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01

Zac P***en作为督察员来到丈夫的画廊审查,他对他的黑白系列并不感冒,我感觉zac打算离开,于是调动遥控器,把最核心的作品变成‘母亲’为主题的抽象彩色作品,zac站在面前停顿了好久,我向zac介绍什么,他摆摆我的手,示意我不用多说他都知道。zac准备离开,走之前问丈夫,‘小七是你的?’ 我赶忙说到,‘我是他这次项目的助手。’ 我们目送zac离开,他的助手穿着黑色西服示意我们不必再送。

191230

我和丈夫准备休息,他正在和我嘀咕着什么,让我做好准备,我内心有些不情愿,把床头柜边上的安眠药剪开往嘴巴里面灌。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走进来两个穿着皮毛打扮怪异的人,他们把我抓走但我不知道要带到哪里去,我从房间出来进入中间院子的花园,那里竟然摆放了一张床,我的舅舅舅妈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这两个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被关押在某知名社交分享平台的窗口里。我需要穿着超短裙,和男性摆出暧昧的姿势吸引粉丝才有机会脱身。然后我的窗口被送到了xz的面前。我见到了许多少女心中的偶像xz。但是我对他毫无感觉。

191229

我去珮瑶家拜访珮瑶,场面非常尴尬,她邀请我在镜子前面敷面膜,我说了很多从前的话,但是她似乎想请我离开,我只能悻悻地走出来。我的眼前晕眩,绿色的草地变成白色和绿色的圆形状波点,公交车站的车进站,我想都没想就上车了。结果发现司机师傅可能有反社会人格,他车速飙得飞快,似乎想要把开在山路上的车开进湖里。

191227

十年前的高中被翻新修建在未来都市里,我在镜子看着自己重新穿上高中生的校服,我在二楼看到了初中时代隔壁班的英语老师,他还是一脸痞痞的样子。我想起从前他对女学生的性骚扰,我决定离开从楼梯往上爬,结果向上爬的楼梯全部变成中空的向下的楼梯。我再次走到二楼的教室,那里被改造成设计师的工作室,我看到kentaro和brandon正在做我的礼服,他们热情的喊我试试新的礼服。

191224

我穿着白色蓝色杏色拼接的高领毛衣回到教室,在驾校有过短暂碰面的小哥哥和我穿着相似的情侣装,我被分到最后一组准备提案,sherry在第一组,他们做了很多有趣的头像和产品内部结构图。最后的提案我们组拿到倒数第一,我们相约在一起吃火锅,sherry坐在我的对面,我看到大学时期的好朋友yiran穿着白色连衣裙坐在她后面。吃完饭,我们四个人准备去逛街,小哥哥单独留我下来,我们离开他们俩转身去附近的超市。
我准备登机回国,结果被告知打印下来的登机牌是无效的,我向警官解释这是在官网上买的并且登机牌上有我的姓名,然而英国人却不听我们的解释。我只得求助于中国国航柜台会说中文的小姐姐。小姐姐和我说可以从伦敦先换成到新疆的航班,再从新疆飞回到家,但是飞机上只有一个位置,我决定抛弃和我同行的几个穆斯林人。

海螺

梦里依旧没有其他生命体存在,我在宽阔的道路上骑自行车,路边有许多小型盐酸湖,湖边生长着大量蓝色荧光的铃兰,湖里面则沉着各种各样的物体,甚至有一只猫,但它并没有被腐蚀,眼睛圆圆的在看着我的方向,我停下车想去把它捞出来,可是手指触碰到湖水真的好痛,就放弃了。继续漫无目的的骑车,最终骑到了死路,一片峭壁上镶嵌着巨大的海螺壳,目测有十几米的样子,我对着它喊话,过了一会,壳里只是涌出一股清风。

191221

两天做了重复的事情,第二天才明白第一天所有行为的原址。第一天,evan peters是我的哥哥,他把我从一个无人的工厂接了出来,我们上了一辆轿车,车上略微有些拥挤,我们从山路开到市集,轿车也变成了敞篷车,有人从车上下来,并告诉我们‘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天,我在工厂里的不同房间游荡,意识到这是一家关押和贩卖年轻人的地方,哥哥和手下杀死了工厂顶层潜伏着的枪手,把我救出来,我的脚上都踩着泥巴,车里坐着爸爸的合伙人和她的女儿,他们投来鄙夷的眼神,我只好换上哥哥预先准备的拖鞋。车上已经坐不下哥哥,但我还是想办法让他挤了进去,合伙人坐在我的身后,我总觉得他慢慢的靠近我的呼吸,但我不敢和哥哥说,只能够在前面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的后背上写着暗号。

