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

供职城堡中,某日不慎犯了死罪。
等死期间默默祈求,若是得以免死,愿忍受一切苦难。
当夜,我奇迹般溜掉了。
摸过了一座又一座山,不觉疲劳。直到觉得安全之前,我不想停下。
快了,就快到理想中与世隔绝的地方了。
在那之前,是一个不那么落后的小镇。
我犹豫了,贪恋难以割舍的便利生活,哪怕只有一点,我在小镇住了下来。
不久后,被捉拿了回去。
悔恨
悔恨
悔恨
.
.
.
.
只剩悔恨。

babymetal演唱会

bm来大陆开演唱会了。

场地不是梅奔。很小,有座位。
在入场时,一直放着别的金属乐队的曲子。
然而没开始我就醒了QAQ。

20170227借来的书,和善(x)的老师

一个看起来和颜悦色但是我并不喜欢的老师(长得是小学同校高中同班同学dsh的样子)借给了我一本书,我来来回回读了很多次,前两次读的时候用铅笔做了记号,hph还问我为什么用铅笔,我说因为不是我自己的书啊。然后在政治课上敏敏讲到商品属性和经济制度,联系到了现在的二次元和偶像文化,我一激动不小心用彩色笔在书上记了几笔。
还书的时候,那个老师正无比温柔并以一种高姿态的同等地位人的身份感和hph进行亲切的交谈,从时政聊到他以后的工作啊未来什么的。我默默把书推到那边,老师翻了两眼脸色就很不好了,我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起身鞠躬。(其实好像是中间因为我不满他们的谈话,主要是不满hph无视我就把书拿回来用蓝色的记号笔涂颜色来着)老师很严肃的教训我,我非常想找借口,就拽着hph说他也知道我一开始没有想用笔画的,是后来一时激动,hph说是这样的。于是老师没深究,就把书递给了旁边的人,然后继续和hph聊严肃的话题,我就乖乖丧丧的坐在一边。
后来老师把那本书送给了我,我翻开之后上面居然有前国家主席hjt的留言,大概就是说希望我爱惜书籍尊重别人之类的,但是写的很委婉,让人读起来就有一种他很慈祥的感觉。又翻了翻还掉出来好多小纸片,上面有高中老师和同学给我的祝福,好像是高考顺利选择题全对之类的……
后面的情节连不上了,具体还有:
1 hph单手把我抱(举?)了起来,说你这么轻我能抱起两个半你,我一脸惊慌。
2 高考结束,我没考好,而yjs说他要不是报了首师按照分数可以去北师的。
3 从报告厅和zz和铭铭说好一起去小卖部买冰棍(神奇的是居然去小卖部都有扶梯),结果跑到那的时候我发现没带钱包,于是蹭了zz一个草莓味的可爱多,嗯,五块钱一个。

梦到,她问老师她的作业如何,发了个微信过去。老师列了一排优缺点,而后是一些意见。她看了一眼,恩,决心要好好改造方案。
   
     这时对话框那边仍然是信息弹出来,老师分享了一些他拍的案例,随后几条就是日常的问候。怎么感觉老师话这么多,碍着面子,她还是礼貌的回复了。

     再后来,对话框依旧不停弹出信息,有写的诗歌,玩笑,风景照,伤情的话……她盯着手机屏幕,瞳孔放大,一愣一愣的,似乎嗅到了不得的信息。

     这不是老师吗?怎么会这样,她心里震惊万分,忙着查看了备注头像,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人,奇怪!刚刚分明问的是专业问题啊?竟然还回答的这么完善!震惊了一会儿,一股意识流告诉了她答案。
     
     原来是一个学长。

     日子依旧不停的往前走,她参观了一个宫殿,走马观花。遭遇了一个突发状况,对话信息依旧弹个不停,她突然想像出对话框外面他紧张的情绪,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爱慕。

     可这,这一点都不合理啊!

     空间变化,转眼间到了一个戏台子边上,台子上一群人,其中有一个小哥,长的白白净净的,这模样立马从一堆人里跳脱出来。

     旁边一两个妇人窃窃私语道,诶,你别看那个小哥年轻有为,现在风度翩翩的样子。千万不要让他见到那个小姑娘,会疯的……

     诺,你看……就是她。
   
     指了指路过的她,她停了下脚步,回过头来环视了一圈,扫了眼台上,那个小哥不就是……

      学长!

