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书生信心满满地考取了当地重点中学,偶然的机会翻看当年的录取档案,自满的笔试分数惨不忍睹,但打靶超过2500分超优被破格录取。

山寺

纪录片视角,山寺里一个老方丈和一群小和尚和一个女施主。小和尚都很可爱,女施主疯疯癫癫需要照顾,方丈总彻夜陪她疯言疯语,好像从不缺觉。

20160117在梦里的我依旧是一个菜逼

好像进入了一个什么副本,然后带我玩儿的人已经告诉好了我技能的释放顺序(为什么我在梦里还是这么菜逼???)。不过我好像是其中的一个人物,而且还有剧情…就是打之前和本里的对手吃饭,看起来是门派之间的斗争。在一条室外小酒馆的木质长桌上,我们两个门派把自己带来的饭菜拿出来:对面超惨基本上是馒头咸菜酱豆腐的配置,我们这边就简直了,左一屉右一盘的…被对方各种调侃。
后来好像我吃到了蚊子,就感觉一阵苦,然后就吃坏了肚子,还没打就…输了……然后就感觉好像从存档处重来了似的,读到吃饭之前。之后发生什么了我忘了…
醒来之前梦到我自己在吃豆腐脑。
还有参加什么训练,然后大家去吃饭了吃完被通知上课不能迟到,就赶快往回跑。教室在十层,但是楼梯爬到九层那里被封住了,我好不容易弄个洞钻进去发现上面还是封着的……就又下来了,然后看着翟翟拿着课本等我,说你忘记拿课本了。我说谢谢!!!然后和她一起去另一边的楼梯了。走在楼道里的时候听到有的教室在上语文课,有人在读她的作文,读作文的人似乎是我的大学同学。
后来我进了教室,只剩下教室中间的一片位置是空的了。我就找了中间的中间坐下之后,刚刚开始掏书包里的东西,就发现进来了一个老师,在黑板上写了第二课,然后开始讲日语…_(:з」∠)_

我得离开这个屋子了

有了一个小婴儿,我很喜欢,带着进了新的房子。那盏灯不是我前两天刚买的,天花板很低,一个很素净的,像水泥石膏模具里刻出来的。
有个很漂亮的女生坐在旁边,四处打量。别人也在招呼着,我觉得来错了地方。
四处都再拆,也都在盖,据说大家都是这么搬来搬去的。
我知道那只是我居住了6年的屋子的一个改造,可我得走了。而你也不会追出来,留我。

睡了12小时

一场很长很长的电影。
几次糟糕的结局都被解释为主角的梦境而倒回重演,反复几次使得我很厌烦。

20170107买搅拌棒

其他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我在一个并不大的商店里买搅拌棒,其实也不是想买,好像就是因为看到了感觉很好看所以打算买一个。
货架排的很密,中间的过道只能站下侧身的两个人,因为空间狭小所以也显得有些昏暗。
搅拌棒都插在一个玻璃容器里,有不同的图案(大概都是花朵式样的),蓝色绿色和粉色。
最终挑了哪个我已经记不清了。
好像后来还和一个学弟一起溜操场,然后被学长看到还吐槽了我然后学弟很维护我的样子。
Ash

压抑的梦

做几个梦挺杂乱的,还有些忘记的部分
有一个场景是,我在教室里上课,爷爷突然来了,手里拿了一个什么东西要给我看,我喊他,说我在上课啊,我要高考了.全班同学都看着,我心里有点着急,怎么自作主张跑学校里来啦.

第二个场景,从一个教室里出来了几个医护人员,一些推车,上面有验血用的装满血的瓶子,几个人在围观,我进入教室里面人很少,有一个人在用一个奇怪的分体的由两部分组成的呼吸机,这时一个医生往呼吸机制造氧气的地方打入了很多血液,另外一个人好像在帮助患者调整呼吸姿势,还有一个人说,别动他了,没有意义了.患者是肺部出了问题,无法呼吸了.(cp既视感,前一天看了阿石去扫墓的朋友圈)呼吸机里的患者在我面前死去了.

