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ないちゃん

虚构学校

20年5月下旬



我还在念书,在一个狭小幽暗的补习班里,坐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写练习。

坐旁边的女生是一个胸很大的jk,是腐女,性格很强势,有那种很别扭的热情,感觉要被她撕裂了。

补习班的老师长着画室的一个老师的脸,看到那个脸就不是很舒服。

进入另一个场景。

在像学校的地方,但又不是任何一个我待过的学校。

站在瓦片房顶上,会有很宽广的视野,群山连绵。但我与山之间又是很虚幻的距离。整个梦都是飘渺的中国画透视感。

在这里见到了以前的同学,现实中我对她们很有好感,梦境中的她们都与恋人在一起。下起了雪,远处的山的雪景很漂亮,感受类似第一次去很大的影厅看4D电影。雪一瞬间就积得很厚,女人们轻轻地踩过雪飘上了天空。

就像那种粗制滥造的3D游戏一样眼前出现了削除不了的建模,是初中的班主任,他在拍照,可以理解,我也想拍照,但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然后我醒了。

美少女学校

20年5月中旬



罕见地做了只出现虚构的美少女的梦。虽然这些美少女性格和现实里的女孩子差不多,不怎么好。

学校是浅色系的洋楼,在街道中有点格格不入。教室是普通的样子,也和洋楼不搭调。

我从高中一年级升学到高中二年级,班级也要换。原先的班里有那种很正统的圣母姐姐女孩和她的跟班女孩,我受她们背地里的压迫。

新的班级里有一个穿着兜帽外套很宣扬酷酷个性的女孩,班里的两个像公主一样但又有点土的女孩和她以前是一个班的,似乎关系很好,但表面上看不出来。

这个学校的特色是要以班级为单位组乐队,而且只能组一个。班级乐队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在学校里变得出名。

我本可做的是主唱和吉他手,但一年级的时候由于圣母姐姐女孩的各种原因,我没有机会活跃,甚至因此郁郁寡欢。

所以到了新班级要组新乐队的时候,我心中还是有所期待。然而不幸的是那个酷酷女孩也是主唱和吉他手。

她并不怎么把我放到眼里,在最后的班级乐队申请单上,她写了她和那两个公主女孩的名字。

我就像个异乡人。

自宅补习班

20年5月上旬


又一次梦到发生在自己家、聚集了一些同龄人的,像补习班一样的梦。

虽然这一次好像完全没有学习的要素,这一次好像总是关乎恋爱。

净是高中男孩,我应当也是男孩,但似乎不是。

其他人都是同性恋者,我似乎不是。

梦里出现了以前喜欢的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是同性恋者,所以在梦里会出现这层联系。

还出现一个虚构人物,这个人的脸是基于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的,但他在梦里的人物关系又完全不是那样。

在梦中我也只是和那个过的人保持尴尬的距离。这个梦给我的感觉就像单薄的淡粉色的月季花瓣,有甜蜜的味道,且十分地脆弱。

电话与出租屋

20年5月上旬


受好友与好友的男友的鼓动,我打电话给上海市的似乎很有权势的人。

在梦里感觉那个人很厉害,好像也很亲切。说是似乎很有权势的人,其实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电话里我谎称自己是当地学生,尽管我不是。电话的内容有关投诉与宽带。

电话打到一半我察觉到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是确实存在的而且我有些憧憬的人。

前段时间,我还浏览过他的作品。更详细的不好意思说,毕竟是和大家都很远但确实有关联的人……

又进入另一个梦里。

狭小的多人合租屋,像大型宿舍,每个人睡的地方类似衣柜。

没有厕所,寻找附近的公共厕所……厕所也十分狭窄。

让人喘不过气。

夜晚的感觉仍是贯穿着两个梦境,稍微有些成熟的苦涩的夜晚的气息。

春梦之四

20年5月上旬


我似乎还是高中生,在夜里上学校。学校是脱离现实的样子,座落于夜晚的市中心,沾染了虚幻与神秘的味道。

我在学校住宿一日,校舍里漆黑一片。我没有带手机的数据线,手机的电量很难撑到第二天,于是我出校门,但受疫情影响附近的小店都关得很快,买不到数据线。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来到同学家。我把手机放在他家充电了。

我们也充电了。

梦里他的家的构造有点像我老家,整体气氛也没有脱离前面的夜之都市的味道,整个过程充满苦涩,因为他的监护人在,我们不是小心翼翼地刺激地,而是非常随意地……最后也没干成什么,我的态度问题。

