人脸上的妆,比较像死人。

然后来我家里跳了一圈就出门走了,盯着我看,但是不能近身。

然后看见隔壁屋子里绑着一个男人,不晓得和他说了啥,男人身前有个人偶,很逼真。

我于是把拖把掰断,木棍子插进了男人的胸膛,顿时鲜血四溅,用血画了两张符,内容好像是敕令婴鬼,两张符分别贴在人偶的左右胸上,看起来异常恐怖,但是我还是非常淡定。

然后人偶开始有规律的动了动,好像要活了,

我很满意,回过头看男人,拍了拍他肩膀。

突然注意到自己手心贴着两张金箔,上面还有喜和寿两个字。

然后我似乎来到了一个地牢一样的地方,里面四处都是大恐怖,密密麻麻的蛇,奇奇怪怪的人偶,不可名状的血肉畸变,通过一些关卡以后,往上走,感觉进度太慢了我就跑了起来。

上面就正常很多了,是一个国民党的办公楼,每次转弯都能找到正确的路,然后就到了大门口。

推开门以后我又到了教室,是我初中的时候,还有一些以前的同学,正要进行一场考试,他们有的已经结婚了。

然后轮到我上去拿试卷了,看见题目是赛博 2027

于是我就拿回座位上开始答题,突然灵光一闪,想整个活,于是乎对着试卷加了个金光咒

打开试卷,还不是没写过的,之前有几页是用红笔批注完的,大多数是选择题。
几乎都是关于人生导向的一些东西,包括政治和道德善恶是非观,基本上没啥犹豫,然后就交卷了。

8.19 祭日快乐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眼前一座挺大的欧式别墅,路边有挺多绿化带,绿意盎然,翻进别墅后,里面应该有两三层,别墅内没啥可探索的,突然发现旁边有个小门进入后是个地牢迷宫。

刚走几步看见个西装绅士装扮的老哥,老哥看见我瞬间狂喜,表情狰狞的说,我看见你了,然后我脖子就被拧断了

然后就重生到了进别墅的前一刻,开始了死亡循环。老哥不停重复的拧我脖子,忘了死了几次。

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开灯,里面都是妙龄少女的残肢断臂,没有血腥,反而如同分解的洋娃娃,被钩子挂在天花板上,很漂亮。

7.25/一梦黄粱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刚开始在玩手机,似乎是打算去海拔比较高的地方,在看怎么露营和注意事项,然后手机一关,发现是在老家,打算出门转转,发现了一只黑色的狗崽子,于是抱回家喂养。

  回家以后发现一个亲戚来了,状态稍微有点不太正常,聊天的时候感觉一切都很正常,却又透露出一丝丝那么不对劲,直觉告诉我有种不可言说,无法形容的东西。

于是开始了地图探索模式,路上遇见几个妹子,长的挺漂亮,然后突然感觉索然无味,好像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偶尔看见这几个妹子凑在一起密谋着什么,当然是加入了。

回到家里以后,看见那个亲戚换上一身奇怪的袍子,似乎是某个组织的老大,感觉整个世界观更不对劲了,我悟了。

他刚刚接任,和前任领导聊过以后,世界观也受到大大的冲击,我帮他把门口的行李抬进屋里。
然后突然发现我的包在角落,似乎里面东西挺多的,正准备背上出门,他把我拦住了,指着更隐秘的角落说 那个更重要。 我一看,落了个精致蓝色锦囊,四四方方,应该是印。

然后他还说,狗不喂了?  于是乎我研究美团买点狗粮

画面一转,到了一个小镇,似乎这里习武的挺多的,看见好几处武馆,目的地是一个两层楼的建筑,进入后,里面有个巨大的屏幕,原来这个地方看向各个世界,好像我进入了那些世界,好像只是看了一眼,又好像只是旁观者,感觉改变了许多事情,又好像什么也没改变。

于是乎,灾厄来了,直接降临在了我身边,像是一团黑泥,只看一眼就能让人 san 值掉没,散发出的气息让人感觉如同远古人类面对大自然天灾的原始恐惧,这股气息直接拢盖住了这个建筑,并在周边形成了一个圆形气场,所有周围路过的人只是看一眼都有种肝胆皴裂的恐惧。

但是我没啥感觉,并开展了交谈活动,说了啥忘了,显然对方带着蔑视与傲然的情绪。

直到我抽出一条红色的长绫,往前一甩,自动包裹住了大哥,不停压缩,循环式运动,最终变成了一颗红色的圆球,从大到小,有时候还会跳动几下,比较像心脏,观察到布色从陈旧到崭新。然后过去了一段时间,散开以后里面是一只蝗虫,我扔进了前面光幕里的一个世界里,然后就醒了。