梦让人很压抑,加上睡眠时间很少,第二天要早起,今天一天都很难受,胸闷

2017-1-5

梦到在笼子里养了几只流浪猫。上下层的笼子,上面那层两三只感觉是一窝的,毛色很奇特,其他地方都是白色,身体边缘一圈花色,如同下面镶着花边的白色毯子,梦里有人观察这几只小猫,说它们总共有四种颜色。笼子下层,隔断出几个区域,其中一个住着一只银虎斑,很漂亮的小猫,但很胆怯,怕人,还凶。那层笼子一打开,虎斑就嗖地窜出去,跑没影了。接下来就是到处抓猫。小猫跑得快,还很灵活,会躲,总抓不住它,窜了几个房间,最后在一个厂房抓到了。抱着小猫回去的时候,被狠命地用爪子挠,但是好像指甲不够利,挠得不疼,然后就是张嘴咬我的手,低头咬,我换个姿势抱,就仰头试图咬,咬住就不松嘴。蛮疼的,但怕它再跑掉,不敢松手。
流浪猫我想留几只自己养其他送给别人。于是笼子被放在路边,我在等着有人来收养它们。送出几只花边白色的小猫,其中一个记得是一个穿连衣裙的女孩收养的,给了十块钱,抱着小猫走了。后来就打开了下面那层笼子,然后就是虎斑跑掉和追猫了。
抱着虎斑回来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它这么凶,虽然长得可爱,肯定会有人收养,但要不要自己留下?不过这次抓它,不知道它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以后不亲近我了。
这是昨晚梦境的一部分。

记录一个很早之前的梦。

这是一个重复多次的梦境,每一次都有些微的不同,但开篇永远是一样的:我在一座类似巴比伦塔的通天建筑里上课,建筑外突然升起浓雾,黑云从边角涌出来,遮天蔽日。
在最后一丝阳光被拢进云里的时候,建筑开始剧烈的晃动,虽然听不见声音,但可以感觉到地动山摇带来的失衡感。教室里的人往下跑,我跟在他们身后跑出教室,面前是无尽的旋转楼梯,纯石制,没有扶手,往下看只能见到和天空一样的黑色。
走在我前面的人此时都不见踪影,我沿着楼梯向下,台阶就从我的脚后跟碎裂,碎石和飞沙从天空中坠落,就好像天空和土地颠倒,或是在中间打开一道大门,两个之间相连接,本该落到地上的东西穿过门从天上落下来。
前几次我都是在这样无穷无尽的奔跑中醒来,后来开始有了变化,梦里出现了一个少女。她一般是在我下楼梯时出现,站在拐角处,背对着下去的路,像是在等我的到来。而见到我之后,她就会一把抓住我的手,带着我开始狂奔。
她从来没跟我说过话,我也记不清她的长相,只隐约知道她是短发,齐耳短发,因为每次我被她拉着跑的时候,都能看到一截纤细的脖颈。
一直到我再也没做那个梦,她和我都没有从旋转楼梯中跑出去。

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躁动

梦中不断地迟到。几次闯进一家书店又马上退出,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特工

执行防止世界核战的绝密任务途中,在公交车上听到车载收音机播放的动画歌曲忍不住跟着哼了起来以致暴露了身份。

讨债

没坚持下来的课程都在梦里找上门了,陪健身教练和手绘老师折腾了半夜。

抽屉

不知为何,全班被关在教室。很久很久没出去过了,虽然校园的地形我很熟悉,但不知道监视部署情况。负责看管我们的是初三班主任,学生们整日无所事事,只是来回踱步。我的两个伙伴意外发现一个漏洞:每个人的桌子下方有9宫格抽屉,当满足一定条件时,某个抽屉就会成为传送门,进去的人可以直接传送到校门。我担心会被门口保安抓到遣返,面临一顿暴打。第一个伙伴先走了,老师没有发现。过了一会我被老师叫去帮搬东西,像是在故意“关照”我。第二个伙伴趁此机会也传送走了。一方面我想再等等看他们是否会被逮回来,拖延着时间;另一方面,又怕时间久了老师发现人数变少而查封漏洞。就这样犹豫着。

收了只兔妖

梦见我在一个古代木制建筑的走廊上,有个鬼站在我前方,我正在想办法制服它。

一开始我念佛经,声音小,调子也不稳,心也不诚。那个鬼听了还在笑。

后来我专心念经,用虔诚的心态去念,依然没什么效果。

我只好想办法换个法子,心念一动,脑中浮现出“五雷咒”,具体咒语忘了,只记得结尾是“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语声落,立马有一道雷劈在那鬼身上,鬼瞬间消失了,原地只剩下一只兔子。

原来这不是鬼,是只兔精!我抓起这只兔子,它还活蹦乱跳地挣扎,看来只是毁了它的道行,没有伤及性命

这兔子骨头特别硬,身上的肌肉也很结实,毛发是棕偏黄色,乱糟糟的,挺野性,一看就不是普通兔子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