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7

再一次梦见了前男友,我已经数不清多少次梦到他了。梦到他追到我家楼下,然后发现我妈在地下室,他落荒而逃,我说你进来吧。然后我妈还问他是谁,然后我就坦白我高中认识的。他完全换了一个发型,好像胖了点,也高了点。然后他在质问我,可是我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后来我就醒了。

3

前天:20170407

一个日本后摇乐队(不记得是december还是saisa)来国内巡演。选了一个我没去过的,离虹桥火车站的LIVEHOUSE(乐队说是为了赶火车)。LIVE HOUSE有点窄,但是又比较长,甚至还有许多像教室里一样桌椅。大家站着,或坐在地上听。乐队成员在演出中告诉我们,他们要解散了,因为怎么也写不出更好的曲子了。大家都感到惋惜。ENCORE的时候,好多人都哭了,我也哭了。不知是因为曲子太美,还是这场演出太过于悲伤。演出开始前我还一直找回学校的路线。

==================
昨天:20170408

似乎已经忘却了,想起来再补

==================
今天:20170409

有个可爱的男(女)孩(装)子代替了我的位置去上高中。我进入了上帝视角观察这一切。他做事更精细,说话更客气,乐于助人,(富有社交性),他比我更受人喜爱。大家都忘了我,我感到一点点悲伤。却没法换回去了。最后我不记得我是否离开了上帝视角。

太阳神

但她最终也没能挽留大家,
只剩她一个人。

她勇敢地决定一个人
向太阳飞去,
向着神所在的奇迹飞去。

众人仰头望着她,
充满向往、期待和不屑的目光。
看她越飞越高,
消失在太阳炫目的光芒中。
再看她化作远远的小黑点,
最后坠入人间。

20170401

侠客和小跟班摸进了一座小城。第一次来,谨慎起见没走正门。虽然城内很无趣但第一天还是玩到太晚错过了末班车,只好等明天出城。翌日坐车出城后路过一片湖,湖的对岸是一个超巨型太上老君雕像,脑后还有圣光。我惊奇的拿起相机狂拍,当地人诧异的看着我,像是看着到了杭州却不知道西湖的人一样,更奇异的景象是铜像后面的浮空岛,随着车接近,能听到上面正在雕刻大理石神殿的开凿声,像这样的浮空岛有好几座,都在开发中尚未开放,我想当地旅游局真是下了血本。

没几日,侠客又回来了,穿着随意也没带刀甲从正门进了城。不巧却撞到了搜查队捉人。见他衣衫贫贱相貌平平便捉了去,连同其他无罪市民一起压往郊区处决。郊外一块方地铺满了茅草,犯人被绑住推进去然后放火。据说是为了得到烧完的草灰给城内主公治病。侠客尚有身手,爬到不远处的湖旁,看守却不阻拦,只是顺势把他的头按进水中想溺死他。我也顺势停止了挣扎,装死浮尸于湖上。

不久后的一天,像第一幕的回放,侠客再次全副武装带着跟班摸进了城。

首尾呼应,大概是个满分电影。

忆秦娥

梦周公,梦中初见心相融。
心相融,清眸似语,笑靥如风。

灶边身影门前声,十年一梦原为空。
原为空,怅然追忆,只待重逢。

复仇

一整晚都在勾心斗角。
克莱尔的两位仇人疑心很重,复仇进行得很不顺利。她在狭窄曲折的地下停尸房潜伏了一个月,终于干掉了相继进来的两个人。大家都不愿去想这一个月她以什么为生。
宣誓后,我进入了魔法学院成为一名魔法师。课程进行的很顺利,但却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几个势力明争暗斗,我每日提心吊胆,某日为救一个孩子,我带他瞬移到了很远的一处农庄。农庄主看我箭法不错收留了我们两个。我们每天在箭馆玩耍度日,主要的工作就是跑腿送东西,估摸时间快到时,便开一个目的地的传送门,假装是一路走过去的。就在这悠闲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想起当初的誓言:学魔法要有始有终。我知道迟早会有一场大祸会降临,我在静静地等着。

遇见

梦到我有一个任务,必须学钢琴,弹唱,唱遇见。

然而我五音不全,总是跑调,而且钢琴也不会。
于是在很短的准备时间里,拼命听歌。后来终于到演出时间,音乐声响起,我唱了一俩句,大家便愉快的合唱起来,有一瞬成就感。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在多遥远的未来~

