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

207221252

梦中工作

昨天梦到自己和一群人被丢在一个城市,没有生活费要存活,然后我饿了5天,家里人通过寄信把钱寄过来,不然差点饿死;我在路边摊吃了一顿好的,还是个漂亮老板娘,喜欢上了,本来想在老板娘那打工,但是她说让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就找了个邮差的工作,
邮差门口墙上有个牌子,出来个老头问我要哪种档次的工资,多劳多得,有一天100和一天200的
我就想根据自己的能力做,老头让我拆快递包裹,我弄的有些慢
后面没说要给我多少的工资,可能是心里排斥这一点
后来我就出去溜达了,路边有很多店
不知道咋的,就跑去一个玩游戏的地方,有点像高尔夫,扔砖头还是石头,扔准了到下一个目的地,直到通关,有钱拿
玩的忘我,突然想起自己有邮差的工作(我也在玩的时候作弊了,一直扔不中,就找了遍地的合适的石头继续扔)
然后好像就醒了,好怀念那个老板娘
对了,还有一个密码,可能和菲菲转发的视频有关,把我们扔到这个城市的人,留下了一个密码,用那个密码可以取钱,我不停的回想,在梦里是差点想起来了

幸福 2021.3.25.

懒洋洋地躺在外婆家阁楼的木板床上,隔着蚊帐,我好像有了另一半,只见她朦胧的侧脸对着我,虽没和我说话,但我能明白她表达的所有意思,我和她都在做学校里的生意,卖一些杂货,我用意念告诉她,下次多进一些汉堡(可能是白天看到华莱士的那个梗),生意会更好,她也告诉我现在生意的赚钱情况,很红火就是了,感觉好幸福。

枪战/猫与虎 2021.3.22.

误入巷战,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结果敌人非要对我射击,我不停地躲避,一边寻找绕道而行的机会,就在我走到某个阶梯上,以为差点儿能走出去时,和一个敌人碰面了,我怎么都打不到那个和我对线的人,他也是如此,就这么来来回回了很久,我突然就去世了,然后出现了死亡回放:另一个敌人从某个看不见的角落对我不断射击,他也一直命中不了我,直到某束光芒出现,就打中了。。。
    接着又梦到自己和外婆住在一起,她搬家了(能走路很健康,但现实里已然卧床不起),我小时候养的猫又活了,老是往附近的一个水坑里探,结果水坑里有一只大老虎,也不知是怎么潜水那么久不用换气,大老虎把猫猫抓到水坑里,但也没有伤害它,两只动物都沉到水里。
    过了一会儿猫猫受不了又探出头来,结果又被大老虎给抓到水坑里,老虎是货真价实的(动物园看到的感觉,威风凛凛),所以我我看着老虎特别害怕,但又想救猫猫,不停在水坑前踌躇犹豫着,但眼见水坑跳出了一只鱼在地上蹦跶,猫猫也没出现,于是我赶紧找人去把水坑的水给放了,结果除了一滩烂泥,没有老虎也没有猫,很失落

梦中酒店/怪虫 2021.3.21.

和一群认识/不认识的同学去酒店培训,酒店外云雾缭绕,围绕的是涓涓细流的小河与星河棋布的小水池,大家都脱下衣服到小河中游泳,有个人没穿衣服,我把衣服借给他穿,这样他也能去游泳了。
      酒店一层是一个很大的、满是椅子的会议厅,基本没有装饰显得粗糙,会议厅里我放眼望去有上百个人,但其中十多个是我们的教职员(也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十多个是记者(上世纪相机带大头灯的那种记者),还有和尚?只听酒店的管理人员说,才来了50个人,生意是越来越差了(梦中的我会吐槽,因为新冠和你们这里不好玩)。
      我在楼上的一个员工休息角(像是亲子活动室的布置)碰到了曾经的小学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她们还是当初的模样,且都在教育她们的一个子女,其他教职工也在那里聊天,说说笑笑,氛围很轻松愉悦。老师们看到我,似乎对我说了一些语重心长的话,无非是关于未来的指引,我很开心,说下次还会来这里看她们...画面越来越淡...
   
