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同学会

Johnson小弟弟兴奋地告诉我他明后天要去dream company面试,我祝福他的时候暗自伤神自己没能得到这个机会。我遇到初中时候的傻同桌,他口齿不清连话都无法完整说,但是他的确是个神童。他告诉我国庆回来他已经收到四个快消的面试通知,我气愤极了,逼迫他告诉我诀窍,一边开始打着童年时期的战斗机射击游戏。我在路上遇到了许多初中高中的同学,和他们一一拥抱,这其中不乏当年的学霸神童。然后,我吃完了饭随手把筷子扔在地上(这是我的错误)我看到做饭阿姨对我破口大骂,“你穿着高贵人模人样,骨子里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气愤极了,我原本已经把筷子拿上来,随后我想杀了这些垃圾。

彩虹糖

war将他的最佳头衔传给了我,但是他却将它扔在了马路上让我自己去捡。我拿到最佳头衔却发现那是个游泳奖牌,我来到泳池发现深水区已经没有水了,浅水区的水不过刚刚漫过脚踝。我约好了敢敢召开第一次会议,时间原计划定在12:30,但是我还没有吃饭,我正在路边找韩国和日本料理,我将时间调整到12:45甚至更晚到13:45。我还邀请了妹妹来出席,我此前正陪着她在shopping mall逛巧克力和糖果,她跑不见了,我手里拿着她刚刚选出来的英国产的彩虹糖。

公主

昨晚的梦真的可怕极了。
我梦见了陈红女士扮演的太平公主,她穿着白色和紫色的蕾丝裙走进来,照了照镜子中的自己然后躺在床上。她用剪刀一声不响地平静地从脸部划开,露出鲜红色的脑浆,而后再把皮囊缓缓地剥开。

撞车

妈妈和司机坐在前面推推嚷嚷,我听出来妈妈要和爸爸离婚并选择和司机在一起。我伤心极了,上一次如此伤心的感觉发生在小鹿和我永远分开的时候。我大声喊叫起来。然后貌似是unilver的经理人过来,我们发生了争执,却不记得内容,类似于‘你特别不适合我们’。

191002

早上的梦是梦到和几个人一起去一个地方,然后中途有河和泥路。河有深有浅。

下午梦到了和几个小伙伴(完全不认识),一起逃出一个有妈妈桑的小楼,我们有自己造的飞行器。
后来去了很破旧的游乐园,门口有很多上等人样子的在摆宴席。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上身是裸的,下身穿了牛仔裤,所以一直用手环着胸走路。
接着梦到在居民楼之间,一个女生带着日本男朋友见父亲,她在两人中间做翻译。

舞蹈课

家里的长辈临终通知分隔家产。作为三少奶奶的我,意外发现burberry风衣被泼上脏水,我的丈夫三少爷劝我留在家里,我预感他们不打算分钱给我,大奶奶和二奶奶在会议结束后都来看望我对我表示了强烈的同情。
我错过了舞蹈房的课,匆匆忙忙地赶过去,却没有办法跟得上节拍。女老师把我单独苓出来,“我没学过那只舞”,“我可以单独教你”,她让我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然后用手指戳着我腰上的赘肉,“你就这样趴着也能够瘦下来。” 我却觉得她在和我调情。“你每周二晚上都可以来上我的课。”我突然意识到教室外面男人正在等我,他需要我改签回家的机票。

《赤池系列~茎~》(仮)

