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放歌的n3

学校里突然要搞活动,在一个小屋子里 dj nemu通宵给我们放歌。这是他出国前的最后一次活动了。

爱抖露11

我在一个爱抖露大杂烩的晚会上,场地是大礼堂,我是演出关系者,坐在礼堂后排。候场的表演者也在后排就坐。我和一组女生爱抖露坐在一起,但她们大部分不在座位,似乎去准备什么了。我只在节目间隙看到樱花一个人,已经画好了妆,侧脸瘦削很有棱角,唇色鲜红,妆面稍有点出油w 她似乎是排练途中回来取东西,一边翻包包一边双眼盯着舞台上。我没好意思盯着她太久。
樱花走了以后,我碰到了爱抖露a和一个洋气的女伴一起来看演出,女伴是红色紧身连衣裙和大波浪长发。我忙完场务回到座位,正好他们起身要走,正站在座位间聊天。我盯着a看了一会儿,a也看到我了,a很快把女伴送走后又到我身边坐下,聊了一会儿。
本番表演结束,应当进入安可环节,但是观众走了很多,没有人带安可。大约十分钟后主持人出场,表示今天没有安可,谢谢大家来看。
我因为之前场务和跟a聊天的关系没有怎么注意节目,好不容易到安可了准备坐下仔细看一会,但主持人强行结束表演了。心里十分卧槽。
于是我和a开始走出场馆,我要搭a的车回去。到了停车场,我发现自己把包丢在场馆了,于是回去取。樱花和其他成员的包还在座位上,她们似乎去做一些演出结束后的工作了,还没有离开。
我在自己座位上找到包后又回到停车场,但是停车场没有灯,很黑,看不到人脸。我喊了几声a的名字,没有人答应。左看右看发现一个台子上坐着个人,我走过去,正是a。我想到a没有回应我可能是怕有饭听到了跟过来,搞一个大新闻。
a告诉我车出了问题,据说有anti知道他在这里,趁a不在把车的排气管堵死了w a很沮丧,我正在想怎么安慰a并且怎么回去。

突然期末考试

这个学期的课程接近尾声了。而且我的实习也完成了。最后的几节课我都在玩手机,疯狂摸鱼,快乐得很。

突然周三的时候,老师说,期末还是要考试,考4门,预计下周考。我顿时慌了,因为这个学期我根本没听课,周四早上听说考试时间又改了,改成这周五上午下午和下周一的上午下午。

根本没时间复习啦!

8米厘独立电影

梦见和朋友去看pg.lost的演出,在育音堂。

没想到暖场的却是 The Lee's。

上场第一首歌就是我超喜欢的 8米厘独立电影。我倾注感情地跟唱着……

我想回家

终于实习结束了。我坐地铁回学校。发现2号线居然开通了奇怪的隔站车。于是我坐1号线了。糊里糊涂终于回到平时的公车站等公车。

虽然已经过了5点,但太阳还没下山。可惜夕阳被雾霾笼罩,并不能看得清。没过多久,鹏哥也下班回来了,我们一起等回学校的公车。等了很久都没来,于是我们决定走回去,反正明日也不用上班。

走着走着,我突然回到家里了。窗外依旧是被雾霾笼罩着的夕阳。我看着被老妈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床铺。心里交汇着实习结束的空虚和终于迎来假期的喜悦。

白雪

睡前看了昭和落语,梦里也蒙上了一层哀伤。

曾给村落带来无数欢快和慰藉的两位乐者某天忽然消失了,有人说她们各自回到了故乡。几年后的某天却又像过去一样坐在了那块大石上,大家也像以前一样聚在下方默默聆听,仿佛几年的光阴只是一场梦。雪静静地积满了他们的肩头,没有人离开。歌声间歇的琴声中,坐在侧后方的少女念着旁白。声音很小,大概只有前排的我听到了。我觉得大家没有听到很可惜,醒来之前脑海中推敲着这句该如何翻译:

“来吧,来吧,一起回忆这短暂的快乐;来吧,来吧,在这寒冬中温暖的角落。”

文不符题之美人榻下往往是那英雄冢

梦里我和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一起坐在床上,那个男孩子娇嗔着说以前都是你( ー̀εー́ )我的,现在轮到我(´▽`)ノ♪你了,好吗?我犹疑了一会,觉得连恋人的要求都不能满足还算什么绅士,于是嗯了声。
直到我被_(:q」∠❀)_在床上,我脑中突然连发弹幕,兄弟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兄弟你要干什么??兄弟有事好商量啊!!!
于是我尖叫一声翻身下床再以迅雷之势滚入床底,装死。
不知为何床下有很多尸体,总之我躺在那里异常和谐不突兀。我一边悄悄松口气,一边折服在自己逼真装死的演技之中。

(#-_-)┯━┯。。。(╯°Д°)╯︵┴┴

投胎

梦里自己只身赴往黄泉,可是我迷路了,于是索性躺倒在黄泥路上肆意醉酒。等我赶到地狱时,鬼差气得破口大骂,说我本来要投胎到的那个朝代都亡了。原来那个盛世终是没了,还没等我好好感伤一番,不长眼色的鬼差就一脚将我蹬入水中。

雨夜

雨夜穿行于苏州古城,两旁的建筑中唯独对其中一栋有莫名的熟悉感,不住地侧首。大概是在梦里曾在下面扣门吧。

昨晚梦到捡到一只野猫,其实是有很多只,我挑了最喜欢的一只,白底天蓝花的。偶然发现一条小鱼,喂给它三两下就吞掉了。之后便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东西给它吃。

