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

烧死人的骨头或头发的时候会得到一些未来的启示。
不知何时得到了这样的能力,暗地里偷偷的进行着这样的仪式。
但是某天不小心烧了同桌的头发,几天后传来噩耗,对方车祸身亡了。
我尽量说服自己——这不关我的事,强装镇定继续生活着。

说给谁听 都被嫌弃了哈哈哈

大逃杀的背景
梦境开始的时候 我已经和大部分的小伙伴一起逃了出来
在一个像是欧洲中世纪的广场上 我们看到有一个东西被抬了出来 下一秒我们就知道是我们认识的一个小伙伴 她没有逃出来
而且她被残暴的统治者给剖开了 把她的脑袋取出来做成了像日本豆腐一样的东西 统治者说这是绝对新鲜的食材 让他的手下(一群企鹅)拿上勺子去舀日本豆腐里那一点一点的血块 说是最精华的东西
那好大一块日本豆腐 由一片毛皮裹着 放在了广场上
我和我的小伙伴就这样看着 难过的要死 也气的要死

这算是最近做的最好的一个梦了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很温柔的梦
梦到楼梯拐角处多了好多小狗 我家兔仔也在里面 突然有个小姐姐上楼 抱着一只巨大的哈士奇 我怕我家狗对着这只哈士奇吼 赶紧让小姐姐过
下一秒这只哈士奇不知为什么就热情的扑到了我身上 一个劲儿的舔我
后来我发现它变成了一个非常清丽的女孩 齐耳短发 高高瘦瘦白白 穿着淡蓝色的棉袄外套 眼角狭长 坐在角落对我笑
我心里温暖的要死

刺青

忍痛请人在肚子上纹了四个字,写的歪歪扭扭,意义不明,并且为了表示并不是随便涂鸦上去的,旁边又纹上了着重符号,箭头指过去。我想梦里的我大概是崩溃的。

事情总是做不好

梦很短 也是两个片段
第一个
要去朋友的婚礼帮忙 一大早要去别人家 结果婚礼推迟了一天 我第二天八点半到的时候 另一个朋友和我说  你迟到了两个小时 我大惊 说不是八点半么 朋友说 六点半 我们等你两个小时了 现在已经结束了 我心里那个委屈无助以及恨自己啊 我怎么特么记得是八点半

第二个
去朋友办公桌吃个饭 结果饭菜倒了一身 只记得那个什么粥就一直往我身上倒 连电脑都塌了 心想也是倒霉惨了 可还是要不失风度的认栽 不能发火 哎

梦见我妈戴了一顶很傻的紫色假发,类似于古娜拉黑暗之神。我从梦中笑醒。

我种了两棵多肉,两棵多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私定终身。结果我浇水时恰逢雨天连绵,其中一棵化水仙去,另一棵哀毁骨立,不久也随之去了。
故事末了,两棵多肉登台谢幕,我在台下心情复杂。当我看见多肉着装时,生气地朝灯光师吼叫:好好的男孩子穿什么裙子,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裙子是抄袭灵梦的!

二刷迷宫

【这个迷宫在我以前的梦中出现过,总共有8个区域。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
        从学校放学,走回家的路上有一大段迷宫。我可以召唤一个能变成小小面包车的机器人,它变成车以后我就可以愉快的驾驶。我很快就通过了2个区域。第3个区域没有灯,一片漆黑,都是一些没有墙壁,只有柱子和楼梯的房子,要从顶楼走下最底层。这里不能开车了,我就先把机器人收纳了。我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往下走。楼里有大大小小的毒蛇,但是它们的行动模式很蠢。我像电子游戏中那样把毒蛇引跳楼。
        走到楼底,看到了好多同校的学生。我还看到了地面铁轨,应该是沿着铁轨走到下一个额区域。我召唤我的小面包车,开着车平稳的离开。周围的同学投来各种各样的眼神。有了这辆小车,我肯定能快速到家。

