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抖露8

在一个废弃的厂房(住宅楼?)走廊里和爱抖露聊天
内容很具体,涉及柴米油盐和他工作的细节,过程中我有很多次觉得“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恍然大悟。

然而醒来之后完全不记得说了什么。。。

这不是我要的滑板车

我去那个学校附近。
就是之前做梦提到的
和裕明他们一起买棉花糖吃的那个学校。
学校好像在诸葛
沂水诸葛。
然后我骑着我爸给的小滑板车,带把手的那种。
竟然需要插汽车钥匙的。
昌河车的钥匙。
插上之后跟汽车一样需要嗡嗡的发动引擎
就很神奇。
然后换挡什么的
需要踩下左前方车轮附带的一个白色部件
很难踩
超难踩
我甚至停下车来研究一下有没有别的离合器
结果停下车来发现
这车是新车
是公司新发的
给了我。
我爸还说
他们公司正在开会
一会儿每个人在会议上都需要画自己的自画像。
自画像?
哇,小学生是吗?
太搞喜了。
然后我骑滑板车
沿公路
一路走到一家中日式混合装修的
单层的
饭店。
从它的内部穿过
滑板车扛在我的肩上。
因为很挤
所以我小心翼翼的
不碰到他们的东西。
结果最后还是
把他们饭店后门的把手扭坏了
我有悄悄地装回去
把门的左边打开
从左边出去了。
出去之后就是那条熟悉的街道
街上的人特别多,很热闹。
那条街是东西还是南北
我也说不清楚。
我刚准备把滑板车
放下
开车
结果
就醒来了。

終わり
Tio

JKT~48

4月的时候突然买了飞雅加达的票,晚上到了以后自己一个人去玩。遇到了一个黑人小姐姐跟我一起玩,我问她“雅加达有什么好玩的” 她说「沒有」。于是,她带我一路玩到了曼谷。在梦里曼谷就像拐个街角就能到。
我本来打算只待一天,第二天晚上11点走。在拐角的某个店里,和黑人小姐姐聊了很久。梦到她的爪哇小伙伴也来了,我说我很想留下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她的爪哇小伙伴便用一种纯语音+气泡小组的cyber风SNS让我找到了小姐姐。
接着聊到白天,我和黑人小姐姐要去曼谷的纹身店。但是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走到类似暹罗广场的地方,遇到一个警察,我们想要问路却只有他的大声斥责。回头转身遇到一群人花里胡哨。再看到一块牌子,知道我们要去的tatoo不远了。快步走过去的时候突然觉得时空重叠了,以前的某个前辈瘫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去年认识的天各一方的朋友纷纷扑倒过去为他哀悼。我从时空的重叠中看到了这点,虽然以前很讨厌这个前辈,在死生面前也放下仇恨。——快步走过。
后来我的小伙伴x2也都来了,学姐自己画了一个纹身,小李去穿刺。
我说「你都不怕痛的啊」,机械的针刺入小李的皮肤里,小李看着我说「不痛啊」
学姐在自己的手臂上画了一个十字架,但是画歪了,后来再画正,让店里的人帮纹。
我纹了脚踝上一个,正要纹脖子上的,听见店里昏暗灯光下一群人在吵架。我过去骂了里面最傻逼的一个。又经过他们,拿起英式红色电话说想跟机场说不好意思,回不去了,安排我到下一班或第二天。
不知怎么我的颜色还没上我就回去了酒店,跟我现在租的房子的构造格局相似。打开阳台的门居然在飘雪,冷得我赶紧关门。

20170628

情侣互相坦白,女人讲完后,轮到男人。男人说起了他犯过的一桩从未向任何人说过的杀人案。女人吓得只能赔笑,但是演技太差,笑容僵在脸上。

到美联合帝国最北方的俄罗斯岛游玩,领主还专门在我们脑内缩了一个地球仪以显示此岛占地有多巨大。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肉和鱼线准备钓鱼,但在那之前要先借个鱼竿。

某人论述曾经历过的科学实验,开高铁去上班的路上,因各种横祸死了无数次,最后一次他终于安全到达公司,醒悟之余开启了屏蔽磁场将自己隔离出来逃出了循环。随后在期刊上用了很大篇幅论述这其中的发现。而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在梦里玩手机游戏,结果进入了游戏

