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宋

无法维修

http://9song

乱七八蕉的梦

我们宿舍来了一只半人马。我的西语老师也来我们宿舍给我们全班上网课。我和室友两个人都在床上躺着,老师就在我室友的桌位上给我们上课。半人马很高,他就站在我桌位旁边,我一拉开床帘就能和他说话。他不会说人话只会像马一样叫,但是唱歌却唱得是人话。他就一直唱我和你的父亲~相聚在美丽的科尔沁草原~我们两个一起~击败了英勇的羊人族~我们奔跑在~美丽的山间~然后去澳门的酒店玩二十一点~

  我室友给我叫了个外卖,是去年1月份的粥。我说不饿就放进冰箱里了。半人马一直在唱歌。课间老师找我借校卡,她要去楼下拿外卖。老师出门之后我问半人马,他们怀孕的话是怀在马肚子里还是人肚子里,半人马朝我脸上吐口水,然后唱歌骂我耍流氓,骂我们人类都是色胚。

和喜欢的diva谈了场末世恋爱

梦见了飞。

  我们两个在一个大巴上,她握着我的手和我说话,我哭了,她把我搂在怀里安慰。谈话内容我不记得了,我就记得姐姐一直摸我的头和拍我的背,我趴在她怀里哭,她在我耳朵边跟我说话。

  中间一段不记得了。后来我们到了一个小镇,她拉着我去了一个礼品店。她买了一个带头纱的花环给我戴在头上。我说我想看海。飞说好。她骑摩托车带我去。地面突然开始裂开,人们开始逃亡。有个人拉着两麻袋的土豆边跑边喊地球要爆炸了。所有人都拿着土豆往小镇的庇护所跑。有的人掉进了大地裂开的缝隙里,有的人跑不动了被倒塌的房屋掩埋。我回头,飞说别看,抓紧我。我抱紧了她的腰。飞左手抓着我的手,右手单手开向大海。
  飞问我害怕吗,我说我不怕,我们会被海水泡成很大很大,我们会像不小心掉进红酒里的小熊软糖一样粘在一起面目全非,然后被好奇的笨蛋小鸟戳穿肚皮。我们会像烟花一样在海上炸开,我们的血肉和残骸会混在一起,然后像海的女儿里的小美人鱼一样最终化成泡沫在海面升起。

  飞笑了。

  我们一起满怀期待地冲向大海赴死。

Wasteland Punk

大背景是世界末日,到处都是废弃的大楼和钢筋混泥土,遍地都是弹壳和冷兵器的残骸。我和Rammstein全员生活在一个破破烂烂的高档写字楼里。我去了一个地下的穿孔店,我打了个舌洞。我的朋友在穿孔店里做学徒。她给我做了个很逼真的人眼形状舌钉。我戴上舌钉照镜子,我觉得我好克鲁苏。我喊我朋友来看效果,但是因为眼睛舌钉太厚了,而且我刚打的舌洞还在红肿淌血,所以我口齿不清只能像个着急的猴子哇哇叫。我朋友在旁边笑到捶地。她说我好像个低能的怪物。

  我回到写字楼,Paul喊我一起去看电影,他们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个投影仪。我坐到RZK旁边,然后趁机把头靠他肩膀上占大帅哥便宜。RZK也没躲。电影没看完,RZK让我帮他纹身。我就在他手臂上画了个六芒星。其他人拿出乐器,Till开始唱Frühling in Paris。唱完之后Till问我想听什么。我说Morgenstern。RZK问我为什么想听Morgenstern。我说因为我丑陋得恐怖。RZK拉我的手,我说你再干扰我,我就给你纹撇了哈。大家都笑了。Till说,现场的朋友猪肉沫一块,一首启明星送给你们(乌兰图雅ver.)。大家又开始笑。我说别逗我笑了,我再笑我就会扎穿RZK的皮。Schneider数了个四拍,Till开始唱Sie ist haesslich das es graut, wenn sie in den Himmel schaut.Dann fürchtet sich das Licht, scheint ihr von unten ins Gesicht .So muss sie sich am Tag verstecken, will das Licht doch nicht erschrecken .Lebt im Schatten bis der Schein vergeht Sieht einen Stern im Zwielicht prangen und fleht: "Mal mir Schoenheit auf die Wangen".Morgenstern erscheine, auf das Antlitz mein Wirf ein warmes Licht, auf mein Ungesicht .Sag mir ich bin nicht alleine

