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球

至今仍不知道该如何恰当地描述,也无法想象出具体画面的儿时的梦

巨大的铅球在来回摆动,一头是我,一头是面无表情的母亲。铅球最初摆动的幅度很小,每次在低点摆过草地时都会刮掉些许草末。记忆中铅球的摆动幅度会越来越大,内心的压抑感也越来越强,直到噩梦惊醒后恐惧到不敢再入睡,跑去找了母亲....

11.16

长得像妹妹的女孩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她住在地下室里,油腻的墙面,昏黄的灯光,诺大的起居室里挤着四张双人床,四个不同的家庭的主人正在伸着懒腰。我继续向着内厅走去,却柳暗花明是一处阳光明媚的花园,绿树成荫。我思念弟弟妹妹,准备带着他们去攀登长城。最后是弟弟和我登上长城,我正在给他拍照,我发现他瘦了很多。而后我听到后方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正坐在石阶上,舅舅正在打着口哨,却不愿意停下来。周围人都在看着他。

11.15

放学回家的路上,伦敦街已经没有了半点光亮,司机师傅不愿意载我,而我又发现背后有人跟踪。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载着摩托车停在我的面前,示意我上车,否则就会被尾随者带走。无奈我只好坐上他的摩托。他把我带去自己的家中,那里有6-7个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大多是东欧那边的血统,一位女士正在为他们分发羹汤。男人特别嘱咐女人为我准备好吃的南瓜浓汤pasta,其他孩子都死死盯着我却不敢出声。其中一个少年吸引我的注意,他长着和弟弟很相似的脸庞。他的神情仿佛在暗示着我不应该停留在这里,我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窝点。忽然间,我嗅到煤气快要爆炸的气味,我拖着男孩就往外跑,头也不回。男孩告诉我是女人干的。我把他带回我从前生活的小区-mhy,并跟doorman报了警。但是我们没有走进家门。第二天我从泰晤士河出发准备上学,结果还是遇到昨天没有被炸死的男子,我忽然意识到他会一直跟随着我在每一世界的场景里。

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

11.13

这些天陆陆续续的片段:
明亮的乡间别墅,爷爷正在花园里收拾花坛和废弃的钢铁,转瞬间我被拉入黑暗;
在篝火前取暖时,白色的猫咪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躺在软椅沙发上和我一起入眠。
学校的第三学期开学, studenthall多出一些新面孔,妈妈说lukas好像比之前胖了些,两个小哥哥和我热情的打招呼,他们是我的新舍友,lukas貌似有些不开心靠在墙角看着我。邻居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儿子坐在我的面包车里,但不打算带着我和我的孩子,天已经开始发青下着密集的大雨,我生气的用英文破口大骂,“what's the fuck with you?"

11.11

12个人被邀请住在英国乡村庄园里,我到餐桌的时候已经有人约莫入席。最后5个人穿着绅士服装维系披风进来,2位男士,3位女士,其中一位男士吸引我的注意,他的领带是红色绸缎高高的遮住自己的脖子。我们四目相对。晚宴结束之后我就敲开了他的房门...我们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尖锐的响声,于是乎扫兴地趴在他的身边。
我们走下长廊,发现所有人都在玩命奔跑,身边的人告诉我们连环杀手“叮当先生”又来了。我和他走散了,却意外遇到了jack zhang我曾经的好朋友现在的死对头。我们一哧溜滑下滑梯意外绕道了摩洛哥装饰风格的酒店的某一层,那里有许多独立的小房间,有的却没有门,我们必须找到有门的躲起来。穿过一个接着一个的餐厅里面愈发挤满了逃难者。
我决定不躲在里面,却发现“叮当先生”已经开始了大屠杀,之前一起参加晚宴的三位女士正在沐浴被“叮当先生”残忍的割喉。我只能够选择跑出酒店,天已经黑去了大半。我跑不动只能躲在树丛里。“叮当先生”还是发现了我,他示意我站起来,和我正面对峙,但没有杀我的意思,他貌似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说希望我不要再懦弱下去,并且期待着有一天用他的屠刀杀死他。然后“叮当先生”就离开了。
我疯狂的往回家的方向跑去,穿过其他庄园,女爵士走出来说我的礼服太沉重了,她正在经营着英国最知名的巧克力可可店。我看到了自家的庄园,那里面还亮着灯,我冲了进去。

11.8

p是我的男朋友,他向我抱怨新的电影不好看,也不喜欢河边的别墅,我心里窝火,但是却不敢对着他爆发出来。我走到河中央,双脚踏进河水里,一些海豚形状的锦鲤围绕着我活跃地蹦出水面,我竟然有点被绕晕了。我和p回到客厅,(可能是我的父亲或者是我在现实中遇到的某个celebrity)对我说,“面试官问你的优点和缺点是非常常见的,反正他们也没有很多想问的问题。” p还在对我抱怨,我想要一秒炒掉他。我回到了自己的gallery,那是我新开的,但是门厅罗雀,没有人来观赏,我特别失落。这时候我的父亲来了,我心里忽然间闪过一丝慰藉与满足。

梦回母校

终于回到了本科的母校xmu,回到了曾经生活的宿舍。jyc今晚就要坐飞机回家了,所以看不到她。wy也是今天中午的火车,我们匆匆打了个照面。我和cyy聊天,她领着我来到我的位置,那里还放置着属于我的东西像是打印机和洁面仪,我一瞬间竟然感动得热泪盈眶。我发现她个子长高了而且皮肤也比以前白皙很多。我和她说出柜的辛苦,以及问她将来想什么。她和我说xmu的师姐们还是想做学术,不想工作,她想做pm,结果周围人没有人理解。我问她投了哪家大厂,她说tencent和bytedance都有申请但不知道结果。

