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7 Untitled

有一小群18-20岁这样的学生生活在一个靠近虫洞的空间站上,空间站内有各种设施,就像是在学校一样,每天边做些观察研究边享受日常生活。

在这群人中,有一个像猫一样的男孩子,他有些害羞不爱说话,也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但因为很可爱都是被当成吉祥物。

由于没有大人,平时做的事都是团体商量定下的,基本每天都不同。

(中间一段欢乐的日常生活不记得了)

某一天,总部传来通讯,这个空间站由于到了使用寿命,需要回收,所有人将被撤离。男孩子神色大变,好像有什么心事。在追问下,他说出了他的秘密。

之前在空间站上有一只怀孕的母猫,她与空间站上每个人关系都很好,某日她在空间站上去世了,研究员们便将她送进了太空…不知道是残留的意志还是什么被神听到,便将她体内的小猫变成人类送进了空间站生活,但相对应的,空间站上没人会记得原来的猫。

因此,男孩子不愿意离开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而选择要前往虫洞,走向他最后的旅程。其他人说服失败后,选择为他送行。

在空间站内,每个人都穿好了宇航服,把气密门打开,关闭了重力维持装置,在空间站内形成了一条助跑的通道。告别后,几个人轮流抱着男孩子启动推进器,让他不用浪费自己宇航服的动力前往虫洞。之后,就失去了他的联络。

回到地球后,收到了一条超空间通讯,是他在一个充满猫耳的国家开心地笑着的照片。

背景现代。
梦到一个福利院,里面有五六个漂亮的女老师照顾着大概二十几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老师们既有智慧还会武功,在教孩子们知识的同时会传授一些武功之类的孩子们叫她们姐姐。
有一次他们打算去另一个福利院度假,坐大巴车去,去的路上其实就有很多异常现象,比如十分陡峭的斜坡,走在大道上的巨龙,但是司机很牛逼地把他们送到了那个福利院,度假的这个福利院在海边,孩子们都很开心,一开始大家依旧普通开心的生活着,和海边福利院里的老师也相处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所有一切都变了。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一个海边福利院的女老师不对劲,虽然对孩子们温柔又耐心,但看着活泼的孩子们总是控制不住地发抖,眼里充满了食欲与杀意,针对这个其实她也跟福利院的姐姐们提起过,说自己很痛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奇怪,但姐姐们那么善良,觉得应该没问题,还反过来安慰她。
结果有一天,海边福利院的老师们突然展开了对他们的屠杀,二十多个孩子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中被杀得只剩下几个,姐姐们也被杀到只剩了一个,这时我的上帝视角和五感集中到了其中一个被最后的姐姐死命保护在身后的小姑娘身上,我感受到她颤抖的身躯紧缩,而前方皱紧眉头的姐姐告诫她一定要藏在自己身后,千万不要出来,小小的她点点头,就在这时突然窜出敌方拿着刀刺向他们,还好姐姐反应得比较快反手解决了这位,本来以为可以逃出去了,正牵着小姑娘的手准备跑出这个噩梦福利院的大门时,姐姐突然被他们老大一刀砍死了,小姑娘最后看到的是姐姐倒地之前翻飞的衣摆,听着她嘶声力竭地“快逃”,眼泪终于溃堤,一面拼命往外跑去,一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同伴一个也不剩了,姐姐也全都死去了。
到这我中途醒了,醒了我都在抽泣...感触太深了,然后再次睡过去的时候梦到的是小姑娘长大的时候,穿上了和当年那个保护她的姐姐相似的服饰,回到了海边福利院报仇。

扫墓

爬山,从山脚到山顶,山顶有一座墓地。墓地有一片是专门给烈士辟的。我进去后看见四周桌上摆放的都是黑白照片,其中有一张上有个非常年轻英俊的面孔。心想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照片蒙尘无人问津,便想着拿什么稍稍祭拜一二。
一摸口袋里,发觉只有三颗枣及一粒被虫蛀的板栗。我把三颗枣整整齐齐摆放在灵前,板栗看了再三实在觉得寒碜便想收回袋中。谁料板栗突然从手中滑落,在地板弹了数下后又蹦入我手中,我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只剩板栗壳,果肉已消失不见,心下便想着再来时一定要带一大袋板栗。
二次我拎着买来的糖炒栗子顺着老路向上,到了墓地,却发现灵位中多了很多新面孔,而我要祭拜那人的照片已经被撤了。我就问墓地管理人这里不是祭拜烈士的吗,怎么纳入了这么多一般人。管理人员说最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无奈,才放在这里。
我正打算离开,转身却看见一张遗像上的面孔极为熟悉,这不是我妈的朋友x阿姨吗?!管理人员见我顿在那张遗像前,便说道这人刚死不久,可惜了这么年轻,怎么就碰巧在上游放水的时候去大桥底下呢。我转过身大叫,不!这不是意外!这是谋杀!。。。
3.15

