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n

旧梦

昨晚做了的春梦,写了下来,想起了以前做个的一个梦,便标为:旧梦。

梦中的我意气风发,像是穿着不错,神态自信。

带着一个姑娘来到了一个台桌前,付账。

期间跟着别人谈笑风生,一个眼神也没看着那姑娘。

跟别人聊完告辞,转身走时,伸手牵着了那姑娘。

那姑娘神情怔怔,似是不相信也不敢动,只喏喏跟着我走。

走到一楼梯处,需要上楼。

一边踏上楼梯,一边将那姑娘的手牵到了唇边,印下一痕迹。

我抿着笑意偷看那姑娘。

看到她从方才就一直微微蹙起的眉头在刹那间展开,眼角微红,唇边含笑。

似是如我所料般,我的心情也是随着非常的好。

春梦

我在一间宿舍,里面的人皆看不清,但感觉是放心的,都是朋友。

恍惚间画面转向了一个女人,是我的舍友,是梦中的。

她像一个演员,六七分像是《风声》里金生火的女儿。

喝醉了。

我上去扶了她,她踉跄着跌到了我的怀中。

搀扶间她的唇靠了上来,感受到了潮湿的呼吸。

我怔愣间错开了头,她的唇与我的嘴角、颊边几毫米的距离擦过。

眼神似挑逗、似不满地看着我。

我继续扶着她走回宿舍,到了楼梯处,她醉的路都走不好。

似是生了气,挣开了我的搀扶。这一刻冒出了怎么不带她去外面住的念头?

她很恼地盯着我,且动作很快地弯下腰将裙内的小裤裤脱了下来,又甩到了我身上。

很是无奈地捡起她的小裤子,俯身抱起了她。

肤如凝脂,触手的第一感觉。

抱着她,心里又着急赶紧到宿舍,不然她这幅样子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她被我颠簸着吐了些东西。

我一路跟她道歉且哄着她说快到了。

路又有些奇怪,我变成了往下走,途中遇到了有几个像是维修人员,在楼梯口聊天。

我抱着她,闪闪躲躲地路过。

终于到了宿舍,舍友门都很安静地在各自的床上忙碌着,而她一身酒气且还脱了小裤裤,我把她抱进了一间房间,应该是舍管的。

还好舍管不在,将她放在沙发上,思索着接下来要为她清洁的步奏,免得被人发现。

酒味、呕吐物的味道。

很累,也就坐在沙发上看她,想着如果一开始就把她送到外面的旅店就好了,但是现在再去旅店,我这心思便会让别人知道了,且她也真醉得不省人事了,我不能够禽兽。

就这样,我醒了。这是我做过的目前为止最为色色的春梦。

家人

在家门口的那条路上奔跑到路顶,身后是变为了丧尸的爷爷,嘶吼着跌撞着向我而来。
我满心惊惶爷爷跑了出来,若是被人撞见,后果很是严重,需要尽快找到妈妈。
但已跑到了路顶,引不回爷爷往回走了。
我奋力跑到了不远处一座高楼上,二楼的阳台走廊处挤满了人,似是有活动,这些人都是外国人,楼似是欧式建筑。
挤开人群,向爷爷会出现的路口紧张张望,希望他能上来路顶后向右而去,不被人发现。
很不巧,有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停在路口处聊天,而爷爷的嘶吼声已些微听到,我紧张地向那两人叫喊,但那两人没有听到。
那两人被咬了,楼这边的人群也都看到了,一时间乱成一团,争相奔跑。
我也奔跑着,寻着路跑回来家,家中见不到妈妈,满心着急地喊叫着她。
妈妈从外面而来,我很是紧张激动地说着爷爷的事,让她感觉把门关了,但是来不及关,门被外面的嘶吼声撑住。