10.25 Untitled

与朋友分别,过了河后,世界都改变了,河谷平原生活的村民,突然就被成群的狼形怪兽袭击,来不及逃跑的已经丧生,剩余的人逃入山洞中,按编号进入虚空间避难所…但最后一人由于进入太晚被发现了,另一个人为了保护避难所也出来一起挡在外面…不过,魔兽将她们杀死后,用魔法破坏了门,企图通过连通的虚空间杀死不同区域内的所有人

跳楼

我们正在举行露天的技能竞赛,忽然间天空飘起了小雨。我和一个小弟弟(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提醒大家赶紧躲进帐篷里。而后我们被导师领上5楼,导师打开天窗,示意我们往下跳,“跳的时候要大喊一句咒语就可以安然无恙。”我说,“那我第一个吧。”我把手提的购物袋扎紧准备往下跳。我身旁的小弟弟拉住了我,他牵起我的手,我感觉有些害羞所以放开。
这天早些时候,我的助理曾经提着3000镑的手提袋来找我让我查看金额,她离开后我的奶奶也来了,给了拎了一蛇皮袋的牛奶。

191102

梦到又回到了以前的租屋那一片,租了新的单间,非常开心地收拾安排,发现和学校距离更远了,但是离地铁站非常近。很自由地感觉,家里是淡淡的绿色,雕花的玻璃,一副清清冷冷但是非常温柔的冬日景象。
梦到了在一个百货大楼里遇到初中的同桌。聊了一会,她给我看最近在玩的手游,给我分享了一下刚买的寿司,我问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她说要去吃喜酒。我问你要不要抽塔罗牌,她说要,但是我手机上的程序怎么也打不开。然后我玩手机,看到群里的人在大段大段地辩论。后来梦到她和别的女生在聊一个我没看过的大火动漫。说一个动画原画人在画限制题材的时候会用马甲,但最后被发现之后离职了还搬家了。
另外一个场景,也是梦到她,一个楼梯连接各个教室的地方。然后我们还是同桌。

暗恋

幼儿园医疗室有一位帮助医治儿童泌尿管道的老医生,我看到他疲惫的身体述说着自己的劳累。在fudan apr里隔壁间一位非常消瘦的妹子在烧烤店结实了自己的男朋友,但她们最近有争吵,于是我决定到店里帮忙劝架。我当时头发很油腻而且随意的盘了上去,男生没有嫌弃我,我劝他主动和女生说话,他和我说自己喜欢的其实一直都不是她。我忽然间意识到他想说什么,但是我没再回复(因为我是一个les)。我们穿过一片中心水上花园,我的钥匙忽然间丢进池塘里,我的女性朋友正在和我聊起最近的群面,她说其中那个过了的女生非常智障(但那个女生其实是我)我不知道怎么拿回钥匙?男孩子打算跳进去帮我拿。lv的面试现场挤满了人,我看到了tencent群面组的小伙伴忽然间人变得多了起来。我大胆地走进考场,面对考官询问自己的情况。lv的面官告诉烧烤店小哥哥说我过了,却对我说还要在waiting list里终极评估我,我问,“那我现在究竟打了多少分?” “很多人3400,你3800。”(哈哈这是在打cards against humanity吗)

x.o

梦见走入旋转长廊,金色的钟摆在反复敲打,曾经在美的的面官剃着寸头看着我,我和他相视一笑穿过长廊。天色已经黑成青色调。我的女性朋友正在路边呕吐应该是喝酒喝多了。我正准备拉着其他人去帮助她。

祭奠

我梦见了未来在oppo上班,我们小组需要出一个方案,我自然被推选为组长,组内一个男孩子抢先我一步提出了core idea,但他们还是推举我做reporter,我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到讲台上给前辈们提案,前面几组的人在黑板上画满思维导图。我什么都没有做,“请问我还需要画图吗?” “你直接说吧,第二组非常sucks。” 然后我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话。
我然后和友人转入日本的寺庙,那里仿佛有乌鸦迁移着地狱使者的尸体,黑色的光秃的树枝仿佛缠绕着我的脖颈与后背。寺庙中庭是一片明朗的樱花树,里面有嬉戏打闹的人群,他们浑然不知后庭是恶魔的祭奠场。我走到前庭感觉到水里有妖物,便提醒友人远离水池。我们穿过小巷,这时候仿佛穿越到伊斯坦布尔的商业街里,我们看到麦当劳,还有当地知名的早餐店,友人想要打包,我看到打包就不能喝免费(2镑)的胡萝卜汁。

進食

極其詭異的一個夢。

夢見自己變成某種野生動物,似乎是海豹還是什麼,被人餵食活生生的鳥類,看到鴿子什麼的都從頭直接吞進去了,但是忽然餵給我一隻貓頭鷹,而且是只有成人攤開手掌那麼大,爪子卻像一對大鵝掌。

因爲擔心扎到喉嚨,我看了下餵食者,似乎是知道我的顧慮,餵食者拿了一套手術工具給我,於是身爲海豹卻長着人手的我打開燈把貓頭鷹放在燈光下開始拆解可能會扎到我喉嚨的部分。

首先是從喙開始,拆下外面尖尖的部分,下面的卻是像人一樣平平地長在臉上的一張人嘴,而且只剩下下半張嘴的部分牙齒,其餘都是假牙,還裝着金屬牙套,於是我把假牙拆下,牙套取下,只剩下潔白光滑的下門牙。然後我直接拆掉尖利的鵝掌,用自己的人手握住貓頭鷹,帶着羽毛活生生地塞到自己口中吞了下去。

雖然是個畫面獵奇的夢,但是夢中的我居然一直沒有感到奇怪,自然而然地醒來了,也沒有感到害怕什麼的,坐在電腦前忽然想起來才有點發毛。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