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的梦越来越多——之二

最近在读两本有顶天家族的书,做到这个梦也不奇怪。

某年的12月25日,矢三郎、矢四郎和我,狸猫兄弟中的三人从外回家。途中矢三郎哥哥让矢四郎绕路去取样什么东西,我们两人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矢四郎还没回来。我开始担心起他是不是被星期五俱乐部看上了,但我不管怎么叫矢三郎帮忙他却毫无反应,只顾着和其他狸猫唠嗑。我决定独自上路找矢四郎。

话说12月26日,星期五俱乐部有个雷打不动的岁末节目——尾牙宴的狸猫火锅。父亲总一郎就是被陷害煮成了火锅离开了狸世。几年后,矢三郎几次改写了自己或家人被煮成火锅的命运,我会依靠他也是当然的。

找着找着,我发现矢四郎被几个孩子和黑衣人追踪,最后逃进了一个高级商场里的一家饭店厕所内。一看,这几个孩子的领头人居然是我(现实生活中)的人类表妹。我恳求她放过矢四郎,不料她却和星期五俱乐部的寿老人以及夷川发电厂有关系,也被受邀参加了今晚的尾牙宴。看来她是敌人了。最后她说在他们这家饭店吃完饭前可以不追赶,但我知道矢四郎若是从厕所出来马上就会被抓住。我厚着脸皮和他们一起吃了顿午饭。

吃到最后结账时,我找准了机会趁他们不注意去了厕所,和矢四郎沟通过后一把抱起了狸猫形态的矢四郎,开始逃亡。

逃着逃着我觉得狸猫的样子太显眼。我让他变成一只小狗,可是他的变身术实在糟糕,瘦弱的黑色贵兵犬的尾巴怎么都是狸猫形态的。逃了好一会儿,途中还和矢三郎发了条我们位置的短信。我用计甩掉了前面和后面的黑衣人追兵,进了一辆通往底层的电梯,我表妹他们却从下面一层坐上了电梯!我背对着她们,但变成小妖狐的矢四郎却突然变得非常有攻击性,一直想要离开我的怀中。表妹在1楼下了电梯,我决定和她们错开去B1。这时才觉得可能中了他们的计,B1肯定有很多黑衣人接应。

想着想着,发现矢四郎居然不见了!我跑回1楼,早已没有任何狸猫的影子。最终我在1楼正门大楼梯的后面发现了好几辆有着高级食材的餐车,里面有一包山珍便是矢四郎。我赶忙抢走这个袋子,把自己的肚子变小把密实袋藏在了我衣服下面。保安追着我想知道我拿了什么,我马上甩开他来到了大街上,继续奔跑深怕有追兵,同时把塑料袋放到我的背包里面。

跑了好久好久,途中还发现了今晚星期五俱乐部宴会场地的秘密花园饭店。矢三郎回了短信说进入商场了,我却只能回复他说我们已经离开了。

我很开心自己能独当一面了,把背包里的矢四郎拿出来,却发现他还是小妖狐模样,而且很有攻击性一直咬我。这我才发现,这个不是矢四郎。。

----
后面就没有记忆了,我醒了以后想继续做梦,也做不下去了。

想了想我在梦中可能是矢五郎或者矢三点五郎,把矢三郎当哥哥,同时又觉得矢四郎还没法独当一面很没用……而那个表妹,真的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很烦人的长得像迷糊餐厅的山田的表妹。。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_$

