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城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骸骨。
其实这个描述并不准确,这里没有山野的概念,无需挖掘我也知道,骨层深不可测。
当然我也没有力气去做这种无用功,此时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骨堆上。
我知道怎样也逃不出这里,虽然记忆很模糊了,但绝望感深深地烙在脑海里。
骨头被打上了五颜六色的光,更添了气氛的诡异,我像是被吊线的木偶,脚步停不下来。
走了不知多久,又遇到了驶过的骷髅船。骷髅船大概是这里的垃圾车,走着固定的路线一刻不停地收集航线上的骸骨。船也全部由骨头组成,下面不断地磨损,所以实际体积从没变过。
浑浑噩噩中我被拉上了船,路过一间酒吧又被送下了船。我不知道为什么被带到这里,一切都显得那么无意义。

旅店

很久以前,先人打败了魔王,化作一棵开满花的树守在屋外。
几年前,树上结的一颗卷心菜掉了下来,化作一个女孩,他们给她取名卷心菜。
不久前,又一颗卷心菜落下,化作一个男孩,大家不知该如何取名。
旅店女主人看我愁眉苦脸,笑着说,5年前,她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失魂落魄来到这贝加尔湖边住了下来,现在一切安好,希望我也能安然度过这痛苦的时光。

20170425轩妹的基友群/夏日庙会的见闻

一个夏天快到傍晚的下午,我睡午觉醒来把窗帘拉开感觉外面有一阵一阵的凉风,一点都不像夏天的那种熏风,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就决定和爸妈一起出门去逛逛夏日庙会。
在路上人很多,正在排着队刷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拉进了轩妹的基友群,而且被拉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还以为是和轩妹单独的聊天窗口(界面居然是QQ群的那种古老的PC端界面),于是单纯地以为所有左边的话都是一个人说的。还不过脑子地回了几句话,然后被说“yx你小女朋友真好玩”之后才猛然发现这是个群啊,这时候才突然看出来字的颜色都不一样。然后发现这个群的人数就在肉眼可见的增加,尴尬得不敢讲话。总之结局也是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互相认识的人聊天不再说话就是了……
后来点了一下轩妹的资料那里,看到了他的日记居然又开始写了,还多了大概两三个本,标题都是以“关乎XXX”为固定格式的,里面写了些他没有和我讲过的内心活动。
在经过一个曲了拐弯的门才能进入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了轩妹和别人(是那种他会听从的人,好像是妈妈)站在那里聊天,在说女朋友的事情,就说女朋友一直喝中药身体不太好,然后他妈妈(姑且是妈妈吧)就说中药也有毒呀身体不好的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对以后不好,之类的。听到之后感觉不太好,还是假装没听到,默默走开了。
这个时候爸爸好像有点别的事就走开了,只有我和妈妈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左看看右摸摸地闲逛。街上的人很多,比肩接踵,一转头发现旁边一队人里面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班主任,排成一队,互相聊天,我惊讶的叫了一串老师好,老师们居然还记得我。然后随便聊了两句天,还开了我两句玩笑,我一抬头看到了奇观:五颜六色的光亮划过几乎黑透了的天空,接连不断地,好像滑过很多道彩虹。正招呼妈妈和老师们看的时候,她们却只赶上了一个小尾巴,颜色变得暗淡了许多。
穿过人群去找爸爸,在一个小桥头看到了他,我激动地跑过去问他看没看到刚刚的天文奇观,我爸说:啊,那是我打上去的烟花啊。我说那么高怎么可能,我爸指了指他肩上扛的东西,我才发现我爸肩膀上扛了一个重炮,好吧,那大概那个真的只是烟花而已。路边有好多放过地面上那种花之后剩下的纸筒,我捡起来打算边走边找垃圾桶扔掉,结果一路上碰到的都是邮筒、税票筒、发票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分的这么清楚OTZ)。虽然也有人就直接当垃圾桶扔进去了,看到税票筒发票筒里面都是冰棍皮、冰棍棍什么的,觉得哎呦他们真不文明,本来想都捡出来的,但是发现太多了又很脏,就继续绕路走了。中间踩着石头过了河,绕着邮筒转了圈,还收了两个快递。
路上看到了许多个地藏菩萨像(是日本的那种小沙弥的形象,很可爱),都会停下来拜一拜。但是发现大多佛像都可能因为天气或者人为的破坏,多多少少有残缺。在走到一个佛像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忘记具体是在做什么了。总之她说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然后好像是为了孩子拜菩萨,但是又因为什么什么看到佛像残缺感到很不好,就把自己的头塑在了一个缺了一半头的菩萨上面。我觉得当母亲真的好不容易啊。她还说她要为了让大家重视这些被破坏的石像做一些事情,当时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些什么,但是过了一阵走到一个舞榭歌台(?姑且这么说吧,总之是一个半建在水上的敞篷),发现那个母亲在几乎全裸地跳着古代舞蹈,周围围了许多人。