连环杀人犯

这个是两年前的梦了。

那个时候大一住学校宿舍,我的房间窗户正对小球场和小路,去后面那幢宿舍楼的人一定会经过我楼下,楼下有人讲话踢球唱歌我都能听到。

谁能想到那晚楼里居然闯进来一个连环杀人犯!我们逃啊逃啊总算逃到了后门但万年不锁的门居然打不开了,只好再回去差点又被连环杀人犯追了进来。总之又爬窗又跳窗的,活生生吓出了三身冷汗。

此时响起了有点熟悉的歌声
“♪ We love drinking ♪  3o'clock in the morning.
♪ We love singing ♪  3 o'clock in the morning ♪ ".
原来是出去玩的那群家伙又在回来的时候唱歌吵醒我了。可是但这次吵醒,我实在是感激不尽。他们让我回想起宿舍其实很和平很美好,根本没有杀人犯。

谁能想到居然是他救了我一命

半夜从一个house party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一大堆的人贩子拿着那种蛇皮套想要抓我,平时跑步很慢的我飞奔到了有些商店的地方,逃进了一家大半夜还没关门的兰州拉面馆。

拉面馆老板让我打电话给警察但没用,而house party的友人一直不接我电话。外面的人贩子眨眼就要进来了我吓得差点对人生失去信心。突然我发现先我一步离开派对的友人B携女朋友路过,我赶紧大喊救命他们就来帮我把人贩子打倒了。

原来友人B的父亲开车来接小两口了,我恳求他们能不能载我一程才发现他们家的吉普车真是举世无双得神奇。12座超高还有武器。。

梦见我要结婚了

很奇葩的梦,梦见我要结婚了,但是连结婚的对象见都没见过一次,是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完全不知道,但还是有结婚的车队,车貌似还挺豪华的,前面有个小人的那种...什么车来着..问我的家人后才知道一点她的情况,然后坐公交车去女方的家那边......公交车...

自助餐

想吃肉。特别是烤肉排。
走在自助餐楼层找了很久,肉排基本没有了,还在等下一波。只有炸鸡块,但是又不是很想吃炸的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架子有烤肉排,但是没有盘子了,于是我又到处去找盘子。
走过一个面包架子才找到了盘子。突然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很久不见,非要拉着我说话。
我记得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学医的,想着搞好关系,陪她聊了一会儿
没吃到肉排。
醒了。

白莲花与萝莉女


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室内,一群人正义愤填膺着,为着什么而出头,而后开始行动。邪恶势力也在暗处蠢蠢欲动。室内只剩下白莲花一个人在看门,而门框却坏了面临着坍塌的迹象。门外有几个喽罗想要破门而入,白莲花用身体用力的抵着破败的门。正当此时,有几个人归来,赶走了小喽罗,幸而虚惊一场。

白莲花一直不敢出门,因为门外一直有人在盯梢。所幸她脑子转了个弯儿,虽她身处高楼,但是却有一个神秘通道通向外界--下水口。白莲花强忍着恐高,从一根杠子下到另一根杠子,正爬到一半。突然看见下面有个人也正沿着杠子往上面爬来,只见那人抬起头来。诶,有一些眼熟,似乎是白莲花喜欢的一个男孩子。

你怎么来了?白莲花心里头涌起一阵甜蜜。
怕你出事,来接你啊~听闻思慕的人这样说着,白莲花脸一红,笑着说那我跳下去,你接住我啊~男孩子伸开了双臂,笑着迎接她。

啊……扑通。两个人同时摔落到地上,等在这里的人们笑了笑。男孩子扶起了白莲花,白莲花看了看周遭,是一个丛林,密密的生长着很多草,还有一口湖。

一个人说,好了,我们该走了。便召唤出一条龙。草丛里有一只老虎,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他们乘着龙正欲远去,老虎从草丛里面扑出来,想要阻挡他们的去路。龙张开大口,喷出大风,使得老虎虎目一闭寸步难行。龙摆了摆尾,长啸一声,远去。

老虎气急败坏,面目狰狞,狂吼一声,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着裙子的女孩子,扑通,倒在了地上,抬起头,竟是一张萝莉脸。
你竟是这样办事的,老虎化作一妇人面貌,向那萝莉女怒吼。萝莉女,并不出声。
啊!萝莉女被悬浮在空中,老虎妇人一怒吼,萝莉女的三魂七魄都快要脱体而散。

主子,万万不可。在一旁的女喽罗看着萝莉女将要魂魄散尽而亡,主子还没罢手,便冲上前去想为萝莉女一挡。结果两人变被一股神秘气流连在一起。哈哈哈,老虎妇人放肆的狂笑着。这样也好,你就替我去控制她。

