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砸了

我开着车,带着父母去滨江区政府办事情,外面下着大雨,跟在一辆大客车后面,前面的路是很陡的上坡,过了狭窄的入口,我突然发现左面的路灯杆摇摇欲坠,我下意识踩了油门想冲过去,但是还是来不及,杆子砸中了车,我感觉整个车子被压扁了,我用最后的力气往后面看,发现父母都已经闭了眼睛,不知死活,当时的我都是悔意,根本来不及悲伤,然后整个人吓醒了。

扎心

梦,起先梦到江宁婆婆的一个小视频,镜头里江宁带着俩女儿一直往前走,小女儿在大女儿边显得特别小,我特别担心她不会摔吗?她们都穿着粉色的衣服背着粉色的小包,像踢正步一样气昂昂的往前走,脸上挂着笑容。镜头一转,他们打算去参观什么,结果路过一个景点的屋子时下起了暴雨,而那个屋子里的人本就很多,下起雨来,涌进来了人就爆满了。大家蜷缩在一起,躲雨。小女儿本来和江宁呆在一起,后来因为要去找大女儿,又被人群冲散。这时,小女儿变成了小儿子,小儿子放声大哭,要找爸爸,旁边一个人就把他拉过来,抱着他。这时轰隆一下,屋子居然坍塌。救援人员火速赶到,小儿子很幸运,他站的地方还没有压下来,可是俩边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然而中间区域里的人并没有江宁……
而后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敌方从不明飞行物里下来众多机甲怪物,有人型,有车型,正当我们束手无策之时,对面叫嚣着,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呐?队友答道,你们是机械,根本就没有心,刀枪不入,怎么打?
敌方道,谁说我们是机甲?
定睛一看,居然是丧尸。大家伙赶忙开始战斗,由于起先并没有抵抗,造成敌方数量异常多,只好殊死一搏了。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队友,因为敌军数量实在太多,被困在一个角落里难以动弹,差点就要被丧尸咬喉,所幸她最后占了上风。我手持长枪,一刺一个准,丧尸终于越来越少,但还有几个残留,可惜的是,有俩个队友已受伤,再不处理就要中毒了,然而并没有医护条件,其中一个忍痛求另一个人帮助她截肢,还有一个人脚底轻微擦伤……大部队来了,丧尸终于被清理干净。
我们一行人回到学校?打算找医生看病,房间规划有点奇怪,进门右手边有一块区域是急诊室,中间这块是小卖部,左边是小食堂。由于刚从战场回来,队友们一股脑全拥上去了,我也在旁边凑凑热闹,看到了医生居然是xx老师!啊,真是秒变迷妹。然后觉得人这么多,下午再来排队好了,俩室友就突然出现了,问午饭吃啥,我转眼看了下左手边的小食堂,好多外国学生排着,就指了指。我们找了张桌子坐下,有俩个吃的,一个是全蔬菜,生的,还可以看到叶子上冒着露珠,有些菜都是糊状的,另一个是室友a说的很好吃的卤肉饭,室友b接话道,然后卤肉不好吃,室友a居然表示赞同。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先每人点了一个套餐饭,我把有汤汁浇到的饭,全吃完啦,然后留一圈白饭。我放下勺子,说到,那怎么办,我们都已经吃了。室友a提议,我们可以再买一份啊,三个人一起吃啊。
迷迷糊糊的就到了下午,究竟那份卤肉饭吃没吃,我就忘了,大脑说,要详略得当。赶的早,排着队看到xx老师在帮同学很仔细的处理伤口,要轮到我了,有点紧张,其实我好像是没有什么伤口,病症的。但就是想见见他,毕竟小迷妹嘛。其实xx老师的人气很旺,比如说我后面排着的也是迷妹蜂拥而来,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迷妹。终于到我了,xx老师问我哪里不舒服,我按照前一个妹子的套路,就说我需要什么药油(一个保护皮肤,防止留疤的药)我一想我什么地方有伤口呢,手?一拿起手臂发现上面果然有像被圆形器物烫伤的痕迹,大脑告诉我这是战场上被大炮弹烫伤的。xx老师起先是不信的,因为迷妹太多,都是无关痛痒的病,耽误了很多真正需要医治的病患。而后我看到他睁大了眼睛,镜头特写,真的是睁大了,里面写满了惊奇。老师你忘了吗?我可是战士,在战场上刚厮杀完,你想一想啊,想起来了嘛。而后他就打开什么药油,哗啦倒我一勺,让我自己涂满伤口,我心里是很不情愿的,为什么对别人都是拿着棉签小心翼翼的涂,对我就,让我自己涂?但迷妹上脑的我还是愉快接受了这点不痛快。诶不对,xx老师不是我们的专业老师嘛?怎么干起了医生的行当?
Tio

