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趣闻

中夜,恍然惊醒
口内甘甜清凉如饮山泉
回味不尽犹如梦中
正自惊疑
左手忽抓一物
细抚之
矿泉水瓶尔,心安复眠
早起,左右相顾思虑良久,骇然

萝卜

补完一部动画,12、3集。前面都很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聊。男女主角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除了他们的舌头都是绿色的。最后一集他俩走散了,当男主发现女主时,对方已经溺水了。男主没控制住情绪,嘴巴里吐出了一方又一方手帕。大概是机器人表达哭的意思。这时女主苏醒,也吐出了一方方绿色的手帕。隐瞒了全篇的身份最后还是暴露了——他俩都是机器人。

在给自己拍证件照,对方很不配合的动来动去,每当我抓住一个定格想按下快门时,他总会很及时的做个鬼脸什么的将我打断。

爱抖露4

爱抖露R要来北京做mini live,和其他艺人合演的那种,我好像是负责后勤接待。
R在赞助商列的歌单之外,也自己设计歌单。我拿到歌单看了一下,很长,感觉至少14首歌,当时就在想“group不在,一个人表演这么多要怎么弄啊,是不是还要很多伴舞”。而且开场竟然是抒情曲ww另外我特别注意到,只有开场歌曲的标题是汉字+平假的,其他都是片假或者英文标题(奇怪的重点_(:3」∠)_
R在第一天彩排之前在我家休息,然后说什么都用不惯,自己带了很多护肤品ww问早饭想吃什么,也什么都吃不下,记得R说“接国外的工作就是这点最辛苦”(大意),还担心了他一下ww然后R突发奇想要吃cake,我想了半天早上去哪里买cake,最后下楼去超市里的稻香村买了好几种ww
出发去表演场地,工人体育场,后勤和R分头去,记得R说反正北京并没有很多人认出他,决定坐地铁去ww 我们其他人要先在路上办点事情再过去跟他汇合。

结果在路上我就醒了((((。

后勤白忙活半天,至少给我坚持睡到彩排好吗!!!!!!!!!!!!

20160613

美术课上完成了半幅作品,出去放松了一圈回来准备完结它,却发现旧的章鱼被擦掉了画上了新的头像。我有点懊恼的醒过来给人讲述,中间弟弟帮我阐述了些细节——我俩在同一个梦里。可能因为睡前看了嵌套世界的小说,我对这个并不感到惊讶。
Mus

我是谁

“该死,这已经是第四个被害者了,可我们一点凶手的信息都没有!”我咬着手指思考着说道。
    “算了,先不管,我晚上还有一场演出”(蛤蛤蛤蛤,梦里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个舞者又要解决这个案件)
    带着演出服装,一路狂奔至会堂,都怪这个案子!!迟到了!!!
    赶到会场时,只剩我一个人没化妆,负责化妆的师姐让我先去换了衣服再过来。
    就在去更衣室的路上,几次案件在我脑内串联起来,等等!“他”杀人的手法,我似乎之前见过!亦或是梦到过!!这样的话,下一个案件就发生在这个会堂!!
    让我想想,凶器,对了,凶器应该在更衣室外的那座天桥上!被一群小孩子带过来的尖尖的竹竿,会被凶手插入一个人的身体之中,该死,先出去把凶器找到!
    虽然穿着演出的服装,但我还是矫健地从窗口翻了出去,奔跑着,到了天桥上有竹竿的地方,孩子们正欢声笑语地从对面跑过来,“还好赶上了”,长吁一口气。
    还没放松下来,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意!凶手在盯着我!!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我确实有这样的直觉,环顾四周,确实没有人,大概在暗处。
    来不及处理竹竿,我朝着直觉所指方向,仿佛知道凶手就在那里似的,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回到了更衣室,这次的演出也泡汤了,几天以来的紧张劳累,让我在椅子上沉沉地睡过去……梦里的梦里的我,似乎也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却突然惊醒!凶手没了竹竿,还有别的手段!刚刚在梦中,梦到了一个脸全裂开的人,旁边那个黑影,是凶手!“他”马上就要转过身了!不知为何,那个身影有些熟悉,梦却断在这里。推开更衣室的门,门外一片混乱,还是晚了,该死,刚刚不该睡的。
    迅速跑到案发现场,看台二楼,最后一排的座椅上,果然,一个脸已经四分五裂的人在血泊中,鲜血将将座椅染成了暗红色,座椅上的人,早已失去生命的迹象。
    监控只拍到一个人影,穿着我们的演出服装,再多的,就没了,也没有目击证人,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行动的。
    带着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我回了学校,就在去地铁站的路上,右眼皮直跳,那种“他”即将下手的感觉又出现了!!脑内闪过几个片段,等等,这次被害人,是我?!心怦怦乱跳,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顾不上其他,我撒腿就跑,我知道!“他”就在我身后!就在不远处!即使我看不到“他”,但“他”在追着我!
    跑到一条小巷子前,我实在累得不行,大口大口地喘气,肺火辣辣的疼。向后一看,“他”似乎没追上我。放慢了脚步,往前快走。马上就要走出小巷了,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甚,跨出巷子的一瞬间,我才看到,右侧似乎因为刹车失灵,直冲向我的那辆货车。
    在它即将撞上我的那一刻,前几次案件,又在我脑中浮现,这次,案件的细节,一点点重现在脑中,我,也看清了凶手的面孔……是我。
    或者说,是我的第二人格。所以,我才对那些案件的作案手段,作案工具,作案地点,那么清楚。所以,“他”才没追上我,也许又说,“他”一直追到了我,一直在看着我吧。不过“他”这最后一案,似乎,也成功了呢……

