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居然是他救了我一命

半夜从一个house party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一大堆的人贩子拿着那种蛇皮套想要抓我,平时跑步很慢的我飞奔到了有些商店的地方,逃进了一家大半夜还没关门的兰州拉面馆。

拉面馆老板让我打电话给警察但没用,而house party的友人一直不接我电话。外面的人贩子眨眼就要进来了我吓得差点对人生失去信心。突然我发现先我一步离开派对的友人B携女朋友路过,我赶紧大喊救命他们就来帮我把人贩子打倒了。

原来友人B的父亲开车来接小两口了,我恳求他们能不能载我一程才发现他们家的吉普车真是举世无双得神奇。12座超高还有武器。。

梦见我要结婚了

很奇葩的梦,梦见我要结婚了,但是连结婚的对象见都没见过一次,是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完全不知道,但还是有结婚的车队,车貌似还挺豪华的,前面有个小人的那种...什么车来着..问我的家人后才知道一点她的情况,然后坐公交车去女方的家那边......公交车...

自助餐

想吃肉。特别是烤肉排。
走在自助餐楼层找了很久,肉排基本没有了,还在等下一波。只有炸鸡块,但是又不是很想吃炸的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架子有烤肉排,但是没有盘子了,于是我又到处去找盘子。
走过一个面包架子才找到了盘子。突然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很久不见,非要拉着我说话。
我记得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学医的,想着搞好关系,陪她聊了一会儿
没吃到肉排。
醒了。

白莲花与萝莉女


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室内,一群人正义愤填膺着,为着什么而出头,而后开始行动。邪恶势力也在暗处蠢蠢欲动。室内只剩下白莲花一个人在看门,而门框却坏了面临着坍塌的迹象。门外有几个喽罗想要破门而入,白莲花用身体用力的抵着破败的门。正当此时,有几个人归来,赶走了小喽罗,幸而虚惊一场。

白莲花一直不敢出门,因为门外一直有人在盯梢。所幸她脑子转了个弯儿,虽她身处高楼,但是却有一个神秘通道通向外界--下水口。白莲花强忍着恐高,从一根杠子下到另一根杠子,正爬到一半。突然看见下面有个人也正沿着杠子往上面爬来,只见那人抬起头来。诶,有一些眼熟,似乎是白莲花喜欢的一个男孩子。

你怎么来了?白莲花心里头涌起一阵甜蜜。
怕你出事,来接你啊~听闻思慕的人这样说着,白莲花脸一红,笑着说那我跳下去,你接住我啊~男孩子伸开了双臂,笑着迎接她。

啊……扑通。两个人同时摔落到地上,等在这里的人们笑了笑。男孩子扶起了白莲花,白莲花看了看周遭,是一个丛林,密密的生长着很多草,还有一口湖。

一个人说,好了,我们该走了。便召唤出一条龙。草丛里有一只老虎,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他们乘着龙正欲远去,老虎从草丛里面扑出来,想要阻挡他们的去路。龙张开大口,喷出大风,使得老虎虎目一闭寸步难行。龙摆了摆尾,长啸一声,远去。

老虎气急败坏,面目狰狞,狂吼一声,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着裙子的女孩子,扑通,倒在了地上,抬起头,竟是一张萝莉脸。
你竟是这样办事的,老虎化作一妇人面貌,向那萝莉女怒吼。萝莉女,并不出声。
啊!萝莉女被悬浮在空中,老虎妇人一怒吼,萝莉女的三魂七魄都快要脱体而散。

主子,万万不可。在一旁的女喽罗看着萝莉女将要魂魄散尽而亡,主子还没罢手,便冲上前去想为萝莉女一挡。结果两人变被一股神秘气流连在一起。哈哈哈,老虎妇人放肆的狂笑着。这样也好,你就替我去控制她。

萝莉女躺在床上,睁开眼,突然看见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木偶。萝莉女心一惊,身子往墙边缩了缩。女木偶脸突然动了动,嘴角微微一笑,开始说话。
原来女喽罗已变成了木偶,她与萝莉女已相互联通,萝莉女已经拥有了异能。可惜,这羁绊却更深了。