Nabokv

今早梦见洛丽塔的动画,还是迪士尼画风。开头不是亨·亨,是一个长得像匹诺曹的小男孩坐在凳子上。但在梦到狡猾疯狂又迷人的奎特利先生之前我就醒了,希望今晚可以梦见奎特利先生在迪士尼里的画风。
后面梦到Isak变成一个Dean式的男子,但是又很恶棍。
去到Hyatt但是一片slice要220刀 溜了溜了。

梦见成了一个舞蹈UP?

一楼是我曾经来过的一个古董电子小商品批发城。
不过货物已经很少,店铺主人的孩子的课本作业到处都是。
游戏、游戏机、这些商品都不多了。
我就出去了。
-------
被一个朋友拉着上楼去他们寝室玩儿。
楼里男女宿舍都有,男生女生人来人往。
这栋楼里住的,好像大都是艺术生。
朋友递给我一跳厚运动裤和配套外套,让我感谢地换上。看架势我要当视频主持人了。b站up那种。摄影机在台阶最后一层的右手侧(从下往上),我在对面。
女生们说“这次的期末考试又取消了”“因为快毕业了”之类的。
然后我说这个机位涉嫌模仿别的up,不好。
-------
然后我梦到自己出名了,纯概念上。
就醒了。

野猫猫娘

不记得为何要一个人出门了。
要回家的时候路过菜市,顺手买了几片西瓜吃。

一边吃一边走,有一只熟悉的野猫跟着我,白色的,皮毛皮有点点点脏。看来它饿了。
可是我已经将西瓜吃完了,于是我想把瓜皮给它吃。
正准备把瓜皮放地上,我又觉得猫可能会没法吃那个硬皮。于是我把外面那层薄硬皮全部咬掉,然后把剩下的翠衣给猫吃。

看它吃了一会儿,我就走了。突然有个女孩子挽住我的手。我转过头过去看。她穿着牛仔短裤和背心。头上有耳朵,我立马明白了这是刚才那只猫。

于是我们聊着天回家了。

======================

然而我一点都不性奋。。。qwq

17.9.28 好久没做如此复杂的梦了

至少四个片段记得比较清楚吧
很高的草 有一丛很不同 像是家周围?家现在回想 是指芍药居还是亚运村呢 那些草 感觉类似mh dos的沼泽那区 虽然高 但在里面行走很舒服也很干净
你回来了 我在电梯门口碰见你 你在电梯里摔倒 摔到鼻子了好像 依旧不开心 是去吃饭的路上?吃饭时比较尴尬 有些认识的人 有我的同学 也有你的同事? 但忘记你在不在场了 我左边的姐们好壮好能吃吃好快 之所以比较尴尬是因为吃完 我大学喜欢的那姑娘要收餐具?我收了几下没太整理好
电梯的话 吃饭的话 是在一栋楼里 这栋楼快速的在变高 因为一个小孩?它的电梯停止时会砸在每层的地上?走过一点又砸回来 然后最后一次终于到顶层 飞出建筑物好远 并不垂直 而是向边缘 指定位置?运动 准确砸到对应位置 但这次身边有最近刚和我一起做项目的设计同事 他很胆小?起不来了 没办法移动自己
到一店里买烟 撞见吴翔 很吃惊的 他竟然也开始吸烟?买烟时想要16的中南海 老板却拿出100多的烟 我说10到30的烟 他说太多 态度很不好 我生气无奈的走了 外边很有我大学校园的感觉

