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被淫欲控制的我

昨晚梦遗了,梦中我大概梦到了4个女人,抱了其中的两个,和她们其中的一个做了不太好的事。接着就梦遗了,我也瞬间醒了。距离上次梦遗,大概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我记得我连续念了20多天的楞严经四种决定清净明慧,思想意识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净化,思淫的次数大大减少,在白天即是起心动念也能很快断掉。但是藏在这意识里的淫根仍在,淫根在就有可能成树结果,所以当下的功夫若不能断淫根,也需要时时念经加持才是啊。
那四个女人想必是我自身淫欲的具体幻化吧,毕竟外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


引用清净经里的一句话:“上德不德,下德执德”


上德以先天五德俱全,儒释道三教里的五德全部修满,未染后天,便是上德。后天反先天亦是上德。我生在尘世已染着后天,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是啊。曾经认为没有接触经历,何谈放下,现在觉得接触了沾染了不一定是好事,如不修行开悟觉醒,是不会放下断掉的。

眼镜腿

快要上课的时候,我的眼镜腿插进我的手背的肉里了。我叫同学Z帮我拔出来,她很不耐烦地拔出来,眼镜腿断在里面了。我用刀子把手背割开,在肉里面搅来搅去把剩余部分和木条木屑取出,最后把一起挖出来的肉塞回去

丧尸

做了一连串梦分成几个部分写
一、我在上课时在教室里睡着了,醒过来发现空无一人,只有我的同学兼舍友L。L飞奔过来,我知道她要杀我,而且她变成了丧尸,我和她在座位间绕了个圈子,在快被抓到时逃出了大门。大门外不是学校,而是步行街(以前赵氏传承对面),行人非常多,熙熙攘攘,若无其事地说说笑笑,但是他们知道有丧尸扩散,我也知道。我尽量避开人群,避免面对面,本来想走路回去,但是懒得走路还是坐了公交车。我在车上很害怕,哭了起来,一个高马尾眼镜男子和其他几个乘客一起安慰我,我哽咽着说谢谢还觉得应该卖个惨,就撒谎说我家很远,不得不坐公交车。

二、阳光明媚的下午,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反复看手机确认时间,我知道如果晚出门了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和丧尸有关

三、晚上六七点了,不认识的胡子拉碴,头发像鸡窝的男人笑嘻嘻地让我坐他的摩托回家,我坐上去了,他的女朋友也坐在后座。我不客气地叫他载我去天路(我的感觉是高速公路最高点无人抵达的地方)他哈哈笑说要送我回家,然后开上高速,进入一个分岔口,路很黑我看不清,以为是有菜店的那条步行街,就叫他可以停了,接下来我自己走。他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现在下来干嘛,我才发现我在一条黑暗死寂的小路上,没有路灯寸草不生,好像是废弃的路。我害怕了叫他开回去。

三、和两个熟识的女生一起在叔叔婶婶房间的窗户下分能力册子。除了我们的三份,我还在给弟弟和堂妹分配另外两份。我这边的看起来都不错,没用的东西都放到弟弟和堂妹那里。弟弟那里有几本黄色封面,上面有个米菲的册子,上面写的效果是撕裂和使人七窍流血。我意识到L那时候想对我用这个。这个太危险了我怕弟弟乱用,所以我就把这几本都拿过来自己这里了。

四、波波拉(洛克王国,水蓝蓝的进化体)把我拉进一个仙境一样的地方。她告诉我,L没有变成丧尸,一切都是她安排的。接着,她让我进行剧情战斗,我意识我操控的宠物这四个技能,我那堆里有四本相应的技能册可以扔掉了,因为在剧情战斗里会有。

五、我爸坐在我的书桌前,在我的作业纸格子中写难看的字,令人不爽地对我指指点点,但是他什么都不懂。这时候弟弟叫吃饭了我就不理他直接走了。

高考

210323
坐皮划艇去一个地方。
高考那天,丁丁和饼子睡我家,早上我起来了她们还在睡,我就去看书。我加入了一个微信群抢免费芒果会员,我昏昏欲睡,没抢到,发现她们俩已经起床了,坐在楼梯上偷偷背书。

