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皮只有肉的麦当劳

我在街上夜跑,大约傍晚6点左右。快到水果摊位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麦当劳邀请我参加视频面试。”前段时间刚刚申请了麦当劳的战略规划师岗位。我只得往回跑;这时候水果摊外面坐着一个比我年轻梳着麻花辫的女孩,她穿着深蓝色的t恤衫。我这时候听到一阵动静,眼睛往回瞟,看到水果店里年过五旬皮肤幽篁的老板把女孩儿捆回店里,“早知道选那个高点的了,算了,她都跑远了,就这个小点儿的把。”我来不及细想,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碎玻璃渣上光着脚跑步,又戴上耳机往回跑。

奇流

大学舍友yy和学霸yq成为我的新舍友,我们被迫挤在一间很小的屋子里。我在淋浴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yy的浴袍,它浸润在屋内的小溪里还混着经血?yy没有责备我。wq带来她喜欢的男孩子给我们看,他带着斯文的眼睛,很高很瘦也不爱说话,却决定牵着我走在校园里
我们家楼下有一条深巷,那里会飘来千里香馄饨的味道。老板很是大度地为流浪汉提供一日三餐;我走到他的桌前,他给我看一个三角形状的巨型巧克力,上面写着英文?“这是他给你的” 他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房地产大亨,年纪轻轻就平地起高楼;他的弟弟胖胖的,也带着眼睛总爱对我笑。他知道我出身在街头巷尾,却心怀恩赐,便决定替我帮助无家可回的人。
我看到他的弟弟,他有点像以前在公司聊得开心的男生。我们似乎在一起了,但是我觉得这样我仿佛在脚踩两条船?
我再一次看到乡下别墅,从前和外公外婆住的地方;那里被拆除了空无一人,笼罩在仙境里也是分外的漂亮。路边的小女孩正在摘着白色的鸢尾花。我看着看着入神了竟滑倒在地上。

雨林

我的妈妈送给一条粉色薄纱连衣裙,它完美的露出我修长的脖子,只是腰部和下摆设计的过于宽大。家人正在集体帮我修改裙子长度。
而后我正在森林里,天空下起了雨。我好像在做数学题,雨水打湿了我的签字笔致使我的答案变得模糊。我的泰国同学和印度尼西亚的同学和我打招呼,我冷漠的忽视掉他们了。后来和我关系还不错的泰国小哥哥来看我,告诉我不用担心,我已经是全班的第一名。他偷偷看到了成绩。
我走出森林,发现母校正在举办老同学重聚的派对,一路上我和很多已经离开的男生打着照面。我走进去却没有再看见熟悉的面孔,而是我很久都没有见到的舅舅。他消瘦了很多,正在折纸飞机,并给自己的儿子拍自拍,那场面看着说不上来的凄迷。

杀鸡

伦敦的圣诞节横越泰晤士河的红光若现的班车,我带着妈妈来到了Bourough Market(家附近的菜市场)我第一次发现伦敦也有杀鸡的小哥哥,虽是标准的工人阶级长相,倒也穿着干净的白衬衣和褐色牛皮护胸,他给我们杀鸡,而且把鸡肉混着柠檬草在炽热的铁板上煎烤。我妈妈似乎还很想光顾更里面的一家猪肉店,铁板上肆意的香味很吸引她。

撞车

英俊有才的中年企业家在我的梦里变成了一个每年都在贩售和包养年轻少女的可耻生物。我赤身裸体以报纸和毛毯裹住身体逃出副驾驶从车身后面观望他,他俨然发现了,很不耐烦得示意我上车。我看着驾驶员女士、他和我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冲出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而后下沉。
接下来,我似乎回到我的生活圈里,和许久没见到的朋友情侣打招呼。我和前男友相视一笑,现男友正躺在藤椅里手伸出来罩住我,我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打算和他说话,而是到他身边的男性朋友,他正在床上打着点滴,准备吃鸡肉生菜沙拉。“cassie离开你了,对不起,但是她过得也不是很好。” 我就这样说着朋友凯西。男孩子显得憔悴且失落。