旅途

骑自行车载着3个朋友在很远的一处旅行,不知道为什么骑车的是我,我并没有觉得太累,所以一直坚持下来了。中途车子有几处故障不灵便了,我们在一家修车行旁停下歇脚,买了很多很多雪糕吃。天色渐渐黄昏,修车师傅说他们的零件都是手工打造的,我们担心那很粗糙就没有在这里修车,又踏上了旅途。没过5分钟就到了酒店,我心想早知道再坚持一下,就没必要在那里歇那么久了。

2018.03.17 Untitled

我是某学园一名普通学生,该学园致力于培养使用特殊枪械,与地城产生的怪物战斗的学生。我与妹妹住在一个像是欧美地区小城市中的独栋房屋,有一位青梅竹马寄养在不远处的一个小牧场一对老夫妇家中。

某日从学校回到家,妹妹与一个沉默不语的女孩子坐在客厅,她问我:"我们家里能养宠物吗?这是我今天在地城里捡到的" 我虽然不同意可是说不过妹妹,最后选择与青梅竹马商量,她家同意收养。
当晚,青梅竹马跑来跟我说,女孩子不见了,我们便一起去寻找…最后,在牧场的动物中间,找到了蜷缩着睡着了的她,我决定把她带回家,她似乎很喜欢家里当作杂物间的一个小房间。

第二天我前往地城,在深处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小房间,与队友进入房间后触发了警报,怪物不停涌入,虽然每个都不难击杀,可非常消耗体力…队友一人负责解锁房间内的宝箱,其余人抵抗怪物。
宝箱终于解开后,警报也停止了。在宝箱内只有一张硫酸纸的书腰,却没有书本体。书腰上面用金色的笔写了一些英文,是青梅竹马在过去失踪的母亲留给她的话,差不多是"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什么的(具体不记得了)

回家后,我把书腰递给青梅竹马,她起先有些迷惑,但看到字迹后泪如雨下。而妹妹带回来的女孩子,在看到它后非常震惊,连续两天在房间内似乎在思考什么,除了用餐与睡觉没有太多动作。我们决定在之后要去找更多的线索。

2018.03.15 Untitled

我跟一个长的像机器人的人扮演一所学校的学生,碰到了另一组同样不是人类的组合,我们一开始都假装是人类,可在对话中互相识破了,不知什么原因起了争执,便决定开始比拼…
他们像是在3D对战游戏中一样,设定场地类型,使用道具什么的(场地为飞行场地,方向为逆时针,允许攻击),接着,我眼前左下角出现了SP槽,右边出现了一行小字,请刷新设定缓存(x
我在意识中打开了esc界面,清空了缓存,可还是无法起飞,我便询问我的队友,他说我要跳起来的同时想像起飞,可是多次尝试都未成功…这时,对手过来跟我说,她是想像有一个空气的踏板支撑她。同样尝试失败后,我开始想像自己是类似飞机或火箭的飞行器,一次成功。
升上空中后,我终于知道学校中竖立着的柱子是什么了,原来在学校上空还有飞行比赛场地orz 飞行会消耗SP,场地内有各种气流等障碍,而我手中拿着一个枕头,大概是为了中途累了可以休息()与对手比赛飞了两圈进入冲刺阶段后,我就醒了…
Tio

Bret

梦到一个巨大的礼堂里,我穿着白T见到了德森。
德森在我背上签名还跟我耳语,但我一句没懂。

后来是suboi
大意是 我真滴好喜欢你哦suboi
这个梦里我就讲的英语了

相逢

逛菜市场的时候,遇到了老同桌,他整整胖了两圈,拥抱的时候我双脚离了地。我俩一边聊着一边往饭店慢悠悠地走,我又像祥林嫂般地跟他抱怨着教育改革的不公平,他也跟我诉说着生活的不易。末了,终于到了饭店,母亲在那里等了很久,面露不快,我才想起忘记给她打电话,赶忙介绍同学给她。

20180307

火车脱轨了,直直飞向了桥下,冲进了森林里。旁边那人坐的高了点,被不知何处来的钢丝削掉了半个脑袋,胳膊搭在我身上。“死人的胳膊可真沉”我边想着边把他的胳膊拿开,继续在座位上伏这身子,等待这一切的结束。

