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蛇??

睡前明明在看缅因猫和西伯利亚森林猫,不知道为什么做梦却是养了三条蛇

一条白色的两条深色的,有一条尾部末端还是个圆饼
梦里的我坐在阶梯大教室里,我的蛇从教室一段延伸到另一端,尾巴被另一个坐在后排的同学(并不认识,路人)捏着把玩
我自己则是抱着白蛇听课,边听课边想我是怎么在宿舍养的来着?
如果直接放到阳台它们会不会溜掉啊?放在房间里又可能吓到舍友。玻璃箱子也放不下这三条大蛇……

后来就做别的梦去了,然而想不起来又梦到了什么

20170616

梦里的夜空时常瑰丽无比,但却总伴随着一种倜诡的气氛让人不舒服。像是看着眼前一堵百米高的大浪,欣赏波澜壮阔的同时,心底的那份恐惧却总不肯安歇。

受命和伙伴去太空清理野怪,飞船刚爬升不久停了下来,我们到近地空间站采购必需品,我四处转转想不到要买什么,等到回舱再度前行,才想起清理野怪必备的药水只剩4瓶了。

过往二

梦里,路过一条街,那里正好是佛教徒举行的一个关于世界的纪念日,街道中间挂着横幅,垂下来,认真的看了一下内容,两旁和尚来来往往。一直向前走,坡度越来越高,我走上了山路,也不知去往何处。直到迎面而来一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家人。哦,原来我要回家啊。
走下山后,看见一个女子昏倒在地上,她的身边是一个女尸,女子清醒后,定了定神,强忍着惶恐为女尸入土。她是作家的好友,孝顺,善良。后来作家把这个故事写在了书中,书名很简单《随便看看》作家是台湾人,名叫顾恺轸,且是一位佛教徒。书我很快都看完了,内容很喜欢。
在大会堂,看一个表演,散场后。你坐在座位上,拍了一个视频,人流在快速前进,突然画面慢了下来,有一个人弓着身子拉住一个女的开玩笑说我爱你,我从他们身边经过,嘴角下弯,面无表情。

已然过去

尼玛。
今天又梦到你了,昨天晚上睡前对自己说,不要梦到你、不要做梦、要早点醒来。而后一夜无梦,完美~醒来时近五点,饥肠辘辘,约莫等到七点吃了早饭。开了房间的灯,暖黄暖黄的光,看着看着,眼皮沉重,挣扎了几下,沉沉睡去。梦到在电脑前发消息给你,一张手指戳动的表情,你竟然秒回,并且大战表情包。我心一惊,又一喜,自不甘示弱……然鹅,其实我大部分时间在打字,却怎么也打不对想要的词,怕冷场的我急得呀,拼命打字,却始终赶不上你的速度。最后幸而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因为我所在的角色要见弟弟,你给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努力召唤出自己黑暗的那一面,黑化之后有异能,然后我们就愉快的灵魂出窍,交换身体为什么这个梦我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自从昨天的梦中词不达意脱口而出“那你迟一点送我们回去吧”再加今天的对话,竟然感觉关系破冰了~
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所以今生今世你要频繁的出现在我梦里,提醒我还债?看到一句话说放下并不等于放弃,而我是放弃并不代表放下?明明为你哭都哭不出来,却还是频频梦到你,莫非我真的欠了你什么?那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可曾梦到过我?
刚占了个卦,泽火革变泽山咸。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我最初得到的那一卦,泽山咸。可是,一切都已不一样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好好的。而我的债,自然只能我自己还。