梦到杉田智和さん主持的一档游戏节目。
当中的竞猜环节里播放了某个老游戏的pv……虽然梦里的我坚信这是由手冢治虫老师的漫画作品改编,但是醒来一想又感觉不像。因为没有保留他的绘制风格。从画面推测,那应该是Gameboy一类掌机上的作品。背景颜色的主基调是红色。鲜血的红色。
PV刚开场,银幕正中央出现了典型的日式露天澡堂。伴随一首相当瘆人的BGM(节奏很慢,重音鲜明,会渐渐引出人心中的不安情绪),接着是一连串鲜红底色的女主角大头特写(可参考小说《くるぐる使い》的封面),画面中她神情恍惚,仿佛是遭遇了什么不幸,人生失去了一切希望似的。
关于之后的画面,我的记忆已经模糊。大概记得以下几个片段:
1. 灰暗的街道。肚子上划着手术后留下的疤痕,看起来浑浑噩噩的上班族行人。
2. 女主角浸泡在开头出现过的露天温泉中,依然面带恍惚。背景色调缓缓从灰变红。最后红色吞没了所有。
3. 同样在这个温泉。某个中年男子的面部特写,带着诡异而又不怀好意的笑。镜头逐渐拉近。
影片放映结束后,每个嘉宾都面露难色,只好由主持人揭晓答案。这个游戏叫做《赤池系列》(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四个字,并非シリーズ或者其他的词汇,可能读作けいれつ?),副标题是单字。应该是“茎”一类的汉字。经介绍这是由一篇讽刺当今社会人们对减肥瘦身的过度崇尚……并含有非法器官买卖描写的恐怖题材漫画作品。节目紧接着通过影像资料开始讲述有关原作创作背景的故事。但是那部纪录片片段里,出现在灰色街道尽头的却是《Persona 5》里的Joker。最后画面一转柯南。变成了对柯南大结局的猜测……

罗意威男人

梦到了和张一鸣下棋,看到小明哥在竹林里的茶馆喝茶谈笑风生。
梦到了美女被剥皮,露出橙红色的内脏和大肠。
梦到了公交车撞上了猿人,一对老夫妻被堵在车门无法下车。
梦到了家里的别墅外面宠物们都在咆哮,猫咪变异后体型庞大竟然杀死了狗狗们,他们决定继续杀掉人类,我只能爬到花园里的编织网当中躲起来。许多乐高形状的英国士兵和人类决战输掉的就需要掉进草地里被动物猎杀。我于是掉落在地面上,却碰到高中的好朋友小裘和滚滚,我很难过地告诉她们我被刷掉了,她们很严肃地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关闭自己的微博?” 我先前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关于我的罗意威面试官的微博,描述了他是如何极其不舒适地撩妹。“你这样他可能会看到?” 小裘说道,“他有可能看到你的朋友圈?”我朋友圈的确有一些在上海拍摄的复古写真,“所以正是因为他才觉得我矫情且做作把。”
Sei

两场梦

黑色天空与大地 大楼 楼梯 抬头 带噪点的灰色光芒 黑色天空与大地 大楼 楼梯 一层 四层 环路 阶梯  抬头  竖梯 活板门 入口 白绿石灰房间 宿舍走廊 无人 假期


沙漠 流星雨 无门的房屋 斜面长方形玻璃 录像 朝向 玻璃碎裂的声音 迎面而来的陨石 暂停键

[有点像希区柯克那个飞机追人的片段,不过是陨石,并且我在无门房屋里没法逃走]

南肯辛顿的恶魔

我去伦敦的书城老板娘微笑地告诉我,“你还是去大学教书去吧。” 我悻悻地离开。
我在south kingston 别墅区的林阴小道上,一个男人正在和我调情,并打算实施敲诈。突然间一个褐色的猛兽向我们袭来,我用枕头拍打它。然后和男人一起跑出去,这只猛兽逐渐缩小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凤凰,但它还是准备咬住我不放。我仿佛总是在south kingston 打转,隔壁家的一行人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戏曲剧院棉花糖的梦

