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杀手

梦见自己是个沉默寡言的冷酷杀手,惯用一把雪白雪白的剑。我去参加一场杀手挑战杯小组赛,赛制是两个小组被平行投放到相同的场景里完成任务,场景抽签决定,有墓室、丛林、病毒污染实验室等等。我们组抽到了古巴比伦空中花园。
进场前先去一个护士姐姐那里抽血进行信息登记。然后就排队准备进场,我已经准备好大杀四方了,结果第一个项目:比赛吃面。

香水

买了一个香水,浅蓝色瓶身。左边花纹是圈圈,右边是文字。这个香水没有什么味道。我还在问别人,你们闻到了吗。他们说没。我直接把香水喷在他们手上,他们说有一点非常淡淡的味道。我就查了一下这个香水从哪来。结果发现是西藏系列。纯净的西藏,香水可能也是无味的吧

很久之前的梦了。

我在农场的土沟里kill了个人,很害怕,把他装到包里四处走,心里一直很恐惧,突然醒了

鹦鹉,梦里梦见了之前的梦

有一只很懂我的黄绿色小鹦鹉,关系很好。
另一个梦里面竟然出现了我原来的梦的内容,因为我清晰的知道肯定不是发生在我现实生活中,但我在梦里却有它的记忆,我仔细回想一下,竟然是之前我做过的一个梦。

想要恋爱了?

梦里的我坐在教室里,坐在一旁的同桌很是好看。在课桌下面偷偷牵着我的手,心里说不出的甜蜜。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喜欢班里的班长。梦里的班长也是个大帅哥,自习的时候,老是看过来。我心里就很是矛盾,到底选谁呢。
犹豫不觉中,梦醒了。

还有一个梦 我到纽约了

我本来要去其他国家,然后在纽约转乘。然后我就在附近闲逛。很多华人,我除了一个类似地铁的口子后,在左边找到了一个披萨店,冷冻的。有个女孩在买,我也想搞一个。我就问这个冷冻的咋卖,他没说,问我有微波炉吗。我说没有 只是路过的客人。他说那我这边帮你热好你直接吃。我也没付钱,反正就等了一会拿过来了。味道很好,披萨里面加了很多肉。我往街区深处走去,人突然很少。都是那种当地有一丝丝流氓气息的人在门口看我。我妈想取钱,手上拿着银行卡晃晃悠悠。我说你别拿手上了,到时候被人抢劫。

天阴沉沉的过了一会往回走,发现了一个小广场,上面有雕塑。又买了一个披萨吃,然后走到乘客休息区。里面位置很多空着,我挑了个位置,发现都被书包占座了,大家都在卷!我选了个 可能没人的,坐下来吃披萨。后来想到我在纽约也有同学,可以找他出来玩。

沙滩,井,游客

首先梦到的好像是沙滩,应该是最近太累了想去看看海。我们从高出往沙滩走,能看到海面波光粼粼,很漂亮。和另一个朋友说笑,穿着运动鞋在沙滩上走,但还是进沙子了。感觉澳门的黑沙滩要细。走着走着,就到了下一个场景。

这个场景我在梦中不只出现过一次。一个很大的天井,旁边都带有藤曼树林。就是那种人可以沿着壁上的石台阶走下去的那种。应该很悠久了,而且每次我醒后都感觉是在九龙沟,但我没去过那里。很多游客在参观这个天井,本来人是能够走到最下面的,但梦里我和别人说前两个月关闭下去的通道了,只能在平台看。然后这个石台阶很陡,很危险。平台上的石柱子和地板也刻了很多名字,和一些老照片。我看到了武藏林什么的,长得和一位老早的香港女明星很像。

看完后我们沿着大台阶往出口向下走。梦醒了。

steam国区暴毙

不知不觉这一天突然到来了。
周末早上起来发现各个qq群聊都炸锅了。
有群友的STEAM国区账号愿望单被清空得只剩零星几个商店内容都加载不出的游戏。
而以前购买的许多游戏甚至都无法显示讯息,也无法启动,目测是被锁IP了。

到处都是哀嚎,但是到处问问发现,其实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零零散散逃去各种不同的商店区了。