在梦里活了一天

梦见在外婆家玩儿,那儿是一个水乡,某一天出门看见桥下有一小舟,一对夫妻撑着桨,他们向我们推荐可以坐船游玩一圈。我高兴的答应了,和我妈一块儿坐了上去,本该穿好救生衣的,但是因为拉链坏了,我就反套在胳膊上,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游船开出了这狭窄的河道,往开阔的地方前进。一路上看见薄雾笼罩着周遭的树,叶子之上是薄薄的冰花,好一派雾淞沆瀣一气!
再后来回去了,捡了条小脏狗,见它可怜欲奖它收养。本想好好给他洗个澡,发现热水有限,便拿了块抹布,给它擦擦皮毛,还有四个小爪子,才放它进房间。出去玩了一天想起并没有给它留饭,怕它小小年纪便被饿死,一直内心惶恐,回到家一看,诶,怎么竟然从小狗变成了大狗。又忙了会儿事看见一只狗在吃桶里的餐饭,走近一看并不是我的那只,而那只新狗长了一张颇似妖艳贱货脸,试图让我也留下它,好像是因为之前的小狗狗是公的,追寻爱郎而来。找到小狗狗,想起好多天没有给小狗狗洗澡了,想了想还是给它擦擦皮毛吧,结果没有抹布,就想翻箱倒柜拿两件衣服,一件当抹布,一件当被子裹着,想起第一次小狗狗好像忘了给它吹干,怕是冻坏它了。找衣服找了很久,结果找出一件粉色格子的连衣裙,奇怪了,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幸而也不穿~后来又忙着去了。在意识中进了个比较有个性的房子,床超级大,一直延伸到门口,然后地面很有特点,是一块块白色石膏砖竖着铺起来的,而且点缀的颜色还挺丰富,很方便换铺装的更新。路面还算整体平整,走上去的时候其实凹凸有致,可能有按摩功效。后面就有些记不清了。

20170612运动会/领证/生孩子/被甩锅

要去其他学校的大一点的体育场开运动会,所以要先坐车过去,按班坐嘛,我就特意找了靠窗的地方,觉得万一能看到其他车里的轩妹呢,结果这位大哥连个头都不抬…反倒是看到了lwb然后和他打了招呼。到了体育场以后大家按照班级坐好,意外的是轩妹他们班就在我们班后头。比赛开始之后看台上人就很少了,我一开始还在和wsy(小学同学)聊天,很意外她居然知道我和wxw在一起的时间,还有现在和轩妹她也都知道,还聊了她的感情。后来我就想先去后面和轩妹玩,就走了,然后轩妹好像一点都不想让他同学知道我似的,总之就是没在他那呆两分钟我就又回去了。这时候刚好rsf(小学同学)过来找我玩,就开始跟他一起玩了,还一起跑回教室看能不能用电视看动画片,因为运动会那天好像是类似于六一或者什么日子,所以电视主页有1080P的睡美人、美女与野兽之类的动画电影可以看。啊,当然最后没看成,电视怎么也调不好,只能看运动会转播……之后就回去继续坐着玩,从看台上面往下走的时候还被坐在后面的wf哥哥(大学同学)叫住了聊了一会儿。可能是中场休息或者是什么的时间,轩妹来找我了,我就跟着他走了。然后很神奇的,我们就准备偷摸回家了,去车站的路上他就问我那男生谁啊你就跟人聊那么欢,我说那我小学同学,他有一点惊讶。到车站之后,外面特别晒,太阳晃的我一阵晕眩,我就问他你是想坐公交回去还是地铁呀。他说想打车,我说行啊。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就没打……
(中略记不清了,但是后面应该是同一天的事)
去了民政局,突然就领了证,但是好像是类似于“预结婚”,少一个正式印章,还有起止日期的那种,似乎是在截止日期的时候如果能达到什么条件,婚姻关系就正式确立。很意外,也完全没做好准备,一脸懵逼不知道要干嘛。更令人害怕的是,刚领完证,我把它当成月票似的揣进书包,然后就谜之被推进了医院生了宝宝。生完孩子,在一边学着怎么弄一边弄宝宝的食物,轩妹就在那呆着、看着我一个人忙活,还说我弄的这不对那不对,我说那你来弄,他又不管……我就有点委屈的,然后他就开始找借口讲说他也不懂什么的,我说那谁不是第一次啊,不得从头学啊……
学校组织拍毕业集体婚纱照,有男女朋友的都带着过去拍,我也被淋浴儿(cly/大学同学)拉着去了,换好了衣服,站在人堆里,没有轩妹,只好一个人默默躲在后面,后来说老师们也插进来站吧,长着甩我一脸论文的那个老师的脸的一个老师(明明印象里叫的是软博士的)就插过来站在了我旁边,搞的像是我要和他结婚一样。

