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电影情节?

我们是同学,和一群学生一起,突然通知要去码头,我的包里还有笔和本子,然后有一辆公交车过来,送我们去码头。车上这个司机很诡异,乱开车,我们问他要送我们去哪他也不说,这时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到了码头,有几辆快艇停在那里,岸边有很多警察逼我们上船,大家纷纷上去,因为人太多,我们俩上了不同的船,我坐过这种快艇,知道只能坐下15个人,可是每个快艇至少坐了30个学生。快艇开起来更加恐怖,在海里抓了很大一圈,许多学生掉进了水里但是快艇根本不停下,似乎就是要把我们都甩下去。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要致我们于死地。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抓紧栏杆等待靠岸。

几个快艇逐渐靠岸,还有一半多学生陆续上岸,大家都很惊慌,这时我在寻找你,我看见了你想过去找你但是警察拦住了我。突然有一声呼叫,我看见一个女生浑身是火,在岸边滚来滚去想灭火,大家都散开生怕惹上火。她身上的火不是特别严重,自己扑灭后勉强还能站,但腿上有烧伤衣服也破破烂烂了,我冲过去扶她,她说你快跑吧,不然我们都要死。我说不行啊,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

这时岸上还有一些其他的游客,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学生有一些骚乱。警察赶着我们上楼,要我们坐电梯去顶楼蹦极台,我望向那边蹦极处,看见一个学生跳下来直接栽进海里。我抱着这个女生说我们往游客那边走,不要去电梯,但是学生和游客的样子很不一样。我想起来我的包里还有一条披肩,拿出来披上,果然就更像游客了。
我们跑向那群游客,钻进一个蹦蹦,叫他载我们离开,我回头看向人群,发现你已经不见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上了电梯……

我去整了容,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做了鼻综合和嘴唇,换了名字和身份,在女孩的帮助下在国外生活着。偶尔会回过去生活的地方看看,匿名寄信给妈妈和奶奶,她们知道我很好但是并不能和我见面。

有一天现在的上司给我发短信,说一个学生家长要见我,看看和他们的孩子是否合适,我去了一个餐厅,走进一个包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我有点惊慌,我害怕是当年的那群人。然后他说好久不见,李老师。我这才发现,这是你,我们那么多年没见,你改变了样貌,声音却不会变。我抱着你哭,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我的,我也一直在寻找你,我好想好想你。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应该是唯一一对活下来的情侣。

2021.2.2 关于我自己

早上6:50我爸叫我起床,我起床了,还和我爸聊天,讨论我梦到了什么。
早上7:00我爸又在叫我起床,我疑惑:我不是已经起了吗?
然后我醒了过来,已经7:10了。刚刚都是睡梦中发生的剧情。
我才发现,我在上一个梦中做了可能不止一层梦。但是我在最后一个梦里,只记得倒数第二个梦了。

病娇•游戏为主的世界

我所在的世界以游戏为主,课堂上大家讨论的是如何上分,以及段位高低,当然还有选修课:美食鉴赏,养娃心得,铲屎官的日常等。

我是一个内心有点病娇的人,但是我不希望大家发现我有点病态的心理,于是我平时就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不喜欢说话,大家对我的评价就只是安静,文静,善良老实这些。

这节课是美食鉴赏,老师拿来了一些食物,分给每一位同学,大家好像都不怎么喜欢这次的食物。

可是我却异常喜欢,我想要和大家一样假装不喜欢,但我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地大快朵颐。

和我一样喜欢这个食物的还有一个男生,准确来说,是我喜欢的人。

我本不想被别人发现我与他们不一样,但是当看到他也喜欢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们好像是一起的。

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吃着他们不喜欢的食物, 就好像我们像什么怪物一样。

可,我们只是和他们观点不同而已。

从这次美食鉴赏课以后,大家都会有意地将我和他绑到一起讨论。

老师也这样。

因为他是班里游戏成绩最好的,而我是最差的。
所以老师安排我和他坐在一起。

我当然开心,但是我会表现得无所谓,不让人发现。

当他用他的手机教我打游戏的时候,他从后面环抱住我,手把手教学。

我心跳加速,感受到背后的体温,还有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他低沉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真开心,真希望可以早点将你捕获到,我的猎物。

“你很喜欢这样吗?”
我愣了愣,或许我刚才有了过于失态的表情吗?这样他会不会讨厌我?

