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抖露6

1. 34的演唱会,买了外场票(外场480内场500+)。结果去了会场一看,外场跟内场之间是墙+大玻璃窗隔开的ww 像是录音室似的设计。但是玻璃窗里面拉上了帘子,只留了一个人脸宽度,根本看不到内场情况,演出中偶尔有人过来带动气氛。 于是跟内场的人换票了……

2. 跟R在教学楼里面找教室和座位。很混乱,似乎班主任老师调走了/换办公室了,大家需要重新排位子。一天晚上,进了教室之后发现原先的位置被人占了,于是R去跟同学(看脸一个是我的初中男同学,一个女生不认识)说让他们挪一挪地方,但是我觉得R去求人的样子很土(?)于是就先离开了教室,过了一会儿又回来坐下……?

三体人攻占地球以后

梦见三体人攻占了地球 地球人沦为奴隶 我是三体人攻占地球后生育的一代 我的教师是地球人中少数逃脱奴役的 她秘密地进行复兴人类的宣传与对三体人的和平主义教育 受到她的影响我和我的同学们认为不应该奴役地球人 于是我们秘密进行着推翻三体人政府的行动

爱抖露5

去了34的演唱会,台下布置成教室似的桌椅座位,我周围坐的都是团里其他成员。
34在很近的地方带动气氛,喊得一如既往很大声。记得我在台下狂喊“34かわいい——!!!”还被她听到了,冲着我笑很久,超开心。
其他group member也超可爱

暗杀

国内某个势力壮大,国家经济孱弱竟无法对抗。总统是个全能的超人,但是在其位放不开手脚,需要找个理由离开一段时间。
回过神来,我抱着一支步枪趴在城墙后的地面上。脑内传来任务:我受雇于两个人——总统:假装刺杀他。副总统:刺杀总统。今天是个节日,总统骑马缓缓从我身上跨过,城墙遮挡没人看得到我。慢慢行进的背影仿佛催促我赶紧动手。我枪口下压,打中了马屁股,人影应声坠落,被下方预先安排好的人员秘密接住。
那人进了囚车准备押往监狱。他说他一度怀疑所谓命运,现在又肯定的相信了。

满月

某天傍晚。彩霞烧得正红,星星已经迫不及待出来了,几个一组跳着舞,非常漂亮。耳边电台在谈论着关于今晚的最大满月,据说要好久好久才出现这一次。我赶忙向大伯借个双筒望远镜,大伯找了半天给了我一个老花镜,戴上看了半天感觉完全没有效果便扔到一边了。月亮出现,被大气围绕的的巨大蓝色星球,完全是在月球看地球的感觉,不久掠过太阳,非常壮观,不过没几个人在意。

关于枪支

多次使用枪支,都未能心满意足,无论是面对人、怪物,都频繁出行射偏和卡壳,射偏主要因扳机太重(左轮?)而导致。

睡过头的梦

今天早上是在:本来应该睡到十点,却睡到了下午六点 的梦中醒来的,心好累!

生病的时候做了一个算是春梦吧

梦到完美伴侣了,黑长直,眼镜娘,身高一米六,腿长腰细,性格百变小魔女。梦里在不知道在哪里看书,她突然跨坐到腿上,说要来一发,好像是公共场所,吓的我想推开她。然后她就开始解我腰带。这个时候正好有个人路过看到了,听到一句"这个人好变态,让女朋友在上面"感觉哪里不对啊……b38

梦到了地球毁灭

好吧不至于毁灭,是说澳大利亚东南海岸长得像亚丁湾一样的地方的巨型火山要喷发了(明明没有这个地方!)。从喷发前一个月世界各地也都在地震这方面看得出规模非常大,甚至能把隔壁的新西兰淹没掉。

然后它就喷发了。当时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和我父亲正在坐地铁,虽然地震了但车里人却无事而且继续地铁向前开!不过地铁司机没有开到下一站,改了道把车停到了更靠近地表的一站,让所有人都下车。我个人则在下车后研究了一下发生原因。

然后就醒了,没有结局b38

虽然被感动到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大二结束了快离校了,而今年和我关系非常好的学长也要毕业了(一整年都没搞懂他到底怎么看待我,哎这个算了)。

在最后一次见面时(也就是现实中的几天后)他给了我一本日记本,里面有给我的一封很长的留言便开始读了起来,真的是非常感动。

不过信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马上就发现是梦,觉得不能做这种美好的梦,就醒了。

舞蹈课

音乐课上,老师宣布要挑10个人去参加舞蹈比赛,百般艰难,最后只凑够了8个。我在下面着急的想,为什么我不会跳呢,哪怕随便一支都好!

跌倒与飞行

我顺着楼梯慢慢走下,忽然意识到我应该是在做梦。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梦中摔倒是会醒的。
于是我就把自己从楼梯摔下。
但我并没能成功地摔倒。
我倾斜的身体顺着重力就要倒下,却被空气阻力托住了。
我正懊恼,却发觉自己正在高空中坠落。四周都是云,连地面都看不到。
「看来我这个梦,一时半会是醒不了了,因为暂时摔不下去。」我想。

死亡

死去的爷爷一直活着,一些日子后奶奶突然就死了。

酒后趣闻

中夜,恍然惊醒
口内甘甜清凉如饮山泉
回味不尽犹如梦中
正自惊疑
左手忽抓一物
细抚之
矿泉水瓶尔,心安复眠
早起,左右相顾思虑良久,骇然

萝卜

补完一部动画,12、3集。前面都很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聊。男女主角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除了他们的舌头都是绿色的。最后一集他俩走散了,当男主发现女主时,对方已经溺水了。男主没控制住情绪,嘴巴里吐出了一方又一方手帕。大概是机器人表达哭的意思。这时女主苏醒,也吐出了一方方绿色的手帕。隐瞒了全篇的身份最后还是暴露了——他俩都是机器人。

在给自己拍证件照,对方很不配合的动来动去,每当我抓住一个定格想按下快门时,他总会很及时的做个鬼脸什么的将我打断。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