急匆匆赶到考场,已经迟到了太久,这场是综合考试,题量大而杂。我快速干掉了选择题和其它部分,最头疼的还是作文。向监考询问了剩余时间,得到的答复模棱两可。当我以为还有半小时可以写作文时,突然通知收卷了。

2018.03.06星战(误)

背景是星战,时间大概是傍晚,主角刚下飞船,一旁等待的,有些地位,戴着斗篷的人便对主角说,黑暗之主要见你。主角环顾四周,各式各样的机器人,外星人,还有各种武器飞船正在集结,都在为最终决战做准备。
在前往黑暗之主的路上,斗篷男仔细打量主角,说:"看来,那片虚空对你影响很大啊,好不容易才走出来吧,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主角只是随便敷衍了几句。
画面切换,同时,一名主管正在查看刚到达的这艘飞船。不知为何,这艘飞船紧锁着舱门,下方的空投舱门还有一行小字,"冷战纪念"。主管还在想这句话的含义时,空投舱门慢慢打开了,从里面放下来一辆…坦克。主管惊呆了,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武器。镜头绕着坦克转了半圈,同时主管念出坦克上的型号,T10(去查了一下,好像长得不像T10…)。

主角来到黑暗之主面前(长得像达斯维达),斗篷男说:"领主大人,拜伦穿越遥远的时空,终于归来了"
"不,不,他不是拜伦,他身上的波长是伪装的。说吧,你是谁,有什么目的",黑暗之主说道。
主角轻蔑地笑了一声,说:"在这片时空,我谁也不是,不过原力这东西还挺好玩的",同时,远处传来爆炸声。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那辆原力坦克T10(设定如此,请别在意)启动了,它在向主角前进,用它的能量束主炮摧毁沿途一切阻拦。
黑暗之主笑了笑,说:"真有趣,让我们比试比试吧",主角也点头应和。镜头向空中拉起,梦境切换。

外星人

终于到了约好同房的日子,我辞去加班早早回家,女友是外星人,也还算可以接受,可她突然告诉我他做了变性手术...

糟糕的回笼觉

睡前莫名地生气。
早上因为腹部奇怪的痛感醒了过来,吃了点东西回去睡回笼觉。
回笼觉充斥着误解、争吵、拳脚、人狗合成兽,最后醒来附送了一记鬼压床。
Tio

I don't have to sell ~~~~my ~soul

梦到Mani问我想见四块二还是猴王,我犹豫了一下,猴王的声音很好听可以吹爆,但是我还是喜欢唇红齿白的四块二。惊喜就是猴王把四块二带给我啦~
还梦到在成都用20万出头买了一套四居室,发达咯。初三的梦很吉利。