他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在我的脖子上。
“我也很喜欢呢。”
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更加的喜欢他了,原来他和我一样病娇呢。

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当然,在他眼里,也许我是被他掳获的猎物,但其实,谁是猎物不一定呢。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他没来,虽然这种事常有吧,老师也习以为常了,段位高任性。

但是我的课桌里有一张纸条写着“不想看到他被打残就来学校后面的废旧体育场”。

我慌了,他是我的,怎么可以被别人打残,被打残的猎物可不完整。

我立马跑出教室,老师瞄了一眼我,继续讲课,或许老师已经彻底放弃我了。

我来到体育场,看到几个隔壁班的混混,我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他,但是混混脸上的伤明显是刚刚才弄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弄伤我的猎物呢。

“他呢?”我冷冷道。

混混们吐了口唾沫道“算他小子运气好,跑掉了,不过小妞你的运气就不好了。”

“或许是你们运气不好呢?”我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他们打倒在地。

他们来不及惊讶便开始求饶。

这时他来了,看到他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后,我假装害怕地跑到他的背后,说道“哎呀,吓死我了,他们好可怕。”

他好像笑了一声,说道“那便由我来替你解决他们吧,我的公主殿下?”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斧头,将他们的左手一一砍断。

然后看着我说道“哎呀,不小心让您见血了。”

我从他的手中接过斧头再将他们的右手一一砍断。
说道“没关系,我也让您见血了呢。”

他接过斧头扔掉,搂着我走出了废旧体育场。
在我的耳边低声道“我更喜欢你了呢”。

我也是啊,我的猎物。

因为睡回笼觉而做的梦

今天本来是没有做梦的,早上被八点的闹钟吵醒了一次,关掉闹钟之后又继续睡,这才开始做了梦
梦见我和一个同龄女孩在学校里不小心撞到,互相帮忙收拾完东西加了好友。后来我半夜出门吃宵夜,看见她一个馆子店里做菜。我走到她旁边,她也看见了我,就暂时放下手里的大勺和我说起话来。
我问她怎么一个人面前放了两口锅啊?她说两口锅里都是黄焖鸡,她最拿手的就是这道菜。和她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眼四周,旁边便利店里有几个买烟的男孩子,对面小超市门口有几个和我一样出来吃宵夜的女孩子在聊天。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周围场景一变,我和她在馆子店的屋顶上。她躺着我坐着,我和她抱怨学校的琐事太多,明明是大学却过的比高中还累。她说没办法啦,谁让我们已经长大balabala bala…
没话题可聊的时候我去看周围的场景,发现之前看到的人都不见了,对面小超市的招牌在发着光。我想着如果要醒过来就得学《盗梦空间》里的“坠落”了,就站起来从屋顶上跳下去,她拉着我的衣角想阻止我,但没成功,尖叫着和我一起掉了下去。
醒过来之后那种“坠落”的感觉都还没消散,我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08:27”。

黄梁一梦

开始是在奶奶家吃饭,有我父亲和母亲。好像是喝了点酒,然后父亲就开始找茬了,母亲也出门不知道去做什么。我把他推到门口,掐住脖子,晕过去了了,但是没死,就又扔到床上,摸了摸鼻息,温热。 然后自顾自的烧水泡茶。

然后大概过了一段时间,醒了,我就找了一根绳子继续勒,好像还是没死。于是随手找到一把匕首,开膛,抹喉,终于死了。这时候母亲回来了,我就告诉她过程,她有些激动,我打110报警。告诉她、父亲持刀想杀人,被我反杀,正当防卫。 把刀又塞进他手里沾指纹,然后出门散心,回来就把我带走了。 每次杀人过程还挺清晰 甚至差不多慢动作4k超高清播放,挺有意思的。