日本与野兽的袭击

我去拜访一个日本右翼的作家,是一个对中国非常看不起的人,但是他本身很有才华,打扮的像个古代人。貌似因为受到某种影响,他现在已经被迫不写那些反对中国的文章了,主要隐居起来做一些金缮的手艺。
在他的屋子里,好像还有一个他的手下,而我是一个武艺很高的人,貌似要给他传递一封警告信,我用手一挥,那封信就深深地插在他旁边的墙上了,他和他的手下都很吃惊。
这时候来了另外一个中国人,于是他们三个人好像在谈论什么,两个日本人很看不起那个中国人,觉得他很鲁莽粗俗,那个中国人离开后,我开始警告那两个日本人,要对中国放尊重,但是那个日本右翼作家对我的身份有疑问,于是我告诉他们我也是日本人,但是更是一个中国人,我是从明朝那年就迁居日本的一个中国人,他们听了目瞪口呆了。

就在那个场景中,但是好像换到了高宇立老家的房子,那两个日本人在聊天,我在床边看窗外的河,那条河变的很大了,上面有一艘巨轮在行驶,突然从巨轮里逃出一个巨大的野人和一只巨大的猩猩,它们互相搏斗。我让那两个日本人来窗边看这个奇妙的场景,他们看了一眼觉得很恐怖就逃了。野人和猩猩打斗的范围很大,我担心他们会跳到我这桩楼来,正想着,它们扭打着着往我的窗口跳了过来。它们是非常巨大的,导致整个大楼抖了一下左边隔壁的墙好像塌了,这时候野人被猩猩打跑了,猩猩就在窗边朝里面看,我吓死了,回到隔壁自己家去了,后来又忍不住回高宇立家去看,发现猩猩还在窗边,用很邪恶的眼神往窗户内看,好像要看到我了,我尽量躲起来不让它看到,但是最后它还是看见我了,用力砸墙,整个大楼的玻璃和墙壁都坍塌了,我的意识也模糊了……

转为上帝视角了,我看到被猩猩打跑的那个野人流落在了一个外星球,这个野人在地球好像是一个残忍凶恶的巨人,在地球经常吃人的。然而到了这个星球它却被这个星球的野人抓起来准备吃了,而且这个星球的人也都是巨人,它的优势一点也没有了,只能被它们抓着走……

渡江

很多人在钱塘江边上游泳,好像是一个比赛,岸上有一个人是指挥,他给了我一个救生圈,告诉我能游到对岸就算成功,我看了看觉得不以为然,这不是很简单。
带着救生圈下水后,我发现受到救生圈的影响,手很难划水,于是把救生圈拿出来游。
江中人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没有游到对岸的。
我快到江心的时候发现水突然很冷很冷了,于是有点害怕,就放弃了,掉转头游了回去,返回的过程中,有人说水里有鲨鱼,我更加害怕了,加速游回了岸边,并上了岸。

商场的顶楼就是我的家

我好像住在一座很繁华的商场顶楼,VIVI过来玩,我说这就是我的家,她看了很兴奋,说家在一个商场楼上太方便了,可以随时逛街,于是我们随着电梯一层层往下逛,中途我们分散了,不知不觉我以为又回到了顶楼,但是没想到已经在商场的下面几层了,梦里另外的事情不太记得了。

和一个小学同学逛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是仿古的旧街道,模仿的是南宋,梦里默认是杭州中山南路到鼓楼那一带,但是在梦中街道和建筑完全不一样。梦里,我和胡晓华应该是刚刚逛过这个地方。
带着梦中的记忆,我这次是跟着一伙人来这里旅游的,好像都是小学同学,渐渐的,我们各自分玩了,我和寿杰峰一起在逛这个街道,在转角处我们逛了很多古色古香的旧建筑,最后进入到了一个古房子去(貌似是岳飞的故居),有个老爷爷在那里看门,里面很宏伟,但是有红色隔离线隔离着一些贵重的东西。
好像突然穿越了,我开着车载着一个朋友在一个泥泞的道路上行驶,我意识中前方的确是在施工,但是,我知道一直开能开出工地,但是,前面突然有很多工人拦住了我的车,告诉我必须右转,穿过很小的马路,才能到达我要去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我刚刚在游玩的古街道),随着我在小弄堂里看着车我感觉我现在在宁波的海曙区的老街道里……渐渐的模糊了。

会飞的自己和坐轻轨迷失

第一个梦:在一个破旧的老屋子里,一伙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场景是快谢幕了,道别一批人,我作为一个孤身的仙侠客,和没有分手的一批人在聊天。我提议要找一个庄园做隐居。然后走到老屋子的后院,那里有很多老式的中国院落,梦里我好像要把这一块地规划起来做我的隐居之地,但是潜意识知道这些庄园是属于一户大家族的,虽然我能把它占为己有,但是我不能这么做,有违道德。于是我飞起来查看这一片庄园,从这个屋顶飞到那个屋顶,这里我的飞采用的是类似游泳的模式,跳起来后人飞的很高,然后需要双脚双手的滑动来避免自己的下降和控制方向,朋友们都在下面看我……梦渐渐的模糊了……

