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本悬疑推理漫画,每看一句话,就被人压着头强调‘一定要记住这句话,这里可是伏笔啊’。
可我完全看不出来,智商低,心累_(:з」∠)_

杂乱

1认识了一个叫它它X的人

2一个踢足球的汉子破口大骂犯规的人后,回去用粉红色的信纸和言情剧小女生嗔怪的语气写了封投诉信,还登了报。

3悄悄把饭带进宿舍,却发现肯德基的外卖小哥正光明正大地进入宿舍送餐。

鬼打墙?

昨晚的梦又忘了,只记得感觉不好不坏。
记录个以前的梦。
梦里大约是夏季,我站在砖墙下看对面爬过来的一根绿藤。阳光给所有场景打下柔和的光彩。
一位带着温柔笑意的白衣女子缓缓走来,说:好久不见。
我:是呀。
女子:一起走?
我:好的。
我们一起朝河边的方向走,又走到那片砖墙下。
女子:一起走?
我:好的。
我们朝着河边走,又走到那片砖墙下。
突然意识到不对,我问:你究竟是谁?
女子笑而不答,蓦地消失。
我坠入第二个梦境。
。。。。。。。。。。。
我掉入了一个老久的屋子,正是是我太爷爷去世的那间。
我刚环顾完四周,门窗嘭的一声合上。
许多小孩出现在地上,墙上,天花板上,一边阴笑一边朝我爬去。
我突然意识到是在梦里,大喊:这是我的梦,你们滚!
我凭空变出扫帚,正要往小孩身上挥去,眼前一片黑暗。
梦魇了。
我在尝试背诵了开普勒定理和九九乘法口诀后终于清醒过来。

吃日料。

不知怎么的,变成高中生了,和网友maki居然在同一个班里。但我是个很自卑的肥宅,总是低着头,看不到别人的脸。我把学生卡弄丢了,在地上捡到了maki的学生卡,她捡到我的学生卡了。我们互相交换了学生卡。虽然还是没看到她的脸,可是就知道,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这个学期结束了。

…………………………………

新学期开始了,我去教室放好东西,晚上约老板出来吃日料。店里人还不少。我们点好菜,开始聊天。

(结果。菜还没上,闹钟叫醒我,气死我了

2017/09/09 片段

梦到川普在练习演讲
内容是radio信号的收发
.....

20170908 记梦

跟随科考队登上了月球,去往月面基地的道路是一条很窄的单行道,在一个拐角不知为何前面停下来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地面很空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走旁边,于是就往旁边走去,轻飘飘地走在沙滩上的感觉,我一跳一跳地前进。到了月面基地,是一座5层的建筑,看着像是学校的教学楼,除了3楼一层是黑的,其他楼层都亮着灯,然后我被告知上面两层不许上去,那里关着一些特殊的人。后来不知怎的我还是上去了,发现里面是一些学生和老师在上课,他们好奇地问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不知怎的我也成了学生之一,和他们一起上课,我看了一下他们的书,全都是我从没见过的内容,我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想记录下来,正拍着有人跟我说,下课了,我们出去吧,就把我带出去了,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建筑前,从外面看有两层,走到门口却只看到一层,是用的纪念碑谷里的那种空间错位原理。走完了二层,听到广播说闭馆时间到了,于是和我同行的两人就走出去了,直接从二层走到了外面,我说我做不到,他们很惊讶,于是伸手把我拉了过去。之后他们说该回去了,我也该回家了,来了一辆公交车,我上去了,他们却没上来,说这是送我回去的车,然后我就回家了,在地球上的老家。

梦到凌辱情节

还是第三人称视角的,哇...

