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zying

一場夢人生,人生一場夢

20111028那些许久未见的人

见到小强哥,他喜欢上了碳酸饮料,
除了上班做物理实验外,他还存储大量的大型碳酸饮料,
我见到最大的一支是比他还高2头的雪碧,
我问他为什么要买大瓶的,他说买大瓶的才合算。

他还新发明了种饮料分流机,
可以迅速把大瓶饮料的液体灌装入小瓶中,方便饮用。
后来我与他还有一众人参观

沿着机器走着走着就穿越了他的实验室,来到一个后山。
此处甚是荒凉,幸亏是白天,我们壮着胆。
这时出现了个山洞,胆大的人把洞口的黑幕布揭开,
竟有一个女孩一动不动侧坐着,头背过我们,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
梨花头,露出的脖颈和手臂苍白而干瘦,
我立马指挥吓愣了的同伴,“你快报警,你快打120”

这时,女孩突的竟回过头,差点把大家吓傻了,
但更让大家吃惊的是她定定的瞅着我,叫了我的名字“刘刘”
我呼了口气,从她转头我就在猜,没想到果然是她——张馨文...
我们有过友谊,却从那次分手后再不往来,
看着她形销骨立,我不忍心,这几年她是怎么过的。。。
我走上前去安慰关切她,让她明白我不再意过去那些事了,我已经愿谅她了,
她哀怨的说想重新考大学,
做为大四的人,要重新考大学牺牲是巨大的,
可是我明白她目前无路可退,重新考大学是最好的选择,
我让她明白我的支持,对她说“嗯,我们还年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强哥是我最厉害的堂哥,上初中时姑姑照顾我,
他常来看姑姑,那是我们最亲近的时光。
可从高一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现在早已没了联系。

张馨文曾是我最亲近的朋友,亲近到像恋人,
但最后我还是因为觉得她对我的态度使我自己像个白痴,
而反悔了像恋爱一样的友谊,从此再无瓜葛。

银华是小学同学,亲近的朋友,偶有联系。
早上见她昨天夜里给我发的qq,她问我现在学设计是不是来不及...

白夜梦20111013

都是三十左右的年龄,
凡是成功的白领,轻熟的女子,
3年前去韩国整了容,纤细素净的样子,
也有曼妙的美散出来..
和严是在元旦认识的,难忘艾菲尔下的花火,
本以为是境外的一场艳遇,
谁知半年后又在工作中重逢
会心一笑,不必言语。
原来故事还有后续。

20111011

去哥哥家,刘烨变成了我哥哥。
我嫉妒嫂子,长相平凡却被哥哥爱着。
他们刚从法国回来。
爸爸帮哥哥家通下水道。
阻塞腐朽水管的是白色的安全套。
侄女米粒以为那是牛的内脏。
周围的人都报以暧昧的笑,她还太无知。

我请哥哥帮我推脱同区的某少,
接受不了他的追求。
可他却又是不得到不罢手的人。
竟找上门来,
打算以哥哥做没回应他的说辞。
之后恍惚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