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梦境归档

2017-11-24
梦到自己跑去台湾短期游学, 刚下飞机就开始圣杯战争. 一开始还是大混战, 场面极为悲壮, 可是打了几轮众人发现了问题...先是根本联系不上教会(电话没人接), 然后好像圣杯本身也不在的样子...最后不知为何将当事人之中隐藏的一名杀人魔处分后, 变成了master, servant们的喝茶聊天聚会.

2017-04-21
做了一个惊悚风格的梦,四个人被关进一栋大楼高层,他们花了几天寻找各种逃脱线索,但内部看起来有无尽的关卡。某个晚上,其中一人觉得有些可疑,晚上趁其他人睡觉单独行动,在最初的房间天花板上发现了钥匙。他用钥匙打开了大门进入电梯,在电梯关门的瞬间,电梯门上出现 叛徒 等血字,然后直接掉落。 ​​​​

2018-01-23
做了一个有好多细节设定的梦…最后结局是看着像由纪的女孩子用锤子把邪恶魔法师的颈椎砸碎了(?)
最后一段对话是这样的,我:"放弃抵抗吧,你跑不掉的,还不如放松减少痛苦" 魔法师:"她…她是什么人…" 我:"之前度假被僵尸袭击了而已,你趴下吧,一下就不疼了"

Untitled(2018-01-07)

主角是一个男孩,他看到面前有一幅奇怪的画,上前触碰就落入画中的世界。

男孩出现在一所学校中,学校里有一座巨大的游乐设施,许多同龄人在上面玩耍。原来里面像是一个迷宫,要按照正确的游玩顺序走到出口。第一部分是滑梯,第二部分是攀爬设施,第三部分是鬼屋,男孩进入鬼屋,却发现场景变成了医院,身后的门也不见了。

在医院内,男孩同样遇到了一群同龄人,他们在玩捉迷藏。男孩加入他们,躲进了一个房间,在房间内有一个像门一样的装置,门内有透出浅蓝绿色的光。男孩走进门,场景变成水中世界,而自己被缩小了。

在水中世界,男孩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巨型工业设施,但是没有可见的入口,只有一些细管道,男孩心想,可能是要将自己再次缩小才能进去。在设施周边寻找,男孩见到了一个大的管道入口,进入其中便被缩小,变成了水中一颗微粒。男孩尝试各种管道,最后在一个透明管道内被送进了设施。这条管道经过了大部分的设施内部,而在前进过程中,男孩越来越小,变成了粒子失去了意识。等到恢复意识,男孩出现在一个房间内,身边有一个同龄的女孩。

女孩带着男孩走出房间,来到一个车站,一辆列车即将进站,有趣的是轨道是两道光线,在车前生成。女孩向男孩笑笑,抓住时机双手分别触碰列车前方的两道光线,瞬间时间被停止,只有男孩可以活动,男孩沿着铁路向前走,眼前又出现了一幅画,男孩再次进入画中。

男孩回到了学校,天空由晴天变成阴天,男孩进入了娱乐设施后却发现娱乐设施变成一个充满陷阱的迷宫。男孩小心翼翼避开危险,进入了鬼屋。

场景变为黑夜的医院,一个房间内传来怪声,房间内是一名老人与几具被拷起来的丧尸。老人对男孩说,没关系的,跟我来,将男孩带到了一个大厅,说,现在开始捉迷藏吧。原来,老人也是一具丧尸,但他只是看着男孩被破门而入的其他丧尸追击,男孩在逃跑过程中找到了带有装置的房间,进入水中世界。

男孩再次寻找进入设施的管道,却被改变了的水流冲走进入另一条管道,在这管道中男孩再次被缩小成粒子,但还有观看的意识。他看到在管道的尽头,是一个反应炉,将要把曾是人类的粒子消灭。看到这场景男孩的意识集中起来,也逐渐恢复成了人形,他抓住旁边粒子可能是手的部分,瞬间他们被传送进房间内。原来,他抓住的是之前那名女孩的手。