三个片段

【一】
外婆家对面楼另一侧的底下那个广场乌泱泱的站了一群人 灰黑色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没有直觉的 但不是丧尸 我就远远的看着不敢上前仔细看 我妈这个时候来了 我告诉她 她不信 就到前面去看 我梦的视角突然就变成我妈的 感觉自己看到了人群里有人在不停的移动 感觉是有人在指挥他们站队形 突然我害怕我妈被发现 就把她叫回来 突然时空扭转 我和我妈被传送到了隔壁的一个巷子里 我妈仿佛就忘记了刚刚的事 一口咬定我记错了 我说没有 拉着我妈走回原来的地方 这个时候 原来的地方突然多出了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女鬼 梦里也是一点都不怕 就直接问她刚刚那里是不是有一群人 她突然走上前来拉着我往别处走 并告诉我是的 而且他们都是流浪的小猫小狗 被一个臭道士施法 变成了这样

【二】
在一个地下停车库里 前面有个人的车坏了 正被反吊起来修理 车窗全碎了 这个时候我看见有一只猫被开膛破肚的挂在车里 耳边同行的伙伴告诉我 看这伤口一定是被兔子给抓的 下一秒我看见车的另外一边有一只手把那只猫扯了过去 我立马就明白了 原来是猫有一部分被卷进了车里 这人为了修理自己的车 牺牲了猫 在梦里我气的发抖 然后醒了 默默的说了一句 真特么是噩梦

【三】
青铜门后面 胡歌和刘涛在对戏 刘涛和胡歌说 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 我算过了 如果我们有小孩 男孩只能叫闻翔 跟着你姓 叫百里闻翔 多难听啊 如果是女孩 跟着我姓 叫狐妖 也难听 我们还是算了吧 然后我就醒了 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敷衍的分手理由了
Kei

四个候选人

买了票去看电影,《3D哥斯拉》,到影厅门口临阵想走不看,然而最终还是进了的影厅…于是…

影厅里居然是另一个空间,是有点民国时期的香港,相当破旧,甚至有点像废墟,充满了雾与烟,老电影一样的惨白色调。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牌坊的下方,里面有个广场,还有不少残垣断壁,广场边上站着很多年轻的观众,都是大学生模样。再回头,白茫茫一片,已看不见进来的门口了。

电影像是开幕了,老旧的露天广播喇叭响起,介绍着背景,这是一个动荡无统治的时代。只记得一辆车从眼前从左往右冲过,撞倒了一面墙,扬长而去。一切都是真实地发生在面前,这是沉浸式电影啊,难道是新的观影技术?总之是接受了,反正也走不了了。

突然,广播说,来!做出你们的选择吧!我一脸茫然的时候,部分观众开始穿过残垣断壁往广场跑。难道是要观众参与互动?好先进的电影,于是我也跟着走往广场,穿过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并不认识有什么候选人,甚至有哪些候选人都不知道,不参与投票也是可以的吧?于是在广场边缘停了下来,只是看着其他人在广场里站队分阵营,我身边也站着不少和我用想法的人,大概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广场安静下来了,看来是统计结果出了,有四个候选人的票一样多,都是大阵营,其他的都是些小众候选人阵营。我才发现观众们都拿着着各自阵营的颜色的电影票,而我们这些不知所云的观众的票是白色的。所以他们是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件事?

广播再次响起,声音很平淡,四个候选人同票,那么,先「清一下场」吧。话音刚落,四大阵营的人拿起了地上的刀剑一类的冷兵器,冲向其他小众阵营,把他们一个不留全都杀死了…

我吓得瘫软在地上,一切都太过真实,我实在已经不知道这是电影还是现实了。他们也没有过来杀我,至少松了一口气。

等「清场」完毕后,广播再次响起。四个候选人同票,二次选举的方式是让其他阵营的人「退场」,留下来的唯一一个阵营就是胜者。请各位先前往各自的阵营的据点,明天才是真正选举的开始。于是四批人就很听话地往四个方向离开了。