第一次梦到这样的爷爷,即使是这样的爷爷,梦中的我着急的也是会给其他人造成伤害和麻烦,而不是害怕这样的爷爷。

被追

我葛优式躺在水泥地坡上,正之坐在旁边,小外甥跑来了,逗了他一会,就见一群人跑来。
我和正之拔腿就跑,跑着跑着发现小外甥不见了,心里埋怨着妹妹两公婆不靠谱,不带好小外甥。
跑到了一地下停车场,很空也很杂,好像什么东西都有,就是没有车。
见到一对夫妇在灶台上做饭,他们有几个孩子吧,都散养在周围。
我着急找小外甥,又着急后面的追兵。
好在小外甥就在停车场内,一直喊我:大姨!大姨!
跑过去抱上他,和正之找车能跑路,但是实在找不到一辆可开的。
路过一道门,上面有着“安全通道”的那种门,门口有个小孩,是那对夫妻的。
情况紧急,我又抱上了那个小孩,穿过那道门。
正之在一个旧桌子底下找到了一辆Q版的卡丁车,她很有信心地认定它能开,我挺怀疑的。
我:这车能开么?我们能坐下么?
毕竟此时是有两个大人两个小孩。
正之:能,没办法了。
然后就这样,正之开着车载着我们跑路了。
后面有喊追声,前面的路弯曲且长。
恍惚间,我变成一个人在那条路上,我直觉正之就开着车在前面,我应该是被甩下来了。
我赶紧沿着路往前跑,前面有几个人像是夜跑迎面而来,而此时天也全黑了,弯曲的路前方淹没在夜色中。
我怕了,怕黑!
想想,我还是找个旅馆住一晚上,天亮后再避开追兵悄悄去找正之他们吧!


这梦跟正之讲,她说:追债的。

年少、意气风发的感觉

与玲是同学,在同间课室上课,我在头排,她在中间,应该是第三组,单人桌。
给我们上课的是一位半秃着头的中年男子,讲的物理,是个有所成就的老师。
课间,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神采奕奕,眼中冒光地站了起来,发表了一通对老师的感谢之情,话中推出她应该是贫困生之类的,因为物理,老师帮助了她,使她有了质一般的飞跃,成为了有一定知名度的学生,应是在外也有相关报道。
老师的神情比较严肃,听着女生的感谢之言也没什么反应,能看出有些不耐烦。
又有一位同学站了起来,是个留着学生头身高较矮的女生,她在说着那个马尾女生的优秀事迹,像是作为一个佐证人存在。
老师走下来,在学生头女生旁边坐下,讲着些什么,女生拿着笔在记着,一个字一个字,虽不够清秀,但也是很清晰地写下(醒来忘记是写了什么,梦中挺清晰的)。
老师又拿过纸笔,边写口中念叨着:机构那边给我的是二八分,我给你的是二三---,话是说给马尾女生听的。
老师又觉得些不耐,走上讲台,拿起三角板和粉笔,继续讲课。这时马尾女生跑到老师旁边,神情有些激动地说着:老师,我---我们都很------(一些感谢老师的话,大概是想继续跟着老师),但老师的神情是越来越不耐烦了。
我转头看同学们的反应,大家都有种在看笑话的神情,我也有这种心态,笑嘻嘻地转头跟玲打眼色。
下课,玲起身走出课室,我赶紧跟着她出去,期间人来人往,我双手向上举着,跟同学们擦肩而过,但还是相互触碰了,我夸张地大声笑着说:你碰到了我的排骨了!
玲在前面转身对我说:你太夸张了!
看到了课室的后面有两个厕所,有门,在想着就在课室里面,拉大怎么办!走到外面,发现外面两大排厕所,像是小学中学那样,没门,一条沟,矮水泥墙围成一间一间,我惊呆了。
人来人往地上厕所。碰到了龙哥,她向我说:等会有人要上厕所没有纸,你帮着带些。
我从口袋里掏出小包纸巾给她:我们要出去,给你。
玲也掏出纸巾给她。我见到,从龙哥手中拿回玲给的纸巾,对龙哥说:她的是湿纸巾!
嘻嘻哈哈地和玲走了出去。
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地方,全是黄泥土,像是学校的操场、运动场,但满眼都是黄泥土。
我上前拉着玲的手,她要往回缩,我紧跟着说:不要怕!
这里应是操场,人挺多的-----
说着话间或听到铃声,但不确切,找到了一个同学问她,是否是有铃声响起,她说:对啊!上课铃响了。
想到我们还有课要上,和玲立马往回跑,跑到了二楼,课室是在三楼,但不是在这个方向的楼梯,我的方向感是先跑上楼,再去找课室,但是玲跑到二楼后,想了想,又往下跑。
我们跑着跑着跑到了一条街上,石板路、瓦房,湿漉漉的应是下过雨,天很蓝。我双手双脚舞动得很大地跑,畅快淋漓,心里知道是赶不上课了,必定会是顶着老师同学的目光进课室的,且我此时没穿鞋,这样被他们盯着不好。
转眼又看到跑在前面的玲,她居然也没穿鞋,脚上是棉袜子,因为沾满了泥土,看不出颜色,而我的手里则是抓着她的鞋。
见到这一幕,我更是乐,很是兴奋无忧,抛去会被行瞩目礼和迟到的压力,不顾街道两旁人们诧异的眼神,很是高兴地奔跑着。
这种高兴是真的高兴,像是少年才有的意气风发,畅快淋漓。
我笑醒了。