性的张弓

一对外国夫妻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来参观我的家视图买下整个房子,我用英文和他们交流,询问是否我能够帮上忙,下一秒男人就在我的浴室里裸体冲凉,并将内裤交给我看。后来,我进入到新的房间里,他和另一位男士西装笔挺,家里陈列着美酒和檀木家具,俨然上流社会的做派。他嘲笑我家中的快消品都是村的,土的。我当时用英语狠狠地嘲弄了他,但是我忘记我说什么了,他身边的男人笑了显然对我的答案很感兴趣。
我告诉妈妈,“我不想再住在这里。”我于是打车,是非常熟悉的面孔,我却告诉司机,“我要回家,就在前面的路口没几米。” 几只巨型蝗虫飞进来咬住我们的脖子。
我们在拍影集的最后一集,我却预感到不对劲。许多穿着奇装异服手持弓箭的人包围在房间外面并开始向我们射击,房间里的人也开始拿出弓箭向我们射击。我躺在地上装死,我成功逃脱出来,和其他人一起逃匿到高地上以为我们已经安全。我身边一位女孩再一次拿出弓箭,我狠狠的将弓套在她的头上杀死了她然后疯狂的逃跑。

好久不见

我发现这位姑娘每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都代表着,意味着,我正在经历一场转变和不知道终点在哪里的思考。
她出现在我梦中这件事实,已经脱离了与她本人的关系和联系。毕竟我们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好好聊过了。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逻辑化与重构,我猜测下面的描述已经脱离的梦境的本来面貌,而是留在我记忆中能让我思考和审视的碎片。

场景出现在一个晚上的码头,周围很黑,很冷,但我们席地而坐,旁边是一艘轮船,只有些许的月光。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也许是因为真的很久都没见了。

我问她,你现在是一名老师了,你的人设是什么样呢?

她好像笑了笑,张嘴说些什么,但是我听不见,两个人仿佛很好的在聊一些近况,镜头就拉远了。

她是我记忆中第一个能聊非常深入话题的女孩子,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应对这样的关系,也就渐渐的淡了。

Come on , it just a part of memory ,let it go.You could be to do something big,and found somebody to love.  

Look at yourself ,just a loser,just a nobody.

Come on ,do something,dont thought a lot .Do it,looking at,and feed back,try again,round away.




BGM是Queen的Somebody To Love 在快要睡醒的时候才出现
Sei

7.28

有一座外表看似现代船内部则是古堡的房子,房子内部房间众多且有很多隐秘的小房间,房子主人是一对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夫妇,房子里有很多住客,我是其中之一,一个学生,我的主要生活轨迹大约是[我的房间]-[教室]-[我的房间]。在不久后有一个人非自然死亡了,接着陆陆续续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死亡原因都不太一样但有一个共同点不太像是被人为杀死的。虽然已经如此了,但住客们仍然没有引起恐慌接着住。我虽然是个学生但和几个人共同担任了调查的任务即防止下一个案件发生并找出凶手。因此一般案件发生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经常会去厨房自己做饭吃,总是会遇到一个同龄人女生,基本上只有在厨房能遇到她,而且她常常处于饥饿状态,或在考虑吃什么,或在考虑如何利用好有限的食材,偶尔会遇到一个低年龄小胖子进出厨房和她交谈或者和我交谈,内容大多ACG,在他和她交谈时,我侧耳听到这个少女的职业是直播势游戏实况主,常年不出房间,基本上出房间就是去厨房找东西吃。
当然和她一块考虑如何利用食材很有意思,我记得梦中仅有的食材有俩颗鸡蛋,一颗青椒,半盘剩炒饭。最后讨论结束行动起来,她开始清洗脏餐具腾出干净的空间,我则利用厨房中未被厨房垃圾堆满的空间煎鸡蛋,然后一对情侣住客的男性跑过来告诉我他的伴侣死了,立刻拉着我去查看,我没能煎完鸡蛋,刚刚到情侣的房间没来的及查看尸体又被广播通知前往到头部房间(房子主人的房间),发现已经没了呼吸的房子拥有者之一男主人静静地坐在木制椅子上。在我检查完男主人后回到情侣的房间检查尸体,一进去被人从后面勒住颈部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是第三人称视角了,发现我被从腰部砍断下面露出脊柱并挂在一个架子上,与和我相同状态的人干排成一排。我在一间两侧像烤鸭的壁炉中间有一条过道的房间内,房间两侧挂满了人干,有些人干外表酥脆流油有些则像是被卤过了一样。房子拥有者之一女主人老奶奶站在道路一旁,看着一群食人族(外表和常人一样)排队选购人干。有趣的是,在顾客挑选人干时,一位白发红眼女子突然拽下一个人干狂奔出店,老奶奶愤怒地追了出去。

