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111015.06

† 关于爱与憎的螺旋 †



教堂的钟声传来,我似乎刚从梦里面清醒一样,环望了一下,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整个教堂大堂都是金红色的,很寂寥,我感到很难过,但是却已经习惯了。



在这个“世界”里的小孩似乎7~15岁都要在教堂里面上课学习,毕业后的一年决定要从事的工作,去实习。实习期结束就正式踏入社会。

我因为性格或者说是家庭出身的原因,不被大家接受,所以一直都是一个人。
但是面对这样的我,只有一个人愿意真喜欢着我、真心心为我付出。

Alona。

她也是我特别的人。
我觉得自己对她的情感大概已经超过“依恋”的感觉了。如果说,以后有机会能和她永远在一起的话我也愿意。



收拾好书本从教堂的大门出来后就看见她在外面等我。

“今天有认真听课吗?”
“嗯。”
“那就好,一起吃饭吧。”

她和我一样都是一个人生活,虽然她有妹妹,但是没有和她住在一起。于是我经常到她家去吃饭,有时聊天晚了也会直接在她家睡觉。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一下关于将来的打算。

Alona说她要去当骑士。
成绩优秀,运动神经又好的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说我也去当骑士吧。

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行了。

她笑着说我们又不一定会分在一个区域。
我说没事,反正有演习,那个时候见面就好。

如果我不当骑士也许一辈子都不能见到她了。



在那之后我就和她一起练习枪术,在休息时间也自己一个人训练,想要跟上她的步伐。

『无感情并不是最强的,排除掉感情不过就是战斗人偶而已,人偶并不会思考。』
『情感的转换是十分微妙的,能读取盛气或是弱气的跨度就能掌握到胜利。』
『最重要的是把情感能合为一线倾尽全力注入武器之中。』
『枪和剑有着决定性的不同。杀意、决意、凌厉的气势集于一点破空而去。』
(↑其实不完全是这样,原来的台词我已经记不得了OJZ……这只是经过润色的大意)

Alona既是我的友人,又是我的老师。我们应该也算是同门了。
毕业之后又经过一年的实习期最终我和她的成绩终于差得不是很多了,可惜我们还是没有被分配在一个区域。

我哭得很伤心,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是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可惜没能如愿。
我想至少要和她成为齐名的骑士吧。就算在不同的区域,隶属不同的贵族,但是只要能在这上面并排也行。

Alona摸摸我的头,一边温柔的说着不要哭不要哭,不住流泪的我抱住她一边贪恋的呼吸着她的气味。

夕阳西下,教堂里面金色的空气令我有些沉醉。
如果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

没有控制住,我对她说了我喜欢她。
她说她也喜欢我。
望着她的眼睛我觉得她能理解我说的是哪种喜欢。

那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爆出来了!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她。
握住她的手连指尖都在抖。
然后我看见她的脸慢慢的向我靠近,我很自然的闭上眼睛,最后,传来触感的是额头。

……那瞬间我觉得好可惜,但是也被幸福的情感填满。



接下来的内容变得急转直下,画面也像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凌乱的穿插闪烁。

大致概括起来就是,我和Alona的决裂。

因为我们两个所属的区域的贵族因为某方面的利益冲突而矛盾激化,分别是两个势力的我和她不可能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
只是因为这样到不至于不能挽回。

后来,Alona的那边贵族派来了一个刺客暗杀我这里的贵族。作为骑士保护主人是我的任务。打斗很激烈所以我没有办法活捉对方。把这件事情传开之后对方的贵族却说他是派的谈判者来,也就是代表议和的使者,我们这里却杀了使者。两个区域立刻进入了交火状态。

对我来说更糟糕的是,那个暗杀者是Alona的妹妹。

几次战役下来她杀了我许多的亲友及部下,我也杀掉了她的很多友人。如果说之前还是误会的话,现在已经不可解开了。随着战争的持续我们之间的鸿沟已经不可逾越。



接下来我和Alona收到了决斗的命令。地点定在教堂。

即将要成为战场的舞台并没有以前熟悉的排列整齐桌子,大厅的地面反射着彩色的花窗。我走进去的时候她正跪在祈祷坛的地方祈祷。身旁立着浴血无数却依然闪耀着银色光辉的长枪。
等着她祈祷完毕,拿起武器转过身来我仍然没有平复好自己的心情。