第二个梦:地铁站出来,沿着隧道走,走错了出口,于是再回去,好像要去换乘什么线路,终于找对了出口,出来后发现自己在一条马路上,马路的左边是高楼综合体,我这一边的头顶是山,轻轨列车的车站就在半山腰,山脚下是商场房子什么的……

20170417

再一次梦见了前男友,我已经数不清多少次梦到他了。梦到他追到我家楼下,然后发现我妈在地下室,他落荒而逃,我说你进来吧。然后我妈还问他是谁,然后我就坦白我高中认识的。他完全换了一个发型,好像胖了点,也高了点。然后他在质问我,可是我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后来我就醒了。

3

前天:20170407

一个日本后摇乐队(不记得是december还是saisa)来国内巡演。选了一个我没去过的,离虹桥火车站的LIVEHOUSE(乐队说是为了赶火车)。LIVE HOUSE有点窄,但是又比较长,甚至还有许多像教室里一样桌椅。大家站着,或坐在地上听。乐队成员在演出中告诉我们,他们要解散了,因为怎么也写不出更好的曲子了。大家都感到惋惜。ENCORE的时候,好多人都哭了,我也哭了。不知是因为曲子太美,还是这场演出太过于悲伤。演出开始前我还一直找回学校的路线。

==================
昨天:20170408

似乎已经忘却了,想起来再补

==================
今天:20170409

有个可爱的男(女)孩(装)子代替了我的位置去上高中。我进入了上帝视角观察这一切。他做事更精细,说话更客气,乐于助人,(富有社交性),他比我更受人喜爱。大家都忘了我,我感到一点点悲伤。却没法换回去了。最后我不记得我是否离开了上帝视角。

太阳神

但她最终也没能挽留大家,
只剩她一个人。

她勇敢地决定一个人
向太阳飞去,
向着神所在的奇迹飞去。

众人仰头望着她,
充满向往、期待和不屑的目光。
看她越飞越高,
消失在太阳炫目的光芒中。
再看她化作远远的小黑点,
最后坠入人间。

20170401

侠客和小跟班摸进了一座小城。第一次来,谨慎起见没走正门。虽然城内很无趣但第一天还是玩到太晚错过了末班车,只好等明天出城。翌日坐车出城后路过一片湖,湖的对岸是一个超巨型太上老君雕像,脑后还有圣光。我惊奇的拿起相机狂拍,当地人诧异的看着我,像是看着到了杭州却不知道西湖的人一样,更奇异的景象是铜像后面的浮空岛,随着车接近,能听到上面正在雕刻大理石神殿的开凿声,像这样的浮空岛有好几座,都在开发中尚未开放,我想当地旅游局真是下了血本。

没几日,侠客又回来了,穿着随意也没带刀甲从正门进了城。不巧却撞到了搜查队捉人。见他衣衫贫贱相貌平平便捉了去,连同其他无罪市民一起压往郊区处决。郊外一块方地铺满了茅草,犯人被绑住推进去然后放火。据说是为了得到烧完的草灰给城内主公治病。侠客尚有身手,爬到不远处的湖旁,看守却不阻拦,只是顺势把他的头按进水中想溺死他。我也顺势停止了挣扎,装死浮尸于湖上。

不久后的一天,像第一幕的回放,侠客再次全副武装带着跟班摸进了城。

首尾呼应,大概是个满分电影。

忆秦娥

梦周公,梦中初见心相融。
心相融,清眸似语,笑靥如风。

灶边身影门前声,十年一梦原为空。
原为空,怅然追忆,只待重逢。

复仇

一整晚都在勾心斗角。
克莱尔的两位仇人疑心很重,复仇进行得很不顺利。她在狭窄曲折的地下停尸房潜伏了一个月,终于干掉了相继进来的两个人。大家都不愿去想这一个月她以什么为生。
宣誓后,我进入了魔法学院成为一名魔法师。课程进行的很顺利,但却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几个势力明争暗斗,我每日提心吊胆,某日为救一个孩子,我带他瞬移到了很远的一处农庄。农庄主看我箭法不错收留了我们两个。我们每天在箭馆玩耍度日,主要的工作就是跑腿送东西,估摸时间快到时,便开一个目的地的传送门,假装是一路走过去的。就在这悠闲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想起当初的誓言:学魔法要有始有终。我知道迟早会有一场大祸会降临,我在静静地等着。

遇见

梦到我有一个任务,必须学钢琴,弹唱,唱遇见。

然而我五音不全,总是跑调,而且钢琴也不会。
于是在很短的准备时间里,拼命听歌。后来终于到演出时间,音乐声响起,我唱了一俩句,大家便愉快的合唱起来,有一瞬成就感。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在多遥远的未来~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