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然过去

尼玛。
今天又梦到你了,昨天晚上睡前对自己说,不要梦到你、不要做梦、要早点醒来。而后一夜无梦,完美~醒来时近五点,饥肠辘辘,约莫等到七点吃了早饭。开了房间的灯,暖黄暖黄的光,看着看着,眼皮沉重,挣扎了几下,沉沉睡去。梦到在电脑前发消息给你,一张手指戳动的表情,你竟然秒回,并且大战表情包。我心一惊,又一喜,自不甘示弱……然鹅,其实我大部分时间在打字,却怎么也打不对想要的词,怕冷场的我急得呀,拼命打字,却始终赶不上你的速度。最后幸而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因为我所在的角色要见弟弟,你给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努力召唤出自己黑暗的那一面,黑化之后有异能,然后我们就愉快的灵魂出窍,交换身体为什么这个梦我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自从昨天的梦中词不达意脱口而出“那你迟一点送我们回去吧”再加今天的对话,竟然感觉关系破冰了~
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所以今生今世你要频繁的出现在我梦里,提醒我还债?看到一句话说放下并不等于放弃,而我是放弃并不代表放下?明明为你哭都哭不出来,却还是频频梦到你,莫非我真的欠了你什么?那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可曾梦到过我?
刚占了个卦,泽火革变泽山咸。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我最初得到的那一卦,泽山咸。可是,一切都已不一样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好好的。而我的债,自然只能我自己还。

在梦里活了一天

梦见在外婆家玩儿,那儿是一个水乡,某一天出门看见桥下有一小舟,一对夫妻撑着桨,他们向我们推荐可以坐船游玩一圈。我高兴的答应了,和我妈一块儿坐了上去,本该穿好救生衣的,但是因为拉链坏了,我就反套在胳膊上,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游船开出了这狭窄的河道,往开阔的地方前进。一路上看见薄雾笼罩着周遭的树,叶子之上是薄薄的冰花,好一派雾淞沆瀣一气!
再后来回去了,捡了条小脏狗,见它可怜欲奖它收养。本想好好给他洗个澡,发现热水有限,便拿了块抹布,给它擦擦皮毛,还有四个小爪子,才放它进房间。出去玩了一天想起并没有给它留饭,怕它小小年纪便被饿死,一直内心惶恐,回到家一看,诶,怎么竟然从小狗变成了大狗。又忙了会儿事看见一只狗在吃桶里的餐饭,走近一看并不是我的那只,而那只新狗长了一张颇似妖艳贱货脸,试图让我也留下它,好像是因为之前的小狗狗是公的,追寻爱郎而来。找到小狗狗,想起好多天没有给小狗狗洗澡了,想了想还是给它擦擦皮毛吧,结果没有抹布,就想翻箱倒柜拿两件衣服,一件当抹布,一件当被子裹着,想起第一次小狗狗好像忘了给它吹干,怕是冻坏它了。找衣服找了很久,结果找出一件粉色格子的连衣裙,奇怪了,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幸而也不穿~后来又忙着去了。在意识中进了个比较有个性的房子,床超级大,一直延伸到门口,然后地面很有特点,是一块块白色石膏砖竖着铺起来的,而且点缀的颜色还挺丰富,很方便换铺装的更新。路面还算整体平整,走上去的时候其实凹凸有致,可能有按摩功效。后面就有些记不清了。

梦见zhy和我四人本是随着学校里的大部队往一座山上走去,我们拖拉的站在队尾走,走到半路,突然天公变色,快要下起大雨,我们四人随机选择了一幢看起来坚固的房子躲进去,抓着一个杆子,发现我自己好像得到了神力,随随便便就做了好几个引体向上。随后山洪爆发,大水席卷而来,从屋中穿流而过。大水过后,我们出门,发现这里被冲刷的一踏糊涂,许多幸存的人正等着外界救援,剩下的一些在举行一个祭奠亡灵的仪式。

数学卷子

梦到在教室里看数学卷子,有同学开始了错题讨论。我看着他们离开座位,刻苦钻研的样子。顺势翻了翻卷子,也欲开始前往讨论。可是转头一看,诶,我的同桌不是数学很好吗?而且怎么好像我们之间有一种恋爱的酸臭味,那就是他了,何必舍近求远~一下子我就从小女生变成了女汉子,跟我说说题目呗,他回过头来看着不争气的我,说了句看看你错了哪些题……同桌面上极冷淡,不过我却像单恋着他一般,一腔热血在燃烧,加了蜜加了糖~
  
