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

2021.4.7
我走在路上,她在我前面,戴着一顶酷酷的黑色棒球帽,上面印有白色的“M”字母。身旁好像还有另一个粉色的女孩,大抵来自于我的妄想。
她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她把黑色的帽子放在了垃圾桶上,白色的“M”正朝向我。我感到很有趣,便拾起了它。
然后我竟自己戴起了那顶帽子。我将帽舌朝前、又转向后,取下帽子,再次戴上,从斜上角观察着自己的模样。我的脚步在不觉间已经超过了她,还有她们。不知走了多久,我猛地在恍惚间惊觉,然后急忙取下帽子攥在手中,余光旁她与她的身影重叠,最后是她即将开口——我赶忙道歉,她的泪水仿佛已然落下。
我们走了一段路,她一定感到无比的失望。她流着泪向我说些什么,我郑重地听着,最后竟也流了泪。我暗暗下定决心说出真实的想法,她的脚步逐渐加快,我找住机会开口:
“我确实不喜欢你,但我也确实觉得你很漂亮,像我会觉得很多女生都很漂亮但我并不喜欢她们一样。你从我身边走过,你很漂亮,那顶帽子也很漂亮,你把它丢下了,它就在那顶上看着我。我觉得很有趣,就将它捡起。就将它戴上。仅此而已,真的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我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她好像有些释怀。在玻璃屏前,我问了一些我一直想问的问题,她也推荐了一些。当聊到我是从垃圾桶顶捡起帽子的时候,她惊异道帽子竟然没有掉进桶里,她以外我是从垃圾中将帽子翻出——旋即捧腹大笑。聊天到最后,如往常一般,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还没有被解决。我回头望去,相当一批同学已经聚在门禁前,谈话的空间马上将荡然无存。我不想再在聊天软件上向她道歉,再说第一条消息就是如此内容想必也很奇怪。
于是我决定开口:“最后还是想给你道个歉...”

醒了。
帽子早已消失不见,或是早已脱离了视线范围。
还是没有抓住某些事物,尤其是那些面孔、片段和情感。
嘛,不过一直这样。

4.7

我化作游戏里的人,一个男生有两个很珍贵的蛋,他不小心把它们扔进云里了,还有一个在水池里,乘他在水池里捡的时候,我把他掉在云里的蛋捡了。 他很着急地问我要,我就喜欢看他焦急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我一直躲他,他把我逼到窗口,威胁说再不还给他他就要推我下去。 我就跳窗了,我说 你看我是能浮在空中的,你威胁我没有用呀。 然后我看他怔住了,我看他身材很好胸肌很大 我就问他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拒绝了,他说只想要他的东西。 我劲头就上来了,我说 和我在一起过的人都不想离开我,和我试试嘛。
镜头转换,一个电视访谈,被采访人是我。主持人问我和他的xsh频率怎么样,我的脑海中就浮现他裸体的样子,然后回答 平时都是我求他才有一次。  但我感觉我在梦里对于这种关系还挺享受的。

2021.4.5

连续做了三个梦
做完第二个梦闹钟响了,但是按掉继续睡了,于是迷迷糊糊做得第三个梦是:
闭着眼睛把前两个梦用语音想发给朋友,结果用没睡醒的语气错屏发给论文老师,瞬间惊醒想撤回,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撤回按钮,等到老师回了“我听不懂”“想请吃饭(?)”等等几个气泡之后,又发了个语音道歉,说不吃饭,还说撤回不了消息。然后切到跟朋友的对话框,跟她说了这个社死瞬间太恐怖了,并且把两个梦完整跟他说了,还直接哭了。(这个朋友就是B
没哭完我就醒了,才发现那是第三个梦,然后就把这个事情真正发给B。
但是这次醒的时候怎么也想不起来第一个梦了,只记得第二个梦:
我,A(ali),B(yanyan),三个人在大课间上了类似山顶或者天台的地方,正在聊天,突然想起来下节课要考试,会不会提前发卷子,结果回去发现果然已经开考了,就急忙坐下开始做题(是一人一桌的那种高中教室,而且监考老师是小学的第一个数学老师),突然地面裂开塌了,出现一个类似刑天的人,(而且我的脑子里认定他是银魂的人),我被他抓起来了,呆住,A就在旁边愣着不敢动,B还在做题,然后我的脑子就告诉我这个东西是B召唤出来的,我就一直在叫B,让她把这个收回去,但是她不理我还在写,我就又委屈又害怕,闹钟应该是这个时候响的。
第一个梦应该也是日常的不日常(?)还是什么类型,想不起