玩一个可爱画风的
棕熊玩偶主角的
开放世界游戏
很肮脏的

第一个环节忘记了
第二个环节是拿着水槽
去接狗狗厕所连接的滤尿器
收集尿液

但是为什么会跟千叶豆腐混在一起
成了一道菜
我也很迷茫

一开始我还能感觉到
这些环节都是在手机屏幕内

但是没过一会儿
我就成了那只熊
或者说
那只熊就成了我

在外婆家的山上
玩游戏
在老爸的皮卡上
一觉醒来
发现衣服不见了
只剩下了棉袄和棉裤
这怎么穿
这么热的天气
我只能把衣服放在车斗里
结果突然下起了雨
我又赶紧
把衣服收到车后座椅

收好了衣服
突然
看到了
胖胖的大宁
穿着洁白的衬衫
扎着单马尾路过
我开心的
向她行了一个海军军礼
然后她挥挥手
把我叫过去

天瞬间放晴了
她问我
xx播放器播放xx
出了一个xx的问题
怎么办balabala
没听清
就醒了

終わり

梦,梦到了一个穿着古装的朝代,绾发束冠。似乎是一个比较小的国家,宫廷风云突变。一个姑娘闯进了这一生死局,此人身份有点玄乎,似乎背负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任务。她遇见了一个人,他是大皇子,长相硬朗,却颇有铁汉柔情的感觉,是一个有魅力的三十几岁大叔?他有一个弟弟,小他多岁,深得父母宠爱。皇帝年事已高,皇位,皇帝夫妇有意让弟弟继承。小皇子弱冠之年,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却志不在此。姑娘遇见大皇子时,年纪也不小了,以门客身份留在他的身边。她常常半开玩笑的告诉他是皇帝命。大皇子甚是疑虑,他的心里虽有惆怅,却并不明表于面上。一月、俩月姑娘常常提起,却也像是鼓励一般,大皇子心里也颇有波动,这个皇位,是否真如他所言势在必得。诚然,大皇子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人,生杀决阀,毫不手软,同时,他也是一个实干家。
转眼间,已是战火连连,边陲小国屡屡进犯。大皇子微服去了边陲察看敌国国情,姑娘也乔装跟着去了。这一去可不得了,混迹进敌国皇宫,大皇子却意外发现自己的身世,竟是此国的王爷,是先帝的遗孤,后来因为宫廷政变,流离人间,机缘巧合之下被现在的皇帝夫妇养在膝下,难怪,难怪他觉得皇帝夫妇更爱小皇子,原来竟是如此。身处在敌国的皇宫太危险了,当年只手遮天试图偷天换日的恶势力已蠢蠢欲动,他们扶上去的傀儡皇帝已病入膏肓,皇子仍年幼无知。朝政内乱,在帝王薨时,恶势力决定开始行动,铲除先帝遗孤,自立为王。形式紧急,大皇子谋略再三,意欲一战。姑娘看着大皇子思虑,难免有些心疼,不停宽慰他,并接受了大皇子交代的任务,去寻救兵,趁着该国内乱,一举拿下。国丧那日,恶势力欲以谋害皇帝之罪将大皇子处以火刑,大皇子被抓了,身上缠满白布条,su的一下一支带火的箭射中了大皇子,火苗迅速燃起,火焰吞噬着他,请完救兵的姑娘赶到刑场时,看见大皇子被烧的不成人样,心里一紧,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可能的不可能!而后恶势力正欲昭告天下,奉先皇遗诏,继承王位,大皇子突然出现了,像百姓说明真相,而此时大军杀入境,援兵已到,正是养父母皇帝夫妇的军队。再回首已过了不知几年,于大皇子,不,是武帝而言,天下已逐渐太平,两国在他的统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只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总是有一个遗憾,有一段难以言说的情愫。
一日,宫内选秀,进来一批新人。皇帝随意翻了个牌子,心略一颤。当晚侍寝,佳人在榻,武帝望着她的脸,深感,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竟看着比昔时年少。“消失了这么久,今日,我终于等到你了……”姑娘脸上还是笑嘻嘻的,眼眶却不觉湿润了。
这一次,我在最好的年纪,来陪你了。
Tio

你看见的老墨是你看见的吗?

梦见Kiedis其实不是红辣椒的主唱,其实kiedis真的是一个老墨。RHCP的主唱另有其人,flea还是他的指法他的甩头。

我的蛇??