白莲花在房间里,一个温润男上前和她聊天,聊了一会儿,开玩笑的说,要不我就睡在这里好了。白莲花心一惊,想到了她喜欢的男孩子,便借口出去看看他。走出了房门,白莲花松了口气,只见大厅里有个人与她说,那个男孩子不见了,可能被邪恶势力绑架了。白莲花一慌,想回房间找温润男商量,却发现他也不见了。

白莲花挤进了一群学生当中,他们面前放着一个铁柜子,里面装满了玩偶。白莲花一眼就认出了变成玩偶小熊的男孩子。白莲花没有办法,哭了。

这时,萝莉女出现了。她一看见那里有玩偶就疯了,疯狂的拿锤子砸,想砸破铁柜,铿铿铿,可惜没有砸开。又换了螺丝刀,不行,最后又换了大钳子,使出异能,终于把柜子打开。
玩偶一出柜,纷纷化成人,白莲花就在那里等着男孩子,拉住了男孩子的手。人群推推搡搡的,她好像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温润男,他从玩偶人群中走出,一脸怅然若失,嘴角却还挂着微笑,只不过那微笑,略苦涩。白莲花一瞬失神,无意间放开了男孩子的手,想跟上前去。

萝莉女在人群边缘,看着温润男,看他脸上的表情,看他终于平安的离开。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因为知道温润男是白莲花那边的人,萝莉女略施小计,集合了一群人,打着如果去赴宴,就冰释前嫌的名头,邀请温润男和同学去吃饭。温润男知道这或许是一场鸿门宴,自然是不愿白莲花等人去冒险,他甘愿独自前去,却正中下怀。

放学后,萝莉女和温润男一起出发。萝莉女直言就两个红绿灯,走过去吧,温润男应允了。一路上,街边都是小吃,萝莉女很开心的招呼温润男过来看看老板们的手艺。温润男上前一看微微一笑,继而带她另寻摊位。

你看,这个很有意思。温润男笑着指了指某一个店的小吃。萝莉女看了看,又看了眼温润男,便垂下了眉眼。他指的只是很普通,很平常的事物,而且看上去手艺并不精美的样子。接二连三,温润男都向她介绍了这种事物。萝莉女的嘴角下弯的弧度更大了。

你看,这种虽然很普通,却很有意思。虽然不精致,却别有风味。温润男在一边笑着解说道。萝莉女却想到,

是啊,我喜欢的你不喜欢,你喜欢的我不喜欢。又或者就像是你喜欢白莲花,而不喜欢我……

不过,不喜欢罢了。

美轮美奂中的灾难

放佛我站立在黑暗的天和地之间,此时只有我一人,仰望天空,天空不断变换形状,黑白相间,甚是壮观,快感上升。突然天空中出现了大大的石头圆锥形,悬浮在高高的天空中,下面的人头马射手连续发出几个大大的箭,直接命中石头圆锥。圆锥便开始裂开,开始下雨般坠落下来,我便加快速度跑到房子里,再往里面跑,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听天由命。不知过了多久,我这里安然无恙,我便往外走去,只见房顶已经被乱石打烂,外面一片废墟,仿佛世界末日。此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小妮儿,到处找的时候,一个石头人抱着一个小孩给我,但是看到小孩模样,不是我的小妮儿。后面好像就醒了。

2

2017/3/6

笔记本电脑坏了,没法修,我很着急。于是乎上了船。


2017/3/7

和老爹去外国旅游。晚上去散步酒吧里看免费小演出。有个乐队来淦了一首听起来很原始的曲子,但是歌词并不是英文,我问他们唱的是啥,他们说“你不是印第安人你听不懂的。”我:???。酒吧老板给了我个苹果吃。……后面不记得了。。。

距离

你在一座海岛上,笑得很开心。
我把滚轮后拉了无数次,才知道这是加拿大,而明明前一秒你还在我身旁。
或许我们的心真的相隔太远,无论是横向的距离,还是纵向的层面。

自己开发方块机游戏,其中一个是小蜜蜂。第一关只是普通的传统玩法,第二关是左右键互相调换,一共10关,以打乱按键增加难度。

汪汪

供职城堡中,某日不慎犯了死罪。
等死期间默默祈求,若是得以免死,愿忍受一切苦难。
当夜,我奇迹般溜掉了。
摸过了一座又一座山,不觉疲劳。直到觉得安全之前,我不想停下。
快了,就快到理想中与世隔绝的地方了。
在那之前,是一个不那么落后的小镇。
我犹豫了,贪恋难以割舍的便利生活,哪怕只有一点,我在小镇住了下来。
不久后,被捉拿了回去。
悔恨
悔恨
悔恨
.
.
.
.
只剩悔恨。