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20180209和学霸恋爱

和一个(记不清名字的)学霸的恋爱梦境,是我高中的同学。大概是2班的吧,但是我却完全想不起来名字(高中那时候好像也并不认识他),现在想想感觉也可能是3班4班的?甚至可能是学而思同学?甚至有没有过这个人我也不是很确定了。
情节不能完全记清楚,但是大概是这样子的:
1 好像是挑选出的同学们在实践活动,在组成的集体里,硕姐吓唬大家说不要去后山的某个看起来阴气森森的小房子附近玩,那个小房子里曾经惨死过一个小朋友,虽然在后山很隐蔽的地方,但是很容易迷着迷着路就到了门口。然后问大家有没有进去过那个地方,我摇摇头看向周围的人,倒还真的有人点头。硕姐接着说,这里虽然人杰地灵,北京城人多,城外虽然人少但是也能就着人气,人气高也好,白天压着阴气不会有什么事,然而也正是这种精气让惨死的小朋友的力量变得很强大什么的。听的我有点害怕,学霸拍了拍我的头,说让我别怕没关系,然后让我看他们的视频,是他们寝室拍的可能是获了什么“优秀寝室”之后的宣传片(x)吧,他和另外两个人在视频里说着叽里咕噜的话,我并没有心思听,看着视频里的学霸出神。他的另外两个室友一个来自三班,一个来自四班,是我(姑且算)认识的人,但是我忽然发现他们寝室只有三个人就问他另一个人去哪儿了,他跟我说另一个就是不小心去世的那个同学,说完我更怕了。
2 在学校的报告厅里看节目,大概是建校多少周年吧,学霸坐在我左边,铭铭坐在我右边。学霸凑过来跟我说,铭铭还是有刘海比较好看,我说欸?他说高中那会儿多可爱呀,尤其是后来长头发又有刘海的时候。我白了他一眼说您还挺关心她的哦?
3 中午,学校食堂,我们两个在纠结了一会儿吃什么之后选了看起来最难吃的(因为人最少……),拿到之后开始找地儿,食堂人很多,我好不容易东张西望的找到了两个人的位置,但是不在我们所在的过道,在同一张桌子的另一边,但是桌上正好是他同学,于是我们俩把盘子递过去。他直接从认识的人腿上坐过去了,我一个女孩子不好直接这样过去,就打算绕过去,但是当我绕过去的时候,发现又来了一个人,于是我和学霸说你和你同学吃吧,我再去找个地儿。然后端着盘子就走了,往前找了找,看到了gsm和小囧在,就过去和她们俩坐在一起吃着聊着,她们人巨好,吃完了也陪着我在那说话。后来学霸端着盘子也过来了,估计是他哥们儿们也散了吧,他站在我后面把盘子从我头上越过去放到我对面的位置上,顺便抱了一下我,而我心里想的一直是“你敢把菜汤儿洒我头上你就完了”,不过还好没有。不过gsm和小囧见他来了,就去刷盘走了,说了拜拜,走之前摸了摸我的头。
后来吃完饭以后在学校瞎溜达,我嫌穿着外套和羽绒服不方便我乱动,就把羽绒服和厚外套都脱了,手里抱着两坨衣服蹦蹦跳跳。学霸看我觉得我滴里嘟噜邋里邋遢的,就把外套接过来叠一叠帮我拿着,温柔地跟在我后面,让我在前面继续蹦。走到学校图书馆里,我就又跑到阅览室蹭空调了,然后开始看画册(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确实是中午吃完饭就喜欢和zz一起去阅览室看画册蹭空调www),看够了就拉着他出来,然后发现有一个阅览室的门口挂着“东林大学图书馆赠书”之类字样的裱字,我问学霸这是什么大学啊怎么没听说过,他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大学。
4 下午的课大概也是选人的小班教学,所以会和学霸在同一个班。(高中那时候确实有,年级单科前50还是前30的会有个特定的时间单独拎出来一起上课)上完课在老师留好作业之后就放学了(这里很神奇,留作业的老师是我初一的时候的班主任,但是我班主任明明是数学老师,这里却留了一篇散文分析的语文作业),我和半仙儿出去透透气顺便聊天,准备聊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过了会儿我看到学霸也出来了,不过是走向了他同学那边聊天,好像还抱着球要去打球的样子,我假装没看到他,继续和半仙儿聊天,但是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向他。学霸估计也看到我了,就把球丢给他同学走了过来,站在我后面环抱着我听我和半仙儿聊天,我问半仙儿之后是在学校上晚自习还是回家,半仙儿说当然回家了,我说好的那我也回家!
然后和她一起走到校门口,我刚要拉着她出去她说你傻呀我不坐公交车回家啦,我爸接我,我恍然,噢对是这样,然后陪着她找她爸爸。找到之后不知道为何她爸爸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气呼呼的问她怎么才到,也不张罗 提前说一声,就让家长在这等着,我看着她爸爸发怒有点害怕,怯生生叫了声“叔叔”,然而他并没有听见,连同我也挨了说,说我怎么这么没礼貌,见到大人也不叫。我可以说是贼鸡儿委屈巴巴的目送走了半仙儿和她爸爸,然后就要回家,学霸一把揽过我说“陪我上晚自习吧”,我说好,于是他接过了我的书包,拉着手把我领回了学校里。
在学校里瞎溜达,碰到了各种他的同学,我的同学,我俩共同的同学,大家都用暧昧的眼光biubiubiu地扫射我们俩,大黄和姜姜还大声的打了招呼:“小马哥儿~和男朋友呀~”我嘿嘿嘿的乐,学霸揉了揉我的头毛。抬头看到学校的大表,快到晚自习时间了,赶紧跑到教室里,他旁边的座位已经有人了,我就另外找了个位置,只剩下门口了,估计因为太冷没人愿意坐吧。于是我坐在门口第二列的第一个,回头看了看他,和我隔了一个过道,坐在我斜右后方,是第三列第三个,算是整个教室的中心了,嗝,引人注目的学霸哟。神奇的是我发现我同桌居然是金龟子(……),打铃之后老师惯例念了一下自习规定,然后就各自开始干事儿,金龟子问我作业小片儿上是怎么印下来的,怎么这么清楚,她网上查到的只有图片,打印出来特别模糊,问我怎么把图片上的字转成文字,我告诉了她之后准备开始写作业。散文分析写完之后数学题各种卡壳,一点都不开心,就打算在自习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偷偷溜走,并且不告诉学霸wwww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