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的继承

前些日子刚发现这个很有情调的网站,今天才注册,就把今天的梦分享了吧。。很模糊



我的第一个角色是一位大人麾下的干将,拿剑的那种,恰好今天这位大人率领我们去打猎(其实是杀人还是打猎我给忘了)、、
      
           听到一声令下后,大家都冲出去散开了,我呢不知道为什么 慢悠悠的找了个僻静的地儿,是个很陡的铺满雪的斜坡,然后我就躺在斜坡上了,心里想着:我am not a bloody man。。这时我看到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知道他跟我想法一样、、
         
        我关注他了很久,向他走过去,然后就转到另一个梦境了,我也换成了鸣人的角色,他不见了、、然后这是一个十二小强的活动(忘了是什么了),我(鸣人)站在一棵树前,这棵树长在陡坡边、、中间的过程我不忘了,然后就是我开始对他们诉说了:

    大家看来,我是一个嘴闲不住的人吧,可是我心里很空虚,从小都是这样,minna都把我当成是个危险,我没有朋友,谁也不把我当朋友,我也没有把谁当成朋友,可我就是逞强,嘴上总是闲不住,脸上的的苦闷烦恼从不展现在人前,有时我会恨人们,恨这个村子、、为什么人们总是那样
      my 都桑,也就是四代(为了拯救村子挂掉了),他是个寡言的人是吧,(这时脑海中浮现了四代的光辉形象,跟我屋里贴得的画貌似一样,嘻嘻)可是他心里真的有好多话想对大家说,他很爱大家,很爱这个村子,大家也都把他当做阳光下的守护
       而现在我有了你们这些朋友,还有村里人都那么信任我,我有了真正要保护的东西,现在就让我继承四代的遗志,继续保护minna吧   
  醒来了,表是不到四点半

                                                  《终》
                                                            部分梦境元素取自《狼族盟约》、《Naruto》

其实我认为每个梦都会有一定的意义,自己潜意识的会引导梦境,引导从一个梦境过渡向另一个梦境,直到呈现出有意义的东西、、而那些没有意义的梦境可能就是因为梦境中断或者过渡不成功自动终止、、
HUN

密集恐惧症

补作业到一点多,刚躺下就开始做梦。梦见我还跟原来一样在做作业,忽然发现右手边桌子上有一只死掉的虫子,身体是小拇指指甲这么大小的球型,边上还有断了的翅膀,接着我一暼看到旁边墙上爬了一堆这样黑色的虫子,密密麻麻。我恐惧地想要叫醒睡在旁边床上的母亲,却发现床上也都是虫子,然后就被吓醒了...

马克被杀若干

2011-10-23
第一个梦是在杀马克,怎么杀都杀不死,看着它痛苦的样子很心疼,最后用针扎它后脑勺,但是好像也没死;

第二个是镇上主干道在造高架,我还去了镇上一家浴室洗澡,浴室已经是装潢扩大过了,人很多,我找不到放衣服的柜子,在里面转悠了一下,发现按摩的女孩长得都很漂流;

接下来其实还有好几个梦,但都已经不记得了。

我造了一个梦

在梦中的我 很高兴笑着
可是在我的心中
却燃烧起一股
熊熊的愤怒之火
但是却在角落边
发现了 一点忧郁的哀伤
啊,在我梦中的那个人
是一个高兴,
愤愤与悲伤都很激烈的人
我也强烈希望
自己能够像他一样活下去
我强烈祈祷着

2011.10.22

午睡梦到我生下了一只异形。那些粘液、类似于溃疡的密集颗粒,可把我给恶心惨了。似乎异形的爸爸是只有上半身,无头颅的肌肉装甲人,也很恶心= =。异形诞生后几分钟变成了Q版的章鱼,头很大,触角很短小。在长大之前只能在我肩膀上才能存活,长大之后将占领一个人的头部,控制那人的行动。我想离开那个有点像实验室的地方。由于行动过于迅速,异形就从我肩膀上掉落下来。我真想就此把它甩掉,可没走出去几步,于心不忍,又回到了它身边,把它放在我肩膀上。它逐渐变成有着金属光泽的颅骨形状和外层包裹着类似于荔枝中果皮的胶状物质的“头”。走出实验室,发现建筑群从外面看类似于垃圾场,周围群山环抱,下面有奔流浑浊的江水。有人警告我说有怪兽要袭击我们。就看到一片“陆地”渐渐浮出水面,一只巨型乌龟从江水中慢慢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领头的巨龟对着小得犹如积木一般的建筑群就是一口,头再随意一甩,建筑就全塌了。周围的妇女们都在嚎哭。我紧张地看着那些巨龟,深害怕它们转过头来攻击我们。成功毁坏建筑群的巨龟们,后足支撑着身体,站立起来,开始跳舞庆祝。