但是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的那么突然啊。。。有一种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

梦想里我好渣

昨天偶尔联系的朋友突然在微信聊了一些日常,这是个高中开始炽烈的喜欢了三四年的男生,现在放下了执念但还是有一片净土存放着那点悸动。昨天聊了一些后晚上做梦就出现了他的身影,具体梦境记不清了,现在能想起来的是有去游泳 有一起乘地铁,有牵手,有kiss然后还被现男友当场看到,醒来时觉得啊 自己原来这么渣

想要创业

梦见末世快要过去,人类社会处于缓慢恢复阶段。大家都住在烂尾楼里,妈妈盘了间屋子改成咖啡馆,我跟她一起经营,刚刚装修好。我在靠窗的地方放了个懒人沙发,没客人的时候就去那里弹吉他。菜单写在塑料皮上,用锈钉子钉在门口。一杯咖啡30块,成本要50,但是大家还是很高兴,充满了开启新生活的憧憬。

猫咪

我心爱的小猫咪死了。
三年前。
他是被人虐杀致死的,但我找不到凶手,不,是我找不到证据。
我怀疑过很多人,又逐一排除。
最后将目光转向亲戚家的小孩。
亲戚一家是普通的一家三口,挺富裕的,和亲戚邻里关系还算和睦,他家小孩有些怕见生人,但是看起来也是一个正常的孩子。
是不是我过于伤心,才会把一个小孩当作凶手?
我实在没有证据。
不久后我离开了这里,消失了三年。
现在我回来了。
我表现得若无其事地接近他们,他们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变化,唯一变了的是小孩养了只宠物狗,而且十分爱护。
我压抑着愤怒与他们来往,我曾经想过为什么受害的是我的猫咪,他那么乖巧可爱,但是不对,有错的是凶手。
我不关心凶手什么心理,什么目的,我只是在每天监视着他们,找机会确认。
这一天,我们在商场偶遇,小孩牵着宠物狗躲在父母身后。
寒暄了一会,我苦恼地表示想买一套家具但是不知道怎么选择,他们马上很亲切地拉着我介绍。
我们正要走过一个人少的拐角处时,有一个男人冲了出来,眼睛通红地对着我们举着枪,他紧张得手颤悠悠地,让人担心他握不住枪下一刻就会走火。
“闭嘴!别动!敢出声立马开枪!”
我不太明白什么情况,想着肯定不是冲着我来,于是挪动了一下,看向旁边浑身颤抖的一家人。
男人把枪口对着他们,眼睛盯着小狗,吼道你们这么爱护它,为什么要对我的小狗下手。
那对父母只是一个劲地说孩子还小,原谅他们吧,今后一定会好好教育小孩。
男人并不听,说要让罪人为他的小狗陪葬。
他说你们一个一个来,往门口跑,只要躲过子弹便算了。
我冷漠旁观,但是似乎他并不准备放过我,说三年前他亲眼看着小孩杀了我的猫咪,说他知道我在找凶手,也知道我怀疑凶手是小孩。质问我为什么三年前不立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说我活该,也该去死。
我便被推出去当第一个倒霉鬼。
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不远处的大门,我在想他好像也并不在意路人的死活,他把所有人当靶子,只要我往前跑,就会立即开枪。
身后四个都是脑子有问题的家伙。
那个真凶甚至只是抱着小狗躲在父母后面看着,没有一点表情,似乎一切与自己无关。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人群沉默了一会。
男人却迫不及待,让我赶紧跑,威胁道要么就换人。
于是那对父母立刻脸色一变,跑上前想把我推出去,他们想让我先走,男人开枪后人群一定会混乱,趁那个时候溜走。
他们正要冲上来,身后突然惨叫一声,小狗在死死咬着男人拿枪的那只手。
男人用力把它甩开,小狗又跳起来咬他的脸。
愤怒惊惧之下,枪走火了。
巨大的声响吓到了商场里的每一个人,人群看向声响处,看见男人跌倒在地,他举着枪对着天花板砰砰砰开了几枪。
于是一片混乱,他已经不在乎谁是凶手,或许一开始就是。
我在混乱中抱着小狗跑回家。
后来看新闻,说是有几个路人受伤,男人的手被咬得出血,本来枪法就烂,这会更加抬不动手。
那一家人毫发无损,趁着混乱跑得比我还快。
我之后又去了一趟他们小区,小区公园很大很漂亮,我看见那个小孩和朋友并排着开心地在荡秋千。
秋千挂在一颗高大的树上,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看他们越荡越高。
有一条绳子突然从树上垂下,在小孩荡到最高点的时候套住,我看着小孩头身分离,旁边的小朋友捡起小孩脑袋疑惑地问,你怎么不动啦,快一起玩啊。
之后我又离开了这里。