     记这个梦的原因是因为情感体验太强烈了,因着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面对他时,会不自觉的卸下自己的胆怯包袱,一下子变得不那么猥琐了呢。以及亲密关系中的甜蜜感,恩,不曾梦到过数学,这一次竟然梦到了,还附带送了一个学霸同桌~

遇见

梦到我有一个任务,必须学钢琴,弹唱,唱遇见。

然而我五音不全,总是跑调,而且钢琴也不会。
于是在很短的准备时间里,拼命听歌。后来终于到演出时间,音乐声响起,我唱了一俩句,大家便愉快的合唱起来,有一瞬成就感。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在多遥远的未来~

白莲花与萝莉女


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室内,一群人正义愤填膺着,为着什么而出头,而后开始行动。邪恶势力也在暗处蠢蠢欲动。室内只剩下白莲花一个人在看门,而门框却坏了面临着坍塌的迹象。门外有几个喽罗想要破门而入,白莲花用身体用力的抵着破败的门。正当此时,有几个人归来,赶走了小喽罗,幸而虚惊一场。

白莲花一直不敢出门,因为门外一直有人在盯梢。所幸她脑子转了个弯儿,虽她身处高楼,但是却有一个神秘通道通向外界--下水口。白莲花强忍着恐高,从一根杠子下到另一根杠子,正爬到一半。突然看见下面有个人也正沿着杠子往上面爬来,只见那人抬起头来。诶,有一些眼熟,似乎是白莲花喜欢的一个男孩子。

你怎么来了?白莲花心里头涌起一阵甜蜜。
怕你出事,来接你啊~听闻思慕的人这样说着,白莲花脸一红,笑着说那我跳下去,你接住我啊~男孩子伸开了双臂,笑着迎接她。

啊……扑通。两个人同时摔落到地上,等在这里的人们笑了笑。男孩子扶起了白莲花,白莲花看了看周遭,是一个丛林,密密的生长着很多草,还有一口湖。

一个人说,好了,我们该走了。便召唤出一条龙。草丛里有一只老虎,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他们乘着龙正欲远去,老虎从草丛里面扑出来,想要阻挡他们的去路。龙张开大口,喷出大风,使得老虎虎目一闭寸步难行。龙摆了摆尾,长啸一声,远去。

老虎气急败坏,面目狰狞,狂吼一声,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着裙子的女孩子,扑通,倒在了地上,抬起头,竟是一张萝莉脸。
你竟是这样办事的,老虎化作一妇人面貌,向那萝莉女怒吼。萝莉女,并不出声。
啊!萝莉女被悬浮在空中,老虎妇人一怒吼,萝莉女的三魂七魄都快要脱体而散。

主子,万万不可。在一旁的女喽罗看着萝莉女将要魂魄散尽而亡,主子还没罢手,便冲上前去想为萝莉女一挡。结果两人变被一股神秘气流连在一起。哈哈哈,老虎妇人放肆的狂笑着。这样也好,你就替我去控制她。

萝莉女躺在床上,睁开眼,突然看见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木偶。萝莉女心一惊,身子往墙边缩了缩。女木偶脸突然动了动,嘴角微微一笑,开始说话。
原来女喽罗已变成了木偶,她与萝莉女已相互联通,萝莉女已经拥有了异能。可惜,这羁绊却更深了。

白莲花在房间里,一个温润男上前和她聊天,聊了一会儿,开玩笑的说,要不我就睡在这里好了。白莲花心一惊,想到了她喜欢的男孩子,便借口出去看看他。走出了房门,白莲花松了口气,只见大厅里有个人与她说,那个男孩子不见了,可能被邪恶势力绑架了。白莲花一慌,想回房间找温润男商量,却发现他也不见了。

白莲花挤进了一群学生当中,他们面前放着一个铁柜子,里面装满了玩偶。白莲花一眼就认出了变成玩偶小熊的男孩子。白莲花没有办法,哭了。

这时,萝莉女出现了。她一看见那里有玩偶就疯了,疯狂的拿锤子砸,想砸破铁柜,铿铿铿,可惜没有砸开。又换了螺丝刀,不行,最后又换了大钳子,使出异能,终于把柜子打开。
玩偶一出柜,纷纷化成人,白莲花就在那里等着男孩子,拉住了男孩子的手。人群推推搡搡的,她好像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温润男,他从玩偶人群中走出,一脸怅然若失,嘴角却还挂着微笑,只不过那微笑,略苦涩。白莲花一瞬失神,无意间放开了男孩子的手,想跟上前去。

萝莉女在人群边缘,看着温润男,看他脸上的表情,看他终于平安的离开。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因为知道温润男是白莲花那边的人,萝莉女略施小计,集合了一群人,打着如果去赴宴,就冰释前嫌的名头,邀请温润男和同学去吃饭。温润男知道这或许是一场鸿门宴,自然是不愿白莲花等人去冒险,他甘愿独自前去,却正中下怀。