然后就跳转到第二个梦,这个梦剧情比较模糊,好像是变成一个小姑娘,在家里好像是不怎么受待见,被送到一个类似网瘾学校的地方。印象比较清晰的是突然进到了病房还是监狱,我打碎了花瓶,拿起了一块较长的碎片狠狠捅进了自己脑子里,好像是没死,因为看见了自己裹着纱布在病房。然后就醒了。

做梦记录2021.1.31

梦的开始和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非常平淡和无趣。

好像是有位护士突然身体抱恙的缘故,我妈妈喊我去参加她医院联欢会的排练顶替某个位置。谁知我屁颠屁颠赶过去一到那里就傻眼了,这个节目的演员都是美美的高鼻深目的小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医院能有宛如天仙的白人姑娘)……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丢脸,我只能努力一点一点跟着老师的动作,强装自信地假装每个舞步都胸有成竹。

我的舞伴也很尽力配合我。明明他是最能看出其实我很笨拙的人,但还是很耐心地拉着我的手熟悉每个动作,排练结束后还陪我慢慢练习。

整个舞室和姑娘们的裙子都是白色的。阳光也是白色的,穿过玻璃窗和乳白色窗纱,在木地板上在姑娘们细长的脖颈和腰肢上发光、流动。舞伴牵着我的手转身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了齿轮转动的声音。

听说这几天有一种极少盛开的花正是绽放的花期。院子里,不少姑娘已经叽叽喳喳地围绕在树边,有的已经爬上树干寻找花朵聚集的地方。花盛开的地方有点高,我请我的舞伴帮忙举一下我。他笑着轻而易举地就把我托了起来,可是接着他把我整个人推上树去了。我惊恐地抓着树枝往下看,他只是笑着挥手示意我再往上爬。姑娘们的笑声围绕着树干,想着刚才看到像精灵一样在树间穿梭的白人少女,我只好鼓起勇气实则内心战战兢兢地伸手往上爬。谁知刚爬两下,便惊奇地发现迎面花团锦簇,花瓣四下散落。我在姑娘们的惊呼声中怀抱着花瓣跃下大树。

我们俩回到白色的宿舍楼,正有说有笑地经过二楼洗手间门口时,就好像有个人在我脑子里敲响了一口钟,我惊觉这卫生间有什么不对……余光里好像看到有个诡异的东西在里面。但是我决定不去仔细看,强装若无其事地忽略过去了。

慢慢地过了一段时间(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宿舍楼和院子里的生活都很平静,院子里的草丛日益茂盛,大树上的花也慢慢凋谢了。

没过几天,有人被发现在二楼洗手间里自杀身亡,我决定保持沉默,也偶尔发现舞伴有时候会独自若有所思地发呆。白色宿舍楼边的草长成了厚厚的一层,踩在草坪上跑步软绵绵的,一不留神就会摔倒。

白色的阳光好像永远那么炽烈而刺眼。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我和舞伴边叽叽喳喳说话边小跑着上楼,发现二楼又被警察和窃窃私语的路人围了起来。大家都在向洗手间张望。似乎在已经打开的门后面,有一个灰色腐烂的尸体被绑在墙上……

我们都沉默了。寂静的几秒钟过后,舞伴问警察可不可以进去洗个手。警察竟然点头同意了(???就算是在梦里的我也有些震惊)。舞伴慢慢地进去打开水,我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在死死地盯着镜子看——然后他如同慢动作般向后转身,眼睛瞪着那个我看不清楚的尸体。我在人群外穿过人们的肩膀看着他,而他脸上恐怖万分的表情仿佛凝固住了。

接着我能反应过来的下一个瞬间他已经冲出来拉着我往楼上跑。我全身麻木已经无法思考,楞楞地任凭他拽着我,但同时能听到一个未知的人形正在疾速穿过我们下面的楼梯,飞快地向上狂奔。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形就是被绑在墙上的腐烂化脓的死物……等我们冲到顶楼楼梯口,灰色的身影从我们身后一跃而起,跳在了面前的楼梯平台上。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这个扭曲的流淌着粘稠液体的人形,舞伴推了我一把大吼了一声快跑。我想也没想就冲出楼梯间,然后死死地把门锁上了。我头抵着门跪在地上,脑子很晕,很重,有一个疯狂的东西在头颅里乱撞,在歇斯底里狂笑在抓挠我的天灵盖。我听见门后面的惨叫和人的肉体被撕裂的声音,一边听一边闭眼,一边倒数……很多个拼图在眼前拼了起来,我才想起我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门后的动静终于消失之后,我爬上门上方的窗户往楼梯间里看,灰色的扭曲的人形踩在血泥里,也在笑着看着我。我忍不住咧开嘴也笑了……我身上的皮肤像纸片一样从胸前开裂,露出叮叮当当的齿轮和转轴。真是太好笑了……怎么会这么好笑,这些皮肤像燃烧的纸片卷曲起来的样子?