忘得差不多了

我要参加一个比赛,我擅长那个技能,但做得没有她好,于是我撒娇,死乞白赖要她帮我做,她一边数落我,一边帮我,结果也做得很棒。
我好喜欢她。

天亮了。

手术

在一间课室,一个女老师,应该是挺有威望的那种,年轻。
她要在课堂上为我做手术,在我的肚子上开个洞。
我是坐在座位上的,像上课那般,而她则是在黑板上操作。
奶奶坐在旁边组的第一个座位,我时刻注意着她,免得她担心,又有些高兴她能来我的课堂看我是怎么上课的。
结果就是我没坐好,老师刀开偏了,变成了在我的肚脐上开了个洞,我挺歉意的,又注意着奶的神色,免得她怪老师没开好。
继续扭坐着正确的位置,老师又不太敢动手了,回头看了我好几次。
走下了讲台,走到了课室的最后,揪出了一个玩手机的男生,课室顿时小声议论怎么手机还不让带的么?
哥在我的旁边,我低声跟她说我带了,只是没开机。
哥也想着说什么的时候,老师走到了我们旁边,问同学们有谁需要打电话。
哥出声了:我需要,没带手机。
老师没想到居然有人会这么回应她,愣了一下拿出手机:你要打给谁?
打给我老公,让他给我带午饭。

后面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画面,像是学校在修建,挺大型的。

广西

梦已是很朦胧了,依稀记得和绵一起去到广西,看表演,还有其他的亲戚在。
我想要玩,想要和绵两个单独去别的地方,没那么的吵闹,便哄着她躲过一群在吃吃喝喝的表弟表妹们。
画面一转是回到了爷爷奶奶家,有人问他们都去哪了,说了是还在广西。
爷爷带着我去寻找他们回来。
是骑着自行车的。
去到广西,天已要黑了,因为有活动,一大群一大群的人,像是部队一样,一个班一个班区分在所有的空地上。
所以满满都是人。
也不知是有没有找到人,我们又往回走了。
听到了人群里,热情高涨,喊着四个字的口号:坚持!加油!
爷爷一直没什么表情,我注意到自己是短发,爷爷是中山装骑着老牌自行车,在他背后,感觉天气很好,他的腰板宽厚,有安全感,一切觉得惬意,没觉得把那一群亲戚弄丢了有什么不好。
这感觉呢,就像是小时候做错了事,但知道长辈不会真的责怪的那种惬意。
回到爷爷家,他家里坐着一个人,假扮着爷爷,也不知为什么要假扮,只觉得是有必要的。
我一进门,就跳进去大声说:我们回来了!
那人立时跳起来,脸上的装扮也退去,是红姑。
她笑着问我们怎么那么久,又突然抱出一个小孩。
我接过小孩,逗弄他,抚摸他的头发,很顺滑,虽然都还搭在头上,就觉得很是滑。

20210404

20210404
我宿舍太小,东西放不下,有一些放在大舅舅家,那天吃完饭去拿东西,大舅妈帮我拿,我说要毕业了,东西撤得差不多了,这边东西我就全拿走了。
外面再举办运动会,我躲在厕所抽烟。
班里有人惹来了妖怪,我和她剪了一段头发作法除妖。
一个人在宿舍,之前几天睡得早,室友们都没回来,今天睡得晚,范朝辉回来了,给我看他们班的公众号。

台湾

20210403
我和33又去了台湾,说走就走,到了台北,点了一碗有芝士的面加一个鸡腿,结账时才想起来没有去银行换台币,用微信支付,密码总是输不对。

高考志愿做赌注!