20170611在超市被误会没付钱就想跑

和一个男孩子(好像是小学同学rsf)传纸条聊天,那个男生坐我前桌,他同桌是wg(大学同学),我同桌是小冉(大学朋友/wg现实中的女朋友),因为wg和小冉都很学霸,我后桌又gay里gay气的(小学同学zk/对他的印象是小学整个铅笔盒都贴着木之本樱并且热爱桃矢还是雪兔的一个少年),后桌的同桌又是有点自闭的otaku的样子(高中同学zwj/对她的印象是热爱AKB和X-JAPAN的偶像宅/并且很少和人讲话/说话非常非常快),我有一点点不敢和他们传纸条,所以选择了那个男生。(主要还是小冉上课特别认真我不好意思打扰她学习)结果莫名其妙弄得关系很暧昧,他会对我笑也会主动找我说话,然而我又对他忽然没了兴趣,本能的想躲开。
和朋友(两个小姑娘/具体是谁记不清了)去超市买了大概一百多块的零食,糖果居多,实在是拒绝不了糖分啊。结账出来和小姑娘聊天,还各种配对各种cp(比如把小男生和我高一一同学大学还在同一所住的还近的配在一起#因为觉得一精配一傻很合适hhhh/以及包括路遇鹿晗和吴亦凡然后把他们配在一起hhh)。后来又想买什么于是又进入了超市一次,付过钱的东西在塑料购物袋里没有存,直接放在了超市的购物车里,然后就又被扫了一次码,居然还可以扫上。我说我这些是刚刚买过的,收银员小哥哥让我拿出小票凭证,可是我却刚好在刚刚在外面聊天的时候,顺手把小票扔掉了。我希望可以调出超市录像或者收银记录证明我的清白,但是收银小哥哥却说他没有那个资格去弄,我很生气,觉得自己被冤枉超级委屈,各种掰扯不清楚,于是在被误会和生气的焦虑里醒过来。

20170608丧尸围城/电梯掉落

1.丧尸围城
隔了好多天的今天才写下来,具体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人类变异,丧尸围城。还没被污染(?)的人类开始疯狂逃命,在一个类似地下人防工事的某个狭小的空间里,挤了数不清的人,我本能的认为有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不是很安全,一旦有一个人受到感染跑都没地方跑。于是带着一小撮人走进了紧急消防通道,一直往上爬,爬到顶之后发现上面有一个像井盖一样的门,感觉没有路的我们非常慌张。
意外的是有一个工作人员姐姐在,她知道开门的方式,打开门爬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机场。总之这个时候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下面发生了大面积感染,幸存的人寥寥无几,都拼命往上爬。上面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等待,但是当然要救的先是厉害的人,确保厉(位)害(高)的(权)人(重)安全之后才顺便解救几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话,就只能……先到先得。所以当然,我们小队(?),就因为刚好在消防通道所以属于先到先得了。在等待厉害的人登上救生机之后,我们冲出来也上了飞机,然而飞机也是要下降的,情况还是非常危急的。
(中略,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正常人只剩下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天使般的小哥哥出现了,他拥有神力,可以施法让我隐身,这样就不会被丧尸发现,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可以碰到水,也不可以自身产生水。比如我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咽口水、也不可以尿尿、不可以出汗,身上碰到水也不可以。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一开始根本忍受不了,总是破戒然后恢复元身,好在最初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可以不断地帮我,然而后来他一脸大义凛然荆轲刺秦的样子说:我不能再这样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和丧尸战斗,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照顾好自己了。我非常难过,怕他就这么死掉,不想不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他把我藏在一个大楼里面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我因为想尿尿憋到快爆炸,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忍受,最后终于不行了,很久都感觉大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找到了一个在拐角里的厕所准备尿尿了。
2.电梯掉落
然后就醒来了……(估计如果没醒的话,我会不会尿床啊OTZ)本来醒来之后要叫顾顾起床的,结果大哥自己起了,于是我就安定的继续睡了,然后是电梯掉落的梦。
好像是zl给我表了白,我说因为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抱歉不能和你在一起,让他觉得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的,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另外一个人成了我男朋友。但是大家还是要一起上课相处的,所以我打算像朋友一样相处,看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下了班车之后,一起去教学楼上课,教室在六层,但是我想避免和他单独在密闭狭小空间里相处所以决定走楼梯上去。在爬到四层的时候,刚好碰到了zh(他双胞胎哥哥)和zy(双胞胎哥哥的女朋友),他们提议说反正就两层了不如上电梯吧,我正好走累了,想想这样的话也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就说好的。于是四个人等电梯,电梯到了,开门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四个人打算一起坐电梯。谁知道刚按了六层的按钮,电梯整个都黑了下来,然后随着强烈的失重感,电梯直接掉落到了地下一层。掉落的同时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惊恐,我贴紧一个拐角蹲下来抱着头。
在掉到-1层以后,电梯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运转,灯亮之后谢天谢地发现我们四个都没有什么事,安定的走出电梯,zh说正好饿了,让我去便利店帮他带个面包,我说好,于是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碰到同学还说了电梯突然掉下来的事情,感慨了一下学校的电梯真是应该好好检修一下了。便利店里人超级多,排队就排了半天。等出来之后发现上课铃已经响了,想想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坐电梯上去咯。于是我们四个人又进了电梯……