古墓

210320
掉进了一个洞里,观察发现,这是一个古墓,突然发现一个棺材有动静,赶紧逃出去。跑到街上发现有人追我,我一直往人多的地方跑,后来坐上一辆车去车站买票去最远的地方,那个人就没追上我。
和张宸他们在外面玩,那个人一直粘着我,我不想搭理他,但他们一直觉得他是我男朋友。

蛋糕

210315
刷微博看到一张滚雪球的动图很有意思。

数学课上,建华给我们做实验,杀了一只活乌贼,身上溅了很多墨,给他拿了纸擦擦。又通过做实验做了一个很好看的蛋糕,在摆巧克力装饰的时候我拿了一个吃,巧克力不是很甜,很好吃。朋友生日,我们分蛋糕,聊家庭聊往事。

初恋

梦到了初恋男友,对他没有什么留恋,梦里也是,梦里他来找我,感觉是让我帮忙,我没有说话。和他并肩走着,路上感觉到他是想靠近我的,也可能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的性格就是那种,有时候闷的让人来气,不知道如何个人打交道似的,我就只当不知道,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活泼的搭话,后来走到了一个平房,一进门还是要叫人的,他妈妈在,我说了阿姨好,后来见到了我自己的奶奶,倒是没想为啥会在,可能按理说是应该梦到他姥姥吧,可是毕竟没见过的,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买东西上门,一问他,他说没事,他买了水果还有其他的东西,他都安排好了,我就说那就好,不过心里倒是还想着我还没买是不是不太好,不过也就这样了。

枪战/猫与虎 2021.3.22.

误入巷战,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结果敌人非要对我射击,我不停地躲避,一边寻找绕道而行的机会,就在我走到某个阶梯上,以为差点儿能走出去时,和一个敌人碰面了,我怎么都打不到那个和我对线的人,他也是如此,就这么来来回回了很久,我突然就去世了,然后出现了死亡回放:另一个敌人从某个看不见的角落对我不断射击,他也一直命中不了我,直到某束光芒出现,就打中了。。。
    接着又梦到自己和外婆住在一起,她搬家了(能走路很健康,但现实里已然卧床不起),我小时候养的猫又活了,老是往附近的一个水坑里探,结果水坑里有一只大老虎,也不知是怎么潜水那么久不用换气,大老虎把猫猫抓到水坑里,但也没有伤害它,两只动物都沉到水里。
    过了一会儿猫猫受不了又探出头来,结果又被大老虎给抓到水坑里,老虎是货真价实的(动物园看到的感觉,威风凛凛),所以我我看着老虎特别害怕,但又想救猫猫,不停在水坑前踌躇犹豫着,但眼见水坑跳出了一只鱼在地上蹦跶,猫猫也没出现,于是我赶紧找人去把水坑的水给放了,结果除了一滩烂泥,没有老虎也没有猫,很失落
Na.

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好像是很长的一个梦

应该是过了一个四季。梦见一个男孩子。
那个男生长得很清秀,记忆中只会穿有淡淡清香的淡黄色衬衫,从相识到相恋,确实经历了一个四季。
春天,礼盒里的淡蓝色长裙,他说和我很搭。

夏天,不小心掉进海里,冰冷的水中我听到了少年身体撞进水中,随即我感受到了他的体温,他说“睁眼,看我。”

秋天,记忆模糊,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应该是一起去了那落叶纷纷的公园。

冬天,我和他走在雪地里,我恍惚的感觉到,我在做梦。
我清醒了两秒,想赶紧回到梦中,回来后,我发现他牵起了我的手,他的脸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问了一句“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愣了一下,回问“我也想问你”
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可是眼前越来越黑,他越来越模糊,我紧紧抓住他,不停的说“我是真实的,我是真实存在的”

我听见了,他说“我也是”

随后一道光扫进了我的眼睛
……
天亮了

好难受。

梦中酒店/怪虫 2021.3.21.

和一群认识/不认识的同学去酒店培训,酒店外云雾缭绕,围绕的是涓涓细流的小河与星河棋布的小水池,大家都脱下衣服到小河中游泳,有个人没穿衣服,我把衣服借给他穿,这样他也能去游泳了。
      酒店一层是一个很大的、满是椅子的会议厅,基本没有装饰显得粗糙,会议厅里我放眼望去有上百个人,但其中十多个是我们的教职员(也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十多个是记者(上世纪相机带大头灯的那种记者),还有和尚?只听酒店的管理人员说,才来了50个人,生意是越来越差了(梦中的我会吐槽,因为新冠和你们这里不好玩)。
      我在楼上的一个员工休息角(像是亲子活动室的布置)碰到了曾经的小学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她们还是当初的模样,且都在教育她们的一个子女,其他教职工也在那里聊天,说说笑笑,氛围很轻松愉悦。老师们看到我,似乎对我说了一些语重心长的话,无非是关于未来的指引,我很开心,说下次还会来这里看她们...画面越来越淡...
   
