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二则

20年2月中旬


其一

城市遭遇了某种灾难,交通工具只有一种迷之客车,使用的能源不明。

我在老家乘上客车,二层露天,座位朝后,我坐在那里。

突然下暴雨,我撑开雨伞,感受到强风。在黑夜中进行了特别的乘车体验。


其二

我在苏南某地和以前的同学寻找上古神秘遗迹,用到的交通工具是地铁和客车。

因为我没有本地的通行卡,所以借了同学的900円,买了砖一样厚的A6大小的本子证明自己。

我们在汽车站之类的地方,沿着建筑内的楼梯往地下走了五层左右,走到了一个像10年前的客运中心站的平台,深夜很多车停在那里。我们可以回各自的学校了。

与上古神秘遗迹没什么关系,但这确实是一开始的目的。

橘色路灯

20年2月上旬


我是在市中心念书的高中生。

学校有神秘组织带我们去郊游,我们乘大巴车来到一座诡异的山上。

车在山路上开到一半,我们被迫下车去观察自然生态。

天黑了,大巴车才准备开回学校,但是车上的女人动了怒,嫌我们在山上花时间太多,本来放学时间就可以到校,高三还这么浪费时间。

后来,大巴车不明不白地停在了我家所在的小镇。我很犹豫,因为我申请了留校,我不知道该回家还是该回校。

而且因为病毒的原因,这座城市封城了,我不知道城际客车还有没有在运行,而且现在时间也有点晚……

最后我在夜色中奔跑着,竭尽全力地奔跑着。终于跑到客运中心了,那里确实还有一辆开往城市的车,我坐上座位,现在是晚上七点十五分。

梦中的客运中心与现实中的是完全不同的建筑。

醒来之后的那一天,这个城市的公交真的停运了,在梦里赶上了。

银河铁道之夜

时间未知


梦里的自己在中学念书。突然变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身体腐烂、灰头土脸、行动不便、无法交流、意识模糊。大抵是死掉了但还能维持第一人称视角的状态。

在学校的几天非常艰难,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奇怪,看起来也十分好笑。

有一天,学校让学生去看几原邦彦展,我少见地很开心,在夜晚和别人一起坐上面包车。车在运行的途中不知不觉变成了客车和列车的样子,缓缓驶过学校附近的长长的桥。往车窗外看去,桥下的河水闪闪发光,仿佛精致的插画。

就在这个瞬间我注意到,车好像驶向了天上,我看见了非常漂亮的星空,比地上的河流还要吸引人,简直就像《银河铁道之夜》一样……

本应是已死僵尸的我在那一晚意识到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梦境似乎就到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