他们走到了车站,这次男孩想要自己停止时间,而女孩拒绝了他,并提议同时将时间停止。这时,出现了一名既像是学校老师,又像是医院职员的女士,她向男孩女孩挥挥手,便独自将时间停止。男孩与女孩相视一笑,牵着手走出了车站,要在这个时间停止了的世界生活下去。

Untitled(2018-01-01)

在前往会面的路上,狼人看了一眼路上走过的某人穿着不合季节的羽绒服,还戴着奇怪的皮制品

在刚下过雨的十字路口,狼人看到了要找的对象,侦探,他的助手也在。

侦探: "你终于来了,快点,把68号钥匙取下来保管好,这次的案件有些麻烦,一名女孩被抓住了正关在墓地里,她的同学们正前往墓地"

他说着递给狼人一串钥匙。正当狼人翻找68号时,街角走来一名步履蹒跚的男子。

侦探: "不好,是死徒,他们发现我们了"

那名男子突然抬起头,说了一句 "吸血鬼之刃!",便化作一阵雾消失了。沉默只持续了片刻,便被四处传来的枪声与头顶的直升机声划破。

侦探: "快,向上!"

三人不等话音落下,便同时以超人的能力向上跳起,抓住敌方的直升机。来自地面的炮火也转向直升机,驾驶员无可奈何只好在天空中盘旋闪避。一块弹片打中了尾部平衡翼,直升机开始回旋迫降,三人便在落地前跳下了飞机。

"狼人受伤了" 助手说道

狼人的侧腹部与腿部有几个弹孔,正在慢慢排出子弹。

侦探叹了口气,说: "运气真差…快让他停下来"

在狼人的脑海中,几片拼图组合起来--穿着羽绒服的男人,女学生与同学们,死徒,武装力量,而的身体也起了异变,开始长出毛发,他颤抖着发出呻吟声,就在这时,身为德鲁伊的助手变身为熊,一声熊的吼叫将狼人的意识拉了回来,毛发也消失了。

狼人: "是他!"

侦探: "剥皮人,没错,恐怕现在已经晚了"

画面转向墓地,一名穿着西服的男子正用一把特制的刀具,将一名学生胸前的肉一条一条斜着切下来,在肉与肉之间,可以看到肋骨与内脏。学生像是感觉不到丝毫痛苦,神情恍惚地走到一具棺材上坐下,喝下了一瓶药水,顿时他的内脏开始起火,原来剥皮人将他的肉切下来是为了让燃烧更充分。

剥皮人将手中的工具交给一名死徒,走近另一名已经结束燃烧的学生,轻轻剥下他背部与腿部的皮,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熊的吼叫,剥皮人微微一笑。

Untitled(2017-12-24)

昨天做了一个挺有趣的梦…差不多是两三千年后,人类回顾过去,唯一的一艘殖民飞船遭遇了外星机械生命体,机械生命体凭借多变的形态,试图登船,人类则在船上建立防卫工事(此时梦境变成游戏,可以选择建筑与攻击),同时研究被击溃的机械生命体来学习对方的技术。攻守持续一段时间后,人类处于劣势,他们决定撤离一部分人寻求生路,并着手准备撤离相关的人手与技术,剩余的人员抗争到底。很快,人类最后一道防线被机械生命体攻破,残存的人类将各个舱门封锁,集结飞船成为最后的围墙,为逃生部队争取时间。逃生部队在母舰的掩护下,成功逃离战场,并找到宜居星球。

Untitled(2017-04-06)

