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之徒]

做了一晚上逃亡的梦 我还是大学生 忘记卷入了什么事件 大概是谋划什么大事情失败了 整个城市都有警察在抓我们
我困在学校 一个人开着卡车带我从学校闯出去 他开车很不稳常常压上草坪 我担心会不会撞到人 也担心被人觉得有问题就逃不出学校了
我要伪装 要找车 还要在警察控制中取我的电脑 我回想起之前在莫斯科和朋友一起逃避警察逮捕时 他是怎样在路边随机搞车的(那其实是我以前做的梦 在梦里 我把它当作记忆中真实发生的事来参考了 你看 梦里的世界是联通的)
逃亡的“同伴”当中有些无法令人放心的人 本来是我们的棋子 但出事以后就变成了麻烦 其中一个黑人女人和一个社会闲散中年是我最大的麻烦 一边想着逃亡 一边还要处理他俩
那个黑人女人真的品质败坏 在这种逃亡的时候 还要跟我耍赖 拿着我重要的信物(对她没啥意义)说是自己的 要我花钱买回来什么的 我很生气 觉得她很坏 但没有办法 只能遂她愿
街上有牵着恶犬的警察 我就一直在躲藏和逃离 脑子一直转 醒了以后 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卷入了什么事 好像是在学校发生了大型爆炸案 我也不确定

[龙卷风刺杀]

好像是在开会,我有些打瞌睡,于是独自出门晒太阳。坐在一辆Van旁边的小马扎上,有个路人搭话,问我中国女生英文名的,我说叫Vivian的挺多的,我认识的就有三个。
随后我漫无目的地沿街走着,不知道为什么有个日本导游在耳边介绍本地状况的印象,地名梦里很清楚,但现在记不得了,总之只记住他说,这个地方的特色就是衣服和日本其他地方的特征不一样。
走着走着,我又是自己,路过了一个卖衣服的柜台,挂起的T-shirt都是里外反过来的,我看了又看,没什么心仪。
总之离开好几次又回到这个地方,但每次回到这里 衣服都整理得和第一次看到一样,我很好奇,就把自己的一件T也挂了上去,果然,转了一圈再来到这里,柜台又是一样被整理成初见的样子,我的T不见了。
和老板短暂交流,日语+普通话,买了件T,随后我要离开。外面下雨了。
我撑起了一把小红伞,欢快地走在路上,莫名已经在韩国的街道了。可能是某个有点地标性质的地铁站,类似弘大?总之很多街头艺人表演,而地铁站的喇叭里放着一首刺猬乐队的歌,现在已经想不起是哪首了。我想掏出手机录一段视频然后发微博艾特刺猬,可掏出手机录的时候,我一直拽不住小红伞。
和风角力落败,小红伞被吹走了。我本来没管,却看到我面前好多人举起了手机。我扭头,发现我的伞在半空中飘着,被风越带越高,我只好站在地表,等伞下来。
晃神间,伞看不见了。
过了一会,就是像被龙卷风卷散架了那样,钢条一簇一簇,像射箭一样从天上发射过来。我本来想一一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的,可伞骨刺向地面时太过凶猛,像乱箭,我只能跑着躲开,怕极了被戳死。
躲了好久,终于伞的所有残骸都在地上了,我开始一个个捡起来。
旁边有个路过男生也在帮我捡,大概意思就是说,他也看不得垃圾乱摆在地上,他帮我一起。
于是我们蹲在道路两侧捡伞,然后我醒了。

[盗梦空间]