昨天发现上月严重超支。
梦到无意间翻出了之前用的钱包,在里面发现了n张红票和若干零钱,一脸傻笑。
醒来才想起我只有一个钱包T_T

20170826喜欢上了一个钙然后

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我和一个长得很高很帅的男孩子大概是熟识,但是也没那么熟。我看他长得高高帅帅,却没有女朋友,就问他是不是钙,然后他说是的!然后就一起玩,算是非常好的朋友了,还有另一个妹子,一共三个人一起。但是我好像虽然知道他是钙却还是喜欢他了,哇,一个何其悲惨的故事www
有一天,在(那种有点像90年代的战校里的那种)操场上,有很多很多一大堆的落叶,我在一边踩树叶玩,一边看着他在操场上溜达。然后我不知道从哪捡了一张破纸,就折了纸飞机在那扔着玩,他看到了我就过来和我一块儿玩,非常开心的俩人比谁纸飞机丢得远ww
后来老师就过来了,说你们怎么不去上课?我们说:啊?没打铃啊老师?然后就跟着老师跑着去上课了,纸飞机也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进了教室之后,大家都围着老师看卷子的成绩(好像是历史卷子),然后有个人把我的卷子给我,我看到最后一题才得了两分(一共六分)。
然后切换场景,进入故事002。就是和高帅还有那个妹子我们一行三人,去一个什么地方探险(或者是调查什么事件),反正就有一点灵异冒险奇幻的系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一条小胡同里发现前面着火了,就拨了119。由于消防站就在胡同口,来的很及时,没有很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因为火势太大房子塌了不少。
不知道因为什么(其实是忘记了),我和另一个姑娘和一个长相很异域风情蛇蝎美人的小姐姐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主要是我吵),然后那个很美的小姐姐就领了便当,我们三个人身上就有了她的诅咒,会死。(中间忘记了)我们就要从这个地方(因为大火已经有大片大片的废墟了)逃出去,开车的时候他们两个把我落下了(他们开的是越野车)。然后我就在路边捡了一辆拖拉机(或者压路机),开着开着还上高速了,还有很多个出口,我还迷了路,但是后来还是找到了方向,但是很遗憾的是后来拖拉机没油了,我就停在了路边,换了一辆小黄车骑。
骑到了地铁口,进了一家杂货店,店里装潢非常的名媛风,店主是个给力给气的b站美妆博主(是的,是笨妮儿),穿了个貂整个人都特贵妇,奇迹的是我在梦里和他很熟络,他和我一直聊香水,但是我只对他展台里的饭盒感兴趣。我让他把饭盒取出来给我看,是个三层的很精美的饭盒,但是我看来看去和他说:你这个饭盒不行,虽然是三层的,但是你看啊,这三层都太浅了,没法儿放汤。
后来海青和铭铭她们也来了这家店,看起来是我们的定期聚会场所,大家凑在一起开始聊指甲、聊八卦,我出来和笨妮儿一块儿准备弄吃的,这时候海青出来说她要回去上班(还是上课来着),我问几点呀,她说十二点,我说那怎么办来不及吃饭了吧,这时候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她说没关系的那吃完赶紧走吧,可是我们还没开始做饭,材料都还没买。
(之后就忘了)但是要补充的一点是,前面故事001和002里的那两个小伙伴,都因为受不了诅咒而自杀了。

20170830被喜欢的爱豆表白然而

(前略)和stlj、另一个日本小姑娘,还有一堆大人一起参加活动或者旅行之类的,场景就类似于小时候和姐姐培培还有舅舅小姨一家过年一起玩,或者是暑假的时候呆在山里的小别墅里玩一样。
因为日语不好只能磕磕巴巴的和stlj和那个小姑娘交流,他们人很好,会认真的听我一个一个词往出蹦着说着蹩脚的日语,还会告诉我这个那个用日语怎么讲。中间有一段时间stlj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有小姑娘和我一起玩,拉着手跑来跑去的说这说那的,甚至还教会了她一点点中文。(记忆中这里的场景是在工人俱乐部类似建筑物的台阶上,能看到远处郁郁葱葱的很多绿植,还有那个年代小区绿化里常见的月季花)
后来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在一条长桌两边,本来旁边是小姑娘的,后来不知道stlj说了什么,他就换了过来。在饭桌上吃着饭,问起了他们关于こうよう和もみじ的区别还有什么叶子从绿到黄到红的不同说法的问题,我非常傻,总是教不会,但是stlj非常有耐心一遍一遍解释。
吃完饭之后就打算回家了,大人们都走很快先去公交站排队了,作为小朋友的我们三个就走很慢了,还打打闹闹的。我和小姑娘手拉手(我的右手拉着小姑娘的左手)晃着走,然后stlj在一边走离我们一直有一段小朋友之间的男女生距离,这个时候stlj突然走近拉住我另一只手(左手),然后塞给了我一张折成长条的纸,纸很硬,有点扎手,我边要拿出来边问他这是什么呀,他又用力往我手里塞了一下,说你收起来放好,现在别看。我只好先松开手,摸索着打开背在背后的双肩包拉链,把纸条塞了进去,然后又被紧紧攥住手。就这样晃到了车站,发现那里早就排起了长队,本来想排在后面的,但是发现大人们全都在前面招呼我们,只好过去插在了中间。
后来就上了车,我坐在妈妈旁边,靠着窗户,外面太阳要下山了,我把车上的窗帘拉开一点缝从书包里掏出来那张纸,纸是被折成折扇那样子的,怪不得又硬又扎。展开之后是手写的表白信,具体内容记得不太清楚了,“现在在休息室,好不容易只有我一个人,才敢给你写这个”(具体的话只记得这句了),然后大概写了相处中就喜欢了,中间还夹杂了几句乱七八糟的中文www总之最后一句就是,我喜欢你。
然而看完之后的我虽然很感动也很心动,但是回信里却只写了“谢谢你的喜欢”之类的话。并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wwwwww
-
其实还有梦见其他的,但是我忘记了。以及,梦里的我真是高冷,简直把stlj当做一般的小朋友了,醒来以后明明都爆炸了www