主角设定类似质量效应的女性谢菲尔德,在一个星球上发现了"星核",一个星球的能量结晶这样的东西,不知为何,星核融入了主角,主角突破外星人阻拦回到地球。
而外星人不愿意让自己星球的星核落入他人手中,便派遣了大批军队,异星生物攻打地球。而主角便用被星核增强了的能力与外星人作战。
大战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决战是与对方同样被星核增强能力的指挥官,两人势均力敌,最后,敌方指挥官受了致命伤,而主角断了一只手臂,濒临死亡,地球也由于这场大战变得千疮百孔。
两人临死前互相注视,仿佛有无限的话语,这时,地球的星核出现,融入了主角的身体。主角便因此能够脱离肉体束缚,变为能量体。主角面前出现选项,是要回到过去,清除世间的恶,或是回到过去,增强世间的善。
主角她…选择了先存档(用无尽的能量保存了宇宙状态),然后选择了清除恶。结果,整个宇宙一片死寂,主角便恢复存档,选择了增强善。
做出了这一选项后,主角保持能量体的身份,重新经历过去。时间闪到至高中,场景是主角所处的生存游戏部(场景,人员都是芳文社百合作品的风格)。
主角与社团好友喝茶闲聊(似乎友人们都知道主角不再属于人类了)的过程中,聊到了因病身亡的好友兼社团创始人,一名充满阳光的少女。
少女常年患病,身体状况不好,却想成立沙滩排球社,而社团其他人也想要支持她的想法,找学校商谈,但学校以没有沙滩(笑)为理由拒绝了社团申请。
少女说着"没办法呢",便递交了生存游戏部的成立申请。而学校也同意了,并为社团提供了活动场所。但好景不长,少女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其他人为了少女的心意,将社团活动继续了下去。
闲聊中,她们感慨少女未能亲身经历社团活动。于是,主角便用能量,唤起了少女的灵体。主角与少女一组,对抗社团其余人。(虽然基本都是主角发挥,因为有实际的战斗经验)
一场游戏后,少女与社团成员闲聊了一会,并感谢她们让自己体验到社团活动,就渐渐地消失了。
主角转过身,高中场景不见了,主角与外星指挥官面对面浮在宇宙中。两人相视而笑,外星指挥官挥挥手,也渐渐消失了。主角做出了选择,自己彻底化为能量成为意志体,守护整个宇宙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Untitled(2013-06-06)

我与我的朋友(朋友是梦的设定,ACG画风,都不认识,共四男一女,妹纸设定上为我喜欢的对象,不知为何全是初中生体型)偷偷跑进市中心一个被防卫人员看守的建筑物(一层为多个小建筑整齐排列,建筑物外墙包着所有小建筑物)
         这时,有一名女性从两栋小建筑之间的通道走出来,我们便躲进右边建筑物与外墙之间的空隙.那名女性向这一空隙走来,我们只好进入深处.在小建筑后面,我们看到了高科技的研究制造设施,原来这一建筑物是军方的秘密研究机构.
         突然,一名制服军人发现了我们,将我们抓起来.一名研究人员将我们带走进行实验.实验结束后,军人将我们带走,扔出后门,而我喜欢的女孩子由于有特殊素质被留在了机构中.
         回到了我们住的公寓中,我们发现了身体上的变化.一人有了超高智商,一人有了制造能力,一人身体能力加强,而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制造男与智商男合作,做出了辅助无人机与一些武器,同时我们黒进军方网络,得知军方将妹纸带到某处基地,营救妹纸的正篇开始.
        我们先搭船潜入军方在海边的大型基地下方,然后沿着残破的维修通道爬上悬崖,强力队友中智商男靠无人机飞行,制造男用强化机械外骨骼,还有肌肉男用自身力量跨过各种障碍,我只能靠他们的援助(请自行想像竖版过关游戏)
        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悬崖上的基地,在基地内用携带的高科技武器压制军方并向上推进(fps…).推进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军方发明但无法正常使用而摆放在实验室内的物品,我发现我可以正常使用所有物品,便为自己装上手脚的电磁产生器(炮姐= =)与小型推进器.
        我们到达基地顶端一个像是教堂塔尖阁楼的房间,妹纸被锁在里面.经过老套重逢event,我们将妹纸带离房间.
        走出房间,原先的近未来风格基地变成了一座主体白色,带红色装饰的塔,每一层都是10米左右,内部漂浮或固定着一些红色为主,白色装饰的一平米踏板.突然,整座塔开始崩塌,队友们都消失了,我与妹纸向下掉落.场景转为慢动作,我通过踩踏分崩离析的踏板或瓦砾,利用磁力与推进器降低我与妹纸的下落速度(公主抱w),最终在塔内三层的地面落地.
面前是一台大型半开放的电梯,我与妹纸进入电梯.
       场景转变,我站在基地一层,而载着妹纸的电梯在向上运行.我连忙操纵按钮想要停下电梯,电梯却高速下落.我利用电磁产生器将电梯停止(安培力?),并爬上电梯,可是,妹纸不在里面而是在对面另一台电梯中.我用推进器跳进那台电梯,妹纸再次消失,出现在旁边一台列车中.
         进入列车,妹纸正站在另一车门前背对着我.我出声叫她,她欣喜地回过头,两人相拥.突然,妹纸在我怀中渐渐消失,我从悬崖上坠落失去意识.
        意识恢复后,我发现我在悬崖底部一个山洞内,面前是我的基友们与最初碰见的女性,她告诉我们妹纸的能力是精神操控,军方利用她的能力将我们作为实验品,基地中的场景还有妹纸都是我们的幻觉,在基地推进过程中好友们被幻觉分散依次掉下悬崖.她还说自己是藏身于军方,想要破坏这些实验的人,并愿意与我们联手,击败军方.……