20170922记梦

1.圆形城市 我以前在中心设置了爆炸装置 静静等待 果然发生了爆炸 爆炸规模比我预想的小得多 仅仅是工厂发生了爆炸 我飞过去查看 大量的紫色剧毒气体 即使我开启了上帝模式 记录仪上的毒性检测值依然以惊人的数值闪动着 工厂一片废墟 到处是散落的管线 似乎是原先设置的电解水装置出了问题 只电解了少部分水就发生了爆炸 N2H4与H2和O2反应

2.我和另一个将领被怀疑谋反,他为了帮我洗脱罪名,投江而死,让我去向皇帝澄清,我进宫要见皇上,太监告诉我皇上现在不管事了,都是公主殿下处理一切事物,于是领我去见公主,我发现和公主以前认识,她也认出了我,说好久不见,我的事她已知道了,又问我有什么想说的,我一时说不出话,她说那我再想想,她先忙一会儿,就看见她按了几个按键,开始接入电话,都是一些王孙公子打来的奉承话之类的,她听得烦了,说时间差不多了,请我去吃个饭吧,我们向外走去,路上突然出现一道沟,她很轻快地跳了过去,然后转身叫我也快点跳过来,我刚要跳时,却发现那条沟变得有几十米宽,再也跳不过去了

3.方舟与宇宙战舰连环嵌套了三层的奇怪建筑,我和另外一只猫进去探查,在其中发现了无数的汽车,还有成千上万的飞机,这时一条狗发现了我们,来追着要咬我,我拼命地跑,跑到一道墙脚下,把自己融入到墙的阴影里藏了起来,这时上面下来一个看不见的透明人,竟然发现了我,把我抓了去,我拼命挣扎,再睁开眼发现在一个房间里,之前逃跑时走散的那只猫也在这里,是这家的小女孩出去玩的时候把我们抓回来的,她爸爸是个和蔼的人,安抚我们,给我们食物吃,这家人是说日语的,我只能听懂一部分,小女孩的爸爸让一个小的AI机器人教我们日语,我学得很开心

醒来后有点伤感的梦

中午躺床上小憩一下,没想到与被子一起缠绵三百回合被榨干了体力,怎么都爬不起来,还被鬼压了三次,每次只能睁开一只眼睛。
梦里有一个男孩子高中毕业后,因为学习不好上了个3加2的野鸡大学,临毕业时王八蛋校长卷被子和小姨子跑路了,男孩白浪费五年青春。

我加了个兴趣学习小组,小组租了一套房子,供大家一起交流。但是小组里的人不是聒噪就是趾高气扬。我自己恨恨地跑到厨房里清静。然后看到一个女生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外面在下暴雨,还有闪电,书有潮气,连空气都是湿漉漉的,她到是不受影响,我瞥了眼她说:“要这么认真不,搞得我也想看书了。”她说这书好看,一起看吧。
然后我们坐在灶台上很快聊了起来。
她问我道:“如果你女朋友会一门外语你怎么做?”
我回答:“立马拉着她去旅行,免费的翻译多好。”
她有点诧异地望着我说:“你不打算学吗。”顿了下又问:“╳╳╳你学习好吗?”
我一愣回了句“还行吧。”,然后想要找回面子的问她,“如果是阿拉伯语你也学?”
她笑了笑说她还是比较喜欢意大利语。
听说她最近打算写一个关于青少年和教育的故事,我马上把自己刚做的梦告诉她,正讲了一半。女生的朋友来找她,“媳妇儿,快帮我看看新写的大纲。”她说:“等一下。”她朋友不悦地又叫了声“媳妇儿!”她略带一丝生气道:“人家的话还没讲完,你先等等。”然后一脸真诚地望着我,我突然好感动,没想到她是个这么会从细节处尊重人的人,我却用自己无聊的梦绊住她,不应当啊。我努力用精简的语言告诉她自己冗长的梦,比如那个男孩有多么绝望,我再见到男孩的时候,他是怎样像个祭品一样被绳子捆在椅子上,甚至嘴里噙了支燃烧的蜡烛,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一个白色的波若面具……