无血猫头

在朋友Y家睡了一晚,做了个和真实相接的梦,因为太真实,甚至不用刻意记忆都忘不掉。
在给Y家的猫修剪猫毛和指甲一类的。为了让它更好看我主动做的。在梦的逻辑里这种“美容”是要轻微修剪猫耳朵的,我知道在现实逻辑里猫耳朵是最痛的,但在梦里我真的觉得是猫可以忍一下就过去的,起码我家猫是完全OK的。
有一点犹豫是因为Y的猫一向对人警惕凶狠,脾气略微古怪,我心里知道,但还是想给它修剪,它显得很紧张,我下定决心给它剪了,果然,它死死咬住我的手指,很痛,我大喊,费了很大力才把手拽出来。
我低头看手,不至于流血,但有个很深的牙印,耳边是Y在教训猫,猫起初话很多喵喵叫,但突然安静了,我抬头,Y有点失神,一指,我看到床边的地板上是她家猫的头,齐刷刷从脖子上切开,没有一滴血,像玩偶,我再抬头,看到床上是它余下的躯体。我不敢相信,扭头用询问的眼神看Y,Y微微抬手,手上是一把十公分左右的白色小瓷刀,切水果那种,说冲动了。
我很惊愕,在现实生活中,我知道这只猫对Y的重要程度超过了一只宠物能达到的程度,虽然她们的相处模式也有点相爱相杀,但绝对也是亲人的感情了,所以梦中也延续着这种记忆,所以哪怕对死亡好奇,我也没忍心去细看猫的尸体,Y用小毯子或者围巾之类还算好看的布把它裹了裹,处理掉了。
我想问Y后悔了吗,但没问出口,自己找到了解释。
在梦里有种模糊的印象,我刚刚得知它刚生了小猫,于是这会儿想起来,觉得Y是要在小猫身上延续对它的感情,于是我开始帮Y找小猫。
画面像是我在公园,中式凉亭走廊边上的水池,不深,也没有荷叶,我只是知道小猫在水里,需要捞一捞,捞到了,画面又回到Y家,一只白猫,两只黑猫,其中一只更胸前大片白色,更奶牛一些,另一只黑猫之后脖子前有一道白色,醒来之后回味,大概像是那道刀痕。
我征询Y的意见,想要把奶牛兮兮的那只小奶猫抱回家,我来养,还认真的思考起我养两只猫的话,地方会不会不够。
我似乎也没等Y的回答,场景再次转会凉亭边的水塘,却是旁观者视角看着“我”,还站在水里,水到腿或者腰,“我”穿着略宽松的白色连衣裙,有刘海的齐颈短发,扭头看过来,看向类似镜头或者就是我梦的视角,随后我被Y叫醒了。
她和她家的猫还好好的,一只早就被绝育的小公猫,至少绝不可能生小猫了,我心情有点复杂,没敢跟Y讲这个梦。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箱庭

梦里穿着轮滑鞋,磕磕绊绊的在异国乡镇中行走。大型建筑前有中央喷泉和许多石制花坛,石阶上青绿盎然,我沿着数个小型喷泉水流的渠走,到高处去。修成四边形和球形的灌木丛散乱分布着,我穿过一道又一道白色拱门,在建筑向阳的一面停留,微风拂动时低头看门槛,木头里嵌着只雏鸟,身上的绒毛随风飘摇。停留了一小会后继续穿行,穿着轮滑在一个下坡差点止不住,身体前倾了于是只好蹲下盯着地面准备用手撑住,等到稳定下来后,站直抬头看,眼前是海,海面被一层晶体覆盖,下面是层层叠叠的汹涌浪涛。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呢…回头看道路也变得模糊了。