说起来这是我们因为贵族间关系紧张导致战争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开始吧。”

她这样说。
眼睛中看不见丝毫的留念。

站在大堂中间我们两个举起了长枪互碰了一下枪尖示意决斗的意愿。

战斗开始是她的冲刺攻击。
以前我们在一起过过很多招,隔了那么久之后,在和那时完全不同的情况下,仍然那些是熟悉的招式。

她出先招我就知道后招是什么,她也知道我会往哪里避开。
一切就像播放电影一样。
完全没有战斗的实感。



当我感受到自己体力已经极限的时候她也停了下来。
这是我才发现,原来窗外已经傍晚了。

她再次举起了长枪,完全没有见过的架势。我明白最后的时候终于要来了。深呼吸一口气我也摆好了架势,握紧了长枪。

『杀意、决意、凌厉的气势集于一点破空而去。』

然后,我们同时冲了出去。



视线模糊一瞬然后又清晰,我大概流泪了吧。
在有些歪曲的视野中我看见了Alona的表情。

“为什么会这样呢?”

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痛,呼吸不畅、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果然还是比不过,作为我的友人,我的老师……还有、我所恋的人。

稍稍把视线往下扫就能看见贯穿了我胸口的银色长枪依旧流转着美丽的色彩。血顺着长枪上的花纹流了出来被光染成了金红。

想着这样结束也许是最好的了吧……抬眼却发现大厅的柱子后面有无数的弓手张着弓。背对着他们的Alona不可能看得见吧?

!!!

那瞬间我用尽了全力呐喊可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身体也僵硬着完全不能动,眼看着箭雨飞来。紧接而来的就是Alona整个人撞在我身上的触感。

这幕的感觉就像很久之前,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我们在教堂分别的场景。
也是落日,我们两个人也是这么靠在一起。
说着爱。

然后现在,我们的一切都将止于恨。



对我们两个来说,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结局了。
可是我还是难过得醒了。





睡眠时间:0127→0850→0916

Fin.+

以前的重复梦

貌似是唯一的一个重复梦,应该是小学后期到初中时候的,重复了三次,每次前面都有不同的内容,但是结局都是一样的……

只记得其中一次的开头是我和我妈参加旅行团,整团人在一个比较荒芜的乡村里走
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民居的院子门口
一个老婆婆坐在门槛上做手工,旁边一个小孩坐在地上玩

然后就到三次重复的梦境了

我坐上一架小型飞机
里面是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中间是过道,座位都是面朝走道的

然后飞机开到一个荒山野岭突然降落,空姐机师乘客都下飞机到处看是怎么回事
我下去在飞机周围走了走
一回头所有人都回到飞机上面,然后飞机起飞了

我边追着跑边喊但是没有反应

结果有一次是就这样追着一直跑,跑到一堆杂草里面,飞机已经飞很高很远了……


还有两次是跑到杂草堆里,有一扇墙,我要翻过去继续追,但是怎么也翻不过去
附近有两个外国人在玩飞机模型,看到我在翻墙就过来帮我翻了过去

翻过去之后继续追飞机……

韓國……

第一part

我和我媽參加旅行團去韓國
還沒進入韓國之前,在旅遊大巴上導遊大嬸說,我們會去天地淵瀑布,你們就不要期待啦,韓國就那么點東西不能和我們比什麽什麽的,然後拼命吐槽天地淵瀑布有多矮

然後我跟我媽說,圍脖上有個叫馬伯庸的作家吐槽過這個
他說:一個人去看了天地淵瀑布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有一座山那么高,所以叫廬山瀑布;另一個人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就一棵樹那么高,所以叫黃果樹瀑布(居然還原親王原文!)

然後我媽聽完等號眼無語地看著我……

END


第二part

這部分有點混亂……
首先是泡菜國一個航空巨頭boss的夫人和一個比夫人年輕的女人(貌似是親戚)來我國參加不知道是神馬人的婚禮……

總之就是認識了,然後數據丟失……

後來我去泡菜國一個女明星的婚禮……聽說那位夫人也在於是是有人罩著了……

來到婚禮會場,是一個很很很很高很大的教堂大廳
我在門口簽到之後說要找那個夫人,於是工作人員就領我過去

從側面看大概是:

[特別看臺]
| |

凳凳
凳凳凳
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凳   _________________ 講臺(?)