睡前明明在看缅因猫和西伯利亚森林猫,不知道为什么做梦却是养了三条蛇

一条白色的两条深色的,有一条尾部末端还是个圆饼
梦里的我坐在阶梯大教室里,我的蛇从教室一段延伸到另一端,尾巴被另一个坐在后排的同学(并不认识,路人)捏着把玩
我自己则是抱着白蛇听课,边听课边想我是怎么在宿舍养的来着?
如果直接放到阳台它们会不会溜掉啊?放在房间里又可能吓到舍友。玻璃箱子也放不下这三条大蛇……

后来就做别的梦去了,然而想不起来又梦到了什么

20170616

梦里的夜空时常瑰丽无比,但却总伴随着一种倜诡的气氛让人不舒服。像是看着眼前一堵百米高的大浪,欣赏波澜壮阔的同时,心底的那份恐惧却总不肯安歇。

受命和伙伴去太空清理野怪,飞船刚爬升不久停了下来,我们到近地空间站采购必需品,我四处转转想不到要买什么,等到回舱再度前行,才想起清理野怪必备的药水只剩4瓶了。

过往二

梦里,路过一条街,那里正好是佛教徒举行的一个关于世界的纪念日,街道中间挂着横幅,垂下来,认真的看了一下内容,两旁和尚来来往往。一直向前走,坡度越来越高,我走上了山路,也不知去往何处。直到迎面而来一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家人。哦,原来我要回家啊。
走下山后,看见一个女子昏倒在地上,她的身边是一个女尸,女子清醒后,定了定神,强忍着惶恐为女尸入土。她是作家的好友,孝顺,善良。后来作家把这个故事写在了书中,书名很简单《随便看看》作家是台湾人,名叫顾恺轸,且是一位佛教徒。书我很快都看完了,内容很喜欢。
在大会堂,看一个表演,散场后。你坐在座位上,拍了一个视频,人流在快速前进,突然画面慢了下来,有一个人弓着身子拉住一个女的开玩笑说我爱你,我从他们身边经过,嘴角下弯,面无表情。

已然过去

尼玛。
今天又梦到你了,昨天晚上睡前对自己说,不要梦到你、不要做梦、要早点醒来。而后一夜无梦,完美~醒来时近五点,饥肠辘辘,约莫等到七点吃了早饭。开了房间的灯,暖黄暖黄的光,看着看着,眼皮沉重,挣扎了几下,沉沉睡去。梦到在电脑前发消息给你,一张手指戳动的表情,你竟然秒回,并且大战表情包。我心一惊,又一喜,自不甘示弱……然鹅,其实我大部分时间在打字,却怎么也打不对想要的词,怕冷场的我急得呀,拼命打字,却始终赶不上你的速度。最后幸而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因为我所在的角色要见弟弟,你给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努力召唤出自己黑暗的那一面,黑化之后有异能,然后我们就愉快的灵魂出窍,交换身体为什么这个梦我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自从昨天的梦中词不达意脱口而出“那你迟一点送我们回去吧”再加今天的对话,竟然感觉关系破冰了~
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所以今生今世你要频繁的出现在我梦里,提醒我还债?看到一句话说放下并不等于放弃,而我是放弃并不代表放下?明明为你哭都哭不出来,却还是频频梦到你,莫非我真的欠了你什么?那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可曾梦到过我?
刚占了个卦,泽火革变泽山咸。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我最初得到的那一卦,泽山咸。可是,一切都已不一样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好好的。而我的债,自然只能我自己还。

在梦里活了一天

梦见在外婆家玩儿,那儿是一个水乡,某一天出门看见桥下有一小舟,一对夫妻撑着桨,他们向我们推荐可以坐船游玩一圈。我高兴的答应了,和我妈一块儿坐了上去,本该穿好救生衣的,但是因为拉链坏了,我就反套在胳膊上,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游船开出了这狭窄的河道,往开阔的地方前进。一路上看见薄雾笼罩着周遭的树,叶子之上是薄薄的冰花,好一派雾淞沆瀣一气!
再后来回去了,捡了条小脏狗,见它可怜欲奖它收养。本想好好给他洗个澡,发现热水有限,便拿了块抹布,给它擦擦皮毛,还有四个小爪子,才放它进房间。出去玩了一天想起并没有给它留饭,怕它小小年纪便被饿死,一直内心惶恐,回到家一看,诶,怎么竟然从小狗变成了大狗。又忙了会儿事看见一只狗在吃桶里的餐饭,走近一看并不是我的那只,而那只新狗长了一张颇似妖艳贱货脸,试图让我也留下它,好像是因为之前的小狗狗是公的,追寻爱郎而来。找到小狗狗,想起好多天没有给小狗狗洗澡了,想了想还是给它擦擦皮毛吧,结果没有抹布,就想翻箱倒柜拿两件衣服,一件当抹布,一件当被子裹着,想起第一次小狗狗好像忘了给它吹干,怕是冻坏它了。找衣服找了很久,结果找出一件粉色格子的连衣裙,奇怪了,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幸而也不穿~后来又忙着去了。在意识中进了个比较有个性的房子,床超级大,一直延伸到门口,然后地面很有特点,是一块块白色石膏砖竖着铺起来的,而且点缀的颜色还挺丰富,很方便换铺装的更新。路面还算整体平整,走上去的时候其实凹凸有致,可能有按摩功效。后面就有些记不清了。