差点被捅死

翻墙的时候,书包从崩裂开的墙上掉下去了,我的macbook跌的变形。
没办法了,心好痛,我一个穷学生,再买一个不现实。
只能去维修了。
维修点三家挨着。
最东边是崂山区青岛大学门口,醉爱旁边那家。
中间是沂水县金梦园小区南边药店旁边那家。
最西边忘了。
我去了中间那家,因为比较熟。
嗯。

然后他给我换了个笔记本外壳。
换成了联想的游戏本外壳。
惊了。
这都行。
还有个按键位置放错了,我自己扣下来重新按上。

然后和呉一凡坐他的私人飞机去看夜空。
我们就在一个超大型飞机残骸的顶部平台躺着看正上方的夜空,认真看的话,夜空的中心正在旋转,据说这就是银河的中心。
然后我说西边那里星星的流动速度不是更快吗,就跟鸟一样飞着。
呉一凡却说那边的都是红色,不会是星星。

然后我往左边转了转身,结果这个巨型飞机的中心就被我弄偏了。
我这么沉吗?操你妈的。
然后巨型飞机就往我这边歪过来了。
歪到了地上。
我用左脚往地上撑了撑,又给它撑回去了。
但是很多东西还是往左边掉。
比如呉一凡的私人小飞机。
好惨。
哈哈哈哈,眼睁睁看着它掉地上,啪的一声。

就跟我那笔记本似的。

然后是白天,大概是中午之后。
我一个人走在城市的小路上。
拿着手机看崩坏3的游戏新闻。
好像有个词,带しゃ音。
然后突然后边有个人,瞪大了眼睛,短头发,身高大约一米七五。
往我这边径直走过来。
我跟他说了两句,他好像要离开了,我就开心地和他说拜拜~
结果没出一秒我马上回头,他理我更近了,我冲上去想要推开他,结果看到了他手里的水果刀,那种折叠的。

我他妈差点被从身后捅死。

吓醒了。

斗争

做了个非常恐怖的梦。
起先是一群男女从一条路上走过,结果半路上有另一大群的人聚集在哪儿,本来好好的路过也没有事,但是,那大群人开始挑衅。我方这边接受挑战,开始应战时气势满满,而后敌方群众越积越多,我方处于弱势寡不敌众,于是双方暂停先休战,表面上双方礼敬,但我方欲暗中推翻他们,敌方也有卧底深入。然而几次在暴乱中,我方部分女性受到侵犯,为首的几个男性很是气氛,然而几次败战下来,士气受挫,为首几个灰心丧气,有臣服之意。而我方女性却不愿俯首贴耳,在暗中笼络敌方人心,调查卧底。终于在某次匿名问答中,我方男主意外发现一个答案,只见他和老管家在一块儿谈事,结果随手一抽看到羽毛签上显示俩个字“姐姐”,“姐姐”……令人惊愕!联想到前几天在隔断门处发现窃听器,以及之前屡战屡败,答案呼之欲出!

歌曲

今天的主题是歌曲。
几个月前的某天醒来时脑内循环一小段旋律,找了很久也记不起是哪首。今早因为偶然的一串联想,哼起了巨大少女,突然发现就是这里面的旋律。
最近一直需要早起,早上想听些欢快的歌,昨晚突然想听torch了,梦里自己边唱着边想着“第一季的片尾曲是什么来着?”醒来后稍微想了下笑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梦里真糊涂。

2017-8-23

假期到了,我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从学校回家。想先坐公车转地铁去机场。结果学校门口发生了恐怖袭击,大家乱成一团,到处逃窜。不一会儿,特勤人员来了,发生了交战。不记得怎么的,我和另外几个人也趁机获取了少量武器,对恐怖分子进行骚扰。

不一会儿他们就溃败了,但是他们的领头大声告诉我们,要开始空袭了。我望向天空,真的有好些飞机过来了,我拼命跑向车站,但是车里人太多我肯定上不去,于是我跑到了最近的防空洞。防空洞是两层的,里面还有很多小房间,还有好一些破旧的木椅子。我差不多是最早到达的。

