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警察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们必须都躲在家里。有一个人说他要出去找警察,让我守在家里,顺便可以电话报警。记起来了,是有人胁迫未成年少女卖淫,我们想举报。然后就在我偷偷把证据记录下来的时候,传来了警车的声音。我想是我朋友把警察叫来了。

但很奇怪,我一直在呼喊我在这里。警察一直没有回音。我预感不妙,打算先把证据藏起来。然后一个警察打开门走了进来,我和他说这里有人违法,那个警察看了一眼房间,然后就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直向我走来。我一直后退,真的恐怖,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那个假的警察眼睛很大不带眨眼,脸也很白,穿着普通蓝色的制服。就在他的脸要碰到我的时候梦醒了。
Tio

泳池 绿裙

梦到我穿了那条侧面开衩的深绿色裙子在泳池跟ex做爱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

梦见企鹅要被迫嫁人,我拉着她疯狂逃跑,在辣椒地里狂奔。一边跑一边想,今年的辣椒长得真红啊。

漂亮姐姐贴贴

梦见舍友是B站几十万粉的up主,带我去参加一个线下活动。我在活动上遇到一个快手的主播姐姐,长得特别漂亮,说要跟我炒cp,我就想,我何德何能啊。然后回去以后这个姐姐就发了微博@我说今天很高兴能遇见我之类的,但是我没看到。还是法老在她评论区说@的格式错了这样别人看不到的,她就删了重发了。

梦到和高中同学的婚后生活 然后没过多久现实中也在一起了!!!

记不清具体时间了大概是9.13那段时间 忘记早点记录了呜呜 主要没以为真会联系现实。梦里是这样的,我在翻看手机相册,有两张我和一位男生的合照,(这个男生还是我高中同学,事隔4年又一起准备考研的小伙伴,高中好多女孩子的男神,篮球打的特别好,后来特长又走的乒乓球)还是他拍的角度,地点是在那种体育馆的看台看 我和他并排坐着,他在认真看球(感觉像是刚运动完 有点疲惫),我在帮边帮忙拧开瓶盖,给他递水。然后整个相片就美式复古风,就很喜欢!然后画面一转,我是在一个家里的小餐台上喝着咖啡吃早餐,然后他从房间里走出来了,边走边整理着领带,然后走向我身后的沙发,我们的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蹦起来要亲亲抱抱爸爸,然后他要去上班了,我身边还有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还是个很小很小的男婴,估计我在修产检…然后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就醒了。真的这个梦有点太美好了,主要生完两个宝宝后我竟然变得更好看更有女人味了…平时恐婚恐育的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呀…想想可能是我朋友突然有意撮合我和他,起初我觉得没什么可能性的,但后来突然做了这个梦,还觉得两人也挺合适的,然后十月份的时候就一拍即合,很快就在一起了,我都觉得快得离谱,但爱情发生了就是合理的!现在在一起真的好快乐哦

好像是被专业发配到另一个地方

梦很杂,一开始知道自己以后要去另一个地方生活了,在和朋友一起看JOJO。但国内把JOJO下架了,只能翻墙去看。看了我记得是第三部。

看到一半我爸进来让我开始整理东西。一边整理,一边想到接下来都得住在非常破旧,叙利亚战损版的四人间寝室。浴室也是公共,还不能和外界联系,不知道是专业原因还是机密。而且去的人非常少,就几个。梦里开始哭。

哭完后开始往车上走。我梦到了好多亲戚来送我,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还下着雪,可能就是大脑像营造送别的气氛吧。我和亲戚们说,这都开始下雪了,不知道这次我是去北方还是南方。我个人比较喜欢北方,要是南方就gg了。这个时候看到一个阿姨在上香,这个庙很奇怪,地上台阶上全是厚厚凝固起来的蜡烛,香火很旺。看到这梦就醒了

2021-10-22

梦到自己去复读了,在梦里开心坏了
虽然在差班,但一直在努力着,向上着

不想醒来…

zij一面挂很难受

第一次梦到高中同学?梦到cyx。。。她特别特别好,和我差距很大,基本考的都是raw那种,对比我相形见绌

2021-10-21

跟初中好友在街道上游玩,我总觉得有人要抓我回去,回去哪里我不知道,好友也知道有人要抓我,所以我们一边游玩一边躲避。

我跟好友在一家类似KFC的中式西餐厅内买了很多吃的,全是我没吃过的好东西,没一会,手里就提溜着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塑料袋,里边装的全好吃的。
(当时对金钱毫无顾忌,没有那种舍不得花钱又或者没钱花的任何不适感受,又或者说,钱在任何好吃的食物面前不值一文)