漂流

2011-10-22
好像是大学同学吧,去一个破败的公园一起玩漂流,结束后,大家把把公园里铁制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很多情节都记不起来了,大致这样。

打僵尸的夢

昨天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夢,可能是好幾個夢但是記混了。
一開始在玩一個遊戲,不記得是俄羅斯方塊還是青蛙過河了,反正就是那種很簡單的遊戲。通了第一關之後到了第二關就變成了一個第一人稱視角的打僵尸的遊戲,但是沒玩多久就game over了,從第一關開始玩。之後再次進入第二關。

之後整個世界的世界觀就展開了,說的是大規模的病毒造成了很多人感染成僵尸,僵尸會隨機性的攻擊正常人。很多正常人不會被僵尸攻擊就混在僵尸群里。之後來了一群很邪惡的人到那種風月場所去檢查,對每個上去都踢一腳看看是不真的。如果其中混進了人類的話就當場射殺。之後接到消息說他們要爆破我住的地方。於是我就設法逃跑。第一次的時候沒逃出去,被炸死了。第二次摔死了……然後不知道輪回了多少次終於逃進了一個醫院裏面。正好這個時候醫生給一個病人換藥。那個病人臀部的部位有很多血,然後不能走路,只能爬到醫生那裡換藥。醫生給他換好藥之後看到了我的背影,然後把我當成了另外的人,於是也幫我換藥。之後我從醫院里逃了出來,然後想到醫生把我誤認為一個很有權有勢的高富帥。而且那個人陰險狡詐。突然想到前面的恐怖分子,僵尸什麽的一定是一場大陰謀。剛剛感到害怕的時候醒了。

籃球

第一部分是登山

一座山,其實不高,比較像是一片荒野中突然有個巖壁,然後去攀巖
據說那座山上有什麽保養秘方,神奇的護膚品,之類之類的
後面不是太記得了,總之拼命爬,最後在一條縫隙中找到了,然後下山

這時山下是一堆我的各種親朋好友在野餐,他們全都爬完get到物品早下去了,然後在山下對我喊說,你什麽裝備都不帶打算怎么下來啊哈哈哈哈……

總之後來歷盡艱辛終於爬了下去……然後一起野餐……


接著馬上跳到第二個場景

我和兩個妹子還有櫻木花道在一個公寓里,這時有人沖進來,是流川楓,折紙,和另外一個不認識
他們說要比三人籃球……
於是就去打,然後打著打著不知道是誰提到教練什麽的,他們就說去把教練找來……
我們這邊就囧了|||

過了一陣又有人按門鈴,就叫我去看,從貓眼里看到一個微笑的胖子站在門口……
我說……教練來了…………
於是只好開門……

重新比賽,選手不變,我,妹子,櫻木 vs 流川楓,折紙,不明人物
怎么都不會贏啊這組隊…………

然後就是一陣傳搶,球到了妹子手裡,妹子傳給我,我丟給櫻木,然後他一個三分球我們隊暫時領先

接著開球仍然是我,櫻木示意要我把求給他,妹子在我旁邊說,現在給他求肯定會因為自大想繼續扔三分而失敗的,所以還是先傳一陣最後把球搶過來給他讓他知道來之不易才會好好打

於是我陷入了糾結,到底是現在把球給櫻木還是繼續傳給妹子,給妹子可能會因此失去難得的得分機會……ざわ……ざわ…………

當我還在糾結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一群人踩場,然後不是很記得了

後來變成我在剛才爬山的荒山野嶺看BLH漫畫網站,心想前面的都看過了從後面翻起吧
於是最後一頁往前翻,全都是POCKETMON漫畫……好多頁之後終於不是了,但一直被強行轉去HP同人…………
然後我抓狂了,慘叫我不要看HP啊啊啊啊啊啊什麽的……