污染

梦到自己在家里,室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远处的烟筒冒出黑色的浓烟,天上下下来黑色的雨,河流都被染成了黑色,然而室内的人们还在正常生活,好像完全没意识到水源已经被污染了。我想出屋去超市买水,还没出去就醒来了

原来是做梦啊

想起来这个几个礼拜以前的梦

做啥梦已经不记得了,途中觉得梦中事件发展太奇怪了,我会不会是在做梦啊?我就扭了自己脸一下。

不痛,没感觉。原来是做梦啊。

然后没多久就醒了……

白日梦一则

白日梦是这样的...梦境活动强烈,连续性强,记忆清晰。以至于让我怀疑自己其实是醒着的
不过早上的梦到了现在记住得也不多了orz
当时做了一串梦,只记得是因为什么而成为众矢之的,然后展开激烈对抗
啊啊啊,果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以后果然要醒了马上跳起来写(bgm38)

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这几天突然发了疯一样寻找初中的回忆碎片。
凭着零碎的记忆找到了那时她常逛的论坛,又翻遍了那些年的帖子,得以直面深藏在脑海深处的那段美好时光。
2003-2017,又一次回到这里。我像一个过客一样回到这里。安静地注视就像看着别人的故事。彼时的她,那个天上下起泡泡鱼的女孩仿佛依然触手可及。
没有一点点意外,今晚就这样梦见她。








......
















醒来全忘了!忧伤!想哭!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之二

最近在读两本有顶天家族的书,做到这个梦也不奇怪。

某年的12月25日,矢三郎、矢四郎和我,狸猫兄弟中的三人从外回家。途中矢三郎哥哥让矢四郎绕路去取样什么东西,我们两人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矢四郎还没回来。我开始担心起他是不是被星期五俱乐部看上了,但我不管怎么叫矢三郎帮忙他却毫无反应,只顾着和其他狸猫唠嗑。我决定独自上路找矢四郎。

话说12月26日,星期五俱乐部有个雷打不动的岁末节目——尾牙宴的狸猫火锅。父亲总一郎就是被陷害煮成了火锅离开了狸世。几年后,矢三郎几次改写了自己或家人被煮成火锅的命运,我会依靠他也是当然的。

找着找着,我发现矢四郎被几个孩子和黑衣人追踪,最后逃进了一个高级商场里的一家饭店厕所内。一看,这几个孩子的领头人居然是我(现实生活中)的人类表妹。我恳求她放过矢四郎,不料她却和星期五俱乐部的寿老人以及夷川发电厂有关系,也被受邀参加了今晚的尾牙宴。看来她是敌人了。最后她说在他们这家饭店吃完饭前可以不追赶,但我知道矢四郎若是从厕所出来马上就会被抓住。我厚着脸皮和他们一起吃了顿午饭。

吃到最后结账时,我找准了机会趁他们不注意去了厕所,和矢四郎沟通过后一把抱起了狸猫形态的矢四郎,开始逃亡。

逃着逃着我觉得狸猫的样子太显眼。我让他变成一只小狗,可是他的变身术实在糟糕,瘦弱的黑色贵兵犬的尾巴怎么都是狸猫形态的。逃了好一会儿,途中还和矢三郎发了条我们位置的短信。我用计甩掉了前面和后面的黑衣人追兵,进了一辆通往底层的电梯,我表妹他们却从下面一层坐上了电梯!我背对着她们,但变成小妖狐的矢四郎却突然变得非常有攻击性,一直想要离开我的怀中。表妹在1楼下了电梯,我决定和她们错开去B1。这时才觉得可能中了他们的计,B1肯定有很多黑衣人接应。

想着想着,发现矢四郎居然不见了!我跑回1楼,早已没有任何狸猫的影子。最终我在1楼正门大楼梯的后面发现了好几辆有着高级食材的餐车,里面有一包山珍便是矢四郎。我赶忙抢走这个袋子,把自己的肚子变小把密实袋藏在了我衣服下面。保安追着我想知道我拿了什么,我马上甩开他来到了大街上,继续奔跑深怕有追兵,同时把塑料袋放到我的背包里面。