梦中的感觉很真实

迷迷糊糊回到教室,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的座位,偏又很清楚的记得座位就在后排。这时心里一道声音飘过“我的座位在前面”,于是我很诧异的走到了第二排的空座上,看到那放的确实是我的书。我蒙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在后排停了这是事实,为啥前排也有书呢。就在我现在坐在前排那发呆的时候,座位旁的女生说话了。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我的心理得,向我解释道:你的位置确实在后排,只是很少情况下你会来这陪我。这女生是谁,完全没有印象,我为啥要陪她,不知道。只是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也发自真心的喜欢她。梦中趴桌子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同桌的女生不见了,对就是这种感觉只是同桌不见了,完全没有一个看女朋友丢失的感觉。现实的我很好奇,为啥梦中的我睡了一觉之后,就又把什么感觉都丢了呢。默默的回到后排我的真正的座位,抬头看见同桌穿着婚纱站在讲台前。我向她走了过去,她说她要结婚了,而我有失忆症。
        我真的感觉到了梦中感觉的真实,傻,呆,迷茫,惊喜,理所当然。那现实的我是不是真么得有病,多种人格,还仅仅是压抑。

异世界和地铁(爱抖露3)

梦到和爱抖露R久别重逢,为了不让大家注意到,专门去了一个异世界的餐厅吃饭。房子很高,像大厅一样,我们靠着餐厅落地玻璃,外面的天色已晚,很多个月亮一个一个地在天上盘旋,有上弦、下弦……据说这些月亮就是异世界的证据。
和R聊了一些有的没的。比如最近的新工作。听说他的同事中有两个人因为违反公司纪律被从下个单曲中拿掉了,R表示团队不完整了比较担心,而且下下单会有天降的合作者和他们一起出演,用[团队]feat.[天降的合作者]的形式,R说天降有可能会成为新团员。总之工作上面临大动荡。我替他担心了一会儿。
聊完之后因为要去R家,因此从异世界餐厅回到现实。我们两个伪装了一下,他戴了口罩和眼镜,我戴了帽子,而且是短发。
来到地铁口。R对我说他打车到目的地的地铁站接我。于是我从地铁口下去。
地铁站是老式的大理石砖块站台,站厅很高。下去后发现我站在反方向的地铁站台上,要从一个过道过去对面的站台。
等我从楼梯想走到过道的时候,发现自己迷路了,进入了一个路线复杂的地下生活区。先是闯进了一个灯光昏暗的小餐馆(因为不是吃饭时间,没有顾客),出来之后到了一个老式的教室,长桌子能坐两个人的那种。听说是地铁员工培训室,教室没有人,前面有一块白板。我从前门穿过,又进入了另一间教室,布局很相似,听说这些孩子家里没钱供上学,于是在找了一个没有国家批准的地下学堂。我还在担心这些孩子平时没有地方进行体育运动,教室灯光不好会影响身体健康,等等。
然而再向前进的时候就醒了,没有找到正确的地铁线。
Mus

遗迹

我,是一个以盗墓为生的青年,去过古罗马斗兽场,埃及金字塔,最后也娶妻生子,居住在一个市外的村落里。
但我盗墓的热情没有因时间的推移弱化,最后,带着老婆和三个孩子到山中土夫子的聚居地历练三年,第三年,孩子们玩耍时误入了一个古墓的坑道……

20160606

在商店买东西,忘了带钱。跟店主协商微信转账,对方摆摆手。旁边有个姑娘我在哪见过,上前打招呼云云对方同意了。不仅换到了钱还讨来了微信号(梦里的我如此机智)。后面的坟墓就不讲了,太凄惨。