7.3 记录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刚开始,在一个烟雾缭绕的地方,天很蓝,地面被云雾所笼罩,前方有个巨大的宫殿。

好像晓得了此行的目的,于是乎慢慢走近,打开了大门,里面正中坐着一个穿着全铠的巨人,威压感拉满,四周的墙壁仿佛是青铜打造,有金属的光泽。
对方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天神,说了啥忘了,但显然不是很愉快。

于是乎开始了搏杀,然后就是刮痧环节,注意到背后的墙上有四个机关,下面有四个小门,然后掏出来锁链,慢慢找机会扔过去挂上,往下一拉,小门打开了。

喷涌而出的是熔浆,很热,我似乎感觉不到,慢慢找机会把其他的机关也都打开了,地面被熔浆所覆盖,显然对面的老大哥很怕足疗。

然后对面好像是说,你挑战神的威严。 意思差不多
再然后对面生出一双巨大的翅膀,飞身走了。

我意念一动,背后金光聚集,也有了光凝聚成的翅膀,飞身而下。

只能看见远处的火光,一会就消失了,不晓得去了哪。 于是乎我就一直飞,看见了人世间,有山,有水,城市的一切从天上看都很渺小,不晓得飞了多久,回到了家乡。

然后四处闲逛,回小学看了看,突然看见后面有滚滚浓烟,飞过去一看,人们上坟把干草烧了,火还特别大,灭不掉,人们仓促逃命。

继续往前飞,突然一抹亮光从远方逼近,金色的双翼,白色的长裙,显得很神圣,确实很美,迎过去然后一起回到地面,好像是叫盖亚。
然后就一起散步,在钢铁的废墟里,周围满是钢铁的残骸,一切都好像是牢笼。

造梦纪录—烛华问孽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白色玉华在眼前凝聚变成白色宝珠形光团,直达百汇,神凝于眉心泥丸,透体而出,身入黑暗土地,以白光显化,成一白色莲花灯,状如恒河送亡魂,白玉色长杆提起,向下深入。
深入状态后将莲花灯放下,灯华前飘,自然交叉流动缠绕,最终自然缠绕凝成紫黑色深厚光团,再深入引导紫黑色光球转化为黑色,视角拉近后,黑色球内引导黑雾缭绕弥漫,云烟深处见一黑色庙宇,其形为三角金字塔型,无窗,泛起金属光泽,庙门两扇,上各有一对雕刻象形翅膀。
入庙门,引导庙堂内立四黑柱,阵中有一女,红衣青裙,脸泛青光,于身旁立有一桌,此人手执笔墨,于其上作画,其人容貌清晰,妆如唐朝纸人,丹眉凤目,其面若纸,然与其不相识。
问起姓名,自言名云,问所画为何,言“过去已有之事与未来未见之事”,问何故不画现在,自称自己在现在时间与桌上另成一画。其言语之间自认超然物外,逍遥洒脱,但却自困于阵中,自命“记录”之责却不自知。经语言辨夺而激发其人性主观认知,自言万物在外,但画中所录却也在我心。后由受术者自行提笔,将其人补画于桌上画中,起初面色不改,而后退受术者自退九步,而见其人面色动容,画中有蓝色墨向纸张四散晕开。而后让受术者以画绽放金光,将女画者卷裹其中,化白色光团,收入体内,而后原路退出,至于庙外,黑色云雾完全消散。后退出光团之外,白光持续收敛再次化形,变为一立筒形纸质灯笼,提灯返回。

22 冬季 太极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想起去年的一个梦,或者说一个画面吧。

画面是三座大小一样的宫殿,而中间的那座叫做太极,是梦境告诉我的。
比较奇怪的是我觉得有两个比较不协调的地方。
一是我觉得有九座宫殿。
二是我觉得中间那一座应该要大才对。
但我只看到了三座一样大的宫殿,而梦境告诉我,中间那一座叫做 太极 之后我就醒来了。
醒来后我的大脑给出的解释是。
我认为是九宫殿的原因,是因为当天我接触的“泥丸九真。”的概念。
我认为中间大,两边小,跟我的审美有关。因为一般来讲,中间主殿大一点,旁边两个副殿小一点。

23.3.15电线杆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我梦到师傅和白老师,带我到一片草原上,视野宽阔,天气正好。旁边有一个大石柱,要是四.五个人,手拉手才能围起来,不过上面还有电线。有点像巨型电线石杆吧。

