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集

2018-05-26
今天的梦…我在一个各种地方都有一点微妙不同的世界里上学,同学中有一名性格有些傲气但挺认真的女孩子,她好像不太喜欢我,有时会留下一些纸条等来批评我…但我每次写下的回复都因一些机缘巧合,没能让她读到…有些难受… ​


2018-05-22
今天的梦…世界隐藏重大危机,只有使用一件上古神器才能拯救,世界各国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研究,可是进展不大,我与小组成员得知后,潜入学校内伪装成仓库的保管室,并找到了关于神器的密文资料。复制资料后离开时,被工作人员看到了,虽然装作是普通学生走开了,但在之后收到了威胁短信,住所被监视… ​


2018-05-20
今天的梦…尼尔自动人形开放了新剧情,所有游戏路线消失,只剩一个[G]ame路线…第一项内容是迷宫,在迷宫内与另一个自己赛跑……因为你追不上,考虑路径的时候醒了


2018-05-07
今天梦到一座死亡之塔…每一层的基本每一个房间,都有尸体的模型,或是上来后被这座塔迷惑,走上死亡道路的人…塔内光线充满扭曲的精神,地面设计与诡异的装饰让人分不清路线,只剩电梯还能运作,但通往顶层时好像是在无限上升

Untitled

突然想起了一个不知道是以前做过的梦还是看过的电影…少数科学家知道了时间即将停止,想要阻止,但在发现没有解决方案后,便开始着手让少数人逃离时间停止的命运…最后的一幕是时间停止的瞬间,视角是一个摄像机,在无数被停止的人与事物间穿梭的画面… ​

笔友

梦到了笔友把她的两个室友叫到了到了我这里来
然后我发现了什么把其中一个晾在了一边和另一个聊了起来

那个室友拿出了一个信封
里面是我那个笔友写的一封信外加一个谜题和一个要求
开始字写的很好到后面就变的歪歪扭扭

不过其实她留给我的不只这一个谜题

那就是另一个室友其实不是她的室友
是她假扮的
于是我向她走去
刚想开口的一刹那
梦醒了
为什么是梦
还好是梦

找到工作了

找到工作了,做日本acg游戏外包。工作室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居民楼里。老板是一个很会压榨员工的老太婆,工作种类很多,今天写程序,明天帮忙画人设,非常充实。工作室里有各种手办,游戏机,设定集(´・_・`)。我因为上班摸鱼被加工作了。

害怕野猫

今天外婆有事不在,所以家里的便利店由我来看店。生意很冷清,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有一只体型稍壮灰色的野猫走了进来。她坐在地上看着我。不知怎么的,我很害怕她,我跑到了二楼和她对峙。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走上二楼,我则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回到一楼,坐在椅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跳到离我较远的沙发上,然后变成人样,上身趴在桌子上。我低着头,只看到大白腿和热裤。我很清楚她比我高不少,似乎力气也比我大,她似乎也在看着我。

水泥工业风。。。

很简单的水泥房间,三个对象;跟ta进了一个内房,还是水泥墙构造,在一个类似土公厕墙外站着、从后背位到正常位再到后背位,颓然间感觉左手摸着的突起变成了吸盘的凹陷感... 我一惊,ta就要走,并说有人出更高价了;同时一个金毛闯了进来,与他离开之前,

ta对我说:

“你,只是我base”

梦到回学校

似乎是毕业生回学校的一个活动,大家都穿着军训服,以班为单位做成一圈,我进校门的时候,操场上已经全都是坐好的一圈圈的人,还有几个人站着,也是两三个人在一起在找自己的圈的。整个操场上只有我还一个人站着。