20170612运动会/领证/生孩子/被甩锅

要去其他学校的大一点的体育场开运动会,所以要先坐车过去,按班坐嘛,我就特意找了靠窗的地方,觉得万一能看到其他车里的轩妹呢,结果这位大哥连个头都不抬…反倒是看到了lwb然后和他打了招呼。到了体育场以后大家按照班级坐好,意外的是轩妹他们班就在我们班后头。比赛开始之后看台上人就很少了,我一开始还在和wsy(小学同学)聊天,很意外她居然知道我和wxw在一起的时间,还有现在和轩妹她也都知道,还聊了她的感情。后来我就想先去后面和轩妹玩,就走了,然后轩妹好像一点都不想让他同学知道我似的,总之就是没在他那呆两分钟我就又回去了。这时候刚好rsf(小学同学)过来找我玩,就开始跟他一起玩了,还一起跑回教室看能不能用电视看动画片,因为运动会那天好像是类似于六一或者什么日子,所以电视主页有1080P的睡美人、美女与野兽之类的动画电影可以看。啊,当然最后没看成,电视怎么也调不好,只能看运动会转播……之后就回去继续坐着玩,从看台上面往下走的时候还被坐在后面的wf哥哥(大学同学)叫住了聊了一会儿。可能是中场休息或者是什么的时间,轩妹来找我了,我就跟着他走了。然后很神奇的,我们就准备偷摸回家了,去车站的路上他就问我那男生谁啊你就跟人聊那么欢,我说那我小学同学,他有一点惊讶。到车站之后,外面特别晒,太阳晃的我一阵晕眩,我就问他你是想坐公交回去还是地铁呀。他说想打车,我说行啊。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就没打……
(中略记不清了,但是后面应该是同一天的事)
去了民政局,突然就领了证,但是好像是类似于“预结婚”,少一个正式印章,还有起止日期的那种,似乎是在截止日期的时候如果能达到什么条件,婚姻关系就正式确立。很意外,也完全没做好准备,一脸懵逼不知道要干嘛。更令人害怕的是,刚领完证,我把它当成月票似的揣进书包,然后就谜之被推进了医院生了宝宝。生完孩子,在一边学着怎么弄一边弄宝宝的食物,轩妹就在那呆着、看着我一个人忙活,还说我弄的这不对那不对,我说那你来弄,他又不管……我就有点委屈的,然后他就开始找借口讲说他也不懂什么的,我说那谁不是第一次啊,不得从头学啊……
学校组织拍毕业集体婚纱照,有男女朋友的都带着过去拍,我也被淋浴儿(cly/大学同学)拉着去了,换好了衣服,站在人堆里,没有轩妹,只好一个人默默躲在后面,后来说老师们也插进来站吧,长着甩我一脸论文的那个老师的脸的一个老师(明明印象里叫的是软博士的)就插过来站在了我旁边,搞的像是我要和他结婚一样。

