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之一

20年1月下旬


来到有点像九龙城的地方,和陌生同龄人进行有点像冬令营的合宿。进入一个有点破旧但很大的宅邸,室内装修风格比较田园复古。

我发现梦中情人就存在于那些陌生同龄人里,于是希望睡在梦中情人的隔壁房间,想方设法。一个女生说教了我,我最终失败。就那样在自己的房间睡去。进入梦中梦。

夜晚,我从某种地下设施中走出,在地下设施与地面之间的阶梯里,发现了似乎刚游完泳的湿湿的梦中梦中情人,看起来十分性感。

我们在阶梯上聊天打发时间,在梦中梦中情人的身体与衣物变得清爽的一瞬间,我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没有说话。

我们离开地下设施,来到地面上的广场。深夜,很安静。

我二度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依旧沉默。

少顷,梦中梦中情人像老套的漫画一样逼近我,我从超近距离的梦中梦中情人的脸庞中感受到强烈的气息。尽管夜间应该看不到什么,但那一瞬间的感觉深深烙印在脑海……

之后的事进行到比较边缘的部分,梦境就结束了。

银河铁道之夜

时间未知


梦里的自己在中学念书。突然变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身体腐烂、灰头土脸、行动不便、无法交流、意识模糊。大抵是死掉了但还能维持第一人称视角的状态。

在学校的几天非常艰难,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奇怪,看起来也十分好笑。

有一天,学校让学生去看几原邦彦展,我少见地很开心,在夜晚和别人一起坐上面包车。车在运行的途中不知不觉变成了客车和列车的样子,缓缓驶过学校附近的长长的桥。往车窗外看去,桥下的河水闪闪发光,仿佛精致的插画。

就在这个瞬间我注意到,车好像驶向了天上,我看见了非常漂亮的星空,比地上的河流还要吸引人,简直就像《银河铁道之夜》一样……

本应是已死僵尸的我在那一晚意识到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梦境似乎就到此结束了。

日常

和室友去超市采购 结果发现纸巾限购。。。为了限购,超市每次只摆一件在货架上,没了再加


最后买了很多零食

白织

【白织】是一家武馆,我是武馆本家的一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村里面来了另一波人,他们貌似是黑社会的人。他们想将我们赶出村庄,但那里是我们的故土,我们不愿意离开,之后他们就开始了报复。
族长似乎很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命令我们不要出去乱跑,也不要招惹别人,更是把我们几个孩子的课请假,武馆也暂停营业。老师们也知道现在的状况,每天从电脑上发来今天课上的笔记。
但是五叔家的堂弟不听话,出去和朋友玩,回来的时候被打得残废,肋骨全断,眼珠被抠出来,牙齿也被打掉只剩六龄齿,下巴貌似因为磕碰硬物已经变形。五叔和五婶很愤怒,向族长提出要去找他们算账,但是族长依旧没有同意。
五叔和五婶认为因为他们是旁支,所以族长不愿意帮他们,然后他们召集旁支大部分人去找那群外村人算账。族长本来已经筹划好了和平撤离的方法,但是五叔和五婶使得这次协商失败了,族长不得不想办法整来了枪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人数不足以打过拥有枪支的外村人。族长希望能保住旁支的人,但是外村人拒绝了族长的所有提议。
我们不得不和他们战斗。
村中很多人都遭殃了,村民们疯狂向外撤,但是无一例外不是都在村口就被射杀了。一些村名开始用食堂的烂菜,垃圾,潲水投掷到武馆。
那群家伙开始正式的屠杀,先从村民开始,然后是旁支,然后是嫡系。我被抓去了,我禁不止他们的拷打,出卖了本家。
(视角切换)
那群家伙进入到本家之后,族长最先被射杀,二婶被轮奸之后又从五楼扔下,二叔正好看见二婶摔死的那一幕,但二叔极度愤怒的情况下,疏忽了旁边,脑袋被刀捅穿。家里收养的两个仆人在被严刑拷打之后都没有说出剩余人的位置,他们又来拷问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于是我侥幸成了可以苟活的阶下囚。
我很开心,族长他知道我会背叛。


我怕死,这大概是梦里和现实都不变的。
我认为梦里的我最后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背负着罪孽,
直到生命之火熄灭