http://bgm.tv/group/topic/23899

七年了,又做了回到高中的噩夢(bgm38)

做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噩夢。

我大學畢業都好幾年了,夢中卻發現這幾年的時間原來都只是高中的一個短暫假期,而我放假結束後就要回學校辦理留學日本的手續馬上出發(事實上我並沒有留學經歷,最接近的一次還是初中畢業時參加新加坡的一個留學項目考試結果我校通過的學生全被留下來升了本部高中),於是我背著個沒裝什麼東西的書包踩著涼鞋還穿著冬天的厚襪子就冒雨跑到學校了(走路還小心翼翼,踩到水塘都沒有濺濕襪子)。

一路走到我小學的教學樓才想起走錯方向,然後又回頭穿過大學校園走到大二開始住的宿舍區,走進高中的教學樓,卻不記得自己在哪間教室。一層層找過去看到熟悉的同學猜到大概就是這間了,走進去問同學自己的座位,居然是在從沒有同桌過的兩個女同學之間(我校一直安排男女混坐,免得上課學生聊天,然而沒什麼用)。

剛剛坐下就有同學問我以後的出路,找什麼工作,我驚訝地說我早就自己開始工作賺錢了不然哪來那麼多零花錢買遊戲,這時候旁邊一個不怎麼熟悉的同學滿臉埋怨地叫我趕緊還他動物朋友的漫畫,因為我已經借走很久了,於是我回答他你發個微信給我吧我回去看了消息才記得帶來。另一個同學說考試你準備得如何,我嚇了一跳回答我要出國了怎麼還要考試,同學告訴我那也是明天的事,今天摸底考試,不通過的話你留學恐怕也會很危險,然而我已經畢業這麼多年,高中學的東西別說考試重點了連教了些什麼都忘了,焦急萬分之下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父母,這時初中老師卻忽然進來,手上抱著一堆試卷在講台上坐下,吹響了考試開始的哨聲……

然後我嚇醒了。
Tio

1992

梦到一个国内见面会上,只公布了部分名单。后面bono竟然来了,唱了新砖。you 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
两边墙上的广告是prc和nk的伟光正广告。我还告诉他了
后面紧紧抱住金牙,用中文说
大萌我好爱你啊!
满足了满足了
最后还在想 天啊 这不会是梦吧
嗯,这真的是在做梦。

嘻嘻,梦到过和bono握手,roger跳舞,还和金牙抱抱!!!还有石花的歌!

