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

7.28

有一座外表看似现代船内部则是古堡的房子,房子内部房间众多且有很多隐秘的小房间,房子主人是一对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夫妇,房子里有很多住客,我是其中之一,一个学生,我的主要生活轨迹大约是[我的房间]-[教室]-[我的房间]。在不久后有一个人非自然死亡了,接着陆陆续续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死亡原因都不太一样但有一个共同点不太像是被人为杀死的。虽然已经如此了,但住客们仍然没有引起恐慌接着住。我虽然是个学生但和几个人共同担任了调查的任务即防止下一个案件发生并找出凶手。因此一般案件发生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经常会去厨房自己做饭吃,总是会遇到一个同龄人女生,基本上只有在厨房能遇到她,而且她常常处于饥饿状态,或在考虑吃什么,或在考虑如何利用好有限的食材,偶尔会遇到一个低年龄小胖子进出厨房和她交谈或者和我交谈,内容大多ACG,在他和她交谈时,我侧耳听到这个少女的职业是直播势游戏实况主,常年不出房间,基本上出房间就是去厨房找东西吃。
当然和她一块考虑如何利用食材很有意思,我记得梦中仅有的食材有俩颗鸡蛋,一颗青椒,半盘剩炒饭。最后讨论结束行动起来,她开始清洗脏餐具腾出干净的空间,我则利用厨房中未被厨房垃圾堆满的空间煎鸡蛋,然后一对情侣住客的男性跑过来告诉我他的伴侣死了,立刻拉着我去查看,我没能煎完鸡蛋,刚刚到情侣的房间没来的及查看尸体又被广播通知前往到头部房间(房子主人的房间),发现已经没了呼吸的房子拥有者之一男主人静静地坐在木制椅子上。在我检查完男主人后回到情侣的房间检查尸体,一进去被人从后面勒住颈部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是第三人称视角了,发现我被从腰部砍断下面露出脊柱并挂在一个架子上,与和我相同状态的人干排成一排。我在一间两侧像烤鸭的壁炉中间有一条过道的房间内,房间两侧挂满了人干,有些人干外表酥脆流油有些则像是被卤过了一样。房子拥有者之一女主人老奶奶站在道路一旁,看着一群食人族(外表和常人一样)排队选购人干。有趣的是,在顾客挑选人干时,一位白发红眼女子突然拽下一个人干狂奔出店,老奶奶愤怒地追了出去。

天台上路灯

梦到我在楼顶上坐在一旁靠着墙环顾四周。天台上聚满了人,人们一边朝天望着一边拍照。天台上架着几根绑着变压器的电线杆,环绕着几盏路灯,老师家的小男孩坐在路灯上向上望。我也抬起头看,银河璀璨、星云弥漫。
然后意识到这是梦,但还是拍了照片,希望醒来后照片还在。进入了第二层梦,我醒了过来发现手机照片还在,这是又回到第一层梦,旁边有一个看着像小学生的小女孩找我谈话,我就不耐烦的醒来了。

地下废墟

核辐射笼罩下的地下废墟,通道死角一行人围在一位男子身旁一起不知在谈论什么,他们面前这位中年男人的胸前有一道深深的血痕。他好像不知怎地,沉默不语。人们痛斥着他恶劣的背叛行为,企图对他进行批判。可是他显得无动于衷,只是一味的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面颊旁流下。显然,他在忍受着什么。在这种氛围下,人们感受到一丝不对劲,但继续进行着批判。一对母子站在一旁关注着事态的变化。随着面部表情突然一变,她好像查觉到了什么,只是领着年幼的儿子缓缓向后退去。她捂住儿子的嘴,带着儿子翻到了一旁的打开集装箱后,隐藏起来。正热火朝天进行审判的人们并没有发觉他们有两人消失了,仍面对中年人审问着。可中年人一言不发目光之直直地盯着某处,眼神十分惊恐。人们也察觉出这种尴尬的氛围。他们暂时停下了单方面的批判,打算将这男人带回他们的营地慢慢清算他的罪行。突然那男人开始了哀嚎般的大喊,人们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位罪人。他的胸膛正在发生了什么变化。突然一个浑身是血漆黑的生物从他的胸口前"破土而出",顺势扑向一旁距离最近的人并钻向他的胸口。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位女士捂住了男孩的嘴巴与眼睛,紧紧抱着他躲藏在箱后不发出声音,他们正背靠着箱子无助的期望那怪物不要发现他们。惨叫声嘎然而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漆黑的生物从那群人身上获得了足够的营养,站在粘稠的血肉混合物上,这长出四肢的漆黑怪物正嗅探着什么。
这怪物向前探去。通道漆黑的另一侧,一个满是伤疤持着长枪的老猎人正想这边走来,他抬起枪将绿点直直对准怪物的头部。一声枪响,失了头部的怪物狂奔而来。他腰带一侧的投掷物,向那怪物投去。一瞬间火光漫天,伴着尸体烧焦的味道,老猎人与那怪物都在这火焰中消失不见。而那躲藏在材料箱后的母子正撺缩在一角,听着四周重归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