阶梯教室中

梦见在昏暗的阶梯教室里开会
那个阶梯教室好像高中时候的但又不一样
开会时候讲台上好像是高中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不知道哪个老师抱来一只之前被遗弃的小狗
不过已经清洗打扮得毛茸茸很可爱了
开着会 突然那狗疯一样乱跑
印象中好像是我决定把它一枪射杀的

然后突然梦境变化
我还是坐在一个阶梯教室里 但很大很明亮
我坐在后排 和大学同学一起
讲台上的辅导员要求按学号表演一个节目
我之前的同学都很敷衍 轮到我的时候嗓子非常沙哑说不出话
一回头发现旁边坐着高二时候的语文老师
我就问可不可以小声唱给她
她就微笑地看着我 不置可否
我开始特别小声地唱花粥的《只不过是》 但一唱起来周围人都模糊了

梦境到此结束

砍头

语文课上在讨论一位作家,因为看他的书比较多,我起身说了些不一样的看法,自以为更了解他。大家认为我是异类,没人理解没人维护,我被判处绞刑。一个博士发明了定时自动绞死人的装置,安在了我身上。第二天凌晨准时启动,我将一命呜呼。痛苦地熬到了那个时辰,结果装置没有启动,侥幸活了下来。但我已经不复年少,不在那么自信的以为自己是世上唯一,特殊的主角。以往群众的判决从来都是坚决执行没有漏网之鱼。果然,只是因为装置出了点问题。于是大家准备手动解决我的性命。
断头台中央立着一块很厚的木板,中间一个圆洞,木板夹层里有刀片,外侧手杆一动,刀片闭合,我将不省人事,临刑前,我磨磨蹭蹭想要再拖延点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想最后问出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却哑口无言,也不知道要问谁。边想着死后的世界是否存在,木偶般的将脑袋探进圆孔。手杆动了,思绪停止,我醒了。

时间

闹钟整点响了。关掉,懒床。

梦里闹钟刚响,我懒洋洋地起身,已经坐在课桌前了。生物老师讲了各个领域很杂的内容,我觉得观点很荒谬一直在和她顶嘴。持续了2个半小时终于熬到了下课。中途我还因为课时太长怀疑自己定错了闹钟,向同桌抱怨了好久。

睁眼一看,懒床14分钟。

20160527

一个青年在公园搞行为艺术,石头剪刀布。他赢了赚1元,输了赔2元。让人们找出这个游戏的破绽。哪有什么破绽,梦里的我苦思了一早上没睡好。

20160524

在外国某家影院等电影开场,因为来的太早没事可做,想买个别的场次看看,有甄子丹的一部新片,票价80(看来梦里的我是真的无聊)。但刚买回来就发觉不对,这个片子看不多会,我想看的那部就开始了,于是要退票。这时大厅里的显示屏全部灭了,人们在议论纷纷,德国兵来了。影院也慢慢变成集中营的色调,售票处在抓紧给我退票,但是闹铃突然响了。我躺在床上懊恼的想:明明差一点钱就退回来了!

20160518

来到某个古代街道旁的大宅子暂住。很巧,还有另外两个人也刚到。这个宅子是祖上留给后人歇脚用的,所以虽然我不认识她们,但应该是有血缘关系,很奇妙的感觉。我们一族人都有些特殊能力,大多在做义务警察,能力实在太小不敢自称英雄。我的技能大概是导演剧情走向,比如跟坏人搏斗的时候,明明扔出去的只是个削铅笔的小刀片,对方却很配合把它当成我认为的飞刀来躲。


今年第二次梦到坠机了,第一次是战斗机,这次是客机。家里人一起出去旅游,车子坐不下所以分两次去机场,我和姥姥在小山包的草坪上坐着眺望机场,眼看一架飞机从头顶一侧飞过,姿势有点奇怪,在机场顶部盘旋一周后,直直栽了下去。我像躲核弹冲击波一样和姥姥赶快趴在地上,不一会,一阵热风吹过,夹杂着一些白色纸片一样的残骸。传来噩耗,先去的家人无一生还,天空下起了“雪”,纸片拖着黑烟,从云层里落下,散落在小镇上。


站在巨大城堡的顶层,周围只有类似雅典神庙的柱子遮挡,放眼望去城堡四周是无尽的雪原,远处隐约看到森林。慢慢挪到边缘,探头看看下面,地面很遥远,墙体也被冰雪覆盖了一半,不远处有个人站在柱子旁敦促我跳下去,梦里我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心想机会难得应该干点什么坏事再离开,可惜除了石头地面、石头柱子、石头天花板,这里什么都没有。梦里很清醒就意味着跳出会很吃力。我试了几次没有醒来,跳到了另一个世界。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