babymetal演唱会

bm来大陆开演唱会了。

场地不是梅奔。很小,有座位。
在入场时,一直放着别的金属乐队的曲子。
然而没开始我就醒了QAQ。

20170227借来的书,和善(x)的老师

一个看起来和颜悦色但是我并不喜欢的老师(长得是小学同校高中同班同学dsh的样子)借给了我一本书,我来来回回读了很多次,前两次读的时候用铅笔做了记号,hph还问我为什么用铅笔,我说因为不是我自己的书啊。然后在政治课上敏敏讲到商品属性和经济制度,联系到了现在的二次元和偶像文化,我一激动不小心用彩色笔在书上记了几笔。
还书的时候,那个老师正无比温柔并以一种高姿态的同等地位人的身份感和hph进行亲切的交谈,从时政聊到他以后的工作啊未来什么的。我默默把书推到那边,老师翻了两眼脸色就很不好了,我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起身鞠躬。(其实好像是中间因为我不满他们的谈话,主要是不满hph无视我就把书拿回来用蓝色的记号笔涂颜色来着)老师很严肃的教训我,我非常想找借口,就拽着hph说他也知道我一开始没有想用笔画的,是后来一时激动,hph说是这样的。于是老师没深究,就把书递给了旁边的人,然后继续和hph聊严肃的话题,我就乖乖丧丧的坐在一边。
后来老师把那本书送给了我,我翻开之后上面居然有前国家主席hjt的留言,大概就是说希望我爱惜书籍尊重别人之类的,但是写的很委婉,让人读起来就有一种他很慈祥的感觉。又翻了翻还掉出来好多小纸片,上面有高中老师和同学给我的祝福,好像是高考顺利选择题全对之类的……
后面的情节连不上了,具体还有:
1 hph单手把我抱(举?)了起来,说你这么轻我能抱起两个半你,我一脸惊慌。
2 高考结束,我没考好,而yjs说他要不是报了首师按照分数可以去北师的。
3 从报告厅和zz和铭铭说好一起去小卖部买冰棍(神奇的是居然去小卖部都有扶梯),结果跑到那的时候我发现没带钱包,于是蹭了zz一个草莓味的可爱多,嗯,五块钱一个。

梦到,她问老师她的作业如何,发了个微信过去。老师列了一排优缺点,而后是一些意见。她看了一眼,恩,决心要好好改造方案。
   
     这时对话框那边仍然是信息弹出来,老师分享了一些他拍的案例,随后几条就是日常的问候。怎么感觉老师话这么多,碍着面子,她还是礼貌的回复了。

     再后来,对话框依旧不停弹出信息,有写的诗歌,玩笑,风景照,伤情的话……她盯着手机屏幕,瞳孔放大,一愣一愣的,似乎嗅到了不得的信息。

     这不是老师吗?怎么会这样,她心里震惊万分,忙着查看了备注头像,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人,奇怪!刚刚分明问的是专业问题啊?竟然还回答的这么完善!震惊了一会儿,一股意识流告诉了她答案。
     
     原来是一个学长。

     日子依旧不停的往前走,她参观了一个宫殿,走马观花。遭遇了一个突发状况,对话信息依旧弹个不停,她突然想像出对话框外面他紧张的情绪,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爱慕。

     可这,这一点都不合理啊!

     空间变化,转眼间到了一个戏台子边上,台子上一群人,其中有一个小哥,长的白白净净的,这模样立马从一堆人里跳脱出来。

     旁边一两个妇人窃窃私语道,诶,你别看那个小哥年轻有为,现在风度翩翩的样子。千万不要让他见到那个小姑娘,会疯的……

     诺,你看……就是她。
   
     指了指路过的她,她停了下脚步,回过头来环视了一圈,扫了眼台上,那个小哥不就是……

      学长!