於是要踩著凳子走去看臺……印象中相當高大概有那么五六層樓,凳子還搖搖晃晃的,我邊走邊和工作人員說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終於還是抵達了看臺,和夫人會面……

然後就是女明星的婚禮過程,沒什麽特別的了


第三part

一個少年從婚禮會場出來,外面看會場是一個大貨倉,附近有幾個廢棄的貨柜箱,在荒郊野外的,前面一大片荒草,然後過了草坪是一條破爛的馬路,馬路對面是幾個汽車維修之類的……

然後少年在剛才的會場不知道做了什麽,上頭的boss要他銷毀一樣東西,於是少年鬼鬼祟祟地出來,準備在草地里埋了

結果剛出來沒多久就發現被另外一個少年跟蹤了,但是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

於是少年開始在會場周圍繞圈子希望甩掉對方,跑了好久也不知道甩掉沒有
然後就向草坪跑去……

END……

莲花云

2011-10-13
去洗澡,澡堂有电视可看。独立的一间,有后门。

洗澡过程中看到后门外有美景,举起手机拍照,反复取景,构图。风景迷人,稻穗,坡地。

跑出来,外面是空旷的草地,有很多人,突然,天空有粉色莲花状云层飞速移过,很低,有种奇异的美,周遭人纷纷拍照,我也拿起htc手机拍照,但是反复聚焦不成,莲花状的云飞走了,照片没拍下,很懊恼。

周围人说此云是UFO,我很惊讶!

無有恐怖

睡前看了聖嚴法師的書,書中提到人在修行后無有恐怖的境界。

於是我安然地睡下,做了挺恐怖的夢。
夢中世界一片黑暗,我坐在狹窄的床與牆壁之間的走道上,默默感到惡靈就在附近。
剛開始想著要不要找母親幫忙,結果卻決定自己解決。
於是在念著“唵嘛呢叭咪吽”,一遍用手勢施法。
結果卻還是包圍在一片黑暗之中。

後來我醒過來,時間大概是晚上四點。

源於生活,高於生活

醒來前五分鐘
我——“媽!我要去東山口那邊買本子!”
媽——“你就在這裡附近的地方買了!”
我——“不要,你以為東山口是哪裡啊!旁邊開了培正誒!比這裡好多了!”
媽——“你就給我在這裡買了!”

醒來前十分鐘
我——“我媽又虐待你們吧?”
我媽的員工(我媽雇傭這幫人來弄餅子給咱們家吃)——“對啊,麻煩死了#@¥%……”
我——“沒關係,我幫你做了個這個(拿出一塊白色的餅子),拿這個墊在你們平時擀麵的地方,會很方便的,不過我自己不知道怎麼墊”
我媽的員工——“謝謝o(* ̄▽ ̄*)ゞ”

醒來前十一分鐘
我——“冰箱裏面好多吃的誒,我早飯就吃這個這個這個這個這個跟這個好了”(幸福得我淚流滿面)

醒來前十五分鐘
我——“老媽竟然請了傭人,太變態了!”

再往前,不記得了

敢不敢再日常一點!
但是無論怎麼說,夢境中的生活多好啊,早上起來冰箱有好多吃的~( >﹏<)

我所做過的最兇殘的噩夢

很多人的噩夢都是怪物、高空墜落、死亡,但我所做過的最可怕的夢居然是⋯⋯
重新讀高三!!!

那大概是一週多之前做的夢,夢中已經讀大二的我忽然被拖回高中重讀高三,然後見到了許許多多的高中同學。班主任沒有變化,只是兇殘度增加了。然後只是很普通的一所佔地不大的學校忽然變成了軍事化管理還有高大圍牆的學校,時不時還會有穿著軍裝的人到處巡邏,最可怕的是上課之後老師拿出的數學題我已經連題目都看不懂了TAT⋯⋯英語課的時候老師用英文問我問題可我一個單詞都聽不懂⋯⋯(醒來後發現其實那些單詞都是完全不存在的⋯⋯)