这时广播补充了一句,持白色票的人有一天时间选择一个阵营,而且阵营是无法更改的。

也就是选择错了就会死?我想。

我已经不敢怀疑这是什么戏法了,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首要任务是去了解这四个候选人到底是谁,谁更有可能会胜出,我才能活下来,于是我跑向其中一个阵营…

END…

其实我是1V1爱好者

梦里我有一个老公,我老公除了我还有两个老婆。
二老婆是个傲娇,我的爱好就是和她斗嘴,看她斗输后瞪我。
三老婆我不熟,总之是个文静温柔的弱女子,她的记忆会周期性失去。记忆模糊时会把老公认成爸爸,记忆彻底失去时,整个人就会变得十分冷峻强悍,甚至还会黑化。
三老婆最近因为记忆混乱,常常处于崩溃边缘,便回养母家修养。可是老公那个渣男不管不顾,在上城一待便是月余。

我和二老婆携手探索地图,调查公园门卫一家失踪案。我俩在公园各个角落搜寻线索,我拨开池塘边的一丛杂草,突然看见了一大一小两只老虎,我还没来得及尖叫,老虎就说别怕,他们是被人变成了这样。二老婆走过来调查,发现老虎就是失踪的门卫一家。于是二老婆向他们了解事发情况,我在一旁撸小虎。
之后一路险象环生,我和二老婆几次被黑衣人围住,然后我发现二老婆虽然心眼小嘴坏还傲娇,但是非常靠得住,一路英勇杀敌,保护我这个啥都不会的菜鸟,我对二老婆好感噗噗上涨。

逃亡

家里有人私藏禁书(其实并没有),整个家族都受到了追捕。我像老鼠一样待在下水道惶惶不可终日。但我还是被包围了,随着包围圈一点点缩小,我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抓,便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抢来反抗。
还差最后一步就能重获自由了,一个长着双颗心脏的警察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用枪指着他,让他快滚不然我就开枪了。其中一颗尽职尽责的心脏大声冲我叫:“你休想!我是不会从这里让开的,我要捉拿你……”我还没等他说完,就毙了那颗聒噪的心脏。这时另一颗趋炎附势心脏也发话了:“哈哈哈,那个蠢货终于死了,那家伙烦透了,我自由了!”说完便让了路。
我终于逃离了那个地方,站在山坡上往后看,身后全是荒废了的城市,火焰焚烧过的废墟。不过我还活着,这就够了。

看了某某书院的新闻后做的梦

小学生小红看的电视剧里出现了猥琐男对女主的猥亵行为,小红突然想起村口王大爷对自己做过类似行为,心中一阵慌乱。
于是问妈妈什么是性骚扰,被骚扰后的女生是不是就不干净了,妈妈脸色尴尬,胡乱敷衍几句了事。
小红见问妈妈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自己找书查。结果妈妈发现了小红看的书,觉得自家孩子学坏了,就向学校老师报告,让老师代自己教育孩子。老师痛心疾首,祖国好好的花朵怎么能对下三路的事物感兴趣,于是成立了拯救小红分队。分队是几个小学生干部,他们叫上小红去村外池塘边询问情况。询问正进行到一半,一个小学生失足落水,其他人纷纷表示不会游泳,小红便纵身跃入水中将小孩救起。
然后那些小学生一脸满意地围住小红,告诉小红这是个考验,小红能英勇救人,那么她就还是个好孩子,欢迎她再次加入欢乐有爱的大集体。
小红内心OS:你们智障吗???
Tio