灰色的人形问我,

“你早就知道的,是不是?”

我跃下窗户往远处走开,突然想起花开的那天我从大树上跳下来,他张开双手在树下接住我,还有练舞的那天下午我把手举过头顶转身时听到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你早就知道的,你其实一开始就有预感。”

原来是这样……怪物是我,我才是那个潮湿发臭的角落里的始作俑者。所有原因都一点一点地被记起来。怎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呢,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来……

我加快脚步,越跑越快,越跑我的头颅越快要爆炸。我往前跑,我狂奔到走廊尽头的窗户一跃而下摔到白色宿舍楼旁边的草丛里。白色的阳光还是那么刺眼草丛依旧很柔软,我翻滚了几下张开双臂仰面朝天,恍恍惚惚地感觉有天我也这么摔在草丛上躺着放声大笑,他在不远处插着腰看我,面容已经模糊。

20210201

不少老年人在河边晒太阳,岸边长满了枯草,被火焚得焦黑。河堤很高,但我还是下去了,大石头边很多小水潭,没有鱼,倒是有很多水黾在跳来跳去,我看见了一只亮闪闪的金龟子在水里挣扎扑腾,我把它捞到干处,后它又被风吹回水里,我再次捞起了它,把它放在远水的地方,但总觉得孱弱的它熬不过这个肃杀的季节(梦里可能是秋冬)。河岸上有个人,可能是我妈,不停喊我回去上课,我似乎是逃学了,我想着离得这么远,就装作听不见她的声音,但心里还是十分焦急。

我看见了一张黑紫色的嘴巴在空中漂浮着,它变换着不同的形态,做着吞咽的动作,它突然变大把自己给吞了,我惊了一跳仔细看过去,只见那嘴变得更大,诡笑了一下说到“下一层”。

守护者

我是一个守护者,但我不是唯一的守护者。
这个地球上有很多的守护者,他们和我一样伪装成普通人类生活在地球上,很多年。
我在地球上的身份是实验高中的学生,相貌平平,资质平平。
我与其他的守护者各不相干,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其他的守护者在哪,也无法分辨出身边谁是守护者。
除非守护者自己愿意暴露身份,但是没有人会这样,因为暴露身份也没人会相信,我们的规定就是伪装成人类,和人类一起生活,并且守护他们的安全。

我们学校最近运来了一棵树,据说是科研人员放在这里的树,至于为什么非要放在我们学校,我们也无从得知,校长也是不会轻易告诉我们这些学生的。

但最近,这棵树有些奇怪,我总觉得这棵树上有着奇怪的气息,就好像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一样。

我的预感是对的,这棵树操控了校长,将老师和一部分学生召集到了办公室,作为人质。

校长在广播里说道“守护者们,我知道你们就分散在我们学校之中,如果不希望这些人类消失就来我的办公室找我。”

我坐在教室里听到广播以后,知道这个绝对不是校长,只有班上不明所以的同学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以为校长突然中二了或者在念什么台词。

我告诉同桌我肚子疼离开了教室,便朝着校长办公室的地方跑去。

途中我看到了隔壁班的混混孙凯,还有我的男神柯彦(不记得梦里的名字了,只记得大概人物,便随便取了个名字。)

他们都朝着校长办公室的方向去了。

来到办公楼前,我看到了颜汐,火箭班的第一,莫非她也是……
颜汐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道“我和你从窗户进去,其他人从门口进”
我点了点头,她便拉着我的手,我们从外面飞到校长办公室的窗边,看到了里面的人质。