我和爸爸妈妈坐在公交车上准备去听伦敦西区的音乐会,车上有个小姐姐在轮流发棉花糖味道的爆米花,我没有吃,我在吃自己的爆米花,我担心她会在爆米花里下毒。司机师傅接过爆米花,我特别想要下车,因为担心司机师傅会被毒死车就会翻掉。我一直把头枕在任言恺小哥哥的肩膀上,他和我青梅竹马长大,两家人是世家。我们没到西区就下车了。粑粑麻麻说不去看音乐剧了,准备飞到国外旅行。我哭了。
任言恺小哥哥说决定带我出去散心,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们走过伦敦一家咖啡馆,上面装饰着白色的小熊,我兴高采烈地说想进去拍照,因为伦敦的圣诞节要来了。我回到房间正在睡觉突然间一个60岁左右的消瘦的可能是农夫或者工地工人的叔叔走进来从我的房间窗户边跳了下去,我想叫住他身体却不能动,结果他居然又从窗户外面爬回来。我吓醒叫出声来。

天堑

Christopher Macken唱着2chainz的歌在挑衅我,原因是课堂上我的原画稿通过了,教授发给我一副画让我评估如何pass,那可能是Christopher的画。其实Macken和我一直都处在暧昧不清的关系,他一直都在担心我和班上另外一位小姐姐有关系。其实我的确是。
星巴克在四川省开了一家建在高楼上的咖啡店,需要爬上高高的竹桥才能够进店。我有恐高症,Macken陪着我一起,竹桥突然间变成泥泞寸步难行。

古着店

我梦见了澎澎,他和我来到了乡村别墅的后庭院,妈妈听到响声出门,但是她似乎无视澎澎的存在,问我为什么才回来。我走进房间,房间里特别黑暗,爸爸躺在那里身体并不很好。
我回到伦敦的一家vintage店,里面只有10余个人,一个杀手走进来,相继把所有人都割喉了。他离开后,另外两个黑帮团伙的成员看到店铺的惨状后正在商讨要不要报警。我原本在墙缝里隐身出来,我看到带着骷髅头的小女孩走进店铺尽头,我和她发现一些能讲话的人型玩偶。

旅馆

伦敦的六月还飘着小雨,花却是开了大半。我喜欢的小叔叔被坏人捆绑着丢进泰晤士河里,我想为他报仇,我派人把曾经落水的校车打捞上来,里面的学生们都还活着走出来,我指示警察把这些坏蛋抓住。我在这群孩子之中要找到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还钥匙。
我需要在5点前把钥匙退还给音乐大厅的前台,然后搭乘火车回家。我在音乐大厅租了房间,是奢华典雅的双床房,两张床被中间一张大床隔开,大床旁边有一个马桶。我从前的舍友sherry进来,决定和我一起睡一晚,但我知道她并不打算支付这笔费用,只是打算利用我罢了。第二天早晨,她背着一部红色大提琴和白色娃娃和我道别,我让她代我向petch问好。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们应该已经分手了,但是我心中却很开心。

赴宴

我们最后一天住在伦敦了,从公交车里看到一栋西班牙风格的建筑,墨绿色的藤蔓与大理石高耸入云环形的阶梯上悬挂着店铺的广告牌,我们看到日本抹茶甜品“无邪”,Doris(最近总是梦到她)建议我们今晚去那里吃点东西顺便喝酒。我会想去,只是不想再次化妆。
Petch和Bambi陪同我逛街,我穿着黑白色相间的过膝连衣裙,bambi觉得我可以试试看紫色或者蓝色的高跟鞋,我拒绝了,我回头笑着说,我只喜欢黑色或者白色。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它被粉刷成灰色,像是一个关押囚犯的牢场,曾经当红的明星林依晨来找我,她看着我的露天衣架,里面挂满了chanel风格的小短裙和套装,笑着问我准备穿那一套去敷衍。
我竟然躺在床上,不知道去了还是回来了?总之不舒服想哭,忽然间我头顶的天花板被打开,是透明封闭的玻璃,我曾经的初中同学此时像是研究小白鼠的科研队望着我,我看到初中时代的伪“男朋友”,他还是那么消瘦,深情地凝视着我,我竟觉得他帅帅的。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