日常

穿越回十几年前,和还是一群小屁孩的朋友们在街角的肯德基吃炸鸡。
虽然我也还是个小屁孩的模样。但是——“身体虽然变小了但头脑依旧是大人(笑)”,和这群人一起带有着一种不成熟的哥哥姐姐带小朋友瞒着爸爸妈妈偷吃‘垃圾食品’的心态。
十几年前这片区域还没有很好的开发,街上的商家很少,也没有高楼林立,甚至行人也很少。店里装修也有一股浓浓的九十年代气息。
啊,菜单。菜单上写着什么呢?有点看不清楚,反正来着最大份的套餐就完事了吧。付钱?一摸口袋只有十几块。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这次哥哥姐姐就不请你们吃大餐了咱们还是AA吧。一边啃着鸡腿一遍看窗外的人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骑着自行车来来往往。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候。是想改变一些过去后悔的事情吗?我也不知道。但是在能做出什么事情之前,就从梦里醒来了。

钢琴

因为一次聚众打架,我的右手骨折了,无法再继续弹钢琴(其实三年前现实的我就已经放弃弹钢琴了),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技能,在被族里人排挤后,被迫离开家乡。之后我前往金国开了一家寿司店,生意良好。
因为与金国的军部总司令关系极好,得知金国要对我曾今的国家发起战争,并且要对人民进行屠杀,之前我来到金国,为了行事方便,便想办法换了国籍。因为还是在家庭长大,我想回去把我的妹妹接过来。
回到家后,亲戚还在用我之前右手骨折的事情嘲笑我。
妹妹和她的朋友组成了一个小团队,是保护小孩子的,因为这附近失业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总拐卖小孩。妹妹不同意和我走,我也就回去了。
过了不到半个月,故国有权势的人开始逃亡,穷人只能自暴自弃,旁支被当作诱饵,有权势的几个长老趁机逃跑,当我被邀请去看战利品的时候,我看到了妹妹的红色玻璃珠项链。

20200413

公寓楼下搬进来一个英国小姐姐,我敲开她的家门准备送给她一盆绿植,无意间漂到地中海式的装修风格,小姐姐非常警惕地关上了门。然后梦到了大学时期好看的女同学秋月,正在家楼下做实习保安,负责小区车辆的进出,她和我说我是最后一个做实习保安,因为前面的名额都被抢完了。我走在楼梯间里,听到了吃人的怪兽传来的声音,拉开电梯的闸门,疯狂地向着楼上跑去。

飞机没有失事

不知道为什么是去深圳的航班 因为天气吗 降落时貌似会直着下去 但是被拉上来了 当时在想 有机会回去一定要看新闻报道啊 看看视频这飞机是怎么被救回来了

之后被冻醒了 4月中旬的北京还这么冷

开学后的意外

做了一个梦,时间也就是在几天后吧,疫情的余威还未消散干净,但我们已经返校开学了。一天中午的时候,同学们都去午休,我和wh在教室里没有走,他给了我一把手枪,并提醒可能会有危险,我接了过来别在腰上。危险果然发生了,一个记不住面孔的同学掏出了枪想要对一个女生开枪,同时他拿枪威胁了我,我估计正是这一行为刺激了我,我毫不犹豫的掏出枪,打开保险,一枪打死了他。然后是久久的安静,我很久才意识到不是开玩笑的,我杀了人,我竟然杀了人,我先是害怕,害怕警察来抓我,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逃犯的心情,那种感受都不是紧张,在现代社会的法治面前一切小聪明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我只是个学生,杀了人,跑都没处跑,一种等待制裁的绝望感淹没了我这个没有鳃的动物。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开始自责,才为自己的过失感到懊悔,梦境就是这么神奇,你没法骗他,他也不会骗你,那绝对是我真实的想法,直到那时候我也没打算对我打死他这件事忏悔,我只恨自己做的不够小心,并且担心会不会连累到wh。
就像大部分NPC死亡尸体会消失一样,我不需要处理他的尸体,不过有些可惜,我没能体验抛尸时的感受。之后发生了一些没有逻辑的事情,就不赘述了,再有深刻的印象时已经是同学们陆续涌入教室准备上课了,我在第一排但不敢坐下,我总感觉有别人的目光在灼烧我的后背,我站在教室里假装四处走动。他们还是发现了,并且议论起来,有一个我一直觉得有点聪明的人,叫THL的说,中午我留在教室里,并问我人是不是我杀的。我矢口否认,但他肯定明白了,虽然他没有继续进攻。
之后的时间我还沉浸在各种侥幸心理中,比如目击证人会不会帮我隐瞒,警察会不会因为我是正当防卫不抓我,但我心里清楚,我就是想杀了他。。。种种煎熬的情绪都快拧成麻花了,我才醒过来,其实我还蛮喜欢这种梦的,至少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感,在多舛的现实生活中,还是别让我碰上了。