这个入侵者不是很聪明,我们很快就救出了人质,消灭了入侵者。

事情解决之后,我们把全校的同学都召集到了操场,颜汐飞到空中扔下一枚催雨剂,空中下起的雨淋湿了所有人,大家都忘记了刚才的事,只记得大家在做广播体操,突然下起了雨便都朝着教室跑去。

看了看剩下的十来个人,都是隐藏的守护者。

我们互相看了看,便都向着教室跑去。

柯彦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没想到你也是守护者啊。”
我笑了笑“是挺不容易想到的,毕竟我这么平凡。”
柯彦想了想说道“那平凡的你愿意跟平凡的我交个朋友吗?”

我愣住了,随即笑道“好呀”。

“那放学一起回家,就这么说定了”柯彦说完就跑了,不得我回复。

我慢慢的走在雨中,颜汐也跑了过来,“你好呀守护者,我叫雪
,你呢”
雪?我记得这个名字,守护者会长的女儿,没想到,居然和我一个学校,而且还那么优秀。

我顿了顿道“你好,我叫颖”
守护者稀少,大多数名字都是一个字的,也不会重名。
守护者的名字会一直伴随着守护者,但是现实中的名字一生换一次,守护者是可以生活很多世的。

颜汐投来一个甜美的笑容,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直至醒来……

梦到了

和爸爸吵架 就跑散了 跑开了挺远的地方 想着要不然就回去吧
没想到 一转头就见到他了
当时真的愣住了 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呢
没想到 他先跟我打招呼了
仿佛是朋友一样相处 他还是那么有趣
可是我做不到了 尴尬的是我
他也感觉到了 有点生气 就拿出钱包开始撒钱(迷惑行为
我也有点生气 我就说你这是干嘛 他又不说话
过了一会他还是无奈了 说 那要不然我送你去坐车吧
我又有点不甘心 我说我家就在这附近
他有点开心 那走吧 我送你
我想跟他呆久一点 于是提议去吃东西吧
他当然同意 一直问想吃什么 逛了好多店都不满意
并肩走的时候 他碰到了我的手 我感觉到了但是没有躲开
他就牵住了我的手指指尖 我觉得我心动了
我说喜姐炸串吧 他说 嗯
他就牵着我走过去 我的心还跳的挺快的
店里是街边小店 很小 他就硬要坐到我旁边
挺开心的一段梦

20210131

梦里我在读大学,大学是一所比较落后乡土式的大学,对面有一座青翠的大山。
无因果,整座大山燃烧起来,橙红色的火焰在大山的每一个地方生起,时不时伴随着爆炸,我拿着手机拍摄这壮观的场面,爆炸时汹涌爆发的火焰仿佛要冲破屏幕,我拍了一段。
没有因果,学校里下雨,梦里的颜色暗淡,雨下得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水,水流得很汹涌,学校像变成了奔涌的河,水能到小腿高。我去食堂吃饭,食堂是那种蓝色的板搭起来的棚屋,菜跟现实里我学校的六餐的特价菜一样清淡,味道一般,但是梦里的我没钱了,所以梦中的我在算自己还有多少钱。

你愿意永远留在梦境里吗?

那是2015年某个中午,我在学校午休,做了个梦。

梦中我妈突然领来了一个小哥哥说要辅导我做作业,长得贼帅,性格又温柔,他一笑好像世界都亮了。
那个小哥哥陪我去游乐场,带我吃很多好吃的,和他在一起的瞬间好像跑马灯一样在脑海中转动,时间很快就过去一年了。