逃嫖嫖

1:
      今儿早上起来用逃嫖嫖抢上海电影节的票,但是逃嫖嫖APP突然假死,手机怎么也不能动了。急死我了。
=================================================================
2:
     和女网去博物馆面基,我特地剃了胡子,穿了高帮的匡威和甲板裤。对话全部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一直强调我是个肥宅23333。。。

家族

我做了奇怪的预知梦,在一个顶楼高层的管道房间,我听到了什么声音。
于是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闺蜜A,闺蜜A建议我去一个占卜师那里。
我们到那里之后,通过一些考验,见到了占卜师。
占卜师让我回忆童年深处的记忆,我好像对那个预知梦有了答案,然而却先对占卜师倾诉了一遍,我幼时被家人用地毯卷起来,放到阳台闲置的事情,这个给我留下了很深的信任感缺失。这是我脑海里有了一个凶手的名字,可我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
于是我和A决定实际去考究一下那个楼房高层的秘密房间,我们从顶楼上探路,一夜两夜三夜地试图找到那个隐藏的地方,然后偶然发现爸爸在楼下每夜神秘兮兮地出去。于是我们改变目标,去尾随他。终于有一夜,我们理解他在和一个人做什么交易。然后再下一夜,在交易现场,我和A接近他,同时也有另外一个人从我们一侧往那个方向去,但我没太在意。我和A把爸爸抓了个现行。
就在同事,有两个警察蹦了出来,原来他们也在尾随爸爸。

我们一家人聚集到这里,被要求出示证件,表姐代我们出示,带我们回收,还说要赶快物归原主,不然算犯罪。于是我收回了各种自己的ID卡片,我们一行人回家。

这时候氛围有些违和感,我意识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想着一定要安全地回家,避开好友A。我安全地和另一个人上了电梯。表姐和A从楼梯上去。到了之后,电梯外侧有表姐悲惨的声音,还有突突突的声音。我不敢出去。我发现错拿了A的ID卡,上面写了A的真名,并拨通jc电话,把手机放到电梯角落,告诉他们歹徒可能有刀。我出去之后装作自然的样子归还A卡片,假装没看过。A要离开前问我觉得卡片上粉色和蓝色的背景你觉得是什么?我说,那是我童年喜欢的颜色。
A离去后我和大姨第一时间堵门锁门,A回头又试图开门,可是失败。A展示出刀具,大姨出门理论,希望和解,我被她的勇气所感动。
这时A突然说,那你们觉得我刚才突突突的声音是什么。我很震惊。
瞬间阳台蹦出一个男性,向屋内扫射,奶奶保护着我,我在最远侧蹲着。我很惧怕现实,但上身流出温和的感觉,GameOver。

丢帧

十字路口的的西北角,是一个叫做【丢帧】的城市区。

丢帧这个名字,要问来源于哪儿,那城市里的老人小孩儿,没有人是不知道的。

这篇城市区,有着漫天遍野的樱花树和独特的绯红色的楼群,还有着清澈而宁静的流水,流水倒映着花瓣飞舞在天空中的样子,虚拟和真实的边界似乎就在这里被打破。

如果在十字路口经过,看到这边,就仿佛是看到了从新海诚电影中丢失的画面的一帧一样。

========

更详细的设定下次做梦补上。

乘坐小飞机

前面还有,记不起来了。
======
一个班的学生们和我和裕明还有一个人(可能是我哥),一起去了一个很原生态的荒山。
他们不和我们同路,我们乘坐小型固定翼飞机去的。
我和裕明坐在驾驶舱,我哥坐在尾翼升起后暴露出来的后座里面。
从断崖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超级小的村子(也就是一个大院、一间坐北朝南的民居,大院内还有一个漂亮的池塘),这个村子是侵华英空军的秘密基地。
后来被发现之后,就只剩下一对中国老夫妇住在这里看管。
我们往下看,结果下面有人持续不断的往我们头顶扔砖头,刚开始扔的不准,但是越来越接近这个班的学生。
最后差点就砸到了学生们的头上。
我们三人赶紧跑回到飞机里,然后发动,飞走了。