下一个场景是在我的房间,终于要抵达本垒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我被叫醒了,一瞬间有种沉浸式的感觉。

真是可惜我做春梦一直没有做到比较后面的部分。

观看外国动画电影

20年4月下旬


意识里是使用电脑观看了外国动画电影,画面的印象有时像美式3D,有时又很日系。体验的感觉其实更像亲自经历,也就是某种VR。

主角两人是中学生,在一个几乎全是动物的郊外进行一周的观光。那个地方有很多种类的动物,但按照某种秩序互相隔离起来,看上去很和谐。

渐渐地异常出现了,动物之间按照某种秩序进行斗争,破坏了先前的秩序,很多动物在突如其来的争端中凄惨地死去。

因为感觉这个现象实在很怪,主角两人展开了调查,发现在动物生活的区域里有无数个广播,当广播播出让哪几只动物到哪个区域自相残杀时,动物就会去做。

「弃权和输掉都会死」两个人开始能听到动物的声音,但他们无能为力。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身上带着的电子设备几乎都无法使用了,能使用的也无法和外界联系,两人被困在动物世界。

男主开始心情低落,陷入回忆中,他想起自己的第一个也最重要的朋友,那个朋友已经几年未见,不知道去了哪里。

女主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她发现这个地方除了常见的动物之外,还有类似人的东西。她尝试与那些人接触,但没什么回应,那些东西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样子都浑浑噩噩的。

就这样主角两人在这里仿佛度日如年,广播无处不在,但又非常神秘,按照两人现有的知识与能力根本破解不出什么。

在某一天,他们不仅能听到动物的声音,有个类似人的东西的声音也能被听到了。

一个外观像白发萝莉的东西叫住了他们,她说需要一个全新的生物应对这种情况,想从每一个人的身上取下一部分来制作那个生物,希望你们能配合……

女主「啊,就像弗兰肯斯坦那样呢。」

男主「要怎么应对啊……你们对于那个广播知道些什么吗?」

白毛萝莉「我们只是很害怕那个广播,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可以用新的动物制裁争斗中强的一方,并且保护弱的一方……」

男主感到非常不爽,内心难以平静,想掏出与朋友的照片,但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实体的持照片的动作,变成了拿着手机在屏幕上乱划的动作……

不过,因为需要提供的只是「一点头发」的程度,两人还是答应了白毛萝莉。

女主「呐,那个新的动物会是什么样呢」

白毛萝莉「是改造人哦,顺便一提,你在这里看到的人类都是改造人」

啊……改造人?改造的要素在哪里???只提供了一点头发的两人完全搞不懂,但也不好再追问白毛萝莉了。

后来的几天,主角两人开始留意那些改造人,他们发现改造人也会被动物杀害,毕竟那些东西没什么反抗能力……奇怪的是,改造人被杀害后肉体就直接消失了。

女主「因为本来也是用奇怪的方法做出来的吧」

偶尔也会遇到白毛萝莉,但她什么都不说。女主觉得白毛萝莉很可爱,外观非常接近人,身上的一种气质也很吸引人。新的改造人也会这么可爱吗?总之女主总是会找白毛萝莉聊天,看起来她也很闲的样子……

又过了几天,白毛萝莉找到主角们,告诉他们新的改造人已经完成了,一切也都结束了。

白毛萝莉「对于你们来说,就像‘诅咒’被解除了一样,你们可以和外界联系,回到原本的生活去了…」

女主「那你呢?」

女主很留恋白毛萝莉,但白毛萝莉似乎没办法从这里出来……

男主想拿出手机确认情况,可不知为何掏出了朋友的照片。

这应该是两人的合影才对的,但此刻照片上朋友的样子消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地方怎么回事?改造人怎么回事?消失又是怎么回事?你也会消失吗?

主角两人心生诸多疑问,但很快地,思念或疑惑的心情都转换成了恐怖,他们逃离了这个地方……

春梦之三

20年3月下旬


游玩美少女万华镜4的fd。

通了两个bad end,在打第三个的时候醒来了。

不像在玩文字游戏,体验比较真实,第一视角是夕摩或者透明人视角,也可以存读档。

剧情和原作背景没什么关系。夕莉成为被路人凌虐的玩具,夕摩被压制没什么力气扭转局面。两人无法二体同心,但似乎可以通过选项稍微改变现状。

第一个bad end是夕莉终于疯掉,在荆棘和蔷薇的刑场中渴求快感,她的外在和内在都变形了,夕摩看着这样的夕莉,内心也再度崩坏了,世界变得黑暗一片,游戏结束。

第二个bad end,出现了饱含疯狂爱意的第三者,烧掉了夕莉和夕摩的住所,两人同样地死在火中,纵火者同时也被燃烧干净,但姐弟两人谁的心意都没有传达给对方,在痛苦中走向终结……