小哥哥说他要走了。
我说你不要走,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递给我一个本子,本子上写着“叶橼”。
我努力地去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怕我一旦醒来就会忘记,是的,刺客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
小哥哥突然说道“既然你也喜欢我,那你愿意永远留在梦里吗?”
我魔怔着看着他说道“我愿意”。
小哥哥拿出一把匕首给我,说道“那用它对着你的手砍下去,你就能永远陪着我了。”
我拿着匕首毫不犹豫的砍下去,结果就快要砍到的时候,手腕处突然出现一道光晃到了我的眼睛,我醒来了。
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写下那个小哥哥的名字,第二个字我实在不认识,便去查了字典,找到与梦境极其相似的那个字,读作yuan,第四声。
梦醒后许久我还觉得好像一切都很真实。
我看向我自己的右手,右手上有一根红绳,好像是我妈当初执意要我带着的。
我就猜想会不会是红绳救了我,如果真的砍到了我会不会就一睡不起了?
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个梦,那个名字。
(●—●)
(●—●)
分割表情:现实中过了大概两三年以后,大约是2017年左右吧
(●—●)
(●—●)
我做梦梦到我是一个特工,被组织派去执行任务。
意外被敌人发现,开启跑酷模式,我们从狭小的巷子里追赶。
跑到一个悬崖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悬崖了)。
为了不被捉到,我跳下了悬崖。
跳下去以后就没有了画面和知觉。
再次醒来时旁边有一个人在照顾我,我以为是组织派来的人。
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愣了愣,笑着说道“叶橼”。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记忆被打通,我难以置信,说道“你……是叶橼?”
他点了点头。
我有点惊讶“可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这个梦里呢?”
他说“只要你有危险,我会出现在你任何一个梦里。”
我还想问什么,就又听到了敌人的声音,他说“你别动,我去引开敌人”说完他就引开敌人向另一个方向去了。
我一直等着想要等到他回来问清楚。
可是梦越来越模糊 直到我醒来。

2021.1.31 关于我自己

梦到我在一个女孩面前装眼盲,博取她的同情。我在梦里好像是喜欢她的。从地铁上一路到我家门口,都让她牵着我。我忘了这个女孩的身份,但是我好像真的是les。

哈哈

梦见我哭着要找哈哈 我姥姥为了安慰我给了我一只灰黑色花纹的公猫

不知道怎么概括

这个梦是我记得的做过的所有梦里背景色调最阴暗压抑,整体感觉最无助,也是醒了以后后劲最大的一个。全程记得都特别清楚所以醒了以后把他加工改成了小说的样子。

梦中是第一视角,我是一个开了一家叫三元的店的男人。可能是一个服装设计师。(环境整体都是阴暗,黑天什么的,读的过程可以代入一下)


正文开始:
有一天,来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认识我,怎么找到我。
她要我帮她照看一下她的小孩。

那孩子真漂亮,我没有拒绝

我们在我的小出租房里生活,我给她补习功课,给她讲我设计的衣服,噢,对了,她还带我去她的学校转了转,学校很好,很大,里面还有很多人在玩滑板。

但很奇怪,他们看上去并不友好。

(为了方便讲述这里以后改成第三视角)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很平静,也很有趣。女孩的出现给男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浑浑噩噩,因为他有了需要照顾的人。

男人的挚友送来了一块成色很好银子,男人很喜欢,设计了一下,找人做了两枚戒指。

有一天,男人在阳台望风,女孩在屋子里自己玩,男人听到对面楼里有声音,是两个年轻的声音
:”长官,我们可以先放出诱饵,引得对面开枪暴露火光位置,然后集中攻击。”
:“……嗯”

男人奇怪他们在说什么,突然,右边邻居的窗子猛地打开了,男人看到了随之伸出的,黑色的,细长的,枪口。
”砰”的一声过后,枪口就消失不见了。

他隐隐地看着对面的人影,密密麻麻投射在窗上,男人听到了对面兴奋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那个军官,
:”听到了?给我集中火力,向刚才那个窗子射击!“
副官领命后转身退到屋里,几秒钟后,对面同一层楼的三个阳台,同时站满了士兵,他们举起枪口,所有的枪口都指向了男人旁边的阳台。

一刹时,枪林弹雨。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吓傻了,他就愣在阳台上,也没有躲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风波很快平息了,男人像失忆了一样不记得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周围平静的却好像那些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但是他的脑海里却不停清晰的重复着那天的画面。

被那么多枪口指着,一定很绝望吧。男人想。

几天后,一个匆匆走来的身影似乎给平静的生活划开了一个口子。

女人来了。

男人看着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女人,心里一时十分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甚至不记得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可是,一切顺其自然发生的事都仿佛在告诉他,他们本该如此,如此的,熟稔。