之后找到了自己班的圈,看到了历史老师,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历史老师忽然很严厉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傻。”似乎是把我当成外人了。然后我就哭了,解释说:“我是XX班的啊……”她就才明白,原来她教过我,然后就“哦”了一声。

qwq现在想想那种只有我一个人站着,其他人都坐着,哪里都融入不进去的这种感觉真的超级难受超级真实了……醒来后神伤了好一阵子。

脑内补完剧情

昨天重温了一下闭时曲线的碑文漫画,想看冈伦和真帆解释阿尔法世界线的红莉栖和时光机器的事情的场景。不过漫画只是一格越过没有描述。


早上做梦,梦到(动画?游戏?电视剧?真人?)冈伦给真帆解释的场景。这段场景把我感动的稀里哗啦地,可能都在梦中流泪了吧(枕头没湿,所以没有真的流泪。。)。

3ds

看到别人买switch的帖子想起来昨晚的梦

和初中时候的有一台3ds的后辈聊天。她说现在有了switch不太玩3ds了,要不把3ds直接送我好了。我赶忙表示虽然我很想玩但送还是不太好意思,而且也没时间玩。最多就是玩塞尔达时之笛一个游戏。最后达成协议,短期借给我就好了。



啊,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啊。

短篇…

2018.04.30
今天的梦…在SG的世界里收到一条讯息,解密后是一个漫展的摊位,摊位还印着凶真的头像…对方让我组成小队去玩Squad Jam,我便跟莲酱她们组队了…重火力与狙击手压制,剩下的由我与莲酱清扫,获得胜利后来到蘑菇王国,我要牵着碧奇公主的手走上玻璃山,她却放开手自己爬山,然后跳下来收集了隐藏金币 ​


2018.04.26
一场太阳风袭击地球,使电力系统毁灭,绝大多数人死亡,原因未知,但就像是直接消失,我在遗留下来的城市生活,慢慢与其他幸存者接触,这样的末日生存故事


​2018.04.24
今天的梦…前半是在火焰与冰霜星灵互相牵制的地球上,落下了使徒与不知名机器人,后者将使徒切片了…后半是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月亮倒影,倒影移去云朵散开后,是无比明亮的漫天星空,想要找一个开阔的户外观星 ​


2018.04.18
场景是二战初期的英国,主角是月色真美的男主安艺,他生活在一个孤儿院内,在那他认识了茜并交往了。但在政府高层流传着一个秘密,孤儿院里有一人是大英帝国的智库,xx伯爵(名字忘了,Z开头的)的私生子,他们想要把私生子找出来,希望他有遗传到伯爵的智慧,能为战争提供帮助。

于是,政府提出了一个方案,表面上办一个教育机构,在发布会上请来可能的人选,并秘密招揽那名私生子。安艺与茜也被请到了港口旁发布会上。餐会与舞蹈结束后,创办人进行了一个演讲,而后,有人送来了一份送给A Z先生的礼物。

在快要结束时,安艺与另一人被拉到一个角落内,创办人告诉他们英国与德国的战事,德国已经研制出了能在水下前进的舰船,国家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出现了巨型乌贼(???)袭击发布会。安艺虽然还没决定要投入战争,但他选择先帮助别人,做自己能做的事


2018.03.11
梦到自己住在海边,平时没事就盯着海看,偶尔接到任务就要去打怪,随身只用带一个手柄,然后能控制npc战斗...回来后作为任务奖励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头