师傅爬上石柱,并顺着电线到达另一个石柱上。这里不是很清晰。

比较清晰的是师傅爬上石柱,成功了(不太清楚上去干嘛,又怎么成功了,只是梦境给我传达了成功的信息),然后下来。梦境也到此结束。

身体的语言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謿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在一片草高过头的草里,我并没有全图的视角,我只知道我在草里,周围阴暗,我被恐惧驱使四处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也不知道为什么恐惧。只是怀着的恐惧到处跑,直到在半夜里被这种恐惧惊醒。

我多次做过这种梦。神奇的是,第2天我会生病,感冒发烧或者流鼻涕。
最近一次做这种梦是在高中的时候,我半夜惊醒,起来干了一包999冲剂吧?(有点记不清是哪种冲剂了),第2天上午还好,就是傍晚的时候就有点低烧,流鼻涕的症状。

所以这个梦对我来讲是身体的一种语言吧,通过梦的形式向我表达了身体的不适,让我进行调理自救。
想来听闻到动物吃草药自救,也是类似这样的一种能力吧。只是不知道这个梦是否还透露出更为具体的信息--病在哪里?

3.9/温馨之家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外婆家房子是︱﹋  这样的,四个屋,门连通着,开始是在中间,算是一个小客厅,屋里阴气十足,压抑感拉满。

一家人都在,是来看病人的,然后到了左边那屋,一个人躺在床铺上,似乎是个女人,盖着花色棉被,目测病的挺严重,屋子里似有似无弥漫着黑气。

我一回头,在最右那屋看见了个黑色的鬼影,在盯着我看,有种大恐怖感。

再回过头,其他人面色愁苦,我心情还是挺平静的,也没啥波澜,跟老爷提了嘴看见的那个东西,他的表情明显是知道内幕

于是又到了那间有鬼影的屋子,这次没看见啥,不过黑气浓郁的光都照不进来,视线比较受阻。

心里就有了数,遂走到了院子里,掏出手机跟师父探讨起了这玩意咋处理,我寻思直接行法开杀,不过师父说 学的东西太刚猛,不建议

于是我就出门想着逛逛找线索,手机上还有条快递提示,地址是在我城里常用的地址。

然后就出门溜达了,刚才没注意,身上带了挺多法器,然后在路上碰见两位穿着道袍的道士,应该是师徒,身上也带了挺多东西,听聊天似乎是在找啥东西。

于是我就上前搭了几句话,问他们在找啥,年长的道士在包里找了一会,拿出来一件类似西游记里金击子的东西,上面有条锁链下面应该还要挂上啥东西。

我想都没想就问了句,是找秤砣吗?

老道笑着点头,我在包里翻了会,找出一个类似的就给他了,然后分道扬镳。 他们往前走,我往右拐。

然后看见有人家在办白事,一群人戴着孝整齐的坐在那,这时候我手里突然多出来一个快递,拆开看是一把天蓬尺,还有三张符。

这时候就突然想起来我是在做梦,一切非真。打开手机一看,师父又发了几条消息,差不多就是,知道在做梦了吧,哈哈哈哈哈

于是我就闭上眼,开念秘传的心诀,感觉身边的世界在明显变化,阴霾渐散,天地清宁

一睁开眼又回到了外婆桥家,屋子里也清静了,原来躺在床上的是外婆,此时明显身体好多了,其他人脸上的愁苦也散去,当真是温馨之家。

然后我就醒了。

2.10 诡秘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先是走过了比较漫长的旅途,不晓得杀了多少鬼怪,道袍是被血泡的变得暗红,洗都洗不干净

似乎是比较累了,看见了一个村庄,月亮挺明亮,但村庄里压抑的很,我穿着黑红的道袍,包里有一个漆黑的铃铛,一些铜钱。
走在路上,家家门户紧闭,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到了一户人家,感觉比较熟悉一推门就开了,先去了偏房。

里面有个人影,仔细一看,一个男人在做数钱的动作,只是手里没钱,对我的到来也不感到意外,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拿出一枚铜钱,随着金光一闪,爆头而亡,死后化为点点光芒进了铃铛里。

下一个房间里,一男一女,表白的情真意切,大有私定终身之意,女方却稍显鬼像,和那男人身形渐起,竟在空中缠绵 你侬我侬好不惬意。

拿出一把铜钱便砸了过去,噼里啪啦一阵响,他们还是反抗了一会,比上一个老哥凶多了,一阵打斗还是白给,也化进了铃铛里。

然后铃铛似乎有了点变化,摇了两下,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幕,似乎可以摄召几位好大哥。