女人进了屋,抱着自己的孩子坐在床上,两人开始聊些生活琐事,其乐融融。

男人问女人怎么回来了,女人没有说。
男人问女人怎么来的,女人没有说。
男人问女人回来做什么,女人没有说。

男人觉得这一切奇怪透顶了,但他还是没有追问下去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走吧。“女人突然说道。”去别的地方生活,我们三个。“
男人很诧异,他在这里的生活很好,有亲密的朋友,友善的邻居,自己的店,还有很多很多回忆,突然之间要他都放下,他有些犹豫。

但他看着抱着女孩的女人,脸上不知为何写满了落寞,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一个奇怪的声音说着: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渴望拥有的家吗?你还犹豫什么呢?

”………家…吗?”

男人面色平静如常,可内心已经开始了强烈的斗争,要我放弃这些吗?和她们离开?还是,拒绝?男人看着女孩,过去数天的生活历历在目,他们的关系已经很深,仿佛她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男人想,已经分不开了。

”好“,男人缓慢开口,”我带你们走。“女人惊讶地抬起了头,”但是,我想和朋友们告别一下。“女人脸上隐隐闪过担心,却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于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聚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男人找来了很多很多朋友,他的模特,生意伙伴,还有一些邻居。在女人和女孩一起布置的出租屋里,大家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起愉快的聊天。

男人拿出他设计的衣服,每一件都很华丽,做工精致,男人心想,反正不好带走,索性送给大家,当做分别礼物。

大家纷纷挑选了喜欢的礼服,伴着音乐,他们唱歌,他们跳舞,狂欢一直持续到午夜,大家一起来到阳台上,准备跳完最后一支舞。突然,对面射来几注探照灯,晃得众人睁不开眼,男人很奇怪,用手挡住光,向对面望去,发现竟然是那天的军官。

军官的脸看不出喜怒,但是,正对着他们的黑压压的枪口,似乎十分愤怒,它们在黑夜里无声的叫嚣,挑衅着,看着疑惑的众人。随着军官的手抬起又落下,这场盛大聚会最后的礼炮,响了。

瞬间,血喷涌而出,润湿了男人的眼睛,一个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了他面前,他无助而绝望的看着这一切,他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军官是谁?他又何时招惹了他?他没有知觉的迈着步子在屋子里转圈,环顾,子弹仿佛长了眼睛一样,都避开了他,似乎故意要留着他折磨,让他亲眼看着这血流成河,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

突然,男人听到了哭声,是女孩!他跌跌撞撞跑过去,在角落里找到了哭泣的女孩,他突然清醒了,他要带着女孩逃离,女人呢?死掉了?还是已经离开了?他没工夫想。他抱起女孩,正门是没办法走了,男人咬了咬牙,找到一块布,系在桌子上,从窗户跳了下去,背后依然枪声不断,男人一边流泪,一边带着女孩玩命的跑。

突然一颗子弹擦着手划过,男人痛的松开了手,就在这一瞬间,女孩一个踉跄跌倒了,男人由于惯性又向前冲出了好几步距离,后面的追兵一下子包围住了跪在地上的女孩,男人冲上前想要救女孩,却突然被人大力拉走,塞进了一辆出租车,男人大喊着,挣扎着,却没有挣脱,车门迅速关上,飞快的驶离,男人拍着车窗,眼睁睁的看着女孩离他越来越远……

男人猛地回头,原来是自己的挚友,毫发无损,男人没有在意,只是垂下头,一言不发,两人并排而坐,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要去哪里,他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回过味来。

突然,从后面射来了强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瞬间让男人高度紧张,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地狱,他浑身战栗着,握住挚友的手,问他:”怎么…他们怎么会这么快“,用力过猛,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疼了他的手指,他低头一看,是那枚戒指,在黑暗中隐隐闪烁着,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定位追踪器!他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慢慢抬起头,看向挚友,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却又一切都不太一样了。他迅速摘下了戒指,趁挚友不注意,丢出了车窗,车又开了一会儿,缓缓停下了,男人下了车,发现在一片海边的悬崖上。