我们还一起在看了歌剧表演,就是观众席有点奇怪,与舞台隔离着一条街道,得远远眺望,听说还是VIP席,我却觉得不怎么舒适,席位两边还是中式建筑的高墙,我们仿佛坐在某条巷口的楼梯上似的,周围还来了一群打闹的熊孩子。我以为是席位旁边两米高的高达模型吸引了那群孩子,结果他们似乎对我很感兴趣?
----------------------------------------------------------------------------------------------------------
我还是被抓回去了,是个魔法学校,我以为我是个逃课的差生,被抓回去肯定是各种处罚,结果学弟学妹对我的态度挺友好的,就连老师都用一种惋惜又心疼的眼神看着我。。。
直到上到某堂课需要用咒语喊着并在虚空中比划出我们各自的名字后,我才知道,我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巫师名字。。。

老师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懵懂地沾了沾紫色的墨水,潦草地在羊皮纸上写下了名字,法术没有任何效用,我不解,老师只好打开另一卷羊皮纸,给我展示了我以往的作业,我有种被自己坑死的感受:尼玛!我以前写字跟打印机似的!这种是学霸水准吧?!!写的啥?名字就叫“招魂少年”吗?!不觉得过于中二吗?!还有必要画上自画像吗?!

于是我得知了一则消息,以前的我是学校的得意门生,是个天才,但可惜的是这位天才得了一种类似老年痴呆的病,可是我觉得得了病后的我才是正常人。

知道得了这种病后,我反而一点负担都没,还觉得相当快乐!!我再也不用去顾忌有的没的了!!只需要在当下过得快乐就好!!反正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记得的!!
----------------------------------------------------------------------------------------------------------
等我再醒来,发现自己跟老弟老妹呆在一间房子里(非现实的家),很自然就闲聊了起来,手里也没停着,把茶几上的一些奇怪物件捡来做手工,很顺手的事情。
电视机里传来了歌声,却忽然听老弟说,他想在唱歌方面有所造诣,我内心大骇,老弟这个一到唱歌环节就闷葫芦的人,居然有这种远大志向?!我只能表达对他的信任与鼓励了。

老妈说要带我们去哪哪哪玩,我们仨姐弟妹已经收拾好行李等着了,结果不知道父母要去忙些什么,我们仨只好选择一起上路,负责开车是老弟,他总是有种作为男人的担当与责任感,显得我这老大当得就跟老幺似的,倒挺享受。

谁知才上路不久,窗外的风景居然是冬夏参半!(白的白,绿的绿)
大南方也会下雪结霜吗?!
我大喊停车要拍照,当然车并没有停,这可是高速公路啊。。。老弟倒是稍微减了减速。我连忙掏出手机一顿拍照,比任何一次在梦中拍照都要顺利很多。。。就跟真的发生过一般。

2017年 月份:不详 鬼怪

2017年 月份:不详
今天来说一个大约17年做的噩梦吧
梦的开端是我和几个朋友去找什么人,开着越野车,马路的两边不是繁华的街景,而是泛着黄的杂草
车开了很久,前面却出现了断头路,往前开是黄土地,没有路了。印象里好像又拐进了一条小道,我们停在一户人家门前。这栋房子孤零零的屹立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我们手里握着枪,推开沉重漆黑的大门。院子里拴着几条狼狗,冲我们狂吠。
这时候门开了,在我潜意识里,我找到那个人就在屋子里,她推门出来了。可是不对!开门出来的的确是个人!与其说开门出来不如说门开了,她在里面掉出来了。
门的里面居然是满满的水泥墙,那个女人被夹成了薄片,在水泥墙和房门之间掉了下来。只见那女人过着小脚,头上带着清朝的旗头,穿着绿色的清朝旗装。
我们端起了抢对准门,准备一旦发现异动随时射击。
这时从窗户里爬出来很多清朝女尸,长指甲满嘴的血,好像刚吃完人,它们像壁虎一样攀在墙上,紧接着又向我们扑来。准备饱餐一顿。
我们只能一边射击一边退出院子,当我们退出院子它们居然没有跟来。是出不来吗?
后来啊,我们回到了家里,谁都没将此事说出去。
自此梦就醒了
后记:为什么这个梦让我记得如此久呢,还记得有一次我们驱车回家,正是下班高峰期,傍晚八点左右,我们开车走了小路,我望向窗外,突然一栋房子映入眼帘,这...这不就是我梦里那栋房子吗,很多时候,我做的梦都会出现在现实生活里。
我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呢......