放学后,萝莉女和温润男一起出发。萝莉女直言就两个红绿灯,走过去吧,温润男应允了。一路上,街边都是小吃,萝莉女很开心的招呼温润男过来看看老板们的手艺。温润男上前一看微微一笑,继而带她另寻摊位。

你看,这个很有意思。温润男笑着指了指某一个店的小吃。萝莉女看了看,又看了眼温润男,便垂下了眉眼。他指的只是很普通,很平常的事物,而且看上去手艺并不精美的样子。接二连三,温润男都向她介绍了这种事物。萝莉女的嘴角下弯的弧度更大了。

你看,这种虽然很普通,却很有意思。虽然不精致,却别有风味。温润男在一边笑着解说道。萝莉女却想到,

是啊,我喜欢的你不喜欢,你喜欢的我不喜欢。又或者就像是你喜欢白莲花,而不喜欢我……

不过,不喜欢罢了。

梦到,她问老师她的作业如何,发了个微信过去。老师列了一排优缺点,而后是一些意见。她看了一眼,恩,决心要好好改造方案。
   
     这时对话框那边仍然是信息弹出来,老师分享了一些他拍的案例,随后几条就是日常的问候。怎么感觉老师话这么多,碍着面子,她还是礼貌的回复了。

     再后来,对话框依旧不停弹出信息,有写的诗歌,玩笑,风景照,伤情的话……她盯着手机屏幕,瞳孔放大,一愣一愣的,似乎嗅到了不得的信息。

     这不是老师吗?怎么会这样,她心里震惊万分,忙着查看了备注头像,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人,奇怪!刚刚分明问的是专业问题啊?竟然还回答的这么完善!震惊了一会儿,一股意识流告诉了她答案。
     
     原来是一个学长。

     日子依旧不停的往前走,她参观了一个宫殿,走马观花。遭遇了一个突发状况,对话信息依旧弹个不停,她突然想像出对话框外面他紧张的情绪,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爱慕。

     可这,这一点都不合理啊!

     空间变化,转眼间到了一个戏台子边上,台子上一群人,其中有一个小哥,长的白白净净的,这模样立马从一堆人里跳脱出来。

     旁边一两个妇人窃窃私语道,诶,你别看那个小哥年轻有为,现在风度翩翩的样子。千万不要让他见到那个小姑娘,会疯的……

     诺,你看……就是她。
   
     指了指路过的她,她停了下脚步,回过头来环视了一圈,扫了眼台上,那个小哥不就是……

      学长!

      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会发生什么,我不得而知。

      大概是小哥的感情太过炽烈,人家小姑娘倒是会怕了。

你啊你

这场梦,你是主角。

选体育课,选了一个“和猴子一起……”名字记不清了。在统计选课结果时,发现真的很少有人选这个课程。

举起的寥寥几只手里,意外的看见好像你也举起了手。
“咦”再次探头看你,
而你却早已放下了手,内心起了点波澜,有点小小的期待。

原来你真的选了这个课。
第一节课,不知道在干什么,草草的放了学。

路上和你一起走,你推着车,走在我的右手边。

一路上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却不觉尴尬,两张脸上都挂着蜜汁憨憨的笑容,像两个开心的小傻子。内心的幸福感真是充盈,你在我身边就很好。

回寝室的路真短,一下子就到了,你送我到了寝室楼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不需要彼此告白,只是少了独处的机会。

有人说当你频繁梦到某一个人时,代表那个人已将你遗忘。

周公解梦说,当梦到和暗恋的人愉快的恋爱时,代表现实中成为恋人的机会甚微。

甚微啊,想想现实也的确如此,
而我也只敢梦里和你相爱。

你啊你……

须眉与巾帼

梦到一段三角恋,一个巾帼,还有两个须眉。巾帼喜欢须眉a,须眉ab都喜欢巾帼。有一场大战,须眉a重伤,不知所踪。后巾帼与须眉b大败敌军。再后来,打道回府。巾帼也受伤了,须眉b为了照顾她,特意接近巾帼。巾帼从梦中惊醒,诧异须眉b在这,后哭喊着须眉a在哪里,不知生死。须眉b一愣一愣,略觉尴尬。而正此时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一个人,正是须眉a,只见他身着铠甲,满身血污 嘴里淌着血,他的双眼像凿了大窟窿,血泪从里面汩汩地喷出,喉咙里发出喑哑低沉的呃……怎么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巾帼震惊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倒。
巾帼从梦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