投奔怒海

大概是前几天的梦,感觉这几天的梦剧情都细思恐极,稍微补充一下就很完整的。能变成一个环的。
梦到和小李去越南旅游,梦里的越南有很多沙漠,彼时在进行文物挖掘和探索,我和小李作为外宾跟很多红顶商人一起大鱼大肉,途中似乎还看见了一些被自愿的挖掘民众,以及有点科幻的升天装置。也可能是监狱。快回国的时候我把自己护照的照片搞丢了,寻求小李的帮助,小李说很简单啊你可以装一下霓虹金就行了。
(可见小李让我说过多少日语去跟人家交流……)
我就走过去跟staff说中文,然后说我护照丢了照片丢了什么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居然用蹩脚的日语回我。那个海关不过就是一个在沙漠中用铁栅栏围起来的圈子,炎炎烈日我居然也不觉得特别热。只是很担心,终于问完以后,还要我填一个表格。
谜之这个时候我变成了男的,要填一份男性资料…其实也就是我自己的资料,是他们的防偷渡政策,要用中日英三语写个人资料——我,我父母等等,寻根问底地查看是不是编的,写出来的文件要进行比对。
我编的好辛苦啊……实在不会的地方还画了条丑狗上去
最后真的编不下去了,我就让自己睡醒了。

*估计再这样梦下去就真的是投奔怒海了
Tio

Roger & Liam

把I wanna testify 当成起床铃以后 好像梦到了很不得了的梦。
梦到了自己去了Liam和Roger同台演出的现场(想想就很不可思议,记得liam是不喜欢Queen的…所以同台演出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两个人差了20几岁………感觉一般合作的话都是年纪相仿的人,Liam和比自己小的人合作倒是有可能)
具体怎么样忘了,舞台的感觉可能跟泡和roger那场差不多
梦见自己还拿到了签名… 五点半睡醒去了一趟厕所才意识“嗯??没有泡啊”

*但是泡老了以后有点像奇行种……不锻炼肉就是会松啊

我也有有胆子装黑社会的一天(

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坐公交车放学回家,也不知道为啥那会我还住道里…总之下车的车站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面包房,然后有一次我进去之后,后面跟了个男的,进去就说收保护费,店主小姐姐就赶紧回去拿钱,然后道歉说这个月钱不够balabala
这是背景
然后又有一次我下车 因为欠花呗63块钱(这他妈是真的),快到月底了还不上(这他妈也是真的),我就恶向胆边生,脱掉校服,进了面包房。
“收保护费”
小姐姐:马上马上,你是咪哥那伙的吧?
我:咪哥?嗯??? 还分好几伙?这里是不是装成另一伙说不是比较像?
但我还是没有半分犹豫:对。
小姐姐立马从屋里拿出一个纸袋,说:十万够不够。
卧槽当时我已经戏精上身,虽然心里想的是尼玛十万我的妈卖个小蛋糕也太不容易了,但毕竟黑社会感觉要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
于是我没吱声,只是看了眼袋子,开始还脚步稳健,离开了店面。
小姐姐还在后面喊给我开个单子!
卧槽收保护费还有发票?给你开都有鬼(
于是我拔腿就跑
然后特意绕到了道里大桥底下的转盘道才停下来
可这时候小姐姐已经把我追上了,并在冰天雪地把我按在地上摩擦 一顿chuāi咕
我逃跑的时候还绕远从一个超市过道,那段过程我感觉自己还挺成龙,而且感觉一路并没有人追我,小姐姐可能是直着跑碰上我了……这波血亏
虽然放学的路上遭遇了一点波折,假装黑社会骗保护费失败,但我还是要回家写作业的。
然后我就开始过大桥那个道,对,我还用手机给姬友发语音说我假装黑社会打劫还差点成功了,结果语音发一半,大桥底下有两伙穿的跟赫哲族一样的人在打仗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梦中我的脑内就响起了bgm“风雪已经xx你的足~迹……远方的……”
歌词记不清了,但是这好象是闯关东的片尾曲。。。
对这两伙人就跟闯关东里面传杰放排的场景一样!大桥底下竟然这么宽敞!
我就趴在那个陡坡上看了起来,顺便找树枝插进雪里试图借力爬上去回家写作业
然后我就冻醒了 意识到刚才发语音竟然是做梦
我并没有去假装黑社会骗保护费
十分安心。。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