梦回高三,是高考志愿填报时期

在一堂自习课上,坐我身后的同学说她跟她的同桌两人打赌,看我是否会在志愿表填上广东中医药大学

我迷之自信觉得自己一定会被第一志愿录取,往后的学校填什么都关系不大,于是琢磨着要私底下分别找她们聊一聊,看谁愿意多出“佣金”,我再决定如何填报志愿 (°ー°〃)

感觉是那段时间速度与激情看多了做的梦都是类似题材的

挺久之前的梦境了,一直记录在手机里,刚发现这个地方,来存个档//

感觉是那段时间速度与激情看多了做的梦都是类似题材的,现在想想也还心有余悸,牛逼的是梦境里对白还是英文的,还有范迪塞尔作为sirmaster这个神秘组织的老大倾情加盟。要说这是个什么组织呢,我也不知道,但就是又追杀又救过带着我一起逃亡的那帮人(暂且叫逃亡者联盟),而且每一次出现都会在一次重大轰炸后出现一段相同的全息影像。要说我怎么会在逃亡者联盟里,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误闯进黑帮、警察、逃亡者联盟的一次会议后,sirmaster来轰炸黑帮的时候被联盟救走了。逃走的时候警察还在联盟的几个人衣服上装了trackers,我正好是其中一个。大家逃亡的时候跑到了一个废墟,这时候sirmaster又来轰炸了(到底有完没完!)在炸完的废墟中那段全息影像又出现了,但是这次大家发现屏幕上有个地点在闪烁就决定前往那个地方。(这时候,根据好莱坞电影的节奏,就应该先有一个地方让大家调整一下,这梦还真这样展开的…)梦中画面就变成特写手部握住门把手推开,这时一缕阳光打在脸上,门里坐着一群来自日韩美拉丁的人对着你微笑,然后类似青旅一楼lounge的地方映入眼帘(就和你看到妇联4大军集结透过魔法门过来的时候心情一样,你觉得这场仗你赢定了)。正当我在想哪儿来的这块地方时,旁白起了:This place was found and built by those people, a place buried deep under the ruin. No body can find it other than those people. It’s safe and it’s a fantasy… (梦醒)

20210331

20210331
去上厕所,公司的厕所太高了,爬不上去,就去隔壁学校上,转了半天,没发现女厕所,后来才明白,是男女混厕。
他受伤了,我给他包扎安慰他。
带丁丁去舅舅家按门铃,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后来知道她是来报丧的。

毕业典礼

20210327
学校搞大型毕业典礼,正好放假,就回去看看,遇到陈雯靖、樊丽妍她们一起拍照,去买了瓶水,路上被人喊住,是蔡文烨,他今天毕业,我们边走边聊,陪他去取快递,他给女朋友买了一盘眼影,后来我回教室拿了东西要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没走成,我在一个教室里参加party,吃玉米,一根嫌多,找人分一半,但没人分,蔡文烨他们班开毕业班会,他偷偷溜出来和我分玉米。

签书会

20210326
和王静飞去台北参加吴承洋的签书会,和承洋说我是内地来的后,他给我又另写了好多话,结束后,他特地跑来问我接下来干什么去,我买了最近一班飞机,要赶回去,回去还要隔离,他说有机会要请我吃饭。

考试

20210325
高压电工实操考试,wrc自己一个人做完了,没留给我做,我只考了15分。

20210401

梦到自己回到了高中。自己在毕业那一天回到学校,然后走到临街一片的一片园子,里面有个小城堡,感觉光线很好地方也很漂亮,我就拿出手机拍照,但是小城堡开始放出烟雾并且变得怪异,旁边的花也是开始变成食人花的样子,我就感觉到是问到什么让人释放幻觉的东西。然后就马上跑走去另一个地方,然后拍了一圈照片,发现我在录视频的时候,跑过来的女孩子居然有慢动作,一下子意识到这是梦。前面拍的照片都是假的,带不回现实。
那天毕业大概每个年级或者班级都要在门口摆上一桌子水果。我突然头的后半部碎裂了,掉了一块,就觉得头很疼,但还能正常行动说话,大家都把我当作残疾人弱势者来看。我跑到楼顶是另一个班级,他们在门口摆上的水果比我们的更新鲜更好。这时候我一个大学要好的朋友和另外的人走过,就说了他们要去酒吧就走了。

然后醒来吃了午饭之后又睡了一觉。梦到我在一个武侠游戏里面,然后我从一个城市的北边,要坐船去一个湖心岛。然后和另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去了一个客栈,很窄很小的房间,我们好像在查案,离开那个房间是要进一座山城。然后在一个街边房子的走廊上看着山城的入口,对面是一个长满翠竹的斜坡。我和他一直聊着硫化物之类的。
后来跟着地图走,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地府,然后我就开始找那个男人。然后就醒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