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与出租屋

20年5月上旬


受好友与好友的男友的鼓动,我打电话给上海市的似乎很有权势的人。

在梦里感觉那个人很厉害,好像也很亲切。说是似乎很有权势的人,其实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电话里我谎称自己是当地学生,尽管我不是。电话的内容有关投诉与宽带。

电话打到一半我察觉到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是确实存在的而且我有些憧憬的人。

前段时间,我还浏览过他的作品。更详细的不好意思说,毕竟是和大家都很远但确实有关联的人……

又进入另一个梦里。

狭小的多人合租屋,像大型宿舍,每个人睡的地方类似衣柜。

没有厕所,寻找附近的公共厕所……厕所也十分狭窄。

让人喘不过气。

夜晚的感觉仍是贯穿着两个梦境,稍微有些成熟的苦涩的夜晚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