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二则

20年2月中旬


其一

城市遭遇了某种灾难,交通工具只有一种迷之客车,使用的能源不明。

我在老家乘上客车,二层露天,座位朝后,我坐在那里。

突然下暴雨,我撑开雨伞,感受到强风。在黑夜中进行了特别的乘车体验。


其二

我在苏南某地和以前的同学寻找上古神秘遗迹,用到的交通工具是地铁和客车。

因为我没有本地的通行卡,所以借了同学的900円,买了砖一样厚的A6大小的本子证明自己。

我们在汽车站之类的地方,沿着建筑内的楼梯往地下走了五层左右,走到了一个像10年前的客运中心站的平台,深夜很多车停在那里。我们可以回各自的学校了。

与上古神秘遗迹没什么关系,但这确实是一开始的目的。

春梦之一

20年1月下旬


来到有点像九龙城的地方,和陌生同龄人进行有点像冬令营的合宿。进入一个有点破旧但很大的宅邸,室内装修风格比较田园复古。

我发现梦中情人就存在于那些陌生同龄人里,于是希望睡在梦中情人的隔壁房间,想方设法。一个女生说教了我,我最终失败。就那样在自己的房间睡去。进入梦中梦。

夜晚,我从某种地下设施中走出,在地下设施与地面之间的阶梯里,发现了似乎刚游完泳的湿湿的梦中梦中情人,看起来十分性感。

我们在阶梯上聊天打发时间,在梦中梦中情人的身体与衣物变得清爽的一瞬间,我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没有说话。

我们离开地下设施,来到地面上的广场。深夜,很安静。

我二度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依旧沉默。

少顷,梦中梦中情人像老套的漫画一样逼近我,我从超近距离的梦中梦中情人的脸庞中感受到强烈的气息。尽管夜间应该看不到什么,但那一瞬间的感觉深深烙印在脑海……

之后的事进行到比较边缘的部分,梦境就结束了。

银河铁道之夜

时间未知


梦里的自己在中学念书。突然变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身体腐烂、灰头土脸、行动不便、无法交流、意识模糊。大抵是死掉了但还能维持第一人称视角的状态。

在学校的几天非常艰难,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奇怪,看起来也十分好笑。

有一天,学校让学生去看几原邦彦展,我少见地很开心,在夜晚和别人一起坐上面包车。车在运行的途中不知不觉变成了客车和列车的样子,缓缓驶过学校附近的长长的桥。往车窗外看去,桥下的河水闪闪发光,仿佛精致的插画。

就在这个瞬间我注意到,车好像驶向了天上,我看见了非常漂亮的星空,比地上的河流还要吸引人,简直就像《银河铁道之夜》一样……

本应是已死僵尸的我在那一晚意识到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梦境似乎就到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