男人吼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挚友冷笑着:“呵,你知道了,但我现在不想让你死了……“男人听着听着,突然觉得一阵眩晕,“你对我…做了什么?……”打了几个转,男人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经历了这一切,他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倒下了,在黑夜的笼罩中,他和悬崖逐渐融为一体,在闭上眼的前几秒,他看到了挚友转身,与匆匆赶来的军官说了什么,然后一起坐车离开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男人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看着广阔的大海,他内心十分复杂,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赫然成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体!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是挚友做的吗?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震惊中,他决定再一次回到房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了吧。想到此,男人走上了回家的路。这是一条走了不下百遍的路,但现在,男人想,一切都变了,曾经的朋友都已经不在了,他们都是因为我而死掉了。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是因为什么。

走进了单元门,上了楼梯,并没有男人想象中的,混乱,哭号的场景,走廊的墙壁和地面都已经被刷上了新的水泥,看起来像是刚干不久。他走到三楼,内心突然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他双腿直打颤,说什么也迈不开腿上楼了……他大概能想象的到……屋子里面的样子……他不敢去面对……

侧头看,三楼的那户人家正开着门,一个中年女人蹲在地上刷着水泥,他走了进去,屋子里空空如也,应该是刚开始装修。那女人听到声响一抬头,见有人进来,有点奇怪,“姑娘?怎么了?有事儿吗?”猛地一听这个称呼,男人十分不适应,但,这是他现在最好的伪装。

他颤抖着开口:“楼上……405…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一听,脸色大变,压低声音:“害,三元那个男的?快别提了,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一晚上几十个人,全都死光了…”
男人一阵恍惚,一个不稳,向后仰去,差点摔倒,而在女人眼中,一个女孩听到这种事也理应被吓到,并没有过多惊讶,反而是换上了一副戏谑的表情。片刻后,他问道:“那现在……还有人住吗?…”

女人一边继续涂着水泥,一副以知情者的身份,居高临下,用看戏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这还住什么呀?出了这事儿,谁敢住那,我听说尸体都专门处理了还留在那房里,我要不是胆子大,又实在便宜,打死我也不会买这房子……”男人一听,瞬间感觉一阵反胃,转身跑到走廊干呕,女人的声音还隐隐传过来:“还听说给改成了什么精神病人实验室了?………“

一个字一个字砸在男人心上……他终于,无声的哭了起来………

就在他感叹天地之大,该去哪里容身时,脚下突然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周围的墙壁和地面都开始裂开,他匆忙跑了出去,却发现,那些熟悉的建筑正在一个一个的消失,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他茫然的看着四周,地面开始裂出巨大的缝隙,他不停的向下坠落……他闭上了眼睛,如释重负般的舒了一口气,这样,最好…

随着世界归于宁静,从床上挣扎着醒来的人在颤抖,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间隔两天做的梦 情节居然连上了!

最近每天都会做梦,可能是睡眠质量不好。
偶尔还会莫名其妙的醒过来。
前两天梦到在去学校的路上,碰到了一个男孩子。看着身形,高高瘦瘦的,发型,穿搭,都是我喜欢的类型。
到了学校以后去报告厅开会。
巧的是那个男孩子的座位和我挨着,我很开心。
但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或许是我忘记了。
我总是这样子,醒来后对于梦的记忆就只剩零星半点。
而后几天,我又陆陆续续的梦到我和我的“男朋友”(现实中母胎solo)取完快递后在操场散步,而且所属时期居然是高中,梦里的男朋友是个体育生,高大,有安全感。能帮我把那么多快递都搬回教室的一看就是个superman,回教室的路上甚至还看到了高中地理老师。啊,对,梦里我的男朋友还是有脸的,醒过来就忘了长什么样子了。
直到昨天晚上做的梦,场景又是高中的时候。
但是所梦到的却是正在上大学的我回去看高中的班主任。
高中班主任新带的一批学生正在进行开学考试,我们这些毕业了的孩子们帮班主任批学弟学妹的卷子。
好巧不巧,前几天梦到的高高瘦瘦的男生又在我所处的班级里出现了。
他还和我高中的基友调侃和我初遇的样子。
啧,好烦。
瞬间不绝的他长得帅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