      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会发生什么,我不得而知。

      大概是小哥的感情太过炽烈,人家小姑娘倒是会怕了。

悬浮

梦中再次施展了身体前倾双脚悬浮自动前行的绝技,借此混过了部队的魔鬼式长跑训练。

20170218

梦中女孩的好感度是可见的。
梦中的梦中一次愉快的沟通使进度条达到了可以约会的安全线。
梦中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刻度还停留在似见不见的最初,些许失落。
现实中醒来发现没有什么可见的好感度,也依旧找不到话题,失落万分。

设局

手机响了,对面有些嘈杂,老爸耳朵也不太灵,不及细问,对方匆匆挂了。
“是你同学A打来的,说是另一个同学去世了,你可能认识,好像叫xx”。我试着组合了下近似音,确定了一个名字,但觉得不可能,于是打回去确认,电话接通了,没人应答,我屏住呼吸听到对面是在和另一个人通电话,心想,既然没时间为什么要接我电话。耐心等了一会,轮到我了,确认了死者叫“超帅”。我肯定没有这么一个同学。但鬼使神差的,我到了打捞现场,超帅被推断为投水自杀,死前写了遗书要捐献面部。我想,既然如此厌世为何还要留下自己的面孔继续行走世间。同来的还有两个同龄人,他俩毫无顾忌的帮着搬动尸体,但却也不认识死者,不久借故离开了,我碍于面子迟迟未走。
警方确认了超帅的老家但不能确定是哪户,通过百度地图在护城河里的靴子最终锁定了,我们一行人赶到他家,家里只有一对老人。
老人像是不知如何面对太大的打击,平静的招待了我们。下一幕两人便双双喋血。我倒带回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同学A被确认为此案元凶,但有老人和我作为人质不便捉拿,小屋被层层包围。同学A不顾外面的喊话杀掉了老人,我明白了他并没有想活着出去,明白了他杀人只是为了取乐,明白了我早该脱身此事的。
但是一切都晚了。

20170212看到一大片星空

(前略)
在和大神(好像还有一个谁,好像是半仙儿)寻找一个教室,因为校舍重建了所以位置也变了,原来是414,但是现在不知道414在哪里,明明是414自己却在3楼转悠了很久,但是绕着转了一圈,3楼连509之类的都有看到,就是找不到414这个教室在哪里。
外面还在施工,明明已经天黑了,明明已经接近凌晨了,工人却还没有休息。到处充满了施工的叮叮咣咣声,还有电焊和插在地上的火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呲花的样子,哈哈哈)。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好多好多好多星星,而且是在动的那种,像是看到了动态的星轨,在流动的星星,好像能看到银河一样,就像是画出来的那种繁星闪烁的浩瀚无垠的星空,奇妙的是明明星星多的时候应该月色暗淡的,然而天上的月亮却极为明亮,亮到跟剪贴上去的一样,连陨石坑都能看到。
我就惊讶的喊住了和我一起的大神和另外一个人,说快看天上,他们也很惊异于这样的景色,然后我们就从楼道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站在离那个像呲花一样的火把很近的,靠近校舍外走廊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天空。
然后看到了奇观,以月亮为起点,由流动着的星星组成像是小时候画太阳光一样的那种线条,像是月亮在散发光芒,但是又不是中心放射,而是像是邮戳似的那种,波浪线似的,点光式的?总之就是只往一个方向偏。
在赶快拿手机试图拍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因为像素问题或者设置问题,根本拍出来就是一片漆黑,或者是曝光过度的样子,一片模糊。我们三个都很遗憾,我想飞快的跑去教室拿相机,但是当飞奔回去又回来的时候,发现因为自己对相机也不熟悉,所以仍然没有拍到。然后奇观就结束了,但是星星还是很多很多很多,漫天都是,不过好像一瞬间就静止了,像是钉在天上不会动了。
这个时候发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爷爷带着孙女也看着天空,他们似乎在等着孩子的爸爸来接。
后来记不清了,只对奇妙的景色印象深刻了。
记几个关键信息吧:送小朋友去上课,414换到了幼儿园小4班(在一个二层小楼的一楼,二层小楼长得很像我小学时候的艺术楼),我在上一门奇怪课(具体是什么记不清了,老师和同学都很奇怪),给大神打电话听到那边在上托福课。
-
结论:
1 应该是白天特意去翻了榆中的星空
2 像呲花的火把=>春节的时候我妈被坑买的呲花药很少 点起来像火柴 没呲两下就着火了 谢谢当时哥哥护着我呀
3 可能想爷爷了吧
4 因为睡前在和gxc聊他在学而思教小朋友奥数
5 可能因为知道自己要开始好好学托福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