上班摸鱼

到公司了。同事和我说,我昨天参照space shooter做的游戏有bug。我大概看了一下,好像是摄像机的设置错了。

可是我没有急着去改,先玩了几盘今儿刚出的国产机战游戏。玩起来很像gvg一代,不能用nd取消当前动作。但是有个很奇葩的设定,主射击能取消格斗,并且主射击的指令输入后,就可以step或nd。

玩了一会儿我才回去工作

通宵放歌的n3

学校里突然要搞活动,在一个小屋子里 dj nemu通宵给我们放歌。这是他出国前的最后一次活动了。

爱抖露11

我在一个爱抖露大杂烩的晚会上,场地是大礼堂,我是演出关系者,坐在礼堂后排。候场的表演者也在后排就坐。我和一组女生爱抖露坐在一起,但她们大部分不在座位,似乎去准备什么了。我只在节目间隙看到樱花一个人,已经画好了妆,侧脸瘦削很有棱角,唇色鲜红,妆面稍有点出油w 她似乎是排练途中回来取东西,一边翻包包一边双眼盯着舞台上。我没好意思盯着她太久。
樱花走了以后,我碰到了爱抖露a和一个洋气的女伴一起来看演出,女伴是红色紧身连衣裙和大波浪长发。我忙完场务回到座位,正好他们起身要走,正站在座位间聊天。我盯着a看了一会儿,a也看到我了,a很快把女伴送走后又到我身边坐下,聊了一会儿。
本番表演结束,应当进入安可环节,但是观众走了很多,没有人带安可。大约十分钟后主持人出场,表示今天没有安可,谢谢大家来看。
我因为之前场务和跟a聊天的关系没有怎么注意节目,好不容易到安可了准备坐下仔细看一会,但主持人强行结束表演了。心里十分卧槽。
于是我和a开始走出场馆,我要搭a的车回去。到了停车场,我发现自己把包丢在场馆了,于是回去取。樱花和其他成员的包还在座位上,她们似乎去做一些演出结束后的工作了,还没有离开。
我在自己座位上找到包后又回到停车场,但是停车场没有灯,很黑,看不到人脸。我喊了几声a的名字,没有人答应。左看右看发现一个台子上坐着个人,我走过去,正是a。我想到a没有回应我可能是怕有饭听到了跟过来,搞一个大新闻。
a告诉我车出了问题,据说有anti知道他在这里,趁a不在把车的排气管堵死了w a很沮丧,我正在想怎么安慰a并且怎么回去。

突然期末考试

这个学期的课程接近尾声了。而且我的实习也完成了。最后的几节课我都在玩手机,疯狂摸鱼,快乐得很。

突然周三的时候,老师说,期末还是要考试,考4门,预计下周考。我顿时慌了,因为这个学期我根本没听课,周四早上听说考试时间又改了,改成这周五上午下午和下周一的上午下午。

根本没时间复习啦!

8米厘独立电影

梦见和朋友去看pg.lost的演出,在育音堂。

没想到暖场的却是 The Lee's。

上场第一首歌就是我超喜欢的 8米厘独立电影。我倾注感情地跟唱着……

我想回家

终于实习结束了。我坐地铁回学校。发现2号线居然开通了奇怪的隔站车。于是我坐1号线了。糊里糊涂终于回到平时的公车站等公车。

虽然已经过了5点,但太阳还没下山。可惜夕阳被雾霾笼罩,并不能看得清。没过多久,鹏哥也下班回来了,我们一起等回学校的公车。等了很久都没来,于是我们决定走回去,反正明日也不用上班。

走着走着,我突然回到家里了。窗外依旧是被雾霾笼罩着的夕阳。我看着被老妈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床铺。心里交汇着实习结束的空虚和终于迎来假期的喜悦。

白雪

睡前看了昭和落语,梦里也蒙上了一层哀伤。

曾给村落带来无数欢快和慰藉的两位乐者某天忽然消失了,有人说她们各自回到了故乡。几年后的某天却又像过去一样坐在了那块大石上,大家也像以前一样聚在下方默默聆听,仿佛几年的光阴只是一场梦。雪静静地积满了他们的肩头,没有人离开。歌声间歇的琴声中,坐在侧后方的少女念着旁白。声音很小,大概只有前排的我听到了。我觉得大家没有听到很可惜,醒来之前脑海中推敲着这句该如何翻译:

“来吧,来吧,一起回忆这短暂的快乐;来吧,来吧,在这寒冬中温暖的角落。”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