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

深夜回家,路上看到久违的冬季星空,很开心。梦里的天顶也更新成了昴星团。

地狱

假期旅游穿过某个隘口到了一处偏僻学院,各势力盘踞很混乱,一个爱出头的朋友被打的半死,我们装作不认识他。
配合治疗,右手加小臂的肉都被剃掉只剩白骨,手上理所当然的圆洞结构上拴着几个钥匙模样的身份证明。努力回想大概是某次升学体检被嵌进去的。想趁这个机会拿下来,以后难被追踪便于隐匿。又想万一被抓住关起来,至少还有金属丝可以用来逃命,脑补为了活命要剖开自己的右臂,我想,还不如死在牢里。

去晚自习之前

好像是高中时期的某天,去晚自习之前,和一个身着全黑水手服的妹子拌嘴。不记得她是妹妹还是恋人。在校道上刚点了根烟,没抽两口就到教学楼下了。于是直接丢地上踩灭,好浪费。(我其实不抽烟)然后他妈闹钟响了

2016/11/02

2016.10.30

昨晚梦见你了 你在弹 你烟友在唱 是的是她唱 你们在门口 她离门口更近

派对

好久没做掉牙的梦了,依旧是那么真实。

派对快接近尾声了,我百无聊赖。手里攥着多余的一张票想退掉可惜过了时间,冲到街上准备杀几个人让自己嗨起来,枪抵到一个路人的头上的同时,我的后腰也被抵住了,回头一看,是一对搞怪双胞胎兄弟,像是什么都知道,为了阻止恶行,我被杀掉了。
二周目。派对,我揣着票在找检票员,视线穿过人群和双胞胎兄弟对上了眼。一瞬,我便知道他俩也保留了上轮的记忆。挤开人群向我走来,我以为要提前抹消掉危险人物——我。但只是笑笑,向我手里塞了一张票“这里很热闹,试着参加吧,别再孤僻一人了。”虽然他俩没说,但我分明听到。

太刀

体育课上老师检查要求的太刀都带了没,我小破费一笔买的那把红色刀鞘的很长脸,杀过几个人,老师看了点点头。之后人群里诸如有带长枪的被直接揪出队伍禁止上体育课。
我和女朋友一路追寻来到了梵高出生的小岛上,见到了早年教他雕塑的大师和他的早期作品,岛上远望,北边是乞力马扎罗,东边是富士山,我的女朋友真棒,不用多说一句话,她全都懂。
HUN

集体跳楼

梦见了很可怕的梦,我在外国??有个类似邪教团体,我去拯救他们,而他们很多都是小孩子,都是黑皮小孩??把小孩们救出来之后,他们却还是狂热地寻求死亡,我眼睁睁看着他们坠楼而下,头盖骨全部摔出来,脑袋脱离,变成一个个圆圆的形状,我和我的同伴们都崩溃了,他们下落的时候还有我第一人称的仰望视角,一个孩子从高处摔倒我眼前

20161014

夫妻俩在屋里枪战,不知是枪法太烂还是躲闪太好,总是打不中。为了打破僵局,我偷偷摸到沙发后面准备来个突然袭击,虽然暴露太多,但也更容易打中。起身乱开了几枪,那边传来了呻吟声。我探出去身子确认它没有开枪的能力。走过去抱起它开始打120并描述伤情是被人刺伤。医院那边让我开可视,但新换了手机找不到那个按钮,对方有点不耐烦的说情况紧急,先说地址吧。我竟不知道自己家住几层。

失眠整夜后的梦

模模糊糊地记得 梦到有人跟我说你在这里找到x位密码就可以出去

大巴

坐机场大巴出发,路上下起了暴雨。巴士除了装饰性的框架几乎通体透明,顶部水晶似的棱角分明,我躺在过道惬意的看着雨点万花筒般在车顶绽放,四周全是乌云闪电,世界好像消失了,只剩我们一车人。
在夕阳里下车回家,手里提着不知是小提琴还是吉他。