然后就醒了。

12.22 莲开并蒂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开始是在老家,环境是现代的,穿着却是古装,我去超市买了几包方便面,回家和老婆煮着吃,她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很漂亮,然后聊着天,原来是她妹妹失踪了。

吃完饭就去找了,画面一转,到了一个树林里,早已一命呜呼,割喉而死,看着尸体还算新鲜。然后就开始了推理阶段,定论是老三杀的。

画面再次跳转,一个类似客栈的地方,老三也穿着红色的古装,被绑在床上,身边有几个人在逼问,古物之类的下落,她却是一言不发,在等待着什么,下面有两个人坐在门口喝茶,在讨论是跟上一个一样杀了,还是放了,说她扇了自己一个大逼兜,结果应该是要放了,身形渐隐。

这时变化来了,这俩人按了暂停键,门外风雨大作,两个人渐渐从远方走进院子里,气场两米八,后面的人穿着黑色修身古装,前面的人略微矮一点,比较怪异,戴着类似京剧面具,两个人披着蓑衣,应该是我和老婆

走近后淡定的看着他们,这俩大哥慢慢从半透明显露身形,我抬起手拍着其中一个人的脸,他们挺害怕的。

然后上楼抱起小妹就走了,烟雨朦胧,两个蓑衣人,公主抱着一个红衣的姑娘,这画面倒是挺好看的,然后当然是成年人做什么选择,都要。 只有老二受伤的世界诞生了。

欲望都市第二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夜晚,在路边有一辆二十年左右的天籁,旁边一辆宏光mini,先开的天籁。

上车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没得驾驶证,凭借着记忆中游戏的开法,打火,挂挡,轻放离合,发动了,可惜挂了倒挡。

一路往后冲,路过了挺多人,都是全身淡黑色的,这时看见有一个年轻姑娘牵着一个小孩在散步,车不受控制直接穿过了,感觉婴儿比较脸熟。

后来我想起来了,这正是欲望都市那个梦爬走了的孩子,和我小时候长得挺像的,看样子又回到那个世界了,依旧黑暗是主色调,该麻木的依然在麻木,我来并没有改变什么。

不过那妹子和上次见,有了点区别,黑色的衣服,皮肤比前面的人黑色少了很多,看着我也没说话,眼神里有点惊讶,要哭的样子,也是受了不少苦吧。

就让姑娘和孩子也上了车,毕竟在污秽的淤泥里出生,并非自己所愿。

这车和游戏的操作不太一样,研究了一会才明白了,正常前进,灯不太管用,远近一起开和没开也没啥区别,只有眼前很小的地方打着光,后来我发现,他喵只开了雾灯。

她抱着孩子,也是一言不发,肤色倒是逐渐变得正常了,路边的人依旧是黑色的,我救不了所有人。

一会天越来越黑,啥视野也没得了,我狠心上来了,升高档,油门踩到底,只有耳边传来的引擎轰鸣声,倒也没出事故,好像心里有路一样。

画面一转,车又开回来了,我还有了驾驶证,于是又上了mini,看似小,里面空间挺大的,灯光终于亮了,又开车上路,镜头渐渐拉远,太阳照常升起bgm响起,天也真的亮了

12.11

【大梦千秋迷蝴蝶,黄粱一宿浮人间。
    沧海月明潮生起,日照金炉蕴胎仙。】

  开局在一个洞穴处,从外面看一点点光都照不进去,慢慢走人,正中有台座,上面有一盘坐的雕像,回忆中不太清楚是啥,感官上就是年代久远而香火凋零,有种若有若无的气场压制感。周围烛光时而随风摆荡,时而闪烁。

继续深入,有一座民房,似乎还在洞穴中,推门而入,是长方形多隔断的户型,就一间一间的探索,屋中摆设有清朝的感觉,木制家具多,一个屋子翻到了些外币,我还掏出手机查了查哪个银行能换,有张印象深刻的是4000爵币。

剩下的大概就是一些老摆钟啥的,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继续前进,到了一个卧室,被子盖着两具焦黑的尸体,旁边有挺多清朝纸币,还有些写着黑字的纸,看着像篆文的变种,字体细上下连贯跟蛇爬的一样,如获至宝,窗台上也有些纸,叠一起准备拿走

尸体也没诈尸,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当打算继续探索前进的时候,那座雕像来了,站在门前挡着我,倒是没感觉有恶意,迟疑了一下领悟到了意思,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至少现在不该拿。把钱币和纸放回床上后,我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