【第三层梦】
我随意地走在哪里,突然一片白色气球被放飞了,我扭头,看见KangTa和Tony被升降台托起,好像是个惊喜演出。(HOT演唱会残留的潜意识大概,但是是在中国。)
我正开心,却被一个人拉着走向另一个方向,我问他为什么带我来这边,他说,因为他听说有人要坠楼了,随后一指窗外。我一扭头,看到一具发青的躯体,全裸,以对折的姿态,直直掉落,我吓着了,赶快把头别回来。
我想离开这里,但不巧总有几个人会挡住我的路,她们还在我耳边念叨什么香水什么气味之类的,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们是一伙的,是故意阻止我离开的,而且似乎想要控制我,不知道是洗脑啊还是什么,总之就是我觉得必须逃走,但又没机会。
后来我好不容易找到办法,上了一层楼,趁人不注意走了一个废弃的楼梯,(省略很多惊险的画面动作)跑到了地下一层,出口锁住了,又有找到了一楼,门也锁着,但有个缝隙,我钻出去,结果旁边有铁网,出不去,对面是个重工厂,问了问也说出不去,我有种陷入绝境的感觉,这时候看到了张佑赫,穿着HOT演唱会时候其中一套演出服,我一方面有追星的意识,一方面想活命,就拼命追着他跑,结果来到了一个会场。
我默认在13、14号这两天,除了晚上有HOT演唱会之外,白天还有一个张佑赫参加的展会,而我发现我回到的是14号的韩国,张佑赫展会现场。
在会场上我还看到了一部电影,中英文名都看到了,印象中是法国电影。我急于告诉别人我穿越了时间和之前遭遇的事情,想说服别人帮我一起阻止阴谋再次发生,但我怎么也说不出来,总是被打断。
【第二层梦】
发生了一些琐碎的事,然后我醒了,才发现原来刚刚是做梦,这时我和张佑赫呆在一起(其实我还在做梦,我没意识到),我就跟他讲我刚刚遇到的惊悚事件,说我以为是真的,因为我跟着你回到第二天的会场了,他说我是做梦,因为明明展会只有一天。我当时有点觉得奇怪,随后他就带我去参加一个宴会,为了庆祝一件事情,发生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还看到了白气球,然后投影放了部电影,我猛地发现,就是我上一层梦看到的那个电影,当时我还有上一层梦里中文电影名字的印象,还想说查一查有没有这个电影,然后我又醒了。
【第一层梦】
这次我是在一个房间里,张佑赫好像也在,这时候,因为隔了两层梦,我已经不记得那个电影的中文名了,只记得英文名是什么什么66,that is 66之类的,使劲思考了,还是不记得之前的梦里电影的中文名是啥。
我还在思考梦的含义,然后张佑赫给我放了以前HOT的视频,我发现有一个他们为演唱会拍的短片(也可能是mv),很像我的梦,我当时舒了口气,觉得找到做这个梦的原因了。(其实现实中不存在那个视频)
这时,从门了进来了很多人,都是之前梦境出现过的人,其中还有两个张佑赫(在之前两个梦里,他的衣着不同),加上房间里这个,一共三个张佑赫。
这时我才明白,这是平行世界,之所以上个梦里张佑赫说展会只有一天,是因为那是两个不同的他参加的。应该是发生了某种混乱。然后解决混乱的方法就是,他们在我眼前彼此厮杀了,其中一个张佑赫干掉了另外两个,为了让世界恢复秩序。
【醒】
这时候我才真的醒了,主要是每层梦我都觉得很真实,是现实,结果醒了之后发现刚才是梦,有以为自己在现实里…
有蛮多细节我还挺害怕的。

虫子

在别人的结婚典礼上,从肚子里挖出了很多虫卵。
向里面看,发现自己的身体里面一直是空的。
很疼

人和狗

前略。

我们家的狗,有个相册。里面的照片张张帅气又可爱。

我老哥看着,说:

以前这狗多精神,二十年过去,却是有点显老态了。(而廉颇这么多年过去并没没大变化)

妖艳潇洒的狗易得,风流洒脱的人难当啊。

鸟巢

路过鸟巢口渴难耐,但是随身带了半瓶水,再去买很浪费,于是想买点吃的,问了问一包辣条居然要13,小卖部老板娘鄙视的瞅了没见过世面的我一眼。
大军缓缓向旧都行进,路过一个只能容一人爬过的隧道,大家像火箭笔一样一个个匍匐通过。我想,如果被卡住该会何等绝望。军队并不缺粮,问题是水。我望了望脚下的雪原,心想这是杞人忧天。

20190107

在漫展遇到两个女孩都很中意,先和看起来easy的交往了一段时间,又和另一个交往了一段时间,中间觉得自己挺渣的。最后她俩决定在一起了。
贵圈真乱
Tio

梦到妈妈了

我要出门赴约但是没有找到我的蓝色大衣
回到家看到自己的房间里堆满了东西 开始跟我妈大吵。吵架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烈,于是我愤而摔门。
不巧的是那天请了一个人来我们家吃晚饭,同时还有一个帅气可爱的男生来我们家homestay.

我请的那个人后来过敏了,她实在无法忍受我吵架搁下她一个小时,要求回家。我跟她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跟我妈吵架。但是我的房间huobxhksla

醒来以后自己的珊瑚绒睡衣抵着珊瑚绒被子。
我应该跟妈妈道歉而不是一个朋友啊。
Tio

梦到liam gallagher

一年没有梦到他了
因为我性格很弱所以很喜欢他那种Bold的一面 自信的一面
毕竟to be honest all of us wants to be liam.