我是读了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才偶然找到了这个分享梦的网站

讲一个去年的梦试试水:
我考取了湖北中医药大学(这并不是我的志愿学校,而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本科就读的学校)的研究生,当我到达武汉时,发现该校的大门正对着武汉第一长江大桥,颇为气派。

191219

学校已经开学,我是第一个回到公寓的人。我没想到这学期petch被分到了我们的house,我心中想着不能够让他住在lukas的房间里,他似乎没有察觉我对他的抗拒。然后,陆陆续续的很多同学都来了,我最后看到lukas,兴奋地不注重自己腿上的超短裙,直接从沙发上跨过去欢迎他。我可能真的又开始想念他了。

19.12.18 博物馆

几个月没做梦了吗?因为某个trigger 不提那个trigger了 但是真的感谢
梦到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起出去玩 不清楚是什么组织 什么理由
要搭飞机 是国外 哪里呢 好像有海 认定是澳洲?
落地一些事情记不是很清楚 但是走着走着到一家小店
我逛了有一会儿才发觉这是你的博物馆
全是你的作品 大部分是文字?有一些你上学时的小说 我还跟你说应该我来画插图的哈哈
比较奇怪没有音乐
离开时因为什么原因记不清了但貌似是赶去一个地方
你的前同事跑的好快 你也跑的好快
渐渐我追不上了 但想着一定要追上 可是因为呼吸变急促吧
醒来了

191218

家里停电,我慌慌张张想要找到妈妈。后来,在卫生间里找到了正在拿着手电筒修电路的爸爸。我和丈夫受邀去参加某名媛的午餐,她留着金色干练的短发,期间,她忽然间蹲下去摸我的大腿,试图调戏我,我没有告诉丈夫。然后的某一天里,我们都在她的家里私会。我听到她的卧室里有婴儿的哭声,顺着哭声我去找婴儿的时候她却不见了。我只得赶回家里,我看到社区里没有一个人,只有绿草地里一个在锻炼的男人,我的丈夫拖着行李和我们的孩子走出来,告诉我需要立刻搬家(核危机什么),他从我的脖子间闻到了别人的口红味道,我只能扯谎说我在偷偷试用名媛的口红。我们再次来到她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我隐约间看到了她在走廊里穿着白色香奈儿来回踱步的鬼影。

191217

和蔡康永老师一起走访两位已经过气的女演员,她们蜗居在非常细长狭窄的出租屋里,鞋子、包包、衣服堆在一起。其中一位小姐姐邀请我试穿一款黑色牛皮短靴,靴子正好卡在我的小腿上,我问蔡康永老师是不是很时尚。他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和我说我们要赶下一个行程,必须要离开了,可是我还有好多靴子想要尝试。

又梦到惠惠

晚上和朋友A出去玩。只记得玩得很累,然后回家睡觉了。

我没有睡自己的房间,睡了另一个有大床的房间,我很累了,迷迷糊糊入睡。

迷糊之中感觉有人打开家门进来了,我知道是友人A,他带了两个她来我家,然后他走了,草。

惠惠也是其中一个,惠惠睡到我背后,我面前睡的不知道是谁。惠惠又贴上来,我还是没力挣脱。

早上八点我醒来了,去刷牙了,听到老爹做早饭的声音,我不知道等会儿怎么交代了。

-----------------------------------------------

友人A是谁我完全不清楚。
mtf

191216

美国恐怖故事第九季开始拍摄,飞机上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长相儒雅温柔的男士。一位女士突发性的哮喘,男士将她的上衣高高的摞起来,两人眉眼传情,但我知道故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位男士可能想要杀死这位女士,而我和我的丈夫面对面坐着,冷漠地看着他们。
我和我的丈夫准备出席某种活动或者去山野打怪,我让他先下楼,我看到其他女士都穿着莲藕蕾丝裙,粉色紫色的都有,我看着窗外竟然下起了雨,我发现自己没有带伞,准备回去拿,发现时间已经走到5:25,迟到了15分钟,估计会被丈夫骂的。

梦到惠惠

我在租来的狗窝房间里睡觉,不知道明天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但是我已经累了。

睡着的时候感觉门被打开了,我睡前忘记锁门了,最近总是忘记锁门,但是也觉得没必要了。

有人走进来了,我没有去在意,继续睡。

惠惠爬到床上,把我的手臂扯过去抱着,异样的柔软,我马上醒了。

我转过头看着她,我看不清她得脸,但是能感觉她在笑。我闭眼把身体贴上去,温暖柔软的身体,我好了(

2019-1215

------------------------------------------

然后现实世界里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大力开关门,把爷吵醒了,草!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