萝莉女躺在床上,睁开眼,突然看见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木偶。萝莉女心一惊,身子往墙边缩了缩。女木偶脸突然动了动,嘴角微微一笑,开始说话。
原来女喽罗已变成了木偶,她与萝莉女已相互联通,萝莉女已经拥有了异能。可惜,这羁绊却更深了。

白莲花在房间里,一个温润男上前和她聊天,聊了一会儿,开玩笑的说,要不我就睡在这里好了。白莲花心一惊,想到了她喜欢的男孩子,便借口出去看看他。走出了房门,白莲花松了口气,只见大厅里有个人与她说,那个男孩子不见了,可能被邪恶势力绑架了。白莲花一慌,想回房间找温润男商量,却发现他也不见了。

白莲花挤进了一群学生当中,他们面前放着一个铁柜子,里面装满了玩偶。白莲花一眼就认出了变成玩偶小熊的男孩子。白莲花没有办法,哭了。

这时,萝莉女出现了。她一看见那里有玩偶就疯了,疯狂的拿锤子砸,想砸破铁柜,铿铿铿,可惜没有砸开。又换了螺丝刀,不行,最后又换了大钳子,使出异能,终于把柜子打开。
玩偶一出柜,纷纷化成人,白莲花就在那里等着男孩子,拉住了男孩子的手。人群推推搡搡的,她好像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温润男,他从玩偶人群中走出,一脸怅然若失,嘴角却还挂着微笑,只不过那微笑,略苦涩。白莲花一瞬失神,无意间放开了男孩子的手,想跟上前去。

萝莉女在人群边缘,看着温润男,看他脸上的表情,看他终于平安的离开。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因为知道温润男是白莲花那边的人,萝莉女略施小计,集合了一群人,打着如果去赴宴,就冰释前嫌的名头,邀请温润男和同学去吃饭。温润男知道这或许是一场鸿门宴,自然是不愿白莲花等人去冒险,他甘愿独自前去,却正中下怀。

放学后,萝莉女和温润男一起出发。萝莉女直言就两个红绿灯,走过去吧,温润男应允了。一路上,街边都是小吃,萝莉女很开心的招呼温润男过来看看老板们的手艺。温润男上前一看微微一笑,继而带她另寻摊位。

你看,这个很有意思。温润男笑着指了指某一个店的小吃。萝莉女看了看,又看了眼温润男,便垂下了眉眼。他指的只是很普通,很平常的事物,而且看上去手艺并不精美的样子。接二连三,温润男都向她介绍了这种事物。萝莉女的嘴角下弯的弧度更大了。

你看,这种虽然很普通,却很有意思。虽然不精致,却别有风味。温润男在一边笑着解说道。萝莉女却想到,

是啊,我喜欢的你不喜欢,你喜欢的我不喜欢。又或者就像是你喜欢白莲花,而不喜欢我……

不过,不喜欢罢了。

美轮美奂中的灾难

放佛我站立在黑暗的天和地之间,此时只有我一人,仰望天空,天空不断变换形状,黑白相间,甚是壮观,快感上升。突然天空中出现了大大的石头圆锥形,悬浮在高高的天空中,下面的人头马射手连续发出几个大大的箭,直接命中石头圆锥。圆锥便开始裂开,开始下雨般坠落下来,我便加快速度跑到房子里,再往里面跑,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听天由命。不知过了多久,我这里安然无恙,我便往外走去,只见房顶已经被乱石打烂,外面一片废墟,仿佛世界末日。此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小妮儿,到处找的时候,一个石头人抱着一个小孩给我,但是看到小孩模样,不是我的小妮儿。后面好像就醒了。

2

2017/3/6

笔记本电脑坏了,没法修,我很着急。于是乎上了船。


2017/3/7

和老爹去外国旅游。晚上去散步酒吧里看免费小演出。有个乐队来淦了一首听起来很原始的曲子,但是歌词并不是英文,我问他们唱的是啥,他们说“你不是印第安人你听不懂的。”我:???。酒吧老板给了我个苹果吃。……后面不记得了。。。

距离

你在一座海岛上,笑得很开心。
我把滚轮后拉了无数次,才知道这是加拿大,而明明前一秒你还在我身旁。
或许我们的心真的相隔太远,无论是横向的距离,还是纵向的层面。

自己开发方块机游戏,其中一个是小蜜蜂。第一关只是普通的传统玩法,第二关是左右键互相调换,一共10关,以打乱按键增加难度。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