这是一条梦

想要养一只猫

植物

2020.4.10
从一株小植物开始养起,红楼梦,玻璃房,未来气息的建筑
大姐的儿子疯魔被抓,二姐的植物园是武汉政府。不喜欢副官做的高空装饰
新中国成立100周年,chairmanmao的题字中新的女字写法
Seegros西贵公司

20200407

我搬到香榭丽舍大街深处的一栋apartment里面,拿到二楼乙房间。我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纺锤睡衣,感觉到旁边正躺着一个男人。后来我们从房间出来说是参加某个海边的展览,brandon准备借走我的摄像机,展览结束后他却把我的镜头摔坏了。petch说要帮我修,我气鼓鼓地离开了,走到一半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有如此的坏脾气,于是转身回头。

诡谲

2020.4.7
我突然有了极寒的异能,来到学校冻坏了一盏灯,由于迟到没能进教室。本来打算将学校里的人都杀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之后和lht一起去一家日风的洗浴店,这家店只有一个池子并且一般只能容纳下两个人。这次已经有两个人先在里面了,所以我们进去的时候特别挤,挤的时候身上感觉黏黏糊糊的,他们还让lht卡位。
再之后我和同伴来到一处宅邸找两个人,我们在摸索中似乎学得了找寻灵光移动的能力,不过当恶魔在楼下的时候再也难以使用,哪怕同伴再次跳到污水里也无济于事。难以阻挡的恶魔以绝望的姿态席卷了宅邸和街道,我失去了一切,并在混乱中四处奔波。期间有人叫我带上两瓶酒逃跑。我找到了两瓶放在金丝箱中,外瓶细长,似乎有“金玉”之名的两瓶酒后,辗转到了一家规模巨大的女子洗浴店。
这家店里处处都是女性员工,阴暗而具有情调的灯光与鱼龙混杂的人流相互交织着。(这里有很多细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之后我在帮助下来到了天山,并在其上某处祭坛将两瓶酒藏了起来,然而之后我凭着记忆再来到祭坛处时,已经找不到酒了。某日我与同伴和老师傅登山,细数着脚下山脉的脉龄数据时,突然本来数亿的脉龄全都化为了零。有人开始惊呼“天要塌了”,老师傅也皱眉道“山脉已断”,话音未落时我们脚下巨大的天山脉络便四分五裂,高耸的岩层被截断出下方的天空,我猛然坠入...
在崎岖山路上行驶的车中,我用网易云的私信和某个网友聊着天。她说她是异地恋,我骗她说我也是,不过输入法总是输错字。后来她发来了她的照片,我和她在某个酒店的电梯前相遇了。她搔首弄姿,我却毫无反应。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去找了gj。在准备与她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条房间主人所属的走私团伙发来的短信,说警察已经开始四处搜查农药泥土了。房间里四处都是原主人吃剩的串串签让人很难办,在厕所浴缸旁放着两桶水泥一样的东西想必就是目标了。在企图整理无果以后,我想这事本来与我也没有关系,便打算逃离现场了。

日常

终于可以出门找tony老师洗剪吹了
我却在椅子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
tony老师已经把我的头发染成一缕一缕的蓝色
活像个杀马特

学校的事

2020.4.4
和神情有点像wxy的lxr用平板通宵复习了一晚上,我还是心存芥蒂,感觉有些奇怪。她的平板是ipad2018,我的是air3,我们曾把ipad互相对在一起互联连接,找到某个角度以后就可以拍照了。(梦里其实大部分都是和lxr有关的,不过我想不起来细节了)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遇到了whh,然后太阳雨倾泻而下。中间雨停了一小会,之后又开始下起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去上学。进了门里以后,其他预料之中的人也都到了,第一位永远不会缺席,似乎是黄色的“觉醒”,我是最后一个红色的“勇敢”,我后面本来还有一位,但ta从来都没有来过。
我在小区里捡了个油桶,有开车过来的人就去招呼卖油,后来人多了我也不敢卖了,有人说旁边有个池塘里全是油。
之后从某个地下馆里出来以后碰到lx,听说xys和byq物理都没及格,我和lx都说物理有什么难的。不过我的化学一直不好,没有进过年级前100,lx说他也是,没进过全市前200。接着我们该去跑400米了,我到的比较晚,来的时候别人已经开始跑第二圈了。跑过第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左边有一群初中生在做体操,似乎还在进行电视直播。
在馆里同学和德国人拍照填zp素材,我发现有几个德国人的名字我已经忘了,之后我也和他们一起去拍照了。往外走的时候遇见了赵校问我现在的情况,我说最近学习还挺努力的。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