跑了好久好久,途中还发现了今晚星期五俱乐部宴会场地的秘密花园饭店。矢三郎回了短信说进入商场了,我却只能回复他说我们已经离开了。

我很开心自己能独当一面了,把背包里的矢四郎拿出来,却发现他还是小妖狐模样,而且很有攻击性一直咬我。这我才发现,这个不是矢四郎。。

----
后面就没有记忆了,我醒了以后想继续做梦,也做不下去了。

想了想我在梦中可能是矢五郎或者矢三点五郎,把矢三郎当哥哥,同时又觉得矢四郎还没法独当一面很没用……而那个表妹,真的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很烦人的长得像迷糊餐厅的山田的表妹。。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_$

昨天发现上月严重超支。
梦到无意间翻出了之前用的钱包,在里面发现了n张红票和若干零钱,一脸傻笑。
醒来才想起我只有一个钱包T_T

20170826喜欢上了一个钙然后

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我和一个长得很高很帅的男孩子大概是熟识,但是也没那么熟。我看他长得高高帅帅,却没有女朋友,就问他是不是钙,然后他说是的!然后就一起玩,算是非常好的朋友了,还有另一个妹子,一共三个人一起。但是我好像虽然知道他是钙却还是喜欢他了,哇,一个何其悲惨的故事www
有一天,在(那种有点像90年代的战校里的那种)操场上,有很多很多一大堆的落叶,我在一边踩树叶玩,一边看着他在操场上溜达。然后我不知道从哪捡了一张破纸,就折了纸飞机在那扔着玩,他看到了我就过来和我一块儿玩,非常开心的俩人比谁纸飞机丢得远ww
后来老师就过来了,说你们怎么不去上课?我们说:啊?没打铃啊老师?然后就跟着老师跑着去上课了,纸飞机也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进了教室之后,大家都围着老师看卷子的成绩(好像是历史卷子),然后有个人把我的卷子给我,我看到最后一题才得了两分(一共六分)。
然后切换场景,进入故事002。就是和高帅还有那个妹子我们一行三人,去一个什么地方探险(或者是调查什么事件),反正就有一点灵异冒险奇幻的系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一条小胡同里发现前面着火了,就拨了119。由于消防站就在胡同口,来的很及时,没有很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因为火势太大房子塌了不少。
不知道因为什么(其实是忘记了),我和另一个姑娘和一个长相很异域风情蛇蝎美人的小姐姐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主要是我吵),然后那个很美的小姐姐就领了便当,我们三个人身上就有了她的诅咒,会死。(中间忘记了)我们就要从这个地方(因为大火已经有大片大片的废墟了)逃出去,开车的时候他们两个把我落下了(他们开的是越野车)。然后我就在路边捡了一辆拖拉机(或者压路机),开着开着还上高速了,还有很多个出口,我还迷了路,但是后来还是找到了方向,但是很遗憾的是后来拖拉机没油了,我就停在了路边,换了一辆小黄车骑。
骑到了地铁口,进了一家杂货店,店里装潢非常的名媛风,店主是个给力给气的b站美妆博主(是的,是笨妮儿),穿了个貂整个人都特贵妇,奇迹的是我在梦里和他很熟络,他和我一直聊香水,但是我只对他展台里的饭盒感兴趣。我让他把饭盒取出来给我看,是个三层的很精美的饭盒,但是我看来看去和他说:你这个饭盒不行,虽然是三层的,但是你看啊,这三层都太浅了,没法儿放汤。
后来海青和铭铭她们也来了这家店,看起来是我们的定期聚会场所,大家凑在一起开始聊指甲、聊八卦,我出来和笨妮儿一块儿准备弄吃的,这时候海青出来说她要回去上班(还是上课来着),我问几点呀,她说十二点,我说那怎么办来不及吃饭了吧,这时候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她说没关系的那吃完赶紧走吧,可是我们还没开始做饭,材料都还没买。
(之后就忘了)但是要补充的一点是,前面故事001和002里的那两个小伙伴,都因为受不了诅咒而自杀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