后来人渐渐多了,我找到了防空洞的第二个入口,打开门开居然是个学校,但是也都是慌乱的状态,等了一会儿,没人再进来了,我就拿钥匙,再锁门。这时候回到防空洞,已经被人挤满。空袭开始了,听到一些轰炸的声音。

后来,有人从防空洞中的设施窥探到外部已经平息了,大家都出来了。大家都得救了,有个学长找到我,说我这次立功了,可以提拔我。

=========================
2017-8-20 14:00~15:30

有个邻居的澳洲大叔邀请我去他家吃饭。他说我平时帮他儿子很多。他家的保姆做了酸甜酱的陈春粉,甜糯米发,和秋刀鱼。好吃!!!!
Tio

Wibbling

湖海 一个教后期的老师 我只跟他说过一句话
“老师我很想选你的课但是选满了请问可以扩人数吗?”
但是昨天梦见湖海教我英语,我在梦里还大声跟读连读重音弱音。他说他很喜欢绿洲然后我一路追着他跑说老师我也超喜欢绿洲讲了一大堆…坐船去上学,船在天上飞,学校像隧道一样…

今天梦到the Hiudu Times,梦见心爱的Lotus老师说她觉得深圳的菜都一股东南亚的味道,我于是疯狂两字两字给她发短信,她没有回我了我以为她生气了,刚想跟她说我觉得也一股南亚味就咳醒了

在梦里看了好几场live 但是一场绿洲都没看过

我也是拉拉人?

我在那个20平的电机店收摊,往里面用手推车拉电机。
不过一下子走神,拉到了隔壁的一间空仓库,被房东mm看到了,很羞涩。

我从麦岛小门进学校,一直往前跑着,和琉璃猫一起。
然后跟一个不认识的妹子搭讪了一下,又告别了。
一路上讲日语,结果发现顺路的妹子也讲日语,就很巧。
人流向蓝天希望小学涌入。
当然,现在他是研究生点了。
我看到了冯欣欣和郭帅。
到了班级之后,一个老师,点名李纯然,问他请假的是谁,纯然用潍坊话,说XX请假,我记得应该是55号。老师打开名册,找到55号,果然是她。
然后XX名字上面正好是南小鸟。
老师生气的说:这样子可以确定,随便开后门给人请假的学生会成员了。
视角转到小鸟这边。
她刚要给honoka开门,结果就传来了一声严厉的拒绝:走另一边!
小鸟很惊愕,但是没法反驳,只能低着头认了。

20170820

又是一年一度的漫画节,和网上认识的小伙伴见面,寒暄几句简单聊聊,然后又各自散入人群中。

哆啦a梦

大雄从哆啦a梦那里得到了很厉害的机器人,小夫也想要,于是就缠着哆啦a梦又拿了一个
但是机器人程序有缺陷,由于小夫玩腻了,放在一边不管,突然就自爆了。
我是摄像机视角。
爆炸的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火球,然后迅速扩散,一切淹没在火焰中。哆啦a梦的五个人都戴着竹蜻蜓在天上飞着,瞬间被火海吞没消失了。
据说这个机器人也是地球的终结。

哆啦a梦的五人通过时光机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地球毁灭的结局。
二周目、三周目、四周目都没有变化。即使小夫对机器人进行了训练,它也会在固定时间点自爆。小夫后来从一开始就不要机器人,但它会通过其他途径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众人生活中,然后自爆。
于是大家死了一次又一次,陷入无限轮回

20170816

和高中同学(也是小学同学)在一栋废弃大楼里不断翻越障碍向上层前进,期间谈论着考完后将来的打算。到了顶层不久,被一个老大爷和一个刻薄的女人抓到了,他们说经常有孩子来这里偷东西,这次总算被他们逮到了,我辩称这里如此荒废,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我们只是来玩的,他们仍然不依不饶,威逼盘问。我觉得烦了,累了,想好好休息下,于是手中有了一台笔记本,黑进了他们的系统,更改了两个人的程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CSGO表演赛

光哥他们队伍要打CSGO表演赛,突然少一人,于是叫我去打。地图是DUST2,对面好菜啊,我感觉在打5E快速匹配,对面平均分1200。我还打出了AWP ACE。还没素质地鞭尸。
    队友问我这样会不会被5E封禁,我说不会的,于是调出了我大哥,WUYU大佬每场比赛的鞭尸伤害值:5012HP。于是大家都放心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