然后我意识到我根本不认识这么个女生,我只是在做梦,突然难过。
现在我不难过了,只是觉得这梦信息量略大。

冒险

好不容易打到最后一关的BOSS,发现他是第一关BOSS升级后回归。一队菜鸟拿着剑乱砍,对方毫发无伤。
于是队友们决定曲线救国,请BOSS去吃饭,然后美人计色诱之。刚敬酒两杯,饭桌突然从中间裂开,出现了BOSS死去妻子的尸体。一队友说第三杯酒就敬这可怜的女人吧,便把酒洒在了女人身上。然后,女人尸变了。
一群猪队友哭爹喊娘连滚带爬涌出饭馆,我这个副队,自然跑得比他们谁都快。突然一个鹤发童颜的长胡子老翁挡住我去路,一把拽住我大喊:“勇士快回去,世界等着你去拯救!”我眼泪瞬间飙了出来也冲着他回喊:“可是劳资害怕啊啊啊!”然后我吓醒了。
PS昨天凌晨梦里吃了一宿我喜欢的CP的糖,美滋滋。

未来放克

突然觉得能作一首未来放克了。找来的这首歌,已经被采样过几次了。但是没关系,我选出了一段LOOP,然后切得挺funky的,之前的人都没有切成这样。差不多切好了,准备贴鼓放效果器。

(结果醒了。还忘了采样曲和切法,明明真的是一首很熟悉的歌

看一本悬疑推理漫画,每看一句话,就被人压着头强调‘一定要记住这句话,这里可是伏笔啊’。
可我完全看不出来,智商低,心累_(:з」∠)_

杂乱

1认识了一个叫它它X的人

2一个踢足球的汉子破口大骂犯规的人后,回去用粉红色的信纸和言情剧小女生嗔怪的语气写了封投诉信,还登了报。

3悄悄把饭带进宿舍,却发现肯德基的外卖小哥正光明正大地进入宿舍送餐。

鬼打墙?

昨晚的梦又忘了,只记得感觉不好不坏。
记录个以前的梦。
梦里大约是夏季,我站在砖墙下看对面爬过来的一根绿藤。阳光给所有场景打下柔和的光彩。
一位带着温柔笑意的白衣女子缓缓走来,说:好久不见。
我:是呀。
女子:一起走?
我:好的。
我们一起朝河边的方向走,又走到那片砖墙下。
女子:一起走?
我:好的。
我们朝着河边走,又走到那片砖墙下。
突然意识到不对,我问:你究竟是谁?
女子笑而不答,蓦地消失。
我坠入第二个梦境。
。。。。。。。。。。。
我掉入了一个老久的屋子,正是是我太爷爷去世的那间。
我刚环顾完四周,门窗嘭的一声合上。
许多小孩出现在地上,墙上,天花板上,一边阴笑一边朝我爬去。
我突然意识到是在梦里,大喊:这是我的梦,你们滚!
我凭空变出扫帚,正要往小孩身上挥去,眼前一片黑暗。
梦魇了。
我在尝试背诵了开普勒定理和九九乘法口诀后终于清醒过来。

吃日料。

不知怎么的,变成高中生了,和网友maki居然在同一个班里。但我是个很自卑的肥宅,总是低着头,看不到别人的脸。我把学生卡弄丢了,在地上捡到了maki的学生卡,她捡到我的学生卡了。我们互相交换了学生卡。虽然还是没看到她的脸,可是就知道,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这个学期结束了。

…………………………………

新学期开始了,我去教室放好东西,晚上约老板出来吃日料。店里人还不少。我们点好菜,开始聊天。

(结果。菜还没上,闹钟叫醒我,气死我了

2017/09/09 片段

梦到川普在练习演讲
内容是radio信号的收发
.....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