      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会发生什么,我不得而知。

      大概是小哥的感情太过炽烈,人家小姑娘倒是会怕了。

悬浮

梦中再次施展了身体前倾双脚悬浮自动前行的绝技,借此混过了部队的魔鬼式长跑训练。

20170218

梦中女孩的好感度是可见的。
梦中的梦中一次愉快的沟通使进度条达到了可以约会的安全线。
梦中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刻度还停留在似见不见的最初,些许失落。
现实中醒来发现没有什么可见的好感度,也依旧找不到话题,失落万分。

设局

手机响了,对面有些嘈杂,老爸耳朵也不太灵,不及细问,对方匆匆挂了。
“是你同学A打来的,说是另一个同学去世了,你可能认识,好像叫xx”。我试着组合了下近似音,确定了一个名字,但觉得不可能,于是打回去确认,电话接通了,没人应答,我屏住呼吸听到对面是在和另一个人通电话,心想,既然没时间为什么要接我电话。耐心等了一会,轮到我了,确认了死者叫“超帅”。我肯定没有这么一个同学。但鬼使神差的,我到了打捞现场,超帅被推断为投水自杀,死前写了遗书要捐献面部。我想,既然如此厌世为何还要留下自己的面孔继续行走世间。同来的还有两个同龄人,他俩毫无顾忌的帮着搬动尸体,但却也不认识死者,不久借故离开了,我碍于面子迟迟未走。
警方确认了超帅的老家但不能确定是哪户,通过百度地图在护城河里的靴子最终锁定了,我们一行人赶到他家,家里只有一对老人。
老人像是不知如何面对太大的打击,平静的招待了我们。下一幕两人便双双喋血。我倒带回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同学A被确认为此案元凶,但有老人和我作为人质不便捉拿,小屋被层层包围。同学A不顾外面的喊话杀掉了老人,我明白了他并没有想活着出去,明白了他杀人只是为了取乐,明白了我早该脱身此事的。
但是一切都晚了。

20170212看到一大片星空

(前略)
在和大神(好像还有一个谁,好像是半仙儿)寻找一个教室,因为校舍重建了所以位置也变了,原来是414,但是现在不知道414在哪里,明明是414自己却在3楼转悠了很久,但是绕着转了一圈,3楼连509之类的都有看到,就是找不到414这个教室在哪里。
外面还在施工,明明已经天黑了,明明已经接近凌晨了,工人却还没有休息。到处充满了施工的叮叮咣咣声,还有电焊和插在地上的火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呲花的样子,哈哈哈)。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好多好多好多星星,而且是在动的那种,像是看到了动态的星轨,在流动的星星,好像能看到银河一样,就像是画出来的那种繁星闪烁的浩瀚无垠的星空,奇妙的是明明星星多的时候应该月色暗淡的,然而天上的月亮却极为明亮,亮到跟剪贴上去的一样,连陨石坑都能看到。
我就惊讶的喊住了和我一起的大神和另外一个人,说快看天上,他们也很惊异于这样的景色,然后我们就从楼道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站在离那个像呲花一样的火把很近的,靠近校舍外走廊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天空。
然后看到了奇观,以月亮为起点,由流动着的星星组成像是小时候画太阳光一样的那种线条,像是月亮在散发光芒,但是又不是中心放射,而是像是邮戳似的那种,波浪线似的,点光式的?总之就是只往一个方向偏。
在赶快拿手机试图拍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因为像素问题或者设置问题,根本拍出来就是一片漆黑,或者是曝光过度的样子,一片模糊。我们三个都很遗憾,我想飞快的跑去教室拿相机,但是当飞奔回去又回来的时候,发现因为自己对相机也不熟悉,所以仍然没有拍到。然后奇观就结束了,但是星星还是很多很多很多,漫天都是,不过好像一瞬间就静止了,像是钉在天上不会动了。
这个时候发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爷爷带着孙女也看着天空,他们似乎在等着孩子的爸爸来接。
后来记不清了,只对奇妙的景色印象深刻了。
记几个关键信息吧:送小朋友去上课,414换到了幼儿园小4班(在一个二层小楼的一楼,二层小楼长得很像我小学时候的艺术楼),我在上一门奇怪课(具体是什么记不清了,老师和同学都很奇怪),给大神打电话听到那边在上托福课。
-
结论:
1 应该是白天特意去翻了榆中的星空
2 像呲花的火把=>春节的时候我妈被坑买的呲花药很少 点起来像火柴 没呲两下就着火了 谢谢当时哥哥护着我呀
3 可能想爷爷了吧
4 因为睡前在和gxc聊他在学而思教小朋友奥数
5 可能因为知道自己要开始好好学托福了