      
      妈妈带我去借钱,我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个老板一定不会借给她,还会伤害妈妈,只是我不知道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妈妈带我不停地穿梭于电梯,楼梯,过道,进了一个豪华的房间,就在我要脱鞋时,发现墙壁上,地板上有很多怪异的虫子成群结队地爬行,它们像是面疙瘩奇形怪状的一团,皮肤像壁虎的皮肤,有着蜘蛛般的肢体,没有看到耳朵与眼睛,我踩死了一些,摸着像纸张一样没有触感。
      妈妈和老板相谈甚欢,像是关系特别好(可我知道结局就是借不到钱),我在那边一直踩那些虫子 ,老板说那是他家的吉祥物,装修完房间就出现了,不用去管它们(但也没阻止我的行动),就在我妈开口借钱时,梦醒了。

目盲-2021.3.18.

只记得其中的一段了:在商场看完电影准备回家,商场出口是一个向下的坡度(类似于地下停车场),只不过玻璃翡翠色的地面让我走到一半,突然像瞎子一样到处摸索,虽然看得见,但怎么也不敢往下了,甚至头往地上栽倒,仿佛我所处的位置是个平台,而往左往右往前都是悬崖...人来人往,我在那里僵持了很久,后来用手不停地往外摸,摸到实体才敢往下走。
      骑车快回到家时,我却突然看不见东西了,这时候又从第三角度,看到自己和一俩很长的印着花的蓝色大巴相撞,我的头也撞到附近的栏杆(还好不疼不晕),我看着断掉的栏杆十分开心,心想可以拿回去给老妈,到时候卖废铁赚钱,用手拎起来好几大块(能感知到重量,比现实中的轻很多)。
      梦中的五感:一会儿像个旁观者,似乎里面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一会儿又像个当事人,能感受到部分感觉(听觉,触觉,视觉等一部分),一会儿就又切换成旁观者了,切来切去。

一晚做的二个很长的梦2021.3.16.

第一个梦
       和一个女子交换身体,偷了一大袋钱,然后从商城的一楼跑到七楼,七楼又切换成平地,平地上坐落了一个铁丝围成的沙地公园,里面有滑滑梯与单杠等铁质器材,我找了个沙地用脚不经意地挖了个坑,然后把一大袋钱给埋进去,画面又切换到某个高台,天是黑的。我从高台下来,和原先自己的身体见面,他有自己的意识,长得却也不像我,我们在警察的追踪下穿过很多民居,躲避监控,穿越大街小巷,不停地寻找当初埋钱的地方,最后找到了,但找到钱后的事就模糊了。。,

第二个梦
       我在一间很大的西式古典楼房里,屋子里的角落床上躺着一个老奶奶(心里默认是曾经的女王),旁边站着个大叔(曾经的总督)通过窗口眺望原野。
       那是个异世界,王国的疆域很大,发生的战争也与地球不同,我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可能是总督的后代,也可能只是个仆人),“我”有三个视角:历史的旁观者,但又不停地代入他们俩的人生;女王视角,回顾她的一生;以及总督的视角。他们统治一个国家,奢华的生活,到别人篡夺了他们的权利的落幕,中途闪过了动画版的枪战场景(手枪的距离很短,才几米的杀伤力)总督他们的敌人很强,用的枪械与众不同,最后节节败退,残部掩护总督他们都牺牲了,总督父亲也死了。。。
       突然画面切换到有个长着翅膀的幽灵从下水道诞生,进入了满是鲜血肮脏龌龊的浴缸,不停地用手挖东西,最后一个机灵在浴缸底下发现了一根烟,不停地燃烧,只剩下最后一丝丝,它是总督父亲曾经抽过的烟。。。画面又切回女王他们,看到那根烟摇了摇头。。。我和女王聊天,谈起我的外婆也90多岁了活的好好的,说话比她利索,女王就像个睿智的长者,她似乎说了一些让我霍然开朗的话,聊天中也不断闪过她生活的场景,她的结婚生子,与亲人的生死离别。。。我感觉自己有读取他们的记忆并穿梭在历史中改变历史的能力,梦中的我打算继承他们的意志,复辟王国。
       但还没开始就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