      
      妈妈带我去借钱,我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个老板一定不会借给她,还会伤害妈妈,只是我不知道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妈妈带我不停地穿梭于电梯,楼梯,过道,进了一个豪华的房间,就在我要脱鞋时,发现墙壁上,地板上有很多怪异的虫子成群结队地爬行,它们像是面疙瘩奇形怪状的一团,皮肤像壁虎的皮肤,有着蜘蛛般的肢体,没有看到耳朵与眼睛,我踩死了一些,摸着像纸张一样没有触感。
      妈妈和老板相谈甚欢,像是关系特别好(可我知道结局就是借不到钱),我在那边一直踩那些虫子 ,老板说那是他家的吉祥物,装修完房间就出现了,不用去管它们(但也没阻止我的行动),就在我妈开口借钱时,梦醒了。

dream land or not

我生活在一个类似于约定的梦幻岛那种学院的地方,每个同学都有一个入学时就定了的订婚日期【很奇怪】。在这天女生们要在学校的主干道旁边的各处景观亭子外发放结婚当日的派对请帖,陌生的女生们接到请帖也都会很开心的许诺那天要去派对。我的邻桌好友刚刚发完请帖,马上就轮到了我,但是社交恐惧的我打算打破这个规矩,把请帖发给最亲近的好朋友。

结婚前一天晚上我彻夜未眠跟那个邻桌好友聊天,天快亮了被保姆阿姨叫去换衣服做准备【新郎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然后是我怀孕了,还是住在这家学校由大多功能教室改的医院。有一个很温柔耐心的男医生给我们查体和治疗。他有金色的头发,【相貌我忘记了具体的但是真的很帅很有魅力】性格很温柔但也很幽默活泼,大家都很喜欢他【哦对他有女朋友】,他给我周围的女生做完检查或者接生完就要回去了。大家都希望他下次再来,临走三四个女生都要跟他击掌约定下次见面,在他出门前我也跑到他跟前击掌,他摸了一下我的手背,手心是温暖的,带着一点潮湿,“嗯,下次见”

血雨

梦见我跟着信回教的亲戚穿行在一个小巷子里,是要带我去逛逛习俗。当天是阴沉沉的,我穿过铺着黑色沥青的街道,看到前面有小孩子追着线上挂着的冻鱼跑,用线传送冻干的鱼是这个坡地地区的一种运送方式。大街尽头,我跟着姨姨走进右边的小巷子,小巷子很老,两边都是住户的后院高墙,墙壁上还有斑驳的青苔痕迹,这里我经过了小孩子一家住户的后门。她们是俄罗斯人,离湖很近所以从事水产工作正在把冻上的鳗鱼和带鱼整理好,冻干的鱼条随着她们甩手的动作在地上划出痕迹,他们身边有刚才的女孩跑过去收电线上的冻鱼,他们身边还有两个大点的男孩在工作。

本来想着给他们家收获的场景照一张相,姨姨却没有停下脚步,加之我不清楚跟他们交流是用英语还是汉语,就犹豫了片刻跟上了姨姨的脚步。

我们最终到了巷子口的一户人家,巷子到这里也结束了。姨姨避开了院门口交错的灌木枝杈,推开铁丝网门进入了最后的院子。

这里有一片很大的废弃空场,看上去像个少有人来的杂物院。一个老人在靠近门右边的小灶台上煮着东西。姨姨走上前问候了他(好像叫他五叔),然后就把带着的东西交给了他。老人脾气古怪,眼球因为年老视物不清有些发白。他收到东西就转身进了屋里,留下我和姨姨在院子观望。