20170611在超市被误会没付钱就想跑

和一个男孩子(好像是小学同学rsf)传纸条聊天,那个男生坐我前桌,他同桌是wg(大学同学),我同桌是小冉(大学朋友/wg现实中的女朋友),因为wg和小冉都很学霸,我后桌又gay里gay气的(小学同学zk/对他的印象是小学整个铅笔盒都贴着木之本樱并且热爱桃矢还是雪兔的一个少年),后桌的同桌又是有点自闭的otaku的样子(高中同学zwj/对她的印象是热爱AKB和X-JAPAN的偶像宅/并且很少和人讲话/说话非常非常快),我有一点点不敢和他们传纸条,所以选择了那个男生。(主要还是小冉上课特别认真我不好意思打扰她学习)结果莫名其妙弄得关系很暧昧,他会对我笑也会主动找我说话,然而我又对他忽然没了兴趣,本能的想躲开。
和朋友(两个小姑娘/具体是谁记不清了)去超市买了大概一百多块的零食,糖果居多,实在是拒绝不了糖分啊。结账出来和小姑娘聊天,还各种配对各种cp(比如把小男生和我高一一同学大学还在同一所住的还近的配在一起#因为觉得一精配一傻很合适hhhh/以及包括路遇鹿晗和吴亦凡然后把他们配在一起hhh)。后来又想买什么于是又进入了超市一次,付过钱的东西在塑料购物袋里没有存,直接放在了超市的购物车里,然后就又被扫了一次码,居然还可以扫上。我说我这些是刚刚买过的,收银员小哥哥让我拿出小票凭证,可是我却刚好在刚刚在外面聊天的时候,顺手把小票扔掉了。我希望可以调出超市录像或者收银记录证明我的清白,但是收银小哥哥却说他没有那个资格去弄,我很生气,觉得自己被冤枉超级委屈,各种掰扯不清楚,于是在被误会和生气的焦虑里醒过来。

20170608丧尸围城/电梯掉落

1.丧尸围城
隔了好多天的今天才写下来,具体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人类变异,丧尸围城。还没被污染(?)的人类开始疯狂逃命,在一个类似地下人防工事的某个狭小的空间里,挤了数不清的人,我本能的认为有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不是很安全,一旦有一个人受到感染跑都没地方跑。于是带着一小撮人走进了紧急消防通道,一直往上爬,爬到顶之后发现上面有一个像井盖一样的门,感觉没有路的我们非常慌张。
意外的是有一个工作人员姐姐在,她知道开门的方式,打开门爬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机场。总之这个时候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下面发生了大面积感染,幸存的人寥寥无几,都拼命往上爬。上面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等待,但是当然要救的先是厉害的人,确保厉(位)害(高)的(权)人(重)安全之后才顺便解救几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话,就只能……先到先得。所以当然,我们小队(?),就因为刚好在消防通道所以属于先到先得了。在等待厉害的人登上救生机之后,我们冲出来也上了飞机,然而飞机也是要下降的,情况还是非常危急的。
(中略,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正常人只剩下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天使般的小哥哥出现了,他拥有神力,可以施法让我隐身,这样就不会被丧尸发现,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可以碰到水,也不可以自身产生水。比如我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咽口水、也不可以尿尿、不可以出汗,身上碰到水也不可以。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一开始根本忍受不了,总是破戒然后恢复元身,好在最初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可以不断地帮我,然而后来他一脸大义凛然荆轲刺秦的样子说:我不能再这样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和丧尸战斗,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照顾好自己了。我非常难过,怕他就这么死掉,不想不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他把我藏在一个大楼里面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我因为想尿尿憋到快爆炸,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忍受,最后终于不行了,很久都感觉大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找到了一个在拐角里的厕所准备尿尿了。
2.电梯掉落
然后就醒来了……(估计如果没醒的话,我会不会尿床啊OTZ)本来醒来之后要叫顾顾起床的,结果大哥自己起了,于是我就安定的继续睡了,然后是电梯掉落的梦。
好像是zl给我表了白,我说因为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抱歉不能和你在一起,让他觉得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的,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另外一个人成了我男朋友。但是大家还是要一起上课相处的,所以我打算像朋友一样相处,看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下了班车之后,一起去教学楼上课,教室在六层,但是我想避免和他单独在密闭狭小空间里相处所以决定走楼梯上去。在爬到四层的时候,刚好碰到了zh(他双胞胎哥哥)和zy(双胞胎哥哥的女朋友),他们提议说反正就两层了不如上电梯吧,我正好走累了,想想这样的话也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就说好的。于是四个人等电梯,电梯到了,开门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四个人打算一起坐电梯。谁知道刚按了六层的按钮,电梯整个都黑了下来,然后随着强烈的失重感,电梯直接掉落到了地下一层。掉落的同时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惊恐,我贴紧一个拐角蹲下来抱着头。
在掉到-1层以后,电梯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运转,灯亮之后谢天谢地发现我们四个都没有什么事,安定的走出电梯,zh说正好饿了,让我去便利店帮他带个面包,我说好,于是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碰到同学还说了电梯突然掉下来的事情,感慨了一下学校的电梯真是应该好好检修一下了。便利店里人超级多,排队就排了半天。等出来之后发现上课铃已经响了,想想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坐电梯上去咯。于是我们四个人又进了电梯……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