后又睡着,迷迷糊糊又做了梦。
梦到我和玲两人从一个隐世在山林中的学校出来,是出来逛逛的吧。后回去,满是荒芜的山,裸露着山石,前方是分叉口,玲说有事,让我在原地等她。
等着的途中,six来了,她跟我说她知道怎么回去,给我指路。
我听了她的,独自找路回学校,走到了一个巷子,一边是一排房子的门,一边是一排房子的背面,巷子比较宽,很安静。
但是我不认得,迷了路,不是我要回到的那个像是没开发都是黄泥土的地方。

打架

梦中是在一间课室,都趴在课桌上上着课,进来了一个中年有些秃头的男老师。
老师拿出一叠纸,上面是列举着我的错状。
我在底下很不服气,也很生气,因为老师说我没有对某些人吹彩虹屁,全班都有,就我没有。我很生气地拿着我的纸稿说:我怎么做的都在上面,我没有做错事。
胡二是我同桌,拿过我的纸稿看了看,帮我向老师辩解,但是老师浑然不信,我知老师是想定定要来冤枉我了。
six在身后,向我要来我的纸稿,她面色晦暗不清,我脾气一上来,就对着老师说:打一架!
打架就打架,但不是一对一,对方来了一群人,场景切换到了我家门口。
面对一群人,我心里超级没底,我觉得我一个都打不过,但是两方叫阵又下不来台。我爸也很生气他们一群人欺负我一个,但是他气冲冲来了后又走开了。
第一场。
是一个年轻人,不胖不瘦没肌肉,他一上场就挥着双手秀着拳法扑上来,我很没底地接住了,居然接住了。碰到他的手臂,感觉就是软、滑腻。我居然能跟他对招,几招后我发现我的手指甲抠住了他,他吃疼地一软,我便更是使劲地扭着他的手臂指甲陷进他腰侧。他嗷嗷大叫,败。我赢得心虚。
第二场。
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我们两人一直在对着大圈,转了好几圈,间或过几招,后比较模糊,不知怎的,我赢了。
我有底气了,面对还是一群人,也不害怕了,因为他们互相推搡着,我更是不怕,天也是到了傍晚时刻。
我催着他们上来,走出了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
第三场。
大妈并不是向我走进,而是反之走远了,我警惕心一起,问邻居:她是否要使用暗器?邻居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久久不出手,我也等得不耐烦。一邻居是坐在塑料靠背椅上,见没有打起来,笑着说:他们好好玩啊!

医学生

梦中,我与正之同为医学生。与正之的专业不同,不一起上课。
我跟随着老师同学一同送一只超大的乌龟到一条地下河,乌龟真的超级大,围抱住五六个人那般大。一群人来到了地下河,很幽长寂静且黯黑,但是被打开的天井的光一照,还是能看到水很清澈。大乌龟被放下,看到了一个类似水盖一样的铁栏,底下还有一只乌龟,相对较小,它挺好奇地往外望了望。
下课了,我去找正之。整个医学院类似于机场大厅那样设置,明亮冷色调,开放式,人来人往。走着走着看到身边人的骚动,涌上前去,依稀听到是有一场紧急重要的手术在进行。
我来到了正之的课室,正是手术的所在地。刚到时手术刚好结束,是正之,掀开了帘子,肃立在那,冷目严肃的眼神制止了骚动想向前一探究竟的人群。
正之的身后走出了一群医生老师,我问正之:可以下课了么?
正之点了点头。
在等待正之时,我看到了门口有两块白板,上面写着要考试的科目,我盯着那几门科目,犹豫纠结要选哪科,但被正之催着走了。
走出课室,正之说得洗手,遂举着两只手兜了一圈找到了洗手台,整个学院都很明亮干净。
洗完手,正之又提要喝可乐,便一起走去小卖部。走着忽听到身后有人在喊着正之,我转身看到了远处有个扎着马尾的高个子女生,很是兴奋地对着正之说着什么。
我转身看看正之,等待她的反应,正之只是看了看,面无表情转身继续往小卖部走去,我有高兴的情绪,跑向了正之。
小卖部只是墙上一个可以支付的竖着长方形的屏幕,正之拿着手机付完款后抬头向上说:一瓶可乐。两米多高的墙上有两个服务员,其中一个半蹲着,听到后立即向下扔下了一瓶可乐。
我见她扔得急,我也手忙脚乱要去接,可乐刚好落到我两手上又倒向了旁边一张大铁桌上,正之见状靠近来说:厉害!
墙上扔下可乐的服务员惊诧道:居然能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