这时候应该是快过回族的春节了,姨姨在院子里看了五叔养的鸡:都是小鸡,但是身体一侧仿佛被掏了个洞,看不见内脏。姨姨等五叔出来还大概问了鸡的价格。这时候五叔端起灶台上煮好的东西,门口跑进来他的孙子,小孩子伸手就要抓锅里的东西吃,但是刚拿上吃的就因为没站稳把它掉在了地上。姨姨解释说这是传统小吃,我看到锅里有一汪油,里面煮着像炸糖三角一样的面食,个头比较小,一个小锅能煮五六个。五叔让我们吃,姨姨也没有客气,我也好奇的拿起来一个,结果也因为没拿稳掉在了地上,实属可惜。

我抱歉的把面食踢到了灶台底下不让他看见,然后打算跟姨姨走。姨姨却在最后结账的时候跟五叔起了争执,好像是五叔怎么也不肯多给姨姨收购费,还说你们吃了我东西这点钱我都没要。虽然差的钱很少但是家境也不太好【梦里设定】的姨姨也不肯让步。我看到僵持不下,鼓起勇气走到五叔面前盯着他混浊的双眼说:“我没有吃你们家东西,但是我可以把这部分钱付了!”

意外的是五叔也没有生气,反而眯起眼睛看着我,之后表扬我是一个有立场的人,并邀请我们在他家里坐一会。我们婉言谢绝了,刚踏出门在告别的时候,天上下起雨来。雨滴是红色的,滴在手上有一些粘稠,并且能闻到一股血腥味,我瞬间意识到下的是所谓的血雨。我们只好进屋,看到窗外的红色雨滴淅淅沥沥的滴落,整个天空颜色愈加阴沉,直到变为彻底的墨色。

这样的黑色并没有持续多久,大约一分钟后,天空转亮,血雨也立即停止了,但是天空仍然是灰蒙蒙的。我低头看着靴子上滴的红色也仿佛变淡了一些,用纸一擦不是原先那样的鲜红,也没有粘稠感了。我问五叔这样异常的天气,今天是不是什么大日子。他的双手抵着下巴,缓缓解释:“对,今天是真主的生日啊。”

320早晨

和很多伙伴在春游,太阳很好,突然路上遇到忍者兵痞,说忍界大战要开始了,这座山他们要用来建战壕,让我们快速离开,fbb和她两个朋友突然出现,兵痞那帮人好像想对她做什么,我们这边有人想保护她,但是没打过兵痞,我们就往木叶村(?的地方跑,她跑得很慢,勉强跟上我的脚步,她的朋友嘲笑她,我心里很不爽,大家都在逃,有什么风凉话好说的,我就对她说 我可以背你,但是你要帮我背包。  然后她帮我卸下包,跳到我的背上,我跑的更加快了。  到了之后我想着要建立我们朋友几人自己的基地,我一早就看中了一家酒店上的很漂亮小巧的秘密基地,我和我的朋友坐电梯上了三楼(一家只有两层的小可爱酒店)这个时候fbb发消息给我说 老公好好吃饭。  啊这,我就是救了你一命,而且我不做1,我没回她。 我发现楼顶是我姑姑和她的儿子在住,我就在旁边随手拿了鸡腿在吃,我朋友一直在侧面游说我姑姑把房子让给我们。

梦到前圈一个女孩子突然找我聊天,说自己遇见脑瘫人了,要她送花要她干啥干啥的,我就抽空敷衍她几句,然后专心致志地挑衣服。她突然给我发了一张她家客厅的照片,她的家和我梦里的家布局一摸一样,在梦里我点开照片,探头看到了她家附近的景色。 然后突然收到了小组作业说要集体出去讨论的消息,焦虑➕10086


我梦到我变成了yzby,穿着白色的套裙,腿细的一折就断,我妈和我说要我留在家里工作,我冷笑了一声,扭头就走。走出门口我才想到 我无处可去,我身上也没多少钱,我走在路上有很多人看我。这个时候我表弟给我发了一个地址定位,说这是他的新家,要和我比谁先到家,我看不明白那个地图,在他之后到达了。 因为我弟在现实中有很多女生喜欢,梦中,我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女生在给他洗水果,我第一感觉就是 她是个