村子的图片:https://ws1.sinaimg.cn/large/006tNbRwly1fgjkyhkursj30sg0lcwo5.jpg
======
组织上安排裕明回日本,我骑车送他往东走。
结果我的左手又在半路,不听使唤了。车被逼停在一个居民院子的门口上坡。
于是我和裕明换了位置,他当驾驶员,我在后面抱住他超粗的腰(两只手只能堪堪握在一起)。
然后他在路上抽烟,我拿圆柱形棉花糖,在末尾沾上烟灰,假装在抽烟。
哈哈哈哈哈。

pistol round ace

我在5EPLAY平台打CSGO,先当CT。手枪局开始,我打了俩头,然后跑回家买了UMP。然后到处杀人把剩下3个敌人打了。拿了ACE。
    然而地图是再随机变化的,有DUST2 MIRAGE 和CACHE。

================
2017 6/2:

     老蒋在群里问有没有人一起出去玩的,居然不叫我,真是奇怪。于是我自己出去了。坐地铁到处晃,可虽然是地铁,却一直在地上架起来跑。
    到了某一站,我突然想下车了。下车走一会儿觉得很无聊,就又找了别的车站准备上车,可是公交卡刷不进去,因为我从之前那一站下车出站的时候根本没地方刷公交卡。我和工作人员说明了我的问题,他说,我之前下车那站的站点还在维修,所以出站没有刷卡。于是乎直接放我进站了。
(后来的事儿记不得了,但是梦里这个城市也在我以前的梦中出现过)

僵尸

我和网络俱乐部x吧的人一起行动,夜里进入了一个病栋。
我好像有拿小手电,随着队伍我们往建筑物深处走。
第一层往左走,经过几个迂回,我右手有个小架子。吧主问我能不能找到流星碎片的小挂件,我从黑暗中,用手电,很快地找到了。因为我觉得,我来过安全的平行世界的这里,记得住物品摆放。
人群已经抛下我走远了。他们经过大楼梯间,往地下一层走去。
地下有一间房子,里面有好多铁管椅子,经过吧主介绍,我才想起我们的目的是来这里打僵尸玩,僵尸怕光,全黑的时候才现身。
他问我们这群人里谁想杀僵尸,当勇者。一个壮汉说可以,并同意了各种生死条款。他选择了稿子锄头锤子一类的武器,很长。我们都各自坐下,我最后冲向一个朋友隔了一位的位置,我右边还有一个大叔,左边有几个空位。屋里剩有几个空座位。我很害怕的闭上眼睛。
然后熄灯了,大家都很恐惧,在屏息。突然熄灯,我眼睛还不适应,然而马上就在黑暗中看到一个朦胧的灰蓝色影子,他在动,而我们都坐着。他拿着长挖沙铲子一类的武器,勇士去接近他,砍他,结果勇士反而受伤了,我知道勇士要输了。
之后僵尸在寻找下一个目标,我们都坐着,虽然不能看他,我仍忍不住地看他往哪走。他向我这侧挥舞,吓得我闭上了眼,一会儿他没动静,突然我感受到身上受了冲击,然而毫无痛感。惊醒了。

还是死亡之屋2

以后真的要及时记梦,不然一会儿就忘了,血亏啊。
===========
      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儿了,然后来到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电玩城。以前从来没去过。我在玩我一直都最喜欢的死亡之屋2。我玩的这个估计是国内破解的盗版的机器,光枪虽然会射出红点在屏幕上,但是我感觉移动并不灵敏。僵尸的血也变厚了,我决定只打头,我的确办到了。在第一关遇见G,说完废话之后,我还是没能救第一个女士,我感到十分懊悔。
      之后的事儿记不得了。
============
PS:我真的很喜欢玩死亡之屋2。在以前的梦里也好几次玩过。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