19072蜜汁在cp时的*梦

绝了,但是要早起来不及记了,和朋友们去类似cp的展玩,进去一个海报屋?店主说干啥就能拿到/看到什么,于是朋友二话不说上桌脱裤???先是外面再塞里面最后胖次脱了,店主全程在拍???她男朋友就看着???我吓死感觉气氛不对下一秒店主可能就要拿拍的照片威胁朋友上她了,趁他们不注意溜了???结果手机没拿…………

重生与复仇

这次视角依然附身在别人身上,这次的是个男性
背景像是修真或者武侠
男主是被一个宗师捡回去养大的,是这一脉的大师兄,下面有一个二师妹和三师弟。男主姓萧,二师妹叫风晚晴。
前世男主活得很憋屈或者说老实,可能与其经历有关,没有什么大志向,也没有那种出人头地的念头,卑微地暗恋二师妹,而对方连这份感情都不曾察觉,但是作为大师兄是没什么问题,只是除了没那么耀眼。
三师弟则是典型主角光环笼罩的人,风流倜傥又有才华,完全把男主比了下去,在大比上也利用大师兄压了他一头,男主感觉就像是三师弟的一个连小弟都算不上的炮灰,而男主心心念念的二师妹也被他搞到手了。
可是二师妹甚至不是三师弟剧本里的女主,三师弟最后还和江湖上的女主搞到一起了。
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男主的宗门被灭,师傅被杀,而男主当时正好出门退治,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惨剧,被三师弟找到后收为小弟,跑腿办事。
三师弟快要登顶之时,大概是终于被利用够了,价值被榨干了,三师弟趁一次机会要做掉男主,并告诉男主是他弑师灭派。
恨,真的恨,恨自己识人不清,遇人不淑,恨自己还帮这个人渣做了那么多事,恨自己让师妹被他玷污,更恨这个渣滓为了女主而把对他们都有养育和知遇之恩的师傅杀害,是怎样狠心才能做出这样欺师灭祖的事情。
杀,想杀了他,想嚼他骨,喝他血,吃他肉,可是自己已经身受重伤,血在一点点流失,恨啊,悔啊,视线所触一切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再次醒来重生回了三师弟刚入门不久。
这次,不会再让他得逞。
这一世,男主不再佛系,不再藏锋,大比夺魁,修炼速度最快,修为也是同辈翘楚,宗门同辈中第一,但是他不再像前一世那样温柔,而是沉默寡言。重生之后复仇就一直憋在他的心底。终于,在一次外出游历时找到了机会。
这一次是三师弟前世机缘中最惊险的一次,男主趁着这个机会不但把他机缘夺了,(好像是一把刀型武器还是伞型防御装备,闪着金光),而且把三师弟整进了深渊一样的地方,让他禁受灵魂的折磨不得超生。
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男主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在此期间也得到了前世白月光心头血师妹。
不过在进展到那一步的时候才发现师妹是个男人……回想起来上一世第一次见师妹摸他手的时候他反驳过不是女人,不过我没信,(男生女相,声音好听,身形也纤细)以为是他放不开,故意扮成男人,还是师妹师妹的叫……
师妹是个很清冷的人,不过床上也真的是很骚浪……
还会主动骑乘
之后男主为了培养一个跟凤凰有关的神武还是什么仙品让手下收集一种植物,但每次都培养失败,身边一个心腹说是采购这个的负责人有问题,于是男主就去调查这件事,然后处理遣散了那几个有问题的人,并招用了可信之人,之后就醒了

20190628喷屎

(前略)
梦到拉肚子 在洗手间毫无防备 裤子还没完全褪下就开始噗噗噗的喷屎
到处都是 手足无措
匆忙解决了个人问题之后 对弄脏洗手间感到非常自责 于是光着身子(因为衣服全脏了没法要)打开水龙头和花洒冲洗厕所
这个时候二琪敲门 递进来干净的换洗衣服

睡醒之后 心有余悸
二琪真是个善良的姑娘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