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之二

20年3月上旬


梦里我是脱线大小姐,有一个作为临时管家服侍我的青年。

他是黑发和服的样子,像和风乙女游戏里的阴暗作家。我是穿着黄绿矢羽纹和服与紫红色的袴,也像个大正女学生。

他成为临时管家的动机是为了对资本复仇。不过我并没有很在意这个……

我要去念贵族学校,他也必须以学生的身份服侍我跟随我去,虽然从他的气质判断,比起学生他似乎更适合教师……

开学第一天,我很快地在校内迷路了,也与管家走散了。

学校像魔女结界,类似商城广场。有很多层,用电动扶梯连接着,电梯数量也非常惊人。但光线昏暗,信息混乱,学生无处不在、人潮涌动。有菜市场那种气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来到教室门口。管家就在那里,他说他已经在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倒是来找我……

第二天我们就翘课去玩了。

我对青年心生恋慕,他也对我十分照顾……

这个人还能在我身边多久呢?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念书时我总心神不宁,怕被察觉,所以后来经常翘课。

很遗憾这个梦似乎就在这里结束了。

梦三则

20年1月下旬


其一

在一个商城里念高中,寝室是某幢靠近水池的住宅楼里的某一户,每个人一个房间。
有一天由于过度饥饿,我去学校时晕倒了。醒来大家已经毕业了。

因为我寝室里放了很多东西,似乎不能在短时间内收拾好走人,十分焦虑。

透过房间的窗户我看见水池里有一只恐龙,于是我下楼把恐龙杀掉了,应该是用枪杀掉的。

恐龙死后我突然发现水池的颜色是十分浑浊的血色,此时我又意识到早在三个月前这只恐龙就被我杀死过一次了。

紧接着,我又想起来那个房间就是我家的房间,我没必要收拾,心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其二

住的城市开通地铁了,地铁站设计得非常差劲,线路图也非常乱七八糟,一共有9条线。

我去的一个地铁站像巨大的地下迷宫,也像昆虫的巢穴。里面有看起来似乎可以容纳一万人的充满阶梯座位的装置,也有装潢很狂乱的商场。

在梦里探索了很久地铁站,也乘上了地铁,但无论哪一站似乎都是类似这样的风格。


其三

去城市里离住所有点远的学校念书,忘记带学生证进不去,索性翘课回家。

躺在床上,突然要好的网友与她的恋人来看我,我于是又出去玩了。

夜晚我发现我出门没带家里钥匙,也忘了自己在哪里上学,在别的学校门口进行思考。

突然一个长得像老师的女性叫住我,我和她乘上观光轻轨,才发现她并不是学校老师而是一个问卷调查的人,她跟我调查我对这个轻轨的想法,我坐了6分钟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我想起了事情的起因和家的地方,梦里的场景以前也在梦里出现过,不过那是一个有大叔和美青年的有点h的梦。

此外,这个梦里也出现了黎明时的被染成粉红色的高架桥,我乘坐的车在那上面飞驰。桥是通往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