总之有些八宝○仁的画风+和泉○夜的剧本这样啦,理应是这样的,但没有打出好的结局就醒了,真遗憾。

春梦之二

20年3月上旬


梦里我是脱线大小姐,有一个作为临时管家服侍我的青年。

他是黑发和服的样子,像和风乙女游戏里的阴暗作家。我是穿着黄绿矢羽纹和服与紫红色的袴,也像个大正女学生。

他成为临时管家的动机是为了对资本复仇。不过我并没有很在意这个……

我要去念贵族学校,他也必须以学生的身份服侍我跟随我去,虽然从他的气质判断,比起学生他似乎更适合教师……

开学第一天,我很快地在校内迷路了,也与管家走散了。

学校像魔女结界,类似商城广场。有很多层,用电动扶梯连接着,电梯数量也非常惊人。但光线昏暗,信息混乱,学生无处不在、人潮涌动。有菜市场那种气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来到教室门口。管家就在那里,他说他已经在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倒是来找我……

第二天我们就翘课去玩了。

我对青年心生恋慕,他也对我十分照顾……

这个人还能在我身边多久呢?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念书时我总心神不宁,怕被察觉,所以后来经常翘课。

很遗憾这个梦似乎就在这里结束了。

在影院观看国人制作的东方同人动画

20年2月下旬


电影院在某地某区,有六层,外观像以前的科幻画里的建筑,内部是昏暗的粉蓝色调。
电影院第三层是咖喱店,菜单上没有一件东西超过30元……

其实,我本来是冲着咖喱去的。坐在店里的时候听见旁边的人说有秘封大电影,我就买了一张时间最近的票,几分钟后就开场,没来得及点餐,直接走了。

地点是在6层的15厅,电梯是那种老式电梯,气氛有点像少女革命那样的感觉。

进场之后发现影厅挺大的。影片也开始播放了,没有龙标。

观感就是mv,几首同人曲配上意味不明的画面,比我以往梦到的东方动画还怪,感觉很敷衍。但观看的时候情绪竟然被调动得很舒服。真厉害。

到了中场休息时间,有20分钟,我决定飞速下楼吃咖喱。吃完之后以为已经赶不上开场,但时间好像流逝得异常缓慢,影厅里的人都在很悠闲地聊天。

遇到了做这个动画的社团的主催,很怪。

开始放下半场的影片了。一上来就是作画质量很高的铃仙和帝贴贴,我兴奋,但是接下来放的东西又很怪了。

莲子在很谜的小路上跑着,跟随镜头,在很后面的地方还跟着一个梅莉,梅莉的后方还跟着很多莲子。她们围绕一个非常大的建筑物绕圈,就是这样循环了很久。

后面放的东西就没印象了。主催说在6层的一个地方有卖相关的周边,大家可以看看。不过我有急事,没来得及看。

我打开手机,班里还在交班费。我发觉今天付的钱(电影票和咖喱)不知道为什么都打到了班长的账号上。

班长退回我钱的时候,还发了一张游戏截图,游戏里有一个很俊美的男青年,是他的儿子,他说他儿子跟他要钱,239元,他实在不想给了……

梦二则

20年2月中旬


其一

城市遭遇了某种灾难,交通工具只有一种迷之客车,使用的能源不明。

我在老家乘上客车,二层露天,座位朝后,我坐在那里。

突然下暴雨,我撑开雨伞,感受到强风。在黑夜中进行了特别的乘车体验。

之后是晴朗的一天,我和梦中情人相约去剧院看电影。

虽然设定是梦中情人,但座位没有挨在一起,甚至不在同一排。

剧院里只有我和梦中情人,我打开某个通信装置,发现了对方三个月前在社交网络上的黑历史。

获得了一种与人连线的新方式之后,我试图与邪恶的黑暗头目对线。


其二

我在苏南某地和以前的同学寻找上古神秘遗迹,用到的交通工具是地铁和客车。

因为我没有本地的通行卡,所以借了同学的900円,买了砖一样厚的A6大小的本子证明自己。

我们在汽车站之类的地方,沿着建筑内的楼梯往地下走了五层左右,走到了一个像10年前的客运中心站的平台,深夜很多车停在那里。我们可以回各自的学校了。

与上古神秘遗迹没什么关系,但这确实是一开始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