校园20170212

回到我们这一所学校,然后他自称中戏,我也是醉。然后和同学一起进了一间教室,教室很小,同学也不多。黑板上显示的是高一。在上楼梯的过程中我发现,墙壁很脏,蜘蛛网像几万年没擦一样,觉得这个学校的人好懒。然后他们上课了,我组建了我初中同学,他被罚站,然后我给他打招呼他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期间,我还遇见了老爸之前单位的一个叔叔,搞不懂他是怎么来当上老师的。后来我就被莫名其妙的拉到一间教室,前面是一片荷花池吧大概,老师让我们每人画一幅画。大概梦就醒了。

坐骑

世界似乎出现了什么大灾难,我看到许许多多动物逃奔而去,其中还有许多动物上承载着人。牛、鸭子、骆驼等等,有一只鸭子羽毛是彩绿色的,特别漂亮,上面坐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
然后我们旁观的人蜂拥去买坐骑,在一个大市场里,我看到有那种Q版的恐龙;一只大乌龟,脖子旁边还有金色的战甲,叫璇龟;三种不同的螃蟹,有一只看起来特别威武特别大;虾;一个月亮形状的网状的坐骑,网里面盛满了星星。市场里还有可以给坐骑们吃的食物,买来喂他们跟他们打好关系就可以骑着走了。我买了两根香蕉,找来找去找不到心仪的坐骑,就随便喂给了一只猴子,第二只香蕉本来想喂另一只宠物,可是猴子旁边那只坐骑是一把香蕉,香蕉不吃香蕉,所以只好也喂给了猴子。

20170208【三万软妹币,实体娃娃,黏土制成的飞机杯,被嘲笑的我】

0170208【三万软妹币,实体娃娃,黏土制成的飞机杯,被嘲笑的我】

梦中的我攒了三万软妹,准备用于购买实体娃娃。

在网上看中一款美国进口的实体娃娃,价格在一万软妹币,身高只有128......

我高兴地下单了.........

许久之后,我收到了货。快递箱小到不正常,刚好只能装下我的雅马哈调音台。

这特么完全不正常啊,我买的可是身高128的娃娃..........

我勉强拆开了快递箱,只见快递箱正中赫然是一个黏土飞机杯.......

经查证,这飞机杯正是我买的娃娃。

我决定找卖家撕逼,连续多日发了无数条消息,然而卖家选择性无视。

我自认吃亏,将飞机杯当做装饰品摆在家中,这名器做的极其逼真,但非常非常非常硬,连一根指头都插不进去,什么卵用都没有。

家中人全都嘲笑我一万元买了个破烂玩意...........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飞跃疯人院

偶尔也想要找人交谈,并不是需要,只是据说这样会让人轻松些。
向亲戚倾诉了最近种种不如意后,对方把原因归结为曾在我身上发生的一起事故,他越是详细描述,我越感到头脑混乱,因为这件事在我记忆中从未发生过。我试图用逻辑分析辩解他描述的我半年前某天的行动的荒谬可笑,不可能发生,然而这荒谬性反倒证明了我的不正常。
然后,我被收入了疯人院。几个去亲戚家找我的同学也陆续进来了。疯人院里有一台防弹屏老式电视,里面放着黑白片子,仔细一看是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当看到我被污蔑为疯子收拢进疯人院时,我发疯一般的抡起锤子砸向了屏幕,周围几个伙伴畏畏缩缩试图告诉我这个片子他们看过几次,让我相信结局很美好,但我却已失去控制,一次又一次地抡起锤子,把屏幕连同后面凄惨的人生砸了个稀烂,直到筋疲力尽。

【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20170201【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在某个北欧国家留学,该国家语言巨难学,公立学校一概免学费,然而宽进严出,极难毕业。我就读一所公立学校,专业是机械自动化。这个专业在全国范围内都极难毕业。

学校周围全被冰雪所覆盖,天寒地冻,天空是阴霾的灰,甚少见到阳光。

我每日重复着学校,公寓,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没有任何朋友,一天除了学习和旁人也说不上几句话。生活极其压抑。

我在此国留学了很多年,始终无法毕业。

在给母亲打电话时,差点失声痛哭。

毕不了业的绝望感贯始了整个梦。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