2018.4.30 乱七八糟的梦

和妹妹在大房子里调查。连环凶手,搞得到处都是血。我跟妹妹吐槽,说不喜欢有这么多血,因为总让我有来大姨妈的联想。然后解谜,主要就是找钥匙开锁,其中有一个钥匙还是从栏杆上直接拆下来的。最后是boss战,和一个类似异形女王的生物。最后得到了一个黑皮肤的娃娃,一个高烛台和一只高蜡烛,把蜡烛点燃,娃娃脸上就开始红了起来。我就跟我妹说,按照套路,马上要发生恐怖的事。这时候爸爸(并不是真实的爸爸,但在梦里是当成爸爸,而且年龄也要老一些,有点像生化危机7的岳父)发来邮件,说,太好了,你们搞完我就可以去写诗了。接着进入爸爸视角,没有写诗,而是给一个游戏工作室发邮件,讲自己玩游戏的经历。然后画面就切到了游戏。这个游戏有四个角色,小偷,公主,乞丐和黑衣人。小偷坐在公交车上,公主用魔法把他们灭了,乞丐好像是分散黑衣人注意力的,黑衣人抓公主和乞丐,对公主是直接上手打,对乞丐是用手电筒照,乞丐就会呆个几秒。一堆人就绕着车跑,有好几辆车,全清完才算通关。公主和乞丐是可以升级的,升级道具是棕色的药皂。第一次玩升了乞丐,结果虽然各种走位,公主还是被锤得半死。第二次(我怀疑氪金了)把公主升满了,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出现,车里的小偷就清完了。
最后信的结尾是谢谢你读信,打算配一个友善的大笑的表情。在表情包里找半天都找不到,最后勉强选了一个。
梦醒了。

转生

梦见自己是一个骑士,在一场战争中死了好像是为了保护公主
自己身处王宫中身上穿的是红色的盔甲
自己挣扎的向前走去
只来得及打开门看到了公主的侧颜
然后自己身体就爆炸开来变成了一滩红色的东西

视角马上转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只白色的巨象在说着些什么然后吃了一只白色蠕动的虫子
角落里我也转生成了一只白色的虫子
一只小兽想要吃我咬住了我的一边
但我用头穿破了它的肚子,然后不停寄生到边上的生物上
最后杀死了他们的王,那只白色巨象

几年后
自己带着自己的寄生兽大军四处攻战,消灭了很多种族然后成为三分世界的势力之一……

感觉像是很复杂的轻小说设定

诞生日抵抗日

无人的白色空间里,我在用一把芬达吉他,弹奏WEG的<诞生日抵抗日>。

我跪在地上疯狂扫弦,噪音音墙使我迷醉,身体止不住颤动。

Boss

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医生,如果不杀掉他,游戏将处处受他钳制。
在他领导的一次围捕中,我被逼到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读档。
我有两种方法回到读档界面,一是摸到背后的load按钮,二是死掉。
我按下背后的按钮,根据上次他走的路线,提前蹲到了一个拐角处。
在他出现的瞬间,我扣下了左轮枪,六发子弹子弹让他一动不动。
在我过去确认尸体的瞬间,他转过头冲我一笑,我慌忙按下读档,但为时已晚。
他穿了防弹衣,趁我不备,控制住了我。
经过了几次读档,他像是知道了我的能力一样,制定了相应的计划企图抓住我。
我无法理解在无法保存记忆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找到线索的,他的智力让我感到恐惧。
经历了一次酷刑后,我选择咬舌自尽。
读档后又一次即将被捉住,没有机会摸到后背的按钮。
我想了想,这只是个游戏,读档方式应该独立于剧情之外而不应该受到npc的影响。
于是我调节了读档的方式,以便像其他游戏一样,随时可以通过键盘呼出。

2018.04.11 剑,魔法与龙

我是一名魔法使,某日我接下了一个城镇的委托,护送贸易队穿越充满魔物的山区前往王都。途中虽然有一些魔物来袭,但都被我轻松击破。

翻越一座小山丘后,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叫声,是巨蹄飞龙!虽然是龙族的最低阶生物,还是有着我无法匹敌的能力,在它的蹂躏之下,我们毫无还手能力只能四处躲闪。飞龙在空中张大了它分为四瓣的嘴巴向我俯冲而来,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我闭上了双眼。不知过了多久,但也许只是几秒,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张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名男子,他剑已入鞘,带着微笑向坐在地上的我伸手,问道:"你没事吧?" 就这样,我与故事的主角相遇了。