梦到去韩国看了liam的live,觉得实现了在中日韩看liam的成就
结束以后追着他跑,一群人都追着他跑
我犯了记者的职业病追着问了很傻逼的问题
“你知道你在中国被叫做妹妹吗?”
他没有理我。
我想了想我要有自己的问题!然后我就问他,can you kiss me
他居然说 NO!!!!!!
我觉得窝草我不能理解 我就在梦里用英语刚了他一路。

醒来以后觉得应该问 can I kiss you
哈哈>< love you liam
Tio

梦到了悠介君

我抱着他跟他说
お久しぶり 会いたかった。

颓懒

南京 火车 盆栽 数学

untitled

场景在某个科技发达的美国都市,在城市的各处,有用光学迷彩隐藏着的线索,需要使用特制手机寻找并解迷。很快,我在闹市区一座拱门处找到了最初的标志,并正确排列,而这个线索指引我前往隐藏入口。

入口是一个充满光效与图案的迷宫,需要在各个房间内解迷并找到正确的通道,越往深处走,画面愈加错乱,像是艾舍尔的作品,而终点是一个向下滑落的通道,通道的出口竟然在入口附近orz

从迷宫出来后,我的视觉发生了一些变化,能看到一些隐藏信息,一个大叔招呼我过去,而周围的人对他视而不见,他告诉我欢迎加入自由阵营,可以继续寻找线索,或是承接隐藏信息中的任务以获得更多资源,以及,这个城市存在阴谋。

我接下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容易的组队侦查任务,在一栋停车场待机的同时从队友处了解了情况,目标是对面一家普通公司,但物资流动有些可疑。突然,楼下传来枪声,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开枪击倒几名包围过来的敌方人员后连忙上车,从楼下几名队员的通讯中得知出口已被封锁,队友驾车前往楼顶,冲破护栏跃向其他建筑并成功逃脱。

藏匿一晚后,我们计划去总部了解情况,却发现总部警卫等人员配置发生了变化,且有许多成员无法联络。心中生疑的我们离开了总部,在迷宫入口处见到了那名大叔,他告诉我们总部已经沦陷了,联络网也已被破坏,新的一批监控即将上线,让我们多加小心。

在一家餐厅,我们召集了几名同伴,讨论之后行动,这时,一名同伴发现,对面建筑上一个黑色的摄像头正对着我们。

分手

跟女朋友分手了,夜晚卷缩在被窝里。

听见邻居有小男孩一直在叫妈妈,稚嫩的声音惹人怜爱,似乎是被妈妈关在门外了。小男孩的声音久久得不到回应,哭泣了。

“妈妈,妈妈,开门吧。”

过了好一会儿,小男孩回到了家中,夜晚又重回寂静,而我泣不成声。

我就是那个母亲,但我再也不会开门。

英雄

反派势力突然壮大,背负拯救世界最后希望的10个顶尖英雄也束手无策。
反派中最厉害角色的是一团泥浆,它的能力是只要你用过的物品被他看到并画下来,接着只要在画上画一个圈就可以杀掉你。
已经有两个Top10英雄被这样抹杀了。
之前随便一人出山便可解决任何危机,现在却要两人一组相互照应。
反派很随意地扔出一个道具便禁锢了机器人的行动,它的搭档孤立无援。
看来这一对也凶多吉少。
而他俩只是被小心翼翼派出来侦查敌情的。
剩下的6个顶尖英雄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被限制在地下基地不得随意外出。

夢境中的人和物都變成兩個了!

醒來這麼久,關於夢境的記憶很模糊了,只記得在家和母上大人聊天,才知道白天的老爸和晚上的老爸居然是兩個人?晚上的老爸是本來就有的,事業發展一般,白天忙忙碌碌,晚上回家休息;白天的老爸是後來才出現的,職位更高。但是就算是同一個人有絲分裂出來的個體,經過多年的生活與生長也會有很多不同,然而兩個老爸從打扮到氣味到相貌甚至面部的一絲皺紋都一模一樣,雙方還互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完全無法理解,只能猜想是記憶分裂成兩個人了……

然而夢境中也有很多東西分裂成了兩個,在我的記憶中本來都是一個的。不過因為起床太久,記不清具體的內容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