然後就木有了…………

111021也试着换个角度描述一下但是果然偶木有写轻小说的天分(萎

  在这段剧情发生之前的梦境记忆已经模糊到无法拼凑。

  另外因为拥有的只有第一人称视角,我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只知道一同行动的冒险伙伴看起来是个少年。

  我们来到一个呈“回”字型的大池边,外环是北西南东四条路,两环之间是异常深的壕沟,内环是池壁,但是不知道池中到底有没有水。

  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两人需要绕池走一圈。看着长得一眼望不到边的南北两条路,我们决定先吃午饭。

  于是在西北角处从大背包里掏出一堆速食食品,还冲了紫菜蛋花汤。但是冲好才发现这是最讨厌的西红柿鸡蛋汤。

  饭饱后我和少年开始沿着北侧的石板路前进,两人是肩并肩。

  开始转向东侧的坚实平直土路时,已经变成了少年在前,我在后。

  而南侧的路是刚刚翻新过土壤的高坡,我踩着松软的泥土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而这时的少年已经远远甩开我,走上了西侧的那条冰石之路。

  我好不容易走到西南角,顺着土坡滑到沟里,准备攀登眼前长长的结了冰的石阶梯。然而一踏上去,脚下一片寒冷,才发现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

  忍着寒意爬上阶梯时眼前站着的是走完一圈又回过头来走了一遍冰路的少年,他拉住我的手,把我拉上了最后的路。

  这时候身边突然呼啦啦奔过一群人,一个个都向着南边的路而去。少年似乎问了一句我们要追过去么?我向那边看了看估计了一下距离说来不及了随他们去吧。

  然后梦境开始模糊……

2011年10月21日

昨天的梦有三个章节 如今只记得 part1 和 part3 了

part1:
我是一个开观光车的, 车上坐着我的Leader和他们的孩子
大家貌似是去帝都东边
但是最后拉到三里屯.. 而三里屯是一个大坑... Orz

part3:
在回家的路上, 有警察拦着道
过去问了下, 发觉了一种异形
会吃掉人, 把骨头嘬干净, 然后整齐的排列在我家门口, 一排排的.
我只好-.-||| 看了看骨头还血淋淋的...
我抓紧回家(平房 有院子) 锁好了门..zz
后来成立了一个敢死队对抗异形, 时光转移到沙漠, 通过一个空间小工具时空转移兵力
我在中控室, 后来敢死队都被异形吃干净了(证据显示异形能量已经完成3/4)
我说坏了 时空小工具还在门上挂着呢.
异形愤怒的把挂在门上的小工具扔到了电箱里面...
从中控室看到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 倾斜的电力设备...
突然异形发觉不对, 回到电箱里.. 对着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问我:
"你在做什么...?" (完)

梦见14

14结婚,到她家去玩,大家都很热闹。
====
同一天雯雯姐结婚,还当伴娘,很奇怪。
而且当时找到了男朋友,于是男朋友还当了伴郎,记得雯雯姐的婚礼司机很神奇,把婚礼搞成了杀人,让全场“天黑请闭眼”。
最后,跟当时的男朋友后来也结婚了。

梦见F之2

毕业典礼之后,F和Lex到我家玩。
-----------------------
后一个梦,喃喃说要改造我,和老妈一起等公车。

总是梦不到自己想要的

感觉自己好像活在真空里一样,不知道自己朝向何方,总是想,自己应该怎样,却是不知道心在何方?

其实,究竟做了什么梦我忘记了。

只觉得很多时候的梦,都面临好大的压力,好歇斯底里的痛苦,然后醒来,觉得活着真好,幸好是梦的感觉。。。

以前的整理

一般梦到的大致就是几种状况。
落下:和追赶并行出现,只要有人追赶我,我就会跑,然后越跑越高层(一般都会在建筑物里,或者我会自己钻进建筑物里),然后从高处自己跳下去(不一定是最顶楼)。
追赶: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狼。
跳跃:轻轻跳就会跃很远,有时候是我一个人在没有几个歇脚点的汪洋大海上,每跳一次都会心惊胆颤(但一落下踩到地又会弹起来),有时候是在人稀稀落落的广场上,跳上去的过程很安心,但落下时又会很恐慌(实在跳太高)。
之后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类似于和暗恋对象在一家已经成废墟的快餐店里聊天之类。还有一个女主角和我内心同步着,就看到她打算如何先泡到一个命不久矣的帅哥的心,再在他死后投入另一个的怀抱里的囧故事……
最近都没有做什么梦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