很怪的梦

午睡的时候做了个怪梦,有种吸血鬼:化妆舞会的感觉。我作为一个人类不小心到了吸血鬼经营的夜店。既然踏进去知晓了吸血鬼的存在,那我必不可能回去人类世界了。他们没有立马把我杀害掉吸干我的血,反而让我在这个很像是夜总会的地方干打杂。干打杂的过程中我见到,吸血鬼之间互相训练,群吸血鬼元老开会【透过没关紧的门看到的】,还有个很日式ACG脸庞美少年的过来商讨演唱会事宜。在梦里我有点憋不住,而有个WC刚好得经过开会区域才能去所以硬是闯了过去。把美少年作为癖好的摆在门后的凳子推开了,让美少年很是不爽。但是又没有大怒杀掉我而只是让我去帮他带杯果酒。到了前台,我说要帮他带杯果酒,结果服务员叫了很多不同种类的果酒,蒙圈了,还说出了什么“我只是递酒水的服务员罢了”。估计是查到了我的工商大学生背景,有个长相贼像许绍雄的人来问我相关知识,但是我又急着递酒水就回答了一两题就继续卑微了。后来是谈妥了,演唱会会在周六进行,变成了美少女组合。也差不多到白天收档了,就叫我收拾夜总会留下来的垃圾,还有某些私人房间里的垃圾,房间里装修非常高级,我居然还看到一个给婴儿的电热床。收拾完毕之后我又被那个很像是许绍雄的吸血鬼叫出去,但是还没出去我就醒了。虽然说是运气好没有变成被吸干的噩梦,但是我依然在幻想着成为吸血鬼。。

The Gemini

一对姐妹。
    都是我在真实生活中不太会动心的学霸型,五官秀丽但不出众扎眼。因为是孪生姐妹所以面容很相似,姐姐做了近视手术而妹妹还带着学霸型眼镜,但她戴起来却并不难看。姐妹两人住的地方是我的大学宿舍对门,我的大学室友都还与我住在一起,于是夜生活发生在姐妹俩住的房间。
    姐姐是开朗包容热情的性格,而且也是直球选手,简单大方地表达出热烈的好感,脱掉衣服才发现身材真的很完美,腰上没有多余的肉,长腿很直且匀称,却有着丰满肉感的胸与臀部,已经过去大半天了,却还能想起姐姐闭上双眼的神态和脸上的潮红,我在性爱中的满足感来源于感受到对方的快乐与享受。
    而妹妹是并不多话的聪敏类型,应当是HSP,接触后才发现,将学霸类型这件事抛开不谈的话,妹妹具有最能吸引我的特质,也就是brainy。与姐姐做的时候妹妹特地不在她们的宿舍,应当是清楚我与姐姐的事。因为是孪生双胞胎,身材也一样,区别是与妹妹做的时候她带有一丝羞赧,但却会睁开眼睛看着我。真正击中我的,是妹妹在做的时候看着我,小声地对我说:“我真的好喜欢你。”这句话使我瞬间失神,浑身充满巨大的幸福与满足感,然后不由自主地说,我也好喜欢你。
    内心真的愧疚,睡了姐妹俩人,却又没有办法挽救注定的会伤害到她们的结局。性与爱都是世间瑰宝,但转瞬即逝的美妙究竟应该怎样才能不带来伤害?我在梦中清楚的记得姐妹俩的名字,以至于在醒来的一瞬间我就尽全力去把名字记住,但很可惜名字如指尖沙一般越想握紧愈发流逝,只记得妹妹的名字第二个字是lin或ling。
    究竟爱哪个呢,梦里我这样问自己,却没有想清楚答案。现在想来,应当是妹妹。但爱上妹妹是在与姐姐做爱之后,也就无法挽救对姐姐的伤害。而我又担心妹妹心中始终会有芥蒂,也会伤害到妹妹。果然,梦里的事都来源于现实发生过的,初中那一次就算懵懂不谙世事,而且也没有性,而只是单纯的爱恋、喜欢与占有欲,但已经有奇怪的苗头;在英国留学的那次却几乎与这个梦完全一样。即便是在梦里,也和那时的我一样,一旦走出了第一步,便没有再回头的路。伤害在我们品尝性爱的美妙之时就已经产生,只是在后来才显现出来罢了。
    所以该怎么做呢,我不认为我会拒绝也不认为我拒绝得了瑰丽旖旎的性与爱,但我却又因为带来的伤害而痛苦。现实中的我,该怎么做才能不重蹈曾经的覆辙。或许是阴阳相生吗,善恶永存,悲喜永远双生。我不信星座,但我很满意自己是双子座这件事,也许我只是没有意识到双子之中可能有一面象征的,并不一定也是美好吧。可惜的是那个问题还在,世间安得双全法?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