地坛

基友说他忘记加布兽长什么样子了,我掏出手机要搜几个图片给他看看。
奇怪的是哪里都找不到关于加布兽的图,一张也没有,仿佛从未存在过。
我在日常的琐碎时间中尽力搜寻,终于在淘宝搜到一张模糊的图片,但是没有珍惜地存下来,心想还会搜到更好些的。
和基友再次见面,我打开淘宝想搜那张图暂且给他看看。这次连淘宝也搜不到了。
我无法理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破了脑袋直到心焦地半夜醒来了。
心想继续入睡还是会焦虑这件事,翻滚了一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打开百度图片,输入“加布兽”。各式各样的图片罗列出来了,它还静静的在那里,我安心地睡下了。

狗血

有个疯子说要和大家玩躲猫猫的游戏,他让大家好好藏起来,否则被他找到的话会死。
一群人被困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和一个丧心病狂的人玩一个幼稚的游戏。我小心翼翼的听着那个人的脚步声,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我打算悄咪咪摸到二楼,寻找窗户防盗网焊接薄弱的地方。
但是二楼没有障碍物,去的话很容易被发现。庆幸的是楼上有一波人藏在一起,动静太大被发现了踪迹,把那人引了上去。我一边吐槽为什么总有人以为很多人一起行动就会安全,一边趁机跑去二楼用杠杆撬开年久失修的护网。
于是我偷偷联系了被困在别的楼层的朋友,一起逃了出去。那人发现有人破坏了他的游戏规则,气急败坏,便一路把他经过的房间全部推到。顿时很多人被他发现,一时间横尸遍野。
那人一边杀着人一边哭道,我只是想有朋友,想和你们一起玩游戏,你们为什么要逃,连老家那边的人也认为我离经叛道,派了杀手来杀我……
我突然觉得他好可怜,冲过去握着他手说道,放了别的人吧,未来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陪着你好吗。。。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了亡命天涯的旅途
???
狗血剧情看多了,大脑果然遭到荼毒

少爷

隔壁家的六少爷整天无所事事,昨天和一个小跟班骑一辆摩托出去兜风,半路遇到两辆卡车差点出了事故,赶忙加大油门甩开了他们,但是预知卡车总会相撞发生一场事故,于是两人到安全处下车,躲到了路边坟地里。卡车开到附近,两个司机也下车了,躲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集装箱后面。火车经过,撞飞了两辆卡车,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少爷两人。卡车司机毫发未损。
高考前脑袋空空,什么都不记得。大概是大病了一场刚回来,同学们记的形形色色的笔记我完全没有,而且还落下了很多课程,元气也没有恢复。为了解忧招了个姑娘。事后姑娘发现我家一贫如洗,按我的学力也考不上状元,前途无亮。我有些不舍的放她走了。心想建议她去找隔壁少爷,可惜死了。

好久

最近睡的比较晚 都很少做梦 就算有 都是片段式 也毫无逻辑 醒来也都记不得
今早做了三个 前两个还记得
第一个
有人的心脏坏掉了 就像无偿献血一样 可以献心 梦里也没有说【你把自己的心脏献出去了自己会死】 我在梦里就为别人献了两次 第一次就是正常的 很快 只看到医生护士拿来一个外形像心脏一样的银色模型 里面应该是空的 就是把心放在那个里面
心脏被完全取出来之前应该是要不断的用水冲里面的 我看到一个心脏被拿出来以后 从连接的血管里还有血出来 医生转头说 你看这就是没冲干净的
然后我躺下来 医生护士给我准备麻药 我说最近总是觉得心口痛 你们待会帮我看看我的心脏有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说OK 然后就是给我带氧气罩 说开始推麻药了哦 紧接着就全身发麻 嗡嗡的要晕过去 可是感觉药效又没有很强 自己挣扎一下还是晕不过去 就担心会不会是半清醒的做手术 心头一紧 结果就醒了

第二个
和两个朋友从某个地方回来 借助在一个学生家 她家里可大了 两栋楼连在一起 让我们睡在另外一栋 每一栋都有四五层高 每一层目测都有六七个房间 我们被安排在了非常偏的房间 一层楼的顶层的两间房 一间房有三张床 另一间只有两张 我在两张床的 他们在三张床的房间 本来我就觉得睡顶头的房间怪怪的 担心怕晚上看到什么脏东西 越想越不不舒服 就和两个朋友说我们三个睡一起 免得晚上看到可怕的东西吓到 我刚说完 就看见房间里有几只黑色的东西在窜 定睛一看 是黑色的兔子 我还以为是老鼠 我们立马决定回市区 找到了学生 和她解释说临时有事住不了了要回去

失宠

梦里我终于有猫了,可是我妈先我一步成了猫奴。我妈天天抱着猫奚落我,克扣我零花钱买猫粮,嫌弃我吃的比猫多,还没猫可爱。。。
突然不想养猫了

假人·爱抖露10

在一个人很多的西式古镇街道上,有很多镇民在活动着
但是这些镇民分为两个不同的“种类”,其中一种不能被另一种看到(但是可以看到另一种人),他们似乎生活在平行的异空间。
我作为可以被两边都看到的“调查员”,来到镇上调查隐形人的情况,似乎有四五户是隐形人,我敲门进入其中一户,一个老头给我开门。
我似乎是隐形人出身的,因此与镇上的几户隐形人都很熟悉,有些是亲戚有些是老邻居。
进入隐形人的空间的时候,西式古镇变成胡同了,隐形人平时看到的和居住的都是胡同的样子。
我调查了几户之后,回到了在我家院子。然后准备出门,在门口站着爱抖露R,似乎是隐形人之一,属于老邻居?我走出院门跟他打了亲密的招呼,他走进了我家院子,然后我继续向前走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