主角是王国最强的剑士,已取得了勇者之名被托付了圣剑,我选择跟随他,磨练自己的能力。一天,冒险中的我们头上再次出现了飞龙的身影,它身体带些蓝色,头上长着尖角,应该是极为罕见的能使用强大魔法的尖角飞龙。我已经紧握魔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勇者却叫我放松,我们看着飞龙降落在身旁,变成了一位有着冰蓝色长发,穿着蓝色的类似睡袍或连衣裙,挺有活力的少女。她看到我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紧紧抱着勇者的手臂。在我的询问下,勇者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画面切换)
勇者当时还在修行,在神圣之泉旁锻炼,冥想。某次休息时,勇者的背后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回过头去正好看见飞龙变成少女的一幕,但勇者毫不在意,一言不发。
少女首先打破了沉默:"你…不惊讶吗?为什么不搭理我?"
勇者:"…我跟龙族没什么好谈的,不过,你好像不一样"
少女没有直接回答勇者,而是从他身边走过,踏进刚到小腿的水中,轻轻踢着泉水说:"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地方,水很清澈,也没人来打扰,直到某天,你出现在这个地方…"
"要来一起玩吗?看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勇者:"……不要"
少女看着勇者的脸,思考片刻后笑了笑,说:"你好像挺让人放心不下呢,就让我来陪陪你吧~"
就这样,少女成了勇者队伍中最初的成员
(画面切换)
少女加入后,我们的冒险继续。偶尔也会见到勇者的朋友,但不知为何每个人都很喜欢摸头……

这样轻松快乐的时光持续不久,我们便被召回了王都,因为王国内传言出现了传说中的巨龙。起先是几个村落失去联络,王国并没太在意,只派出了调查队,但连调查队都一去不返,同时被害的城镇村落还在增加,偶尔会有听闻巨龙的线索,国王便召回勇者前往调查。

打听情报后,我们选择前往可能性比较大的龙之山,因为听说山的内部传来了龙的嘶鸣,有时地面会开裂。可是在龙之山,并没有龙的踪迹。在山洞内部,有一面由多边形拼成的墙,勇者正准备打破墙时我阻止了他。我使用探知魔法,发现墙内部的压力并不正常,便试着将多边形重新排列,最后多边形形成了类似龙的图案,龙嘴处是一个空洞,有气体从里面排出造成类似龙呼吸的声音。原来这是一座上古火山,被精细地控制着,调整完成后,山周围奇怪的现象都消失了。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我们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在乌云中能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向王都飞去,我们也立即赶往王都。到达王都后,国王正在指挥士兵,巨龙控制下的魔法兵,龙牙兵,骷髅等已经包围了主城。由于巨龙有精神控制的能力,王国骑士长使用了神器,强制命令潜藏被控制的人回避,剩下的人虽然都是精锐,但寥寥无几。国王让他们与刚到达王都的我们,还有赶来的勇者的朋友一起组成反击队伍,抵抗巨龙部队的攻击。

虽然敌人基本都是杂兵,但偶尔会有出现有强大能力的敌人,而且数量很多,我们的体力消耗挺大。奇怪的是巨龙一直没有现身。

渐渐地敌人减少了,正当我们以为可以有一点喘息的空间时,一束漆黑的魔法向我们袭来,尽管我张开了护盾,也只挡住了一瞬间,而这时,少女飞上空中,替勇者挡下了致命一击。少女落回地面,陷入无意识的昏睡状态。勇者目睹这一幕,像是断线的木偶低下头停止行动,同时,更多敌军卷土重来。

我们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只能勉强抵抗,我与队伍内另外几名魔法职业一同构建了一座小型避难所,将失去战斗能力的人与远程/回复职业安置在内,前卫在入口抵抗,勇者虽然没有回应,但却会攻击任何靠近少女的生物,我们只好将他放在外面。这时,巨龙突破云层向我们逼近。

勇者突然抬起头,目光像是要将它刺穿,然后,他回头看看我们,向我微笑了一下,便化作光芒冲向巨龙。巨龙发出惨叫,消失在光芒中,它的军队也化作尘土。

就这样,王国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