不明性别的好基友

高中生的我,下午和好基友出门散步。好基友相当可爱,穿着女装也化了妆,声音也很棒。还挽着我的手,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水味。梦里的我已经无法分辨好基友的性别,看着红润的嘴唇, 仅是以晚上有补习班的理由,我慌乱地回绝了晚餐的邀请。

新年

新年前一天要去市里考试,我骑着自行车穿过歪歪扭扭的乡间路,心想路途遥远现在回头改坐车还来得及。第二天也是浑浑噩噩,找个电影院钻进去瘫了一下午,直到看到第四个片子很无聊才离席,临走前动了动鼠标把进度条搞乱了。回头看坐的满满的,说是录象厅比较合适。门口检票的把我拦下补票,我竟然想逃票,争执一番后到了影院门口。巧遇老友放假回来,他说父母随后就到,一起看电影。我问什么片,他一脸惊奇,冬将军,最近超有名你不知道吗?我瞄了一眼海报,以为又是他爱看的漫威系列,兴趣了了。仔细一看却是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外传,马上表示要看,但转念一想和他一家人一起看电影,总觉得很突兀。

所以路痴在梦里也会迷路咯???

梦见和小伊布参加了校足球队
训练场所是高中操场  教练是园长   嗯
救命啊我真的不想再梦见园长了
训练结束后问小伊布要不要一起回大学寝室
小伊布说她要洗澡
我爸开着一辆白色卡车  在车厢里看海贼王
啊我爸看的入迷不和我一起走  
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沿着巷子一直走  设定上是离家很近的地方  和熟悉的街道只有一墙之隔  然而事实上又迷路了【
前面有一个穿着水手服的不是很高的女孩子
路边有什么...好像有医院吧  还是澡堂来着的  天黑了   霓虹灯亮着  但是看起来很不清楚
脏乱差的小巷子...真想快点走出去
远远的看见了高楼   是地铁大厦  可以坐地铁回去呀
旁边还有公交车站
坐地铁的话要换乘   坐公交车要等很久还可能有很多人
正纠结着该坐公交还是地铁  忽然想到还没有吃晚饭...
旁边有几家【很多家  鸭血粉丝店   因为太晚都打烊了
已经八点了  要在九点之前回去
前面的水手服少女忽然回头   猛然发现卧槽这是我同事啊
她也发现了我...部长和漪薇不知从哪里...也都蹦出来了
这样的话我还方个啥呀一起走辈
然而洗头狂魔部长说她要洗头【x  不  是洗澡
她们走进一个黑漆漆的小旅馆   连门都没有  似乎有屏风  但是还是能看见床
墙壁很脏然而床单却十分干净
墙上似乎还用红色的油漆写了字
忘了是什么啦~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点吓人呢

婚礼

没有任何准备,莫名其妙一身西装出现在婚礼上。不知该何时登台在下面徘徊,来了几个朋友,但见到我并没有太多的热情,于是我习惯性地找个角落开始胡思乱想,不得不说在这里是个好习惯。我突然想到了矛盾所在:我还根本没女朋友怎么会结婚呢?像是科学发现一样,在嘈杂的宴会厅里得意洋洋地讲给后排的几个大妈听,然后疾步跃上舞台眺望,期待是个美女。顷刻,一丑妇着婚纱远远向我招手奔来,给我吓醒了。

为个好素材少睡两小时◡ ヽ(`Д´)ノ ┻━┻

你就在那里

小学五六年级,刚刚入选排球队。好好的训练总是漫不经心,给自己扎着两个羊角辫,希望引起隔壁男生的注意。
老师都善意地取笑我:“决赛还没打,心思就飞了。”
你问我是不是最近不好好读书了,那样的词句怎么能用来形容雾气。不记得这些了吗?“气滃浡以雾杳,时郁律其如烟。”我知道我在做梦,梦里想不起出处。
你还在笑话我,可我们相对而坐,窗外下了大雪,一聊就是一夜。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