最後我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翻過高牆向家中逃去,在逃亡的過程中醒來了⋯⋯

隐藏大厅

家里人来看租的房子。进门左边的墙上有折叠铁片装饰,突然想到有点像折叠门,就搬开东西,发现果然是折叠门。打开后是一个装修远比自己屋子好的房子:宽敞的大厅、采光良好、木地板。大厅像是最近有人活动过,但是没有常住的迹象。走两步发现又是一个折叠铁门,已经打开了,那么那里应该是附近租这个房子的人家,而且已经发现了铁门的秘密了吧。往打开的门往里看:一个姐姐在洗澡。
啊,果然是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并且认为另一扇门的主人(我)不会发现这个秘密,所以把大厅当作自己房子的一部分了吧,嗯。
不不不,首先那里有个洗澡的姐姐吧!
醒了。

不过梦中的房子与自己住的房子结构并不一样,反倒是像找房子期间看过的某个房子。

保护动物

。。。。。。。。
囧rz。。。 最近真的都梦到小猫小狗什么的我是怎么了。。。。
----------------------------------------------------------------------------------------------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在WB上看到那个虐驴子的变态女人

然后梦到自己遇到了被虐待的动物貌似还哭了=

【我说我梦到的动物是屁股上多长了一个头的狗你信么。。。】QAQ

接着大概就是到处告诉别人我们要爱护动物

细节不记得了因为都过了一天了 而且也不想回忆啊

-----------------------------------------------------------------------------------------------
不要在睡前刷WB OJZ。。。

10.14.2011

大气层云层坍塌,像巨大的海浪

2011.10.15 好似没做梦

不记得了
断断续续的
醒了多次
好似没做梦吧
抑或是不记得了

圆圆的橙色城堡里的梦

以前的梦


我进到了一个从地下蹦出来的城堡里 好像是橙色的

通过里面的电梯来到城堡里的城市


我坐在大巴上往窗外看,有很多条道路

因为环境问题 低的路已经被水淹没了

回到高中

不知道为什么
自己需要从高一重新上起

报到的那天去泡了温泉
第二天去了学校

就醒来了

很想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蜘蛛跑了

我们在做科学实验,需要把蜘蛛装在小型玻璃瓶中观察。
那个玻璃瓶是一个中间大、底部和开口较小的比较矮的器皿,开口处有一个半透明塑料质地的盖子,可以扣在瓶子上,很好的封住出口。
于是我用镊子夹起蜘蛛,放到玻璃瓶里,松开镊子,并且用最快的速度盖上瓶盖——可是这个瓶盖好像是个次品,我一使劲它就软了,根本无法严密的扣住瓶子。蜘蛛被放松后开始沿着玻璃瓶拼命往外爬。我就一边用镊子将它捅回去、另外一边紧张的盖盖子。
可是,还是一个不留神,让它跑出去了。
我着急的大叫一声,醒了。

+20111015+

我的梦貌似都很跳跃,现在再来写的话又有些忘记了。

大概分为三段。
第一段好像是我和父母刚从哪里出来,准备去坐火车,结果老爸半路被人两个大汉字拦住,像是要做什么推销,在那里站了很久都没过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上去找老爸。结果老爸好像傻兮兮地被骗了1000块。当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把那1000块给抢了过来= =两个大汉很不爽我,从后面卡住我的脖子,准备揍我来着,但我居然不害怕,还口出狂言这样||||
好像汉子马上准备揍我的时候,突然从后方传来了爆炸声。然后他们松开了我,我往后看,发现好像是什么工厂爆炸了,浓烟滚滚的。火车站瞬间变成了街道,许多人都从家里跑出来乱窜,我拉着妈妈(仔细想来我居然忘记了爹地OJZ)就往高处跑,结果跑到一半,高处也在陆续地爆炸……接着我就记不清楚了OJZ

第二段应该是和前一段连接在一起的,但是中间连接点已经忘了。只记得我来到了一个走廊,那条走廊的前后左右基本上都是镜子。然后前方的镜子里映照出我的脸,但是镜子里的脸的表情却非常狰狞和邪恶?(。)我心中有个声音告诉我,必须狠狠揍镜子里的我一拳,于是我非常淡定地冲上去,往镜子里的我的脸上打了过去,而且竟然能揍到实体,而不是玻璃。对面的我实在弱爆了,被我打了一拳后,就倒了下来。倒下之后,我发现地上有一把短刀,刀柄的雕花非常精致。我当时意识到我好像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这把刀一样。可是正当我准备去捡的时候,左边的房门露出了一点缝隙,刀被什么人拖进了左边的房间里。我推开左边的房门,然后……又忘记了OJZ

第三段很奇怪……好像是在大海上不停地滑来滑去,记不清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