碎玻璃

最近太累了,没有刻意去记梦。

昨天睡到一半,突然传来品呤哐啷的声音。我以为是有猴子进来。拿个手电筒外面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以为是外面的动静。后来做梦的时候梦到是玻璃灯罩掉下来了。室友他拿了抹布说要去清理这个碎玻璃渣。我说用扫把扫,他说拿效率高。结果他刚下手去拿结果就被划破了一个口子。这个梦很短,大致也只记住了这些

梦见老番茄

梦见和我妈去了老番茄家…………老番茄真人还是挺高,我得仰着头看他。然后人也很nice,讲话也很有梗啥的,一边聊天一边在想他和母哥好恩爱噢,好配噢。临走时老番茄还送我们出门………

乱七八蕉的梦

我们宿舍来了一只半人马。我的西语老师也来我们宿舍给我们全班上网课。我和室友两个人都在床上躺着,老师就在我室友的桌位上给我们上课。半人马很高,他就站在我桌位旁边,我一拉开床帘就能和他说话。他不会说人话只会像马一样叫,但是唱歌却唱得是人话。他就一直唱我和你的父亲~相聚在美丽的科尔沁草原~我们两个一起~击败了英勇的羊人族~我们奔跑在~美丽的山间~然后去澳门的酒店玩二十一点~

  我室友给我叫了个外卖,是去年1月份的粥。我说不饿就放进冰箱里了。半人马一直在唱歌。课间老师找我借校卡,她要去楼下拿外卖。老师出门之后我问半人马,他们怀孕的话是怀在马肚子里还是人肚子里,半人马朝我脸上吐口水,然后唱歌骂我耍流氓,骂我们人类都是色胚。

前几个星期的梦

一个奇怪的梦中梦,梦里的梦已经记不太清了,在梦里我迷迷糊糊醒来,觉得刚才那个梦好神奇,就想趁着还有记忆给记下来,事实上现实中我也会这么做,结果它竟然还是个梦?!
  然后我就记嘛,还跟室友说,“我想找对象想疯了”,(后面的没说)我梦见一个特别温柔的男生​(隐约记得是有点胖胖的),我似乎在跟他相亲。
  梦里我穿着一条裙子,从一个地方下去,也不知道为啥下去的路不是楼梯而是滑滑梯(毕竟是梦嘛,咱也无法解释),然后他还让我去短一点的滑梯,还提醒我有水,要小心之类的。(后面还有一些陪我看风景(好像是河),和一起在哪里走着的迷迷糊糊的记忆)
  然后梦里的我记了下来(可惜现实中的我看不到)​,就下床了。
  不知道为啥,在梦里我对床的室友A的床位变成了我旁边,然后另一个室友B对她特别温柔,好像梦里她们有些不一样的关系。
  然后室友B给了室友A什么东西后(记不清了),​就出门了,这时室友A突然又叫了一声室友B(咱也不知道,为啥明明已经走了一会儿了,这一叫竟然还能听到,并且立刻就回来了),笑嘻嘻的给她了一个垃圾(糖的包装袋)让她帮忙丢。
  室友B抱怨的说“本来我已经走了的说”​,但还是口嫌体正直的过来拿了垃圾就走了。
  然后​室友A突然用一种特别欠揍的语气对我说着什么(好像是没人帮我什么什么的,隐约记得是在炫耀室友B),然后梦里的我却只是呆呆的坐在凳子上(好像还在想刚才的事),然后不知怎么的就醒了,原来刚才还是梦!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