想吃大草莓想到人都疯球了

昨晚梦见我去水果店买水果,老板是刘宇宁。我跟刘宇宁说,我要拳头这么大的草莓。刘宇宁说,干横么呢你,我这妹有。我说是我的拳头这么大的不是你的拳头那么大的,你拳头那么大的得上一下太空才有吧。他说哦,那是有的。然后他从冰柜里给我拿了两盒大草莓。我说谢谢您,以后我还来买。他说可以,欢迎我常去丹东玩,他们那多得是这样的大草莓。我说原来你的老家是天堂。我回家之后拿了个草莓种,种出个南瓜车那么大的草莓车。我拿着勺子和吸管爬上草莓车,没啃几口,草莓车就爆炸了,然后我就醒了。

和喜欢的乐队主唱好像好上了

+
  我在一个CBD的绿化带旁边,我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红发帅哥,是小树。他在一个有落地窗的店里,我在窗外看到他。我不知道哪来的脑子,直接就过去找他说话。我们两个好像很熟。我问他,你怎么在这,你不忙巡演吗?小树说,休了几天假。然后我们一起回了我家。到了我家,我妹和我哥在阳台看楼下的人玩滑板,我怕我妹掉下去,我叫我哥抓着她。然后我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电视在放msf 19年的live,小树从我后面拿走遥控器摁掉了。他说他不想看自己的影像。我妹突然掉下阳台了,但是我家楼层不高,她抓着封阳台的一根杆子,封阳台的网兜住了她。我过去和我哥拉她起来,然后我让她回房间去玩别看了。
+
  我和小树突然闪现到了日本。我俩和他乐队队员一起吃饭,还有他大哥也在。我和他说我有朋友很喜欢你哥。他问有多喜欢。我说她春梦对象是你哥。小树没说话了。然后我们开始喝酒吃饭。小树坐我旁边。他凑过来和我说,我能感觉到,一开始是你在靠近我,后来你无所谓了。一开始我无所谓,但是现在我想和你变得亲近。我问他有吗。小树抱我起来。我揽着他的脖子。我说我其实喜欢你一年多了,但是我分手分不掉。小树说,地位不对等的时候,地位低的人很难从这个关系中脱身。我说,我不觉得我地位低。小树说,你不觉得你就不会分不掉了。我说是吗。小树放我下来,我们一起走回他家。天黑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隐约看到了一个身影。到小树家门口,我俩一进门就来了个警察。警察让我拿护照出来。我说你等我进去找一下。警察说没事,电子护照也可以。我掏口袋,掏到了实体护照。我拿给她,她说我护照要过期了,明天我必须回香港。我问她买明天的机票来得及吗?她说你去机场就好,日本政府帮你回去。警察把护照还给我。我们三个一直在玄关里进行以上的对话,门是没有关的。我现任突然跑进来,打量了我和小树一会儿,冷笑着看了我两眼,扭头跑了。警察也走了。小树过来拉我的手。
+
  第二天小树和我一起坐车去机场,他司机开车,我俩坐保姆车后排。开到了机场,我和他说你不该送我来的,你是大明星,这样你的事业就完了。他说我不是大明星,我只是个独立乐队的主唱。然后小树的司机给我在车门口拉了个黑色的管状罩子,让我走这个里面下车进到机场里面。我回到香港,分享了一首歌到微博,是什么歌不记得了。我现任点了赞。小树也点了赞。我躺在懒人沙发上,手机在茶几上震了好几下,不是现任(大概是ex了)就是小树,我懒得看。
+
最后我被我室友疯狂翻书的声音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