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蚌

一个人

在梦境漂流

我趴在一块木板上,手里搭着一块很厚实的泡沫板在河上漂流,流速特别快,在一个转弯段我拖鞋掉进了河里……于是我靠岸准备打捞拖鞋。
每当拖鞋停留在岸边,这河水的流向就开始改变,拖鞋会被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鱼顶向水中央……反复打捞了快八九个小时,最后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废弃水闸的地方,拖鞋被拦河地笼拦住了。费劲千辛万苦在河边砍了一根竹子进行勾搭后,我终于穿上了拖鞋。
走到了人多的地方才发现这里是杭州下面一个名字叫178的县城(?),之后我就遇到了以前的同事,她一见面就告诉我可以在这里买房,我说我想回湖北,她就指了指地铁站的方向,其后说有近路就带着我走,走到半路又遇到了另一个同事,说和我们一起去地铁站。
走了好一会终于到了一个破破旧旧的很有历史的楼房,我心里暗忖这分明不是地铁站,但还是跟着同事上去了。经过n家杂志社的破旧门面后我才发现这原来是个出版社。感觉在地下商场兜圈一样,山路十八弯后结果来到一个房间,里面的人话也不说就给我一张卷子要我做,还说要我写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我不肯写连问这是什么情况,旁边一个人说这是面试考试,写完了还要群面???然后我看了看题目就被吓醒了,那是张力学卷子………

20200707

上海的超市

开学了,我和Y在去学校的路上被我外公和他爷爷拦截,后者两人为了某种见不得人的秘密想杀了我们。我反客为主与Y联手,把后者两人葬送进了路边郁酽的河沟。达到学校的第一时间就被老师发现了路上的事,带我俩进了某个藏在图书室书架背后的秘密房间,派出所民警坐在那。不知道是本人梦中成步堂附身还是辩论技术过于高妙,警察被我说通了,决心放我俩离开。踏进办公室准备交学费的时候,洪流从地板底下涌出,像果冻一样包裹着我和Y,颤颤巍巍又心无旁碍。在梦中昏迷了。醒来后发现我和Y在一个超市里,满大厅都是各式各样的花露水,我兴奋地选购,这就是上海,我这么想着。

以后我就醒了,身上被蚊子咬了七八个包。联通连续给我发了四条大暴雨的预警信息。窗外正落着雨。

20200628

镇上

起初已经不记得,察觉时我和Y正从拱桥走到中学旁的垃圾站。路过小学前面的酒馆(或者说是民居)时感到诧异,以前没有这么颓败。镇上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迷迷蒙蒙的天空,只有我和Y在主干道上走。
到了垃圾站的位置,可眼前出现的却是青草齐脚踝的足球场,和一个武大行政楼似的建筑伫立在那里。推开铁门想在里面晃晃,踏入的瞬间背后的街道开始模糊起来,被灰色笼罩着,足球场的天却是正午的模样。门卫室是个小卖部,里面人刚走不久的样子,我拿了一瓶水后准备爬上那个楼宇,向着那楼走了十几分钟,也依然还在草坪上踏步。它是星星吧还是海市蜃楼。突然丧失了前去的兴头,决定返程。
Y在草地上睡着了,我叫了他几声他也没任何反应,准备推醒他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只比人还大的狗朝我们叫唤,我拉起Y往门外跑去。他还是没醒,但不知道为什么能站立,然后像是被人类触摸到了一样,他的身体跟银一样崩解了。
我踏出了门。

20200612