离pur兄弟

梦见去参加一个活动,工作人员给我一瓶指甲油,叫我一会儿等某幻来了,去给他的鹦鹉拽拽换个颜色

外婆

梦见外婆还在,然后在梦里外婆去世了,我好难过一直在哭,醒来以后想起来外婆真的不在了……更难过了

一个成为反派被追捕,关于殉情的梦。

这个梦挺不讲理,也许因为我是命定的反派,即使我什么坏事都没做也得背锅,因为世界剧情需要我这个“反派”。是个有魔法的世界。
没有前因后果,我被排挤了,我感到无趣,没去参加热闹的班级晚会,而是悄悄绕开所有人,独自前往下界。
魔法学校建在云层之上,被一颗根系发达的大树笼罩,类似天空之城。某处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洞璧露出一部分地下盘根错节的树根,我跳了下去。原以为通道能直接通往人界,没想到还有不短的路途要走,道路爬满了树根,还满是危险的兽境猎犬(肯定是游戏里太难打有阴影让我梦到!)
这种漂浮在空中,狼一样的狰狞魔物伤害很高,但我迷之自信,感到自己金手指在线(偶尔能控梦,不过这次好像失效了),路上还遇到同去人界的三位同学,一男一女结伴,他们见到风评不好的我窃窃私语起来,活像解释状况的NPC。
另一位独自前来的青年有些自来熟的向我示好,据他说我以前似乎帮过他,但我印象全无。
我无视那位青年落单危险的忠告,加快速度将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然而翻车在一瞬,我被最大的狼打了一下,血量一下就剩血皮,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被围攻,丢人至极。
求生欲使我挣扎着活到别人赶来帮忙,那个青年一直很注意我,要不是他及时抱着我逃走我就真的死了。
从通道出去后,我们随机落到一个海边小镇,这里很偏,地方不大风景却很好,生活节奏慢。
那个有着小麦色皮肤和开朗笑容的青年,我不清楚他原本来人界的目的,但他一直跟着我,很照顾我,他好像什么都会,魔法也很强。和他一起度过了平静温馨的日子,连悲观的我也对生活稍微多了些期盼。
可好景不长,随着剧情展开,我这个反派要被制裁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女主接到命令来追捕我,我不清楚原因,我真的没做坏事,仅仅因为我的身份是这世界的“反派”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被污蔑的我不被任何人所相信,除了他。
当时在通道的npc泄露了我前往人界的消息,那群追捕者相当敏锐,好在我们习惯一直生活在他开辟出的异空间才没立刻被找到,身处同一个地方却分隔两个空间,一切摆设都相同。
我们能看到他们,他们无法察觉和触碰我们,如同单向玻璃,像镜子里的世界。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能通过零碎的线索找到我们的家,一个小套间。这栋老楼墙壁和电梯都痕迹老旧,并不豪华但很温馨,有着我们宝贵的回忆。
我们看着他们闯入这里,作为主人却只能悄悄离开,心情最压抑时我哭着问他:为什么世界要这么对我?
他沉默着擦了擦我的眼泪,背起我去找下一个隐藏的落脚点,我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背。
他很温柔可靠,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崩溃了。
还闪过另一条世界线的画面,梦里我长得漂亮,很多人看上我,表面玛丽苏实则全都是人渣没一个正常,世界依旧针对我。就在我差点被祸害时,不认识的他站出来保护我,因此被视作眼中钉。他为人正直善良,我很感激他。
…他说我帮过他,明明是他一直在帮我嘛。

追捕者们追得越来越紧,他为了转移注意力,某天瞒着我独自现身,最后不敌他们而死。
他那么好的人,为了保护我就落得凄惨下场,我光是活着都不被允许吗?
异空间只掩盖我一人的痕迹保密效果更强,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三个月左右。原本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安宁美好,只剩我一个后只余可怕的死寂。
也许我该努力活下去……可惜我对这个世界再无期盼,被发现也只是早晚的事。
我从异空间出来立刻就被发现,我拼尽全力反抗,为了仅有的愿望。
最后,我在海底某个角落找到了他,顺从心愿死在了他身边,临死时感到满足不已。
世界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它。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他。

深夜,在一个充满艺术感的巷子里

我从学校出来,天已经黑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打算走学校对面的那条小巷,那巷子一直通往河边的堤坝。不知道为什么,巷子里全是美术培训班的广告,各种各样抽象的,色彩瑰丽的图画被贴在水泥墙上,居民楼的窗户上。我一路走,一路欣赏,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方一户人家的小院里,有一颗仙人掌长成的树,吐着昙花一样娇嫩的花瓣,月光下面,半透的花也流泻着辉光。

空间盒子

我偶然间得到了一个空间盒子,那是个蓝色的,一看就让人联想到水汽的小小立方体。它链接了一个不大的空间,被一堵墙分为两处,一边摆放着热气腾腾的浴缸,另一边建成了游泳池的样子。我很喜欢,在这样隐秘的空间,就算在水里独自呆上整整一天,也没有人敲我的门,让我赶紧离开。但为了分享我的喜悦,我还是邀请了我的家人一起去,不过他们似乎不大想在这样寒冷的日子去游泳,所以我一个人开心的去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